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回复贴,共1

《天行九歌之天赐福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个坑,还是转发。内容好像是偏爽文,cp天泽x毒哥艾米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0 07:30
    简介:
    ——奴隶没有资格拥有家园,百越会重新站起来。
    ——一个等待很久的人,往往会索取更多。
    ......
    小小的打了个哈欠,看着房顶上面色深沉的男人,艾米尔揉了揉眼睛,“天泽阿锅,下来次火锅了~”
    PS.
    1.天行九歌同人,cp百越太子天泽,主受,艾米尔是个毒太
    2.喜欢就看,不喜欢还请悄悄离开,不要让我知道就好啦
    3.作者水平有限,ooc会有,金手指会有,主角略万人迷
    4.为爱发电,不v不上榜,缘更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历史衍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0 07:31
      第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0 07:32
        知道是谁随便乱放阵法,等他出去了一定要狠狠的告上一状。
          
          鼓起来的小脸上还沾着草叶,脏兮兮的拳头被攥紧,艾米尔凶巴巴的低头,仿佛地上就是那个将他害到这里的人一样。
          
          忽然,熟悉的感觉从远处暗色的光芒中传来,艾米尔睁大了眼睛,却只来得及看见深蓝色长发的青年被人用铁链绑住欲要带走。
          
          冰雪在火光之中格外显眼,里面的两个人就这么出现在眼中,艾米尔看着一身血色红衣的男人抬手间便冰冻三尺,被绑住的那人身上更是飘着许多蛇头骨,更加坚信这是幻境了。
          
          举手投足之间便有如此巨大的威势,要么是幻境,要么是他在做梦。
          
          长老们都去过中原,那些中原人之中也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人物,这肯定都是假的。
          
          匆忙扔出去一个追踪蛊,眼睁睁看着那个身上气息异常熟悉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再哪儿感受过的人被带走,艾米尔让呱太再走远些,决定等这些中原士兵都走了就跟过去。
          
          他总感觉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应该和那人有关系。
          
          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天之后,那些士兵终于撤走了一部分,艾米尔一直躲在山壁之下,如果不是有双生蛇王给他带回来的果子,他恐怕就要饿死在这里了。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双生蛇王,他才终于想到那人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熟悉,灵蛇的气息,那和阿青阿白没有太多区别啊!
          
          把五毒宝宝都召唤了出来,确定了周围除了自己没有一个活人,又想起那被抓走的深蓝色长发男人,艾米尔想了许久,脑海中终于浮现出一种可能。
          
          他可能是被女娲大神选中过来拯救神使的,身上有灵蛇的气息,那个男人肯定是神使。
          
          身躯比呱太大了不少的双生蛇王迅速在废墟中划过,到艾米尔身边后才低下头吐着芯子说着什么。
          
          四周没有了那些令他恐惧的血色,变小了几岁的艾米尔不再去想那些忽然出现的士兵,只是陷入自己的思绪无法自拔。
          
          不知道从大蛇口中听到了什么,小小的孩子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可恶的中原人,竟然敢抓走女娲大神的神使,太不把我五仙教放在眼里了!”
          
          艾米尔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既然被女娲大神选中到这里来,他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些中原人,敢动他们的神使,等着被呱太钻被窝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0 07:33
          第二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20 07:34
            苗疆各部落图腾各不相同,但是大部分都供奉着女娲大神的神像,其中五仙教弟子对其更是尊崇。
              
              敢动他们的神使,那些中原人是忘了以前的教训,忍不住想见识见识他们五仙教的毒蛊吗?
              
              虽然他毒经刚接触了一点皮毛,但是控虫之术异曲同工,毒蛊不分家,他也不是全无攻击力的弱小娃娃。
              
              那些中原人将神使抓走了,他来到这里一定是要拯救神使的,就是这样。
              
              艾米尔磨了磨牙,很快又斗志昂扬了起来,也不抱怨这几天只吃了些果子,足尖一点坐在呱太脑袋上便顺着追踪蛊留下的痕迹而去。
              
              他们要去拯救神使了!
              
