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黑吧 关注:46,022贴子:355,650
  • 16回复贴,共1

【原创】glass flower(中短篇,青黑)(原著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首先~
祝可爱的小黑子生日快乐(*^▽^*)


这里是新人
文笔废柴,N周目黑篮后实在忍不住想写文
第一篇青黑文
请多指教


1L给度娘~


回复
1楼2019-01-31 20:20
    此文为中短篇,文笔渣,唯美的那种不太会所以基本以轻松的语言为主
    本来想写虐的,但是写完第一段发现好像根本舍不得虐啊
    全文已完结(emmm前两天发在all黑吧了今天刚完结)
    背景为extra game之后,火神去美国了,因为此篇为青黑,所以自动忽略最后黑子对火神说的“唯一的光”。
    人物会OOC,尽力把控了。
    文中的一些情节来源于官方replace
    文中对标题的描述,参考king&prince的《glass flower》歌词。
    文中会出现微赤黑倾向(不过只限赤司单箭头)。


    回复
    2楼2019-01-31 20:23
      「哲,我已经忘记,怎么接你的球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快住口啊!

      「哲,还是那样天真啊...你以为接你的球最多的是谁...」

      青峰大辉你快住口啊!

      ----------

      “啊呀呀呀痛!”
      一个翻身,青峰从床上滚了下来,后脑重重的磕在了床沿上,这令他瞬间清醒了不少。
      “是梦啊…”
      揉了揉自己逐渐肿起来的脑袋,两眼有些失神的望向窗外。
      月光透过窗帘,淡淡的光芒映在青峰的双眸上,蝉鸣声充斥着夏夜。好安静。
      梦里的要说纯粹是梦,那也不是,刚才梦到的,全是自己向那个对自己最重要的人说的。
      看见自己向他说了那些话的时候,对方的震惊,对方的无措,对方的颤抖,拼命的想堵住梦里的那个不断吐出利剑的那张嘴,想告诉他不要伤害那个人。
      可是,根本来不及。
      “哲...对不起...”


      夏天结束的时候的那场比赛,好像就在昨天一般,记忆深刻的同时也好怀念。
      恍惚之间,却已是冬天。
      不明白那个夏夜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但经过那场比赛又好似释怀了一样。
      那样自然的传球,碰拳,就像回到了三年前的帝光,多么美好的回忆。
      “青峰君。”一个幽幽的声音飘进耳朵。
      见对方没有反应,那个声音又再度响起。
      “青,峰,君。”虽然语气换成了一字一顿的就是了。
      “啊~干什么。”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但是突然就愣住了。
      几秒后。
      “诶!哲?你怎么在这里!”
      吓了一大跳的青峰前一秒还是躺着的,下一秒就跳着站立在原地。
      “这么冷的天,青峰君躺在这里会感冒的。”
      “所以哲,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见面前这个人没有回答自己抛出的问题,青峰只能无奈的又重复了一遍。
      “诚凛和桐皇今天有练习赛,我想桃井桑应该跟你说过了才对。”
      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好像貌似有这么一件事情,只是当时没往心里去。
      “啊~大概,吧。”
      站在青峰面前的这个人,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然后下一秒,“啪”的一声。
      “很痛啊!哲你干嘛!”青峰揉着自己发痛的手臂,眼睛都快冒出泪花了。
      “啊这样吗。走吧去体育馆,大家都在等你。”
      “喂哲!你这家伙刚才是想把我当成球然后加速传球出去的吧!”
      “嗯?怎么会呢,青峰君想象力好丰富哦。”
      面无表情的用着平淡无奇的语气说着玩笑话,根本不像刚刚揍过人的。只是下一秒,眼里全是惊讶。
      因为在转身的同时,被一双手捞入怀里。
      “青峰,君?”很明显,被这个举动吓到了,想推开但是又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的理由,只能静静的在怀里等待解释。
      “抱歉,哲...”青峰缓缓的开口。
      “嗯?青峰君为什么要道歉?”
      “过去很多事情,哎呀反正就是。抱歉呐!”说着说着青峰的脸就红了。
      “嗯。但是青峰君,能先松开我吗。”
      明明在自己找青峰教他投篮的那段时间就已经道过歉了,也不知道过了那么久为什么还要再道歉。有些猜不到呢。
      “不要。”很干脆的拒绝。
      “那我就不原谅你。”
      “诶!!”青峰惊吓式的松开黑子然后往后跳了一小步。
      黑子微微的一笑,他从来没有怪过青峰,包括奇迹的所有人。何来接受道歉一说?只要大家能找回打篮球的初心,就是对黑子来说最棒的礼物了。
      虽然,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回复
      3楼2019-01-31 20:23

