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07,980贴子:44,474,444

【原创】养猫by沈泠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养猫by沈泠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8 20:08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1-28 20:53
      滴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8 23: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9 11:40
          第十一章 惩罚
          “晚了?”
          秦无脸色苍白,“是。”
          “看来五天还是太久,骨头都松了。”裴铎歪头看了看秦无,径直往房间走去。
          秦无咬了咬牙,才慢慢脱了衣服,一步步跟了过去。
          系上项圈,骤然收紧,跪在裴铎身前,胸口的伤疤被细细抚摸,然后刺破,血色弥漫。
          秦无瞪大了眼,攥紧了拳,拼了命的抑住痛呼,在裴铎松开后才缓缓抽气。
          还未等平复,裴铎扯着他的胳膊,“吸毒?”
          秦无迷茫的抬头看他,“没……”
          “脸色不太好,浑身无力?”裴铎拍了拍他的脸,“秦无,能耐了啊!”
          “不是。”秦无摇头。
          “那这是什么,生病了?”裴铎捏着三分讥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肌肉注射。
          秦无只摇头,什么都不说。
          裴铎猛的把他掼到地上,“付衡还真是下了本,杀人放火也没下监狱,吸毒都养着你,”他伸出手指沾了沾秦无胸口的血,然后抵进秦无嘴里,“还是伺候的好,付衡舍不得?”
          “唔,不唔……”不是的。
          秦无看着他,眼里灰蒙蒙的,偏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地板冰凉,贴着身子钻进骨头里的冷,秦无蜷缩着,好不容易等裴铎把玩够了,“我倒是有些好东西,秦小警官一定喜欢。”
          秦无没想到裴铎会拿出致幻剂来。
          确切的说那不是致幻剂,从编号上看从属精神类药剂,秦无没有看仔细,他贴着墙壁无处躲藏,“裴铎,我没有吸毒。”
          “嗯,没关系,”裴铎推了推针管,针尖抵在秦无胳膊上,紧挨着上一个针口,“这个不会上瘾,只是帮你回忆一下比较开心的记忆。”
          秦无怔怔的往前看着,视线透过裴铎落在窗外。
          二十三楼,跳下去……
          他轻笑了出来,根本由不得自己啊。
          裴铎拉着项圈把秦无锁在床脚,然后坐在床上,好整以暇的看着。
          药烈的很。
          秦无皱紧了眉,头疼的无法形容,他的精神承受不住这样的负荷,在一瞬间溃不成军,所见皆一片模糊,仿佛被深渊吞噬,从此坠入无间炼狱。
          胸口处如烈焰焚烧。
          是裴铎拿着刀,神色冷峻,质问他为什么活着。每一刀都刻进血里骨里,喧嚣着,在心口横冲直撞,一笔一划是裴铎。
          连喘气都舍不得,只闷涩在五脏六腑,痛不堪言,百转千念,也只是裴铎。
          秦无心心念念的裴铎,冷眼看他在药劲下挣扎,带着一副讥诮的面孔,“秦小警官,这是想到什么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的看见秦无蜷起身子支起上半身猛的磕在床角上,瞬间见了血。
          裴铎没来得及拦住他,急匆匆把人抱住,仔细看了看伤口,幸好秦无被磨得没了力气,只是磕破了点皮,“干什么?想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29 20:05
            秦无好不容易找回半分清醒,他亲了亲裴铎脸颊,“我不寻死。”
            转瞬被浓烈的疼痛淹没,忍不住呻吟出声。
            裴铎不知道。
            于秦无而言,难的从来不是落下到去,不是奔向死亡。
            难的是止住刀刃切下,是如何挣扎喘息,是活下去。
            深渊里生出繁密的花草,滋生着力量,秦无忽的想起来裴铎曾经说,海棠很好看。
            海棠花期在四五月份,可惜他这三年,都未能看上一眼,等到明年,裴铎会带自己去看海棠吧。
            秦无啊,还有一年。
            活下去吧。
            清醒过来的时候,秦无轻轻挣开裴铎的怀抱,他身上全是血,不能沾到裴铎身上。
            “怎么,刚清醒就翻脸不认人?”裴铎捏着他的下巴,“别忘了谁给你的好东西。”
            “是啊好东西,醉倒温柔乡里了。”秦无宁知裴铎的意思,仍顺着他的讥讽。
            他情愿醉死在温柔乡,一生长乐。
            只是裴铎并不明白秦无的意思,他站起来,冷眼看着秦无。
            “裴铎,我没有吸毒。”他拽着裴铎,认认真真的看着裴铎的眼睛,他狼狈而落魄,却倔强着不想裴铎误会。
            裴铎也觉出来秦无没有吸,不然这一管药打下去,人早抽搐了,不会是这个反应的。
            “收拾干净,滚一边跪着去。”
            秦无一声不吭的去洗澡
            出来的时候裴铎已经走了,秦无愣愣的站了一会儿,才顺从的挨着床边跪了下去。
            他抬手摸着项圈,解下来看了两眼,又默默戴了回去。
            他不知道裴铎会怎么办。
            这是个变数,可能会打乱他的计划,秦无需要做出应急预案的。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沉重负荷的身体在得到相对温柔的对待后,松开了紧绷的弦,晃晃悠悠的歪倒在地上,身体贴在冰凉的地板上,秦无蜷着身子试了试,没有爬起来,索性闭上眼睛,任由黑暗吞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9 20:06
              楼楼,请问一下是be还是he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9 21:33
                大大,啥时候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03 22:28
                  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05 21:31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06 02:31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6 07:29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2-06 15:41
                          快递是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2-06 20:34
                            新年快乐!换了名字差点没找着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2-06 22:18
