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小说吧 关注:249,569贴子:8,260,587

〓EXOPLANET〓【原创】盲/BG/主俊勉/短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温时挽
封/崔澈西
<三仙居>-江妤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4 20:06
    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4 20:07
      ◆关于我◆



      温酒时分挽风清

      ID醉酒临湘,笔名温时挽/Meow

      性格一般,不讨喜不招厌,珍惜每一个人,不强留每一个人

      常驻贴吧,不定期更新

      写文出于本心,每个字都是心情



      ◆关于归属◆

      降温西皮♡姜荼
      我不怕降温,因为有你

      三仙居♡姜荼-元清虞
      三仙只应天上有,1+1+1=1



      ◆关于客串◆



      个人常用客串名江妤欢

      长期客串人员姜荼/江渡川,元清虞/陆情七

      其他人员视情况而定



      ◆关于本文◆



      禁转禁抱禁改

      不喜勿进

      我写我的故事,你看你的人生

      不求回复,但求无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4 20:11
        首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04 20: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4 22:22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05 00:35
                
                
                
                
                
                
                这一夜我睡得很踏实,自从得知哥哥死讯后,我很少睡得这样香。我动了动身子,却发现右手像被什么桎梏,我抬眼望去,四肢涌出暖流。
                
                
                
                金俊勉趴在我的床前,握着我的手,一夜未动。
                
                
                
                我歪着头注视金俊勉的睡颜,突然想起哥哥的对话。
                
                
                
                “宝儿,你盯着哥的战友们笑了一上午了,是看上哪一个了?”哥哥好听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他的手在我头顶上轻揉,让我本来就因为害羞而压低的头变得更低,但我仍然凭着直觉指向照片中的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金俊勉。
                
                
                
                哥哥仍然在笑,但我觉得他的笑却不像刚才那样轻松爽朗,好听的声音背后有种莫名的压抑。
                
                
                
                “他是金俊勉,是哥最好的兄弟,如果哪天哥出了什么事,他就是宝儿的哥哥。”
                
                
                
                那时我还小,从未想过这样一天真的会到来。我含糊地应了一句,只顾着自己那萌动的少女心,全然不顾哥哥越发黯然的目光。
                
                
                
                回忆将我带的很远,我不禁动了右手,将金俊勉从浅度睡眠中唤醒。
                
                
                
                “未然,你醒了?”
                
                
                
                “嗯。”
                
                
                
                我像个话语终结者,将金俊勉原本组织好的语音尽数堵回腹中。他没有准备重新开启话题,只是趴在床边抬头望我,也没有放开我手的意思。
                
                
                
                他的目光太过直白太过热烈,那其中包含了太多情绪,我看得清却看不懂,但我想我可以相信他,可以相信这些情绪包含了他对我真挚的感情,也可以相信,我与他的相遇是一早就安排好的一场美好奇遇。
                
                
                
                “俊勉哥,我想小久了,今天送我去见她好吗?”
                
                
                
                “好。”
                
                
                
                突然,他错愕地坐直身子,脸上的表情喜大于惊。
                
                
                
                “未然,你刚刚叫我什么?”
                
                
                
                “俊勉哥。”
                
                
                
                我又重复一遍,声音甜甜的,心里也是。而我没想到的是,金俊勉因为这一个简简单单的“俊勉哥”笑了,笑得像个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05 21:27
                @姜º迷



                感谢温拾久友情客串#温拾久#小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05 21: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05 21:29
                    抱歉啊各位明天开学,所以更新搁置,但绝不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2-09 08:04
                      高考结束,今晚大更,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6-08 17:19
                        嗯,我什么时候更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6-08 21:01
                            
                            
                            
                            “我也是为了你好,更是为了俊勉好。”于夏的声音似乎比刚刚响亮,她说的很用力,应该是用了心得。可我却没有心情赞扬她的伟大与思虑周全。
                            
                            
                            
                            不过又是一个打着“为你好”的幌子招摇过市的傻子。
                            
                            
                            
