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82贴子:1,718
  • 20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第22話 苦恼的侍从与不迷惑的公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问咱为什么有时翻的勤快点,有时慢,是因为咱是一边看一边翻的啊。希望作者不要来个那啥吧,胃药什么的最讨厌了。应该可以期待作者吧,他上一本小说(爽文R15类)是大后宫结局,所以这本应该也可以期待?


回复
1楼2019-02-07 23:20
    以下为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2-07 23:20
      店铺营业结束后,为了不让其他客人觉察,女性委托者还留在店里,再喝一杯“润杏的乙女椰子酒”。因此心情完全平静了下来,气氛变柔和得让人认不出来了。


      “虽然说晚了,我的名字是基尔希·奥古斯都。我再次为至今为止的无礼道歉”


      自称是基尔希的她,腰上带有护甲。武艺似乎很精通,但看上去冒险者的强度应该超过了三千吧。相当于B级冒险者的实力。


      对于侍奉贵族家的护卫的平均实力来说,可以说是比较高的。持有着一个人活下去的力量的B等级以上的强度,比起选择被某家所束缚的生活方式,我想选择独立生活会比较好。


      “在接近营业时间结束的时段来拜访,非常抱歉”


      “不是,白天也有工作,如果轻易离开工作岗位会被人怀疑,也是这样子吧。”


      “……好的。如你所发现的,我是威森布特公爵家的侍从……本来,告密这种事,是违反忠义的行为。但是,只有这次的事……”


      店铺营业结束后,我和科迪就走回厨房,在那里听她们说话。


      “可以吗?你明天也还要工作吧。这是我们公会的问题,你不必太在意的”


      “你在说什么?公爵有什么企图的话,作为骑士团长的我,能做的事应该也有吧。没关系的,我尊重你的意向,你可以把我当做你的手足,随时方便地利用”


      “作为最强的棋子,直到最后前都最好不要动。”


      科迪只是笑着,对于我皮肉不通的辩解。刚刚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了,这之上的就不说了。科迪一边将还剩有朗姆酒的玻璃杯放在嘴边,一边听着外面柜台上讲话的维尔莉娜她们的对话。


      “然后……泽比亚斯·威森布特,是在做什么样的企划?”


      “泽比亚斯大人他,做出了让儿子继位当家主的决定。但是,实际上,他仍然掌握着威森布特家族的实权,为了某个目的而继续行动着……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听到了基尔希的声音看不见她的脸,但传达出了非同寻常的紧张感。尽管如此,依然是一副很清爽的表情,科迪的承受力不禁让人再次感到佩服。嘛,考虑到他的实力,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是理所当然的。


      “威森布特公爵家,与我国西边境接壤的贝尔贝基亚共和国结盟,试图颠覆我国。”


      “……也就是说,想要谋反。原来是这样啊?”


      “是的……我已做好了被别人认为是在说什么迷糊话的觉悟。但是我有证据。公爵与贝尔贝基亚密通之际,派遣密使将信件送往贝尔贝基亚,然而这个密使竟然被盗贼袭击,并被抢走了信”


      运气算是不好呢,还是算好呢?在希望阿尔贝恩王国的和平的立场上,应该算是后者吧。


      回复
      3楼2019-02-07 23:21
        正因为不希望乱世,我参加了魔王讨伐队。虽然不这样做也可以按自己喜欢的样子生活下去,但我想改变魔物日常威胁人类生活的状况。那也是因为希望能跟我想的那样轻松地生活。


        “看到这封信的盗贼威胁了威森布特公爵家……是这样吗?”


        “如您所知。但是信是用只有威森布特家人才能读懂的密码来书写的,所以盗贼们拷问了密使,问出了威森布特家和贝尔贝基亚之间一起联盟的事情。我为了从盗贼们那里买回来信,接受了威森布特先生的命令,率领部队前往进行交易的地方……但是……”


        部队在这个时刻,明白交易后放跑盗贼之类的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不想成为可疑的人,但似乎不能按想象的平稳地展开来听。


        “……不要让盗贼们逃走。或者,杀光所有人,被这样命令着”


        “……第一张命令书上只写着回收信。但是,在交易开始前被命令打开的第二张纸上写着……杀光盗贼们……”


        “你服从了那个命令吗?”


