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日山吧 关注:1,609贴子:1,689
  • 28回复贴,共1

【南山cp】沙海之青山依旧,南风微凉by叶笑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南山cp】
沙海之青山依旧,南风微凉
by叶笑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19 21:46
    文案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尹南风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一种禁锢,更是一层枷锁。
    我用这个名字和张日山纠缠了一生,我原以为我们就像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彼此错过一生。
    有时我就在想,是不是只要放下了、忘了,我就还能做回那个潇洒恣意的尹南风。所以,我试着学会放下过往。
    可是命运总是捉弄人,拨乱了命盘。
    我原本都已经放下,想安安心心的做我的尹老板,却又不得不拾起那颗破碎的心,重新去爱。
    当我不再是我,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cp尹南风&张日山
    晋江首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19 21:47
      第一章 旧事重提(一)
      我从一出生便“没了”父母,姑奶奶尹新月给我的解释是他们有苦衷的,是身不由己,但唯一一点他们是爱我的。
      而我的名字——尹南风,就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听老一辈人说,我父亲名叫西洲,我母亲很爱很爱他,他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情比金坚。巧的是,偏就有那么一句诗戳中了他们的心窝窝,于是我就叫了尹南风。
      可二十几年的血雨腥风,叫我看透了人性的薄凉。他们在这场情里,有几分算计,又有几分真心,而我,不过是他们阴谋诡计中的产物。可笑啊,所有尹家人都觉得他们是真爱。
      更可笑的是,当时小小的我偏就信了他们的鬼话,以为他们是真的爱我,也许在某一天就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到我的身边,弥补我缺失的爱。
      可我盼了二十八年也没有盼到,便冷了心,断了对他们的念想,自己独活。
      有时我就在想,既然不爱,他们为什么还要生下我,让我承受烈火焚身,替他们赎罪。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却从一出生就深陷泥潭,无法自救。
      可笑又可悲!
      我儿时觉得姑奶奶是我晦暗人生中的一丝曙光,所以我努力地“抱住”她,害怕被抛弃。我努力地学习知识,努力地练习武功,在尹家一众同龄人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名与利,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尹老板。
      可是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仅仅是那一丝丝的温暖。名与利与我来说,不过是浮云。
      虽然,我知道姑奶奶不过是为了尹家、为了新月饭店的未来,才对我这么好的。可是我并不怨她,毕竟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在姑奶奶去世后,那个说话奶声奶气的尹小姑娘就已经死了,活着的是那个不择手段的尹老板。
      我被残酷的现实磨平了棱角,变得世故圆滑,可我不怨。
      想要在这肮脏的尘世中活下去,就要将自己变成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只有这样,才能我为刀俎,人为鱼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9 21:47
        第二章 旧事重提(二)
        我从三岁起就跟在姑奶奶身边,习武、上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权谋之术更是不在话下。用姑奶奶的话来说,我天生就是块经商的料子。
        可是这好使的脑子,也给我惹了不少的事端。三岁到二十八岁,从这个阴谋圈子跳到另一个阴谋圈子,同族陷害、对手挑衅比比皆是。可惜啊,全都成为了我的手下败将。
        七岁,我见到了那个想托付终身的男人,张大佛爷也就是我姑爷爷身边的副官——张日山。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我觉得说的就是他。
        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虽然我也见过不少帅哥,各种各样的美男不说见过千个,怎么也是个两位数,可偏偏被他恍了心神,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我最爱他那一双眼眸。当他望着我时,我可以从他的眼中看见星光万千,仿佛我拥有了全宇宙。那一点爱的情愫就在那时悄悄种下。
        八岁,姑奶奶尹新月在医院的病床上,将我托付给了张日山。我记得那时,她用苍老的声音对张日山说:“副官啊,我就要去找启山了,今后的一切就要拜托给你了。”说着,她看向了我示意我过来,而后用她那粗糙但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我的小手,说:“我此去算是解脱,可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南风啊。副官,从今往后,南风和新月饭店就拜托你了,请你尽全力保护他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19 21: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9 21:52
            【章后语】
            在我心中,南风真的很伟大,成了人人闻风丧胆的尹老板,可她心中那唯一的温柔都给了张日山,只可惜神女有梦,襄王无情,她的付出最终得不到回应。
            或许对于活了一百多年的张日山来说,梁湾这种大胆,直白,活泼,偶尔犯二的姑娘,更能激起他心中的涟漪,让他有一丝烟火气息。
            但我心中南风是独一无二的。
            回忆大概三章,然后我们就开始剧情了,小虐马上要上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19 21:52
              隔壁搬文,叶子希望大家可以看的开心,什么问题意见都可以提,每一条消息都会认真回复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19 21:54
                所以说沙海的编剧脑子进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3-05 17:12
                  更新啊!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10 00:54
                    咋不写了呀,继续更新呀,喜欢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21 00:22
                      通知:
                      因叶子临近中考,学业繁忙,为了考上理想的高中,暂时停笔。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们七月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30 13:11
                        加油楼楼,等你回来,高考加油哦!


