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吧 关注:82,900贴子:1,896,060

☆19-02-22★【原创】新娘!(重修不改版、上篇完结、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敬挚爱的黄鼠狼~~


回复
1楼2019-02-22 21:22
    选择今天发帖,是因为我偏爱2这个数字。2、22,也是我表姐的结婚纪念日,5年前的今天,是我当的伴娘。
    谨以此文纪念一个我命里没有的人,我都快忘记他的长相。传说中的爱情都是没有道理的,而现实也从不温柔。他就像一条恶犬,撞乱我的心弦然后从容撤退,于是我一腔诗意喂了狗。明明早就结束了,但他还像一个幽灵一样,在我脑海阴魂不散。这么说有点过分,不过即使当面,我想这话我也敢说。反正他心里没我,破罐破摔吧。人家都说对于爱而不得的人,对于过去,要看淡。所以,写这文其实也没什么意义,但是还是想写,如此执迷不悟,我也是个傻%b。以此文纪念我终将逝去的青春,纪念一段荒唐中二的过往吧。

    本文与原著结局有些出入,上篇已经完结,一共30章,日更,我边修文边发。上篇是个完整的故事,请放心入坑。下篇我还没有写,但已构思完毕,会努力更新,直到我不想再写为止。接下来,请米娜慢慢观赏,谢谢~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2521649047?pid=36994819510&cid=0&red_tag=0336958157更新至23章,修文后目测某些章节将会有较大改动。


    文案~

    一只妹子年幼时与鼬订下婚约,然后历经千难万险与鼬喜结连理的故事~


    收起回复
    4楼2019-02-22 21:26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3 09:44
        二、月夜调查

        事情的发展变化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倏忽已是十三年后。
        往事如烟,昔日那宁静祥和的景象早已埋没在了时间的洪流之中,物是人非。
        止水已逝,鼬灭了全族,佐助弑兄,第四次忍界大战全面爆发……
        命运是技艺臻至化境的棋士,在我们无法预见的地方操控着这庞大而复杂的棋局,运筹帷幄,举手无悔。而人们就像一颗棋,才逃出他控制的领域,又陷入了他安排的战局。
        终于,在人们不懈地努力之下获得了第四次忍界大战的胜利,无限月读解除,大筒木辉夜被又一次封印。佐助终于回归了木叶,并且同鸣人一起接受了义肢。永远乐观阳光,积极向上的鸣人也成为了继第六代旗木卡卡西后的火影人选。
        火影世界里的人是会得到幸福的,因为在可贵的和平到来之际,佐助用轮回眼及所有人的查克拉,用左眼施展轮回天生之术,复活了许许多多在这残酷血腥的战争中逝去的美好灵魂。鼬、宁次,还有各种路人甲、路人乙。
        人人都能安居乐业的新世界,来到了么?
        真正的和平并没有像人们的期望如期而至。
        大筒木辉夜在一千年前来自天外,是大筒木一族的公主。而大筒木一族之下的直属贵族,是夏商一族,族人世世代代为大筒木一族尽忠。夏商一族的现任族长名唤桀,纠结胞弟夏商纣一直以带土手下的身份隐藏在晓组织,试图利用宇智波斑和带土。直到无限月读被粉碎,辉夜又被封印才表明身份,准备又一次摧毁世界,重构辉夜的乌托邦。
        于是,在一个夏末的古铜月色之夜,火之国国境线附近的郊外。
        大片的森林接攘着广袤的平原,中间是巨大的岩石从森林延伸而出,形成连绵不断的陡崖,此等地形端的诡异,如同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世界强行拼接到了一起。在暗淡的月光下,世界由黑色,墨绿色和岩石淡淡的灰色构成。这样的夜,静极了,偶有几声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悲鸣。
        “嗖——嗖——嗖——嗖。”四道黑影闪过,划破夜空,打破了夜的静默。
        “第几处了,檠?”一个阴冷而又恐怖的声音问道,正是桀。
        “第七处,这是最后一处了,即将到达,队长。”应声者沉着而冷静,言语中透漏着些许凌厉,谁会想到这竟是一个十七岁的美丽少女。
        “太好了,持续了三天的调查真快累死了。这场战争真没想到我们竟然会输,不仅是那个药师兜的秽土转生之术,就连宇智波斑、辉夜大人都被干掉了了呢。真是的,忍者联合军挺能干的嘛,就连常年保持中立的铁之国也多管闲事地参与其中。对啦,小檠,你好像是在那里长大的嘛,那个又贫穷又落后的鬼地方有什么好,你这丫头片子居然还对它恋恋不舍,真受不了!”一个声音自说自话起来。
        “闭嘴!”随即那个声音出了一身冷汗,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月光虽暗,但写轮眼的三个勾玉却清晰可见,伴随着流动的查克拉。
        “纣,你话太多了。”桀说道。
        “是,是。檠你这家伙不愧是宇智波族的人呢,明明是个丫头片子,却让我出了一身冷汗。啊,写轮眼这个东西真是便利啊。”纣明显没有吸取教训,又开始自说自话。
        然而这次回答他的是一片静默。
        良久。
        “报告队长,副长,我们到了,药师兜施术的地方,看来又被忍者联军抢了先。”此人说话倒是毕恭毕敬,听声音约么十八九岁,说话之人名为小山汤。
        “真要命,又增加我们的工作量了。之前的六处有四处都被抢了先,难得哥哥你和檠这丫头片子一起出动,费了这么大的劲就只得到如此少得可怜的情报。真是愧对辉夜大人手下队长和副长的名声啊。”
        “不要小看那群家伙。”桀道。
        “没错。”檠应声道。
        “啊,不是吧?!檠那丫头片子也就算了,就连哥哥你都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可是知道的,哥哥的实力。”
        “给我认真工作,纣。”
        “啊,被训了呢。”随即纣不再说话。
        片刻之后,天空又闪过四道黑影,夜又恢复了死寂。


