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吧 关注:6,125,921贴子:335,308,191

二月事件见闻总结剧素材:你们编剧:你们出演:你们整理:是我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二月事件见闻总结剧
素材:你们
编剧:你们
出演:你们
整理:是我
过审声明:
艺术源于生活,战火催生史记,贴吧游戏两世界,床头吵架床尾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2 23:18
    乾元元年,李唐收复东都,叛军兵锋已被逐出中原,光复天下指日可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2 23:22
      我爱这骚话连篇的玩家和复党永存的贴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2 23:24
        几经易手的洛阳满目疮痍,百废难兴,但是仍然不能阻挡天下士子的向往热血,克复半月,战时离散人口又聚拢回洛阳城周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2 23:27
          一对东海来客在熙攘人群中穿行,尽管他们衣冠秀绝,在这忙于重建的洛阳城郊,仍然显得不壕起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2 23:31
            伞刚收下,便有一光膀赤膊的少年走上前来,毕恭毕敬的打了个哈哈道:“二位瞧着面熟,似是东海来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2 23:39
              “你、认识我们?”东海男子警觉了起来。
              “不是不是,”赤膊少年摆手道:“数月前我在江南参加名剑大会,曾遇到过像二位一般打扮的人,那可是神仙般的人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2 23:41
                “哦,那想必是我同门。”男子神色稍缓。
                “少侠,洛阳城郊废土重建,并未建好一屋,夜幕可有栖身之处?”男子问道。
                “就在城里!”少年豪爽的抬手向身后比划。
                “那你们晚上也回城里住吗?”少女好奇道。
                “嗯,我们住下水道,不说了干活!”少年抖擞干劲,告别二人,投入到尘土飞扬的重建去。
                留下男子与少女面面相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2 23:46
                  两人沿着少年指路方向,寻到城东门外,此处明明极为开阔,却熙攘喧哗,似乎是城里市井有待重建,暂时搬到了外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23 00:16
                    就在此处,有人布下了一间小茶馆,供过往来客停留稍息。男子和少女走进茶馆,茶馆内路人三五成群,难寻清净一角。
                    唯有北面门口一桌,除了一人在座,悠悠然的喝着茶水,无人敢上前叨扰。
                    少女看了看那人的模样,半张脸藏在面具之下,握着茶杯的手戴着铁指银钩,神情淡漠,让人心底生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3 00:27
                      男子拉着少女,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在这个孤独的面具客对面坐下。
                      面具客伸到嘴边的茶杯又放了下来。
                      “二位神仙一路辛苦了。”面具客淡淡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23 00:40
                        “你认识我们?”少女惊道。
                        “我不认识,可我认识你们的同门。”面具客仍然低头望着茶杯说话。
                        “哦,我才初入江湖,请多多指教。”少女谦谦起身抱拳作礼。
                        “指教不敢当,二位有什么见闻疑惑,可向在下求解一二。”面具客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23 00:46
                          “你每天都在这里喝茶?”少女问道。
                          “不是,这只是侠士每天任务的一个环节。”面具客答道。
                          “那我们不会耽误你吗?”少女问道。
                          “不会,因为该做的已经做完。”面具客答道。
                          “那你一个人喝茶,不无聊吗?”少女问道。
                          “无聊,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人搭话。”面具客如实道。
                          “你就没想去别的地方看看?”少女问道。
                          “这对话怎么这么耳熟,眉间雪也传到东海了吗?”面具客把茶一沽到底,使劲儿摇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23 00:53
                            “小二,我要七杯茶!”面具客一招手喊道。
                            “好嘞!”小二托着盛好茶水的满杯来到桌边:“您要的,七杯茶。”
