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94贴子:5,965
  • 7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8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孫女 = 玩具


回复
1楼2019-02-08 22:08
    春假結束,椿終於成為了最高年級的三年級學生。

    根據分班表椿再次與鳴海同班,並且這次篠崎也在一起。

    因為朋友的鳴海今年也是同班,椿不禁比著小小的勝利手勢。

    特別是今年十一月要去修學旅行,似乎不用煩惱該和誰住在酒店的同一個房間了。

    順帶一提,恭介、杏奈、千弦、佐伯等人都各自在不同的班級。



    然後到了四月中旬,椿來到了朝比奈本家進行先前請求的賞花。

    因為祖父母的好意就也邀請了椿的朋友,千弦、佐伯、恭介也來到了本家。

    當然,同樣是朝比奈家的孫女的杏奈也來了。

    椿也向鳴海打過招呼,不過貌似她有事的樣子而抱歉的拒絕了。

    姑且椿的家人們也到了本家,是想說與朋友一起比較快樂吧,就在距離庭園散步中的椿們較遠的地方喝著茶。

    「真漂亮啊」
    「我只看過五片花瓣的櫻花,八重的櫻花還是第一次呢」
    「要看品種的。一聽到櫻花首先想到的就是染井吉野吧」
    「那是一重的呢」

    椿們一邊仰望著庭院中種植的櫻花樹,一邊暢談著自己的想法。

    「啊,那邊的藤架也很漂亮」

    千弦視線前方的是被漂亮地點綴的藤架。

    雖然不是很大但下面有桌子和椅子,椿想在那下面讀書喝茶悠閒地度過。

    「以前也曾在那下面舉行過野外茶會呦」

    從背後被搭話,椿們回頭看後看見朝比奈的祖母浮現溫柔的笑容站在那。

    「野外茶會嗎?聽起來茶會更好喝呢」
    「是很美麗的景色吧。好羨慕」
    「誒。那個真的是很棒。因為家裡的緣故現在沒做了。不過只是看花也行,慢慢地享受茶和點心怎麼樣?我是來和妳們說已經準備好了呦」

    讓祖母特意來叫使椿們有點過意不去。

    「雖然不知道合不合各位的口味,但廚師們都幹勁十足呦」
    「朝比奈大人的傭人們很有名,我也曾在椿桑的家裡吃過一次提拉米蘇,非常好吃,甚至還以為是店裡的東西呢」
    「嘛,謝謝」

    椿們一邊和祖母對話,一邊來到了庭院里花園的桌子旁。

    花園裡的桌子上擺放著滿滿的點心和小吃,椿們圍著它們坐在椅子上開始聊天。

    「藤堂桑,學生會很忙嗎?」
    「現在因為體育祭的緣故事情很多。之後還有學生大會,提交了的文件不完整啦、金額的確認等等是最辛苦的,但現在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以會長為首的各位都是非常優秀的人,真是得救了」
    「之後不是還有交流會嗎?學校的臉面真辛苦啊」
    「那是工作嘛」

    杏奈所說的交流會是指和其他學校的學生會的意見交換會。

    雖說是其他學校,基本上多是和鳳峰學園一樣給良家子女就讀的私立學校。

    「篠崎君很認真沉著、不會胡來,藤堂桑也是冷靜沉著的人,所以評價中說兩人很好的運行著學生會」
    「是那個吧?只是被叫了『藤堂』,就會回說『在這裡,會長』然後把需要的東西交給他吧?很有默契的對應對吧?」
    「請不要隨便想像。大致上只是因為之前的話題知道篠崎君要找的資料,所以就這樣交給他了而已」
    「誒!?真的做了嗎!?這不是相當能幹的秘書嗎!」

    隨口說出的大正解讓椿非常吃驚。

    「篠崎意外地看臉色就很容易能理解。而且看他的眼睛就會知道他在看什麼。並不是那麼難的事情」
    「是的。篠崎君有注視目標物的習慣」
    「那個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傢伙吧」

    你是在說那個傢伙嗎?椿這樣凝視著恭介。

    注意到椿的視線的恭介察覺到了那個視線的意義,因為不打算與她對視而轉開了視線。

    真是個好懂的男人。

    「說起來今年十一月有修學旅行吧。很期待加拿大呢」

    佐伯或許是打算伸出援手,慌張地換了話題。

    「是啊。確實是和觀看曲棍球比賽或古典音樂會吧?至於選哪個聽說是教師抽籤決定」
    「我喜歡運動類的曲棍球比賽」
    「我比較喜歡古典音樂會。十一月那時是有什麼呢?」