        基尔希对于那个问题,没有马上回答。但是她用颤抖的声音说。


        “……被盗贼威胁的事情是不可能允许的。我们和盗贼交战了,但不能说一个人全部杀掉。感到异常的我,没有揭下信封的封口,用『透视』的技能读出了里面的文字。虽然知道那是不被允许的”


        透视——如果是薄纸的话,就可以透过看到的那种技术,如果想学习就去盗贼公会学习吧。我的情况,是因为用另外的方法能近似透视的效果所以不需要。


        可是盗贼公会与冒险者公会不同,光是学习技能也会被处罚。因为属于盗贼公会的人,理所当然地犯罪的人数很多。技能的教官也不例外,是过去大盗的情况并不稀奇。


        即使要做到这样子,基尔希还是侍奉着威森布特。在那尽头,作为肮脏的工作被委任的,是对威胁的盗贼的抹杀。


        盗贼们的行为应该受到惩罚,但派遣密使与邻国勾结的事实,不能忽视。基尔希明知自己身处危险,却作为告发者来到了这个公会。


        “贝尔贝基亚共和国,是想夺取这个国家的领土吗?通过公爵家”


        “……是的。吉恩大人急于和玛娜丽娜公主结婚也是,把持有王家血统的人作为妻子,就可以主张作为统治者的正当性”


        借助贝尔贝基亚的力量来篡夺王位。吉恩·威森布特考虑到这个程度,所以迫使玛娜丽娜结婚。


        如果那个婚约没有被废弃,现在贝尔贝基亚说不定已经攻入我国了吧,真是好的事情不做。和魔物一样,甚至比魔物更可怕的,果然过去和现在都是人类吗?


        “……迪克。好久不见,你摆出的那种表情”


        “那种表情?……嘛,就算是欺骗也没用。酒好像在奇怪的地方转来转去,会酩酊大醉的”


        “我也是同样的心情。好久没有过了,血都沸腾起来了。果然来到你身边,我好像不会忘记当勇者时的心情”


        “对于国家的危机感到高兴,难道在立场上不应该说不好吗?”


        “确实说了那样的话呢。但是,那个所谓的危机,如果能防患于未然,谁都没有意识到是危机。迪克就是喜欢这种做法吧?”


        在不引人注目的意义上来说,那是最好的。如果在没有发现问题发生的情况下就解决了,那就连问题都没有了。


        按这次的情况来说,国民连快要发生战争的事也不知道,威森布特家原因不明的而被进行爵位剥夺处分,导致三大公爵家的位置发生替换会变成坏事吗?这取决于国王的待遇。


        “我也要学习这种做法啊……但想说的是,我的『光剑』是不是太显眼了?”


        “是啊。但是你才是最合适的哦。这次,依赖你的可能性很高哦”


        回复
        4楼2019-02-07 23:21
          “刚刚才说过绝对不会说依赖我。那么,我很期待地等着你哦”


          “不好意思啊。虽然这么说,但你肯定是最后的棋子。不会轻易行动的”


          科迪的玻璃杯空了,但他再也不喝酒了。是因为考虑到用魔法而不喝酒,我就拿出代替的饮料。『湿润的杏』对男人也有充分的功效,喝了下去晚上就可以安心的睡了。


          “……这个不是女人喝的吗?”


          “无论怎么样,功效还是没有改变。虽然对女人特别有效,不过,对男人也有相应功效的。我自己也试着喝过了”


          “那就放心了。给米拉露卡她喝的话……不,心情太过平静反而不好吗?”


          用碳酸水把润泽的杏浸泡,再拿出来。就在这时,维尔莉娜和基尔希的谈话进入了重点。


          “也就是说,基尔希小姐透视了的信,向贝尔贝基亚方面传达了与公主的结婚失败这样的事。”


          “是的。贝尔贝基亚,已经根据泽比亚斯先生的安排,偷偷地做着进攻这个国家的准备。在我国和贝尔贝基亚的国境,南侧的平原部设置有城堡和城墙,是做好了防御入侵的准备。但是,北部是险峻的山脉,因为那里有天然的防壁,所以警戒的视线没有过度注意那里”


          “……把经过那个山脉的秘密路线告诉贝尔贝基亚,然后引来军队吗?的确如此,当阿尔贝恩方面注意到被攻入的时候,很可能就已经变成了王都决战的局面了呢”


          维尔莉娜作为魔王有充足的战争经验,听了基尔希的话,立刻理解了情况的危险性。


          “被任命为那边山脉一带守备者的,就是威森布特家……利用这种立场,与敌人勾结什么的……”


          “这么的以自我为中心啊。基尔希小姐,幸好你来的是这个公会。如果是跟其他公会商量的话,会被公爵家把握到线索,你也许会被抓捕”


          “……是的。我的部下,虽然只是不小心地让一部分盗贼逃走了,但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泽比亚斯先生他,对部下的失败非常严厉。如果事情暴露了,我会被放逐,或者……”


          硬着头皮说着话的基尔希说不出话了。这也难怪,是感到了有生命危险才来这里求助的。


          “因为自己的幼稚而背叛自己所侍奉的家族,这是不允许的。但是……”


          “如果泽比亚斯的企图成功的话,会给王都人民带来危害。你的决心是值得尊敬的。对于告密这件事如果有人指指点点的话,『银之水瓶亭』决不同意!”


          如果基尔希知道了维尔莉娜的真实身份,会怎么看那个充满正义感的发言呢——正因为是原魔王,所以才会对家臣背叛王这样的行为感到义愤填膺吗?


