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孤零零的她们吧 关注:224贴子:914
  • 1回复贴,共1

高校1年(下)5.相信秘密的正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到某人了没有,虽然展开不一定如你们所想,但是最终某个方向肯定会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回复
1楼2019-02-05 13:53
    自从我责备百濑同学之后,百濑同学的样子明显地改变了。
    虽然她一直给人一种开朗的印象,但现在的她总给人一种阴暗的印象,让人想起了从前的赤石同学。那个说不定是真正的她的本样,也说不定是演技。
    [百濑同学,昨天和朋友去看电影了。这周的集会,百濑同学也会来吧?]
    [嗯,嗯……]
    [怎么了?百濑同学,你最近没精神吧?]
    [没什么……啊!]
    和在教室里和乾同学对话的百濑同学目光相遇。百濑一下好像马上害怕似的移开了视线,但为了不被骗,我还是继续用冷淡的目光看着她。
    [为什么最近,你对百濑同学很冷淡?之前关系还不错]
    [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
    有一段时间帮助百濑同学行善的我,现在也开始怀疑百濑同学所做的一切。炼狱君和郡山先生看不下去这样的我,很担心我,但还是很冷淡的回答了。
    [我虽然不太明白,坏的不说你吗?我觉得道歉比较好]
    [……我也不太清楚,高下君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于是,两个人开始觉得我有错。这就是所谓的人德之差吧?确实,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认为百濑同学她是个好人,在中途为止家里蹲的我,果然还是想成为百濑同学的伙伴才是人之常情。
    [……百濑同学是,百濑同学是……没什么。总之这和两个人没有关系的事情]
    虽然很生气,想把这两个人的真相告诉他们,但是如果做了这么不道德的事,我也会成为同等的存在,所以就只能忍了。但是我的焦躁情绪无法平息,百濑同学至今仍在赢得同学的信任。对此无法理解。大家都被骗了,没有被骗的是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做得太过分了吧?]
    是白金同学,放学后无意中和白金同学一边回去一边和说着百濑同学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白金同学说出了这样的话,是百濑同学伙伴。
    [……什么,白金同学你也那么说,要站在百濑那边。原来如此,结果白金同学也被百濑同学洗脑了]
    [为什么你这么极端……那个女人,是不是很消沉啊。那可不是演技,是真的很消沉,我可以理解]
    [怎么一回事呢]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样下去只会成为你讨厌的家伙,已经给了忠告]
    不久前还说百濑同学不是个很很的女人,白同学金却对一脸惊讶的我忠告了,然后离开了。白金同学是不是被百濑同学收买了吗?甚至怀疑。
    [能理解我的,结果只有小三滝了,小三滝是我的玛利亚]
    [最近中君很恐怖哦?]
    [我现在呢,正在和坏的神的手下战斗。啊啊,我的心被憎恨所支配。所以啊,必须爱着小三滝。是的,为了正义!]
    [不太明白啊?]
    虽然想用小三滝来消除无处发泄的焦躁,但是纯粹的小三滝却很容易看透了我那肮脏的心。但是怎么办才好呢?百濑同学的想法我不知道,但是做那样的事情的话不管怎么看都是坏人。连乾同学也当食物……对,是乾同学。
    表面上是能交到朋友看起来幸福的乾同学,不过,我想如果还是在那样的地方,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不知不觉变得不幸。幸好乾同学还没真正地热衷于那个宗教,日子也很短。现在还来得及吧?
    [好期待啊,周末。想早点和大家集会]
    [是,是那样啊]
    从教室里两个人的对话来看,这个周末那个地方好像也有集会。
    [说起来,百濑同学,之前邀请过高下君吧。高下君也来集会吗]
    [……!不,不,他来过一次,因为不熟悉,我想他不会来了吧]
    [这样啊,太遗憾了。我在学校没有勇气和别人,特别是异性交谈,在那儿可以轻松地交谈……这么说的话,稍微,高下君很帅吧]
    [啊,唉,他好像有女朋友了]
    装作睡着的样子就能听到那样的对话。两个人在那里都是小声说话,但我是地狱耳完全可以听到。这样啊,乾同学是不是对我有好意呢,真高兴啊。很遗憾,我有小三滝,但这也许是机会。她说集会的话可以很轻松地交谈,对我好像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也许可以参加集会,直接说服乾同学。我相信自己的正义,为了把乾同学从百濑同学的魔爪中救出来,决定再一次去那个不祥的地方。(译注:地狱耳,形容听力很好)
    然后星期天,我去了那个地方。可能是因为被劝诱了一次,一提到百濑同学的名字,能顺利地进入了。今天的集会规模相当很大,干部们在演讲会上的意味着很大。坐在人口密度相当高的房间后面,一边听着心灵气场、死后的裁决之类的话,一边寻找着乾同学的身影。意外的在前方,乾同学和百濑同学在。在百濑同学的旁边,看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会再次来我的家的百濑同学的母亲看到了。
    总之,这次演讲会结束后,我打算和乾同学说点什么,之后就是打发时间,顺便听讲话。没听过的适当地罗列了各种宗教中出现的单词,说实话又不能理解,听了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安。这个不安煽动着,这样,说不定也是被组织的手法。听着觉得不愉快,忍不住的我溜出了房间,想在结束之前在哪里打发时间。
    溜出房间的我,找着自动贩卖机四处徘徊。马上发现了自动贩卖机。并且,也发现了怀念的脸。
    [……山本?]
    [……!?你、你是高下吗?你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那是小学时代的少数伙伴,暑假的时候也遇到的山本。
    互相吃惊。没想到那个山本会沉迷于这样的宗教中,山本也从来没有想过我沉迷于这种宗教吧。
    暂且我们想冷静地说明一下情况,喝着果汁去了没有人气的地方。
    [我亲人都来信了。被逼着交往呢。我不想听那种演讲,所以才这样偷懒着]
    山本咕噜咕噜喝完可乐后,把空罐子投进垃圾箱里叹气道。境遇好像和百濑同学一样。
    [我啊,被同学邀请了。虽然我也完全不相信,但是还有一个被邀请的孩子,我很担心那个孩子]
    喝了茶说着那样的话,山本的脸变强硬了。
    [……你是本街的吧]
    [恩,是这样啊?]
    [……难道邀请你的同学是百濑操吗?]
    并且从山本的口中出现了百濑同学的名字。是认识的人吗?
    我肯定是那样的。
    [那个笨蛋女人!]
    激昂的山本,狠狠地踢倒垃圾箱。山本原以为不管怎么说都是很冷酷的人,没想到让他做到这个地步。和百濑同学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一边把散乱的垃圾放回原处,我向山本提出互相再稍微说明一下百濑同学的事情。


    回复
    2楼2019-02-05 1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