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tale吧 关注:90,771贴子:1,310,058

【AU】Embertale/余烬传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历经毁灭之后,残留的余烬仍能复燃


回复
1楼2019-02-12 13:36
    heyya,各位好,这里是月雯,第一次发AU,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故事:)
    也非常感谢各位给我投票的小伙伴和吧主!
    (过审盖章图应该还要放...吧?)


    收起回复
    2楼2019-02-12 13:38
      Embertale/余烬传说


      原作衍生型AU


      故事背景: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怪物在地球上和平共处。
      有一天,战争爆发了。
      怪物在输掉战争后被人类赶入地下,人类用一道魔法咒文封住了位于伊波特山的出口。
      在漫长的时光中,历史记载一共有七个人类小孩相继坠落
      在最后,那第八人坠落之时,怪物们离收集到七个灵魂迎来自由已经近在咫尺。
      期间发生的事已经全部湮没在被重置的时间线中。
      误差是在屠杀一开始发生的,似乎没人知道原因。
      这一次,人类没有能够完成屠杀,热域的部分怪物躲过了死亡,人类没能够到达lv19
      在人类离开地下后,有一些事情预示着一切都不同了。
      地下所有幸存的生命站在飘扬的尘埃中,从余烬中涅槃。
      他们要做的远不止于挣扎求生。


      回复
      3楼2019-02-12 13:39
        背景备注:
        故事发生在21个NE结局中,没有在热域杀死足够怪物导致回到NE的结局,在原作结尾,Alphys当上了领导者,sans协助她共同管理怪物们。

        时间线误差导致了主时间线外的空间崩塌,简单概括就是时间线本身的缺陷致使RESET按钮和存读档功能出现错误,人类无法重置和存读档,导致离开结界后时间依旧在流逝
        误差导致的影响在Frisk和Chara的人设中有提到,其余的...在故事中会慢慢展示

        经历屠杀之后的地下各地点情况:

        遗迹:空无一人
        雪镇:居民全都撤离,只有sans还会返回那里
        瀑布:还住着少数没有撤离的居民
        热域:空无一人,防护机关基本损坏
        核心:MTT主题酒店被夷为平地,核心反应堆几近报废
        首都:郊区及外围建筑情况良好,原城堡所在地变成了废墟,附近的民居基本损毁,所有成功撤离的居民目前都在那里集中等待安置。

        结界:仍然在那里
        遇难人数:无法统计


        回复
        4楼2019-02-12 13:42
          人物介绍:
          主要人物:Alphys、sans、Frisk/Chara
          次要人物:Napstablook、“幽灵”、Monster Kid
          其余角色:Gerson、Grillby等幸存的怪物


          ——————————————————————————


          Embertale!Alphys

          *曾经的皇家科学员,现在是怪物们的领袖
          *不喜欢别人用尊称称呼自己
          *目前是怪物们心中的精神支柱
          *背负着沉重的罪恶感和愧疚之情
          *穿着白色的衣服,就像为死者哀悼时穿着丧服一样
          *在不与人交谈的时候几乎从不露出笑容
          *待人很和善,在人前偶尔会变得很紧张,但大部分时候都显得非常镇定
          *她再也没看那些动漫
          *除了实验室外最经常待的地方是位于曾经的首都郊区的墓园,时常有人看见她凝视着那些墓碑伫立着
          *会用真心去鼓励所有感到绝望的怪物
          *不止一次想过放弃
          *经常幻想着一切都不曾发生

          外观:
          白色的大衣
          白色的衬衫和裤子
          一副黑色的圆框眼镜

          *外观和曾经没什么区别,除了...她自己...


          回复
          5楼2019-02-12 13:49
            Embertale!sans

            *曾经的雪镇哨兵,现在暂时担任哨兵队队长,帮助Alphys一同管理着地下
            *当一切步入正轨之后,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与自己做着深刻的思想斗争
            *还是会讲冷笑话,但次数已经非常少了
            *和Alphys一样,是怪物们的精神支柱之一
            *有时会偷懒,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走捷径
            *认真的时间变得更多了
            *虽然还会笑,但往往以他笑着笑着攥紧脖子上鲜红的围巾,最后变得严肃起来为结尾
            *有的怪物听见过他自言自语
            *是为数不多还敢离开首都范围前往曾经的雪镇和遗迹的怪物之一
            *有很多怪物见过他站在墓园的一块墓碑前,只是呆呆地站着
            *计划着让一切回归正轨
            *别和他提起人类还有他兄弟的事

