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79贴子:1,716
  • 19回复贴,共1

【来自翻译君的新年礼物】第20話+21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小星辰的是,米娜桑新年快乐!咱没有什么礼东西能给大家,就把新的2话翻译出来给米娜桑好了。新的一年里也请多多关照(*^▽^*)


回复
1楼2019-02-04 21:35
    以下为正文:


    回复
    2楼2019-02-04 21:35
      第20話 护身符与假面救助者




      然后过了两天,到了晚上,照旧穿着大衣的优玛的父母来到了酒馆。


      这次,优玛也一起来了。没想到她会来这里的我,被吓了一跳。


      “这次,关于委托的事情,承蒙您关照了。”


      “女儿已经完全恢复了活力,真的,该如何道谢呢……”


      “关于报酬,希望您能在心意范围内进行思考就好。本公会的公会会长,就是这样的”


      因为是朋友的父母,所以有打算不收钱的想法。但格雷纳丁拿出了500枚金币,我示意维尔莉娜,只收取了200枚。光是得到那个宅邸就已经足够了,如果是200枚金币的话,即使扣除经费也有近150枚的盈余。


      在父母与维尔莉娜说话的时候,优玛过来了我这边。外套下面穿的,是与在外面住宿的时候穿的便服又不同的,是衬衫和裙子的身姿。


      “好久不见,迪克先生。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啊、优玛,你的脸色变好了啊”


      “是的,托您的福……”


      “不,不。我什么都没做吧?虽然在这里听说过,但只是这样而已……”


      在优玛来到这里的时候,应该注意到了——我只是听说这件事而已,只能这样之类的欺骗过去,不是能说的通的东西。


      “那么,就当是那么回事吧。但是……看到我的裸体的,是迪克先生”


      准确地突破了致命的地方!不,如果还坚持说看到的不是我,那么即使是博爱主义者的优玛也会觉得我是不诚实吧。


      “……真是糟糕透了。我完全投降。还以为自己能很好的隐藏到最后呢”


      “我怎么可能不了解迪克的灵魂呢。到现在为止这五年里,每天都想要安抚迪克的灵魂……?”


      我想那个对优玛来说,大概是像寒暄一样的东西吧(译:不不不,那是她掩饰害羞的告白啊)。作为疯狂精神主义者的她,想让谁的灵魂都镇定下来的,那不就没有办法了吗?(只能接受了吧)


      但是至少,我的灵魂和其他人比起来,对她来说是很特别的。是的,过了五年我才注意到。


      明明一滴酒也没有喝,优玛的眼睛却像喝醉了一样地妖媚,迷迷糊糊的样子。维尔莉娜说我的魔力是令人心情舒畅的,而优玛则是沉醉在灵魂的波动中吗?


      “不过,尤菲尔大人的力量果然出类拔萃。虽然是进行了久违的镇魂,但却还能使王都的全部区域净化了……”


      “嗯……僧侣们的修习,在死灵的净化方面什么的,那个变得不怎么需要了。所以净化的报酬,向教会捐赠了”


      “我之所以叫女儿不要从事镇魂,也是为了僧侣们能够修习……但是,因为这样却让她积累了忧郁,所以要考虑其他的修习方法了”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现在开始只会在王都镇魂,但只在真正需要的时候才进行镇魂”


      回复
      3楼2019-02-04 21:36
        她会被告知不要进行镇魂的事,如果是那样子说也说得通。因为有优玛的镇魂能力的话,其他的僧侣的工作就没必要了——像这次一样。(译:优玛:你们都不带我玩...其他僧侣:带你玩的话其他人都不用玩了,不,直接失业了....)


