乙女游戏世界女主...吧 关注:629贴子:748
  • 11回复贴,共1
。。


回复
1楼2019-02-23 22:30
    二楼。


    收起回复
    2楼2019-02-23 22:31
      2

      “桃香,恭喜你入学樱花学园!”

      这天的餐桌上时隔许久地摆放了母亲亲手制作的料理,还准备了小小的蛋糕,虽然朴素却心意满满地进行庆祝。

      “连桃香也跟着真梨香去到樱花,真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啊”

      母亲有一头分层式的短黑发,给人男性化的感觉,对于自己的女儿齐聚到自己的回忆之所的那所学园,葛城柚子格外感慨。
      那可谓命运之恋的相识之处,也是为身份差的恋情而苦恼的场所。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既不愿让女儿们也承受和自己一样的痛楚,但与这份担心所相反的,她又希望女儿们能有幸福的相遇。
      母亲眯起细长而清秀的眼睛,微笑。我完全长得像母亲,而桃香则长得像已故的父亲。母亲的房间中所摆设的佛龛上装饰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中有一位温柔的童颜男性在微笑。

      “虽然这之后可能也会有各种麻烦事,但希望你能够无悔地、全力以赴、尽情欢乐”
      “谢谢你,母亲”

      看到桃香脸颊抹上蔷薇色地笑了,我的心情也无疑变得幸福起来。接下来的1年,保护好这个笑容,是我如今最重要的课题。
      为了姐妹抱团的青春学园生活,我要排斥攻略角色们的那些人接近。

      我做出了新的决意。


      这天晚上,我睡到床上后思考起这之后的事情。

      游戏中剧本的设定期间为桃香入学高等部后的1年间。虽然从第一天开始就有各种事情和原本的剧本不同,所以我有些混乱,但大部分最终还是跟着剧本的。今天和桃香相遇的攻略角色,无论谁似乎都比游戏时候更疏远桃香。
      这之后也保持低好感度的话,结果也不坏。

      那个不可思议酱和桃香是一个班的所以不能大意,但他大概率会逃课到屋顶上睡觉,只要提醒桃香休息时不要去那里,好感度应该就不会上升。
      问题就在于篠谷啊~。毕竟我不明白那家伙在想些什么啊~。不过他和桃香学年不同,接触点也在于我自己,要是连过去的事情都不让桃香回忆起来的话,就总有办法……的吧。

      总之,如今要整理好现在的状况,在脑海中回忆起人物关系图和游戏攻略的流程图。

      入学典礼后有一段共通路线,根据不同时间的行动选择,会遇到不同的角色,根据之后会话event的选项好感度会进行变化。除了日常的会话event,在学校活动和休假日还有随机的突发event,那时也会出现重要的选项分支。
      真正的路线分歧在第2学期,所以我直到第2学期为止都以折断突发event的flag为主。

      明天,桃香将会和其入部的剑道部主将,津南见柑治初対面,我要回收掉他们初対面的伏线。由于我事前要干的事都干过了,这家伙也会迎来与游戏剧本相当不同的展开,所以我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桃香和津南见的初対面event本身是发生在入学典礼前的。因为桃香是作为剑道的运动特待生入学的,她在春假的时候就特别参加了剑道部的合宿。由于合宿是在校内的设施举行,我也在学生会工作的空隙去看了下情况。
      从合宿中的情况看来,津南见和桃香的关系并没有比游戏中的更亲密,所以我姑且安心了。
      为了阻碍津南见路线,我在初中毕业的同时就不再学剑道了。


      实际上我作为桃香的姐姐,真梨香在游戏中原本的角色分配是,这位津南见路线中设立的桃香的竞争役。

      津南见因为某个理由而不擅长应付女性,唯一能够对等交往的,就只有虽是剑道部后辈女子,却和他不分上下能够一较高低的真梨香。因此周围人都传言二人是情侣,入学后看到二人样子的桃香也相信了那个传言。
      但是二人实际上不要说情侣了,什么关系都难说得上,津南见在逐渐与桃香亲近的期间,他爱上了桃香。知晓真相后,桃香也意识到了自己对津南见的感情,她也向津南见告白了,两人成为了情侣。真梨香则祝福这样的二人。
      到此的剧情,是路线确定后,直到花之羁绊开花前的过程。这个游戏中成为恋人后的展开很跌宕起伏,此点备受玩家欢迎。

      曾暂且祝福桃香的真梨香,实际上一直单相思津南见。她即便一度抽身却无法放下渐渐萌生心病,去妨碍二人,还对桃香伤害未遂,甚至最后演变成了和津南见一起殉情未遂。

      在津南见路线最差的badend是,津南见同情真梨香,无法弃之不管,他不愿将桃香卷入更深,与桃香提出分手,和真梨香一起去向不明了,最终以桃香的嚎啕大哭为游戏的闭幕。桃香被自己的姐姐和恋人背叛了,她也预感到了二人之后的死亡,桃香同时永远地失去了恋人与家人。

      回忆起原本游戏中的事情,我叹了口气。
      前世的我,不喜欢真梨香这个角色。她背叛了本应爱着的妹妹,坠落至不幸的深渊。我开始时觉得,自己居然会转生成这样的女人。

      但是我作为真梨香生活后才发觉。真梨香也不是从最初开始就和桃香对立的。游戏最初的时候,真梨香很爱自己的妹妹,她剑道很强,是桃香引以为傲的姐姐。被如此尊敬的姐姐,不可能从最初开始就疏远妹妹。也就是说,正因为她很喜欢自己的妹妹,才会迫入绝境,引发心病。
      即便想要打心底里祝福妹妹,却也无法放弃津南见,在两份感情中左右为难,最终精神的平衡崩溃了。


