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46贴子:1,685
  • 9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25話 山中遭遇戦与決胜台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冷的想要摸鱼的小星辰的是,久等了米娜桑,现在就为米娜送上这一话


回复
1楼2019-02-10 22:51
    以下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2-10 22:52
      在成为火龙巢穴的洞窟中,有可以从天花板上出入的洞穴。火龙不知为何不喜欢从地面进入自己的巢穴。据说这是因为地龙等天敌会趁自己不在家时闯入巢穴,作为种族的本能害怕着这样的事态出现。


      因此,我们从龙巢中穿过天花板的洞穴,向天空飞去。龙的表皮中有有含有磁的矿石成分,如果乘坐的话,方位磁石就会失去作用。可是因为从天空能看见的王都的方向是东,所以按那样子反过来前进就行了。


      正如修拉老人说的那样,跟翼与前脚一体化的翼龙相比,火龙飞行中上下的运动少,乘坐起来很舒服。龙笛不是吹的,而是作为饰物,注入魔力使之产生声音的,类似于魔道具的东西。用这个来指示方向,火龙按照我的意志向西方方向飞着。


      “……喂,你用了什么魔法吧?心情太平静了,反而更可怕了”


      “毕竟是第一次体验到这个高度,谁都会有恐惧感吧。带着恐惧的情感风险很大。因此,请允许我使用『精神防御(Spirit guard)』”


      “没有因为看到害怕的我而觉得高兴之类的兴趣啊。要是报复一下平时的也是可以的”


      “反正,只是想可以一起欣赏这样子的景色而已。如果这时候没有了恐惧感,不觉得这是很难看到的绝美景色吗?”


      米拉露卡把后背托付给我,微妙地让身体浮起来,渐渐地没有了顾虑,体重也压过来了。非常的轻,是因为用脑的工作也消耗能量吗?


      “……很重什么的,虽然想没有这样的事。要是觉得有想法的话就说出来”


      “不,太轻了,简直让人吃惊。比刚才送的书还轻”


      “那、那、那个……那个就算了。你太没神经了,可能只是感觉不到重而已”


      “身高还没有到可以碰到书架的程度喔。嘛,虽然米拉露卡可以拿书来垫着”


      “穿高跟鞋的话,我也能碰得到。但因为脚会疼所以不太喜欢”


      明明是要阻止敌国侵略的行动,我们却说着平常的话。因为这也好那也罢,对我们来说,无论是贝尔贝基亚军还是是所有的大军、精锐的军队,如果我们认真战斗的话,他们连敌人都算不上。


      贝尔贝基亚共和国,是跟维尔莉娜的魔王国不同的魔王国相邻的。而那个魔王根据维尔莉娜的话,好象只有相当于S等级冒险者的力量。据说因为没能讨伐那个魔王,所以缔结着每年送大量的贡品的条约,而在贝尔贝基亚最强级是AA等级——冒险者强度20000点左右的人以外都没有。也就是说一般士兵是在C等级以下的。这在阿尔贝恩王国也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贝尔贝基亚,对于讨伐了阿尔贝恩王国的魔王讨伐队的——我们,完成了讨伐身为SSS等级的魔王的维尔莉娜的事,并不清楚。


      回复
      3楼2019-02-10 22:52
        并且威森布特公爵家,做下了无论魔王讨伐队多么强,用数量就能压倒这样的误解。


        “就像是孩子们之间吵架,而大人插了一脚进去的感觉吧。我也有同样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


        “如果不是一起参加过魔王国实际战斗的伙伴,是无法真正感受到我们的强大的吧。人类之间的战斗,是我们专业领域之外的”


        “如果是凶恶的魔物集团的话,无需问答就直接把他们轰飞。”


        正如米拉露卡所说的那样,在讨伐魔王的道路上,毁灭了袭击人类的魔物巢穴。


        话语不通的野兽也是,有智慧的亚人种在大集体中筑巢的话,对周边村庄的危害就变得非常严重了。


        而看到这种情景之后的米拉露卡,对于魔物来说简直就是狂暴的天灾——“可爱的灾厄”那样子的存在(译:今后傲娇妹米拉露卡的称号将由原本的的“惹人怜爱的灾难”统一更正为“可爱的灾厄”)。


        “迪克,我好像看见什么了。你比我眼睛好吧?


