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52贴子:3,476
  • 3回复贴,共1

第九话风停了,时间到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9話 「風停了、時間到了」
―――
――

「我也差不到到時間了。」
「真虧你能撐到現在、弗蘭達。」
「哈哈、我自己也被自身的執念之深嚇到了。 從未有過如此强烈的依戀。 ——梅雷亞好好地給我活下來了。」
「梅雷亞的話是沒有問題的。 力量這方面就不一樣。 問題是能否擁有生存的意志了。 不對、現在該想的是,在你們消失之後,是否能好好振作起來。」
「沒問題的。 梅雷亞是認真地想要活下去。 畢竟曾經死過一次,形成了這一份精神。」
「——也是。」
「有件事、能告訴我嗎?」
「怎麽?」
「天龍庫魯帝斯塔、是梅雷亞的朋友嗎?」
「誰知道呢。 這是我和梅雷亞的秘密喲。」
「哈哈、有這個回答就十分足夠了。」
林霍爾姆靈山的山頂現在是吹著狂風的時間。
靈山的一角放下了天龍的身體,與四肢消失的英靈進行談話。
「想要你特意去幫助的話是不可能的,你也有你的矜持。 衹是,盡管如此還是拜托了。 ——照看一下梅雷亞了。 我已經再也無法守護他了。」
「衹是注視就沒問題。」
「照顧啊,如果梅雷亞太難過的話,就幫一下忙吧。」
「即使不説,我也會適當地對梅雷亞好的。 從梅雷亞那聽到其他世界的事情也很有趣。 人品也是,并不討厭。 ——如果我的心情好的話、而且條件適合的話,就照看一下吧。 你的辭世話就這些了嗎?」
「這份恩情我牢記了」
弗蘭達的腳已經幾乎消失了。
「——該走了吧。」
「是啊。 我——是最後。」
「其他的英靈呢?」
「我想,大概去了別的地方去了吧。 不用在意。 大家所考慮的都一樣哦。 送梅雷亞出發感覺太害羞了喲。」
「實在是奇怪的固執。」
「英雄的意志都很强大呐。」
「拙劣的諷刺啊。」
弗蘭達的手臂開始消失,最後連同外貌也變得模糊不清。
弗蘭達的臉上展現出往常的微笑。
溫柔、卻有點難爲情,而且又像是悲傷,不可思議的微笑。
「——告訴梅雷亞一聲『隨意就走真是抱歉了』。」
「这样可以了嗎?」
「『謝謝你』的話,我已經寫過了。 就在梅雷亞第一次醒来了的那個地方,單詞。」
「是嗎。」
「啊啊、還有『狩獵魔王』的事、再一次告訴梅雷亞吧。 我姑且也算是説明了,但感覺無論說幾次都不夠。」
「我明白了。」
「梅雷亞大概也會被視爲魔王吧。 你説過,如果擁有特別强化一方面的力量或者是特殊的力量的話,在現在的時代就會被戴上魔王的帽子是吧?」
「啊啊。 和你的魔眼相同。 你的術式能力是非常優秀,但在現今的時代的話,<術神的魔眼>也衹會被認作魔王吧。 如果那是對戰爭有幫助的力量的話,其他方面脆弱也沒有關係。 就是這個意思。」
「真是足夠隨意的。」
「爲了得到强者,得到强大的力量,就使用魔王這個方便的詞。 倒不如說有能力隨意確定這個的國家,性質才格外惡劣。。 即使不同也會將其粉碎。」
「真是……隨意的詞語啊。 看上去很多,但實際上内在什麽都沒。 沒有真正意義的存在。 即使知道這一點也不能說出口。」
「——如果贏不了,聲音也沒法傳達。 這就是戰亂的時代。 無論循環幾次都不記得了吧,任何時候都一樣。 相反,衹要贏了就能大行其道。 在這樣的時代,想對强國有異議的話,必須是另一個同樣強國、那是——非常愚蠢天真的國家。」
「愚蠢天真的國家……嗎。」
「也就是說,貫徹自尊、氣度非常高的意思。」
「——嗯。」
這時,庫魯帝斯塔和弗蘭達在腦海中想起某個國家的名字。
「那樣的話,被强國追趕的魔王們所逃向的,一定是這樣的國家吧。」
「如果逃得進去的話。 如果逃進去的話,國家就會馬上被擊潰。 如果這樣還是會抵抗的國家的話,卻是對魔王們來説,最好的居住地了。」
「那、如果存在那樣可能性的國家的話,就告訴梅雷亞吧。」
「別好像現在還存留的意思呀。 如果我所想到的國家不是你所想的那個時候,會變成笑話的。」
「哈哈、說的也是。」
弗蘭達像霧一樣消散在空氣中,連相貌也開始搖晃,聲音也變得飄渺。
「當梅雷亞被認定爲魔王后,會煩惱居住場所的時候——就到大陸東部的〈レミューゼ王国〉去吧,就這樣幫我傳達。 如果那還存在曾經的『天真』的話,一定會幫助梅雷亞的。」
庫魯帝斯塔對自己所想到國家名字和弗蘭達説出的國家名字相同的事,安心地點頭。
「畢竟是……雷拉斯的故鄉啊。」
「是啊。」
「——問一件事。」
「什麽?」
「現在那個國家怎麽了?」
「——嗯。 怎麽説呢,現在的話,如果庫魯帝斯塔和我所想的是雷繆斯王国是相同的話,那裏一定是梅雷亞最適合落脚的地方,我是這樣預想的。」
「真是的,明明都快消失了,腦袋還轉的那麽快。」
「那是,雷拉斯的故鄉,現在、在這個時代的雷繆斯王国。 那裏是最有可能的。 因爲説了奇怪的話,中途又覺得還殘留眷戀的樣子。」
「——是嗎
「我們本來都是不能干涉時代的存在。 所以——現在活著的東西就交給他們吧。」
忽然,弗蘭達用模糊的外貌仰望著天空。
庫魯帝斯塔也效仿弗蘭達看向天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2-08 00:05
    「――」
    沉默
    風停了。
    ——就像是世界停止了的感覺。
    盡管如此——果然還是離別的時候。
    「——那麽,我差不多該到他們那邊去了。
    「……啊啊。」
    天龍庫魯帝斯塔的眼神搖動了。
    「那麽、之後再見了。 在〈魂的天海〉再會吧。」
    「啊啊。 ——被依戀囚困的靈魂喲,現在就解開束縛到達下一個場所吧。 ——再見了,舊時代的英靈們喲。」
    那一天,在梅雷亞不知道的地方,長時間徘徊在林霍爾姆靈山上的亡靈們,切斷了留戀,升上了天空。
    梅雷亞知道他們的行蹤,是幾個小時后的事了。