        圣诞将至,节日的氛围在繁华的都市中更为浓厚。为了招揽客人,各个店家都各具特色的装饰了店面,筹办各种促销活动。
        学校也不例外。
        “诶?游园会?”奇迹的时代七人聚在某家M记中,听完赤司的发言,其他人都惊讶了一下。
        “那个,小赤司,你特地去接上小紫原跑到东京,只是来通知我们去京都参加你们洛山的圣诞游园会???”黄濑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赤司,因为这真的太折腾了。
        “不是特地哦,只是洛山和阳泉要进行练习赛选在了东京罢了。”
        “这个理由,赤司君以前用过了。”在我生日的时候。
        黑子在一旁淡定的拆台。而赤司听完,些许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太麻烦了的说。”绿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好啦小绿你一定会去的呐我知道的哟~”桃井在一旁自信的看着因不自在而又多扶了下眼镜的绿间。
        紫原因为只要是赤司的要求,自然不会反对,况且那天会有很多好吃的,再麻烦也不麻烦了。
        而青峰全程只是一手托着腮,视线没有从黑子身上离开过一下,一直注视着他。
        赤司看了看青峰又看了看黑子,不动声色的扬起嘴角。
        “这两个笨蛋。”
        黑子盯着面前两杯特大杯香草奶昔出了神,因为是圣诞活动,香草奶昔特大杯买一送一。点餐的时候想着很划算,两杯的话总有人会分担一杯的吧。
        但是事实是,没有人想喝香草奶昔。
        “那个,有人要喝吗,好不容易有活动,不喝太可惜了。”黑子忍不住问众人。
        而其他人的内心活动大概都是,为什么黑子喜欢喝这么甜腻的东西。
        还是,没有人想喝。
        黑子不满的嘟起嘴,拿过两杯奶昔,想将两杯的吸管都塞进嘴里的瞬间,一只手挡在黑子的嘴前。
        “不行哦,黑子,会喝坏肚子的。”手的主人温柔的说。
        “但是,赤司君,浪费食物是不对的。”黑子不满的看向赤司。
        “安心吧,有人会吃掉的。”说完,赤司将一杯奶昔放在了青峰面前,附上看似非常温柔的笑容,“呐~青峰?”
        青峰看着赤司那微笑,怎么样都觉得有些瘆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感受到了比奶昔还要冰的寒风,啧了一下,便拿起面前的那杯。
        “知道了啦!我说,哲,这么难喝的东西你怎么喝的下去。”
        “明明很好喝的。”虽然被嫌弃了一下,黑子还是开心的笑了笑。
        青峰喝着奶昔,脸微微的红了,一旁的赤司则意味不明的嘴角上扬。


