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9,401贴子:1,390,530
  • 8回复贴,共1

【外交】卫聂吧祝贵吧新年快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爆竹声声辞岁,繁花簇簇迎春,轩门之外,长街十里,雕楼灯熏,春意正浓。

适逢正旦,楼台间多有椒柏酒香,称觞举寿之声不绝。长街两侧,红梅初绽,蕊嫣枝虬,其香婉娩,与街边红灯相映,点点成趣。身着彩裙的姑娘簪了新花,点了绛唇,三两相偕,流连于绰绰花影,胭脂香铺,擦了黑白的衫衣,便纷纷回头,掩了唇齿笑望。

在一树梅树旁,素衣少年顿住脚步,玄衣少年抬了双眸。

那是一处早早搭起的高台,梁木相嵌,边周裹了红布,四角插了梅枝,台顶的彩绸攒玉鎏金,直盖过街角的高阁,高阁之上,角翘檐飞,红灯挂了满楼。

“是迎春的彩头,天色将晚,竟还没被摘去……”素衣少年话未落音,身侧的人已经拢了长袖,飞身而上,脚尖点上梅枝,借了花枝的韧劲儿,屈身弹起,踩上台顶的梁木,探手将彩绸取了,回头对他轻笑。

他眉眼生的冷冽,笑起来却意外的好看,惊住街边的行旅,树边的少年看在眼中,亦自怔住:自离开鬼谷,这笑容已许久未见。纵是他平素淡然,却早看出,此番出行,这人的心绪与往时不同。

先是粗心放跑了白马,只能与自己挤在黑马之上;又在寒冬腊月误入江流,生了伤寒;待到咳平病温,便闷了口舌,话都少了。思虑间忽见木架颤了两下,却是那执着彩绸的人踏开了脚边的木椽,松了手中的彩绸,当时眉心一敛,挥开肩上环帔,旋身飘上,伸指探上那人的臂膀,欲将其扶稳,却听卫庄轻哼一声,侧身避过,反手扯了他的右手,扣在掌中,脚跟一点,将那欲坠的木椽踮起,嵌回原位。

再回过神时,腰身已被对方揽入怀中。

“小庄?”他敛眉相顾,对上对方绽开的唇角,不由得眼皮一颤,“你……”

卫庄却不言语,目光对上怀中人唇上的梅瓣,垂首印下,温软轻抵,旖靡香透。

他知道,香非在蕊,香非在萼,良人在怀,骨中香彻。

赤色拢上长街,分不出是烟是霞,是人面还是灯红。脚尖落地时,诸多不解,均似灯明。

“你放走白马……”

“不慎!”

“跳入寒江......”

“意外!”

盖聂抿了双唇,别开眼眉,半日轻声问:“什么时候?”

那人却不回答,只紧了指腕,将掌中手指攥的结实,心中亦自叹息,早知这法子有用,又何须白受了许多苦?若论情起何时,大概是,春草生,杏子熟,朝朝暮暮思无由,若问情归何处,怕是要,雪满枝,霜满头,岁岁年年两不休。

灯火明灭之间,新岁已始。

祝大家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2-05 21:54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5 23:26
      欢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6 00:12
        哇,文案好赞啊,图也赞,新年快乐哦,外交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06 08:01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06 11:39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06 21:45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09 15:33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10 10: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17 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