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眠海吧 关注:303贴子:13,853
  • 15回复贴,共1
第二幕:(敏妃剧本剧情)岳察氏本心有意投坤宁,恐元年坤宁门之为惹皇后生嫌,而后有意向后请罪。绘有中原风情的字画赠皇后。皇后好奇画里的中原风情,留问岳察。岳察因此迟到敏妃茶宴,被定嫔设计罚写《九成宫醴泉铭》。

岳察回宫途中遇同宫恩嫔,提及此事。恩嫔提议帮岳察同写,岳察婉拒。二日晨昏定省,岳察称病,贴身宫女直接将抄好的《九成宫醴泉铭》献敏妃。皇后问及,恩嫔出口道岳察近日本就因为后绘图而劳心劳力,又道岳察氏昨日为敏妃抄写到深夜,感染风寒。而后皇后、敏妃双双赐补品以慰【恩嫔,岳察文龄】


回复
1楼2019-02-11 15:22
    【日驭正明,金光绵延于鳞集檐瓦上,或流连于丹楹刻桷,阊闔荧煌彰显无遗。然于此刻,难拨兴致鉴赏。自承乾廊檐一出,长袖下叠掩的细指,攥握成拳,恚怒盈沸于膺,久久难息 】

    【纵是昔日华筵上,曾同敏妃构怨,可自那日后,便行分泾渭,本以为那微末的龃龉,总会消弭于珠流璧转间。然于此行茶宴中,倒叫我看得分明,定妃作势煽惑,她便趁机发难、借罅作惩,半分诉辩都不予、缘由不问】

    【虽愤懑难平,可观眼下,我尚算中宫丹帷的新客,不宜肆张旗鼓,不适为主惹嫌,惟是暂敛锋刃,端一派恭顺谨慎、忍气吞声】

    【而今朝吞咽的冤苦,我明日便回偿予她】

    【行于甬道间,恰间疏影照于青砖上。婵娟近前时,盈目稍抬,恚容瞬息间易作澹然,陡然起了他心。眉目弯,娓娓】

    恩妃——


    收起回复
    2楼2019-02-16 15:50
      (天方泄光时,便有鸟鸣,扰我清梦。且将春山描,发髻一挽,便往文杏登堂去。同往坤宁请安,又归一处,与小鸾三言两语,只把光阴散,俄而又愤叹光阴流转,叫人难防。)
      (日正悬,然天凉,观小鸾见困乏,便先离文杏又欲往旁处走。绕出了永和,领秋分一道沿甬道宫墙行,只为免去些晒。)
      (蜿蜿蜒蜒,秋分的半个头影不时露出,似忘川厉鬼。转眸望了几回,竟笑出声来。才将停住,却闻一声唤,自然而然的应下。):“诶——”
      (将眸转,即见来人。一扬眉,轻快的唤了一声。):“娴妃。”(压群与人见礼,又一笑。):“这是要回永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6 21:48
        【日驭正明,金光绵延于鳞集檐瓦上,或流连于丹楹刻桷,阊闔荧煌彰显无遗。然于此刻,难拨兴致鉴赏。恩妃至跟前,亲自腰伏一截,扶她起身。笑吟吟作趣道】

        你这是要去敏妃茶宴?【鼻翼一瓮,显泄难得表露的春华稚气】别去了,我才在她那吃了瘪呢,茶也不好喝,别去了!

        【因着之前坤宁替她寻珠串一事,又有同宫之系,往日走动也颇为繁数。澶漫长宵、琼英亟至的冬日,在照殿外雪、笼内室软红光里,与她互碰酒觞;蝉肆噪鸣、屋内冰鉴盖孔生烟水轻霭的夏日里,与她絮絮说小儿】

        【宫禁漫长绵渺、刀光剑影的红尘酣斗中,倒是难得一隅静好温柔乡。鬓前珠璎穗络簌簌,与她扯说道】

        我打主子娘娘那赶去吃盏茶,她却给了我罚,要我写《九成宫醴泉铭》【故作冷嗤一回,又是低了首嘟囔】前几日做靴、为皇后娘娘赶字画,本就有些伤了眼。我不想写


        收起回复
        5楼2019-02-19 21:11
          恩:你还是不要得罪人了8,我帮着你一起写?
          我叫什么名字:我怕她们了?你要是跟我一起写,被人知道了,要拿捏我们
          恩:那怎么办,你要不要试着明天给皇后透个风。让她为你出头
          我叫什么名字:不行,皇后现在不能怼人
          恩:那你要怎么办
          我叫什么名字:这样你帮我明天这样
          恩:ok我知道了。二日晨昏定省,岳察称病,贴身宫女直接将抄好的《九成宫醴泉铭》献敏妃。皇后问及,恩嫔出口道岳察近日本就因为后绘图而劳心劳力,又道岳察氏昨日为敏妃抄写到深夜,感染风寒。而后皇后、敏妃双双赐补品以慰