        但是,死灵是只要有人生活的话就会逐渐聚集在一起的,所以就算不放置那么长的时间,也是会发生的吧。但是,如果让优玛进行镇魂的话,王都又会被全域净化了。


        到底应该怎么做,有几个方案。而且,有必要让优玛接受某种条件。


        “不让镇魂的话,身体又会崩溃吧?……不,对策的话好像有呢”


        “是。我,通过这次的事情想到了”


        这么说着,优玛从带着的包里拿出的是……很眼熟,但是那不是我用过的假面。(译:夫妻型假面的女款....)


        为了不让父母听到,优玛靠近我,用和风细雨般的声音说着。虽然是诱发睡意的温柔的语调,但近距离的小声说的话,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是如同归依于神那样的,让人沉醉其中的甜美音色。


        “如果知道是阿尔贝恩神教的僧侣,那么进行镇魂的时候就会得到捐赠……但是,用了这个假面的话,我也会成为假面的僧侣。这样一来,就可以不收钱而进行镇魂了”


        “……你认真的吗?”


        “是的,我是认真的。作为假面僧侣来到王都外面时,看到死灵出没而感到为难的村里的人,我打算定期性地帮助他们周转。但是这样一来,就会有了不在孤儿院的时间,所以等我准备好了再说”


        孤儿院,还有教会都没有打算离开,但还相当弱小的优玛,似乎认为这样是不行的。


        如果优玛感兴趣,我无论多少次也愿意协助。通过维尔莉娜来,跟大主教夫妇他们说说,对于优玛的今后的事。


        “尤菲尔大人她,通过镇魂,可以做到保持精神方面的健康。那样的话,请让她定期到王都外面出行,同时为了不让镇魂的力量无限扩散,在限定的范围内进行镇魂就行了”


        “原来如此……但是,真的好吗,尤菲尔?孩子们的事情……”


        “孤儿院人手不足时,我们会适当派遣合适的人员到孤儿院,尤菲尔不在的时候也保障孩子们的安全。而且,关于尤菲尔小姐,如果您外出王都时,我们会派人护卫的”


        “没想到您能如此周到……真的非常感谢”


        优玛的母亲芬娜低下了头。格雷纳丁效仿夫人之后,从怀里取出了什么。


        “这是……?”


        “这是给予跟阿尔贝恩神教会有着深厚关系的团体或机关的『护符』。虽然至今为止都没有给过任何一个王都的冒险者公会,但是现在把这个赠送给『银之水瓶亭』”


        回复
        4楼2019-02-04 21:36
          ——阿尔贝恩神教会的护符。如果持有那个的话,『银之水瓶亭』就能处于可以优先接受来自阿尔贝恩神教会的委托的立场。


          到现在为止,以知名度顺序会对白之山羊亭先进行委托,不过,今后我们的公会成为优先。当然只是优先委托,接受与否随时都可以决定。(译:你搞毛线啊,大主教唯一的女儿都是你老婆,你还怂这个?)


          在不被其他公会注意到的程度上进行工作,并独占着重要的委托——这样的事成为了可能。因为,无论什么事情,做得过多都是禁忌。


          “那么,我就荣幸地收下啦。”


          “如果这样可以的话,我也很感激(译:指接受了那个护符作为委托报酬的事)。但是,不愧是迪克·希尔瓦殿下……虽然是不调查就不会出现在表面的公会,但实际上是非常优秀的。以前的勇者,就算是做公会会长也是一流吗?”


          “客人,请您一定要保密地说这件事。委托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但被广泛的称赞并不是公会会长的本意”


          格雷纳丁也好芬娜也好,都不知道我就是迪克。优玛看见那样的二人一下子就笑了,好像很对不起保密的事情。


          “谦虚,是在阿尔贝嗯神教中也被认为是第一的美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女儿能选择像迪克殿下一样的男性”


          “呃……咳咳,咳咳!”