    ◆◆◆

    梅雷亞呆在建在靈山上的石屋里,突然聽到外面傳來天龍熟悉的聲音。
    然後從小屋中出來,梅雷亞向天龍庫魯帝斯塔詢問弗蘭達他們的去向。
    「――」
    無言了。
    但這樣的梅雷亞下一瞬間展現得是,卻和那個弗蘭達的微笑一樣,不可思議的微笑了。
    天龍庫魯帝斯塔看到那份笑容,把梅雷亞與弗蘭達重叠起來。
    「――我明白了喲。 我也和他們相處了近十年的時間了。 一直教育著我。…… 即使能明白。 大家……都是害羞的人……啊……——」
    從梅雷亞的眼角擠出一滴眼淚落在地面上。
    「——現在就開始建造大家的墳墓喲。 然后再到下界。」
    「墳墓嗎。」
    「大家都是古老時代的英靈啊。 我想也有人會被人遺忘。 但是,他們確確實實因爲自己是英雄而自負地生存著,在這個世界上屹立著。 被背叛也好,失敗了也好,儘管如此,也是我想要成爲的英雄,他們都擁有想要拯救某人的心。 我覺得這很了不起的。」
    「是的。 净是些老好人。」
    「所以,他們確實是英雄,在這裏被記住著。 衹有他們的感情,絕不能讓其被風化掉。
    「到了下界,你要做什麽?」
    「我要去尋找它。」
    「現在的世間,戰亂的顔色太重哦。 沒有普遍的價值觀。 因此,弗蘭達他們最初所追求的普遍的英雄,現在已經不存在了。」
    「我明白的。 弗蘭達也説過了。 所以,我想守護的東西應該就是英雄吧。 是他們根本的精神。 所以,現在對弗蘭達他們來説的英雄。 他們希望我生存下去。 作爲英雄履行其夙願,現在就存在這裏。」
    「——是嗎? 那麽,我會祈禱你成爲亡靈以外的英雄吧。」
    「嗯、謝謝了,庫魯帝斯塔。」
    「我原本是諷刺的意思……」
    「我并不覺得庫魯帝斯塔的那是諷刺意思。」
    「哈哈、那樣的地方依然是最可愛的,你啊。…… 算了,我也算是和你共同成長的吧。 ——稍微有點感情。 所以的話。 ——那麽,雲又升起來了。 我差不多時候該走了。」
    「嗯。」
    從靈山山頂擡頭仰望天空,上面又挂著云。
    「——那麽。」
    「嗯、總之以後再見。」
    「——啊啊。」
    天龍庫魯帝斯塔説完之後,就消失在空中。
    梅雷亞一個人、留在了林霍爾姆靈山了。
    <梅雷亞=梅亞>在那一天——終于衹剩獨自一人了。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2-08 00:08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7 23:19
        占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2-17 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