        回复
        4楼2019-01-31 20:23

          圣诞节那天,坐着赤司统一安排的车子,众人到了洛山高校,刚下车就听见了一个声音,“啊啦~奇迹的米娜桑,圣诞快乐~欢迎来到洛山。真是的只有奇迹没有诚凛,顺平酱都来不了~”
          声音的主人边说边靠近黑子,只是青峰早已不动声色的拦在两人中间。
          “啊啦~这不是和酱吗~”眼见扑倒(误)不了黑子,眼尖的发现了高尾,想起来当初和秀德比赛的时候可是对他上了点心。
          “噫!和酱是什么!实,实渕桑,饶过我吧!小,小真救命!!”看见实渕准备黏上来的时候,高尾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急急忙忙的抱住绿间的手臂,顺势向后躲去。
          毕竟高尾是骑着板车载绿间集合的时候,被赤司顺带邀请而来的。其实也不是顺带,赤司本就有意这样安排罢了(・∀・)
          “别闹,高尾。”绿间扶了扶眼镜,虽然很嫌弃,但也还是侧了侧身的保护高尾不受实渕的“威胁”。
          “好了,实,啊,玲央,姐?我们进去吧。”赤司笑了笑,制止了玲央的胡闹,领着众人进入了学校。
          “哦?小征这么叫我呀!真的开心死了~”
          因为路程的缘故,到达洛山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大家决定先去食堂蹭个饭,再开始参加游园会,据说下午有个有关智力的比赛。
          “两点的时候,有个智力闯关比赛两人一组,第一名的奖品是aj签名限量款?好像是。”
          还在吃东西的众人,停下了正在咀嚼的嘴,这个奖品的诱惑有些大。
          好像,和在初中的时候的那场竞赛很像啊。
          黑子这么想了想,又思考了一下奖品,缓缓的站起来。
          “我想参加,外校的人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哦,黑子,那你想和谁一组呢?”赤司一手托着腮,看向黑子。
          黑子看了眼赤司,又看了看一旁星星眼的黄濑,再瞅了眼青峰,陷入了沉思。初中的时候跟桃井一组,差一点就可以第一了,可是中间遇上很多意外,再加上黄濑和青峰的学渣属性,今天桃井有事没有来,智力竞赛的话那还是...
          “我能和你一组吗,赤司君。”还是赤司是最佳人选。
          “诶(T▽T)小黑子又不选我!呜呜呜初中的时候就不跟我一组...”黄濑开启流泪模式,而一旁的青峰感觉这个场景好像的确似曾相识,虽然如此,黑子不选他,稍稍有些不太爽。
          “当然可以哦~”赤司将视线投向黄濑和青峰,扬了下嘴角。
          “那这次我不要跟小青峰一组了我要跟小绿间!”
          “不要的说。”绿间嫌弃的看了眼黄濑。
          “嘻嘻,小真跟我一组呀~黄濑你就跟青峰吧~”
          “诶!过分(T▽T)我不要!”
          “蛤?我也不想和你一组好伐黄濑,吵死了。”青峰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打了个哈欠。
          但是转念一想,哲那么积极的想参加,是想要那个奖品吗,那我也参加吧如果赢了就可以当圣诞礼物送给他了,嗯很棒!
          青峰在心里暗暗的打下如意算盘,虽然跟黄濑一组会比较艰难就是了,不过这家伙的脑筋有时候意外的转得快,说不定...
          “算了,本大爷勉为其难跟你一组吧黄濑,不然你能跟谁,紫原等下肯定要去找东西吃的。”
          “诶!!又跟你啊小青峰!呜呜呜呜好吧(T▽T)”
          所以说你们是有多互相嫌弃。


