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星号吧 关注:18,600贴子:321,453

【舰娘同人文】分崩离析的小说坑《天际之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球球大家不要吐槽序章了看得我都不堪入目的了,本来只有原先三分之一长的。。。
试图往序章里塞太多东西是这样的。但是说实话我塞进去的东西,看得出来的是伏笔,看不出来的是槽点。我已经做好了被喷成( )的准备了
后面会好起来的。。。而且,序章文风不代表正文文风!说好的轻快一点的风格
搬了个家,方便改动一些东西。主要是调整顺序稍微修复一下那几个残章。序章改动不大,几句话的事。
那么就这样吧。到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


回复
1楼2019-02-13 15:02
    地球,中国,辽宁省大连市,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
    未来。
    “别废话了!我知道你做得到,给你签生死状还不行吗?”桌子一旁的男子有些不耐烦地把那张支票拍在了桌子上。
    桌子另一半的林成宇不置可否地抬起了目光,投向了窗外。滨城大连在朝阳下如一颗明珠般闪着光。自从“大灾变”以后,空气质量和气候似乎都好了很多。如果那颗引擎失效的氢弹能再飞个一小会落在郊区的话应该会更好。从这里隐约能看见蔚蓝的海——这在大连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如果眼神再好一点,还可以看见下面零散的行人肆意呼吸着不用口罩就能享用的新鲜空气——许多国家求之不得的奢侈品。
    本能地闪躲着对面的人灼灼的目光,他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
    『任务日志——01』
    ‖我的研究?我已经受够了向无数无知的上司解释我的工作,实在不想再讲一遍了——干涉疗法,自己查去吧,去年刚更新的词条。我跟他们提了无数次不要把“疗法”这个字眼强加在我伟大的成果后面...无所谓了,反正如果没有那笔钱,我的名字也很快就要从它上面消失了。
    然后那些只识眼前小利的伪君子就会接管我的科研组,把它引向“正确”的方向,也许得诺贝尔奖的时候能稍微感谢一下我呢。
    不,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王莽。”我看着登记表上他的名字。隐约记得哪里听到过,好像跟谁重名了。无所谓了,学生时代的记忆早已被大灾变打断,再被避难所彻底淹没了。
    ......
    “starsector?我好像听你说起来过它呢。他为什么选择了这个游戏?”徐欣然看着屏幕说。很难说清她的脸上是什么表情——至少以我的语文水平不行。
    “是的。那是在核爆避难所里的一年多里陪伴他的唯一游戏。”“如果不算三维弹球和纸牌的话”我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你确定那是你父亲最喜欢的游戏?大灾变以前的?”她似乎看见了什么,突然有点困惑。“可是更新时间这里写着的是“四个月前”呢.....”
    “什么?它还在更新??等等,你在哪里找的?”还记得我几乎是大惊失色,转向了不知所以的她.....
    “steam”


    回复
    2楼2019-02-13 15:03
      我几乎是立刻转过头,看向了蓝天。太阳的光有点刺眼,被大气层散射开的金色光晕闪烁在其周围。同样的场景不禁让我想起影视作品中人们从避难所走出来看见太阳的那一刻。氢弹与太阳总是让人产生无数联想,太阳代表着希望,可氢弹就正好相反。虽然作为从未亲身见过核爆的大连人,我似乎没资格去论说这一点。思绪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般被这个消息振荡着,其中心的想法却丝毫没有波澜:
      “父亲,你看到了吗?”


      回复
      3楼2019-02-13 15:03
        “他一直说那不是个简单的治疗精神疾病的手段。干涉治疗仪只是它的最简单的应用“徐欣然耐心地给面前的青年讲着。“原理其实很简单,建立一个大脑的数学模型与存在问题的脑交涉,当两者输出的内容完全相同时就等于两具模型——虚拟的数学模型和实际的病人大脑完全同步或者说“纠缠”了,此时通过修正虚拟模型就可以找到.....”
        “等等!大脑的数学模型??”
        “这就是他的惊人之处,也就是他说这个研究绝对不仅仅能用来治疗的原因。”面前人的惊讶似乎完全在她的预料之内。“高明之处在于模型只针对输出数据不针对内部细节,也就是只针对表象。有点像机器学习,观察输出数据并试图预测它。但是手段高明的多,可以用极其简单的模型代替千亿神经元的整体活动。”
        “所以,他的客户要的到底是....”
        “说起来也简单:用这项技术干涉梦境,建立出一个游戏中的世界,把他送进去。很多对现实绝望的人都曾有过这个想法,但是有能力实现的...”
        “好!我加入!”还没等她说完,他就激动地答应了。一抹微笑随之出现在了她脸上。“你叫什么名字?”
        “王梓涵”他好像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完了。”徐欣然伸手捂住了脸。“哪个梓,哪个涵?”
        “木辛梓,三点水的涵”他下意识地回答着。
        “那彻底完了。”她苦笑了两声。“第三个王梓涵。”
        而此时,隔壁的房间里却是另一副情景。
        “你...你这是胡闹!在人身上实验...许可呢?设备呢?”院长徐梓俊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上级忙得很。我要去资金的时候他们没有理我,想必现在他们也不会的。”林新宇轻描淡写地回答着。“至于设备,干涉治疗仪不是现成的吗?改个软件就能用。
        “我真算是受够你了,供你一个科研小组容易吗....”“容易吗?你自己说我用的是什么东西做的科研?第一个试验品——医院的流浪猫!”林新宇也站了起来。
        “不是你说任何动物都行的吗?为了证明理论的普适性...你还把那只猫搞死了呢。”
        “用的中央数据库——从废墟里翻出来的大灾变以前的破烂!”
        “那个数据库很可能一直工作着,已经自我进化了不知道多久了。”徐院长嘀咕着。“不管怎么说,那台治疗仪你别给我动....”
        “它早就回本了。”林成宇转过身,回头看着院长说。“对于安全我有绝对的把握。”
        “话已至此,那告辞吧。”
        好久没有那种扬长而去的感觉了。偶尔体验一次,真是不错呢。


