黙示吧 关注:69,431贴子:228,712
  • 22回复贴,共1

【ゆらめく心に満ちた世界】概述及简评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UBE社制作,17年11月24日发售。
全称为“ゆらめく心に満ちた世界で、君の夢と欲望は叶うか”,暂译为《三千心世界,梦想终成真》。
题材是永不结束的暑假;原本应该是更早些时候发出来的,寒假的时候倒还刚刚好,放在发反倒有些迫害学生党的意味。
总之,简单做一下评测与概述。
……还是会很长
另外剧透注意
剧透注意
剧透注意


回复
1楼2019-02-22 03:43
    【人物介绍】


    伏见 葵(Fushimi Aoi)


    ——


    主人公。
    决心转学到全宿制学校的学生。


    喜好读书。
    尤其喜好面向小孩子的童话和幻想小说。但自觉已经不是看这些东西的年龄,所以将这个喜好当做秘密压在心底。


    并不具备活跃的个性,稳重而温柔。


    眼下正苦恼于妹妹狂热的自我推销。


    父亲曾执教鞭,担任老师的工作。
    但现在已经退职,从事着翻译事业。
    ——
    感想略。


    回复
    4楼2019-02-22 03:45




      水崎月乃(Mizusaki Tsukino)


      生日:6月23日


      血型:O型


      身高: 162cm


      三围: B94/W60/H86


      ——


      年长的女性。
      无论对谁都很温柔,性格开朗而祥和。
      几乎没有发火的时候。
      虽说时常被当做撒娇的对象,但本人却不太会向别人诉苦。


      站在“大家的妈妈”的立场上看顾着宿舍的居住者们。
      谙熟于各项家务。
      因本身就爱好家务的缘故,故在做家务时总是乐在其中。
      在葵即将转入的学院中,月乃是如同高濑木叶的姐姐般的存在。
      ——
      金发碧眼的姐系。
      母性光环,巨乳。
      中途披露出眼镜娘设定。
      之后又追加了病弱属性。
      年上,擅长料理,喜欢做家务。
      曾经跟随男主角的父亲研究量子力学。
      百合CP之二,木叶单推。
      但却被百合对象的木叶评价为对谁都很温柔。
      ……DD什么的有在做吗?
      关联到重要线索,在本作中地位较高。
      因为本质百合,以至于在通月乃线的时候甚至全程都有一种被NTR的感受。
      可单论线路质量还是蛮不错的。
      这不也挺好的吗.jpg
      作为姐系人设,月乃实际上还是相当出挑的。无论是温柔慈爱的气氛还是作为年长者的坚韧果决都在个人线路里演绎地相当完善,具备姐系角色所应有的魅力。
      但和个人线相反,月乃在共通线里的形象却相当薄弱。不但戏份少,也难以见出人物个性,有点儿为天鸟和CP木叶让了道的感觉。
      所以为了使人物外观能够具备鲜明的形象特色,建议去染个白发。
      要不就带个红色美瞳再摆出由乃式病娇脸大喊两声“姐姐大人”好了。


      回复
      7楼2019-02-22 03:47




        黑/白


        ——


        非主要角色,资料偷个懒不翻了。


        ——


        双子姐妹,百合CP之三。
        ……这部GAL大概不需要男主。
        复读姬,大哲学家,论述鬼才。
        除此之外的台词就基本是在嘴臭和讲荤段子。
        两人均具备天鸟的一部分性格特征。
        ctrl键破坏者,请把我损耗的耐久度还给我。
        线索人物。
        但很明显就是拿来节省剧本容量的工具人。
        稍微有点不满。
        没什么可说的,猫咪的小伏笔算是稍微做了些补救,但本质还是为偷工减料的剧本打上的补丁。