          回复
          5楼2019-01-31 20:24

            智力竞赛的规则是,如果在本关回答问题,回答错误则直接出局,如果此题不想回答则有无数次权利跳过,直到回答正确为止方可进入下一关。
            看着这个规则,黑子黄濑和青峰都陷入了回忆中,貌似连规则都那么似曾相识呢,真的只是巧合?然后三人同时将目光移向赤司的方向,赤司接收到了视线则只是淡淡的微笑回应。
            果然不可能是巧合。
            “以前没有分出胜负,那今天我是不会输的。”黑子自信的说道。
            “诶?小黑子这么有信心嘛~那我也是不会输的!”
            “吼?你们不要忘记了我的说。高尾,我们走。”
            “走吧,黑子,我们肯定不会输,毕竟,胜利是我的,我就是绝对。”赤司气场全开,引导着黑子向前走去,而一旁的青峰砸了下嘴,双手抱着后脑,慵懒的跟着黄濑走向第一关的入口。
            诶?刚才那句话的感觉,赤司君不会是第二人格吧?
            黑子用余光撇了撇赤司,然后舒了口气。忘记了,赤司君的中二病早就治好了。
            不出所料的,赤司以绝对的优势闯到了最后一关,而黄濑凭着自己的偶尔爆发的小聪明拖着青峰也进了最后一关,绿间和高尾也一路凭着爆表的运气进入了最后一关,毕竟晨间占卜今天巨蟹座第二名。
            可是,却忽略了,运势第一的,是水瓶座。
            与初中时期不同,这一次竞赛只有他们三队闯入最后一关,别的队伍跟说好了一样全部出局,连停留在原地无限跳过题目的都没有。
            而最后一关,说好的智力竞赛呢??居然是,网球双打?六个人都傻了眼,愣在原地。
            “喂赤司,这是智力竞赛?逗我们玩儿吗?”青峰有些不悦的喊赤司。
            “既然天命如此,那也就只能尽人事的上了。”说的很淡定,但绿间还是在说完之后黑了脸,嘴巴莫名的一颤一颤,把一旁的高尾乐的笑个不停。
            “小青峰放心!交给我!网球这种东西,我一看就会了~我可是perfect copy man!”黄濑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唔哇这个名词出现了,怎么说出来一点都不害羞的。青峰无奈的掩面。
            “黑子,没关系吧?”赤司看向黑子时内心在想,谁设置的这个最后一关,居然连我都不知道?看我等下不好好教育一下那个人。
            “嗯没关系的,我们好好加油吧。赤司君。”说是没关系,但是黑子还是捏了把汗,网球是什么情况,不过有赤司君在应该没关系的吧。青峰君这个篮球笨蛋,网球他会吗。
            想着想着,眼神便瞟向青峰,而感受到黑子视线的青峰,以为黑子是太想要那个奖品了所以有些幽怨?所以更加坚定了要拿到奖品的心,要给他一个惊喜。
            不知道青峰有如此丰富且复杂的理解错意思的内心活动的黑子,叹了口气,想着,三个队伍怎么决一胜负。
            居然为了这个胜负,比赛机制变成了车轮战。当然也不像正式的网球比赛一样六局,一局就定胜负,发球则轮流发。
            等等,这么随意的吗?那如果不是几个队伍同时到达的话...所以原来的比赛规则到底是什么。
            在毫无鹰之眼和三分球的用武之地时,板车组输了是意料之中的事,黄濑和青峰此时的身高优势也没什么用,大概也就跑的会快点接球会稍微有力点吧,好歹黄濑有模仿技能,但是面对毫无存在感的黑子and不知道为何网球打的出神入化的赤司,还有同队属于瞎打技术流的青峰,输,是必然的。
            “没想到赤司君,网球都这么厉害。”黑子擦了擦汗,面带崇拜的看着赤司,而赤司则稍有些不好意思般的转过头,想,前段时间突发奇想的想学习一下网球,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发挥的时候。
            奖品为什么只有一个,这让黑子犯了难,但赤司却毫不在意。
            “我不需要这个,黑子,你拿吧,做你想做的事情。”
            好似一开始就知道结局,虽然多少都有些感觉,这是赤司暗中安排的一切,但是万一结果是别人呢,还是说,绝对不会是别人。
            纵使黑子内心有万般疑惑,在捧着奖品的时候,还是抛开疑虑,咧了咧嘴笑了。
            青峰看着黑子站在远处心满意足的笑脸,尽管没有实现给他惊喜的愿望,但只要有这个笑容,也都是值得的。正想着这些的时候,黑子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青峰君,我有话和你说,能一起去一下天台吗?”