          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句话,酒好象要进入气管了。优玛因为担心我,轻轻拍着我的背。


          “亲爱的,尤菲尔才14岁。要结婚还太早了”


          “啊,这样啊。但是再过两年就好了吧,时间转眼间就过去啦。我和妈妈那时候也差不多是这样吧”


          “你、你这人真是……在别人前说那样的事。真丢脸啊”


          在只能听出迷恋的父母的交谈中,优玛脸红得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样。


          “对,对不起……父亲他,对于我恢复了健康,好像很高兴……这样兴奋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这、这、这样啊……”


          虽然被说到要不要和我结婚,但关于那件事她怎么想的,我怎么可能问得出口。


          但是,优玛拨开脸颊上的头发,不停地摸着耳朵。从那个动作,优玛感到非常动摇的事实好好地传达了过来。


          大主教夫妇和以前一样,喝着僧侣也能喝的饮料休息了一下,就离开了座位。


          “那么,我们就此告辞了。请代我向迪克殿下问好”


          “好的,明白了。回去的时候请注意脚下”


          “非常感谢。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跟我一起商量”


          和父母一起,优玛也回去了。她最后回头看着我,举起手轻轻地挥了挥手。


          “醉汉先生,恭喜你被认定为优玛的新郎候选人!那么,今天就喝到倒下吧!”


          “哇……爱玲,你来了啊?”


          因为她是从背后跑过来抱着我肩膀的,所以被爱玲沉甸甸的果实撞了个痛快。已经处理好工作的她,不顾其他直接坐在我旁边,从带着的酒瓶里向玻璃杯里倒了酒。


          回复
          5楼2019-02-04 21:37
            “呐呐,那个时候我没听过,你是怎么把精力分给贝尔特莉丝的呢?”


            “在、在意那种事吗……只是一起睡在床上而已,什么都没做”


            “这样的话效率会更差才对,所以应该是接触面积扩大了……客人,能详细告诉我吗?为了后面的学习”


            维尔莉娜一边把玻璃杯擦干一边说着。把我当成她们的下酒菜什么的,这样的事情还是免了吧,但这样一来逃跑也是非常困难的。


            因为即使逃避也不会有好的结果,所以决定在这里把肚子里的话都说出来。我没有什么亏心事,应该没什么问题。(译:又一个flag.......)


            “正如维尔莉娜所说,吸取精力时有必要增加互相接触的面积。也就是说……”


            两个人认真地听着我的说明。虽然是这么说,但也只是脱下衣服互相依偎着睡而已。


            说完之后,一直紧紧抱着我的爱玲的身体开始发烫,维尔莉娜的眼睛也开始放出湿润的光泽。


            “……这种事情比想象中还要让人羡慕呢,客人”


            “那个,不会有那种奇怪的感觉吗?迪克,难道对女孩子没兴趣吗?”


            “因为只是供给精力,过度在意也不好。这么说来,爱玲你这样子摸我,对我来说同样也是相当的大胆”


            “……真的吗?这样子啊……那么,再给你多一点服务行吗?(抱得更紧)”


            “爱玲大人,您心情真好啊……能和我交换一下位置吗?”


            觉得可惜的维尔莉娜,我知道在收店之后她想要做什么。会想办法用手拍着大腿给我做膝枕吧。那是,就算是不可能时候的事情也必须要考虑到的地方。


             ◆◇◆


            ——那之后过了两周。


            据说在王都阿尔维纳斯的西南部位置的村子里,有戴着假面的僧侣、魔法师和武斗家出现了。


            她们救助了被死灵困扰的村民,讨伐了附近的魔物,没有留下名字就英姿飒爽的回去了。


            此后大约每隔一个月,他们都会在王都周边的村庄里出现过。


            人们之间互相称呼为『假面救助者』的他们,以及在远方守护着的假面第四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20话完)