        回复
        4楼2019-02-13 15:03
          「任务日志——02」
          ‖人脑,以及人的梦境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有人曾经问过,梦中的画面那么真实,岂不是人脑比显卡还厉害?某种意义上是的,但是也可以说不是——两者的显存大小存在着本质性的区别。这代表着两者原理的不同:显卡绘制游戏中的每一个侧面,然后选取需要的去显示。可人脑不同,人脑只渲染看到的部分,甚至连看到的部分都不完全渲染,而只做一种印象化的大体的处理,很多梦中以为看得很清楚的东西其实并没有占用资源去渲染。这使得极其低效的人脑同样能够塑造梦境的画面。而且,与时不时掉帧,穿模,白屏,透视的游戏相比,人脑本身就从表象或者说常理出发。游戏需要物理引擎和模型来处理与运算,是从原理与本质出发。人脑不需要。它只在意输出。这是神经网络天然的优越性。
          做梦的时候,无论发生多么神奇的事情,人都会觉得理所当然。这是因为人脑负责逻辑和抽象推理的部分没有在工作。只注重表面的梦境本来也不需要它们介入,有的时候它们不小心开始了运行,人立刻就会发觉自己在做梦——因为梦本身“漏洞百出”。清醒梦就另当别论了。
          无数研究证明,进一步改善VR的真实性几乎只能通过干涉梦境这条捷径。另一条路是直接接入感觉神经,输入身体知觉并拦截大脑向身体发送的所有信号。这条路难到不切实际,而且需要巨量药物协助,可能注定只能存在在影视作品里了。相比之下,对已有的造梦系统进行干涉与修改,简单的不可以道理计。
          有了干涉疗法(该死,我怎么也开始用这个称呼了)整个过程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实现了。它的原理本身就源于大脑的工作机制,脑模型本身注重的也是表象。当两者完全同步并进入梦境以后,直接将感觉接入虚拟脑也就等于接入实际的脑,绕开了全部神经元的问题,而且无需任何复杂的装置。只需要一个脑电波头盔——叫枕头也许更合适。
          至于技术细节,包括模型是怎么互相影响的,以后有机会再讲吧。说实话,我本来也没指望看这篇日志的人会对那些东西感兴趣。
          本来,我应该给这个计划取一个响亮的名字的。但算了,起名字什么的最讨厌了。‖
          “这游戏...还叫远行星号吗...”看着更新日志,我脸上都是一脸哭笑不得的神情。记忆中的它还是那么清晰,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就用这个游戏给他传授的游戏世界观,其中与志趣相关的东西他受益匪浅。可惜随着大灾变和避难所,一切与其有关的记忆都中断了。我终究是幸运的——在避难所里陪伴着我的是充足的食物和整个互联网,似乎过的比现在还开心。
          “神经同步完成,准备接入...你那边呢?”另一边,徐欣然盯着屏幕说。“正常。”王梓涵简短地回答着。“你就那么放心吗...”他转向了林成宇。
          “当然,我可...”他的回答被一声短促的“滴”声打断了。意识侦测单元监测着目标的意识指标,低于阈值则代表着进入深眠。这个声音基本就是胜利的提示音了。“这么快?”我有些惊喜地说。连接同步强度如何?
          “非常好!导引程序正在加载,百分之九十九,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五,百分之...”胜利的微笑同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脸上。“我说什么来着?绝对的安全,名留青史的时候到了...”还记得我一脸胸有成竹地说.....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七,百分之九...抱歉。”徐欣然赶紧切换到了科学计数法。“一减十的负五次方,一减十的负八次方,一减十的负十二次方。”
          表情瞬间凝固在了众人脸上。“这...正常吗?要不先停一下?”王梓涵有些担忧地说。
          “不,太晚了。”徐欣然看着连接强度的眼神有点空洞。“断开连接靠的是向连接施加扰动降低同步率,归零的时候自然断开。同步率正常指标是七次方,超过了就得药物辅助才能断开,超过九次,我没有把握。超过十二次,神仙难救。”她的语气里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可说到神仙难救几个字,众人脸色都是一沉。
          “那他现在,永远留在那个世界里了。”
          “不能直接拔插头吗?”王梓涵好像有点不解。“直接断了数据流...”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记得那只猫吗?”这次是我回答了。
          .......................
          ..................
          ..........
          “他签了生死状的。”徐欣然提起了那张没有丝毫法律效力的纸。
          ......
          “神经接入完成。世界正在生成...”
          同步率还在上升。一减十的负十五次方,一减十的负十七次方,一减十的负十八次方...
          百分之一百。


