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8,276贴子:1,388,908

【纵剑行侠•文】莫道不识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前在微博发过 后来坑了 但是现在又想重新写
先来讲一下内容概要:从盖聂入秦开始,结尾可能是帮助嬴政平乱吧 当然如果心血来潮可能会写到嬴政称帝
更文不定期
这个要看脑洞啥时来 当然也要看有没有人看文 没人看我也懒得写
楼下放正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16 23:22


    时年盖聂正值年少,自玄虎一试后,受师父鬼谷子恩准,乃可自行游历他国,已成功业。盖聂已游历山东六国,但均不合其心意。

    这一天,天降大雪,寒霜刺骨。盖聂策马而立,西向而望,不一会儿的功夫,睫毛已是结出了冰霜,但却见他越发笃定起来。

    “驾!”

    终于,盖聂挥起马鞭,朝着咸阳奔驰而去。

    盖聂先是路过了一个小村庄,他四下环顾,但见白雪皑皑,村民偶有走动,往往只是几个小孩四处嬉笑打闹。他见一户人家门梁似比其余人家高出些许,料想这应该是官士人家。便上前敲门。

    不一会,见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

    “你是谁?”

    “在下云梦学子,敢问主家可是里正大人?”盖聂抱拳施礼道。

    小孩并不知道云梦是何地,只是后半句他听得清楚。他扭头冲着屋子叫喊道:“爹!爹!有人找你!”

    “来了来了!”屋里的人回话道。

    盖聂见此人近前,便是深施一礼。

    “在下见过里正大人。”

    那理正摆摆手,言道:“哎,礼数太大了。”

    “从哪里来啊。”

    “在下从云梦山而来。”

    也不知理正知不知道云梦在何处,只听他又道:“哎,那可远了!”

    说话间,才发现盖聂还在屋外站着。理正当即一拍手道:“糊涂了糊涂了,快请进。”

    “给您添麻烦了。”

    盖聂也不急于进屋,只见他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又是跺跺脚,这才进屋。

    盖聂刚一进屋,又听得理正一嗓子叫道:“婆子,有客人来。”

    见那妇人已年过半百,但却满面笑容,正从楼上下来。她刚下来,就看到盖聂浑身湿漉,两鬓青丝仍在滴水。一看就是冒雪而来。也不知是不是出于女性的本能,这妇人一见面就是嘘寒问暖。

    “这大雪天的,小先生肯定冻坏了吧,来,烤烤火。”

    “多谢里正夫人。”

    盖聂走到炭火跟前,搓手取暖。却见妇人笑笑,又道:“小先生也该将衣服烤烤,来日好赶路啊。”

    “里正夫人说的是。”

    见盖聂正卸外衣间,妇人已是拿了一套衣服出来。

    “这是我大儿子的,看合身不。”

    盖聂穿上后,却也恰好合身。那妇人瞅着也是高兴,觉得自己拿的衣服可真合适。但衣服穿上,却唯独不见妇人所说的大儿子。

    “敢问理正夫人,您的大儿子现在何处?”

    “他啊,前年当兵去了。”

    “今年可能就回来了。”

    妇人又聊一会,问道:“小先生远道而来,饿了吧。”

    她也不等盖聂回复,已是叫了小儿子。

    “娃!烧水!”

    她自己也是,准备饭食去了。

    饭食完毕。

    里正问道:“客要去哪啊?”

    “咸阳城。”

    里正听后,虽不明盖聂去咸阳何事。但却连说了几个好字。

    “咸阳城好啊,去那必有作为啊!”

    盖聂也是,和里正聊天甚久。也是基本熟悉了目前的情况。

    两日后,见风雪小了,盖聂辞过里正一家,赶往咸阳去了。

    此时的秦国,嬴政虽为君王,但实际权力仍在相父吕不韦手里。虽说吕不韦外人而已,但毕竟权力乃在嬴政母亲——赵姬手里。赵姬哪懂什么朝局势力,左右不过是得了消息再与吕不韦商量罢了。

    嬴政早已有夺权之心,但眼下秦宫明争暗斗,他虽贵为君王,但也不可确保顺利。只得是做韬光养晦战略。

    此日嬴政孤身一人,出宫而去。先前也是报给了吕不韦,吕不韦只当嬴政少年心性,想出宫玩耍,便不曾理会。

    但令嬴政万万不曾想到的是他此日出行,竟遇几名刺客。嬴政手中的剑还未出手之际,那几人已是被打倒在地。嬴政再看,他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少年。看他模样,或是还没有自己大。

    “多谢相救。”

    “不必言谢。”

    “少侠凌厉,敢问师从何门?”