              百越的深山猛林之中,得胜的韩国士兵在周边安营扎寨,丝毫不惧可能到来的反扑。
              
              这些百越贱民已经被他们屠戮殆尽,哪儿有能耐再反扑?
              
              火光依旧在闪烁的废墟之外,艾米尔躲着中原人的营帐,身边只有呱太和双生蛇王。
              
              不知道那些中原人把神使大人带到了哪儿,竟然连追踪蛊都快没了感应。
              
              感受着追踪蛊微弱的回应,艾米尔拍了拍呱太的脑袋,吹了声口哨就朝着那边而去。
              
              虽然看上去胖乎乎一副笨拙的模样,呱太的速度也没比双生蛇王慢多少,一路上蹦蹦跳跳和玩耍一样,但是就算是这样,一脸走上好多天艾米尔也很累了。
              
              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长老们以前也说过,中原人胆子小,如果让他们看到五毒宝宝们就糟糕了,他们已经走了那么久,肯定已经到了中原人的地界儿,不能吓到别人。
              
              为什么跑那么远,不知道赶路很累的吗?
              
              胖乎乎的小孩儿瘪了瘪嘴,一身的银饰都仿佛黯淡了下来。
              
              也还好艾米尔知道躲着人,如今韩楚联兵共平百越叛乱,他这一身独特的异族服饰,只怕让人看到就会被抓走卖去当奴隶。
              
              蔫蔫儿趴在呱太脑袋上,艾米尔看着在附近晃悠的双生蛇王,再看看荒芜一片除了枯树什么都没有的野地,“阿青阿白,你们确定是在这里吗?”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就算有追踪蛊带着他们穿过了不知道多少座城池,艾米尔也只是找了个大概的位置,幸好有双生蛇王在,神使大人是女娲大神的神使,同族之间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感应,不然他们也找不到这里。
              
              狡诈的中原人,竟然把神使大人藏了起来。
              
              午后的阳光温暖明媚,但是“温暖”二字和荒芜一片的阴森野地没有半点联系。
              
              有些焦躁的吐了吐芯子,双生蛇王在周围绕了一圈又一圈,那个气息近在咫尺,但是他们就是找不到。
              
              安抚了一下暴躁的甩尾巴的两条大蛇,艾米尔捏了捏自己的肚子,“你们慢慢找,我去找点吃的,一会儿就回来。”
              
              然而话音刚落,不远处警戒的风蜈便竖起了身子,艾米尔脸色一变,瞬间将所有的宝宝收了回来躲在不远处的石头后面。
              
              似曾相识的黑甲士兵提着食盒出现在视线之中,艾米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看着他们在一旁的石头上敲了几下,随后长长的通道便出现在石缝之间。
              
              这些中原人竟然将神使大人藏的这么隐蔽,这样阿青阿白怎么可能找到入口,他们又不会钻到地底下。
              
              再次在心里骂了一句狡诈的中原人,趁着入口还没有消失,艾米尔足尖一点翻身滚了进去,身上的银饰在月光下闪过细碎的光芒,很快就随着入口一同消失在石缝之中。
              
              那两个士兵很快就又拎着食盒走了出来,黑暗中只有幽幽的火光闪烁着,衬着黑咕隆咚的通道无端令人发慌。
              
              石头门开合之间带来一阵轰隆声,里面更是时不时传来铁链碰撞以及男人粗重的呼吸声,艾米尔瞳孔一缩顾不得害怕,直接冲着里面而去。
              
              他感受到神使的气息了!
              
              握紧了手中的虫笛,看着被众多锁链帮着的高大男人,艾米尔狠狠的跺了跺脚,可恶的中原人,竟然敢这么对待神使大人,女娲大人会惩罚他们的。
              
              过来查看的士兵刚走,眼前就又有了动静,天泽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眼前要哭不哭的小孩儿时明显愣了一下。
              
              “你是谁......”
              
              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艾米尔眼眶通红看着饱受折磨长发披散的男人,“神使大人,艾米尔一定会救您出去的!”
              
              神使大人?
              