          “.........不是理论上只能无限接近100%而不能达到吗?”王梓涵追问道。
          “达到100%只能说明一件事:两个模型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同步了,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没有两个个体了,只有一整个王莽,一半运行在生物脑里,一半运行在电脑里。现在他的整个意识完全浸入虚拟世界中了,也再也不能通过断开虚拟脑与虚拟世界来断开连接了....”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我进去。”走进来的林成宇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他脸上的是深深的落寞。绝对把握的安全?名留青史?可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名留青史吧。
          王梓涵本能地一惊,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徐欣然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现在只有从内部才能中断它...至少有可能可以从内部中断。我们的方法就是在蒙蔽潜意识,只要想办法在他的世界里找到他,想办法激活潜意识让其重新意识到自己在梦中...”
          “放心,我这么优秀,肯定能找到办法出来的。”还是他一如既往的毫不掩饰的自吹。但这次,带着的是一脸的自嘲。
          “哦。”她转过深邃的眼神,隔着墙看向了隔壁房间里的第二台干涉治疗仪。她听出了他的话里没有说出的很多东西,但是并没有说出来——听见了又如何呢?自从她的父母彻底杳无音信以来,她的情绪波动已经很少了。
          .............
          “别的事已经处理好了呢。暂时没处理好的那些,有了钱都不是问题了。”躺在床上的林成宇从限位的头箍里抬起头,看着徐欣然。手臂上的针眼还有点疼——她的注射手法不算是熟练。
          整个过程快的有些梦幻——改编程序半小时,准备设备十分钟,注射,在床上等五分钟让药物起效......一分钟发短信告诉所有人。不真实感涌上了他的脑海,仿佛刚才的一切才是真正的梦。刚刚王莽真的彻底困在虚拟世界里了吗?
          时间是他精心算过的,正好不够让别人及时到这里阻止这一切。
          “呵呵。‘对生活绝望的人,都有过这种想法呢。’”


          回复
          5楼2019-02-13 15:0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6楼2019-02-13 15:06
              「任务日志—03-2」
              不出意外的jangala。
              跟所有的梦一样,开始时是没有前因后果的。意识缓慢恢复...我感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成功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成功。闪烁的全息屏,金属质感的墙壁,头顶的灯带发出的着一抹微黄的光映在身上,一切都宛如实景。要是那些反对我的人能够亲眼进来看一看他们绝对会后悔的。
              过去的有些不好的记忆似乎有些涌上心头——我告诉自己忘了它们。新的生活,新的开始。
              这次不要再做一个失败者。


              检查了一下我有的东西:一艘野狼,没了。
              这是哪门子的开局啊?牧羊人呢?好歹给个风筝啊?
              回忆了半天,我才想起来些什么。652时代的开局。我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这个世界不完全是按照着硬盘里的数据来的——没什么可惊讶的,周围的一切其实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电脑只是在协助大脑构建画面,真正的内容全部来自真实的大脑。
              也就是说,用户的印象其实对里面的内容有着相当程度的影响。而梦的主人——王莽,玩的是652版本。
              ..........
              先必须铭记自己的身份:一位npc。没有主角光环。其实这样也许更好一点。其实能穿越成一位指挥官我已经很满意了,别变成个船员就行。时间已经不是星历206而是星历232了,我不确定这是更新内容还是人脑为了添加新元素找科技进步的借口而改动的。无所谓了,我坚信我有能力适应。
              我释然地长出了一口气。一直向往着的世界——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What will possibly go wrong?
              坐上了穿梭舱,准备出港。就在那个时刻以前,我还想着‘既然是幻想的世界,发生什么都不值得奇怪吧’。而那个时刻,指的是那个全息影像通话。按下接听的一瞬间,我还浑然不觉:“发生什么我都有应付的能力。又能离谱到哪里去呢?”后来想想,这可能是我在这里立过的最大的flag了。
              “指挥官~野狼级八百二十一号舰,向你报道!”屏幕上的少女显得有点紧张,她蓝宝石般的眸子却闪着有些期待的光。刚刚及肩的深蓝色的头发梳成了一个利落的发型,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头顶的兽耳。没错,一对毛绒绒的耳朵,速子蓝的耳廓中缀着白色的绒毛,显得格外可爱。
              我承认这一段描写是后来对着我家的狼酱后补的。当时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冲击太大,怎么可能有多余的心思留意她的外貌呢。
              我几乎是立刻想说些什么,但是因为震惊,最后都没能说出来。
              “不...不可能的吧...”挂断后,我立刻转向了窗外。窗外的广告和海报本来只需要5秒就能证实我的想法,我却差不多看了半分钟,大概是验证了六七次吧。
              “舰娘你妹啊!!!”