        回复
        9楼2019-02-22 03:48




          各线路的一句话简评:
          伏见巴:实妹线,前后温差较大。前半走萌豚路线,后半转悬疑风,中间有较大的断层。如果要通实妹线的话不建议在此之前攻略其他角色。只要稍微被剧透一点都会损及实妹线的体验。
          高濑木叶:基本上可以算是月乃线的支线。木叶线里着重刻画木叶的人物个性,剧情相对比较单薄。反正按照木叶讲的【死んでください】出生去世也就得了。优质萌豚线,无毒无雷放心食用。
          水崎月乃:算是主线的其中一半。和木叶线讲得是同一桩事,两条线都推也可以,只攻略其中一个也可以。只是两条线路比较起来,月乃线显得更厚实充盈一些,Gal所独有的抒情特色在月乃线中也有更加明显的体现。再加上对月乃的形象刻画都集中在了个人线路里,真要选一条推的话还是建议推月乃线。
          天鸟堇:主线的另一半。体感线路长度要比其他几条线长,结构也相对完整。除了结局稍显仓促外其他都没什么可指摘的。天鸟线后面会单做概述,这里暂且保留。
          推荐的攻略顺序为巴线>>>月乃线>>>木叶线>>>堇线,或者直接月乃线>>>木叶线>>>堇线,献祭掉实妹线完整保留月乃线的体验。
          不过本作到底还是本质萌拔,喜欢谁推谁就是了。


          回复
          11楼2019-02-22 03:54
            【概述】
            概述部分主要是讲堇线。
            请注意剧透。




            开幕伊始,镜头对准正处于前往南方小岛途中的客船。而乘在船上的、则正是预备转学到岛上的全宿制高中的男主角伏见葵,及葵同父异母的妹妹伏见巴。因为实在不愿仰慕的兄长独自前往远方的全宿制学校上学,偷偷乘在船上的巴与葵在甲板上发生争执。但实际上,葵转学到这所由父亲担任教师的学校的理由——却恰巧是为了避开对自己怀有恋慕之心的妹妹巴,而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原本就因海浪飘摇不定的客船突然开始大幅摇晃;为拽住站立不稳的巴,失去重心的葵自己反倒被甩脱出去。在坠海的前一刻,葵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不会游泳”的事实。




            OP过后,视角转入海底。葵在梦境中注视着腐朽的沉船,耳边却唐突地响起了猫咪的叫声。接着、两把交错的女声讲述起了“被麻木的父母冷落的小孩”的故事,不待葵仔细思考,自己便从梦中清醒过来——而再度睁眼之后,自己已然身处于新学校的宿舍。


            回复
            12楼2019-02-22 03:59


              自坠海的事故以后,葵已经完成了入学的手续及考试,跟在自己后头、妹妹巴也因为实在不愿离开葵而转学。两人共同在学校宿舍内开始了新的生活。时值暑假,留在宿舍里的学生只有寥寥数人。


              温柔贤淑的学姐水崎月乃。


              和月乃关系密切、却对葵怀有敌意的高濑木叶。


              以及神出鬼没又我行我素的少女——天鸟堇。


              回复
              13楼2019-02-22 04:00
                因为没有宿管的存在,宿舍基本都是由喜爱家务的月乃来操持生活起居。食材的购买是在无人售货点,洗净的衣物则会晾晒在宿舍的庭院内。到了夜晚的时候,行踪不定的堇时而会冒出头来,从窗口抢进房间、对葵发起散步的邀请。


                尽管令人困扰,但夜游的少女总归让人放心不下。跟在堇身后的葵被堇兀自牵引着话题,聊起了关于自己的身世及关于父母的一些琐事。两人散步到海边,堇也开始敞露出自己的过去——和父亲经历过再婚的葵相似,堇的母亲也曾在离婚后再婚;自幼年开始,堇便离开了母亲、独自居住在这座小岛上。最后,两人的夜游在葵“自己不擅长恋爱”的话题中作结。


                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堇唐突地察知到自己是被噩梦惊醒,汗水也已经沁湿了衣裳。尚在堇为这个异样痛苦的夜晚而困惑的时候,远方却蓦地传来了木叶的悲鸣。匆忙赶往木叶房间的路途中,堇与同样闻声赶来的巴相遇。在结伴进入木叶的房间后,却发现月乃已经早先一步赶至,正在木叶的身边安抚着她。于木叶支离破碎的言语中,堇得知了木叶发出尖叫的原因是做了“月乃死掉的梦”。