                            我的态度没有变,既是坐在对面的人已然散发出军人的凌冽,我也依旧挺着腰,不卑不亢的字字回击。
                            
                            
                            
                            “从来没有舍近求远的道理,相比那些不知根知底的人,金俊勉更为可靠不是吗?他是个可以寄托的人,至于是谁想要寻求他的庇护,是你是我于他有什么区别。”
                            
                            
                            
                            “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
                            
                            
                            
                            这是我活了这二十几年,第一次字字句句甚至说话时的吐息都带着锋芒地与人交流,但今日我却爆发了,像个连我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于夏沉默了一阵,涂了口红的唇开合反复,却始终没有声音。
                            
                            
                            
                            久久地,我们对面而坐,店外是城市的车水马龙,我们都像两座雕像,衬托出这个烦扰的午间时光。
                            
                            
                            
                            “就算如此,你难道不认为你自己很自私?”
                            
                            
                            
                            如同一记轰雷炸在我的头顶,于夏好听的声音此刻如同撒旦挥舞镰刀时的风声,带着令我战栗的冰冷。我刚刚渐涨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
                            
                            
                            
                            我呡了一口微凉的茶水,,压下心中不为人知的窘迫。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样是自私的。可每次要面对的时候,我又会不断地逃避,因为无论如何思考,答案都是“我该离开了”。我带着满心无力,低头掩饰窘迫。我不得不承认于夏所说均是我的弱点,而作为敌人的她将我看得如此透彻实在可怕。
                            
                            
                            
                            但我仍要反抗,哪怕像那扑火的飞蛾,我也要守护光明。
                            
                            
                            
                            “于夏姐,你赶我走,目的又何尝不是自私的。我们的内心都不高尚,愧疚比不上渴望。”
                            
                            
                            
                            “我劝于夏姐的心思少往我身上打,与其在我身上拼拼碰壁不如去金俊勉那里试试运气。如果有一天金俊勉要求我离开,我会二话不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站起身来,从位置上离开。
                            
                            
                            
                            我心绪难平,脚步有些飘然,视力似乎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看清道路,我的腰不偏不倚地撞在了桌沿,我本以为自己会滑倒,却跌进了温拾久温暖的怀抱。几乎是刹那间我松了口气,颤抖的身体在温拾久的安抚下平静下来。我卸下逞强的模样,将自己的脆弱暴露给温拾久。
                            
                            
                            
                            于夏高跟鞋的声音又一次来到身边,温拾久像母鸡护崽一样将我挡在身后,我心底暖意横流。
                            
                            
                            
                            “于小姐,未然向来受不了刺激。你还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
                            
                            
                            
                            我虚靠在温拾久的后背上,她满是力量的话让我多了几分信心。
                            
                            
                            
                            但很显然于夏并不想这么简单的放过我,她伸手拦下我和温拾久,启唇的一字一句都对我那般无情。
                            
                            
                            
                            “如果你知道金俊勉一直以来照顾你的原因,你还会同意他住在你和你哥哥的家里吗?你难道就没有一刻怀疑过你哥哥的死并非意外?”
                            
                            
                            
                            于夏这话如同一盆冷水从我头顶倒下,我感受到了刻骨的寒意。
                            
                            
                            
                            我怎么可能没有怀疑过,我一直都知道哥哥是很优秀的军人,我刚开始得知他的死讯时还在想哥哥的死一定是个玩笑,他那么优秀,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任务而殒命。可后来,我却再也没有多想,因为哥哥确实没能回来。
                            
                            
                            
                            我僵硬的身体告诉于夏她情急之下做出的选择起了效果,也不管内心里那抹清晰深刻的愧意,从包中取出一份材料和一盒信封交到我的面前,我抬头望她,久久未能接下那东西。
                            
                            
                            
                            “你所谓的真相也许对我来说一文不值,如果真的有真相这个东西,我更愿意听金俊勉说。”
                            
                            
                            