            回复
            6楼2019-01-31 20:24

              这双球鞋,应该是个意外,也可以说是个惊喜。
              初中的时候,为了拿到球鞋奖品送给青峰,参加了比赛,可是出了点小意外,被别人半路截胡,让黑子失落了好一会儿,现如今这个比赛,大概是赤司有意而为之吧,拿到了同样是奖品的球鞋,心中那个角落的失落感一瞬间就消失了。
              “啊?哲?这球鞋,你,你要送给我?”青峰看着眼前这双球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嗯,初中的时候就想给你了但是没能做到,现在补回来了。来自初中的黑子哲也,对初中的青峰大辉的感谢。”说完,黑子郑重其事的鞠了鞠躬。
              青峰此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初中的时候?啊怪不得。原来是这样,好犯规啊哲,但是也不用鞠躬吧。
              “哦对了还有,这是圣诞礼物,圣诞快乐青峰君。”
              黑子摸索了自己的背包,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了青峰。
              青峰小心翼翼的拆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玻璃,玻璃花?青峰抬头,对上黑子的眼睛。
              “这是玻璃的,易碎。”黑子一本正经的“警告”青峰。
              “我知道啊笨蛋!”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虽然看起来有点女孩子,但是看见这个第一反应就是想送给青峰君。”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因为glass flower不被照耀就不能发光,会没有颜色。就像没有光就不会有影子一样,失去光的影子,就坠入了黑暗。青峰君是光,而我,是依附于光的影子。”
              虽然解释的有些牵强,但是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了。
              青峰怔住了,虽然他比较蠢,但是好歹理解能力是有的。没有光就没有影子,没有光的影子...自己是光,而哲是影子。啊好绕,但是真是,这要怎么办啊真的太犯规了,有种冲动慢慢的溢出来。
              青峰放下盒子,一把拉过黑子,双臂紧紧的将他锁在自己的怀里。
              “哲,我不会再允许自己伤害你了,不要再离开我。”低低的声线却像一道暖流穿过黑子的心,莫名的涌上眼眶。
              “好的。”
              黑子抬起双臂,环住了青峰的后背。两个人就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相拥,直到黄昏。
              “对了哲,说起初中的那件事,你还记得那个比赛以后我们所有人在学校天台上看的那个景色吗?”
              “嗯,非常的震撼。”
              “所以当你离开了以后,我就喜欢独自一个人在天台上,无论是帝光还是桐皇。因为我很后悔,因为这样我就有种你还没有离开的感觉。”
              说着说着,青峰渐渐红了眼眶。
              “青峰君是笨蛋吗。”青峰说的如此煽情的时候,黑子还是若无其事的一本正经的泼冷水。
              “喂哲!我说的都快哭了你这家伙!”青峰立马就把眼泪憋了回去。
              “青峰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女生了。但是我有被感动到。”
              “小女生?还有啊完全没感觉到你有被感动啊...”
              黑子微微的一笑,转头看向青峰,“所以青峰君以后不要总到天台吹风了,会着凉的。”
              顿了顿,“如果想我了,就给这个GF补点光。”
              “谁谁谁会想你啊!GF?”
              “这样吗?青峰君果然还是笨蛋啊,玻璃,花。”
              “其他人有收到礼物吗?”
              “嗯我准备了每个人的份。”
              “蛤?”
              那一天的夕阳,是记忆中最美的夕阳。


              回复
              7楼2019-01-31 20:24

                去美国的日子来的很快,而出发的时间就在诚凛毕业典礼的那天傍晚。
                毕业典礼结束后,黑子拒绝了篮球部的前后辈说一起开party的邀请,匆匆的赶往机场。
                在机场里,青峰和来送行的奇迹众人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桃井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告诉青峰要注意什么,而青峰就掏着耳朵一只眼闭一只眼睁着无奈的无视五月。
                “我说阿大你听进去了吗!真是的!”桃井气的双手抱胸,嘟着嘴怒视青峰。
                “啊知道了啦,吵死了。”
                “对了,小黑子呢!”黄濑摇起了隐形的金毛犬尾巴,四处张望着寻找黑子。
                “哲今天毕业典礼啦,在来的路上。”
                说完又想到了什么,青峰径直走到了赤司的面前。
                “呐,赤司,我不在日本的时候,哲就,拜托你了。”
                赤司抬头,挑了挑眉,“哦?虽然你不说我都会照顾黑子的,不过,拜托我你真的放心?”
                青峰自然不知道赤司话里的意思,挠了挠后脑,“有什么不放心啊,交给你才最放心啊不是么。”
                一旁的紫原吃着美味棒,口齿不清的说,“诶是这样吗~赤仔把黑仔抢走怎么办。”
                “紫原,把嘴里的东西吃干净了再说话,碎屑掉出来很脏。”绿间有些黑脸。
                “你在说什么啊我一句都听不清。”青峰又挠着脑袋,因为他是真的没听清。
                赤司轻笑了一声,“放心交给我吧。各种意义上的放心。”
                “啊!小黑子 (*≧▽≦) ”黄濑的黑子雷达感应到了黑子的来临,远远的就看见气喘吁吁的黑子,于是黄濑欢乐的奔向了他。
                快要扑倒的时候,被青峰一把拎到一旁。
                “要喝水吗,哲君?”桃井把一瓶水递给了黑子,而因为赶得比较急,黑子还在蹲着大口喘气。
                青峰把水接过,拧开瓶盖,将瓶子凑到黑子嘴边,示意他喝点。
                “我,没事,能赶上就好。”黑子慢慢恢复了平静,接过水喝了几口。