            回复
            6楼2019-02-04 21:38
              第21話 骑士团长的忧郁与公爵的企图


              通过与贝尔特莉丝的契约,我得到了旧施特伦家的宅邸。不过,房地产商没有说出要我离开的话,表面上说着「只要你高兴就比什么都好」这样的话。


              如果说真心话,我觉得因为死灵骚动而持续退房的话就能一直赚钱吧。但也有着总有一天退房的人的愤怒矛头会转向房地产商这样的的风险,所以也就这样想的吧。


              那个宅邸作为疗养设施,公会人员预约后可以使用。当然不是由我来招待,而是雇佣了管理宅邸的人。贝尔特莉丝如果实体化的话,只要不让他们看到魔族的眼睛,就跟人类没什么区别——因此,现在的她戴着只有金色眼睛被覆盖着的假面。


              因为我不想引人注目,所以在银之水瓶亭的相关人员之间,假面变得非常流行。那个米拉露卡也是,作为朋友非常不错。但当听到爱玲说,优玛为了安魂离开王都时一起做了“假面救助者”的时候,我不由得喷了一口酒出来。随后访问的米拉露卡,“我才不想被一开始戴着假面的你这么说”这句话就像钉子一样刺进了我幼小的心灵。


               ◆◇◆


              『假面救助者』出名后,这个传言就渐渐传开了。不管怎么说,虽然戴着假面但凭气氛就能明白是美女的三人组。看到这个姿态的男性们,并不知道她们是魔王讨伐队,伶牙俐齿的说着是美女,而且从声音上听就是年轻的,不,是妙龄的美女,那么妙龄到底是多大岁数呢?议论逐渐白热化,甚至都成了来我们酒馆的客人都讨论的话题。


              “真是的……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呢?明明是做着救人的工作,却偏偏只有我被排除在同伴之外,这太过分了”


              通过骑士团的情报网,优玛她们的活跃清晰地传到了科迪的耳朵,他只是凭借身材矮小的僧侣,金发的魔法师,身材出众的武斗家,就断定了假面救助者的成员是以前的伙伴们。


              “我们是魔王讨伐队的伙伴。我现在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这样在酒馆露面了。迪克,你有在听吗?我可是在认真地在抗议啊”


              “啊啊,听到了……话说我只是个醉汉。不要大声叫名字”


              “啊……原来如此,对不起。不知不觉就发火了。但是我没有在反省喔”


              科迪善良也好邪恶也好,性格都是像说的那样,真面目是个正直的笨蛋。但是他性格直率,像这样骑士团的工作结束后,直接到这里来,也是他那无法忍受的直接表现的性格。


              回复
              7楼2019-02-04 21:38
                这份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科迪他,也是应该明白的吧。讨伐魔王的过程中也是这样,我也总是在她们背后活跃着。


                我远远地用父母一般稀里哗啦的不上不下的心情注视着,不过,米拉露卡用歼灭魔法时没有毁坏地形,爱玲鬼神化而被人们害怕什么的,一样的事也没有发生,漂亮地成为了正义的伙伴。优玛事先做好了准备,只限定性地净化那些村里僧侣的力量还无法处理的死灵。


                她们的工作太完美了,第一次的时候我什么手尾都不需要做。


                即便如此,光是看着就觉得很开心,这也是无法否认的吧。她们的战斗,不管对手的水平如何,都能很华丽的结束掉——手下留情也是没用的,真是很美。虽然当面说不出口就是了。


                “科迪的话是使用光剑的,会一下子就暴露了。因为这是你独一无二的战斗方式啊”


                “用普通的剑参加不就可以了吗?虽然我很忙,但是想要的话腾出一些时间还是能做到的”


                “我知道了啦,真的需要你的力量的时候,我会毫不客气地拜托你的。所以别那么大口大口地喝闷酒啊”


                “……嘛,如果你是那样的话,我会在必要的时候等你哦。迪……不,你很懂这些事情的规矩,我信得过你”


                “需要你的力量的时候,那就是处于国家级的危机的时候了。”


                “哈哈哈……站在我的立场上,是不应该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态的吧”


                今天的科迪没有点淡色啤酒,一开始就点烈性酒。点了已经有十年的,味道足够成熟、醇厚的朗姆酒兑了冰来喝。这个冰是从王都北方的被称为“冰之洞穴”的地方取出的“极纯冰块”中提取出来的,那是经过了过滤的地下水过了一段时间冻结而成的块。只要喝下去就会有增强冰之耐性的好处。


                “……冒昧的问一下,客人你的容貌是罕见的,在女性中应该非常受欢迎。贵族的女性们,也应该期待着今晚出席的宴会。为什么,却是经常来这里的酒馆呢?”


