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吧 关注:1,363,423贴子:6,836,568
  • 21回复贴,共1

好好的告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13 07:52
    有句话说的好,只要说过再见,就一定会再见的。现在想来,她与他之间终是欠了一句再见,难道就真如这句话所说吗? ―― 题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13 07:57

      今天是去先秦历史研究所报导的日子,白静渚早早就收拾好了一切,八点准时来到研究所门口,这一天她等了很久。从一所不入流的二本到全国闻名的S大,许多人说她是逆袭了,只有从小就认识她的人才会说:“嗯,她本就应该如此。”望着研究所的大门,白静渚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如此开心了,这样应该算对得起所有爱自己的人了吧,还有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3 08: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3 21:45
          为什么,我的文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13 21:46
            我辛辛苦苦码的字啊,为什么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13 21:48
              啊欲哭无泪的我,滚去从新弄
              这是一个满头白发的男子走了过来看了看静渚道:“你就是白静渚吧,是李教授介绍你来的吧,我是赵主任,你好小白。”赵主任微笑的握着静渚的手,静渚随着他一起进了研究所。“来小白,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了,你先好好工作,晚上我们给你搞个迎宾大会。”赵主任拍了拍静渚的肩膀就走了。静渚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古朴典雅的办公室,还有三个人在工作,大家都抬起头来冲着她微笑。静渚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与快乐,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虽说社会波云诡谲,但这不是还有这么一方没有莠草污秽的净土吗?静渚觉得未来正在她眼前,缓缓展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14 08:21

                下班了之后,那个戴着银框眼镜理着寸头看起来十分清爽的男子走过来说:“赵主任刚给我发消息了,他晚上有事,让我们自己嗨皮去”又看了看静渚“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沈浩然你可以叫我然哥,那位是孙翎,她是你的师姐,这是杜熠他和你同岁,不过他没上研究生大学毕业就直接来了。”这时孙翎也过来了说:“小白呀,你看起来好小啊,简直就像个高中生啊。”静渚扶额,自己最终还是拜托不了这个魔咒啊,“一直都有人这么说,我就当翎姐夸我啦。”静渚笑道。杜熠走过来锁上办公室的门说:“酒吧订好了HL酒吧,我们常去的哪一家。”孙翎一把揽着静渚的肩道:“走喽,今天你只管玩,我们请客。”
                酒过三巡,孙翎突然提议:“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真心话大冒险,也是为了让大家彼此了解嘛。”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杜熠说:“咱们是文化人,就用文化人的方式,飞花令怎么样?”沈浩然说:“小意思啦,来就来,我先来。”几圈下来,静渚败下阵来,“几位,不愧是高材生啊,静渚自愧不如啊,那我来真心话。”孙翎马上说:“那我来出,简单点的,说出你最讨厌别人干什么,举个例子。”静渚愣了一下,想了回说:“我最讨厌不辞而别的人,只是这例子说来话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4 09:01

                  她的声音轻柔,但在孙翎她们听来却有几分沉重伤感,“没事,这个我们今天晚上就是要听故事的反正明天是周末。”杜熠靠在沙发上说。静渚晃着杯子里的酒,思绪回到了九年前……
                  “我出生在一个富人家庭,我姥爷是搞房地产的,我家在Q城最繁华的地带有十几套房产,但这其实是我家最辉煌的时期。我出生后,我姥爷又开了饭店但是赔了有将近一百万吧,后来他又迷上了赌博,家产就这么败光了”。静渚感受到三道同情的目光,轻笑一声握了握孙翎的手接着说“那时我上三年级,债主几乎天天来我家要账,有一次差点把门砸坏了。我妈从小养尊处优,根本受不了这种生活,那段时间几乎有什么气都往我身上撒。”静渚抿了一口酒“那段时间我几乎看尽世间百态,父母、夫妻、姐妹,兄弟、朋友。这些我以为世间最珍贵最坚不可摧的,在钱这东西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甚至我一度觉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间就没有纯粹的情谊。”杜熠从沙发上坐起来,:“你那时才那么小,就能通想这些问题吗?”静渚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笑道:“怎么可能,那我不成仙了,我当时只是很痛苦,我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要争来争去的。所以我那时性子大变,我以前挺爱说话,但自那时起,我就越来越封闭自己,我害怕与人接触,知道遇见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4 09:48