                回复
                14楼2019-02-22 04:02
                  眼见木叶的身边有月乃在照看,兄妹两人姑且将这件事抛在脑后,准备筹措无人经手的早饭。而在赶到餐厅后,却发现堇仿佛对早晨的骚乱一无所知、仅仅是打着呵欠来到餐厅。当葵描述过早晨的经历后,堇却仿佛对这件事了然于胸般轻巧地点了点头。原本还在询问早饭的堇打消了用餐的念头,告知葵自己要去图书馆一趟。
                  虽然经历了小小的插曲,但葵的新生活总归还是在顺利地进行;与妹妹巴一同参观校舍,在夜晚受到月乃递上牛奶的温柔关切;在图书馆中与木叶搭上话后,对方的敌对态度也稍有缓和。在此之上,葵甚至还有一次受邀进入堇的房间——不知为何,不擅长应对异性的自己进入堇的房间却不会感到紧张——陪堇游玩桌面游戏的经历。尽管不善交际,但葵也还是慢慢地与新舍友们熟稔起来,安稳的暑假还在持续。


                  回复
                  15楼2019-02-22 04:03
                    某一天的夜晚,宿舍因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而暂时断电。为了排解恐惧——同时也当做暑假里的消遣,几人在餐厅里点上蜡烛,举办起了怪谈会。在怪谈会中,木叶兴致勃勃地讲述了传说怪奇植物的故事,月乃则讲述了以忒休斯悖论为蓝本的学院七不可思议——载着学生的客船在夜晚失踪,数日后却平安着陆的传闻。到了巴这边,巴则讲述了在童年时遇到了“和哥哥相同样貌,却不是哥哥的人”的经历。


                    怪谈会进行至半途,点着的蜡烛却突然熄灭;为了拿取新的蜡烛,葵打算独自前往仓库,却不想堇也悄悄跟在了自己后面。葵被堇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葵有意无意地聊起了关于自己时常听闻猫叫声的事情。岛上没有猫——葵从堇的口中得知了这样的答案,但是接着,堇却又讲述了自己曾经养育了一黑一白两只幼猫,最终却因自己的疏忽触电而死的故事。


                    那究竟是真实的经历,还是堇编纂出来、拿来蒙骗自己的怪谈故事——还没能搞清真相,话题便被堇单方面地结束。


                    回复
                    16楼2019-02-22 04:04
                      第二天是万里无云的晴天。宿舍的众人一同前去海边游玩。可就在戏水的半途,不会游泳的木叶却为了接近月乃而走到海中并因而溺水。救人心切的葵匆忙窜入水中,凭籍儿时学习游泳的经验将木叶救出,但自己却紧接着溺水。意识中断的前一刻,一直萦绕在耳边的猫叫声又再度响了起来,而映在眼中的最后的景色、是海底遍布铁锈的沉船。



                      意识恢复清明的时候,葵发现自己被两名陌生的女性簇拥着。在确认了葵是否与自己初次相会之后,两名女性分别报上了“黑”和“白”的名字。当葵尚还沉浸在两人不可思议的气氛中时,两人的下一句话、却使得一股寒意猛地窜上了葵的脊梁骨。
                      “不觉得这个暑假——委实太过漫长了吗?”


                      回复
                      17楼2019-02-22 04:05
                        还没能搞清楚暑假的真相,葵便再度从梦中惊醒。葵从照看自己的巴口中得知:自己溺水后被巴与月乃救下,随后又送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葵将黑与白的事情当作是单纯的梦境,暂时压在了心底。


                        但是,黑与白的存在到底还是令人在意。翌日,葵避开执意要照看自己的巴,自顾寻向了昨日梦境中的树林,但结果却一无所获。葵在树林中沉沉睡去,醒来时已是日暮时分。而在归去的途中,葵又偶遇购物回来的月乃,两人便一并将购买的食材捎带回了宿舍。在将食材送往食材的过程中,葵与等待月乃的木叶碰了面;即便如木叶这般不善言辞也还是向葵道了谢,木叶对葵的敌意也总算是彻底弭除。


                        回复
                        18楼2019-02-22 04:06
                          尽管葵迅速离开了木叶的房间,但葵仍清楚地意识到、木叶已经注意到了适才趴在房门前偷窥的自己。回到房间之后,无法入眠的葵惴惴不安地捱到了翌日清早。一如葵所想,木叶注意到了葵的偷窥、并在清晨时分来到了葵的房间坦白了自己与月乃的关系。但即便如此,对撞破他人秘密的葵来说、对被揭露了隐私的木叶来说都免不了要再添上一桩心事,横亘在两人间的隔阂亦愈见加深。