        回复
        9楼2019-02-24 22:22
          四、再遇发小

          宇智波檠跟着子铁去火影办公楼的路上,发生了一件事。
          宇智波檠拔剑砍了鸣人。
          “你谁啊,第一次见面就砍人。”佐助拿绳子缚住檠后对檠呵斥,有些趾高气扬。
          檠来之前看过木叶相关人员的资料,在动手之前就知道说话之人是佐助,她的发小。不由心中又一次激动,但是为了掩饰身份,她只好装作没认出佐助。“你谁啊,跟女生说话这种态度,放开我,你真无礼,我刚才是拿刀背砍的啊!”
          佐助没有搭理檠,转向子铁。“子铁,她是谁?你们要去干什么?”
          “她自称宇智波檠,是宇智波镜的女儿,宇智波止水的妹妹……”子铁一本正经的回答。“但是……”
          “你说她是宇智波檠?”佐助打断了子铁,一脸难以置信的吃惊表情。
          “是的,但是没有人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所以现在我准备带她去五代、六代大人那里,相信火影大人会有办法。”
          “是不是宇智波族的人,只要看看写轮眼就够了。”佐助恢复他的高冷,提起宇智波族的写轮眼难掩骄傲,他转向檠。“我是宇智波佐助,你说的那个混%蛋跟我交情匪浅,她在七岁时候就开了单勾玉写轮眼。如果你是她,用写轮眼证明给我看。”
          宇智波檠听到佐助说自己与她交情匪浅,知道佐助没有忘了她不由感动,但也听到佐助依旧延续幼时的习惯称自己做混%蛋也很不爽。檠轻叹一声,双眼一闭一睁,眼中浮现出三个勾玉。 “是小檠好吗。你这白%痴,我都说了多少遍,不许那样叫我,白%痴。这么多年不见,一见面就这么对我,快放开我,砍了你啊,你这白%痴。”小檠故意表现暴走,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开始扭动身体。
          佐助看见檠的写轮眼,知是故人,瞬间喜出望外,但又迅速恢复冷漠。“砍了我?!有本事就来试试啊,你这混%蛋。到底是谁被我捆在那里啊。”佐助开始与檠绊嘴。
          “要不是你们三人联手从后面偷袭,鬼才会被你捆在这呢,白%痴。” 檠也开始不依不饶。
          “这不正说明你没本事砍了我么,要说偷袭,要不是你没头没脑地敲了那个黄头发笨%蛋的头,鬼才会偷袭你。” 佐助提高了音量。
          “要不是那黄头发笨%蛋对位粉头发的小姐无礼,鬼才会敲那个黄头发笨%蛋的头呢,而且我用的是刀背,白%痴!”
          “你这混%蛋弱到一着急连正反都分不出来了吗,还说砍了我,开什么玩笑。”
          “才不,我只是想惩罚一下那无礼的笨%蛋,我要用刀刃,那黄头发的笨%蛋现在就是尸体了,你这白%痴。”
          “所以说……”
          …… 佐助一改往日冷酷的形象,和檠的绊嘴已近白热化。毕竟是一起修习忍术的发小,虽时隔多年,却依旧倍感亲切,一见面便延续当年,彼此怒目圆瞪,斗嘴斗的是不可开交,这许是一种默契。
          “佐助君……”小樱从未见过这样任性,这样孩子气,却又这样有生气,这样可爱的佐助,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谁啊?!”鸣人也是半晌才回过神来,他似乎很喜欢这样的佐助。
          “佐助,还有小檠,你们俩黄头发的笨%蛋黄头发的笨%蛋没完没了的,到底在叫谁,你这白%痴,你这混%蛋。”
          “给我闭嘴,别碍事,你这黄头发的笨%蛋!”佐助和檠异口同声地扭头看着鸣人说。
          “……”鸣人瞬间无语。
          “那个啥,子铁前辈不是要带小檠小姐去见纲手婆婆和卡卡西老师呢么。”小樱见场面尴尬,赶紧打圆场岔开话题。
          “是呢,已经耽误这么久了。”子铁说道。
          “正好我们也有事情要去找卡卡西,一起走吧。”佐助抬头说。
          鸣人不明就理。“佐助,我们不是要去……”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要给卡卡西说一声。”佐助又一次提高音量,对鸣人有些命令的口吻。
