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孤零零的她们吧 关注:224贴子:914
  • 6回复贴,共1

高校1年(下)1.夏天的结束与新的相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明天去外地出差一趟,不带电脑,所以就不更了。
操的罗马音的misao
所以了,别老是骂人的那么说。

心里默念misao就行了,o是汉语拼音o的发音类似

mi sa o 当做汉语拼音读就行了。


回复
1楼2019-01-30 00:36
    [谢谢你的照顾]
    暑假的时间我几乎都在书店工作了。
    比压岁钱稍微多了一点左右,但是这个全部自由使用的金额入手,至今为止没有用过那么多钱的我,为了用这些很苦恼。
    考虑着给小三滝买什么样的礼物,相当高价值的物品给予如何,这么想到。但是难得那么多钱入手,买什么高价值的物品需要注意一下。
    [小三滝,这个给]
    [?生日还没有到哦?]
    [打工的薪水得到了,所以,好好接受吧]
    [......恩!]
    烦恼到最后,最后决定把这样高价值的玫瑰经送给小三滝当做礼物。(译注:玫瑰经,祈祷念珠,不懂可以百度一下,我也是翻译的时候才知道这玩意的)
    看起来很高兴的那样倾斜着头是小三滝,就像圣母一样。
    [啊......但是,小三滝,明明不是基督教徒,却带着玫瑰经没问题吗......嘛,这里是日本,没问题吧]
    这么说来,本来玫瑰经就是基督教徒带着的东西。虽然因为时尚带着的人增加了,小三滝的家的宗教并不知道,稍微有点考虑不足了。虽然想通过打工习惯社会,但我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那么再见,我是这边]
    [恩!学校加油哦!项链会好好珍惜的!]
    和往常一样在救济院和小三滝分别,为了开学典礼走去学校。
    暑假也很快乐,但有时候闭门不出,还是很想念学校。
    [哟,要坐吗?]
    [早上好,白金同学,我们的高中摩托车OK吗?]
    [当然是不行了,会在附近的超市听的]
    [不要出事故啊]
    [嘿啊嘿啊]
    白金同学打工挣了大钱,也取得了驾照,炫耀着新品的小型摩托车,追赶过我。对于那样自由的人,偶尔我也想成为那样。但是我大概不行。
    [呜嘶,高下。怎么了,晒黑后变得帅气了吧]
    [早上好,炼狱君,小麦色呐]
    [什么变帅了,明明晒过投了一直痛痛地叫唤着]
    [哈哈哈......]
    一进教室,对健康肌肤的炼狱君和呆住了的郡山同学打招呼。两个人好像也享受了夏天。就这样谈笑了一会儿,班主任走了进来,早上的SHR开始了。那么说来应该追赶过我的,白金同学的身姿看不见。反正今天只办开学典礼就解散了,很麻烦就那样蒸发了吧,真是个自由的孩子。
    总之就这样高中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开始了。虽然有3个月闭门不出的不利因素,但多亏了炼狱君和郡山同学,班级里总算没很显眼。好人有好报,可以是那么说吧。然后听说白金同学在那之后被老师发现了,停学一周。所谓自由附有风险,就是这样的事吧。
    和小三滝,以相当的频率玩着医生游戏。对谁都不能说的,只有两个人的秘密。
    我也开始认识到小三滝作是出色的女性了吧,渐渐地也不觉得有罪恶感了。我不知道那是好事还是坏事。
    [哎呀高下君]
    [哎呀赤石同学。差不多该出院了吧?]
    [嗯。出院了怎么办呢,一边在家工作,一边写应征悬赏的小说……]
    [满心享受人生啊]
    [好不容易得救了,不开心不行]
    定期去看望赤石同学。按照当初的预定,赤石同学马上就能出院了。赤石同学的人生,今后也是困难模式吧。无论是正经的工作,还是恋爱,大概她都做不到。尽管如此,赤石同学还是打算讴歌人生。虽然看上去像是怪物一样,但是赤石同学却笑得很开心。赤石同学确实能享受人生,那样的没有根据的自信现在的我有了。
    [……好吧]
    [啊,工作辛苦了,白金同学]
    [把我当傻瓜了吗!你以为被父母骂了多少!]
    新学期开始一个星期,我和小三滝分别后走到学校,对不知道是不是从后面跑过来的白金打招呼。停学好像被顺利解除了。
    [只是援助交际没有暴露,所以觉得比较好。那边是退学水平吧]
    [呜......啊啊,虽然暑假结束了频率也没晒了,我那样的说话的笨蛋之后会像你那时候一样自爆吗......高中在校的时候应该老实吗?]
    [这也许很明智。普通交个男朋友怎么样?]
    [啊—,那个可能也有的吧……买了什么摩托车,对钱的执着心也渐渐淡薄了……只有一次的自己的人生,真让人烦恼啊]
    曾看到白金同学因吃哭后稍微痛苦的眼神。她今后是否能被社会所矫正,不改变自己,继续自由地生活下去,只有未来知道。暑假中关系变好的同学,如果可能的话,不想退学。
    [那么,明天见!]
    [嗯,明天见]
    那一天放学后,像往常一样把小三滝送回家,回到自己的家。
    父亲工作,母亲购物,家里没有人。还在炎热的9月,在有空调的客厅里边看新闻边喝果汁,享受残夏,门铃响了。父母有钥匙,所以一般都会进来,是送货上门吗?
    打开玄关的门,站着一位看起来像亲子的两位女性。
    [晚上好。妈妈或者爸爸在吗?]
    [不,我一个人。有什么事吗?]
    [实际上我们,在说圣经的精彩,你读过圣经吗?]
    [不……对不起,我现在很忙……然后……嗯?]
    看来是宗教的劝诱。所谓的圣经应该是基督系吧。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对宗教不感兴趣,父母也说不要接受宗教的劝诱,所以我想让她们回去,但是看到女儿后很吃惊。
    [百濑同学……是吧?]
    [啊!高下君!?]
    隐藏在疑似母亲的人后面的,是同班同学百濑操同学。如果说白金先生是普通的不良风格的话,这边黑直发的,坏地说是土气,好地说清秀风格。虽然几乎没有谈过话,但却听到过热心肠、性格好的这样的评价。
    [哎呀,操的熟人]
    [嗯,在同一个班级]
    [唉,那个,妈妈,先回去吧?我之后会跟他说的,呐?]
    [……是的,如果操这样说的话。那么,请代我向你妈妈和爸爸问好呐?]
    一注意到劝诱对象是同班同学就觉得糟糕了之后慌慌张张的回去的百濑同学。母亲那方对我偷偷地微笑,带着百濑同学就走了。虽然说向妈妈和爸爸问好,但是小册子也没给,结果连是哪个团体都不知道。
    [……拜托了,沉默吧!]
    第二天。吃完午饭去厕所的路上,百濑同学慌忙跑了过来。
    大概是在说昨天的事吧。
    [我不会对任何人说]
    [真的吗?谢谢你……不同的高下,我另当别论?我对宗教什么的没兴趣]
    [亲人信了,所以才被要求交往的吧?]
    [是啊,这样的,懂得了就帮大忙了。想想明明是同一个班级,却没怎么和高下君聊天。高下君好像因为生病一直在休息。那个,契机是这个,不过,请多关照]
    [恩,请多关照,百濑同学]
    说了昨日的事情是秘密的话,百濑同学好象放心了露出笑容。
    就这样,以宗教的劝诱为契机,我和百濑同学成为了健全的同班同学关系。


    回复
    2楼2019-01-30 00:37
      操的熟人!

      這人叫操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1-31 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