                          度过煎熬的一日后,堇又再度于夜晚时分闯进了葵的房间,向葵提出了散步的邀请。权作转换心情也罢——葵怀着这样的想法接受了堇的邀请。一边受着堇的作弄,葵一边跟随着堇的脚步。而就在走到海边的时候,苦恼的葵忍不住先提起了关于月乃和木叶的事情,但是早已知情的堇的答复却将葵抛入另一个谜团——自己对世界的知悉,来自“对‘波纹’的观测”。


                          直到散步结束为止,葵依然没能从我行我素的堇口中探问出“波纹”到底是什么。


                          回复
                          20楼2019-02-22 04:13
                            正午,葵受到月乃的委托,将午饭带去在图书馆读书的木叶那里。藉此机会,葵了解到木叶与月乃相遇的故事,并取得了木叶的谅解。当葵走出图书馆时,时间已经临近黄昏;为了将和解的事情告知堇,葵前往了堇所在的码头。谈话的过程中,堇又再一次地提到了自己对“波纹”的观测,多多少少察知到堇对这个世界有非同一般的见解的葵,趁势提出了关于暑假的疑问——在捱过气氛凝滞的一瞬间之后,堇又再度转圜过去,留下让葵自己寻找答案的暗示后兀自离去。




                            葵再度于梦境中见到了那首布满铁锈的沉船,在清醒过来、来到走廊后,葵突地看见站在庭院里的黑与白的身影。为弄清暑假的真相,葵急忙跟在两人身后,追随两人一路赶至了学校的正门前。仿若早已知悉葵的来意一般,不待葵亲自开口,黑白两人便在擅自延展开来的对话中做出了“波纹既世界所延伸出的可能性”的解答。葵尚还处于懵懂之中,背后传来的巴的声音便夺去了葵的思考,恍然回神之际,黑白两人也已不见影踪。葵只得将黑白的事情压在心底,奉陪巴前往图书馆。


                            回复
                            21楼2019-02-22 04:15
                              于图书馆中,两人偶然撞到自图书馆书库中出来的堇。初初得知到书库的存在的葵,心想或许能得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而向堇提出参观书库的请求,结果却被堇爽利地拒绝;原本一直依顺着自己的巴也暧昧地阻挠起葵参观书库的意图。在手毛脚乱地应付着靠过来的巴的同时,堇落寞的神情陡地撞进了葵的眼帘。


                              夜晚,当葵准备入眠的时候敲门声却突然响了起来。但接着传来的,却并非是巴而是堇的唤声。破门而入的堇明显有些异常,虽然察觉到了这一点,但葵还是防范前被堇抢先按倒。跨坐在葵的身上,堇唐突地提出了“要和葵开始交往”的请求,结果却遭到葵的断然拒绝;堇的双手在下一刻攀附上葵的脖子,随着堇逐渐倾注力气,葵的意识陷入混懵之中。

                              第二天清早,葵从自己被杀噩梦中惊醒。在接下来的早饭中,葵从巴的口中得知到木叶也同样做了噩梦。葵在走廊上喊住木叶,询问起噩梦的详情,并因而知晓了木叶的梦的内容是月乃的死。


                              经历过这真实到令人心悸的噩梦后,葵愈发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异常。为知晓真相,葵再次前往了与黑白初次相遇的树林。葵顺利与黑白相遇,并从两人手中得到了“连通世界的秘密的钥匙”,但是钥匙尽管被交到了葵的手里,其用途却并未被两人告知。葵只好揣着疑惑,暂时回到了宿舍。


                              回复
                              22楼2019-02-22 04:16


                                回到宿舍的葵思索起钥匙的用途,结果却毫无头绪。葵数日来的苦恼被巴看在眼里,尽管没有直接过问葵苦恼的缘由,但巴还是尽自己所能地在一旁关怀着葵。处在不安之中,对家人的信赖使得葵忍不住想要去试着依赖巴;但是,身为兄长的自尊最终还是使葵缄住了口。


                                宿舍中怀揣烦恼的并不止葵一人。当葵仍在思索着噩梦的真相及钥匙的用途时,牵挂被噩梦所苦的木叶的月乃,又向葵提出了希望他能与木叶交好的请求。尽管葵想要助月乃一臂之力,但他自觉还是不要插足进两人中间比较好,并因而拒绝了月乃的请求。