                        回复
                        13楼2019-06-05 02:57
                          快到七月份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9 18:15
                            等文中@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0 21: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6 00:58
                                我也喜欢南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10 16:35
                                  一起扛起南山大旗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10 16:35
                                    求更新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9 13:58
                                      第一章【戏幕起】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
                                      公元2015年,新月饭店。
                                      堂里,二楼。
                                      顾星苑坐在梨花木雕的太师椅上,一手支着头,一双桃花眼清澈而不失精明,只不过那精明劲儿都被一双金色嵌边儿的圆眼镜挡了住。
                                      她借着地势,居高临下地看着楼下的戏台子,纤细白嫩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木质扶手。
                                      “你穿上凤冠霞帔,我将眉目掩去,大红的幔布扯开了,一出折子戏……”浓妆重彩的背后是张什么样的脸,华丽戏服里又缝着怎样的故事,她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儿。
                                      顾星苑将目光从戏台子转向右手边与她同座的男子身上。
                                      时光仿佛偏爱于他,纵使百年,他的脸也从未变过。依旧是眉如墨画,脸庞棱角分明。
                                      手敲木质扶手的声音低沉有序,也一下一下的敲在她的心上,提醒着她今天来的目的。她敛了敛眼,藏住那一闪而过的思绪。
                                      漫不经心地说:“张老板,我大老远地跑来这儿,可不是为了听这一出儿戏。”
                                      张日山拿起梨花木桌上的茶杯,掀起白瓷青盖撇了撇茶沫子,轻呷一口,笑着说:“顾老板不喜欢吗?”
                                      “我是个商人,商人重利,不谈红尘风雅,您觉得呢?”顾星苑看向他,随后冲着身边的秘书摆了摆手。秘书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张老板,这是这次合作的合同,所有的细节明细都在这上面了,还请您过目。合同是一式两份,如果您觉得没问题的话,我们今天就签了吧。”
                                      张日山轻笑:“看来顾老板对这次的合作很有信心啊。”
                                      她看着张日山,说:“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张日山用一刻钟的时间看完了厚厚的一份合同,签了字。
                                      由此,顾星苑和张日山的合作正式开始。
                                      他们二人的博弈也就此展开,无论是商场,还是……爱情。
                                      顾星苑端起青瓷茶杯,泯了口茶,开口:“既然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有些话我也就直说了。张老板,什么时候能为我引荐一下这新月饭店……幕后的操盘人?”
                                      及此,张日山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自从五年前有人向他传信,说尹南风身死国外开始,总有人隔三差五的来打探虚伪,全都让他打太极似的挡了回去。
                                      同年,他在国外的线人查到尹南风已经从所就读的学校提前毕业,而且所有痕迹全被抹除,无从追寻。
                                      从那刻起,他就意识到“它”已经把魔爪伸向了置身事外百年的新月饭店,纵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它”无外乎认准了这一点。
                                      敌在暗,他在明。
                                      而他也用了五年的时间,让尹南风这个名字渐渐淡出人们视野,让她成为了传说中的人,而他自己成了新月饭店明面儿上的老板。
                                      如今大海风浪未起,静影沉璧,偏偏有人还记得尹南风,这是巧合,还是……有意而为之呢?
                                      张日山不动声色“怎么,顾老板是觉得我不够格吗?”
                                      “怎么会,张老板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可做生意,讲的不就是一个诚嘛。”言外之意就是张日山瞒而不报,根本没安好心。
                                      谈话的结果可想而知——不了了之。谁也没从谁嘴里撬出东西,千年的狐狸都狡猾的狠。
                                      话说那边,顾星苑出了新月饭店也没着急回下榻的酒店,而是望着新月饭店那四个龙飞凤舞气势磅礴的字出神,眼神似是怀恋,又似痛恨。
                                      转身坐进车里,等新月饭店消失在她视野时,她对旁边坐着的一个黑衣男子冷冷地说:“查。别惊动了那些老狐狸。”
                                      黑衣男子点头“是!”
                                      与此同时,张日山也发消息给声声慢,叫她仔仔细细地查那个叫顾星苑的女子的生平。
                                      不知怎的,他总觉得,顾星苑身上有着一丝熟悉的味道,时间久了他竟有一点想不起来了。
                                      他们……好像在哪见过……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此刻,张日山竟然有些期待他们下一次的见面了。
                                      只是下一次,他能知道些什么呢,而那未知,又是他敢面对的吗?
                                      ———————————————
                                      真正的长大,也许就是你终于开始学会一个人流泪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03 00:55
                                        在这里说一下,前面几章为了配合剧情,叶子将它们及后续作为南风小姐姐的回忆不定期掉落。
                                        另外叶子携文从jj逃跑去LOFTER,改了个新笔名叫公子扶苏。
                                        最后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我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03 00:56
                                          @李硬硬🌈 ,更文啦,小可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3 09:24
                                            戏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这厢,顾星苑刚回到酒店,就接到了一个名为“吴大导演”的电话。
                                            她接听电话,点开免提,又将自己狠狠地摔进沙发里。
                                            玩笑着开口:“吴邪大导演,有何指示?”没错,吴大导演就是吴邪,吴家的小三爷。
                                            吴邪也不恼,在电话那头颇为平静地道:“从杭州来京城了,没有见到你想见的人吧。”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被他说成了肯定句。