            外观:
            蓝色的兜帽外套,黑色的T恤,上面有对应位置骨骼的图案
            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
            脖子上围着一条有些破旧的红色围巾(来自他兄弟曾经做的雪雕)
            右手上戴着一只明显有些大的单只的红色手套(从他兄弟的衣柜里找出来的)
            永远展露的笑脸


            回复
            6楼2019-02-12 13:51
              Embertale!Frisk/Chara

              LV 15 HP 76/76
              ATK 28 DEF 3

              *最后一个坠入地底的人类/第一个坠入地底的人类
              *现在喜欢上了甜食/依旧和以前一样喜欢甜食
              *共同展开了屠杀
              *在屠杀的最后,ta们穿过结界离开了地下
              *可不是什么好孩子
              *在发现失去了控制时间线能力之后,立刻展开了行动
              *即使是和其正常的交流,也会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离开地下的时候,外表看上去仍像个孩子
              *失去了控制时间线的能力,但灵魂依旧十分强大并充满决心
              *其他人类发现这个孩子的时候并不知道ta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金币
              *因为时间线误差,现在成为了同一个人

              外观:
              蓝色的条纹衫,上面只有一条紫色条纹
              有一半时间五官仍然是那三条杠,但另外一半时间,脸部表情令人害怕
              一直都带着那把沾满尘埃的刀,即使你看不见,但ta们真的一直带着
              心形的金色吊坠,盖子上的字被野蛮的划去了


              回复
              7楼2019-02-12 13:54
                次要人物会在出场后附上人物介绍,接下来放一下余烬传说中那位“半个”OC人物
                这位人物的别称或是真实称呼不会在故事中出现:


                “幽灵”

                身份不明的家伙,只存在于sans 的视野中
                无法改变主时间线上的任何事物,但如果借由sans的身体就可以
                似乎没有名称?甚至连人数是一还是二都很难分辨
                和sans的关系不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双方关系并不友好
                拥有不知从何而来的科研知识

                大部分的时间,只是在观察主时间线上的一切,实际上也无力干预
                时间线误差发生后,主动联系了sans

                *伴随着不断积累的误差程度发生着一定变化
                *sans可以通过陷入深度昏迷的方式主动联系上ta(也许是ta们?)


                回复
                8楼2019-02-12 13:56
                  主线剧情主要以怪物们的视角进行故事的发展,偶尔会穿插支线剧情(回忆),还有人类在地面所做的事。


                  Embertale故事分为三大部分,每一个部分的末尾会因为故事人物的选择不同走向不同的结局


                  共三个结局分别是:
                  Cycle Ending (简称CE,循环结局)
                  Hopeless Ending(简称HE,绝望结局)
                  True Ending(简称TE,真正的结局)


                  这个AU会以文字形式展现,氛围可能较压抑
                  故事模式上应该算是个慢热的故事...


                  回复
                  9楼2019-02-12 14:01
                    以下为Embertale中与原作有差异的私设部分,以及一些注意事项

                    ·余烬传说的故事分为主线部分和支线部分,主线部分按照事件发生顺序进行,支线部分会标注事件发生时间,每个部分都会有单独的小标题

                    ·在余烬传说的设定中,每次屠杀线的末尾,时间线是被重置而非摧毁,这和设定中“时间线原本的缺陷”有关

                    ·为了方便描写,将Mettaton曾经的幽灵形态形容为一个粉色的幽灵

                    ·这个AU中存在一位OC人物,准确描述来应该是半个OC人物,设定是基于原作某个人物进行扩展和修改的,但请放心,这位对于故事仅仅起侧面推动作用

                    ·最后那次未完成的屠杀经历了未知的错误,导致了一些不应该出现在NE线出现的事件发生,具体会在支线部分进行描写


                    ·Alphys和sans还有Frisk/Chara均为主要人物,在故事不同的部分描写的比重都不同






                    ·这个AU开放ASK,但由于每个故事对应时间和当时人物心态等情况不同,想要ASK可以直接在故事所在的楼层下面回复,可ASK的人物为该章节出现的人物(非常欢迎来提问!)


