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76贴子:1,715
  • 17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32話 忘却的五人、再次会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被度婊疯狂吞,咱也没办法.......话说这一话作者居然没有用“....与.....”做题目了?这不作者啊。还有,本话内容跟标题没有一点关系.....


回复
1楼2019-02-16 23:38
    以下为正文,试试看能不能发出来


    回复
    2楼2019-02-16 23:39
      根据精灵鸟的引导让火龙下降,先让米拉露卡朝着吉恩·威森布特躲的地方前进。然后就这样,我朝着威森布特的房子飞去。


      让火龙降落在贵族宅邸聚集的地区之外,跳下。在事前调查过的房子里,那宽阔的前庭中,现在正是要进行凶杀的时候。


      基尔希和几个部下,手臂被向后拘束着,并排跪坐着。在他们的背后,有一个手持处刑刀的男子。


      站在基尔希眼前的,是穿了豪华的衣服的秃头老人。那双眼睛冰冷,嘴角浮现出扭曲的笑容。


      “你们通敌贝尔贝基亚军,威胁吾之威森布特家以获取不正当的利益。基尔希,吾原以为你是吉恩忠实的仆人,没想到你是一只狡猾的母猫”


      “唔……!”


      “啊啦,别动。如果动了,就下达命令,把头砍掉。基尔希,给你最后的机会吧。那个愚蠢的儿子已经逃走了,想要成为吾之奴隶来工作吗?如果宣誓忠诚的话,就饶了你”(译: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啪嚓,老头腰断了..)


      “等、等等,泽比亚斯大人!那么,我们呢……呜呃!”


      只有基尔希被赦免,听到了那个言词的部下提高了声音,不过,被泽比亚斯部下的男人踢了一下,陷入了沉默。


      “什么时候让你开口说话了?吾只会入手拥有实力的人才。而你们这帮家伙,想要找到多少的替代品,都是可以的”


      “怎么会……啊,如果不是我说了基尔希队长放走了盗贼的话,你就……”


      “但也没有改变你这家伙逃跑的事实吧?认为告密者会受到厚待,真是厚颜无耻”


      “啊……该死的……!”


      基尔希被部下的告密,在泽比亚斯面前被揪了出来。理解了事情经过了——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我考虑如何救出基尔希。


      没什么难的。但是,泽比亚斯的部下只有一个人,混杂着算是A级战斗评价的剑士。如果那家伙动起来瞄准了基尔希,稍微落后一步她就会丧命。


      为了万无一失的工作,我看了一下那个身影。首先引开A等级的剑士,之后——。


      (用什么方法呢?那个老头,希望不要你因为过于惊讶而死去。)-----(译:是“用什么方法”而不是“怎么办”,难道男主你是有一万种让那个老头惊讶而死的方法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护基尔希的身体,最有效的手段还是发动强化的魔法吧。


      回复
      3楼2019-02-16 23:39
        本来强化魔法并不是赋予食物的,那是我后来编织出来的手法,原本在战斗中进行强化伙伴就是基本的基础。


        隐藏起来魔力波动,谁都没有注意到,我强化了基尔希。但是仅凭这一点,训练还不够。基尔什的强化是为了慎重起见,还有应该对敌人施加的魔法——于是,在准备阶段要施加的魔法完成了。


        我选择了另一个魔法,到现在为止练习了好几次。虽然在米拉尔卡面前显得过于拙劣,但已经确认了可以实际发挥的效果。


        基尔希被允许抬起头,抬头仰视着泽比亚斯。也许是她被捕获时抵抗了吧,原本绑着的头发解开了,嘴唇上也渗出了血——是被打了。


        “我……我不认为我有哪里做错了!泽比亚斯·威森布特!你做的事总有一天会暴露在白日之下!如果我在这里死去,一定会有人……!”


        她完全没有屈服。没错,哪里都没有屈服的必要。


        维尔莉娜说了。基尔希应该对自己的选择感到自豪,这就是银之水瓶亭向她索取的报酬。


        合同被履行了。那么,我们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将完成基尔希的委托。


        泽比亚斯原本是平静的,但是对于基尔希的反抗,愤激得难以言表。


        我知道他接下来给出的答案——让处刑人去工作。对泽比亚斯来说,想要基尔希的理由与拉格是一样的,作为女性来说是很漂亮的吧。


        “……吾将罪人捕获,洗刷亲人的耻辱,饱含断肠之痛而进行处刑。能理解吗!”


        “哼……!”


        尽管如此,基尔希还是没有失去双瞳里的光芒。即使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她也决不会屈服。


        处刑人高举一把明晃晃的刀。


        然后,当正要挥下的时候——我让『两个魔法』同时发动。


        (——『战斗力出借与精神强化(sprite lighting)』——以及『战斗力下降与精神缩减(sprite reduce)』!)


        “啊……!?”


        处刑人停止了行动。然后刀没拿稳,晃来晃去地因为破坏了平衡而倒下了。


        “啊,太重了……喂,剑,突然……!”


        “喂,你在干什么!吾说了要你杀人!喂,是吾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的吧,格兰斯!”