                                回复
                                23楼2019-02-22 04:17


                                  葵持续着对钥匙的调查。除此之外,葵也因残留在脑袋里的暧昧的记忆而愈发警惕起堇的行动,却发现她时常会做出诸如利用隐藏的小径秘密造访图书馆、于不经意间说出带有明显恶意的言语等举动。而就在持续观察堇的过程中,葵也隐约察觉到了堇似乎对自己抱有某种异样的感情。而关于钥匙的来历,葵也终于在与木叶的谈话中找到了线索——从黑白的手里得到的钥匙,或许是图书馆书库的钥匙。


                                  钥匙与钥匙孔完全吻合,葵毫无阻滞地打开了书库的门。随之映入眼帘的,是昏黑的空间和层层堆叠、数不清数目的厚重书籍。在书本上,葵发现里面竟离奇地记载着关于自己在岛上的生活的全部——对这个暑假的各种可能性的不同版本的记述,而在每一种可能的最后,自己都会被堇杀死。


                                  走出书库的门后,葵发现图书馆的灯不知是被谁关上了。为了清醒头脑,葵走出图书馆来到外边,旋即在港口遭遇了堇——联想到图书馆被关上的灯,葵马上明白了自己进入书库的事情已经被撞破,继而向堇逼问起堇数度杀死自己以及向自己告白的理由。眼见真相已被撞破,堇不再隐藏自己对葵的怨恨。她反复咕哝着“我和你到底有哪里不同”,同时拽住了葵的双臂,将呆然无措的葵推进了海底。


                                  回复
                                  24楼2019-02-22 04:18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葵发现自己又安然无事地躺回了房间的床上;但是自己再度被堇杀死的光景却历历在目。为了弄清真相,葵悄悄跟在另一名钥匙的持有者——月乃的身后来到书库。明白葵已经知道了书库的事情后,月乃心知无法再隐瞒下去,终于向葵说出了这个世界的真相——葵等四人所处的世界,并非是真实的世界。而是为了推算出某个正确答案而用量子计算机创造出的、模拟演练的世界。为了使某件事情导向正确的答案,作为主导者的月乃与堇两人维持着世界的运行,使其始终在这个暑假中反复。每当一个世界走向错误的答案时,月乃和堇就会将世界终结然后重启。在月乃一方,正确的答案是“使木叶接受体弱的月乃在进行量子计算器研究时死亡的现实”。因此每次木叶都会从“月乃死去的梦”中惊醒的缘由,实际是因为接受不了月乃死亡而崩溃造成的世界重启。但是关于堇,就算是月乃也不知她带葵进入模拟演算的世界的缘由、以及寻求的正确答案到底是什么。


                                    得知了世界的真相后,尽管每次死亡都会导致世界重启,但葵依然尽可能地警戒起了堇。可和葵相反,被撞破真相的堇却仿佛因此打消了继续杀死葵的念头,而是有意无意的以友善的态度接触起了葵。在树丫上关于梦蝶的谈话;在图书馆内涂鸦的作弄;在海边游水之时,堇更是替惧水的葵救出了意外溺水的巴。在持续着对堇的观察与警戒的过程中,隐约萌生出的情愫亦变得愈加明悉,葵渐渐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堇。




                                    回复
                                    25楼2019-02-22 04:20
                                      一日,堇将葵约去了港口、打算向葵表白一切。葵也终于因此得见到了葵的真心——憎恨着葵的堇为了实现对葵的报复而将葵拽入了虚拟演练的世界,报复的形式是令葵爱上自己后再背叛他,以此轻贱葵的自尊。但是——那却也并非是堇的本心,无论怎样伤害葵,无法臻至正解的虚拟世界也无法终结,反倒是堇自己在不断重复的世界中爱上了葵。但是,自幼年起便被所有人嫌弃、无法得到任何人喜爱的堇却根本无法想象葵也会喜欢上自己,单方面地放弃了与葵相恋的可能,徒余下不断发酵的仇恨与嫉妒,以及因此而滋生的自我厌恶。可堪待告白结束,葵便拥住了堇、道出了自己本心。两人在港口相拥而吻,仇怨与憎恨消解,取而代之的是坚笃而忠贞的爱恋。