                                            顾星苑最讨厌的就是吴邪这副嘴脸,就好像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控范围一样,如同上帝给人救赎。如果可以她真想给他一个爆栗。
                                            可惜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是啊,想见的人没见着,不想见的人……却是见着了。”
                                            说着,她起身走到酒柜旁拿了一瓶红酒,一个高脚杯。又转身走到茶几边,开了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动作麻利,一看就是经常这么干。
                                            她戴着这张人皮面具,一戴就是五年 。五年了,尹南风“死”了五年,顾星苑就“活”了五年。
                                            有时候她竟忘了自己究竟是谁,是尹南风,还是顾星苑?
                                            果然啊,就像人说的那样,面具戴久了,就分不清那个是自己了。
                                            “沙沙沙”的声音早就顺着手机传到电话的那一边,不过吴邪并不打算打断她,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她。等到她没了动静才开口。
                                            “没见着你自己,见着了张日山。”
                                            “是啊。”顾星苑呲笑一声。
                                            “还没放下吗?”
                                            “放下,说得简单。这么多年的感情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放下的?都快十年了,你不是也没放下吗,吴邪。”她叹了口气,灌了自己一口红酒。
                                            其实他俩都一样,不愿意放过自己,都将自己困在了漩涡里。只不过,有人拽住了吴邪不放手;而她,一个人溺死在了蔚蓝的深海。
                                            那句话戳中了吴邪的心,让他一下子想到了小哥,那个外表冷冰冰却护了他一路的男人。
                                            他们……竟有十年未见了!
                                            “是啊。我们都一样。”语气是顾星苑未听过的轻。
                                            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在此刻,将自己血淋淋的伤口展示给了对方。
                                            “抱歉。”她诚恳地说。
                                            “高高在上的尹老板何时学会低头了,真是折煞在下了。”知道是吴邪有意为之,可此刻她却不想回嘴。
                                            也许是今夜的夜色很美,也许她也是局中人。
                                            嘴架打够了,伤口展示够了,也该回归正题了。
                                            顾星苑摩挲着杯脚,问吴邪“你说,‘它’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竟然放过了这么个好机会。”
                                            既然“它”能造出那么多的吴邪,就也能造出一个尹南风来。棋下了千年,她不信新月饭店和她不在其中,如今这般少了尹南风,倒是有趣的很。
                                            “你觉得呢?”和聪明人说话只需点到为止。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狩猎。一步一步打乱猎物的计划,看着猎物自己掉进陷阱。
                                            不过,怕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吴邪不知在何时挂断了电话。
                                            屋里陷入了沉默。
                                            她看着窗外的圆月。
                                            记得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她终于鼓足勇气对张日山说我爱你。是的,是我爱你而不是我喜欢你。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自己的,哦,他说南风啊你还小,还不懂什么叫爱。
                                            她……其实懂得。
                                            顾星苑仔细描摹这自己这张“脸”的轮廓,很柔美。
                                            与她自己的脸不同的是,这张脸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安逸,而她总是让人觉得妖艳。如果不是生在尹家,她也会是这样的吧。
                                            ————我是萌萌哒的地点时间分割线————————————
                                            新月饭店。
                                            张日山坐在书房里,无意识地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他要好好地想一想最近这几件事。
                                            为什么新月饭店突然要和八竿子打不着的顾家合作,而那个叫顾星苑的女人为什么浑身透着诡异,她又为什么提到尹南风,一个消失五年的人。加上吴邪和第十家人越来越大的动作,他不得不多想,毕竟有时候多走的一步会为他赢得先机,这么多年他就是这样走过风风雨雨的。
                                            他突然觉得有些烦躁,总觉得遗漏了一些细节,可一时又说不上来。
                                            张日山手一抬,碰到了一个木制品,那是一个相框,里面是尹南风十八岁时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笑容明媚而灿烂,那时她笑得最好看的一次,也会是此生唯一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4 16:17
                                              张日山眼里闪过连他都没有察觉的失落“南风啊,你究竟在哪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有许多人深爱着对方而不自知。
                                              就像张日山在新月饭店的房间都是尹南风亲手布置的,无论是风格还是摆设都是他喜欢的类型,就连他穿的衣服绝大多数都是尹南风选的。
                                              而尹南风总觉得自己在吃饭这件事上是从来都不挑的,吃什么都无所谓。可张日山却知道她喜欢吃甜食,不喜欢姜的味道,所以总是吩咐厨子菜要有甜口的,要有不放姜的。
                                              可两个人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般田地呢?要怪就给这命运、这世道吧。
                                              说张日山不在意尹南风,怎么会呢。可也止步于在意,没有到喜欢更没到爱。而这在意在他心里也只是因为尹南风是他看着长大的。
                                              人们总是会为了得到一些而放弃另一些。
                                              就像张日山,就像尹南风。
                                              可人们也会因为自己的自负而付出代价,就像……张日山。———————————————————————————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一切都和设想的刚刚好。想一个人的时候,刚好他就跑来找你;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刚好也喜欢你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04 16:20
                                                【2019七夕无责任番外】