                            我实在不愿理会于夏,她挑衅的意味十分明显,可是我的心却被她所说的一切所困扰,我犹豫,纠结。潜意识让我想要相信金俊勉,可是对于哥哥的感情却不允许我这么做。
                            
                            
                            
                            于夏也没有执意让我接下那两件烫手的东西,只将东西交给了温拾久,然后踩着高跟鞋从我们身边绕开。
                            
                            
                            
                            我的大脑被一片空白占据,哪怕是温拾久焦急的呼唤也没能换回我,我一直沉浸在于夏最后那句话带给我的震撼中。
                            
                            
                            
                            “林未然,我等你后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6-08 21:23
                              
                              
                              
                              后悔什么?后悔没有知趣离开?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有些真相太过沉重,我承受不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6-08 21:23
                                
                                
                                
                                
                                
                                文件与信终究还是被我带回去了,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去读。
                                
                                
                                
                                我只知道军人在执行高危特殊任务前会留下一份“遗书”以备不测,我虽然一直没有收到这样的信,也没有在意。也许遗书不是写给我的,哥哥用生命最后的话语向自己心爱的女孩表白心意也说不定。
                                
                                
                                
                                如今看来,自己手中这封信就是那份遗书了,信封上的“未然启”表明这封信的读者只有我。这里面记载了金俊勉什么秘密,又有什么价值让金俊勉于夏藏到今天,只需我打开阅读便可大白,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打开那封甚至没有封好单位信封。
                                
                                
                                
                                如果真相如于夏所说,我真的一无所有了。我也最终理解了那些明明知道事实却不肯去正式的人,是害怕自己失望,绝望。
                                
                                
                                
                                
                                
                                温拾久知道我最近经历了一些变故,也放下生意腻在我家陪我,这倒引起了金俊勉的不满,总是眯着眼睛打量温拾久,仿佛温拾久是勾了我魂的小妖精。
                                
                                
                                
                                有了温拾久的陪伴,那天的事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所谓真相也被我抛至脑后不予理会。
                                
                                
                                
                                我与温拾久坐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百无聊赖,一心只想金俊勉快些出门,我和温拾久才有机会去金俊勉房间把他没收的麦克风偷出来。
                                
                                
                                
                                和温拾久一起唱歌是我黑暗的生活中做过单位最活泼的事。从前爱静的哥哥总是宠着我,任由我们胡闹,实在忍不下去便将我们锁在家里,自己找地方躲清净。而金俊勉则在第一次听到我们鬼哭狼嚎后便收了我们的麦克风,即使我撒娇卖萌也不肯还给我。
                                
                                
                                
                                以至于我只能一次一次趁着他出门将我亲爱的“麦麦”偷出来。
                                
                                
                                
                                温拾久常调侃说我们做小偷就要有做小偷的样子,我们蹑手蹑脚地遛进金俊勉的房间,温拾久则在门外替我把风,以防金俊勉突然回来。可我找遍了从前放过麦克风的所有地方,都无所获。
                                
                                
                                
                                渐渐地,我失去耐心,拉动抽屉的动作越来越粗鲁,直到我听到摩擦声中似乎夹杂着的清脆的声音。
                                
                                
                                
                                我将那层抽屉小心打开,直到我看到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把平安锁。
                                
                                
                                
                                由于长时间无人打理,平安锁表面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光泽,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哥哥的平安锁。
                                
                                
                                
                                我与哥哥出生之时,爷爷奶奶送我与哥哥一人一把平安锁以保一生平安,虽然我们都不在佩戴,但却都小心收着,生怕坏了,哥哥那把锁我都不知道藏在哪里。
                                
                                
                                
                                没有我翻动的声音,房间里很静,静得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我抓着那把银锁,全身止不住地颤抖,无论怎样都无法平静自己的内心波涛。
                                
                                
                                
                                良久,我唤出声来。
                                
                                
                                
                                “小久,我要看那封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6-08 21:24
                                  
                                  
                                  
                                  插播广告:时挽的朋友齐小花看到这里的评论:
                                  
                                  齐小花:其实金俊勉一直爱着未然哥哥,而未然哥哥也有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因此未然哥哥在临终前将保平安的锁锁送给了金俊勉,以表达可能再也无法亲口说出的心意。这大概就是,锁了锁了。
                                  
                                  我:???
                                  