          但是,把『银之水瓶亭』说成像是正义的集团什么的,总觉得身体有些不自然和尴尬啊。科迪看着那样的我笑着。


          维尔莉娜让基尔希等了一下,来到了我们所在的厨房。我向她点了点头,维尔莉娜高兴地笑着,再次走到外面去。


          是否接受这个委托——那样的事,不应该感到迷惑。


          虽然对贸易方面来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但如果穿着鞋就能到达王都附近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啊,只是想平静安稳地生活。每天喝点酒,做些相应的工作,和朋友们说些无聊的玩笑,这样就够了。


          对于这件事应该做点什么呢?


          决定了,就像以前那样就行了。正如科迪所说,为了防止危机于未然——同时,站在不显眼的立场上不引人注目,我继续暗中活跃。


          回复
          5楼2019-02-07 23:22
            “……你终于想依靠我的力量了吗?”


            “啊啊。虽然不能加入『假面的救助者』,但灵魂要还是分辨得了的。明天再来店里吧”


            “约好了啊。如果明白这一点,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不擅长说难听的话”


            科迪就是这样的家伙——对打倒恶徒这样的事,热情是超出常人的,但是要思考那里面发生的事情就非常不擅长了。不是简洁明了的事情就讨厌,有着这样的地方。


            把科迪从后门送走后,我把她们的对话一直听到最后。维尔莉娜拿出了契约书,关于报酬什么的正在和基尔希交涉。


            “考虑到委托的内容,作为个人准备报酬是很难的的规模……关于那个,在完成委托之后,再计算给本公会带来的利益等。这个公会的存在,是被阿尔贝恩王国作为公会认可的。那个认可能够继续得到下去,作为报酬的意义也是很大的吧”


            “但、但是……本来,这并不应该是由一个公会背负的问题,这是整个国家的……”


            “本公会的委托达成率,除了不符合委托者心情之类的特殊情况以外,无一例外都是十成。那是与委托的规模不成比例地也会继续下去。那些可以作为信用的实绩,很遗憾不能作为形式给你看,但是这是可以肯定的,能完成这个委托的,只有我们。然后,有充分的理由接受委托。签订契约书,只要具备这些条件就足够了”


            对于维尔莉娜的话,吉尔什只是听得哑口无言。


            我们的公会真的,能达成委托吗——能达成的公会有吗?会这样想是理所当然的,即使带着抓着最后一棵救命稻草的心情来到这里,也是不敢确信这样的事情的吧。


            那样的话,就给你看看结果吧。


            在把基尔希所抱有的问题作为问题提出来之前,暗地里解决掉。就和以前做的一样。


            在谈到委托的内容时,基尔希再次紧张起来,紧张的气氛一直持续着……但是。


            “……我将尽我所能地报答你们。无论重生多少次,都会奉献自己的一生,我知道这与报酬还不相称”


            “生命的价值并不是那么低的,虽然不说比任何东西都珍贵。就我个人来说,支付报酬的话,基尔希小姐可以对自己的选择感到自豪,这样的报酬就足够了”


            “啊……咕……呜呜……”


            虽然觉得她在说什么好听的话呢,但是说实话,感觉像是看出了她器量的大小。


            我并不擅长说出像维尔莉娜那样好的话吧。正因为如此,才让她来担任店主这个角色——展现了如此的风格,真不知道哪边才是公会会长了。


            基尔希哭了一阵,用维尔莉娜递出的手帕擦干眼泪,抬起头来。


            从厨房里看得出她的脸变得明朗起来。虽然现在还处于是否接受委托的阶段,但与那无关,哭过了的话肩负的东西就会变得轻松吧。


            “……无论如何,拜托了。请拯救这个国家,阻止威森布特家的暴走”


            “明白了,客人”


            基尔希在契约书上签了字。这下子《银之水瓶亭》从明天开始就要开始活动了。


            根据她的话而浮现了的,那几个问题。我决定按照那个的顺序来解决。


            威森布特家掌握着的,越过国境的秘密路径。首先,封闭那个捷径——那样,就能阻止贝尔贝基亚没有任何辛苦就可以侵入这样的事态,使敌人的行动推迟。


            同时进行处理的事是,调查泽比亚斯、吉恩父子的企图,并查清基尔希掌握的事情是否全部的事。


            公会员中也有一些负责比较重的工作的。看来还是要依赖她们了。


            在最后的最后,也许还有需要我行动的必要。但基本上,我不用离开这个酒馆,就能让一切都结束掉——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目送着结束了委托的基尔希从后门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回复
            6楼2019-02-07 23:22
              施工完成,错误和不通顺欢迎指正


              回复
              7楼2019-02-07 23:23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2-08 00:2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2-08 01:01
                    12345上山打老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08 01:02
                      后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08 01: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8 02:4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8 03:49
                            想知道作者上一本爽文叫什么,哪里能看到翻译后的版本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2-08 07:10
                              翻译菌辛苦了!男主开始救国了,然后名正言顺地大收公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8 22:10
                                其实...身为一个楼主,我能明白那种想要回复的心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23 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