              收起回复
              7楼2019-02-13 15:12
                「任务日志—03-1」
                完了、都完了。我早该想到的,那个人就是个死宅。虽然我似乎没有权利批判这一点——
                真是奇怪,看见有舰娘不应该开心吗?舰娘游戏,哈哈哈。我的下半生可能就困在这个萌豚游戏里了。说好的硬核科幻呢??
                放我出去!!!


                「任务日志—04」
                从穿梭舱上走下来的我心里还尽是难以置信。但是抬起头时,我心里还是立刻被震撼填满了。这个船坞高度可能有近千米,还是说更高也不一定。只有站在这种巨型建筑其中才能亲身体会到人类在自己建造的产物面前多么渺小,仿佛(我想我应该及时停止我的抒情)
                可是重新吸引过我的目光的还是面前的...怎么说好呢。我的野狼。她很高兴地闪现着跑了过来,可惜最后一次没算好距离,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连忙站直身子,却明显因为刚才滑了一下忘了要说的话,想了许久才想起来要说些什么:
                “指挥官...那个...你还没给人家取个名字呢。”她的脸颊因为尴尬有点微红。
                “嗯...不用叫我指挥官。我叫林成宇,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命名的事...”起名字什么的最讨厌了,尤其是给女孩子(划死)战舰呢。我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面前刚过我肩膀的她...
                “就叫你狼酱吧。”这个名字出口了以后我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可是她好像并没有在意这个随意的名字,只是开心地走开了呢。
                似乎有舰娘也不是什么坏事?


                回复
                8楼2019-02-13 15:13
                  「任务日志—05」
                  真正给了我希望的,还是我的那只野狼(两种意义上的)
                  第二种意义指的是她的本体,如果我可以这么称呼的话。湛蓝的速子涂装,漂亮的流线型舰体,轻质钛合金舷外板和钛铍合金—碳纳米中央龙骨——未来科技的结晶,实用美学的完美诠释。没错,在这里舰娘与船是并存的——只要船的本体还在,一切都好说。这还是个科幻的世界,那便一切都好。至于舰娘是什么?管他呢,可爱即是正义。
                  让这件事一打搅,简直都快忘了正事。开局应该先干什么来着?对,跑(走)商(私)
                  只有一只野狼跑个毛线啊(扔桌子)
                  而且说实话,我不再是那个主角了...没有sl大法,连技能都没有,也就是说我连个副官都不是。说来也对,副官肯定是经过培训的,我没有。看过了霸主对走私者的惩罚条例以后,我还是决定当一个守法公民,打赏金吧。
                  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蹲监狱的......


                  回复
                  9楼2019-02-13 15:14
                    “狼酱,准备好了吗?”林成宇看着似乎有些紧张的狼酱说。她的战斗舰装看起来又是别有一番味道了。纤薄的护甲简单地护着她的身躯,保持着最大程度的轻便。没有头盔,她黑蓝色的头发便自然地顺着颈侧垂下。整套舰装顺畅的线条似乎最终都收拢在她右手中的引力子激光上——普通的步枪样式的武器在她手中似乎有些不合比例,需要借助右臂的外骨骼才能拿稳。六颗鱼叉导弹排列在她腰侧,同样蓝色的弹头映着全息屏的光。一门战术激光炮在肩头,两门在腿侧,整体显得简洁而流畅有力。
                    “对面那些破铜烂铁,自己来没问题吧?”林成宇又把目光转向了对面。猎犬,地狱犬,征伐,完全没有能威胁到野狼级的存在。看着她自信的神情,林成宇也露出了一抹微笑。对面的装备就寒酸多了,装甲都不齐整,说是破铜烂铁在合适不过了。看着对面几乎衣不蔽体的舰娘,他好像是第一次对敌人产生了一丝怜悯之情。
                    “4艘护卫,这就是七千多星币了。为什么赏金不是652时代的三千一艘的赏金呢?
                    闪现逼近,四束激光便立刻落在了打头的猎犬身上。脆弱的装甲几乎连引力子激光的粒子流也无法抵御,几乎几秒就被灼穿、崩落。灵巧地一转身,两次闪现让开一旁的征伐,鱼叉导弹从发射架弹出,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飞向目标。短短的一次交错,一艘猎犬就已经炸成了宇宙里的金属垃圾

                    ............