                                  我:现在都这么玩吗?
                                  
                                  
                                  
                                  
                                  
                                   好了好了,回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6-08 21:24
                                    
                                    
                                    
                                    
                                    
                                    
                                    没人能明白我在阅读哥哥最后的话时绝望的心情,我的心一点一点地下沉,犹如坠入昏暗冰冷的海底,被海底的暗流打磨的粉碎。他的不舍、担忧、不安全部被文字无限放大,狠狠地抨击我本就不堪一击的灵魂
                                    
                                    
                                    
                                    可绝望没有结束。
                                    
                                    
                                    
                                    信写了一半,笔锋一转,他不再表达对我的担忧,而是告诉我一个惊天的秘密,我也终于明白于夏所说的后悔。
                                    
                                    
                                    
                                    “未然,原谅哥还要带给你一些不快乐。相信你也发现了,哥最近总是在忙,你还调侃哥是不是谈恋爱了。其实哥只是做了一件令自己无比后悔的事。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一定已经认识金俊勉了吧。他是哥最好的兄弟,这一点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所以你可以信任他排开其他事情,他是个好军人,也应该能够做好你的好哥哥吧。
                                    
                                    
                                    
                                    但无论如何,他的好也是受少数人的认可,当流言传出的时候,选择相信他的人寥寥无几。
                                    
                                    
                                    
                                    那时我刚刚得知他与国际诈骗组织有关时我并不相信,可是流言越传越猛,仿佛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我虽不信,但却深知人言可畏,一旦事情闹大,部队的领导只会牺牲俊勉,哪怕他是被冤枉的。我开始收集证据,希望可以帮助俊勉洗去被泼的脏水,止住这洪水般的流言。
                                    
                                    
                                    
                                    可事实却给我当头一棒。我却深入的调查,却发现俊勉真的与那个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向来有主见的我第一次没了主意,我所查到的东西也似烫手的山芋,我无法处理它们。
                                    
                                    
                                    
                                    而俊勉却对于我的调查不管不顾,他处之泰然的态度让我对于调查接过产生了疑惑,我开始改变调查方向,也终于找到了真相。可我依旧无法放下心中高悬的石头。
                                    
                                    
                                    
                                    你知道吗?真正违法的不是俊勉,而是他的父亲,而俊勉是否之情我一无所知。我想未然应该能够明白这件丑事对于俊勉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能明白哥内心里有多么惶恐。
                                    
                                    
                                    
                                    再三思量,我真的无法下狠心将这件事情,先不管俊勉是不是我最好的兄弟,单单从我是他的队长来说,我就不相信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会受这件事情牵连。所以我选择将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至少不让它从我这里曝光。
                                    
                                    
                                    
                                    可造化弄人,我和俊勉接到的新任务好巧不巧就与这个组织有关。
                                    
                                    
                                    
                                    我第一次不愿意接下部队派的任务,甚至想要违抗命令,但我深知这是不可能的。我硬着头皮接下任务,也算是把自己的命交代出去了。
                                    
                                    
                                    
                                    未然,你千万别怪俊勉,说到底,父债子偿那是古代的习惯,况且哥自愿为这一切付出。
                                    
                                    
                                    
                                    告诉你这件事,是不想瞒你,也是希望你可以帮哥将哥留存的证据毁掉,他的存在会威胁到俊勉,也同样会威胁到你。在你和俊勉面前,哥选择不了正义。
                                    
                                    
                                    
                                    对不起未然,让俊勉代替哥好好照顾你吧。
                                    
                                    
                                    
                                    勿念,望你安好。”
                                    
                                    
                                    
                                    看到信的最后一个字,我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滚过脸颊。
                                    
                                    
                                    