                “青峰君,在美国要照顾好自己,还有,不要太任性。”
                “哲,你怎么跟五月一样。”
                “阿大!”
                黑子歪了歪头,不明所以。赤司缓缓走来,拍了拍黑子的肩,“大概,是想说你婆婆妈妈。”
                “喂赤司!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黑子沉默了几秒,叹了口气,“算了,我不做你的影子了。”
                “喂!哲!”青峰一听就急了,以为黑子生气了。但是奇迹的其他人都有些被逗到,只是黄濑笑的太明显了一点。
                “唉,aho峰。”黑子又叹了口气。
                “蛤?怎么连哲你都这样叫我!”
                青峰被耍的单手扶额,表示很无奈。“说起来,这个给你。”
                黑子接过青峰递过来的纸袋,里面是一个盒子,不解的望向青峰。
                “回家了再看吧。嘻嘻。”说完,青峰笑了,笑的很灿烂。
                “那,一路顺风,青峰君。”黑子举起了一只拳头。
                “嗯,等我回来。”两只拳头,就像在球场上无数次碰撞的那样,碰在一起。
                回到家,洗漱完,黑子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桌前,轻叹了口气,虽说是自己劝说青峰追寻自己的梦想,可是从自私的那一面出发,如果能一直在身边该多好。
                是不是该自私一点呢。
                黑子有些失落的将头埋在双臂中,猛的想起青峰走前交给他的纸袋,于是黑子将纸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盯着看了一会儿,再小心的拆开。
                一颗,玻璃球?
                再仔细的看,准确说,是只篮球。旁边还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只有一个词,外加两个感叹号。
                易碎!!
                “真是的,青峰君这是在搞笑吗...”
                黑子淡淡的说完,眼泪却早已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回复
                9楼2019-01-31 20:25