      回复
      3楼2019-02-23 22:32
        津南见讨厌女人,实际上更接近于女性恐惧症,其原因就在于他的四位姐姐。与其年龄间隔较大的姐姐们十分疼爱他,把他玩来玩去,时不时把他当作更衣人偶来耍。最终,他似乎对全部女性都感到不擅长了。如今,他骨骼也发育了,变得有男子气概,但他小时候必定是很可爱吧。我也能理解搞事的姐姐们的心情。

        “葛城妹,这是之前合宿时的赔礼。收下”

        他口吻粗鲁地说着,把白色的手帕推向桃香。手帕的角落细细地编织了一只小鸟。看到图样,我在桌子底下做了个小小的胜利姿势。那不是花的图案。这下肯定就不会发生津南见与桃香的花之绊了。

        津南见除了女性恐惧症,他还对周围隐藏了自己手工艺的兴趣。手帕上的刺绣是他自己弄的。游戏中他会绣上花的图案,是因为被他搞脏的桃香的手帕图案是花。所以我在合宿前将桃香拿着的手帕全部换成了花以外图案的手帕。且还有另外一招。

        “好,好可爱啊。那个,但真得可以吗?”
        “啊啊,也不是什么贵重物你别在意。我才是感到抱歉啊”
        “那么,那个,实际上这件手帕,是借用姐姐的,所以,这个可以给姐姐吗?”
        “诶……?”

        没错,我再三谨慎,合宿前“一个不小心”地将桃香的手帕全给洗了,取而代之借了自己的几件手帕给桃香。这是以防万一地,让桃香和津南见之间无法成立花之绊。
        津南见对突然被提出来的我的存在感到动摇,他看向我。和游戏不同,没有剑道这个接触点的我,在津南见看来和其他女生一样可怕吧。他嘴角抽搐。

        我虽然不喜欢游戏中的让桃香痛苦的真梨香,但更不喜欢这位津南见,坦白说就是讨厌。女性恐惧症的他唯独对真梨香没事,那是因为他没把真梨香当女性看待。
        根据游戏的漫迷手册上的剧外设定,真梨香和津南见在小学的时候相遇了。津南见所去的剑道场,和真梨香所去的道场进行了练习赛,在这场比赛上他们初次见面。(桃香那时候还没开始剑道。)
        在男女区别很少的那时,津南见把短发的真梨香当作了男的,进行交手,他输给了真梨香。那之后,他将真梨香认作了好对手,即便知道真梨香是女的后,他也在向真梨香索求男同胞之间的那种友情。
        要是孩童时期这样或许也好,但过了思春期,无论体格还是力量都出现了差别,津南见依旧把真梨香当作无关性别的亲友,是位好对手。
        但是,在真梨香看来,他对别的女生都认真严谨且嘴巴笨拙,这位男生唯有对自己是特别的,所以便沦陷了吧。即便真梨香意识到那里没有爱情在,她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仅仅是喜欢着津南见。
        津南见本人是贯彻着纯粹的友情吧,但要是他真心把别人当朋友,那么就应该认同作为女性的真梨香,体谅下真梨香的心情吧。他沉溺于真梨香给予的友人之举,最后把真梨香和桃香都伤害到了,这个男人的懦弱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happyend路线中,他对桃香一心一意,克服了女性恐惧症,描绘出了与桃香共度幸福的路线,但在他心目中,女性的形象只是从欺负自己的存在,转变成了想要保护的存在(桃香限定),仅此并没有解决根本上的部分。
        唯有这个男人的路线要彻底击溃掉。无聊的心理阴影你就拥有个一辈子得了。

        “……虽然很难得,但手帕就还给你吧”

        手帕从津南见那给了桃香,桃香又把手帕给了我,我于是又要将手帕还给津南见。津南见在接过手帕的瞬间,触碰到了手指,他肩膀一颤。

        “啊……不,虽说不知道手帕的主人,但是我弄脏了手帕的,你就收下吧”

        微微一顿,津南见再度将手帕递给我。明明我都说了不需要了,真烦。

        “津南见前辈自己用不久成了”
        “这是女性的物品”
        “只是刺绣上了洁白的小鸟而已,男性也可以使用的。不觉得很配吗。前辈,和小鸟”
        “什??!”

        津南见的脸变得通红,嘴巴一张一合。由于他小时候被穿上了很多女装,被欺负了,津南见很讨厌别人说他可爱,说他女人味,或者拿他的身高说事。我知道这么回事,硬要这么说。

        “我觉得这小巧玲珑的小鸟,和前辈极为相称”

        我站起身,从真面凝视津南见,将手帕拽在手中。168厘米的津南见和163厘米的我,视线基本持平。津南见脸色发青,明显起了鸡皮疙瘩。

        “〜〜〜〜〜〜〜〜〜〜〜!!!!”

        似乎越过了界限点,津南见粗鲁地甩开我的手,紧紧拽住手帕,就这么跑开了。

        “诶?!主将??!”

        桃香瞪大了眼睛看向津南见突如其来的奇行。在我看来,他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晕倒就已经足够努力了。实际上在游戏中,还有个序章是他被其他女学生逼迫得晕了。

        “似乎是身子不好吧?”

        将真相立刻糊弄过去,我再次坐到桃香面前。碍事的家伙也离开了,终于可以和桃香一起共享其乐融融的午餐了。

        “来,时间所剩无几了,开吃吧?”

        我朝迷惑着的桃香,微笑地说道。
        【2·完】


        回复(1)
        5楼2019-02-23 22:34
          感謝藍大
          害羞的落跑什麼的,這個攻略對象好可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24 01:08
            这每一话的长度都快和婚约者差不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4 17:08
              感谢翻译翔太封面好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3-12 16:26
                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9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