    “师从鬼谷。”

    嬴政自然知道鬼谷,想当年,秦惠文王启用鬼谷弟子张仪,以连横之术破解六国的合纵之术,可为为秦国立下了不小的功劳,细想起来鬼谷派的弟子也都是惊天动地的人物,如今此人也是鬼谷弟子。嬴政暗想,眼下朝局之中,我之人手远弱于相父,此人我必得之!

    只见嬴政再次施礼道:“今日是先生有恩于我,他日我必有报答!”

    嬴政再不说话,他昂首阔步,往来时的地方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16 23:26
      小耳朵,我想看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6 23:32
        顶顶给蠢格呐喊助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17 00: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17 08:2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2-17 10:12
              感觉没几个人看 不想写了 今天下午再发一节存稿 如果还是没多少人看 我就删帖好了 反正我写的也挺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17 10: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7 11:29


                  盖聂虽是初次见到嬴政,也不知对方究竟是谁。但盖聂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此人有王者之风,绝非等闲之人。

                  盖聂没想到的是,第三日,他路过一个客栈,却是被人叫住。这客栈名为“如醉客栈”。地处偏僻,比不了车水马龙的闹市。

                  “先生可是盖聂?”

                  “正是。”

                  不知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把自己的行踪摸的一清二楚。

                  “盖先生里屋请,我家主人在此等候多时了。”说着,那人便在前面带起了路来。

                  “嗯,有劳了。”

                  盖聂随着店家指引,已是来至里屋。

                  原来,这请他来此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三日前的那个着一身黑色锦服的男子。

                  “这是我家主人。”一旁的仆从介绍道。

                  盖聂见过很多人,像这等如龙光之气的人也还是第一次见到。此人未出声,却有一股霸者的威严之气迎面而来。

                  此人不简单。

                  盖聂也是行了一礼。“在下盖聂。”

                  只见嬴政挥了挥手,示意仆从退下。

                  “先生何必客气,请坐。”

                  “我要先谢过那日的相救之恩啊。”嬴政作揖道。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盖聂回道。

                  “先生乃是习剑之人?”

                  嬴政朝着盖聂的佩剑看了一眼。要说这佩剑,其实也普通的很,毕竟盖聂此时并无名气,哪里有名剑之说。

                  “在下不过略学几年,懂些皮毛罢了。”

                  “先生过谦了,先生若不嫌弃,我想看一下先生的佩剑。”

                  盖聂自然不会嫌弃,他将剑递给嬴政。见嬴政将剑拔出,继而又摇摇头。

                  “此剑普通,配不得先生,他日若有好剑,我定献与先生。”

                  嬴政并无食言,因为多年后,他的确将天下第二的名剑——渊虹赠与了盖聂。

                  “先生师从鬼谷,不知因何习剑?”

                  “修心而为,以还天下太平。”

                  “先生志向不小,不知有何去处?”

                  “适时而动。”

                  “当今局势,乃大争之世。先生既然师出鬼谷,又为习剑之人,若七国各为利剑,以为孰长孰短?”

                  “剑有长有短,本是各有特色,难分高低。但若修不得体,是为废剑。”

                  “如何为不得体?”

                  “以国为例,若君臣不一心、民心离散,则功业不可成。若无国章、天道失常,则功业亦不可成。”

                  “不知先生如何评价秦国?”

                  “民风彪悍不失法度,淳朴却十分开化,不出几年,天下必为秦国所有。”

                  嬴政听盖聂如此夸奖秦国,不禁大喜起来。

                  “只是......”

                  盖聂继续说道:“在下听闻当今秦王虽为君王,实则大权并无掌握,若如此发展,国无宁日。”

                  这话自然是戳到了嬴政的痛处,不禁叹了一声。他是多想使剑出鞘,夺取大权啊。

                  也不知盖聂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他又道:“剑若出鞘,必有动静。若无把握,即便是怒而出鞘,也无果矣。”

                  显然盖聂的意思是让他耐心点。

                  “敢问先生,可有何法?”