                    他姓纪,单名一个寒字,是我四年级的班主任。“那时我不光性情大变,成绩也是一落千丈,我三年级那个班主任几乎天天骂我,每次看到我,她眼里似乎都写着四个字,怒其不争。四年级开学的时候,暗自高兴换了班主任,这时纪老师就进来了。”
                    “我很有自知之明”静渚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是十分不起眼的学生,我也不怎么爱往老师跟前凑,开学有几个月了,我觉得他应该还没记住我的名字。当时我们学校要选监督岗,就是带个红袖章走来走去的那种。大家都觉得很神气,又是第一次,几乎全班都想当,纪老师就让我们自己推荐。我坐在第一排,其实我也不是不想,但我觉得我肯定没有希望,索性就一言不发安静的坐着。没想到,还剩最后一个名额的时候,纪老师忽然问我‘你想当吗?’我当时有点懵,就顺口说想。纪老师就说‘好了,最后一个,就是她了’然后他就走了”
                    静渚停了一会看了看孙翎,还有沈浩然杜熠,“你们可能体会不到,一个之前被捧在手心的孩子,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各种否定,突然被赋予这样一个在她看来神圣的职位,这对那个孩子来说,她把这看做信任。随后我就开始努力学习,我不想辜负他,我要证明给他看,他没有信错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14 10:22

                      “纪老师也越来越喜欢我,记得有一次,夏天特别热,他就自掏腰包给我们买了许多冰棍,一人发了一根,最后还剩两根。他就说“来我最喜欢白静渚了,最后咱俩一人一根”因为纪老师对我们全班都特别好,所以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而且当时我们班同学关系都特别好。于是马上就有人喊‘老师,小渚最不喜欢红豆味的,她喜欢奶油的,你把奶油的给她吧。’纪老师笑道‘巧了,我也不喜欢红豆,不过我觉得静渚肯定会吃完的因为老师最喜欢她了’竟有种恶作剧的感觉全班哄堂大笑。我当时吃完了第一个,那个红豆的就一直捏在我手上,纪老师走过来说‘小家伙,快吃啊,吃完了赶紧洗手去,都化了。’他说着,嘴角带着清浅的笑”
                      沈浩然突然奸笑两声说:“咋,然后,你就爱上他了?”静渚呛了一口酒,给了他一记眼刀“胡说什么,他比我爸小不了几岁,而且他儿子也跟我差不多大好吗。”杜熠锤了沈浩然一拳,“思想龌龊,快听静渚说吧。”沈浩然把脸埋在抱枕里,于是静渚继续道“然后纪老师就经常表现出对我的偏爱来,就比如,什么荣誉都先想着我呀,他为了督促我们写字快点,就找一个人当标杆只要这个人写完了,剩下没完的就得打手,这个标杆就经常是我。哈哈哈哈,后来我们班同学一到他让当堂写字,就给我传纸条说让我慢点。现在想来纪老师好像是有点偏心我啊,不过我也优秀,所以班里并没有人有异议。但这并不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纪老师的原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14 10:57