                                    温拾久见我哭得不能自已,将我拥入怀中,我在她怀里抽泣,大脑中一片空白。
                                    
                                    
                                    
                                    “金俊勉,你可真是他们兄妹的克星。”温拾久清澈的声音裹着不满响在我的耳畔,她从一开始就不待见金俊勉,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
                                    
                                    
                                    是啊,金俊勉就是这么一个颠覆了我们兄妹俩一生的人,是那个间接将哥哥送上刑场的人。
                                    
                                    
                                    
                                    证据就在手边,大脑中突然闪现邪恶的念头。或许,把这个曝光吧,这样哥哥也不算白死。
                                    
                                    
                                    
                                    笑容变得有些诡异,那念头一点一点在我的心里扩大,像饕餮一般蚕食我的理智,我抛弃哥哥的恳求,抓着证据的手微微颤抖,对于那样的画面我竟有些兴奋。
                                    
                                    
                                    
                                    温拾久看我逐渐变得阴沉的脸色,瞬间理解了我的想法,她脸色突然严肃,抓住我的手,强迫我的眼神与她的眼神想接。
                                    
                                    
                                    
                                    “未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干涉你任何决定,但你也一定要记住,三思而后行。别让自己后悔,也别辜负你哥哥。”
                                    
                                    
                                    
                                    那双眸子里的清澈深深震撼着我,温拾久遇事的清醒及时地拉回了我的理智,我愧得想要甩一巴掌给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9-06-08 21:25
                                      
                                      
                                      
                                      哥哥苦苦哀求,我怎能让哥哥的遗愿不得终了。再换个角度来说,我……舍得看金俊勉颓唐的模样吗?
                                      
                                      
                                      
                                      我挣扎着从温拾久怀中出来,从桌上摸出打火机,将这几张带着罪孽的纸一把火烧个精光,看着纸张被火苗吞噬,我的心情更加惆怅。
                                      
                                      
                                      
                                      于夏,如你所愿,我后悔了。
                                      
                                      
                                      
                                      我颤颤巍巍地拨通了于夏的手机号码,想要给这整件事一个交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9-06-08 21:26
                                        
                                        
                                        
                                        
                                        
                                        我以不知怎样的心态坐在餐厅里,眼前的灯光十分昏暗。自从我读了那封信,我的视力就没有恢复过,如同我的生活,从阳光万里变得阴云密布。
                                        
                                        
                                        
                                        但无论我如何受不的刺激,我都需要见一见于夏,她是现在唯一能为我答疑解惑的人了。
                                        
                                        
                                        
                                        “我哥牺牲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和于夏废话,开门见山。
                                        
                                        
                                        
                                        “暴露身份,被组织抹杀。那个组织很有警觉性,更不用说金叔叔本就知道林队长是军人。林队长的暴露表明任务失败,被迫撤退时,为了保护俊勉,林队长负伤坠江。”
                                        
                                        
                                        
                                        我抬头望向她,虽然看不清,我却执着地看着。
                                        
                                        
                                        
                                        “那哥哥的死,和金俊勉有关系吗?”问这个问题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心安,我的潜意识总是认为金俊勉就是罪魁祸首,虽然我知道他不会。
                                        
                                        
                                        
                                        于夏呡了一口温拾久泡的好茶,眼神中颇含深意。
                                        
                                        
                                        
                                        “恐怕这件事,连俊勉自己都搞不清楚吧。”看见我面露疑色,她又解释道:“你在危难当头的时候,你是否能清醒的将自己的选择做到毫不后悔?事后你又是否能看清楚自己的选择中是否掺杂着内心的罪恶?”
                                        
                                        
                                        
                                        于夏的话有些刻薄,但我却很轻易的明白了。大脑做出的瞬间选择往往是最利己的,但这个选择中是否掺杂了其他杂质,旁观者迷,当局者亦迷。
                                        
                                        
                                        