                  可嬴政心急了。那激动的心情不用言表,光是从嬴政的眼睛里就能看出。

                  盖聂却不急于说论,只是问道:“阁下还没告诉在下自己的身份呢。”

                  “我是这里的老板,不过与几个达官贵人有点往来罢了。你可以叫我尚公子。”

                  嬴政没有说实话,盖聂自然也没有答话。

                  “先生不信?”

                  只见盖聂霍然起身。

                  “盖聂自来秦国,必是决心为秦王所谋,而秦王却几经试探,如今仍是不肯实情相告么!”

                  自打盖聂第一次见到嬴政的时候,也想的是此人必然是秦宫之人,却没想到是秦王,直到嬴政问政的时候,盖聂才下了定论。

                  但见秦王亲自前来,盖聂心下也必然激动,可自己几番询问,秦王都不肯告诉自己实情,也是另盖聂不免有些生气。

                  嬴政本是心里打不定主意,毕竟不知盖聂会不会为自己所用,因此才几经试探。眼下看来是误会了。他赶紧起身,三步两步走到盖聂席间,双手将盖聂按回座位。

                  只见嬴政对着盖聂深鞠一躬。

                  “先生勿怪,嬴政这就向先生赔礼了。”

                  果然所料不错,盖聂见君王向自己赔礼,哪有继续坐在这里的道理。盖聂急忙站起,还施一礼。

                  “秦王客气了,在下不过卑贱草民,劳烦秦王亲自下架,在下心里不安。”

                  这下两人又坐回了席位,然而这次一谈,便谈到了深夜。

                  “先生可愿辅助寡人,一统天下。”

                  这话并不是询问,而是肯定。嬴政这句话,犹如压顶之势,极尽霸道之感。

                  盖聂也不糊涂,只见他下了席子,正正衣襟,神色凝重,又跪下身去。

                  “盖聂多谢王上知遇之恩,盖聂定当辅佐王上一统天下。”

                  说罢,一头重重的磕到了地上。

                  然而盖聂哪里会想到,若干年后,自己居然成了叛逆份子!

                  嬴政见此,是急忙将盖聂拉了起来。

                  他对着盖聂又施一礼。

                  “眼下朝局不稳,我看先生对剑颇有研究,如若不弃,嬴政愿拜先生为剑术师父。”

                  也是,若给其他官职,只怕吕不韦怀疑,剑术教师这个身份,刚好可以应付。

                  盖聂还礼道:“承蒙王上抬爱,盖聂定护王上周全,以统天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7 11:34
                    我证明我看了,假如你弃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17 11: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17 12:34
                        14楼的文章被隐藏了 大家可以点开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7 13:59


                          盖聂入秦时乃是冬月,这不,多日后刚好是上元佳节,秦王嬴政在宫中宴请群臣。盖聂自然也是在座之一。

                          秦人威猛,酒量自然也是不错,不仅自己好酒,也喜好劝酒。然而盖聂坐在那里,既不说话,也不饮酒,无非就是盯着歌舞看看,愣愣神。

                          “臣敬大王。”说话间,吕不韦举杯道。

                          “仲父客气。”

                          嬴政一饮而尽,仆从自然又为他再添一杯。只见他再次举起酒杯,道:“寡人敬仲父一杯。”

                          “岂敢岂敢。”但是吕不韦并没有推辞,也是饮了杯中佳酿。


                          “大王,上元佳节,臣敬大王一杯!”

                          嬴政举杯,示意过后,一饮而尽。

                          这位敬酒的臣子正是上次挡住盖聂去路的将军,他敬完嬴政后,又举杯去与别人碰杯,很快便来到了盖聂这里。

                          “盖大人这次总不能不给面子了吧。”

                          他还在对上次的事耿耿于怀。

                          “哎呀,盖大人的杯中怎么没有酒啊。”

                          盖聂无奈,只好拿起旁边的酒坛为自己斟酒。

                          却不想被这汉子挡住了。

                          “这酒盏太小,不痛快,换个大的来。”

                          不多时,将军便拿来了一个大碗,替盖聂倒了满满一碗酒。

                          盖聂当时虽然不常饮酒,但料想也没什么事。他一碗过后,见这位将军似乎仍想为他灌酒。便道:“将军已酒过三杯,不可再喝。”


                          “罢了罢了,不饮就不饮吧。”将军意犹未尽的坐回了座位。

                          再看盖聂,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一曲舞闭,又是另一个将军站起。

                          “大王!这节目怎么全是舞啊,唱啊的,不如臣舞剑为大王助兴!”