                维尔莉娜似乎一直很在意,于是就问了科迪。(译:因为科迪的身份啊,而且ta可是喜欢着男主的(奸笑..))


                科迪用棕色的眼睛,凝视着玻璃杯里哗啦哗啦地发出声音的冰,忽然笑了,回答道。


                “我的朋友很少,所以只能像这样来见以前的朋友,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放松方法。”


                “骑士团……不,听说在职场上很受同事和部下爱戴”


                “职场上没有人会把我当成同事,或者是站在平等的立场来看待我。因为我是用与众不同的方式,获得了现在的地位。部下不把我当作人类,而是像开玩笑一样当作神来看待,怎么也看不出有人类的样子”


                “……你也真是辛苦啊。嘛,现在多喝点吧。但回去的时候少喝点酒”


                “不,不多少留点醉意的话,今天就睡不着了。而且,有必要触摸来分解酒精的地方吧?”


                酒是通过肝脏来代谢的,所以需要触摸那里。在医疗行为的基础上,男性伙伴之间应该没有问题——但仔细想想,科迪是肚子等、需要脱掉衣服的那部分地方,没有受过伤,恢复魔法也没有施加到过这样的部位。


                回复
                8楼2019-02-04 21:39
                  因为也有男人也不想被看见身体主义这样的人群,所以科迪也是其中的一人吧。虽说没有一起洗澡,但也不觉得他是不好的人。


                  “为什么,要考虑那么远的事情呢?为了避免宿醉,接受那边的客人的魔法是最合适的……”


                  “有过酒量到明天早上都不会回应的体会啊。再喝一杯左右就是极限了”


                  科迪爽朗地笑了,喝完了朗姆酒,再一次点了同样的东西。确实,我没见过科迪喝得酩酊大醉的样子,说他的酒量是可以调节的是没错的。


                  喝完了这杯酒,已经快到关门的时间了。


                  因此,我也想点最后一道菜,这时门铃响了,披着外套的客人进来了。


                  好像在惋惜关门时间一样,在客人的吵闹声中,我和维尔莉娜切换了开关。进来的客人,对应周三的,披着蓝色的外套。


                  眼神非常犀利,看上去非常坚强的女性——她一走到柜台,就瞪着维尔莉娜说。


                  “……把『牛奶』拿出来。如果没有就『只能在这家店喝的,推荐的酒』”


                  “客人,不好意思,这里只是绅士和淑女的社交场所。”


                  “……给客人点菜吗,这个公会……想要『牛奶』。否则,就要『只能在这家店喝的,推荐的酒』”


                  焦急——不,是非常焦躁。明明是位相当漂亮的美女,却以其傲慢的态度给别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虽然觉得她有些可惜,但现在并不是那么在意。


                  这个客人带来的委托,恐怕不是普通的事。


                  这是我的经验上的直觉,不过,到现在的在公会负责的当中,也感到快要接到非常时期的委托了。


                  “知道了,需要『本店特制混合的』吗?”


                  “就这么办吧。『只属于我的原创』……这样可以吗?”