          樱赶紧踩了鸣人一脚,鸣人才明白佐助说找卡卡西不过借口。只不过再遇发小,想叙话而已。
          佐助结印解开缚着檠的绳子,一行五人开始往火影办公楼进发。
          “呐,混%蛋,你当年到底怎么回事,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了,你哥也死了。我爸跟我哥说你被人贩子拐跑了,我不相信,还自己到村外找过你,后来在隔壁镇子被我爸逮回来了,他以为我要离家出走。”佐助恢复平静,开始追问起当年的事情。
          檠松了一口气,关闭写轮眼,整了整方才凌乱的衣服,接着向佐助解释。“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有一天我见到我哥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听说咱们一族被你哥灭了,我因为各种原因就回不来了,于是就留在铁之国一家道场里,做了人家的养女。”
          “铁之国?!”佐助有些好奇,他知道那是武士之国,他仔细看看檠的装扮,还有挎在腰间的武士刀,有些了然。“哦。”佐助点点头,接着又问。“那怎么又想起回来了?”
          “因为很多问题解决了,无限月读被解开,大筒木辉夜被封印,宇智波族当年灭族真相被揭开,宇智波鼬被正名等等很多原因。”檠顿了一顿,接着说。“最重要的是,我想回家了。”宇智波檠一瞬间有些被自己感动,她有些不确定自己无意间瞎掰的谎话是不是出自真心。
          “嗯。”佐助点点头,算是相信了檠。“回来就好。”佐助看着檠接着说,目光有些热烈。
          “……”檠没有答话,因为她知道自己方才不过瞎掰,执行任务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她欺骗了自己曾经的好友,而对方却还单方面的相信她。檠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低头不再言语,默默地跟大家往办公楼走。
          “小檠小姐当年在忍者学校的时候是隔壁班的吧,我和鸣人都不认识你呢。不过,在成为下忍之后,曾经听起佐助君提起过你呢,佐助君说你是他的对手。”樱开始搭话,试图解开僵局。
          “是,不过我还没有完成学业就离开村子了,你们不认识我也是正常。”檠友好地说。
          “那啥,小檠小姐,我是漩涡鸣人,我也是佐助的对手。不过你们宇智波一族的基因真是强大,不仅实力恐怖,就连颜值,个个都高的没边了。”鸣人也来搭话。
          宇智波檠听懂鸣人的赞美,莞尔一笑。“谢谢。”
          “鸣人,不要称赞她。这家伙就爱听好听的,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当心她将来在你面前高傲的没边了。”佐助急忙制止鸣人。
          “……”檠回想起幼时确实这样,但那个样子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再度被揭发本性,不由黑线,她很无奈。
          “没有啊,我觉得小檠小姐挺好的,长得漂亮,人又有趣。最重要的是,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发小,人品自然也一定是好的。”鸣人不理会佐助,接着称赞檠,他是个内心充满阳光的人,自然热情奔放。
          “你真会说话。”檠感到非常愉悦,她微笑着看向鸣人。只见鸣人一只手在不断地揉着方才被檠用刀背敲过的地方,想起自己为了任务想跟第七班的人产生交集而莽撞的行为,感到有些抱歉。“鸣人君,方才真是抱歉,很疼吗?”檠关切地问。
          “啊,没事没事。”鸣人赶紧把手从脑袋上拿下来,冲檠急忙摆手,附带一个灿烂的微笑。
          “到了。”佐助说。
          众人不再聊天。
          宇智波檠站在火影办公楼下抬头仰望,庄严的建筑物映入眼帘。她还不知道,未来的日子里,她就在这栋大楼里,跟年幼时订下婚约的宇智波鼬缔结了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深厚羁绊。