        “把森林开拓到某种程度,按一定距离放置着有记号的石塔……没错了。那就是威森布特制作的贝尔贝基亚入侵的路线”


        “居然用国家的防卫费做出了那种东西。不觉得有必要对愚蠢的人进行相应的惩罚吗?”


        “啊,我也这么想。如果是在向玛娜丽娜申请订婚的时后发生这样的,我就会更平静地完成那件事了”


        “那时发生这样的,你就成为这个国家的支配者了……不过,在魔王讨伐完成的那一刻,如果有谁希望成为王的话,也许就变成那样了吧”


        被米拉露卡这么一说,我们都是一样的,对权力漠不关心。


        特别是爱玲过着无赖汉一样的生活,如果在意的话,即使是武术师范,被称作这个国家的拳圣也不难吧。


        “那现在开始,请爱玲成为国王吧。那样的话,也就会更加紧凑了吧”


        “虽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是她有角,所以不能把王冠戴在头上。”


        对少见的米拉露卡的玩笑,我不由得笑了出来。完全没有紧张感,一点困扰没有——这样想着。


        穿过山岳地带,森林被开拓做成了的道路。沿着视线走去,能看到像村落一样的东西。


        “这就是,生活在这一带的民族的村庄……这附近,不是通往军道的吗?”


        “啊啊。贝尔贝基亚军队之间如果没有任何东西的话……等一下,能看到什么。那是贝尔贝基亚的斥候部队吗?”


        “好像是那样。在我们国家,骑兵不用『黑铁』的武具。但是,他们是……”


        回复
        4楼2019-02-10 22:52
          从米拉露卡的视力来看,似乎也能明白敌人穿着黑色的铠甲。身穿红褐色的斗篷和黑色甲胄的他们,五人左右组成一个部队,在山中的军道上奔跑着。


          好像发出了粗暴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发现猎物而追赶的猎人。


          转动视线视察周围,跟想象中一样。贝尔贝基亚的斥候,在追赶着什么人——拿着弓的骑兵,在号召放箭矢的时候,我紧紧地抱住米拉露卡的身体把她固定着。


          “呀……什、什么啊?在这种场合做那种事……呀啊啊啊啊!”(译:也就是说换个场合就可以做吗)


          “米拉露卡,要下降了。那些家伙在追赶着某些人……这样下去那些人会被先杀害的”


          “啊……这、这么回事啊。我知道了,要好好抓紧我啊”


          我抱着米拉露卡让她低下姿势,把龙笛贴在胸前念着。火龙接到命令,调整翅膀的张开情况,进入了滑翔的姿势。


          “唔……这么说来,像这样从天空靠近的话,我想会被敌人发现的……”


          “没关系,这个火龙吃了『隐密石榴』。他们没有注意到,直到他们来到附近。即使远处有他们的同伴,也不会注意到”


          “准备得很充分呢……知道了。就像像掠过对方上空一样飞过去,然后说『就这么结束吧』”


          虽然火龙正在接近,但是不可思议的黑色骑兵们却没有注意到——但是,随着高度的下降,眼前的压迫感似乎战胜了隐密石榴的效果。


          “有、有什么东西来了……”


          “啊啊啊!龙啊。队长,天空飞来的火龙……啊”


          “躲到哪儿去了……该死的,放箭!”


          龙从上空开始描绘出弧形,然后急速下降。最大高度变低,像是掠过五个骑兵的头一样地飞去的样子,我确实看到了。


          只是眨眼间,就连视线也逃不掉那样的速度。“可爱的灾厄”在我的臂弯中缩着身体,那双眼睛转向骑兵——然后。


          “『限定歼灭型六十六式·粒子切断阵』”


          从米拉露卡的身体,以魔力编织的魔法阵,以不能辨认的速度展开了。


          那都是猛进的移动靶子,骑兵们,在急速下降交错的瞬间捕捉到了。


          那个捕捉到猛进的动向靶子,骑兵们急速下降交错的瞬间。


          如果进入了魔法阵的范围,剩下的只是启动——米拉露卡吧嗒地打了一响指,展开的魔法阵就会无声地发生了效果。


          “什么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射箭!”


          “弓、弓、还有铠甲……呜啊啊啊啊!”