                  “恩。对于本公会来说,你被认定为重要的客人”


                  女性一脱下帽子,就坐在科迪的旁边的两个座位上。看到那个侧脸时,科迪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东西。


                  为了不让她听到,科迪拿起放着朗姆酒杯子的杯垫,向我用沾在玻璃杯上的水滴描绘出了文字。王国最强剑士的纤细手指上写出了“她是贵族的从者”。


                  回复
                  9楼2019-02-04 21:39
                    “这个公会,听说可以接受任何工作。虽然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想在明知如此的情况下拜托你……虽然以我的能力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如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才怪呢……”


                    “嘛,冷静点。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我在很早的时候,就跟其他客人打过了招呼——然后,只用眼睛跟维尔莉娜接触,指示了订单。


                    科迪从空气中读取到了信息,稍微远离了柜台。


                    我把点好的饮料放在杯垫上,向委托人那边推了一下。


                    “……你打算干什么?”


                    “第一次来这家店的纪念。算是作为常客的请客吧”


                    “哼……一副醉汉的样子。年纪轻轻就喝酒喝到这么晚,真是可悲可叹啊”


                    “客人,这是最后的点餐时间了。如果在关店时间之后还能继续聊天的话,如果不喝饮料,我这边也会觉得很郁闷的……”


                    这次的客人看起来很有可能不会接受陌生人的施舍,在向我投来锐利的目光后,呼呼地耸了耸肩。总觉得她养成了像喜剧演员一样的举止习惯。


                    虽然对我来说无论性格有多麻烦也没问题——只是在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希望你能冷静下来。


                    “这个黄色的东西是……杏吗。在这样的后街上,竟然放着新鲜的果实”


                    这次提供给她的调和酒,是有安定精神的作用的东西组合。


                    首先第一个是,在被称为『湿润之杏』的,是出自居住在阿尔贝恩东部湿地的少数部族中,据说只要是脾气冲动的女性一入口口,就能抑制住三天的兴奋,会变得像慈母一样温柔的果实——非常贵重,只有在这种场合才会使用。用那个果实浸渍的酒,浸出成分也有很高的镇定效果。


                    然后就是,将其与纯度100%的『乙女椰子』的果汁均等混合。于是会变成什么样呢——那就是,她喝下之后的乐趣所在了。


                    “……嗯……酸味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烈。而且,顺着喉咙流下,渗入全身的感觉……”


                    “您觉得怎么样呢?”


                    她没有回答维尔莉娜的问题,看了一会儿玻璃杯之后,羞涩地染红了脸颊,喝完了剩下的酒。


                    过了一会儿,她那紧紧地瞪着的眼睛,渐渐地平静下来。酒的即效性,到现在为止已经确认过好几次了。


                    “……屡次的无礼的发言,请让我全部撤回。如果是你们的公会,希望能听一听……大公会的话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他们就这样看过了,总觉得弄错了什么,这个国家是会陷入危机的”


                    看到她突然变得很有礼貌的语调,科迪瞠目结舌。然后看着我这边,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无论如何,请一定阻止某个人的企图。为了拯救这个国家,我想借助你们的力量”


                    “……那个、某个人是?如果很难说出口的话……”


                    委托者的女性在维尔莉娜给出的订单上,用羽毛笔写下了名字,然后只给维尔莉娜看。


                    看到这一幕的维尔莉娜,为了不让周围人觉察,微微地动着嘴唇。但是对我来说,是能够准确地理解她那微小的动作的。


                    那个人的名字是,『泽比亚斯·威森布特』。


                    在与第一王女玛娜莉娜的决斗中破裂的,被废除婚约的吉恩·威森布特——相当于其父亲的人。那个家名,没想过会以这样的形式再次听到。


                    回复
                    10楼2019-02-04 21:40
                      施工完成,米娜桑新年快乐呀


                      回复
                      11楼2019-02-04 21:40
                        新年快乐


                        回复
                        12楼2019-02-05 00:39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5 01:15
                            新年快乐!谢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05 02:24
                              大佬牛逼(破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5 02:35
                                新年快乐
                                迪克A梦的饮品店什么喝的都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2-05 11:18
                                  春节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05 11:37
                                    比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05 14:25
                                      翻译菌新年快乐!感谢连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2-05 15:2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2-06 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