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创作吧 关注:966贴子:6,924
  • 11回复贴,共1

【原创】欧美双性生子腐文《是男爵还是小姐》双受多攻NP文,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欧美双性生子腐文《是男爵还是小姐》双受多攻NP文,情有独钟,架空古代,复仇。
三楼放文,二楼用来讲废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01 15:18
    本文是双受多攻的NP文,小男爵双性人。其中包括伪父子,伪甥舅。再次声明,本人没节操、没下限,小清新或是受洁者,勿扰,勿扰,勿扰!!!!

    当你翻开莎翁的诗集你会发现那里除了爱什么都没有!

    但那也是你现在所渴望的东西。

    如果你愿意,请允许我走进你的心里。

    我亲爱的菲尔斯多利或者莫丽米苔丝!

    我会把玫瑰连同我的心一起奉献给您,请您不要拒绝一个追求者的表白!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心会像月亮一样柔美,我的热情亦会像太阳一样热烈,直到燃烧殆尽为止!!



    本人id:牛奶膏(头像同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01 15:21
      第一章:滂沱的雨夜


      夏日夜晚的暴雨吹打着这个古老中还带了些阴郁的勒弗罗伊庄园,风雨异乎寻常的狂猛,雨水打在玻璃窗上外面的一切就都看不见了,或许你可以趴在玻璃上向外看,那样兴许能看见些什么,但是外面的雨太大了,你可能还是无法看到什么的。
        
        
        
        
        
        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紧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那雷声太过响亮了,震得整个庄园似乎都跟着轻微的摇晃了起来,那雷声更是震得人心里发着颤。
        
        
        
        
        
        “咣铛”一声女仆手里的盆掉在了地上,热水洒了一地,这种天气任谁都会胆战心惊的,况且这又是个更加不同寻常的夜晚,整个庄园上上下下都在忙碌着,女主人波利蒂丝伯爵夫人正在产室里艰难的生产,勒弗罗伊伯爵家里的家庭医生理查德.莱科维斯,那是个年轻英俊的医生,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一头浅巧克力色的头发,他身材修长身姿挺拔,是镇上出了名的风度翩翩的英俊男人,他正在帮波利蒂丝接生。她痛苦的叫喊声回荡在庄园里,就连外面的雷声也掩盖不住。是的,她难产了,已经开始有大出血的迹象了,医生的手上沾满了这个可怜产妇的血,他的头上也在冒着汗,头发也都被汗水打湿。
        
        
        
        
        
        勒弗罗伊伯爵就在产室外面,他的面色很平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因妻子难产而忧心不已的丈夫,更不像是个等待着自己孩子将要降生的紧张的父亲,他就是那样出奇的平静,似乎产室里的一大一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得。
        
        
        
        
        
        产室里乱哄哄的,有年轻医生叫喊指挥的声音,也有女仆们慌张不已的声音和器具掉在地上的声音——波利蒂丝由于大出血已经昏迷了过去,但是孩子还是没有出来,就连半个头都没有露出来,要是再这样下去孩子和大人就都保不住了。那把好似躺椅一般但却比躺椅大也比躺椅高的椅子,那是专门为生产而设计制造的产椅,椅子面是U型的,坐在上面整个下体是悬空的,产妇的下半身用绳索捆绑固定在椅子上,以免她们因为太过用力时从椅子上掉下去。
        
        
        
        
        
        可现在那把用来生产的椅子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恐怖的红色,椅子底下的黄色土地上也被鲜血染成了阴暗的橘红色。波利蒂丝的裙子上也染满了鲜血,她的脸色十分惨白,头发凌乱不堪且湿漉漉的,皮肤上布满了汗水,配着室内昏黄幽暗的灯光更显得产室内恐怖诡异。
        
        
        
        
        
        这时候路易.勒弗罗伊从门外走了进来,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波利蒂丝依旧高高隆起的肚子,冷冷的又十分镇定的说道:“尊敬的医生,可以了。。你已经尽力了,虽然我的妻子离开了我去了另一个世界,但是她还是把孩子留了下来,不是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01 15:23
        这么大的雨任何的雨具都在它面前变得毫无招架之力,很快的伯爵和医生的身上就被雨水打湿了。园丁夫妻住在庄园的另一头,那里靠近花园,在花圃的旁边单独的盖了一间不太大的房子,只是一个连四间的房子而已,这幢房子呈正方型矗立在花圃旁,此时屋子里亮着灯,他们还没有睡,走近了房子就听到夹杂在雨声中的婴儿哭声,园丁贝克斯的那位妻子在生完孩子之后就一直没有奶水,他们只能用厨房里主人们吃剩的面包或是点心之类的加上少量的水煮成糊粥喂给他们的宝贝儿安波利尔,但是那种东西怎么能是婴儿吃的呢,小安波利尔当然哭得十分厉害了。
          
          
          
          
          
          
          伯爵在门外听了一会儿婴儿的哭声,这才抬起手来敲了园丁的屋门。:“。。是谁在外面?”半晌,才传来园丁那有些嘶哑的声音。
          
          
          
          
          
          :“是我,快开门贝克斯。”
          
          
          
          
          
          :“噢,天啊,伯爵主人。。”不久园丁就来开了门,:“主人,这么大的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那个园丁是个又瘦又矮的家伙,长得也不好看,可以说是有些丑陋了。医生一直很奇怪他长成这样安波利尔怎么会那么漂亮呢?其实他忽略了,园丁的妻子那位勤劳的妇女——乔茜亚可是个美人儿,身材又高挑皮肤又白皙,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安波利尔完全是遗传了这位美丽妇人的那些优秀的基因,只是他的头发遗传了他的父亲贝克斯,是黑色的,这一点有些遗憾。
          