                    回复
                    10楼2019-02-12 14:07
                      那么,故事正式开始
                      更新频率为一天一更,直到和其他地方的进度持平为止


                      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故事:)


                      回复
                      11楼2019-02-12 14:08








                        回复
                        12楼2019-02-12 14:13
                          Embertale!Monster Kid

                          大家都叫他Monster Kid,连他自己也一样
                          后来成了Alphys的实验室助手之一
                          对曾经的皇家护卫队队长怀着很深的愧疚之情
                          双亲很早“陨落”了,很多时候无家可归,但总是喜欢和别人讲“别告诉我的父母我来过这里”
                          他不太坚定,但和其他怪物一样充满仇恨
                          和其他人打招呼喜欢用“呦”来开头
                          外观:
                          黄棕色的条纹衫
                          最外面披着一件实验室大衣


                          (部分和后续剧情相关的设定暂时隐藏)


                          回复
                          14楼2019-02-12 14:25
                            我是第一个?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2 14:46
                              顶顶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12 16:23
                                第三个。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12 18:26
                                  第四个!顺着原帖过来捧场+继续期待剧情发展|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12 19:57
                                    余烬?哪个城墙薪王送余烬来了!?(警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12 20:09
                                      睡前顶一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12 23:17
                                        支持!!!表示很心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12 23:21
                                          还是我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13 08:08
                                            每日一顶√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3 11:40
                                              顶上去,ヾ(^∨ ^*)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3 17:42
                                                您好,这边是希望你能火火🔥,建议你要冲冲冲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13 17:44
                                                  疯狂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13 18:23
                                                    上推荐了ヾ(´∀`。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13 19:12
                                                      恭喜过审qwq!!!放烟花!!喵呜~


                                                      收起回复
                                                      29楼2019-02-13 19:2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2-14 13:25
                                                          第一个支线部分故事已经出现,支线部分大多为回忆和过去发生的事情


                                                          故事发生时间为:“屠杀”事件后当晚


                                                          支线部分·《梦魇》(上)


                                                          “嘿,Undyne,你今天过得怎么样?”Alphys匆匆忙忙地赶到了瀑布下的垃圾场,这里是她们经常私下见面的地方,也是耗费了大量时间的场所。

                                                          这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但是Undyne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太一样...

                                                          Alphys从没见她在这个时候穿着盔甲并且手持长矛。

                                                          每一次,Undyne都是穿着便装过来的,永远都是那么的清爽,富有活力。

                                                          但她现在看上去就像是要立刻投入战斗。

                                                          发生什么了?

                                                          Undyne背对着Alphys,手持长矛站在那里。

                                                          “Undyne...?”Alphys感到一阵不安,她缓缓朝着Undyne走了两步。

                                                          Undyne转过身来,她没有像往日一样戴着眼罩,失明的左眼此刻闪着白色的激光。

                                                          那件黑色的盔甲上相比平日多出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她的表情非常的严肃,黄色的竖瞳冰冷地望着Alphys。

                                                          “Undyne?!”

                                                          Undyne没有理会,而是大踏步朝着Alphys走来。

                                                          Alphys情不自禁地向后退着,惊恐地望着面前那熟悉的身影。

                                                          此刻,她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

                                                          周围的景物突然间改变了,这里不再是瀑布下的垃圾场,而是洞穴深处的木桥。

                                                          Alphys不再后退,她朝着面前的皇家守卫队队长冲过去,试图拦住她。

                                                          Alphys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但她的双手穿过了那具已经因为决心重新完好的盔甲,那件黑色的胸甲上早已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心形。

                                                          “Undyne!”

                                                          Alphys转过身去,惊恐地注视着此刻已经对着那个手持尖刀站在小桥另一端的人类高举起手中长矛的Undyne。

                                                          无数淡蓝色的长矛浮现在Undyne身后。

                                                          白色的激光照亮了阴暗漆黑的洞穴。

                                                          Undyne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她眼中的决心和视死如归的神情仿佛照亮了阴森潮湿的洞窟。

                                                          “ 你 还 得 再 加 把 劲 。”

                                                          手臂挥动,淡蓝色的光雨淹没了一切。

                                                          “Undyne!!!”

                                                          光芒笼罩了一切。

                                                          再次睁开双眼时,Alphys发现Undyne站在自己面前注视着她。

                                                          “...Undyne...?”

                                                          Undyne仍然穿着盔甲,但是那套盔甲上却布满了刀痕和破口。

                                                          “答应我,Alphys。”

                                                          Undyne开口了,左眼眶里的激光正在慢慢黯淡下去。

                                                          “盯着我和那个人类的战斗...”

                                                          Undyne的身体开始融化,她的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眼角流下了泪水,脸上露出了悲哀绝望的神情。

                                                          “你本来可以帮上忙的...也许只要再快一点...”

                                                          那张熟悉的脸开始扭曲...