                            面具客满意的将茶杯一摆,呈一字铺在三人之间。
                            “待客当用上好茶。”面具客沉声道。
                            “想不到大哥精通茶道。”少女拍手道。
                            面具客连忙摇手:“不不不,我不懂茶道,这个茶馆的茶也不上道,更倾向于尘俗口感,径直配出苦辣酸甜。”
                            “是啊,此间过客无不艰苦,高堂风雅可提不了神。”男子略有所悟道。
                            “正是,正是。”面具客露出了笑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23 01:13
                              茶馆外忽而喧哗起来,遥遥听见从城北与城南有两支队伍在浩浩荡荡的赶来。
                              三人抢出茶馆,只见两边驿道尽头尘烟滚滚,前行队伍人头涌动,气势汹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23 14:10
                                “这就是师兄们说的洛阳牛车吗?”少女兴奋的喊道。
                                “这。。。”面具客犹疑了一下道:“这不是洛阳牛车。”
                                “两拨人,不骑马,旗分红蓝,声势浩大,怎么不是洛阳牛车?”少女指着远处讶道。
                                “旗分红蓝不一定是为了护车,”面具客长叹一声道:“是为了送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23 14:14
                                  “送、、送马!?”男子一个激灵看了过来。少女也一脸委屈的望向面具客。
                                  面具客咳了一声,悠悠道:“二位有所不知,这两拨人牵马前来,皆是为了互相送马。”
                                  说着,面具客伸手一指,男子定睛一看,人潮汹涌中分明夹着许多神俊马匹,招摇过市间留下许多马粪,路人纷纷退避。
                                  “愿闻其翔。”男子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23 14:19
                                    “此事还要从数月前说起。”面具客手托下巴理了理头绪,慢慢道来。
                                    去年盛夏,唐军李光弼一部从北邙山下抵达东京西围,将洛阳叛军与长安叛军联系切断,大将郭子仪得以计出巴蜀,号令二十万唐军进逼长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23 14:34
                                      “如此布阵,虚实交替,囊括江山半壁版图的攻守对位,可谓洞悉天地玄数,”男子震惊道:“这两位将帅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阁下知其一不知其二,”面具客说道,:“这布局并非传统的以实击虚,而是以虚击实!玄宗出逃巴蜀时,唐军不足七万,而今何来二十万之众?都是难逃流民农夫也。对上那盘踞长安的叛军精锐,稍有不测,满盘皆输矣!”
                                      “这、这等险棋,是何人所为?”男子吃惊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23 14:44
                                        麻竹


                                        回复
                                        22楼2019-02-23 14:47
                                          “是九天,只有九天中的鬼谋,能布下这空前绝后的江山杀阵。”面具客倒吸了一口冷气,继续道:“那鬼谋身在太原,却将唐军和叛军千百能人骁将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与史思民部在太原鏖战数载,以太原军情推算了叛军在长安的兵力构成。时太原史思明部善攻城,以步军,辎重为著,攻陷洛阳后,才建起一支不太成熟的骑兵。”
                                          “而长安安禄山部善野战,为了追击入巴蜀的天子,带去了叛军从造反起便赖以席卷山河的十万狼牙铁骑。步骑比重达二比一,二十万步军配十万精骑,以快打快,占尽先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23 15:05
                                            “如果先打太原,盘踞长安的狼牙铁骑不日便可包抄唐军侧后,切断巴蜀粮草供应线,如果先打长安,则要在南面平原上面对来去如风的叛军骑兵,且不说胜算几何,即便胜了,叛军也能从容撤退,与太原兵合一处,卷土重来。 ”面具客比划道。
                                            “最担心的,还不是他们反扑长安,而是绕过江淮防线,效仿楚王项羽十万骑兵直捣江南,江淮兵少,郡县地理难据险长守,定遭涂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23 15:17
                                              “最高明的棋手不是自己要怎么下棋,”面具客叹道:“而是教敌人怎么下棋,这大唐三百年间,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位堪比孔明周瑜的棋手!”