                    骡子薄弱的护盾再也不能抵挡光束的威能,随着蓝、绿的光芒划过应声崩溃。绝杀的依旧是鱼叉导弹,精确的瞄准使得导弹几乎不需要转向就命中了目标。四道蓝色的拖尾在太空中划过,先后落在了同一部位。战斗部剧烈的爆炸和中央反应堆殉爆几乎将那艘骡子撕成了两截,看上去着实有些惨烈。
                    “十四艘护卫舰,一艘驱逐舰。加上这次的是十八艘护卫舰,两艘驱逐舰了。”狼酱开心地清点着战果,用一种有些希冀的眼神看向了林成宇——“真棒哦。”林成宇心领神会地夸了夸她,她立刻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
                    “话说,狼酱......”林成宇脸上却带着点思索之色。“你不同情那些被你击沉的舰娘吗?”她睁开了眼睛,想了想。“唔...舰娘本来就从物质中来,回到物质中去似乎也没什么呢。”林成宇当时想追问的“那人不也是如此”终究没能问出来。
                    “希望她们下辈子不要再做海盗了哦。”她自己似乎也嗅到了自己的回答中的一丝哲学气息,决定绕开它。她眼中确实是同情,但似乎同情的不是因为她们被自己击沉,而是她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本身就非常值得同情。“相信轮回吗?也好呢。”林成宇脸上也露出了一抹释然之色。更深刻的问题,无数哲学家们到现在都没有讨论出什么。能从她那里得到这样的答案,林成宇已经很高兴了。


                    回复
                    10楼2019-02-13 15:16
                      第二章


                      「任务日志—06」
                      果然是身在其中才能真切地领会到我的杰作多么强大,可以同时运算千万人的人格而不出问题。后来我才突然想到,我可能不经意间搞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人脑极其低效,而模拟模型则几乎是高效的最优解。模拟每一个人的活动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在压缩其信息量,或者说“进化”。本来我以为我所创造的不过是信息世界里的常规生命体,现在看来得到的结果可能完全不同,得到的是类似一系列数学模型的集合体——一种只存在于计算机上的信息生命体,靠输入与输出信息进行生命活动。但是说实话,把人体看做硬件,这种生命形式其实和人区别不大。区别只在于它是最优的,人类是高度冗余的。或者说,人类套了一层无用的皮囊。
                      之所以写这些,是因为它也许可以解释舰娘这种特殊的存在。说着“可爱就对了”,实际上我怎么可能不好奇她们的本质呢。舰娘源于舰船与船员,这是我近期了解到的。至少现在我可以模糊地解释她到底是什么:将舰船和全体船员看做硬件的话,舰娘既是运算在它上面的信息生命体。本来她应该与其他的人属于不同的生命形式,可是因为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信息生命,便也就显得一样了。但其实...也许不能这么说...
                      我对此还很模糊,以上的话当做没看见就好。我在外面实在心太累了,不想进来以后继续钻研了。我有种预感,这种问题可能是不会有答案的。
                      说好的不走私,做守法公民对吧?只是走私一点补给,不会有问题的。开了匿踪,只要别近的贴上去了,没人会看得到一艘野狼的。被查到了也无所谓,只要对方别质疑“为什么这只野狼身上裹粽子一样裹了四五十个补给?”
                      让只有50货仓的野狼带75个补给去海盗那边交任务还是太勉强了吗。真的不是我特意压榨狼酱的劳动力.......
                      好吧,我只是想省下一艘穿梭机的钱。一艘4个D插件的穿梭机对我来说毫无用处。超出货仓容积的货物带起来也简单:用钢索捆在舰船外面,只是需要多一点补给去维护罢了。至于反映到舰娘身上...虽然我多少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还是几乎没忍住笑了出来。
                      忍住,忍住,好不容易给她的好印象.........


                      回复
                      12楼2019-02-13 15:19
                        连水两次经验,够刺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2-13 15:40
                          “惊了,接货的竟然是只暴雨吗?海盗什么时候有暴雨了?”进港时,林成宇嘀咕道。