                                      回复
                                      26楼2019-02-22 04:21
                                        在与堇持续交往的过程中,葵又开始了调查起“正确的答案”,在得到了黑与白“两人名字与植物学名有联系”的暗示后,葵再一次前往图书馆调查起来。跟随目录的索引,葵马上就在植物图鉴上找到了巧合到不可思议的植物名字——葵堇(Aoisumire)。
                                        被忘却的过往猛然间窜进脑海,剧痛游走于大脑之中,仿若被因扼住脖颈而窒息一般,葵在图书馆失去了意识。


                                        再度醒来的时候,葵却发现堇正微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植物图鉴也被翻到了不相关的页码上,葵不禁疑惑——刻意把书页翻看的堇究竟是在隐藏什么?所谓的“葵堇”又是象征什么,可无论怎样思索,脑中记忆的断片都无法再拼接起来,葵只得暂时作罢,并离开了图书馆。


                                        回复
                                        28楼2019-02-22 04:22
                                          夜晚,葵偶然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与自己同衾而眠的堇仍在酣睡。因为一时的好奇心作祟,葵怜爱地撩起了堇一直覆盖着面颊的一绺前发。可是,呈现在头发下的堇的面容,却让葵的头脑在一瞬间被惊愕渲成空白——那是张与自己别无二致的脸。堇被葵的动作惊醒,在发现自己的面容被堇揭露出来后,惊恐的堇猛然间大叫起来,并将措手不及的葵一把推到了房门外。宿舍的众人因响声而聚集过来,可无论如何叫喊,堇都没有再将紧闭着的房门打开。
                                          心知自己必须有所行动的葵再次来到了书库,寻找关于“正解的世界”的线索。可无论怎样搜索,葵都没能从书库中的书中找打答案。可阴差阳错,妹妹巴找到的绘本却意外地牵动了葵过往的记忆。葵将绘本待会了房间,在重新阅读的过程中,自己的记忆终于复苏——在幼年时被父亲从岛上带回来的用头发遮住面容的女孩,以及在更早以前,自己曾为她读过绘本的、“另一名妹妹”。


                                          回复
                                          29楼2019-02-22 04:23
                                            在因堇的内心的波动而降下的雨幕中,葵在庭院中寻找到了堇,向她袒露出自己终于回想起来了的过往——葵和堇曾是双子的兄妹一事。无处可逃的堇也终于鼓起了勇气,讲述出自己的一切。


                                            随着父母的离异,葵和堇被迫分离、分别跟随着父亲和母亲。可在母亲再婚后,身为拖油瓶的堇马上就开始被继父嫌弃。为了开始新的人生,堇的母亲为堇办理手续,让堇来到两人的父亲执教的学校上学。堇与父亲在学校内相认,无法把女儿放置不管的父亲有意在学院里照看着堇,并在暑假临近时邀请堇去往了葵所在的新家。可在介绍堇时,他却为了不影响家庭间的和睦而隐瞒了堇的真实身份。遭到背叛的堇蒙受了巨大的痛苦,又将痛苦转变为对葵的嫉妒和仇恨,甚至曾经还扮成过葵的模样,因而才有了巴“遇见了扮作哥哥却不是哥哥的人”的记忆。长大后,堇在岛上偶然遇见了在转学时遭遇海难事故的葵,因而萌生出利用模拟世界报复葵的念头,这也就成为了模拟世界诞生的源头。


                                            回复
                                            30楼2019-02-22 04:24
                                              随着两人袒露心扉并重新确认了对对方的爱意,正解的世界终于开启;另一方,因葵和堇的经历而受到鼓舞的木叶也决定接受月乃的故去。在登上那艘被月乃放置在海底的、预备离开这个世界的船前,葵与黑白两人作别,并最终从两人口中听取了她们真实的身份——两人是曾被堇抚养的幼猫的灵魂,为帮助堇解开心结而乱入进了虚拟的世界。


                                              在现实世界中,葵终于与真实的堇相会。携手沐浴着朝日的晨曦,在再度确认了对方的心意后,两人终于决意与漫长的暑假作别——并共同迎接崭新的季节。



                                              ——End——


                                              回复
                                              32楼2019-02-22 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