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225贴子:5,974
  • 3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78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年快樂!


回复
1楼2019-02-05 00:16
    進入十二月的某一天的晚上,吃完晚飯的椿在自己的房間裡學習時從門的對面聽到了父親的聲音。

    椿想說是晚飯時忘記說了什麼事情嗎,就停下了學習打開了房間的門。

    「有什麼事嗎?」
    「嗯。那個,下下周有酒店開業一百週年的紀念派對,椿醬也去吧?」
    「我出席也可以嗎?」
    「當然了。因為百合醬不能去,所以和我兩個人去可以嗎?」

    到現在為止椿只出席過朝比奈家和水嶋家主辦的派對。

    這次的主辦方不是兩家,可以判斷為解禁了椿出席其他家舉行的派對的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有讓椿露臉的意思。

    雖然母親不會一起去有點遺憾,不過考慮到露臉的意義的話也不能撒嬌。

    「嗯。雖然有點不安,但是父親大人在一起的話沒問題的」
    「太好了。啊,對了。也可以去附設的美術館看展覽,如果有時間的話去看看也沒關係」
    「很期待呢」

    事情似乎就那麼多了,父親跟椿打了招呼後就從房間前走開了。

    至今為止派對中必然都是親人比較多,參加不知道會有誰參加的派對只會感到不安,但這是遲早的事,只是晚或早的差別。

    至少有認識的人就好了,椿這樣想著再次面向桌子開始學習。



    在酒店的一百週年紀念派對開始之前椿進入了寒假,中間出席了每年慣例的水嶋家主辦的派對、去買與雙親出席派對用的禮服,過著匆匆忙忙的每一天。

    然後迎來了派對當天,穿著深綠色過膝敞領的無袖禮服的椿與父親一起前往會場的酒店。

    出門前被母親提醒不要吃得太多、在車上也被父親提醒的椿嘟嘴說著「我知道啦」。

    對椿的回答父親苦笑著表示謝罪,但心裡似乎並不覺得有錯。

    「對不起,椿醬」
    「已經不生氣了」
    「那太好了。對了對了,今天的派對基本上春生和恭介也應該被邀請了哦」
    「是嗎?」

    有恭介在的話椿就不是一個人也不認識的狀況了,這下就放心了。

    「說起來,既然被邀請參加酒店紀念派對,朝比奈陶器是協助了什麼嗎?」
    「嗯。因為酒店的餐廳裡使用的主要是朝比奈陶器的餐具」

    而且應該不會來酒店吧,聽到父親這樣嘟囔的話後,椿想起了美緒母親老家的秋月家經營著酒店的事情。

    父親低聲說的就是那麼回事吧。

    那麼,秋月家的相關人員應該是絕對不在的。

    所以父親想到這才邀請了椿吧。



    不久之後車子到達了酒店,椿和父親走進了舉行一百週年紀念派對的會場。

    這一瞬間,周圍的人紛紛將視線轉向了我。

    椿雖然只是在一瞬間看了下對方的臉,但淨是些在水嶋家和朝比奈家的派對上沒看過的臉。

    這真是完美的客場啊。椿一邊露出微笑一邊流著冷汗。

    與父親一起向酒店的總經理打招呼,並向酒店的相關人員寒暄。

    總算結束了這些事的椿離開正與熟人聊到興頭上的父親,一個人靠在牆邊。

    靠著牆往會場內張望,椿沒有發現恭介和伯父但卻和一位女性目光對上。

    她微笑著向椿的方向走來。

    確實,她是母親的朋友音羽真知子的樣子。

    「音羽大人,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哎呀,禮服真是相稱。果然年輕女孩的禮服長度必須短些。椿桑。趁現在多秀點肌膚吧」

    面對直率的真知子的態度和語氣,椿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話說回來,椿的父親不在嗎?竟然讓這麼可愛的孩子一個人呆著」
    「父親的話被話比較多的人給捕獲了,沒辦法」

    椿凝視著父親所在的方向,真知子的視線也跟著轉向那邊。

    真知子確認了和父親說話的對方真的是能評價為話很多的男性之後理解了。

    「原來如此啊。話說百合子還好嗎?」
    「是的。另外說了還想再和同學們多聚會」
    「這樣啊。那麼要不要試著向惠美里她們打個招呼呢?」

    看著乾脆的說著的真知子,能明白她是有著表裡如一的性格,椿覺得她是個和她說話很舒服的女性。

    「椿桑參加了這場派對,是不是被允許參加其他派對了呢?」
    「是這樣吧」
    「啊,那正好。其實呢,三月份有音羽本家主辦的賞花會,椿桑出席嗎?雖然我家是分家但是承蒙與本家關係親密,而且基本上只招待親戚及其朋友家人,所以奇怪的人也不會來」
    「那個,很高興能邀請我,但我不能擅自決定」

    椿用很抱歉的語氣和表情說著,真知子露出了差點忘掉了的表情。

    「也是啊。因為是親人間輕鬆的聚會所以忘掉了。對不起啊。之後我會和椿桑的父親說的,能考慮一下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是」
    「那麼,期待著妳的好消息」

    她大概也很忙吧,說完這些就離開了椿的身邊。


    回复
    2楼2019-02-05 00:19
      真知子離去後變回一個人的椿再次靠在牆上。

      沒有聊天的對象,非常閒的椿挽著胳膊望著斜上方時聽到了不知從哪裡來的誰的聲音。

      椿把臉轉向發出聲音的方向,發現那裡是像往常一樣戴著眼鏡、但有什麼綁在頭髮上的鳴海站在那裡。

      「……鳴海桑?」
      「是的。是鳴海」
      「妳也被邀請了呢」
      「與其說是我倒不如說是父親。因為派對是拓寬人脈的最佳場所,所以父親經常會出席。今天我因為是寒假期間才出席的,沒想到能見到朝比奈大人」