                                                  硝烟散尽,前尘旧事尘埃定。  

                                                破局重生,狂沙淘尽是归途。————————————————————    

                                                  2019年,沙海计划结束的第四个年头。    

                                                  2019年,十年之约守约的第十四个年头。    

                                                  这一年,那个眼神淡漠背负一切的人回家已经四年了。    

                                                  这一年,那个翻越千山万水渐失天真的人终于无邪了四年。    

                                                这一年,黑瞎子和解雨臣在一起已经四年了。

                                                  这一年,尹南风和张日山历尽重重磨难,终于在一起了。   

                                                  这四年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发生,而令人最开心的就是尹南风和张日山迈过了各自心中的那道坎儿,走在了一起。    

                                                  今天,是七夕。  

                                                  张宅里的佣人全都放了假,该过二人世界的过二人世界,该吃狗粮的吃狗粮。    

                                                  张日山一早儿就扎在了厨房,准备大显身手,给尹南风做一顿好的补补身子,因此也没着急叫醒她。

                                                  清晨的阳光射进窗子,给人带来了世间的温暖。张宅里静悄悄地,看不见一个人影儿,只能听见厨房里隐隐约约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直到暖暖的阳光照在尹南风的身上,赶走了睡意,她才睁开眼伸了一个懒腰,慵懒地起了床。