                          当然那只暴雨是绝对没有他这样的心理负担的,可以随意地笑出声,直到不知是因为看着狼酱脸上的神情由无奈逐渐变成生无可恋还是笑岔气了才渐渐停下。看着一回来就一脸颓废地躺在了沙发上的狼酱,一股心疼的感觉突然从他心底涌了上来。
                          “辛苦你了哦。”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坐到了狼酱身边,看着狼酱转过头来看着他时的样子。“我保证以后会对你好一点的....想休息一会吗?我陪你去jangala轨道站逛逛?”听到了这句话,她竟然是有些惊喜地坐了起来。用力地点着头。
                          ...............
                          「任务日志—06」
                          我不亲自去驾驶我的野狼是有原因的。我这几天也一直在研究这游戏变成了什么样,我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全部速子系舰船都内置了高级ai指挥全舰,可以自带旗舰技能加成。大概是...用舰娘本身作为战舰的副官的样子?根据我找到的那篇论文——
                          “这项革命性的技术是从星历212年开始进行原理验证,最后在220年开始逐渐列装的。其工作原理比简单地让ai当副官要复杂的多,是一个基于用ai强化舰娘的存在以形成一个足以指挥全舰的人格,并能不断学习进化的组合体系。具体的细节也不在这里讨论了。它的推行不仅仅源于ai核心成本降低和速子副官短缺的现状,更是对霸主的ai核心禁令赤裸裸的挑衅——试问,每一艘速子战舰都内置了核心,眼皮子底下就是到处乱飞的漫天的违禁品,那ai核心禁令意义又何在呢?由此看来,ai核心带来的造价提升好像就不值一提了。”
                          就狼酱来说,如果我自己开,她的4级副官技能就被覆盖掉了。我不认为我荒废了好几年的操作比得过4级副官。
                          好吧,还是说实话吧——我怕死。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一个不懦弱的人。
                          我非常确定主角每次爆旗舰都能活着是主角光环的作用,不然人头悬赏也就不成立了。在梦里死了会发生什么?我不想用我自己的命试一试。


                          回复
                          14楼2019-02-13 15:41
                            走在jangala轨道站的街道上,两旁处处是繁华而有些凌乱的街道,看样子似乎不是什么适合带女孩子来逛一逛的好地方。可是狼酱并没有在意,只是雀跃着看着周围的风景,似乎林成宇肯陪着她逛一会本身就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
                            真想着,他就走过了一栋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的建筑,两只穿着很暴露的汪酱站在二楼的平台上揽客。看来果然这种地方是存在的呢,毕竟舰娘是干净得多也方便的多的资源。只是....
                            人和舰娘到底能不能生育呢?信息生命体的话,遗传信息也是信息对吧?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自觉地飘向了前面的狼酱——第一次见她穿着便装的样子,之前藏在衣襟中的兽尾此时正随着她的动作飘扬在身后。她丝质的衣服很是单薄,紧贴着她娇小的身体。虽然是这么说,但狼酱的身高在护卫舰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更不用说她青蓝色的及膝的裙下对护卫舰来说简直是不敢奢求的纤长、笔直的腿...
                            咳....咳咳。自己在想什么啊。狼酱回过头来时他立刻有点心虚地把视线移开了。单身久了,看一艘野狼都......
                            他努力地把这些想法从脑海里清除出去,将注意力转移到正事上。进来之前他终究还是用了一些手段把一些文件带了进来,其中就包括了最重要的更新日志。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有勇气开始阅读。


                            回复
                            15楼2019-02-13 17:01
                              好文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3 18:30
                                这个世界观有哪些mod势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13 18:31
                                  轻小说味道满满
                                  充满单身气息
                                  过于平成
                                  你需要摒弃平成马鹿,拥抱无限星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3 22:10


                                    回复
                                    19楼2019-02-15 16:09


                                      回复
                                      20楼2019-02-15 20:20
                                        手动置顶催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2-15 20:46
                                          吹根


                                          收起回复
                                          22楼2019-02-15 22:45
                                            “当前版本:1.21 rc3。”
                                            “噗.....”林成宇险些一口血喷出来。看起来现在不是看这个的好时机。更不用说,许多改动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上面....


                                            第三章


                                            “.........极大地增强了一些武器并提升其稀有度。包括但不限于雷神炮、速子长矛、相位长矛。”
                                            “新设定‘护盾稳定度’,决定护盾维持幅能,受到攻击时下降,低稳定度时高dph的武器可以击穿护盾,归零时护盾崩溃。高射速的武器在降低稳定度方面表现也更好,与伤害类型无关。”


                                            信息生命体...到底是怎么一种存在?


                                            “取消了结构条,改用模块化损伤机制。”
                                            “舰船判定为停机的条件包括:关键性舱内失压,关键性系统衰竭,关键性核心能源/控制系统失效。”
                                            “舰船被判定为被摧毁的条件为关键性主结构失效。”


                                            那么...映射到舰娘身上是...失血过多,心/脑停止运行...不,不要再想下去了。
                                            舰娘和船到底是什么关系?