          回复
          11楼2019-02-26 21:33
            如果有人的话,冒个泡吧,讲真,我是真的不知道写这文有啥意义,现实生活中,我对他是失望透顶,心寒的不行不行的了,都有点再也不愿意搭理他的意思了,只是最后的思念,最后的美梦在支撑我写这些东西,所以,有人的话,请支持我下,给点力量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7 01:14
              吞文吞的厉害,这章更新就用图片吧,各位多担待~~


              回复
              17楼2019-02-28 10:45


                回复
                18楼2019-02-28 10:46


                  回复
                  19楼2019-02-28 10:46


                    收起回复
                    20楼2019-02-28 10:47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9-02-28 20:11
                        又吞文,服了,我到底哪里得罪百度了……


                        回复
                        28楼2019-03-01 22:01


                          回复
                          29楼2019-03-01 22:02


                            回复
                            30楼2019-03-01 22:02


                              回复
                              31楼2019-03-01 22:03
                                上篇在哪看,😂😂dear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3-02 21:45
                                  八、鼬与野狗

                                  “怎么了,累了么?”鼬注意到檠在看着自己,突然抬头望着坐在旁边桌子旁的檠,微笑着。
                                  彼时的檠刚刚抄完了几份文件,正扒在桌子上看着鼬静静地发呆。意识到与鼬交会的目光,愣了一下,不由尴尬,随即别过头去。“不,还没有。”她有些慌乱。
                                  “是么,没关系,累了的话就先休息一下,不要勉强。”鼬依旧微笑着,用他温润的嗓音说道。
                                  檠转过头看鼬,意料之外的是鼬依旧还在看着自己。鼬黑色的双眸很是明亮,她从来没有见过像鼬那样明亮的眼睛,瞳孔里像是藏了一汪清泉,眼角是微微上挑的眼线和修长的睫毛。“这双眼睛真好看。”檠在心中惊叹。“都说了还不累。”檠有些别扭。
                                  “小檠,你的字写的很好。”鼬突然这么说,带着淡淡的笑。
                                  “是么,那谢谢了,总队长。”檠道。
                                  “不用这么叫我,跟以前一样就好。”鼬依旧笑着。
                                  “那……”檠迟疑了一下,叫道。“哥哥。”虽然檠的亲生哥哥是止水,并且鼬跟檠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是鼬檠两家甚是亲密,鼬在体贴弟妹的事情上不知道甩了止水几条街,而檠,从小也受了鼬太多的照顾,对鼬的亲近程度甚至超过了止水,所以固执地喊鼬哥哥。如今时隔多年,檠对鼬已经生分了,鼬叫檠照旧,檠显得很不自然。
                                  “没事,慢慢习惯就好。”鼬说。“刀很特别,是名刀吧?”鼬温柔的目光落在檠放在办公桌上的武士刀,那是一把素色的长剑,配合檠的身形而铸,护手的形状是一朵十二片花瓣的蓝色莲花。
                                  鼬的话语让宇智波檠迅速警惕了起来。
                                  檠那把刀的名字叫做“小蓝莲”,是铁之国有名的铸剑师莫邪干将的名作。莫邪家是铁之国有名的铸剑家族,世世代代靠铸剑为生,如今已传到了十六代,现任当家人是仅次于初代莫邪太阿的天才铸剑师。干将铸的刀线条流利,削铁如泥,如同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鼬不是武士,自己的刀并未出鞘,单看外表就看出是一把名刀,太厉害了。”檠的心中一紧,对鼬有些惺惺相惜,但更多的,是恐惧。
                                  多年来只要涉及自己护身武器檠本就多了几分警惕,再加上如今是鼬提起,那可是宇智波鼬。这个问题大概是鼬在试探自己,接下来是否会问指导自己剑术的师父是谁,学了多久,学到什么程度了,为什么离开了师父回到木叶,离开木叶的这些年里是如何度过的。宇智波檠的大脑在飞快地转动着,准备用早准备好的答案回复。
                                  “嗯,它叫小蓝莲,是莫邪干将的名作。”面对如此犀利的宇智波鼬,还是先坦诚为上吧。
                                  “嗯,希望将来有幸能够欣赏一下。”鼬微笑着说,就此打住,没有如檠料想的那样继续后面的问题。
                                  “嗯,有机会吧。”檠轻声答。
                                  接着二人便各做各事,不再说话。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檠心中如是思忖,小的时候自我中心,一味索取只管自己的需要,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今却不由去思考。鼬越是这样点到为止,就越是让人胆寒,鼬让她原本的假设扑了个空,现在的檠对鼬简直捉摸不透,不知道那缄默的微笑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狡黠的阴谋诡计。