              皱紧了眉头看着艾米尔,天泽眉间带了几分不耐,沙哑的声音紧跟着再次响起,“不管你怎么找过来的,现在,离开这里!”
              
              长长的蝎尾银饰垂到后腰,下身尚有布料,上身全然只有银饰覆盖,如此装扮在这小孩儿身上不显俗气,却带了几分来自山野的灵气。
              
              百越族中亦是豪放洒脱,但是却没有如此精致的物件,这小孩儿究竟是何来历?
              
              白亦非手下能人不少,连他都没能躲过去,这小孩儿既然能找到这里,身上自然有些本事,百越蒙此大难,人手不能再折损。
              
              阴森的囚牢之中,被锁链困住的男人双目血红,四肢僵硬冰冷,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身体里蛰伏的蛊虫更是令他无时无刻都处在剧痛之中。
              
              毒蛊缠身,不得解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0 07:34
              山洞壁上的火盆闪烁不停,双生蛇王停下了磨锁链的动作,两双竖瞳幽幽反光,皆看向了锁链中心的天泽。
                
                比蛇瞳更加冰冷的血红色眸子丝毫没有退缩,天泽抬眼看着身躯庞大的双生蛇王,“带他离开这里......”
                
                阿青吐着芯子蹭了蹭旁边的兄弟竖瞳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长的奇奇怪怪的兄弟在说什么?
                
                尾巴缠在锁链上朝着天泽滑去又很快滑了回来,阿白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啊!
                
                看上去冰冷瘆人的双生蛇王,实际上心智还不如呱太成熟,并不知道这一点的天泽直视着两双竖瞳,愈发忍不住心中的暴躁。
                
                沾血的拳头被紧紧的攥了起来,被束缚住行动的百越太子咬紧了牙关,再过一会儿便是蛊虫发作的时候,到时候这孩子再不走,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一双眸子愈发深沉,天泽周身冷意四散,仿佛寒冬腊月一般令人难以承受。
                
                “我再说最后一遍,滚出去!”
                
                不远处,看见地上食盒里简陋的饭菜,艾米尔嫌弃的将盒子推到角落里,然后挥挥手将自己的仙王蛊鼎放了出来。
                
                一边往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食材一边小声吐槽着神使大人的坏脾气,被吼了好几声的艾米尔已经当做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只是一边往鼎里放着东西一边瞄着天泽的脸色。
                
                神使大人肯定是因为被绑在这里没法出去所以才这么凶,等待会儿他想出来怎么把人救出去,神使大人肯定就不会凶他了。
                
                这么想着,适应能力超强的艾米尔站在呱太脑袋上拿着一柄不知道哪儿拿出来的大勺子,捞出来一个蝎子感觉能吃了之后便讨好的朝着天泽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神使阿哥,过来吃火锅,吃饱饭才有力气挣开锁链......”
                
                被不按常理出牌的艾米尔弄的没脾气,天泽闭眼眼不见为净,一手抓紧了缠在手臂上的锁链忍着再一次汹涌而至的痛意。
                
                久久没有听到回应,艾米尔从呱太身上下来,看着身体颤抖的天泽愣在了原地,“神使阿哥?”
                
                “滚——”
                
                气息不像最开始那般平稳,天泽试图躲过艾米尔的视线,虽是一身狼狈,却依旧有着属于他的骄傲。
                
                发现了天泽的不对劲,艾米尔也顾不得他的火锅了,虫笛轻鸣声中,紫色的光芒幽幽而出,转而落到了天泽心口。
                
                ——寒蚕冰丝凝霜露。
                
                将冰蚕种进天泽体内,看这人脸色有些好转,艾米尔蹬蹬蹬跑过去脸上满是担忧,“神使阿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缓过一口气的天泽感受着体内再次蛰伏下去的蛊虫,更加确定心里的猜想了。
                
                神使大人没有回答,以为他身上还有他没找出来的蛊虫,艾米尔捏了捏虫笛,紧跟着施放了圣手织天。
                
                小心的探查着天泽体内的情况,艾米尔的脸色很快沉了下来,小小的孩子抿紧了嘴唇,看上去非但不吓人,反而让人更想将他抱进怀中。
                
                捏紧了虫笛磨了磨牙,艾米尔后退了一步,有人在他神使阿哥身上放了蛊虫,愚蠢的中原人,不知道他们苗疆五仙教是玩蛊的祖宗吗?
                