                        静渚从沈浩然手里夺过抱枕“那是一次期中考试,那场是语文,其实我答的特别认真,因为我坐在第一排,所以监考老师就拿起我的卷子看了看。当她看了我的作文,她脸色变了,抬头看了看表,对我说‘你看看你这作文有啥问题没有’我看了几遍也没看出来,这时铃响了,她对我说‘你这孩子,人家让你写植物,你怎么写了动物呢!’我当时就傻了,觉得天都塌下来了,那老师惋惜的叹着气拿起卷子走了,她声音很大几乎全班人都听见了。小孩嘛,尤其像我这种死要面子的,我真的觉得完了,班里同学几乎都要来跟我说一句‘哎,听说你作文脱题了’我强忍着做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在想我妈回家会怎么骂我。这是纪老师来组织我们放学,他肯定也知道了这件事,因为监考老师就是我们隔壁班的班主任也是教语文的。我看见他出现在前门就赶紧站起来,准备从后门溜走,但我在站起来的一瞬间,我发现他在看我,在我对上他的视线的时候他冲我笑了一下。”静渚揩了揩眼睛“我至今都记得,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温暖的笑容,那个场景,就像电影一样每一帧都刻在我脑子里。当时是下午,太阳正要落山,他靠在门框上,逆光的站着,就那样冲着我微笑。我忍了多时的眼泪,刷就下来了,我慢慢走到他身边,他伸手抹掉我的眼泪,把我从地上举了起来放在走道里笑着说‘没事啊,别哭了,老师晚上给你把卷子偷出来,快回家吧。’当时我觉得他肯定会骂我,但我真没想到纪老师会这么做,他真的是把我当成他自己的孩子来对待,目前除了我爸,他就是我最敬重的男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14 11:32

                          孙翎叹了口气,杜熠撑着脸说:“真是神仙老师啊,实名羡慕你啊,还有没有还有没有,快都跟我们讲讲。”静渚又道“还有一次,我们正在上音乐课,老师说不让上厕所,我当时胆子特小,突然肚子疼也不敢举手就硬憋着,然后就光荣的拉裤子了”身边三人都放声大笑,静渚也笑了继续道“不过好在是最后一节课,我们放学要站队,我本来想偷偷溜走,但是纪老师已经过来了我只能硬着头皮去站队。这时我的杯子掉了,当时是夏天,幸亏我穿的是裤子,但我还是不能乱动,纪老师看见了帮我捡起来。在他递给我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这一躲,我裤子里就有一坨污秽掉出来了。我赶紧抢过杯子就往队伍里钻,只回头看了一眼,我看见纪老师掏出一张纸巾,把那污秽捡起来扔了。第二天看见我,他神色如常,什么都没说。”
                          静渚伸手把沈浩然羡慕的大张的嘴合上,心想我可能是醉了,怎么说了这么多。孙翎又开了一瓶酒,杜熠说道:“看来,这纪老师真是难得的好老师,好人啊,可是他跟着不辞而别有什么关系呢?”静渚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孙翎,闻言轻哼了一声道:“他就是那个不辞而别的人,纪老师能力很强,他刚接手我们班的时候,我们班是年纪倒数第一,他带了半年,我们就成了正数第一,把能拿到的奖都拿遍了。他肯定想也值得去更好的学校,其实现在想来他也说过他有这个想法,只不过我当时没明白。那是我们学校组织春游,去一个公园里,那有个沙滩,纪老师跟我们玩了一会沙子就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看这天空嘴里还叼了根草。我在他旁边站着,他突然说‘白静渚你旁边有个蜘蛛’我说:‘你吓不了我,我不害怕蜘蛛。’他笑了,‘我总有一天要吓你一跳。’我说我等着。然后他说‘小渚,你要努力啊,将来去更好的地方。’我嗯了一声,他站起来拍了拍土说道,‘走吧,回学校了’现在想来,这似乎预示了什么,他不属于这里,他要去更广阔的天地。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察觉到,那天早上,新学期刚开学不久。他留了当堂作业写篇作文,我写完了之后他看了看,‘纪录片的纪写错了,我姓纪,你还能把这个字写错’我当时也没想到,这竟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最后一次见他,是中午快放学了,我看见他的身影从门口略过行色匆匆,当天下午我们班副班主任就说‘纪老师家里有事,由乔老师来给大家继续教语文。’那时我就有种预感,他不会再回来了,果然我从此再没见过他,只是后来听别人说起,他去了另一个地方,发展的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4 12:38
                            啊,终于不卡,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4 12:41