                          “好。”

                          李将军并没有一个人直接舞剑,而是……

                          “大王,盖大人也是习剑之人,恳请大王恩准,让盖大人与臣一同舞剑!”

                          只见嬴政还没有说话,就听得吕不韦说道:“如此甚好啊大王,两人舞剑总好过一人,况且臣还从未见过盖先生舞剑,不知今日可否一饱眼福啊。”

                          其实舞剑助兴并无不妥,只是约战之人并不是抱着助兴的目的去的。

                          “在下不过是略微学过一点皮毛,难登大雅之堂,丞相大人还是不要看了。”盖聂说道。

                          “盖聂!”

                          将军当即发飙。

                          “我说你酒也不喝,剑也不舞,你可真是扫兴!”

                          真是恶人先告状。

                          还是嬴政打破了僵局。

                          “先生随了大家的心愿吧。”

                          嬴政虽然不满吕不韦做法,但他也是真想看盖聂的剑术如何。平时都只是盖聂教学式的指点,可没见他和其他人一起舞过剑。

                          盖聂见嬴政这般说,自己再推辞恐怕不好,只得接受了邀约。

                          “将军,请。”盖聂抬手示意。

                          “哼。”

                          这将军倒是辛苦,几次攻击落空,再看盖聂,连剑都没有拔出。

                          可恶,这小子连剑都不出,自己却几次扑空。

                          这样下去不行。

                          “盖聂!是看不起李将军么,为何不出剑!”

                          不多时,又有两位将军也卷入了舞剑的行列。

                          这哪里是舞剑助兴,分明是要命。

                          那三个将军下手是步步狠招,但却被盖聂一次次的巧妙化解。

                          此时又见另一个习武之人似与吕不韦对了眼色,正要上场之时,只见嬴政有了动静。

                          ‘啪啪啪’嬴政拍手道:“我大秦能有诸位人才,实乃万幸。”

                          终于是结束了这场舞剑。

                          可恶可恶,本来是想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盖聂的,没想到盖聂没教训了,自己却丢了脸。虽然心里戳气,但不得不承认盖聂在剑术上的修为造诣,倒也是心服口服了。

                          但这次舞剑后,也有不少同僚对盖聂刮目相待。

                          “不想盖大人有如此好的剑术,真叫人震惊。”

                          “这才是真人不露相啊。”

                          一时间,赞美的话不绝于耳。

                          “不敢。”盖聂抱拳回应。

                          接着,群臣又纷纷向盖聂敬酒。

                          盛情难却,盖聂也不好意思推脱,一盏喝下。

                          在喝到第三盏后,盖聂再也不敢多喝,摆手推辞。

                          “虽说咱们秦国臣子喝酒是三杯为限,但是盖先生并无官职,不用受约束。再者,前面那几盏都喝了,怎么不喝我的啊,瞧不起我么?”

                          “对啊对啊,还有我。”

                          “实在是不敢多喝。”

                          “那这样吧,盖大人若是把这碗中之酒喝下,从此我等再也不对盖大人灌酒。”

                          “这就是为难在下了。”

                          说着,朝嬴政看去,好像想让嬴政救自己一把一样。

                          “先生是该锻炼锻炼酒量了。”

                          这话让劝酒的人更加来劲了。

                          大王你是认真的么?盖聂哭笑不得。只得端起了酒碗。

                          “不过……”嬴政又补充道:“明日先生还要教寡人剑法,这酒,就不要再喝了。”

                          “多谢王上!”