                                  “或许他只是随便问问,只是为了让两个人相处不那么尴尬,自己担心过头了吧。”檠突然生出这样的念头。“呸!少年你太天真无邪了。”瞬间就被自己否定,这个让自己抄了一早上没有任何价值的文件的人走过了那样长满荆棘的人生道路,怎么可能面对一个突然出现的自己一早上没说话一开口就是随便问问,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句话的玄机。 宇智波檠内心的戏很多。
                                  檠手底下抄写着文件,心里却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宇智波鼬,她这个哥哥,真是一个神秘而令人畏惧的人,不怒而自威。
                                  “要是暴露了一定会死的很难看吧。”檠这样想,同时貌似认真地抄写着,浪费着木叶的纸和墨。
                                  她不知道,在鼬那一边却又有着完全不同的想法,深藏在宇智波鼬那缄默的微笑之中。
                                  然而现在的檠根本就看不清鼬隐藏的轮廓,她有些怕鼬!一个早上她嘴上虽然不说,可是却如芒刺在背,无所适从,如坐针毡。
                                  终于熬到了午休时间,檠同鼬、佐助和其它几位忍者准备去吃饭。路上,又见到了在墓园的那个奇怪孩子。
                                  “往死里打。”原来是忍者学校的孩子们在打架,准确的说,应该说一群人在欺负一个人,被欺负的孩子,就是昨日日向抚子墓前的男孩。
                                  大家围了一圈呼喊着,好像对这一切表现的很兴奋。
                                  “怎么这样?”檠对此表示不悦,想去阻止那些无法无天的孩子。
                                  “慢着,小檠。”一位日向一族的中年女忍拉住了檠。“别管那野狗。”
                                  “野狗?!”檠不解。
                                  “嗯。父母都死光了,他姐照顾了他几年,突然有天抛弃了他,后来也死了。没人管的孩子,一天脏兮兮的,除了杀人他什么都干,就算哪天死了丢到河里去大家都会感谢。”
                                  “对,不会用白眼的野狗。多亏我们日向的大家养着,他才能活到今日。”另一位日向族大婶搭话,话间带着不屑和鄙夷。
                                  “那,那孩子原先的家人是?他叫什么?”檠对那孩子的身份还是很在意。
                                  “叫什么?!哎?那野孩子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日向白。啊,连名字都起的像小狗的名字。”第一人说。
                                  “对,对,对!小白。真是的,总是野狗野狗的叫,问起名字来还真不知道呢。”
                                  “说的是呢……”
                                  ……二位日向族的大婶不知不觉中忽略了宇智波檠的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
                                  而宇智波檠听到日向白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一下。记忆的碎片像泉水一般涌上心头。
                                  “小檠,你离开木叶那年,我有了个弟弟,是我父亲的老来子。”说话之***向抚子。
                                  “小檠,我弟弟叫日向白。”说话之***向抚子。
                                  “小檠,以后有机会回到木叶,请你好好照顾小白!”这是日向抚子死前在她怀里说的话。
                                  “小檠,说好了哦。”这是日向抚子死前的嘱托。
                                  “混%蛋丫头?!”身旁的佐助看到檠目光呆滞,若有所思,用手敲了檠的头。
                                  檠回过神来,但她没有理会佐助的挑衅,甚至没有顾及在乎了一早上的鼬,出人意料地冲到那群打架的孩子那里。
                                  “你们给我住手。” 檠高声呵斥。
                                  毕竟只是忍者学校的孩子们,知道打架是不对的,如刚才那般吵闹多半也是受了大人的影响,如今见到檠这般架势,都知趣的做鸟兽散,只丢下白在那里。
                                  “你没事吧?”檠冲白微笑,同时弯下腰向白伸出手想拉他起来。 然而白像第一次他们见面一样,无视身上的伤痕自行起身,一把推开了檠,远远地跑开了。
                                  “真没礼貌。”刚才的日向大婶说。
                                  “是啊。所以说小檠,刚才不是给你说过了吗,不要管那野狗。"
                                  檠没有应声,只低着头跟大家往前走。
                                  这一切,檠的善良心意和刚才不同寻常的举动都被同行的鼬看在眼里。
                                  他淡淡的笑着,默默记下这一切。


