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正行吧 关注:11,833贴子:8,147
  • 5回复贴,共1
“性”与“命”不同,性是根,命是果,扎下根来才能结果。性命是相连着,人定住性才能立住命。性是天生之本性,命乃与生俱来之命数(包括时辰八字)。一般人不懂得化性,因而被命数所拘。若能化性,命也准好,故要性、命双修。汉朝的大文豪董仲舒,博古通今,尤精于易、书等经。也懂得算卦,灵验异常,故云:“学道要有灵机,就能说出数来。”


回复
1楼2019-02-11 22:02
    三性
    人有三性,(一)天性(二)禀性(三)习性。
    (一)天性是是天赋之性,纯善无恶,即孟子所谓的性善。
    (二)禀性是人赋,是无始劫来祖先遗留下来之罪根,故人要化禀性,去除脾气,才能超拔祖宗。
    (三)习性是再后添的种种习气及嗜好,可善可恶,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人有甚么性,就招什么事。因此要去习性(吃喝嫖赌抽),化禀性(怒恨怨恼烦),才能圆满天性(仁义礼智信)。这才超出三界。


    回复
    2楼2019-02-11 22:02
      三命
      人有三命,(一)天命(二)宿命(三)阴命。
      (一)按着天给你的性,便是天命,自己本来之命运。性与天合,道义就是天命。
      (二)宿命是前生修来的,包括知识、才能、钱财、富贵荣华等,心与宿命合。
      (三)身与阴命合,诸如不好嗜好及脾气(怒恨怨恼烦)就是阴命。
      人要止宿命,了阴命,长天命。以天命用事必好,以宿命用事必坏,以阴命用事必灭。
      命是人之本分,守住本分就立得住天命。修德行能长天命。学习艺术才技,多积钱财是长宿命。争贪是长阴命。就看你如何化性立命。一般人都相信命数,为命数定住,被气禀所拘而不能超出数外。若懂得作德立命,则能够改变命运。


      回复
      3楼2019-02-11 22:02
        袁了凡立命之学
        明朝有一位名士叫袁了凡,其母守孀,教他学医,可以济世活人。某日袁了凡在路上遇着一位童颜鹤发,仙风道骨之长者姓孔。孔先生替他算命,说“你不应该学医,你是仕途中人。现在若改行读书,明年入庠中秀才。”后来孔老先生为袁了凡算命,说他某年会考上第几名,某年补上廪生缺,某年当贡,某年选为四川知府。五十二岁寿终正寝,可惜无子。
        从此之后,袁了凡便弃医而读书,凡碰到之考试,名次之先后,完全符合老人之预言。他由此相信,荣辱生死,皆有定数,对人生便心灰意冷,淡然无求,心如死灰。
        某次他上南京栖霞山,与云谷禅师对座一室,三日不眠。云谷禅师问:“你能静坐三日不起杂念,不胡思乱想,必有原因?”袁答:“被孔老人算定了,富贵在天,生死有命,妄想也没用!”云谷禅师曰:“凡夫俗子未能明心见性,故被阴阳气运所控制。但唯凡人有命数,极善之人,命数拘不了他;极恶之人,命数亦拘他不住。二十年来你被运数所拘,动弹不得,岂不是凡夫一个,我还以为你是圣贤豪杰呢!”
        袁问:“人的命数,可以逃出去吗?”云谷禅师答:“命由己立,福自己求,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你只要扩充德行,多积阴德,多做善事,则自己造的福,那有不灵验之理耶?”
        从此袁了凡悟了立命之理,不愿再落凡夫窠臼,开始广积阴德。第二年考试孔老人本来算定得第三名,却考了第一名,孔老人之预言开始失灵。到了秋期举人考试,也出乎意料之外而考中了。他便发愿,行三千善事。历十多年,三千善行始完,回乡把功德回向,并再发求子之愿,许下再行三千善事,以赎此生之过。仅经一年,便生下一子,起名天启。
        袁了凡用功过格,每行一善便笔记于书。其夫人不识字,每行一善在日历上划一圆圈。如是勤奋行善,只在第二年间,三千善事达成,即刻回向。又再许下求进士之愿,行一万善。三年后中进士,为宝抵知县。在衙门做善事不容易,正在忧心如何满这一万善之愿呢?夜梦神人指点曰:“只减粮一节,万行俱完矣。”原来宝抵田租甚高,袁了凡立即将之减低,然心里仍怀疑,是否真能以一抵万善耶?适巧幻余禅师自五台山来,告曰:“善心真切,即一行可当万善,况全县减粮租,万民受福了!”
        袁了凡一身劝人行善,死后被请入文庙为贤人。孔老人曾算他五十二岁卒,后来却享年七十四岁。袁先生一生心得在此:凡说祸福天定者,是凡人。若说祸福凭心定,命运乃自己求之者,则是圣贤矣。