                                            “装甲减伤重制,加入跳弹机制和装甲热熔损毁、崩落机制。。”
                                            “战机及防空炮数据调整。”
                                            “重制火控机制与电子战。丰富了电子战手段。”
                                            该死,就不能不去想那些事吗?
                                            林成宇有些心烦意乱地抬起头,却正好遇上了狼酱的身影。她几乎是两次闪现就到了林成宇面前——
                                            “林成宇!你看看,这是什么?”她挥舞着手里小小的金属物体。
                                            “这是...”他看了竟是哭笑不得:一个玩具一般的、比她的手掌还要小许多的手枪。
                                            “信赖HMG。”
                                            .......
                                            还是林成宇先笑了出来。其实逗笑他的好像并不是这个滑稽的武器,而是狼酱拼命忍着笑的样子。仅仅几秒,两人笑成一团。
                                            “哈,哈哈哈...单发伤害...4点...”狼酱用笑得音调都变了的声音说着。林成宇也跟着有些忘情地笑了起来。


                                            「任务日志—06」
                                            野狼级,购入!
                                            牧羊人级,购入!
                                            扩充后宫(划死)舰队时的那种成就感洋溢在我心中。当时还看着商店里的破甲眼馋了很久,现在看来下一趟回来我就买得起她了。一切都在向正轨上面发展呢。
                                            新买的那只野狼有点怕生呢...那只牧羊人更是报道以后就没见着过。反正都没有我的狼酱好就对了。名字的事。。。问问她的意见吧?
                                            “咦?名字?我也不知道取什么好啊。”狼酱看起来也很是为难,果然有其指挥官必有其船吗?
                                            “就叫小黄和小红吧。”好主意,我都没想到呢。


                                            更新日志以外的变动?我这几天也整理过...说起几天就想起来了,星历天比地球天长的多。具体是多长我也没测过。但是说实话我已经注意到时间流速在不同的时候不一样了。主观时间。整个世界都是主观的,时间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所以,这个世界的科学?我本来以为根本就是直接留白的。没想到这里还真的有一套健全的理论体系。我完全出于好奇,自学了一些,现在我给你们大致转述一下三条我学到的内容,做好心理准备。
                                            1:宇宙里充满了以太(本来我看到这里就想放弃的,可是千万别低估人类的潜力,人无聊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以太,或者说暗物质,是绝对静止的。通过某种方式我们可以导引以太来到这个世界成为宏观物质和能量,但是这个过程会伴生无用的负能量,也就是幅能。幅能数值是负能量对能源系统的影响的宏观体现,全称为“能源系统波动通量”的幅能值限制着对以太能的大规模使用。实弹武器的弹药都是具象化的以太,引擎的工质也是以太,但区别在于引擎将以太能和幅能一起排放以获得推进力。由于舰船自身重量会对以太推进产生影响,所以舰船的最大速度随着舰船质量提升而降低。
                                            2:以太具象化形成的物质与常规物质完全不同,会被以太逐渐同化,所以武器有着射程限制。目标定位系统其实原理是通过强化物质的存在形式以将其更好的导向目标。激光武器也根本不是激光而是粒子束,因为其与以太相互作用所以弹道可见。舰载机同样是以太塑形的,区别在于来自母舰的某种我看不懂的东西维持着战机的长期存在。但是这种作用有着作用范围限制,也就是战机有效作战半径。至于硬幅能与软幅能的差别,是因为硬幅能既是护盾本身的...鬼知道什么东西。
                                            三,千万别跟这个世界讲道理,它能气哭你。我这辈子都不再碰这个世界其他东西的原理了。物理这个**。


                                            收起回复
                                            24楼2019-02-17 19:26
                                              感觉楼主为了圆游戏设定的坑,给自己挖了个更大的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7 22:37

                                                【以太】:存在于宇宙的近似绝对刚体,电磁波的介质,因为以太很硬所以电磁波(电场和磁场相互影响向前传播)是光速传播


                                                【负能量】:和正能量可以抵消,为防止穿越虫洞势能大大降低动能内能太高而提出,由正物质和负物质淫灭产生,注意正物质和反物质淫灭是产生正能量


                                                两个词都是已经提出用过的啦。。。直接说【幅能】,或者造个词好吗,怪怪的


                                                收起回复
                                                26楼2019-02-19 09:09
                                                  我只能说有些地方是你臆断了。我没有提到过大质量物体和以太的作用是何种效果。但有些东西你确实猜对了。我本来就明说了这个空间就是人脑和电脑为了解释游戏里的现象创造的理论体系,本来就是“神创”的啊。这就是你没仔细理解了。本来有些东西是要逐渐展开的,我前面放出来的东西很多是模糊甚至刻意留白的。但是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愿意稍微剧透一点。
                                                  引力场和以太的作用主要体现于以太推进。所以舰船引擎熄火后失去最大速度,重启以后又有了最大速度。“负能量”主角是瞎用的,不严谨(暂时是的)。以太相当于“虚”的物质,或者说【数据删除】,仅能通过有限的方式干预主观世界。但是某种方式可以以产生幅能为代价把它“召唤”到这个空间变为物质或能量。很多东西与我的上一篇文是异曲同工的。对于飞行的铁坨子,牛顿三定律依然是成立的。但是行星轨道都是完美的圆轨道,三体系统都是稳定的,系内行星恒星全部围绕最重的一颗圆周运动,最重的绝对静止,因为这里的引力不一样。游戏里的一切这里都没有改动,一切现象可以照搬。
                                                  暂时只能说这么多了。剩下的问题,请你带着它们继续催更吧。后文有你想要的,完美的答案。
                                                  @畹年相位核潜