          回复
          6楼2019-02-19 21:17
            (就着她的扶直起身,这下,便见得她朱唇一张一合,带着些娇气的话,统统如珠吐出,落入我的耳中。)
            (我自与她相识,尔后至今几载,从未见她如此。当下觉可爱极,抬手掩了唇笑。又伸手去,轻轻一碰她白皙的手背。):“我才不去——是来接你回永和的。”
            (唤愣神的忘川魍魉与我一并转了向,只欲与她一路行。又听她后话来,不免担心些,开口劝慰。):“这可不好,免得开罪了她,日后又寻起你的不是来。”(稍顿,再启朱唇。):“不过是忽悠她的,不若——我替你写些,也免你多少劳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19 21:53
              (她自比我更多几分不怕她们的底气。只是——今日的娴妃,方才在我眼中,已是别于往日,添了几分如娇女的可爱,叫我欢喜她多一些。稍舒一口气,伸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袖。柔声。):“不是这么个意思,只是难来再招惹她。”
              (她话中推辞,我欲再请,凭情分也好,报那年寻手串的恩也罢。一心想要为她减轻劳苦,可她后话并不无道理。敏妃是为罚她,若这回不成,自还有下招,指不定是什么。这下也是愁,将春山一颦,抿了唇,待见天中浮云遮日,留一片阴凉。又启了唇,道。):“不若明日请安时,你同主子娘娘说说去,叫她为你做主。”(其中意思不过,她敏妃自然不好惹,可也不能耐过皇后娘娘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19 22:55
                【此际惠风细细,吹旋如雪的暮春落英铺满地,院庭给永和几个小公主搭的罥索随风毚微而动。好似天地恬静,我与她立与永和门前,轻描淡写地讲着的却是内闱勾心】

                【黛色青山俏丽舒展,向来端着俐齿伶牙的冠名,很是澄然利爽回以她】

                你刚刚背对着我呢,哪里看着我了

                【聆其话,虽感念她,乌瞳仁里的烟波潋滟缓淌,面上已是稳平之态,沉吟出口】

                她们起了心要对付我,若你帮我,倒是让人容易拿了把柄去。唔

                【慢条斯理地打绕着肩头丝丝穗络】若说开罪,元年我就已经开罪了,现在要我低头,我还怕她们不成了?

                【尾音上扬,思前向后,眸光便略深了】既然她们有心擂鼓邀战,我便是不好推诿


                回复
                10楼2019-02-19 23:10
                  (我以这为一个方法,可却再遭她驳了。心生不解,转念又想,是自己尚不明各中干系厉害。只是——她更明白许多,如今她这说辞,自有其中道理。)
                  (只稍颔首,是为应下她的话,又作长久的沉思,未有旁的话来予她。与她无言共立永和门前,有做一对石狮的意味。)
                  (许久,抬眸望人去,对上她的眸,只觉她自有一计,是肯定的问。):“你有对策。是欲如何为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9 23:15
                    不行【她话还未落,便是遽然驳了她。又恐她生心,回眸流盼,睃巡窥她雪容神色】

                    【见之如常,便软了音,与她细细分析,理拨迷霭】

                    主子娘娘初掌宫权,上有敏、瑞龙潜二妃,后有泱踵的膏腴贵游,各个背倚的门阀望重【声压低一分】更别提慈宁那尊。此时娘娘若为我开口,便是教她难做

                    【一顿,面上清风】更何况,我也还未到主子来替我说话伸张的时候。那未免也太庸弱了些

                    【我将这一点分寸仔细掂捏着,无论乾清,无论坤宁,宠怜皆为指缝恩,太过毫末。济营为私,碌碌思谋,我斗胆想攀揽的是一份置信珍重】


                    回复
                    12楼2019-02-19 23:36
                      :“好。”(她果有计策,与我说来时,自比方才莽撞的二策好上许多。是以,颔首应下。):“你且放心,我自将为你。”(遂也不与她多在这做石狮,一同归了永和。)
                      (翌日,如常同小鸾一道往坤宁请安。只待娴妃之宫娥将抄好的呈上,引来主子娘娘询。这又自座上起身,行礼拜后,替宫娥将问答下。只说是,她近日来,只恐不能将图绘好,便多劳累。又添昨日仍为敏妃抄写,至深夜未眠,这才染了风寒,这下不得来。)
                      (再拜如仪,方归了座上,一切自由人定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19 23:48
                        我到底在逼逼什么啊
                        【心生一想,雪指去攀系她掌。四目相视,挚真且庄重】林致,帮我

                        【娓娓而道】今夜我会让我屋里的人抄毕《九成宫醴泉铭》,明日你携卷而去,先道我之前为主子娘娘绘画的辛苦,然后

                        【花盆底儿轻轻踱步,唇齿间念喃,再是一旋身。细细长指虚虚一比,粲桃颊春融】

                        然后——你再提今日我回来乏累不行,你提了几番为我帮抄,一次、两次【指节一屈,认真数着,她憋着笑,嘤一声】你别笑!

                        【本就是个无赖的,谎告架来就弥天诓人,我续而赘赘】我皆婉拒,然后披星戴月、不辞辛苦【毫无赧然】恳恳抄这毫无体恤、目无尊上的敏妃娘娘非要派下的《九成宫醴泉铭》

                        【此来,实则也只做轻撩拨,一来教她们好知道我不好欺凌,让我吞忍冤苦,痴人做梦。二来,便是先掘错故之壑,往后...言笑间皆是温然】

                        备着,以后慢慢还她们


                        回复
                        14楼2019-02-20 00:02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