      看到鳴海一副很高興的樣子,椿也察覺到了她在沒有認識的人的情況下很不安。

      「我的父親也被邀請了。也是因為沒有什麼特別的預定才一起來。但是因為幾乎沒有認識的人,所以聽到鳴海桑的聲音也放心了」
      「啊,不。我看到您和父親大人一起打招呼的模樣了,但是沒有機會過來打招呼……。現在的話只有您一個人,所以我覺得這是個機會」
      「哎呀,和父親在一起的時候來打個招呼就好了呀?」
      「可是,是朝比奈陶器的人啊?像我這樣的……啊」

      或許是想起了之前椿說沒有必要因為是暴發戶而貶低自己,鳴海不知道該怎麼接著說下去。

      「不用擔心,父親他不是靠門第來判斷一個人的。倒不如說是和我關係很好的人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
      「是,是嗎?」
      「嗯。……說著說著人就來了。父親大人」

      和熟人結束對話的父親正巧到了椿這裡。

      父親看著椿旁邊的鳴海微笑著。

      「父親大人,這位是同班的鳴海清香」
      「那個!初次見面!我是鳴海清香。總是讓朝比奈大人照顧了」

      被椿介紹的鳴海快速的做了自我介紹,氣勢滿滿地低下了頭。

      父親浮起平靜的笑容看著那樣的鳴海。

      「初次見面。我是椿的父親朝比奈薰。女兒是個交友圈不廣的孩子,所以擔心著有沒有朋友,但是有像鳴海桑這樣的人在身邊的話我就放心了」
      「不!沒有那樣的事!我才是總是得到朝比奈大人的幫助」

      聽了父親的話後,鳴海抬起低著的頭一邊大幅度搖著頭和手一邊說著。

      「這麼說的話應該是我被鳴海桑幫助著才對。因為她跟在班級裡朋友很少的我搭話了」

      鳴海慌慌張張地這說著「沒、沒有那樣的事!」,看來向父親打招呼對她來就就是那麼緊張的事吧,椿看著她的態度後這樣想著。

      椿們暫且談笑著,這時經過附近的熟人向父親打了招呼。

      「被叫去了也沒辦法。很遺憾,我要告辭了。……鳴海桑。今後也要和女兒好好相處哦」
      「這、這邊才是」

      鳴海對離去的父親數次低下頭。

      漸漸地看不到父親的身影了,鳴海終於恢復了平靜。

      「不用那麼緊張吧」
      「但是,說不定會因為不小心得罪了而被說不合適待在朝比奈大人身邊吧。那個沒問題嗎?我沒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沒關係的。父親並不是會撒謊的人」

      多次問著椿要不要緊的鳴海似乎終於理解了,臉上浮現出安心的表情。

      「……但是,聽到朝比奈大人對我說得到了幫助真的很開心。因為我想要稍微對朝比奈大人有所幫助」
      「一年級的時候我每次休息時間都要在圖書室度過。能被鳴海桑搭話真是幫了大忙了。而且體育課等必須兩個人一組的事情也帶頭和我組隊,能擺脫那狀況真的得救了喲?」

      椿趁著這樣的機會將先前未能說出口的事情傳達給鳴海。

      所以雖然想說別在意,但鳴海的表情卻越來越陰暗。

      不知為何氣氛變得沉重,一直沉默的鳴海開口了。

      「那是……我打算......」
      「誒?」
      「剛開始是想和傳聞不同,不是那麼可怕的人、必須兩個人一組的時候總是一個人,所以想說是對體育祭那時候的報恩而行動。但是和朝比奈大人說話的機會變多了之後,隨著對內在的了解,我也變得想和朝比奈大人更親密了。但是只有朝比奈大人一個人的時候才能率先在一起。所以並不是善意……」

      只是那種程度的算盤的話椿放心了。

      椿原本想說或許是想受到朝比奈家和水嶋家的恩惠這樣的事。

      但是,鳴海是想和椿成為好朋友,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鳴海桑想和我,那個……是、是想和我成為朋友嗎?」

      「想成為朋友」這部份的聲音變得弱了些,雖說很高興,但椿想從這個場面逃跑。

      但是鳴海卻沒有理會到椿的音調,猶豫地開了口。

      「我知道自己不自量力,不過正如朝比奈大人所說。我想和朝比奈大人成為朋友」

      說完後,鳴海把視線落在地板上擺弄著手。

      椿也是一樣,因為被鳴海說了想成為朋友而猶豫著。

      「如果和我成為朋友的話可能會給鳴海桑添麻煩。你看,我被其他的學生害怕了,說不定連鳴海桑也會被同樣看待呦?那樣也可以嗎?」
      「沒關係。本來朋友就不算多所以沒什麼問題,現在也沒有交流不好的情況,所以沒關係」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關係」
      「真的嗎!」

      鳴海抬起頭靠近了椿,椿不由得向後退了。

      「誒、誒……。只要鳴海桑願意的話」
      「好的!請多多關照!」

      對鳴海那高興的聲音椿也露出了笑容。


      回复
      3楼2019-02-05 00:22
        第七十八話完
        鳴海好感度+1
        利昂迴避失敗次數+1

        下一話新年會,祝大家新年快樂


        回复
        5楼2019-02-05 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