                                              “他先是传书安西四镇,秘密召回雄关之外的百战之师,又命人传出消息,使安禄山史思民尽早知道唐军反击的消息。”
                                              “那叛军岂不是占便宜了吗?”少女听得心惊道。
                                              “有些便宜就像买卖,明赚暗亏,没到数钱之前你都想不明白的。这世上如果商人会打仗,必然是最可怕的将领,”面具客笑道:“他就是要让叛军得到消息自己做圈套,唯有自己做的圈套,才会深信不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23 15:29
                                                “叛军得知李唐欲克长安,把太原的大部分骑兵也尽皆调去长安,这样一来,叛军就有最大的把握在长安会战中消灭皇室正统。”
                                                “为了让叛军更加深信这是唐军不想要结果,在太原叛军驰援长安的时候,天策府组建无数飞骑沿途袭扰,势不想让史思明支援长安!与此同时,长孙忘情留部太原,携鬼谋与玄甲苍云参谋人马秘密抵达长安。”
                                                “叛军自以为得计,不自觉在长安压上了争天下骑射家底。待到长安决战前夕,抵达长安唐军二十万,长孙忘情等人与安西都护府一万五千人马亦稍后抵达。由于玄甲苍云与安西雄师并未与登基天子的宦官班底完成从属交接,故这一部人马到来,朝中除了高力士无一人知晓,高力士不说,太上皇不问,这世上能撬开他嘴巴的人就没有了,是以消息隐秘得极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23 15:50
                                                  “到了决战当日,唐军如鬼谋所料必然犯错冒进,重蹈潼关覆辙,唐军前锋的步军大阵被十万狼牙骑兵冲得七零八落,四散奔逃,眼看唐军溃败,中军大阵无遮无蔽的暴露在平原之上,十五万叛军骑兵一吹号哨,聚拢成锋直击郭子仪所在阵中。”
                                                  “正当形势危在旦夕,唐军中有一人手执陌刀带队前进越众而出,连斩数十名退兵,约束了军容阵势,在各层将官的有力响应下,中军大阵的七万主力与一万五千安西军迅速形成对骑阵型,当时沙场烟尘滚滚,狼牙骑兵并未看清郭子仪中军的巨大变化,径直纵马,踏入了自唐朝建立后再未重现中原的陌刀战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23 16:11
                                                    “那后来呢,与今天这些来人有什么关系?”少女又问道。
                                                    “关系可大了!”面具客没好气道:“自贞观以来,天策府还没如这次般被江湖所关注。”
                                                    “叛军骑兵长安完蛋了,剩下的步军一下子成了肉靶,连夜火速撤往太原,太原叛军也得知守城唐军参谋班底离开太阳,只剩李光弼一人独战诸将,立刻加紧攻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23 16:46
                                                      @爱啦啦离开 @二队的短歌 @🍒愤怒的草莓 什么鬼东西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23 16:50
                                                        “为了减轻防守压力,天策府将士一次次组织人马快攻失去骑兵掩护叛军侧翼,一次次化解了史思明部的攻势!”面具客慨然道:“为了让一座孤城变被动为主动,白天他们拦截长安退向太原的叛军溃兵,晚上他们夜袭纵火叛军粮草辎重大营,硬生生的把太原方寸之地变成了铁蹄纵横的笑傲杀场。”
                                                        “由于天策府上马冲刺前,必然要打一声口哨,被天策府袭扰得生不如洗的叛军闻哨惊魂,以至于后来坊间村落人人学着天策府一声哨响,更有南村群童在路边设伏,仅凭一声哨响吓得狼牙统领坠马而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23 16:59
                                                          “天策府的威名经历了安史之乱的挫折后又重新响亮起来,无数江湖儿女仰慕这一声哨响,很快便取代那玄甲苍云憋足尴尬的扭秧歌,俘获了无数芳心!”面具客唏嘘道。
                                                          “等等,你说江湖儿女?!”少女下意识打断道。
                                                          “儿女咋啦?天策府就没有军娘吗?退一万步,就不允许男人爱军爷吗?你们东海真是小地方,我们大唐多的是龙阳断袖!”面具客忽然直起脖子杠了少女一脸。
                                                          少女若有所悟,乖巧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23 17:13
                                                            “叛军不胜天策府肆无忌惮的袭扰,又缺少反制措施,战略上也大势已去,不得不退出潼关,遁向北方。前些日子,长孙忘情回到太原,一路上,人们夹道欢迎!”面具客接着说道。
                                                            “只是这一次欢迎,有所不同,每扭一段秧歌,便会有一段哨,一路上撩得她面染云霞,回到帐中三日不敢见人!而一向镇定的宋森雪三天不见主帅,竟然也三天三夜惶恐不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23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