                                        于夏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高傲,她的红唇在白皙皮肤下映衬着显得格外红颜好看,可这样的美颜落入我的眸中,却真的算不上好看的风景。
                                        
                                        
                                        
                                        学着她的模样,我也扯开嘴角,昂起我自己的个性。“所以于夏姐也看不清将一切伪装撕开的自己内心里的罪孽对吗?”
                                        
                                        
                                        
                                        我的语气有些轻佻与傲慢,这是她一直以来对我的态度,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她,只是我的脸上多了对她的轻蔑。
                                        
                                        
                                        
                                        我不喜欢这样的人,在对别人进行评价的时候,却忘记了自己不过也是一张被修饰过的丑脸。
                                        
                                        
                                        
                                        “你说的话我会去查证。至于你……”我又一次对她报以微笑,笑容中只有嘲讽。“我会提醒俊勉哥远离你,虽然我很感激你为我揭开真相的神秘面纱,但我认为,一个连秘密都守护不好的人,守不好那颗爱他的心。”
                                        
                                        
                                        
                                        亲人之爱,爱人之爱,友人之爱,无论那种,都需要付出。没有付出,没有资格称其为爱。也许于夏一开始的确是爱着金俊勉的,可是现在的她正如她所说,心中的爱中有什么杂质污染,她自己也看不清楚。
                                        
                                        
                                        
                                        “你一定要逼我吗?”
                                        
                                        
                                        
                                        “非要毁了我毁了俊勉的一切你才满足是吗?”
                                        
                                        
                                        
                                        “够了!我的一切早就只剩下林未然!”一声怒斥打断了我和于夏的对峙,也打破了我内心的防线,那熟悉的声音如往日一般令我痴迷,原来我早已情根深种。
                                        
                                        
                                        
                                        他说,我是他的一切。
                                        
                                        
                                        
                                        明明是最动人的情话,我心里却没有一丝快乐。我像是知道自己只是一只小鼠,却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一只猫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6-08 21:26
                                        良心大更,6608字over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9-06-08 21:27
                                          单独艾特我客串大户温拾久@姜º迷

                                          笔芯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9-06-08 21:28
                                            下次更新就应该是完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9-06-09 11:22
                                              提前打个预防针,结局be,蓝后呢,全文终不算真正完结,因为后面还有金俊勉视角番外,这个番外结束了才算真的结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9-06-12 17:51
                                                今晚更新全文终部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6-12 17:51
                                                    
                                                    
                                                    
                                                    温拾久将我送回我与金俊勉共同的家,向来会活跃气氛的她一路上 一句话都没说。她只是将我抱在怀里,一点一点加大手上的力度。
                                                    
                                                    
                                                    
                                                    她对金俊勉的不满,已经在最近几天放到了最大。过往,近日,所有云烟,温拾久真希望我可以与金俊勉算清楚。但我们都知道,心软是我的毛病,我不可能狠下心与金俊勉清算。
                                                    
                                                    
                                                    
                                                    压抑的气氛环绕着我们,我们都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现在哪怕是一点小小的波动都能让我们之间的看似稳定的关系分崩离析。
                                                    
                                                    
                                                    
                                                    回到家,温拾久想将我带进我的房间,我不肯,一定要她带我去哥哥住的那个房间,当然,那现在是金俊勉的房间。
                                                    
                                                    
                                                    
                                                    金俊勉紧紧跟了进来,站在我的面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额前的碎发因为走得有些着急而乱糟糟的,俊郎的脸庞在窗子泄过的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精致,这样的面容的确极易令人动心。
                                                    
                                                    
                                                    
                                                    这不,我就傻傻的不知在什么时候坠了进去。
                                                    
                                                    
                                                    
                                                    我望着他,惊讶地发现现在的眸中的光景一片清晰,金俊勉的面孔更是好看。
                                                    
                                                    
                                                    
                                                    我实在没能理解在这样的时候上帝为什么会选择在生理上帮助我。不应该让一切都变得昏暗,才能让我坠入更深的谷底吗?没想到这上帝不公,竟在这样的时候为我做了件公平的事。
                                                    
                                                    
                                                    