                          自然,众人也不敢再劝酒。

                          吕不韦见也无趣了,托辞说自己年迈要早些回去休息便离席了。回府后他思来想去,盖聂的确有些本事,如果要是能被自己所用就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7 14:51
                            @阳光蒲公英之约 写的文 还没写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17 15:01
                              我觉得我下节可能会写嬴政发怒 捅了盖聂肩头一剑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君臣要反击吕不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7 15:17
                                我聂真是一出手就不一般(嘚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17 15:20
                                  哇我期待的秦国篇给格子打call虽然我觉得天九里小师哥剧情不会太多,但阔以在这里看虽然天九里就设定我聂是剑术教师,但是作为纵横家不展示点其他方面怎么能让君臣信服了,看看秦时里大家都会尊称他为先生也就说在秦国多年这么多念积累起来的口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2-17 15:24
                                    不知道文文开头的里正夫妇和他们当兵的儿子会不会是伏笔其实我觉得聂哥有点识人的本事,也许在救下政哥的那时就感觉出来这人不凡的气质;其实君臣之间有矛盾很正常,统一剑什么的想想有点刺激其实私以为俩人开始就有些不同观点挺好,为后来聂哥离开埋下伏笔,至于为什么在一起共事这么久是因为有共同结束乱世的目标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2-17 15:29
                                      格子,我看完了小师哥竟然没喝醉,差评还有就是我觉得小师哥和里正对话那里有点啰嗦,可以删减一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17 16:34
                                        那个将军是谁?李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17 19:1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7 19:18
                                            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7 19:46



                                              新年过后,各方面都有了新的发展。秦国的日益壮大让山东诸国甚是害怕。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他们是不会喜欢的。因此楚、赵、韩、魏、燕五国联合起来进行了对秦国的攻击。可惜被秦兵打败,于是只能转头去攻秦国的盟友——齐国。

                                              齐国军队毕竟不如秦国,哪里敌得过五国联合?齐王与大臣商量,是紧急求助于秦国。嬴政当即便与大臣们商议了此事。

                                              “齐国为盟国,寡人岂有不救之理?”

                                              虽说五国虽然联合,但实则人心离散,就连基本的部署也没有。若秦国去救援齐国,必然可以冲散五国。

                                              “大王不可。”

                                              只见吕不韦上前劝阻。

                                              “我大秦刚经历五国攻秦,尚需调整,况且齐国远在东方,我大秦士兵即使奔赴过去也必是疲惫不堪,如何顺利帮助齐国啊?”

                                              “若不助齐,岂非让寡人背上背信弃义的骂名?”

                                              “大王请仔细考虑,若助齐,无非取得齐国信赖,若不助齐,五国即便分齐之土,却不知道他们要如何分食?”

                                              吕不韦的意思很明显,五国可以为攻秦而联合,也可以为一点土地而撕咬。嬴政仔细一想,的确是有些道理,但毕竟盟国都来求助了,不管总归不好。

                                              “不如这样,寡人只派我秦军中一小众人马可好?”

                                              “大王现在只派小众人马去解围,恐怕会另齐国多想啊。”

                                              很显然,吕不韦还是不赞成嬴政的想法。此时的嬴政已是有了怒气,他感受到自己在吕不韦面前,丝毫没有帝王的威严。他尽量压下了怒气,问向群臣:“各位爱卿以为如何?”

                                              “臣以为丞相说的在理。”

                                              “臣也以为。”

                                              “大王遵守约定,是为义,丞相不愿大王发兵是为秦国考虑。臣以为,丞相所言更为合适。”

                                              ......

                                              满朝之中,竟然十有八九都站在了吕不韦一方。嬴政见此局面,是再也压不下心中的怒火。他‘啪’的一掌拍在龙撵上,赫然站起身来怒道:“改日再议!”


                                              嬴政愤愤的离开了殿内,盖聂自然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到了偏殿后,压抑太久的嬴政是拔剑在殿内乱砍。吓的宫女、宦官们是跪倒一片,纷纷劝阻嬴政。

                                              “走开!都给寡人走开!”

                                              宦官、宫女其实巴不得等这句话,是赶紧退了出去。

                                              “你是不是也和吕不韦想法一样?”嬴政是突然向盖聂发问。

                                              “王上,您需要冷静。”

                                              “拔剑。”

                                              不知为何,嬴政突然命令盖聂拔剑。大抵是心情不好,想发泄吧。

                                              “请王上冷静。”

                                              “拔剑!”

                                              “连你也在违抗寡人的命令!”

                                              嬴政再不等盖聂拔剑,他是率先攻了过来。气头上的嬴政力道虽大,但剑法凌乱。若真交手,盖聂可以保证一招之内就能制服嬴政。但他此时却不能。盖聂只能左躲右闪,不断防御。但是躲闪的盖聂却令嬴政有些恼怒。嬴政知道盖聂剑术不错,如今只做躲闪,不做出击,这令嬴政觉得受到了轻视。

                                              “若再只做躲闪防御,寡人就治你藐视君王之罪!”