          骑兵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从上空突然俯冲下来的火龙猛然掠过之后,由于被煽动而发生了暴风马匹们停住了脚步。不仅如此,他们自己的防具一个也没有留下,变成了破破烂烂的、细小的沙子,轻松崩碎掉了。


          再一次飞上天空后,我命令火龙反击,在上空中悬停。


          失去所有装备、赤身裸体的五名骑兵中,被称为队长的男人——比想象中的年轻——好不容易驾御混乱的马,回头望向我们。


          “你、你这家伙是什么人……阿尔贝恩的龙之主吗!?别戴着开玩笑的面具,给我露出你的真面目!”


          回复
          5楼2019-02-10 22:53
            虽然似乎还残留着吓人的威势,但穿着一件内衣跨上马,没有什么被压迫的魄力就是了。


            米拉露卡展开魔法阵,经过精密无比的控制,留下内衣只破坏了装备。虽然是很有女性特色的细心照顾,但做的事情本身却超出了常轨。能够在一个呼吸间分解掉物质变成沙子之类的魔法,据我所知,只有她——从今以后也,我甚至认为为不会遇到其他使用者,这是罕有的才能。


            “是什么人?你们好像是贝尔贝基亚军队的人呢。我们不能让你们回到主力队身边。老实地投降,然后被拘束起来吧”


            “果然还是阿尔贝恩的……**,无能的家伙们……!”


            说坏话的对象是威森布特吧。明明知道却不说,是被命令了保守秘密吧。或者只是基端的斥候部队,说不定也不知道阿尔贝恩方面的内通者是谁。


            “队长,马没事,能跑完!一个人回去的话……!”


            斥候兵中的一位年轻男子用颤抖的声音向他进言。队长没回答,不过,五个骑兵全体人员开始行动,打算逃跑——。


            “米拉露卡,把耳朵堵住吧。”


            “……?你想干什么?”


            我用手遮住米拉露卡的耳朵,施加听觉保护的魔法。她按照我说的塞住耳朵后,同样自己也捂住耳朵,下达了火龙的命令。


            学会使用龙笛这个富有魅力的道具后,我隔了好久没战斗过的心剧烈地跳动着——这样与米拉露卡二人乘龙,联合打空中战也意外地有趣。借用修拉老人的话,这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东西。


            “——吼嗷嗷嗷嗷!”


            仿佛连空气都停滞了的,震动天地的龙的强韧声带的咆哮——这就是真正的威压。


            回复
            6楼2019-02-10 22:54
              马匹们在发抖,缩成一团,动弹不得。乘坐的骑兵们一下子就失神了,在马上垂头丧气。


              结束了咆哮的火龙,轰的一声着陆了。于是,米拉露卡对失神的骑兵们放言了。


              “就算上天允许,我们假面深处发光的眼睛,也绝对不会放跑任何坏事的。”


              我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但大家都失神了,并没有吐槽米拉露卡,总之挺起胸膛,悠然自得地回过头来,带着着开心比什么都好的消极想法。


              “……那个,大家都讨论过了吗?『假面救助者』的决胜台词”


              “不,是我一个人想的。果然,应该要对应‘天’,而加入‘地’相关的台词吗”


              “嘛,算了,每次都换不就行了吗。比起那个,被追赶的人去哪里了?”


              正要环顾四周,却听到了拍手的声音。


              回头一看,一个比我们小一点的兽人少女啪啦啪啦地拍着手。好像是躲在军道旁的树荫下。


              “米拉露卡,她在鼓掌呢。太好了啊”


              “是啊,被帮助了当然了。果然决胜台词是必要的。我的判断没有失常”


              我的讽刺完全行不通,米拉露卡看起来很高兴。虽然平常基本上都是大人的样子,但站在正义的伙伴的方面而兴奋不已的身影却比我更幼小,这一点让我再次确认了。就算嘴巴裂开了也绝对不会说她孩子气的,但说实话,我也不讨厌她这种想法。


              让五个骑兵同时无力化这样困难的事就像呼吸一样顺利使之成功,但想到米拉露卡决胜台词时,我对爱玲不在的事深深感到后悔。因为如果是她,就不会害怕会破坏米拉露卡的情绪,直接捧腹大笑了吧。


              看得到耳朵的形状和条纹的尾巴,宛如虎人族的幸存者的兽人少女,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我们,啪嗒啪嗒地拍着手。


              回复
              7楼2019-02-10 22:54
                施工完成,如有错误欢迎指正,滚去裹紧咱的小被子了


                回复
                8楼2019-02-10 22:55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11 00:14
                    翻译菌辛苦了!男主撩妹拒敌两不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1 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