                                                    “未然,你心中有怨气我知道,你打我骂我我都认了,但你别这样好吗?”
                                                    
                                                    
                                                    
                                                    “金俊勉,我们究竟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万劫不复。”
                                                    
                                                    
                                                    
                                                    “我……”
                                                    
                                                    
                                                    
                                                    “纠缠了那么久,原来我们之间的牵绊,竟是孽缘。”
                                                    
                                                    
                                                    
                                                    “未然,你哥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所以我才想要补偿你,代替你哥哥好好照顾你。”
                                                    
                                                    
                                                    
                                                    我微微勾着唇角,笑意中有些自嘲。我看向他,想要将他的容貌刻进心底,也好保住他在我心中那无尽下坠的分量。
                                                    
                                                    
                                                    
                                                    “可是你终究不是哥哥。”
                                                    
                                                    
                                                    
                                                    “我也不是你妹妹。”
                                                    
                                                    
                                                    
                                                    “我们之间,隔了太多,隔了太远。我知道哥哥的死不过只是你的无心之失,可是,你也终究导致了哥哥的死亡。”
                                                    
                                                    
                                                    
                                                    “金俊勉,不是我不肯原谅你,是我做不到忽视哥哥的离开。”
                                                    
                                                    
                                                    
                                                    “每当我看到你,我都会想象哥哥在湍急冰冷的江水中濒死时挣扎的模样。”
                                                    
                                                    
                                                    
                                                    “金俊勉,这样的我,实在无法接受你。我是爱你,可那也及不上爱哥哥。”
                                                    
                                                    
                                                    
                                                    “我承认你带给我短暂的快乐,可是你同样也带给我痛苦。”
                                                    
                                                    
                                                    
                                                    “现在我也不想知道什么真相,我胆子小,不敢逞强去戳破最后的一层屏障。我没有精力和力气再去和你追究。”
                                                    
                                                    
                                                    
                                                    “但同时我也容不下你了……”
                                                    
                                                    
                                                    
                                                    我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怆然,我犹如死亡宣判的话语将金俊勉打击得遍体鳞伤,经历再大的大喜大悲都不曾落下眼泪的他此刻眼眶中竟喊含着晶莹,那些泪珠马上就要滚了出来。
                                                    
                                                    
                                                    
                                                    金俊勉没有再说话,他知道我和哥哥的性子是一样的,自己认定的时候就倔得像头牛一般,任谁都拉不回来。
                                                    
                                                    
                                                    
                                                    他艰难地向我的方向挪动了一步,似乎是想要再次抱一抱我,却被我一个侧身躲了过去。这个动作有多么伤害他,我心知肚明,而这个动作却不仅仅伤害了他,也报复了我自己。
                                                    
                                                    
                                                    
                                                    我不能为他做什么,陪着他心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领会了我侧身的潜台词,抬起的手僵在半空。看着那双好看的手在我面前不住颤抖,我心里竟生出快感。相爱相杀,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良久,金俊勉放下了手。
                                                    
                                                    
                                                    
                                                    “看来我们未然长大了,要做自己的选择了。”
                                                    
                                                    
                                                    
                                                    说完,他竟笑了。那笑容竟像初春的暖阳,有着融化冰川雪山的能力,也有让我想要大哭一场的宠溺。
                                                    
                                                    
                                                    
                                                    “未然,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我也知道我们不得善终,可我只想好好地疼爱你这一段时间,也好让我们不留遗憾。”
                                                    
                                                    
                                                    
                                                    “你的决定我尊重,谁让你是我妹妹,谁让我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6-12 21:40
                                                      
                                                      
                                                      
                                                      他爱我,不仅以哥哥的身份,也以他金俊勉一个男人的身份。如果拥有这样的一句话,就算是失去一些,也毫不畏惧了吧。
                                                      
                                                      
                                                      
