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0,608贴子:9,291,927
  • 17回复贴,共1

【归去来】小镇的猫吧,今日依旧转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了“餮邦”小镇的一个咖啡厅,看到一些人,发生一些事儿,。然后不知不觉中,找到一些东西……
正文放三楼开始,持续连载中,最后字数不知会不会超过两万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3 23:19
    二楼备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3 23:19
      开坑看啥时候能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3 23:20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03 23:21
          〔四季·开始变换〕
          就是这样一个小镇发生了许许多多让人意料之外,令人苦笑不得的事情。

          这个小镇里,我最喜欢的是一家咖啡厅,咖啡厅的名字叫做机器猫吧。老板是个喜欢朋克机械和猫的男人,才不能两全的情况下,他只能将这个咖啡吧称为机器猫吧。

          第一次来到这个咖啡厅不可以说是意外。一张路边的看上去颇有些老旧的宣传海报,将我对这一咖啡厅的好奇勾引了起来。
          所以,以陌生人的视角,我推开了猫吧的玄关。在门外透过落地玻璃窗,能看到内部并不十分令人意外:同众多咖啡吧一样的布局设计。但不知为何,我觉得应该进门看看,因为在外面看到的是一个,在里面却又是另一个。可能是因为这个咖啡厅独特的吉祥物吧,那个在宣传单上标着“哆啦A梦”的机器猫。

          “叮铃~”很独特的风铃声,像是小铃铛轻摇,声音不似其他咖啡吧那般沉重,而是更为清脆、带有一点别的什么味道。

          回扭过头,目光向上,果然是一个铃铛,一个大大的黄色铃铛,真是令人意外呢。

          咖啡吧里没有那种宁静,准确地说,更该说这个吧有点小热闹,但不令人讨厌,只是微微的热闹:前台与服务生轻声交谈的声音、一桌人轻声的交谈声、咖啡杯交错的声音……这种“热闹”反倒叫人欢喜起来。

          我看到了门边一位埋头画着图纸的眼镜男,他仿佛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了那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的脑袋,犀利的目光透过眼镜,看得我慌了一下。而后的一句话,确实真的令人大吃一惊:

          欢迎来到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03 23:25
            发现吞楼严重,并且段落格式不能改,没办法,只好麻烦大家将就一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03 23:26
              〔春之章·花渐开〕
              “叮铃~”
              ·
              门的开合引得黄澄澄的叮当一阵阵作响,太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找到铜制的铃铛,将铃铛黄色的漆皮反射得泛亮。
              ·
              “你来了”眼镜男微微侧过头,通过眼角的余光那大衣的米黄色,已经透露了来人是谁。
              ·
              “不错嘛,都画到这里了。”眼前这个埋桌上绘图的,是个叫法拉利的家伙。他边上聚着一两个人,毕竟那个机器猫内部结构图实在是令人惊艳。
              ·
              以法拉利的话来说,就是鸽了这么久,当初说好要来一副这个猫吧吉祥物“哆啦A梦”的原理机械设计图,就一定要来一副。这是鸽子的另类原则,还是男人的执着坚守?
              ·
              猫吧内来往的客人,不时向法拉利这儿投来好奇的目光。而法拉利用各类绘图工具就这么画着,慢悠悠地,不时喝一口咖啡,顺道与边上一个人聊一句,他这家伙。
              ·
              而我每天也就不时到他那儿瞧一眼,后来渐渐就聊上了几句,随后就变成了日常。
              ·
              “呦,来了?”这是这间咖啡厅的前任店长,铜锣烧。
              ·
              “今日份铜锣烧?”忘了说了,他现在是这里的一个伙计,擅长做一个有两片面饼,中间夹着红豆馅的糕点,铜锣烧。而他也是最早在这间咖啡吧做这份甜点的人。虽然后面听说铜锣烧进局子时,糕点主要由糖糖和小夏这两位服务生负责,而且个人感觉糖糖的手艺比铜锣烧好很多。但是,在这间猫吧,他依旧为铜锣烧的代言人。大家虽笑着说他进过局子,而我开始也这么被误导。毕竟,这么彪形体壮的一个大家伙,手上还有一道小的十字疤痕,就像电视剧里打斗弄伤的一样,再加上店长之职的突然卸任,如果你说没犯点事儿,才感到奇怪吧。但随着到吧次数的增多,一次次与这位“糙汉”的交流,发现他真的很配“铜锣烧”这个甜点。而进局子的事儿,也没在多想,多半是个调侃吧。
              ·
              “不了,今天要吃糖糖做的蛋挞。来五个,顺带来一杯雪梨汁”
              ·
              摆手笑着作罢,铜锣烧热好蛋挞,备好果汁,便到一旁招呼另外的客人了。
              ·
              在我吃着蛋挞,慢慢喝着果汁时,边上慢慢凑过来了一个人,准确说,是一个胖子。毫不客气地顺走一个蛋挞,在我惊愕之际又用一根吸管顺走我一口果汁。
              ·
              “剑士,你找死嘛?”
              “别那么小气嘛,咱俩谁跟谁?”
              “就四,就四”
              ·
              什么鬼?!
              看着在我被剑士吸引注意时从另一侧顺走我蛋挞的家伙,我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
              “咱就蹭了一个蛋挞,还没喝果汁呢!”看着嘴里还嚼着蛋挞的耶鲁仔,只好再去买些蛋挞了,盘里就剩碎末了。
              ·
              “记得多来份铜锣烧哦~”耶鲁仔平淡的话语令人有些差点崩盘。这个家伙和我一个大学、一个寝室,当初也是他推荐我这间咖啡吧的。总之,一个没节操的人。而说到没节操,那么那个“剑士”就更是了,从称呼就可以看出来了,贱士、剑士嘛。
              ·
              “铜锣烧,再来三个蛋挞和一份铜锣烧……”
              “哦吼?看来来咱猫吧,不来一份铜锣烧是不行的了(ಡωಡ) ”
              “还不是那两个家伙……”眼睛意示那两位坐在偏窗聊天的逗逗,铜锣烧也笑了起来。
              ·
              这是,铜锣烧的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那种仿佛被毒蛇盯上、被猛虎落标的感觉,没错了!
              ·
              “喂,小辰星呀,准备来参加今年咱猫吧的晚会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04 10:11
                这样的排版应该方便看一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04 10:11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2-04 10:21
                    本内容纯属虚构,人物千万不要完全对上,只是多少有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属性在里面(认真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4 10:21
                      〔夏之章·烟花放〕
                      “啪嗒!”
                      ……………………………………
                      “同志,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东西了?”
                      ·
                      盯着眼前肌肉分明的寸板头,瞟一眼他手上的还留着血的十字伤口,内务伟更感觉自己没有抓错人。他给这位店长刚刚拷上手铐的手不自觉抓得更紧了一些。
                      ·
                      “好好跟我们走一趟!刚刚接到举报,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有别的念头!”
                      ………………………………………
                      烟花声,一声高过一声,像是要把什以前么没有爆发出来的都爆发出来个够。
                      ·
                      而注视着这份烟火盛宴人们在在刚刚那一瞬间就仿佛被下了禁咒,没了反应,直到第一个欢呼声出现,人们才从这样的呆滞中回过神来,开始各自原本的交谈,当然,少不了对这烟火的赞叹。
                      ·
                      “所以说……猫吧晚会开始了?”
                      “不然嘞?辰辰呀,是不是很惊讶这么盛大的晚会呀~”
                      ·
                      扭头看着边上小库那小声的怪气的声音,不禁想翻一个白眼,但是他说的没错,猫吧的晚会真的有的超乎我的想象,好似盛大过了头。毕竟,我可没听说过有哪个咖啡吧的晚会能做到这种接近庙会般的程度。
                      ·
                      “好吧好把,不调侃了,准备一下,等会儿我们准备那个投掷的摊位了。”
                      “话说铜锣烧怎么会让你来当工作人员?服务生不够强行拿熟客来宰?”
                      “不会真的被我猜到了吧(ಡωಡ) ?”
                      “……”
                      ·
                      这个名为小库人体发声机不停运转。不过他到是说对了,铜锣烧当时对我说参加晚会的时候,我也是懵了一下,作为没参加过除了毕业晚会的什么晚会的人,这种咖啡吧的晚会我也很是好奇。所以,带着七分的好奇与三分的想尝试勇气,我答应了铜锣烧。而事实证明,我真的太天真了……
                      ·
                      会是多大的晚会呢?会不会出糗,会不会失败?铜锣烧让我跟着小库前辈干活,我会不会惹到他?听说他是个狠人,干活要求很严,咋办?
                      以上是我晚会前刚刚了解到情况的原本的担忧
                      ·
                      在开始准备时,我才发现我想多了,只是负责一个娱乐摊位而已。游戏名叫做机器猫投食,实际上也就是投掷而已。拿印有铜锣烧图案的沙包,投入哆啦A梦的嘴巴里,只要你五个铜锣烧投中相应个数,哆啦A梦会给你奖励。木板空出来的嘴巴蛮大,应该算是个简单的游戏。奖牌就是甜品与咖啡吧的自制周边,我蛮喜欢。
                      ·
                      “呦!来了来了!”他们几个也来了
                      (本章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6 22:28
                        支持~
                        居然真的进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06 22:31
                          续上文
                          “呦!来了来了!”他们几个也来了,剑士和撸哆啦过来捧场。剑士穿着招待服,因为他也是被铜锣烧的强大的气给“主动”来帮忙的,负责货物补给。
                          ·
                          “你的货不去补了?”
                          “还没,这不先和撸哆啦来给你摊子添点儿人气不是?”
                          ·
                          剑士说得确实是个问题,我们两个的摊子没其他几个有人气。边上一群人围着小夏和糖糖,听她们的歌;另一边,一群人围着铜锣烧那边,也不知发生了啥,但是很有人气。
                          ·
                          “我们要不也唱唱歌儿?吸引点人来嘛,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剑士的话蛮有道理的,于是他招呼撸哆啦就去仓库帮忙拿来了音响和话筒。
                          ·
                          “我先来、我先来,要知道开场第一首可是很重要的,一定要是咱咖啡吧的吉祥物哆啦A梦主题。”小库先夺过一个话筒准备开腔。
                          ·
                          私底下,我刚偷偷剑士和撸哆啦这靠不靠谱,曲子的前奏就响起来了。
                          “心中有许多愿望
                          能够实现有多棒
                          只有哆啦a梦可以带着我实现梦想
                          可爱圆圆胖脸庞
                          小叮当挂身上……”
                          歌声有些出乎意料,于是真的吸引来了不少人。
                          ·
                          突然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传来,随后一辆警车闪着红蓝灯来到晚会的场地边缘——也就是靠近我们摊位这块的空地。从车上走下两位身着警服的人来,其中一位还气喘吁吁。
                          ·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14 23:5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