          
          
          
          
          园丁两口子都很惊讶,这么大的雨主人突然来敲他们的房门,又加上医生也跟在伯爵身后。这件事本身就很令人不解,乔茜亚缓缓的走了过来,:“阁下,医生,请进来吧。”外面的雨太大了,风卷着雨水向屋中吹来,乔茜亚下意识的用手挡在了小婴儿的额头上。
          
          
          
          
          
          贝克斯侧过了身去让出一条道路,伯爵和医生一前一后走了进去,两个人的身上不断地向下淌着雨水,走到哪里雨水就滴落到哪里,原本就有些返潮的地面此时因为他们身上的雨水而变得湿乎乎的,雨水甚至在低洼的地方汇聚了个小水坑出来,两人身上的水汽弥漫了整间屋子。
          
          
          
          
          
          园丁夫妻的这所房子虽然不大但是却被这位美丽勤劳的女人收拾得很是干净整洁,就连她那个相貌丑陋的丈夫都被她伺候得十分整齐,屋子里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味道,虽然有个小宝宝异味是无可避免的。
          
          
          
          
          
          伯爵坐在屋子所谓的客厅里,医生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伯爵的身旁。乔茜亚将孩子抱进最里面的屋中,那间屋子被他们用来充当了婴儿房,将孩子放在了摇篮里。她擦了擦手就为主人和医生倒了两杯茶来,那杯子被她洗了又洗才敢用来奉茶的。
          
          
          
          
          
          夫妻两个肃立在一旁,心里有些忐忑,伯爵和医生来了半晌都没有开口。
          
          
          
          
          
          :“主人,您是有什么事吗?”乔茜亚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勒弗罗伊表情严肃看了身边的莱科维斯,冲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很明显了,是要他开口说。
          
          
          
          
          
          医生瞬间觉得压力很大了,自己怎么就自荐跟来了呢?他看着园丁夫妻投来的询问的目光,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了,毕竟这件事太过残忍了。
          
          
          
          
          
          勒弗罗伊见医生似乎很为难,一点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道:“贝克斯,我想要你的孩子,我希望他能成为我的孩子。。”伯爵突然开了口。医生被吓了一跳,伯爵怎么这么直白的就讲了出来?
          
          
          
          
          
          猜也不用猜园丁夫妻十分的震惊,:“什么,您的意思。。。”贝克斯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的表情出现在他的丑脸上竟有几分惊悚。他与妻子对视一眼,不可置信的问着伯爵。
          
          
          
          
          
          :“贝克斯,你没有听错。。”
          
          
          
          
          
          乔茜亚捂着自己的嘴哭了起来,:“主人,这是为什么。。?”
          
          
          
          
          
          :“医生,跟他们解释解释吧。”
          
          
          
          
          
          夫妻俩看向了医生,乔茜亚那原本就很大的眼睛此时瞪得更大了,他们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都知道夫人今天生产,中午的时候夫人的肚子就不舒服了,所以叫来了医生。。但是这时怎么又突然来要自己的孩子呢?
          
          
          
          
          
          医生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拉着一个将他们拉进了婴儿房里,他们进去了很长时间,里面不时的传出乔茜亚的痛哭声,还有医生安慰劝解的声音,当然也还有来自亲生父亲的那种低低的抽泣。医生实在是有些难受,那孩子毕竟是自己接生出来的,他很希望那个孩子能够平安快乐的长大,所以他将这些利害关系都跟他们夫妻一五一十的讲了,夫妻二人虽然明白医生说得很有道理,但是那毕竟是他们的唯一的孩子,这令他们实在是难以接受。
          
          
          
          
          
          :“你们是孩子的亲生父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01 15:25
          ,我可以答应你们,你们永远不会被赶出去,我现在就可以把贝克斯晋升为管家,而你乔茜亚可以做孩子的保姆。但你们就是不能和孩子相认,这件事也要保证不能说出去,不然我可是不会客气的!”勒弗罗伊伯爵站在婴儿房的门口面无表情的说道。
            
            
            
            
            
            哭倒在地的乔茜亚与丈夫对视了一眼,虽然那些条件也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好歹他们不会被赶走,他们能永远守在孩子身边,只能这样了,主人来就是来要孩子的,那是主人啊,不给是不行的,要是主人抢了孩子再把他们赶出去,这种事跟谁说谁都不会相信的,他们只是两个卑贱的仆人,搞不好还会被以诬告主人的罪名关进监狱的,那么孩子他们就再也看不到了。
            
            
            
            
            
            勒弗罗伊在贝克斯夫妇的痛苦声中将孩子从摇篮里抱出来,那孩子原本睡得很香甜,好容易不哭了,但是此时被人突然抱起自然就又哭了出来,勒弗罗伊简单的安慰了一下这个漂亮的小宝宝就将他搂进自己的雨衣里裹好,走出了园丁夫妻的房子冒着大雨加快脚步回了主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01 15:27
            也许之后的文都会以图片的方式被呈现出来,你们懂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01 15:29
              真正的更新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2 2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02 20: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2 20:54
                    (˘³˘)♡楼主写得不错啊,找了很久西欧np文,终于有一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19 09:58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