                                  回复
                                  33楼2019-03-02 22:46
                                    止水哥在哪里都是这样啊鼬好温柔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9-03-03 01:39
                                      昨天加上午看完了楼主的原帖,真的好想知道女主会怎样选择啊,请楼主狠狠地虐鼬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6楼2019-03-04 10:12


                                        回复
                                        40楼2019-03-04 21:55


                                          回复
                                          41楼2019-03-04 21:56


                                            回复
                                            42楼2019-03-04 21:56


                                              回复
                                              46楼2019-03-06 20:49


                                                回复
                                                47楼2019-03-06 20:50


                                                  回复
                                                  48楼2019-03-06 20:50


                                                    回复
                                                    49楼2019-03-06 20:50


                                                      回复
                                                      50楼2019-03-06 20:52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1楼2019-03-07 02:42
                                                          接下来的几章会有关键部分的改动,一些谈话内容,尤其是檠对鼬的感情体验,都是来自于我个人的情感体验、一些曾经内心真实的想法,应该说这几章是对我心里的那个人纪念的关键部分之一了,这个人跟鼬有些地方是重叠的。虽然说他对我也算无情,很自私,比起我他更在乎自己的体面跟尊严,我想就算我站在悬崖边上他都懒得日行一善拉我一把,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气质、说话风格还真跟我黄鼠狼有几分相像吧。这文初稿是六年前,那时候还身在庐山深处,所以描写的并不全面准确,现在应该能好点。希望诸君满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9-03-09 01:3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5楼2019-03-09 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