        回复
        4楼2019-02-11 22:03
          性命之道
          天命无常,修德为要,人皆可以掌握自己性命而改造之。懂得立命,可以由贫而富。若违犯天命,以阴命做事必灭,则能由富至贫。譬如明朝嘉靖之宰相严嵩,因贪赃枉法,全家抄斩。但皇帝没判他死罪,赐他一个金饭碗令他乞食。他挨家乞食,那有百姓肯施食给他呢?大家都恨他入骨。于是最后活活饿死。
          我们研究命,命根在那里?就在性上。故中庸一开始便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天命,就是自性本具之五德(仁义礼智信)。能率领,随顺这个天赋本性向前走,就是道。“修道之谓教”。此即教育之底蕴。“道也者,不可须臾离。可离者,非道也。”这个大道,连喘气这么短的一剎那也不可离开。假若能够离开,则不是大道。这个道,是性命之道,包括了五常之德。五常,能生天地、生万物。周朝八百年,汉室四百年,都是本着这个五常之德。此即人本性具备之条件,故古人云,水向下流,如人心之向善也。
          这个性命之道,人人都能走得过去,不管好人坏人,都要让他过得去,不要顶住他的路,令道拥塞不通。应该本着“仁”心来走这条路。孟子曰:“仁,人心也;义,人路也”。必要拿出仁爱谦让之心,才走得过去。若不忍让,就伤德性。应该爱人如爱己,天下无所不爱,无所不关怀。孔子周游列国,饱受坎坷,毫无怨言。佛在雪山六年苦修,心里无罣碍,不但爱人,连蚊蚋小蚁他也慈悲,皆是相通的。


          回复
          5楼2019-02-11 22:03
            命者,名也
            人的命是天给的,立住命就是行天命。“命者名也”,你叫做什么,那就是你的天职。叫做母亲,就要尽母亲之天职;叫做学生,就要尽学生的责任。在世界上,各行其道,世界就顺了。正如火车要顺轨道而行,若越轨,火车就翻了。


            我们人起码要尽伦常之道,人有五伦(一)君臣有义(二)父子有亲(三)夫妇有别(四)兄弟有序(五)朋友有信。这五伦像个轮子,要运行圆转,缺一不行。若逆转,即伦常乖舛,立见消亡。譬如夫妻打仗,父子不和,只弟争产,这样的家庭,怎能乐呢?就算你住高楼大厦,吃得也不香不甜了,因此,这个道不可须臾离,不离道,能体会道的味,则乐莫大焉。所以孔子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是深尝到道的滋味。颜渊虽然一箪食,一瓢饮,穷困不堪,然乐在其中,因为他体会到仁德的滋味,是贫中出贵。若不知仁,虽身在富贵而实在贫穷。


            故我们要各行其道,尽性、尽伦、尽职。天命给了你灵性,你要率性而行,即是正名。命者名也,名不止,则言不顺;必定要名正才言顺。也即是止于你本有之岗位。君止于敬,臣止于忠,父止于慈,子止于孝,兄止于友,弟止于恭,朋友止于信。不要越轨,否则会走到险道上。这个道是不可须臾离,从这条路走去,可直达圣贤境地。


            回复
            6楼2019-02-11 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