                  青峰和火神,是如今NBA炙手可热的新星,作为日本人,在日本国内的影响力可见一斑。一个是曾经奇迹的时代,一个是曾经战胜奇迹的时代的男子,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全民偶像,更是年轻一辈追逐的目标。
                  “喂青峰,SNS上都在说以前我打败过你所以我更厉害。”火神得意的举着手机,向青峰炫耀。
                  “啊嗯?你是小孩吗,这种随便下的结论就让你嘚瑟了。”青峰躺在长椅上,不屑的说。
                  “我可是打败奇迹的时代的男人。”
                  “所以才说你是小孩吗,这就满足了啊~再说,没有哲你怎么赢。”
                  火神听完,额头上弹出一个井字,怒视依旧慵懒的躺在长椅上的青峰。
                  “话说,大学也毕业了吧,黑子这家伙最近在做什么呢。”
                  “啊嗯?不知道,你们没联系吗,反正神神秘秘的不告诉我,赤司那边也问不到什么,居然还有赤司不知道的事情。算了,等我回日本的时候总会出现的。”
                  “真自信。”“那是自然的。”
                  黑子在做什么,赤司多少是有些知道的,但是也没有多管,与其说是不管,更不如说是黑子不让他管。也是,赤司自知没有立场去管黑子,只是一直用青峰拜托他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以这个借口来插手他的生活吧。
                  甚至有时,赤司会自嘲的说,自己的很多原则遇上了黑子,就什么也没有了。
                  而此时的黑子,正挂着工作证,蹲在某个球场的看台边,举着相机摆弄着什么。
                  当青峰走进球场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什么,就当是错觉吧。黑子缓缓举起相机,将镜头拉近,青峰熟悉的脸便在他眼前不断放大。
                  “更厉害了呢,青峰君。”黑子喃喃道。
                  比赛开始后,黑子的镜头便不断的追随着青峰,就像完全忘记了最初的工作任务一样。熟悉的打法,默契的配合,更成熟的王牌。
                  青峰君,果然是,最棒的。
                  啊咧?怎么,流泪了。
                  黑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第四节的比赛已结束却浑然不知,也不知道为何会泪流满面,当看台上的人都快散去了才回过神,呆呆的望着空无一人的球场,胡乱的抹了一下脸。
                  “喂,哲,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黑子惊讶的转头,出现在眼前的是青峰放大的笑脸,比镜头前的,更黑。
                  “吓我一跳,青峰君,怎么发现我的。”黑子装作受到惊吓的样子,用手轻拍自己的胸口。
                  “夸张~你可是我的影子,我怎么会找不到你。”青峰一脸轻松的双手抱着后脑,小眼神不断的撇向黑子。
                  黑子轻笑了一声,“也是呢,光在哪里影子就在哪里。”
                  “最近神神秘秘的在做什么。”
                  “没有神秘,只想给你一个惊喜。我说过的,我会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接近你的梦想。”黑子举起相机,对着青峰就是咔嚓一张照片。
                  青峰愣了一下,再看见黑子胸前的工作证后,随即明白了一点,他所说的方式。
                  啊~果然让人意想不到。

                  青峰住的公寓很小但是很豪华,据他说是冰室曾经住过然后转租给他的。黑子进去的时候,果然充满了青峰的气息,尤其是,各种写真。
                  黑子有些无语的看着青峰努力的想藏那些写真的行为,默默的走到他身后,“青峰君,请不要收拾了,我习惯了。”
                  能感觉到青峰一瞬间明显的僵硬,机械性的转头,对上黑子黑化了的眼神,“额,嗯。”
                  他们点了披萨外卖,可是没有香草奶昔,黑子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
                  青峰默默的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奶昔放在黑子面前,“拿去吧。”
                  黑子一怔,明明自己没有说过会来,为什么会存着这个。
                  “这个过期了吗。”“说什么傻话。我在家就会每天喝一杯。”
                  黑子又愣了神,因为他记得青峰说过不喜欢这个味道。
                  “喝着喝着就习惯了。因为这是你的味道。”
                  好像乍听之下没什么不对,但是好像就是哪里不对。一下子两个人的脸都红了。
                  “咳咳,青峰君来了美国,开放了不少。”黑子故作淡定的吸了口奶昔,美国的奶昔更甜了。
                  青峰没有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不断的挠头。

                  夜深了,两个人相拥着面对面躺在床上,讲着一些日常琐碎的事情,没有特别惊心动魄的事情,也没有特别跌宕起伏的故事,只是描述着一些平淡无奇的事,流露出岁月的模样。
                  窗台上依旧是那年的那朵玻璃花,花容从不会失色,只要有光就会盛放。而且现在,旁边多了一颗玻璃篮球,静静的躺在花下,共同沐浴着光芒。
                  月光洒在窗前,被上色的记忆便成了永恒。
                  在这永恒的记忆里,就像黑子和青峰编织的梦一般,没有轰轰烈烈,只有阳光温淡,岁月静好的样子。
                  一个是球场上耀眼的光,一个是球场边追逐光的影子。
                  被刺痛的过往早已尘封。
                  背后没有明天,眼前的将来是什么没有人能保证。
                  当下只有一句从未说出口的话语。
                  “我喜欢你。”




                  ————THE END————


                  回复
                  10楼2019-01-31 20:26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11楼2019-01-31 20:26
                      啊啊啊啊,为什么到最后都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真是急死人了!还有青峰,都两次相拥而眠了,居然把持得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2-04 02:35
                        帮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24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