                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小孩儿,一直恶言相对的天泽终于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不是神使,我是......天泽。”
                
                眨了眨眼睛看着自我介绍的神使阿哥,艾米尔没多纠结,绷紧的小脸很快灿烂了起来,只是眉眼弯弯紧跟着说道,“天泽阿哥,我是艾米尔,那是呱太,这是阿青阿白......”
                
                指了指在火锅旁蹲着的呱太和缠绕在锁链上的双生蛇王,艾米抖了抖身上的银饰将一直没有出来的缩小版风蜈圣蝎天蛛放到地上一个一个介绍了个遍儿。
                
                天泽:......
                
                这小孩儿是不是有点儿太实诚了!
                
                介绍完之后,感觉锁链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天泽也没办法走太远,艾米尔喊了一声呱太然后迈着小短腿把仙王蛊鼎搬了过来,“天泽阿哥,我们来吃火锅吧,已经煮好了,对身体很好的,”
                
                一会儿吃完了火锅,他再和阿哥身体里那只小虫子较量。
                
                看着鼎里泛着紫色光芒的各种诡异毒虫,再看看艾米尔亮晶晶的眼睛,天泽脸上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住,“......你自己吃吧。”
                
                他不惧各种毒虫毒草,但是如此诡异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被拒绝了的艾米尔小脸垮了下来,蹲在天泽跟前一动不动,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他做的火锅可好了,寨子里的阿妹吃了都说好!
                
                鼎里诡异的汤汁冒着泡泡,露出来的蜈蚣腿蝎子尾极其醒目,只一眼就足以让人惊倒在地。
                
                但是拿着勺子的小孩儿好像习以为常,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碗筷一边鼓着脸吃着一边幽怨的盯着自己,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一般。
                
                默默的转移了目光,天泽自嘲的摇了摇头,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阿锅,尊的不要次吗?”眨着眼睛看着旁边的天泽,艾米尔盘着腿抱着碗,可怜巴巴的模样和旁边鼎里诡异的毒物格外不相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0 07:35
                不紧不慢将碗中的东西全部咽下去,感觉到身体内涌出的阵阵暖意,天泽也知道了艾米尔方才说的对身体好不是随便说的。
                  
                  体内的蛊虫一点儿也不敢动弹,身体好似恢复了最强的状态,这些毒物做成的食物何止是对身体好那么简单。
                  
                  待两人都吃饱了,艾米尔将鼎收了回去,然后板着一张小脸看着天泽,“天泽阿哥,你别动,让我看看那个小虫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将手边的锁链拉的远了些,对于这个傻乎乎将所有意思都表现在脸上的小家伙儿,天泽难得没有过于防备,盘腿坐在那里便示意艾米尔随意来。
                  
                  虫笛低鸣,很快,体内的蛊虫再次有了动静,天泽额头渗出了冷汗,握紧了拳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把藏在心脏之中的神秘蛊虫弄出来,艾米尔的情绪有些低沉,“这是子蛊,还有母蛊在控制,我没办法将他弄出来......”
                  
                  不过,就算不能将蛊虫弄出来,艾米尔也得到了不少信息。
                  
                  此蛊喜寒,母蛊距此不过百里,而且......以血炼蛊!
                  
                  蛊虫种类千千万万,炼制的法子也大不相同,艾米尔自己见过的就足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以血炼蛊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但是,母蛊对子蛊控制的如此之强的可不多,炼出这一对蛊虫的人肯定是个高手。
                  
                  脸色苍白看着艾米尔,天泽勉强咳了两声,“无妨。”
                  
                  白亦非为了锁住他而放的蛊虫,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被破了。
                  
                  感觉自己特别没有用的艾米尔:好气哦!
                  
