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孤零零的她们吧 关注:226贴子:899
  • 3回复贴,共1

高校1年(下)4.圣母的皮披着的恶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防抽


回复
1楼2019-02-05 13:09
    [啊,百濑同学!多亏了百濑一下,昨天和朋友一起出门了!]
    [是啊,那太好了]
    在教室里开心地向百濑同学报告那样的事情的乾同学。那个表情,比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亮多了。
    但是,我心里的疙瘩却无法平息。原因不用说,百濑同学带乾同学进入了宗教的设施。
    这不是很奇怪吗?百濑同学去的话就知道了。虽说百濑同学本人不相信,但因为亲人相信,所以被迫和交往也不奇怪。但是为什么百濑同学劝诱乾同学呢?而且没有朋友的乾同学用交朋友为理由劝诱,这不是恶劣的宗教的劝诱吗?
    来到我家的时间,对劝诱的母亲制止的百濑同学,到底为什么?
    百濑同学看到高兴的乾同学,变得很开心。那个笑容,在我看来非常可怕。
    [……呐,白金同学。稍微,可以商量一下吗?]
    [怎么了?]
    烦恼的结果,我决定向白金同学说明事情后商量。虽然也有和炼狱君和郡山同学商量的方法,但总觉得不想那两个人卷入其中。不过白金同学能卷进来吗,变成这个问题。
    约定破坏的百濑同学的亲人沉迷于宗教的事情,本人说了不相信的话的事情,带乾同学进入宗教设施的事情,恐怕是和信徒会话的事情,都和白金同学说了。
    [当然了。那个女人也是信徒了。你看,果然不是普通的女人]
    [……果然,是这样吗]
    哼,用鼻子笑着贬低百濑同学的白金同学。确实那样考虑是最自然的。百濑同学实际上是个热心的信徒,为了让周围的人**大意而扮演好人,为了定额而劝诱像乾同学那样的人……白金同学流利地说出那样的猜测,不过,我不能否定那个。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相信百濑同学]
    [那么问本人就可以了吧]
    [……可怕]
    [那就不要扯上关系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诓骗的女人,无论在宗教上幸福还是不幸福都毁灭无关,只要她私通幸福就好。我有事情先回去了](译注:其实这里白金同学讽刺那两人像男女一样幽会)
    说着,不信神,信谕吉啊野口啊写着的纸的话,白金同学就离开了。(译注:那两个是日元上面印着的人)
    说实话,百濑先同学很可怕。一想到她真的是个白金同学所说的那样人,就又要回到家里蹲了。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想看到百濑同学是坏人。
    回到家,在网络上调查百濑同学入信的宗教。
    我并不认为入宗教是坏事,日本人倒不如说是特殊的。
    但是,百濑同学进入了的那个宗教,是所谓邪教被对待的宗教。无论如何都变得不安。百濑同学和乾同学就这样可以吗?实际上,两个人不是都被洗脑和心理控制着吗?
    [小三滝,相信神马?]
    [神吗?嗯,我觉得有啊?]
    [……我可能会做出向神吵架的举动]
    [坏的神赶走吧!]
    [……虽然崇拜的神,但也这样呢]
    像往常一样抱着小三滝,我考虑着如何进入百濑桑所在的宗教。
    [……哈啊]
    [高下君,没精神。怎么了?]
    第二天,在教室里扮演着没有活力的人,百濑同学马上跑了过来。
    [……最近,很烦恼呢。怎么说呢,无法救赎呢]
    [……!呐,呐,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来集会看看吧?]
    [集会?]
    [恩,像现在的高下君这样抱有烦恼的人聚在一起聊天。乾同学也在那里找到了朋友]
    无法救赎,这样的发言软弱的行动的人,正如所想的一样百濑同学邀请我去集会。
    宗教,之类的单词不说,集会。这是常有的手法。
    [……知道了。那么,我也去看看吧。什么时候?]
    [恩,高下君一定会被救的。因为是周末,会合是……]
    谈得非常顺利。感觉到了视线回头一看,白金同学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白金同学想说的事明白,想说『劝人者反被劝』也不知道吗。
    但是不要紧的白金同学,我不是那么软弱的人。
    到了周末,我和上周的乾同学一样被百濑先生带到设施。
    『对不起,我还有别的事情,可能一个人心里不安』,这样,就把我放置了。目送离开我的百濑同学,我参加了集会。
    [百濑小姐的朋友?现在人生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吗?]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宇宙吗?]
    [如果可以的话,就在那边的房间里好好聊聊吧]
    [不,我,只是来听几句话……!]



    [小三滝是我的神,小三滝是我的神......]
    [……怎么了?]
    [现在就好,现在我想崇拜你。不这样的话,头脑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天晚上,我紧紧地抱着小三滝,像胡言乱语一样嘟哝着。
    我太天真了,如果有强力的精神的话,洗脑啊,精神控制可以很快地除去,这样想的我是笨蛋。
    稍微说了几句话,这样他们完全不让我回去。被带进什么都没有的房间,别复数的女性说着持续不明所以的话。我的精神状态变得乱七八糟不安定,无法得到救赎,真想要得到救赎这样的心情。但是不管怎样还是有重要的事情,对小三滝的爱使我自我保持住了。
    老实说,我现在真的没有自信,太小看邪教了,被周围的人说成是邪教是邪教,但为什么信徒会越来越多,我终于明白了。
    我决定把对百濑同学的感情转换成厌恶。
    那样的地方把人劝诱进去,到底在想什么?
    [早上好百濑同学]
    [啊,高下君。集会怎么样?烦恼解除了吗?被救了吗]
    [恩,关于那个,我想两个人单独谈一谈,来这里]
    下周,百濑同学马上和刚到教室的我搭话。
    百濑同学现在在想些什么呢?这样的话再能达成定额之类考虑吗?这虚假的救世主。
    我带着百濑同学去屋顶,用蔑视眼神看着百濑同学。
    [……太过分了,一边说着不相信宗教,一边劝诱我]
    比白金同学对百濑同学抱怨的厌恶感更大的厌恶感表露出,冷淡地说道。
    [……诶?]
    [百濑同学,你以为我也能像乾同学一样简单地入教吗?很遗憾,我是个看上去精神很强的人。嗯,说实话挺危险的。你为什么劝诱我和乾同学?增加信徒,想要钱吗?还是已经陷入了太晚的程度?]
    对颤抖的百濑同学冷淡地抱怨。我真的被骗了,我对人类的不信任又要复发了。
    [……不对]
    [有什么不对呢?]
    [我,我……啊]
    百濑同学破咯破咯地哭了起来,然后就离开了。那眼泪,终归也是经过计算出来的泪水吧。那天百濑同学好像一直没有精神。既没有跟我说话,我也没有和她说话。反正都是演技吧……那时我是这么想。


    回复
    2楼2019-02-05 13:10
      小三滝是我的神,小三滝是我的神。。。看到这段笑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6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