                                              防御不行,攻击也不行。盖聂无奈只能不做抵抗,不过他还是将身体微移。嬴政的长剑便正好在盖聂身体微移后避开了要害好刺进了盖聂的肩头。盖聂知道人在发怒时力气极大,因此他不得不用另一手握住嬴政的长剑,好不让剑继续再深入。他将长剑拔出后,肩上的血洞不断的汩汩冒出血来。盖聂捂住伤口,继续劝道:“王上冷静了么?”

                                              嬴政本不想伤害盖聂,但刚才在气头上,难免冲动了一些。眼看伤着了盖聂,嬴政是非常后悔,便急忙给盖聂道歉。

                                              “王上的心情,盖聂完全理解。但现在王上仍不可与丞相直接叫板。王上现在必须要做的就是——忍。”

                                              “先生所言极是,刚才是寡人太过冲动。”

                                              嬴政很快宣来了太医为盖聂包扎。虽说搬倒吕不韦实为不易,但嬴政真的没有想到吕不韦的人居然这么多。嬴政对此很是头疼。见太医包扎完毕离开,嬴政是赶紧对盖聂说道:“吕不韦人手太多,寡人认为,我们也要培育自己的人手。”


                                              盖聂似乎对此早有准备,他从怀中取出一物交给了嬴政,模样大小如同一张纸,只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些人员的名字。

                                              “这是?”

                                              “王上请看上述所列人物,如何?”

                                              “好是好,只是这些人都是丞相的人吧。”

                                              “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丞相的死尸,他们依靠丞相,不过是在秦国想夺取功名,因此两方关系并不稳固。”

                                              嬴政微微点头以是认可。

                                              “先生辛苦,先不必为此操劳,寡人允准先生休息三日,寡人也需一些时间来研究一下先生给的名单。”

                                              自然,刚才在偏殿发生的嬴政乱砍一幕是被人报给了吕不韦。吕不韦自然也不在意,只是对最后嬴政通了盖聂,又放了他三天假期的事情颇为有兴趣。他决定亲抽个时间亲自来和盖聂聊上一聊。


                                              收起回复
                                              26楼2019-02-17 21:41
                                                吕不韦要拉拢小师哥,小师哥会如何应对那。话说罗网现在应该属于吕不韦吧,会不会派杀手试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17 23:25
                                                  错字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18 00:04
                                                    顶。写得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8 00:34
                                                      一直不大喜欢看同人,是因为对于完结的作品,同人大都崩人设
                                                      对于未完结的作品,像格子这样会拔高我对正剧的期待,如果正剧情节设置一般,会让人很失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18 11:16
                                                        好在大叔还是爱护自己的,我握住了剑不让他刺的太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18 13:31
                                                          后来秦国去支援齐国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18 13:34



                                                            今日是盖聂休息的第三日,肩膀上的伤口也已缓和了不少,只是还是偶有微痛。但应该不碍事。盖聂这几日虽在休息,但却一刻没有停下。他时刻在琢磨着如何为嬴政培植人手的事情。

                                                            这天他正暗自想事情时,突然听得有人来报。说是丞相到了。盖聂自然起身前去迎接。

                                                            “不知丞相大人到此,在下有失远迎。”

                                                            “盖大人客气了,老夫不过随便转转。”

                                                            吕不韦进入盖聂所住之处,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周边的部署。所住之处较为简朴,但装饰却很精致,屋内摆设被安置的井井有条,看的让人很是舒服。

                                                            二人落座之后,吕不韦先是寒暄问道:“老夫听说前几日你被大王误伤,现在可好了?”

                                                            “多谢丞相大人关心,在下已经看过太医,并无大碍。”

                                                            “哦,那就好那就好。”

                                                            吕不韦其实并不关心盖聂的伤势,他只是话到嘴边而已。不过接下来的话或许才是他的重点。

                                                            “我看盖大人年纪轻轻,却剑法卓越,又得大王赏识,真是年少有为啊。”

                                                            “丞相大人谬赞,在下年纪尚轻,还有很多事都不懂。不比丞相大人可是秦国的中流砥柱。”

                                                            吕不韦摆手摇道:“唉,老了老了,还是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吕不韦寒暄一阵后,终于开始进入了他的正题。

                                                            “像盖大人这样的人才,如今在秦国却无半点官职,真令人费解啊。”

                                                            “要不这样,你来我门下做门客,老夫一定不会亏待你。”

                                                            吕不韦的意思其实非常明显,他在拉拢。盖聂自然明白其意,但是盖聂怎会答应?