        “——处刑什么的,应该是裁决坏人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已经开始行动了——就是这个,自己显出身姿是最有效率。在A等级的剑士处理被拘留的基尔希他们之前,拔出剑向他们砍去。


        回复
        4楼2019-02-16 23:40




          回复
          6楼2019-02-16 23:42
            看过米拉露卡后,我一直在想,能不能我也用那种方法。


            除了她以外,没有人能使用空间展开魔法吧。因为一直都在看着她,所以知道她所有的本领都是很难学过去的吧,『通百艺穷一生』的我除外。


            ——『限定歼灭型六十六式·粒子断裂阵』——


            泽比亚斯伸出剑——看似已到达我的身体。


            “怎么样……吾在这种地方结束不了……决不……”


            “不,已经结束了。然后,再也不会开始”


            “什么……啊、啊……!”


            泽比亚斯的剑变得破烂烂,像黑色的炭块一样崩落了。失去武器的泽比亚斯瘫痪了,只是用看怪物的眼睛看着我。


            “剑、剑啊……这家伙、魔族……真是魔族啊。魔族进入了王都,想侵略国家!”


            “不要侮辱魔族。我知道比你更有自尊的魔族。不,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自尊。卖国的家伙,说自尊之类的话太可笑了”


            “……唔、唔……!”


            泽比亚斯死不认输,口吐着泡沫想说些什么,但那已经无法不构成话语。


            由于过于愤激,泽比亚斯失神了。剩下的部下谁都没有战斗的能力。因为受到『战斗力下降-精神缩减(sprite reduce)』的效果的人,没有一定的强度连握武器都不能的那样弱体化。


            “想带着主人逃跑,不如说是残酷的事实吧。给我老老实实地被抓住吧”


            没有人说话,也无法点头,已经没有力气违抗我说的话了吧。


            我解除了对基尔希他们的束缚。解开了的基尔希的手臂被绳勒伤了,血渗透着,对他们全体用了『治愈之光』。


            “这道光……是回复魔法……”


            “噫、噫……我不是坏人!全部都是基尔希队长……呜呃!”


            告密的基尔希部下,带着惩罚的意义我让他吃了一记手刀,使之昏了过去。


            “还有人背叛了她吗?”


            “……不。即使其他人中有持有这种想法的人,这也是因为我的不道德(译:指她告发公爵叛国的事)造成的”


            “那、那种事……”


            “基尔希队长,对不起……我,只是在想,你会不会成为泽比亚斯的部下,抛弃我们……”


            基尔希的三个部下,抱歉地说。但是基尔希笑着说。


            “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确实觉得这样也许能得救……但是,比起屈服于那个老人,还是死了好,这样的心情占了上风。仅此而已”


            “队长……”


            本来,基尔希是被他们仰慕着的吧。而让那个信赖关系变得可笑的是,命令他们做不见得人的活的吉恩,和只打算利用然后扔掉的泽比亚斯父子们。


            回复
            7楼2019-02-16 23:43
              大概是米拉露卡也顺利完成了任务吧,精灵鸟横穿过天空,后面是骑着火龙的米拉路卡飞过了。


              “啊,那个……戴假面的人。为什么,帮助了我们呢?”


              因为戴着面具的话声音被伪装起来了,基尔希没能注意到我的真面目。


              她在等着我的回答——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被俘虏时被破坏了的她的衣服,脱下穿的夹克让她披上了外套。


              “啊……但是,非常抱歉,直到您这么担心为止……啊”


              “不,别在意。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转过身去。之后叫来王都的官员,让他们来给基尔希处理这件事。如果是她的话,应该能有条理地传达事情吧——如果还是很麻烦的话,就有借助科迪力量的必要了。


              “戴、戴假面的人……啊,无论如何,至少把名字……!”


              “我的名字啊。就算自报姓名也能忘记,所以不用自报家门”


              那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我绝对不想在舞台上出现自己名字——这次自己工作算是例外的措施。


              无论是向她本人的辅助,还是给予公会人员指示,还有就是在酒馆喝酒的醉汉,都不需要自报姓名。


              因为没必要——正因为如此,我在这里戴上了假面。


              “我是『假面救助者』里的第五人。希望你能记住”


              “哈、是……!绝对不会忘记这份的恩情……谢谢你,『忘却的』勇者大人!”


              “啊……!?”


              “勇者?……那个男人?”


              “从帮助我们的意义上来说,不就是勇者吗?”


              对于基尔希的话,部下们都随意地接受了,但我多少有些动摇。(译:(偷笑中)大家应该还记得男主的外号是什么吧——“忘却的迪克”)


              难道说,知道了吗——不,在哪调查了银之水瓶亭公会会长的名字是迪克·希尔瓦吗?因为是被那样正式的记录着,是可以查的明白的,不过。


              和她达成了委托带入的银之水瓶亭,迪克·希尔瓦,还有假面救助者,她把这些联系起来了吗——但是,太故意找茬也扫兴吧。


              基尔希是会保守秘密的。如果不能遵守的话,我希望通过维尔莉娜,在成功报酬上追加这样的条件。


              『假面救助者』是与本公会无关的、守护王国的集团。


              即使被他们救了,那也是与本行会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想那样预先叮嘱好。


              回复
              8楼2019-02-16 23:44
                施工完成


                回复
                9楼2019-02-16 23:45
                  我又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7 00: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7 00:20
                      后宫+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17 00:34
                        感謝翻譯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2-17 01:28
                          感謝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17 03:24
                            敏感的女人基尔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7 06:51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7 20:0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2-17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