                              静渚用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圈,“这么多年了,其实他长什么样子,我已经不能描述出来了。但是他带给我的感动,温暖却让我铭记一辈子,是他让我觉得这世间还是有纯粹的情感在的。在他走后不久,我们班同学发现了一个本子,里面是他写给我们每个人的评语,我的是最长的。其中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当我看向别人的时候满眼的真诚让所有人动容,他说他觉得我真的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孩子,我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孙翎眼里闪起泪光,沈浩然难得的沉默着,杜熠悠悠地说道:“那你就没想着去找找他,应该不难找吧,他在你们学校肯定有朋友吧,他总会和他朋友联系的吧。”静渚把脸埋在抱枕里笑了,过了一会从抱枕里传来一句“我不敢”静渚抬起头来,“因为自从我肯定他不会再回来了他就这么不辞而别了之后,我就开始自暴自弃。我又开始害怕与人交往,因为我害怕投入太多又换来一个不辞而别,我厌恶一切加在我身上的标签,什么懂事、善解人意、好学生,我不是,我想冲破这种束缚但又没有勇气。这使我十分迷茫也很痛苦,我越来越胖,越来越沉默寡言,成绩也越来越差。整个初中高中,我就这么一步步堕落成为一个一百二十斤的胖子,考了一个不入流的二本。这几年我经常梦见纪老师,最近的一次大三,我梦见他成为了一个非常有名的教授来我们学校开讲座。然后我就碰见他了,他问我,你为何沦落至此,我无言以对,他说不要说你是我的学生,我嫌丢人。梦醒,我枕头湿了一片,我发誓我一定要考研,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该就这么平庸得过完一生。我这人一旦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而且我也相信我自己,我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我就到这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14 18:11

                                静渚深吸一口气,好久没说这么长时间话了,看大家还沉浸在她的故事里,她说:“来来来怎么都不说话了,我的故事讲的太好啦?哈哈哈哈来来,我们继续玩。”大家就又开始玩了一会。凌晨两点,静渚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其实故事还有一段插曲。研究生毕业,她去了纪老师所在的哪个城市,美其名曰旅游。不过她想得太简单了,那么大一个城市,岂是说碰见就碰见的,眼看归期将至,静渚心里很难过。那天晚上她就要离开了,中午她吃过饭在宾馆前的那条街散步,她就这么看见了纪寒。他老了,身姿没有以前挺拔了,但样子没变,还是记忆中的那样温暖,他穿着一件白色T恤黑色中裤正在等红绿灯。静渚站在一棵树后面,看着他穿过人行道,向自己这边走来,一如九年前她坐在门边第一排,看着他从走廊走向自己的教室,静渚觉得那不是人行道而是九年的光阴。静渚在树后默默的看着他,眼看他就要走远,静渚想起自己带着口罩,于是她用力握了握手跑到他身后说:“叔叔您好,我想问一下锦江之星在哪啊。”他听了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静渚,眼神交汇的刹那,静渚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就在这条街上,你沿着一直走就是了”声音响起,静渚泪流满面,幸亏带了口罩,她心想。“我知道了,谢谢您啊”静渚赶紧开了开眼睛控制着自己有点发抖的声音,他笑了道:“快回去吧,小姑娘一个人出来可要注意安全啊”静渚心头巨震,往事又浮现在眼前,他的笑容依旧如此美好。是啊,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对一个素不相识的问路人都这么温暖,他早就忘了白静渚,更不会记得他做过的事。但这颗温暖纯良的种子却在静渚心里生根发芽,让她记了近十年,也会记一辈子。
                                见静渚没什么别的事了,纪寒转过身准备走了,静渚突然喊了一声“叔叔,再见”。他回过头拜了拜手勾了勾嘴角,似乎有些惊异她为什么这么激动,但他还是礼貌的回了一句“再见”然后就走了。静渚看着他,这个曾出席过她的青春并扮演重要角色,但最终缺席的人越走越远,突然大笑起来,原来这么多年她执着的就是这么一句,再见,这是他欠的。他和她之间没有一个好好的告别,那么今天就勉强算是吧,终是说过再见了,可真的还会再见吗。再见了,纪老师,再见了青春,她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也在青春的尾巴里如愿见了他一面,真好!静渚想,没有遗憾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4 19:49
                                  希望大神们指导指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14 20:22
                                    白静渚不想和纪老师相认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8-25 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