                                                            “丞相大人门客三千,哪里还需要一个盖聂呢?”

                                                            盖聂的意思也很明显,他不愿意。吕不韦见此行不通,只得继续说道:“也是,盖大人现在是大王身边的人,怎么会做老夫的门客呢,老夫糊涂了,哈哈。”

                                                            吕不韦尴尬的笑了两声后,继续道:“只是大王不封你个官职,连老夫都看不下去。”

                                                            “不如这样,老夫见边境地区尚缺一位管事的官员,不如老夫明日就向大王举荐于你,你意下如何啊?”

                                                            吕不韦盘算着既然短时间内除不掉盖聂,又不能收为自己麾下,那只能将他远远的支开,再做打算。

                                                            盖聂知道吕不韦是心急了,急的恨不得赶紧收拾了自己。他仍是客气的对吕不韦说道:“多谢丞相大人美意,在下只是一个剑客,承蒙王上厚爱,也只是一心一意想教王上剑法而已。至于丞相美意,王上自有决断。”

                                                            让王上决断?即便吕不韦提了这个要求,料想嬴政也不会答应。况且盖聂来秦时间不长,就算此事提出公议,只怕是大臣们也不放心盖聂去边境之事。但此事若得了盖聂的同意,便好办的很。但可惜,听盖聂的意思,他分明是不乐意。

                                                            吕不韦正思考接下来要再说什么时,却是被盖聂捷足先登。

                                                            “不过丞相大人既然刚才提到门客,在下确实想起一事。”

                                                            “什么事情?”吕不韦来了兴趣。

                                                            “不知丞相大人门下可有一人,名叫李斯?”

                                                            “确有此人,他怎么了?”

                                                            “哦,没什么,只是王上曾与在下提起过此人。”

                                                            “都说他什么啊?”

                                                            吕不韦似乎比刚才的兴趣更大了,他当然知道李斯,李斯在他门下为他出过不少的点子。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盖聂继续说道:“也没说什么,只说此人富有谋略,他跟着丞相,必然可为丞相未雨绸缪。”

                                                            盖聂此话一出,倒是吓了吕不韦一跳。吕不韦回想他初见李斯时,李斯为了急于见他,竟铤而走险。李斯说他可知明日天气动向,吕不韦便问道:“你倒说说,明日是雨天还是晴天?”

                                                            “雨天。”李斯说道。

                                                            当时的吕不韦第一反应就是又是一个没多大本事的人。

                                                            “哼,今夜繁星满天,你却说明日是雨天,这就是你的本事?你倒说说明日为何是雨天?”

                                                            “因为,李斯可为大人未雨绸缪。”

                                                            这原本是一段秘密对话,可盖聂却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李斯竟还和大王、盖聂有秘密联系?

                                                            要说盖聂是如何得知的,他为了调查这些以后能为秦王所用之人时,可谓是做足了功夫。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吕不韦脑子里不停的怀疑着,但脸上却不动声色。他继续问道:“还说了他什么啊。”

                                                            “也没说什么了,不过是一些琐事。”

                                                            “不过在下似乎听说李大人最近为为丞相大人寻找一些进宫服侍的奴仆,这等小事要李大人去办,有些屈才了。”

                                                            盖聂看似好像在为李斯抱不平,但实则他在挑动两人的关系。这令吕不韦更加怀疑李斯已和他并不同心了。

                                                            吕不韦又坐了一会,便推脱时间不早而离开了。盖聂送他离开后,便是急忙抄了另一条路,直接去见了李斯。李斯听说盖聂前来拜访,便知会有要事,他请盖聂落座之后。盖聂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在下刚见过丞相大人。”

                                                            盖聂将刚才他与吕不韦的对话进行了挑选加减后再次讲给了李斯。李斯自然是明白人,他知道吕不韦已经不会信任他了。为了保证仕途顺利,他很明白有吕不韦在,就没有他李斯的出头之日。但是秦国上下都知道他李斯是吕不韦的人,而秦王不喜吕不韦已不再是秘密,所以秦王会接受他李斯么?不过怎样他都要试试,李斯决定将宝压在嬴政的身上。


                                                            回复
                                                            33楼2019-02-18 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