                  跺了跺脚还想再拯救一下自己的形象,艾米尔刚想说着什么,外面忽然又响起的石头搬动的声音。
                  
                  天泽脸色一变,不知道该让艾米尔和身躯不小的五毒躲到哪里的时候,只见几道紫光闪过,五毒宝宝们缩小的身躯已经缠到了艾米尔的手腕之上。
                  
                  眼前的小孩儿似乎知道自己不能被发现,匆忙留下一句话后足尖一点踩在自己肩膀上旋然一跃,跳到半空中之后,竟是化作一只漂亮的蝴蝶便消失不见了。
                  
                  消失......不见了......
                  
                  感觉自己担心的有点儿多的天泽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红衣侯爷,扯了扯嘴角靠在石壁上恢复心情。
                  
                  雪衣侯、血衣侯......
                  
                  呵呵!
                  
                  他们两人,说不准谁更可怜。
                  
                  幽暗的囚牢之中,浑身带着寒意的白亦非迈步而来,一双冷冰冰的眸子扫了一眼四周,而后闪过一抹莫名的意味。
                  
                  能压制他精心炼制出来的蛊虫,有趣......
                  
                  天泽的手下之中竟然还有漏网之鱼,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更有趣的是,这条鱼不躲着休养生息反而跟到了新郑,简直愚蠢。
                  
                  将目光从阴影处收回来,白亦非勾了勾唇角,而后居高临下看着被束缚的天泽,“我想要的东西你该清楚,怎么选择应该不用我教你。”
                  
                  妖异冷漠到极致的男人开口,低沉的声音像刀子般打到耳膜之上,明明是极其悦耳的声音却偏偏让人有种连血液都要被冻上的感觉。
                  
                  小心翼翼藏住自己,艾米尔睁大了眼睛看着对峙的两个男人,认出了这就是在他刚来时一挥手就弄出冰天雪地的家伙。
                  
                  这人身上母蛊的气息浓郁,这是那炼蛊之人。
                  
                  看艾米尔没有被发现,天泽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自己落到这般处境,罪魁祸首便是眼前这人。
                  
                  一言不发靠着石头,天泽睁开血色的眸子,眼底的恨意像毒蛇一样追着血色衣袍之人。
                  
                  然而,见多了这种眼神,白亦非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只是将方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天泽是个硬骨头他清楚,有怎么会想着这么几天就让人妥协。
                  
                  指尖微动化出些许冰晶,看着浑身紧绷杀意凌然的百越太子,白亦非笑的优雅,“机会给你留着,能不能拿到还要靠你自己。”
                  
                  冷眼看着自说自话的血衣侯爷,天泽微微抬头,深蓝色的头发划过脸颊凌乱的散在耳边,“呵呵——”
                  
                  看着那双红色的瞳孔中毫不掩饰的嘲弄之意,莫名讨厌这个颜色的白亦非手掌攥紧,下一瞬,束缚着天泽的所有锁链都动了起来。
                  
                  铁器和石头移动产生的巨大摩擦声中,小小的惊呼声一闪而逝,在嘈杂的背景下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没有放过这点儿动静的白亦非眼中趣味更浓,连身边萦绕的冰晶都多了些。
                  
                  原本留着些许活动余地的锁链一点点抽回石头之中,身材高大的男人很快以一种任人宰割的姿势出现在眼前。
                  
                  “你的手下死的死伤的伤,能找到这里来,不知道是哪位忠心耿耿的家伙。”言语中的恶意昭然若揭,白亦非控制着母蛊活动,甚至饶有兴趣的在山洞顶上做出了一盏精致的莲花冰灯,“你说,看到堂堂百越太子这般狼狈的样子,接下来会如何呢?”
                  
                  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缓缓说着,白亦非微微眯起眼睛,上扬的嘴角甚至让身边的冷意都消散了少许。
                  
                  然而,假象终归是假象。
                  
                  剧烈的疼痛从心脏蔓延至全身,天泽下意识的蜷缩身体,却被锁链锁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0 07:35
                  不行了,楼楼要睡觉觉了,一晚没睡,就看漫画和写帖子了,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20 07: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0 0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