                                                      我们终究都无福消受幸福,那么只有摧毁它之后再小心仔细地守护感情的碎片,以此,来保全内心。
                                                      
                                                      
                                                      
                                                      我主动向前走,双臂灵活地环上金俊勉的腰。我像往常一样将自己的脸埋在金俊勉的外套中,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违心地扯开嘴角。
                                                      
                                                      
                                                      
                                                      “俊勉,谢谢你。”
                                                      
                                                      
                                                      
                                                      我第一次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这样叫金俊勉,不过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
                                                      
                                                      
                                                      
                                                      我恋恋不舍地撤出金俊勉的怀抱,感受到金俊勉不肯放开我的力量,微微用力挣开他。
                                                      
                                                      
                                                      
                                                      他脸上受伤的神情越来越深,我却装作看不懂的样子,绕开他,与他擦肩而过。
                                                      
                                                      
                                                      
                                                      门外温拾久还在等我,看我失魂落魄地走出来,连忙将我拉进怀中。
                                                      
                                                      
                                                      
                                                      “未然,接下来,什么打算。”
                                                      
                                                      
                                                      
                                                      “离开这里,过新的生活。”
                                                      
                                                      
                                                      
                                                      我懦弱地逃跑了,也只配这样卑微地离开。
                                                      
                                                      
                                                      
                                                      金俊勉,我离开了,你要保重,后会无期。
                                                      
                                                      
                                                      
                                                      全文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06-12 21:41
                                                      《盲》正文完结,静等番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6-12 21:43
                                                        我的宝贝们,有没有会作图的,求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9-06-15 12:33
                                                          为何没人提醒我第一章的小哥哥写的都是金俊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9-06-16 20:05
                                                              金俊勉视角番外
                                                              
                                                              
                                                              
                                                              00
                                                              
                                                              
                                                              
                                                              文/温时挽
                                                              
                                                              
                                                              
                                                              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林未然。她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从我的世界中消失。
                                                              
                                                              
                                                              
                                                              我曾尝试寻找温拾久,可没想到,就连温拾久和那个西餐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走得很彻底,也很狠心。
                                                              
                                                              
                                                              
                                                              几乎就是一天的时间,我失去了几乎一切,除了现在身边这个人。现在除了于夏还陪着我,我一无所有。
                                                              
                                                              
                                                              
                                                              “于夏,你走吧。”我坐在沙发上,口气平淡地下着逐客令。
                                                              
                                                              
                                                              
                                                              于夏本在打扫卫生,听到了我的手,手里没拿稳扫帚,竟“咚”得一声将扫帚扔在了地上。
                                                              
                                                              
                                                              
                                                              “俊勉,为什么我什么都比林未然强,你却不肯正眼看我?”于夏慢慢踱步走到我面前,目光直白地望着我。但我没有抬头,我不想和她对视。
                                                              
                                                              
                                                              
                                                              “就只是因为你是于夏,她是未然,你们之间就没有可比性。”
                                                              
                                                              
                                                              
                                                              我虽不想对于夏太过残忍,但一想到林未然离开我时痛苦的神情,我的心里就泛着狠厉的疼。
                                                              
                                                              
                                                              
                                                              可我这又怪得了谁,这难道不是我一手促成的吗?让林未然的哥哥林未琛卷进我家里的烂事,又让林未琛为自己付出生命,最后还隐瞒了事实妄想林未然可是永远待在我的身边,我怨得了谁?
                                                              
                                                              
                                                              
                                                               我颓唐地将整个人瘫在柔软的沙发里,闭上眼睛我将与林未然只见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放映电影般一幕一幕播放。她的坚强,她的开朗,她的笑容,这每一点都深深刺痛着我。
                                                              
                                                              
                                                              
                                                              这样好的姑娘是被我毁掉的。
                                                              
                                                              
                                                              
                                                              我缓缓地叹了口气,心里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感受,那里像是被大石头压住一样,压抑我其他情绪,我现在只想找到林未然。我还没告诉她那天发生了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9-06-19 09:3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