                                                  时光惬意,竟让她忘了半生风雨。如果搁在三十岁的她身上,一定不会预料到三十四岁的她,会跟最爱的人过着她最喜欢的生活,平淡而安逸。  

                                                  被磨平棱角的她,喜欢上了一睁开眼就能看到爱***子。即使未来难测,但她知道,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愿意护她平安,伴她左右,走过风风雨雨。  

                                                  洗漱完的她,穿着真丝睡衣走出了卧室。还未走到客厅,她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一下子就勾起了她的馋虫。  

                                                  尹南风悄咪咪地走进了厨房,从后面拥住了张日山,闭上了眼,感受他身上的温度。  

                                                  “醒啦。”  

                                                  性感而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弄得她耳朵痒痒的。  

                                                  张日山放下手中的家伙事儿,转身抱住了她,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一吻。随后,眼尖的他就看见尹南风竟然光着脚站在地上。白皙纤细的纤足映进他的眼底,激起阵阵涟漪,只是她的身体刚有好转,他也不敢做什么。  

                                                  他弯腰一把将尹南风抱起,来了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到客厅放在沙发上,让她坐好,又拿了一双拖鞋给她穿上。  

                                                  理了理她鬓间的碎发,张日山无奈道:“怎么又不穿鞋就乱跑,你的身体才刚有好转,还不能着凉。”  

                                                  “我一着急就给忘了,再说不还有你嘛。”尹南风笑得像个孩子。  

                                                  “着什么急,我人都是你的了又跑不了,”他转身又走进厨房,口中还不忘叮嘱“桌子上放着牛奶,还是热的,记得把它喝了,菜一会儿就好了。”  

                                                  尹南风拿起那杯牛奶,手里感受着它的温度。 

                                                  人是她的,多好呀。可差一点,人就是梁湾的了。这个人,她失去了多少又放弃了多少,才能站在他的身边。  

                                                  还好,一切.....都值得!  

                                                  很快,菜就被端上了桌,色香味俱全,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增。 

                                                  这顿饭吃得让人心生感慨。

                                                  算一算他们竟有十年没有好好在一起吃过一顿饭了,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坐着给对方夹菜,没有算计,没有较量。  

                                                  张日山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尹南风,庆幸自己守住了那张照片上女孩子明媚而灿烂的笑容,往后的日子他会加倍对她好。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如此……便好!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  

                                                  吴邪不再是道上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吴小佛爷,而是那个傻白甜并存的小天真。  

                                                  他等到了那个像神一样的男人,那个男人会用自己的一生去护他天真无邪。  

                                                  未来的日子无论是什么样的,只要有他在,吴邪就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斗天斗地。  

                                                  解雨臣也可以在各种压力当中承受很多他自己不愿意承受的东西时,做出很多他不愿意做出的选择时,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  

                                                  因为无论是谁欺负花儿爷,黑瞎子总会想方设法的替他欺负回去,当然吴邪除外,谁让他打不过张起灵呢。  

                                                  我们啊,总是在一个又一个不经意间去回望过往: 

                                                  我们笑过往的天真无邪;哭过往的满身伤痕;谈过往的爱恨情仇。  

                                                  在某时某刻,你会发现,其实我们向往的岁月静好就是现在,就是:  

                                                  你未老,我未走。  

                                                  你在等,我还在。————————————————————

                                                  十年相思 苦苦追忆

                                                  千山万里 还有你

                                                  十年如诗 流传千世

                                                  两心相惜 十年间

                                                  十年晨曦 露水点地

                                                  繁花似锦 一句点  

                                                  

                                                  PS:

                                                  迟来的七夕特辑,苏苏第一次写,也不知道甜不甜,如果不甜,后面再补上。(原谅某苏甜这种元素天生缺失,千万不要打我!!!!)

                                                  把今天当成八月七号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08 21:09
                                                  好棒,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9 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