                                                  收起回复
                                                  27楼2019-02-20 18:35
                                                    lz来硬科幻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20 19:19
                                                      说好的科幻呢?以太是什么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2-21 07:56
                                                        还有一件可以确定的事:那个王莽跟我的兴趣圈相当接近,这令我非常意外,因为我从这里看到了“重制了舰船技能系统,添加了新概念‘战术武器’,除内置技能外,根据舰船尺寸,每艘船可以安装的战术系统及战术武器之和为1/2/3/3。”既视感来了。如果这还不够,看看这条:“加入了能量武器能量分配,手动能量转移和实弹武器切换弹种。给所有弹道武器添加了弹夹与换弹机制。”
                                                        如果被他改完之前我还认得这游戏的话,现在是彻底面目全非了。


                                                        「任务日志—08」
                                                        话说我从现实来到这里,也算是穿越了吧。
                                                        没带外挂的穿越叫什么外挂啊喂!
                                                        看看别人的外挂:玄幻文主角不是衣服里藏着个宝珠子,就是脑子里住着个老头子。别人穿越,即使没带着个超级ai,也最最起码带了知识。
                                                        我呢?别说我的神经科学没用,这里的物理都跟外面不一样。别的不说,大质量物体在以太场中移动时产生的效应不仅限制了战舰的最大速度,也使得开普勒三定律完全失效了。这里的引力势能公式之类的东西我更是一个都不想碰。别的不说,至少给我一个主角光环吧?我连主角都不是,那个王莽才是。我顶天就算一个NPC。
                                                        。 。 。
                                                        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哭着也要活下去。
                                                        不管怎么说,舰队实力确实是翻了个倍不止。红野狼的舰装除了颜色和狼酱的并没有区别,区别只有手中的脉冲激光炮。那个直弹夹和枪托的样式令人想起了MK14——不如说是就是MK14吧?说来也有道理,这个世界所有没有写在程序里的东西都是从电脑和人脑里面东拼西凑的,套个贴图也合情合理。高打是什么?98k?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更多的赏金,更多的钱,钱才是正义,迷信死雷什么的,没有钱去哪买死雷去。


                                                        小小的舰队在太空中航行着,三艘护卫舰的尾迹显得有些孤独。可根据之前的遭遇,我们离孤独差得远呢。巴拉多附近看似静谧的空间全都充满了匿踪中的走私商和海盗船,想要从别人那里分一杯羹——我说分一杯羹,其实指的是连杯子一起抢走。
                                                        最近海盗很是猖獗,我很开心。越猖獗越好,这样赏金可以高


                                                        正写着,一支很大的、没开询答器的舰队就与一行人迎面而来。林成宇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却做成了咸鱼翻身。连忙走到指挥台旁下令紧急加速,双方高速相遇,又交错而过。直到信号消失在了屏幕上,他才一点点地放松了下来。
                                                        “呼,没事了。狼酱...你没事吧?”他隔着屏幕问着看起来吓得不轻的狼酱。
                                                        “我..我还好...”她捂着胸口回答道。吓得炸了毛的耳朵和尾巴更显得可爱,“吓死...人家了...呜...”
                                                        “狼酱,你被吓到的样子真可爱。”林成宇努力忍着笑说道。狼酱立刻换上了一个带着些许嗔视的目光,似乎要把他盯到内疚才罢休。但是她身后蓬开的毛绒绒的灰蓝色的尾巴却显得她一点威慑力也没有,只有一种想冲上去好好揉一揉的感觉。他连忙认错,那条尾巴才慢慢垂了下来。眼中的娇嗔褪去,她脸上剩下的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和委屈的神色。
                                                        “呃...狼酱?”他似乎是想安慰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没事的...他们都走了呢,可能不是敌...”
                                                        响亮的警报声响起——来自敌舰队的锁定。刚才的那只舰队转了回来,开启了紧急加速追了过来。
                                                        “我...我这...”林成宇轻轻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规避机动,快!”
                                                        驱动力场全功率加速。即使是被惯性抑制器削减了大半,剩下的重力加速度也足以把他摁在椅子上了。最后一次转弯救了他们一命——暂时。险之又险地从接战范围以外逃过。再慢一小会,可能就会落入敌方舰队圈的接触范围。
                                                        “快,前面那片小行星带...放心,对面没有人追得上我们,那些海盗的破铜烂...”话音未落,林成宇的目光就扫到了对面领头的那只暴雨。
                                                        “完了。”他几乎是眼前一黑。


                                                        回复
                                                        30楼2019-02-21 15:57
                                                          没人吐槽信赖hmg吗??


                                                          回复
                                                          31楼2019-02-21 16:06
                                                            没人催更我不写了


                                                            回复
                                                            32楼2019-02-21 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