                                                          “你-本-可-以——”

                                                          ——————————————————————————————————

                                                          Alphys尖叫着醒了过来。

                                                          她的尖叫声回荡在实验室里。

                                                          Alphys喘着气,发现自己满脸都是冷汗。

                                                          她坐在床上,抱着膝盖深呼吸着。

                                                          Undyne...

                                                          对不起...

                                                          Alphys深深地吸着气,随后再呼气。
                                                          她呆呆地望着之前自己一直抱着睡觉的那个鱼人玩偶。
                                                          她们之前都为彼此做过一个。

                                                          Alphys用颤抖的手抓起那个不算太精致的娃娃,紧紧地抱在了胸口,随后哭泣了起来。

                                                          在这个不眠之夜里,她不是唯一一个泣不成声的。

                                                          ——————————————————————————————————
                                                          ——————————————————————————————————

                                                          sans走在雪镇的街道上,Papyrus大踏着步子兴冲冲地走在他身边。

                                                          “听我说,sans,总是吃那些油腻的东西不好。”

                                                          “bro,我可没有胃。”

                                                          “但那就是不好的!你应该像伟大的Papyrus一样有自己的原则!”Papyrus用自己提升了三个音调的声音强调着。

                                                          雪镇今天格外的诡异,街道上没有行人,一个也没有。

                                                          风突然间刮的更加猛烈了,被狂风卷起的雪花几乎淹没了一切。

                                                          sans站在自己兄弟身旁,顶着强风努力地说道。
                                                          “bro,太奇怪了,我们先回去吧。”

                                                          忽然之间,风停息了。

                                                          狂风毫无征兆的停止了呼啸。

                                                          但是漫天的雪花依旧让一切都化作了梦幻般的白色。

                                                          面前翻飞的雪花中缓缓浮现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穿条纹衫,满身尘埃,手持尖刀的人类。

                                                          sans站在那里凝视着那个身影,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兄弟就在自己身后。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这么走“捷径”离开,还是...

                                                          但是那个人类不再前进了。

                                                          人类歪着头,对他露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夹杂着鄙夷情绪的微笑。

                                                          那笑容十分眼熟。

                                                          sans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他颤抖着转过身去。

                                                          Papyrus仍然微笑着,保持着曾经的动作。

                                                          他缓缓张开了双臂。

                                                          随后,那颗头颅毫无征兆的,坠落在地。

                                                          sans惊恐地朝着自己身首异处的兄弟伸出手去。

                                                          不!

                                                          他的指骨只触碰到了尘埃。

                                                          漫天的飞雪夹杂着尘埃。

                                                          他的兄弟在他眼前化成了灰烬。

                                                          又一次。

                                                          bro...

                                                          他站在这一片灰色和白色相互交融的天地中。

                                                          “sans...”

                                                          声音从身后传来。

                                                          sans猛地回过身去。

                                                          “Papyrus!”

                                                          那没有头颅的身体朝他张开了双臂。

                                                          不...不!

                                                          sans呆呆地看着那没有头颅的躯体,他发着抖向后退了一步,撞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我认得那个声音...”

                                                          那个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sans缓缓转过了身去。

                                                          那个身影穿着紫色的长裙站在她身后,sans却没有抬起头。

                                                          他知道没有那个必要。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地向上移动了目光。

                                                          在那件紫色长裙的胸口位置突然间出现了一道刀痕。

                                                          “为什么...?”

                                                          泪水沿着那张仍挂着笑容的脸颊滑落。

                                                          “为什么我们永远无法拥有一个永恒的美好结局...?”

                                                          “我们做错了什么...?”

                                                          Toriel苦涩地笑着,在面前的骷髅还没有朝自己伸出手臂之前化作了尘埃。

                                                          “兄弟...为什么?”

                                                          没有了头颅的Papyrus在他身后用平静地语气问着。

                                                          “为什么你站在那里只是看着?”

                                                          ————————————————————————————————

                                                          sans睁开了双眼。

                                                          他的头骨上满是汗水。

                                                          他还呆在自己的秘密实验室里,只是趴在控制台上睡着了而已。

                                                          之前他是在...继续尝试让“那件事”发生...

                                                          成功率目前仍然是零。

                                                          当sans意识到这点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眼眶里已经没有了白色的瞳孔。

                                                          这只能说明他的心情糟透了。

                                                          戴着单只手套的右手和左手的指骨一同攥紧了脖子上的围巾。

                                                          某种冰冷的东西从眼眶里出现,随后沿着头骨慢慢滴到了他的衣服上。

                                                          bro...

                                                          对不起...


                                                          回复
                                                          31楼2019-02-14 14:03
                                                            沙发,现场表演一个生吃电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14 1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