                              催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2-08 16:01
                                大大前面的在哪里看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2-11 23:21
                                  大大前面的在哪里看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2-11 23:21
                                    “手机,”裴铎冷笑了一声,“秦小警官,你们这牺牲够大啊,付衡一手调教好了送过来,还附送工具,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他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推到了最大,看着秦无忍受不住蜷缩着身子,却碍于两腿间的拘束无法动作,难受的眼里泛着眼里,抬着头看着裴铎,“手机,在,在客厅柜子里,我以后,不,不拿了……啊!”
                                    “裴铎,”秦无勉强压抑住呻吟,“我,我不和付衡联系了,东西,东西只是,想让你,不生气了,没有,没有和付衡算计别的。”
                                    裴铎算是听进去了,拆开小球堵进秦无嘴里,他摸着秦无的嘴角,“可是我先前让你干什么来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12 11:46
                                      啊啊啊,大大终于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12 11:5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2-12 15:03
                                          跪着。
                                          秦无在心里默念,抬头看到裴铎戏谑的视线,缓缓跪直了身子,“唔……”
                                          裴铎解下分腿器,拎起地上的东西挨个放到秦无身上,他比量着说明书摆弄强制拘束器,“准备的挺周到。”
                                          裴铎调小了控制器,看秦无松了一口气,慢悠悠把小东西拽了出来,然后堵进去了个肛塞。
                                          有点大,裴铎挤了润滑剂然后并着指头给他扩张,秦无咬着嘴里的球,垂着脑袋,温顺的放松肌肉,等裴铎都给塞进去了才发现步骤弄错了。
                                          那东西是按安在钢管上锁好固定再……
                                          秦无红着脸自己拿了出来,忍着胸口被拉扯的刺痛,一点点把拘束器拼接好,然后跪直了身子,把肛塞含了进去。
                                          两腿分开,脚踝上的环恰好锁在横杆上,膝弯也重新被禁锢住,从后腰处扯出的带子绕在身上,秦无试着晃了晃,觉得有些松,又压紧了两格,拘束器上还有一个项圈,秦无想了想还是系上了,他仰着头看裴铎,温顺的背过手,等裴铎给他锁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12 15:35
                                            为什么你的文连文字都能发出来?!
                                            为什么???!!!
                                            (来自一名崩溃的作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2-12 15:40
                                              dd好虐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2 17:17
                                                抱歉lz,我看成了养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12 17:55
                                                  大大,今天你更了好多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2-12 18:47
                                                    裴铎随手给扣上,“不听话,就多跪两天吧。”
                                                    第十三章 听话
                                                    裴铎说多跪两天,是真的打算锁秦无两天,锁了门便走,下午那会儿想起来喂了点水,然后就不管了。
                                                    若没有身后在架子撑着,秦无早跪不住了,也正是因为这个架子,浑身刺痛不堪忍受却动弹不得,连弯腰都是奢望。
                                                    又是一夜,秦无觉得膝盖早没了知觉,冷气直往骨头里钻,他难受的厉害,想蜷缩着暖和一下,稍一动作就被周身束缚拉回意识,他有些头晕,仿佛下一秒就能睡过去,可人还清醒的不得了,根本无法如愿以偿。
                                                    秦无晃了晃头,想喊裴铎,却不知他现在正烧的厉害,哪里发的出声来,本来声音就小,透过口球压制只能传出小声的呜咽,便是裴铎站在旁边也听不到,遑论房门紧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12 19:07
                                                      更文脱粉没赞没评,扎心啊兄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2 20:21
                                                        很喜欢呀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12 21:26
                                                          以前就追了,很开心你能继续更~非常期待后面的剧情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12 21: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12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