    椿沒調查到那裡,所以不清楚。

    而且沒有攜帶手機也無法調查有點煩惱,這時朝比奈本家的傭人靠近椿的耳邊悄悄低語。

    「……好像是交響樂團的定期公演」
    「哎呀,好期待啊」

    傭人們因為椿和杏奈今年要去修學旅行,所以兼作為預先準備去調查了而知道了吧。他們依舊一如既往地熱心工作。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是極光觀測啊」
    「為了那個修學旅行才選了加拿大。如果在那時期能看到就好了」
    「聽說去年三天都有看到。雖然只有半天但也有自由活動時間,很期待和大家一起去看各種節目」
    「雖然有帶著SP的短時間限制」

    基本上是乘坐學校的接送巴士移動,雖說是自由行動,但也並非全部都是自由的。

    每個班級都有各自的行動,所有班級都有學校準備的SP。

    「雖說是修學旅行但還是半年以後的事吧。現在製定計劃也太早了吧?」

    椿和千弦被杏奈冷漠的聲音拉回了現實。

    說到剛才的話題的話,椿想到最近的事情就提到了下週郊遊的事情。

    「說起來今年的郊遊是去博物館吧?現在正在舉辦埃及展的樣子」
    「展示古代的裝飾品吧。很期待呢」
    「沒有木乃伊嗎?」
    「普通的博物館裡就有常設展覽了。佐伯君要和篠崎君一起去看嗎」
    「請別算上我」

    佐伯搖著頭拒絕了,看樣子他好像不擅長這種東西。


    回复
    2楼2019-02-08 22:11
      「那麼就跟篠崎打個招呼吧」
      「我覺得篠崎君就算是木乃伊之類的東西也會認真的考察」

      與篠崎往來已久的千弦對椿的話大大地點了點頭。

      他果然是個認真的人,但也重新確認了哪裡有些偏差在啊。



      椿們在談論體育祭和郊遊的話題時,朝比奈的祖母慢慢地接近了桌子。

      椿們站起來朝著朝比奈的祖母打招呼。

      「因為太開心了,所以又來了」
      「是不是太吵了,很抱歉」
      「不。暫時只有夫婦兩人在,好久沒聽到孩子的聲音了真的很開心啊。想起了薰和惠美里的小時候」
      「父親和惠美里叔母大人也經常在院子裡玩嗎」

      朝比奈的祖母或許是想起了過去的事情,高興地笑了起來。

      「誒。薰經常被到處跑來跑去的惠美里這樣那樣的折騰著。呵呵,現在也沒什麼變化呢」
      「母親從以前開始就在做什麼啊」
      「杏奈,你和惠美里不一樣是個很老實的孩子真是太好了。至少沒有成長為會折斷櫻花樹樹枝的孩子,這讓我鬆了一口氣」
      「折斷了……」

      聽到自己母親幹的勾當,杏奈少有的失落了。

      為了鼓勵失落的杏奈,朝比奈的祖母從帶來的小袋子裡拿出了某樣東西。

      「杏奈,妳看過這個嗎?」
      「……這是市面上賣的點心吧」
      「哎呀?妳見過嗎?好不容易想嚇妳一跳的真是遺憾。其實這個點心是和修去散步時順便從便利店買回來的?」

      對過於活潑的朝比奈的祖父母,杏奈和椿都嚇了一跳。

      「不,我嚇了一跳。沒想到祖母大人也會吃這種點心呢」
      「偶爾。以前薰和惠美里也吃過。真是的,即使瞞著父母買了也會從傭人口中傳到雙親的耳朵裡,在最後的最後卻總是太天真了」

      椿和杏奈不由得面面相覷。

      恭介、千弦、佐伯也狼狽的眼神游移著。

      「啊,這個是必須要保密的嗎?嗯,算了。已經說出來的話也沒辦法了」

      看著一副毫無悔意的朝比奈的祖母,椿無力了。

      沒想到父親也吃過市面上賣的點心。

      「對了,貴臣桑的父親是糖果公司的社長吧。我很喜歡那家公司的曲奇,你知道接下來發售的是什麼口味嗎?」
      「祖、祖母大人。果然是不可能說出公司即將發售前的情報的」
      「雖然是這麼說啦,真遺憾。椿也很在意對吧?對了,妳喜歡哪種點心?」
      「咕!」

      沒想到會被問到這樣的問題,椿一下子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朝比奈的祖母大概是很喜歡這樣的椿的反應吧,發出了咯咯的笑聲。

      「啊,妳也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呀。真是有趣。那麼,椿喜歡哪一種?」

      椿閉著嘴且視線游移著。

      這個是被發現了吧。絕對是暴露了。但是,最初提到父親和惠美里的事情的時候就明白不會生氣,不過該怎麼辦呢,椿沉默了。

      大概是看到椿默不作聲的樣子就早早的放棄了,朝比奈的祖母將目標轉向杏奈。

      「杏奈喜歡哪種點心?」
      「……我是巧克力吧。最近上市放了紅茶茶葉的也喜歡」
      「啊,是那個啊。那個也很好吃呢」
      「椿,妳動搖過頭了」

      杏奈爽快地回答了朝比奈的祖母的問題,並用驚訝的目光看著椿。

      因為驚訝過頭,椿當場可憐兮兮地趴到了桌子上。

      「可是……」

      趴在桌子上的椿發出了可憐兮兮的聲音。

      「不要發出那種聲音。娜塔莉不是打算提醒一下才提起這話題的嗎?」
      「沒錯。聽到了各種各樣的事喲。椿知道情報來源是哪裡吧?」

      聽到祖母的提問,椿馬上想起了志信的臉。

      因為現在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椿正在吃市面上賣的點心。

      「佳純提交了報告書呦」
      「哎!?佳純桑!?」
      「哎呀?還有其他知道的人嗎?」

      從會話開始就一個勁地挖墓穴的椿只能閉上嘴繼續游移著視線。

      「算了,就這樣吧。佳純在椿的房間裡發現了一些食物的殘渣,想到與椿關係很好的貴臣桑雙親的公司是糖果公司,把吃的殘渣放到嘴裡後好像注意到了味道。真是粗心」

      除了椿和祖母以外的所有人都對她冷眼相待。

      「等一下!稍微等一下!是食物殘渣被發現了吧。這難道不是不可抗力嗎?」
      「太小看朝比奈家的傭人的結果」
      「順便一提,也聽說過杏奈那裡有隱藏著點心的包裝呦?」
      「在學習桌最下面的抽屜下面明明有絕對不會暴露的自信的……!」

      沒想到自己也暴露了,杏奈也趴到了桌子上。

      看著趴在桌子上的椿和杏奈,祖母笑的更深了。

      「兩個人都還差得遠呢」
      「……祖母大人」

      椿忽地抬起臉來對上祖母的視線。

      祖母即使看到椿的視線也沒特別的改變表情。

      「難道妳以為我會生氣嗎?又不是吃毒藥,姑且不說每天,幾個月一次的話就當做沒看到了。基本上都允許薰和惠美里了,怎麼會對妳說不可以呢?」
      「啊,那個!」

      佐伯探出身子和祖母搭話。


      回复
      3楼2019-02-08 22:14
        「什麼?」
        「朝比奈桑什麼都沒有錯。那只是幫助我解決我父親給我的點心而已」
        「啊,是嗎。無法一個人外出的椿是怎麼得到的點心覺得很不可思議,就是這樣的理由啊」

        原來如此,祖母數次點著頭。

        「那個,祖母大人。難道說今天提起這話題是為了知道入手方法嗎?」
        「是啊?薰和惠美里是悄悄溜出去買的,但椿不是這樣吧?也沒有聽說過杏奈有去買,真是不可思議。這下這個謎解開了」
        「難道,賞花的事情也是...」
        「嗯。從薰那聽說的時候想說正好。我認為如果是椿的朋友的話應該會知道的」

        從一開始就這麼打算的嗎?椿和杏奈面面相覷。

        「然後,這件事情就藏在我們心裡。不會對貴臣桑和千弦桑的雙親說的。我不會特地去做那種會引發爭執的事」

        看來祖母只是想確認事實而已。

        「……謝謝您」
        「感謝就不用了。然後,實際上已經對薰和百合子說了」

        椿因為手摀著嘴角像個淘氣鬼似的祖母說的話而大吃一驚。

        「誒?但是,兩人那裡還什麼都......」
        「嗯,我說了請等待妳自己去說的」

        椿戰戰兢兢地把視線轉向了雙親所在的方向,和表情複雜的母親對視了。

        相反的,父親那邊總覺得有些尷尬。

        回家後會被罵吧,椿做好了覺悟。

        「我不知道百合子怎麼樣,但是薰因為有前科所以無法強硬地說出來吧」
        「會對沉默的事情好好地謝罪的」
        「是啊。要好好的說出來呦。那麼,我就告辭了。請繼續享受茶和對話吧」

        大概是知道點心的來源後就滿足了,祖母慢慢地站了起來離開了。

        留下來的每個人都擺出一副「糟糕了」的表情互相對視著。

        結果,暴露了也沒有其他辦法,就這樣解散了。

        回到家後,椿因為保持沉默的事被雙親要她注意,但關於吃市場上販賣的點心一事並沒有什麼嚴厲的責備。



        日後在沙龍樓的單間裡,桌上的碟子裡盛滿著市面上販賣的點心就這樣放在椿們眼前。

        「……這是?」
        「這是大夫人送過來的」

        之後偶爾也會出現市面上販賣的點心,想吃市面上販賣的點心的椿等人商量之後決定不再悄悄地從佐伯那邊拿點心了。


        回复
        4楼2019-02-08 22:17
          第八十二話完
          機翻菌笑到肚子好痛
          以上


          回复
          5楼2019-02-08 22:20
            大佬爆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08 23:01
              被祖母欺負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9-02-08 23:13
                先留名晚點再看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2-08 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