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93贴子:5,964
  • 9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76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偷偷的冒出來丟一篇後閃人


回复
1楼2019-01-28 00: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8 00:06
      和美緒對決後,椿被蓮見叫到了沒有人的地方,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這樣說的。

      「做得漂亮」

      還有

      雖然只說了這一句話,但蓮見因為看到椿擊退了美緒而將千弦推向了學年女子集團的頂端感到很高興的樣子。

      椿覺得把或許給了美緒情報的人物的事也告訴蓮見比較好,就開始說起她看到的親信的情況。

      「和立花桑說話的時候我暗中看了一下周圍親信的孩子們的臉,但是全員都只是臉色發青,沒有特別明顯的反應」
      「果然是想得太多了嗎?但是這樣的話也有不合理的地方啊」
      「是啊」

      雖然二人思考著,但是完全找不出答案。

      「總之這個話題先不要繼續下去了吧?給予立花桑信息的人物是否存在也無法確定。但是她們那邊很害怕朝比奈大人會跑出來,這次的事已經傳達了對千弦大人出手的話朝比奈大人就會出來給對方了,之後還會受害的可能性也很低了」
      「……也是啊。暫時觀察一下情況比較好吧。把草叢裡的蛇捅出來的話也很麻煩。啊,對了。跟千弦桑說過了嗎?」
      「千弦大人這邊我會盡可能的解釋。那麼,我先告辭了」

      和蓮見分手後,椿找杏奈找了好一會兒,和她匯合後說明了剛才發生的事情。

      杏奈一臉嚴肅地聽著,但聽到椿投下了最終兵器之後杏奈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因為椿出現在表側了,所以如果接下來立花桑打算做些什麼的話親信的學生們就會拼命阻止她吧,這樣的狀況真是太好了」
      「雖然出現了新的不安」

      椿和杏奈彼此苦笑著。

      就這樣,之後文化祭什麼都沒發生的平安結束了。



      文化祭的騷動結束後不久,騷動的內容作為流言擴大,美緒的集團裡打算脫離的學生和無法逃離美緒的學生們嚴重地爭執著的事傳進了椿的耳朵裡。

      由於是集團內部的糾紛,也有那個糾紛只是許多人之間互扯後腿的緣故,椿並不打算插嘴。

      如果是多對一的話另當別論,但如果是多數對多數的話椿出面也沒什麼意義。

      只是處理自己的親信之間的問題的程度的話美緒也能做到吧。

      這時,椿被千弦打了招呼。

      「這週的星期六,您有時間嗎?」
      「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這樣的話來我家吧?之前我去過椿桑的家,所以不請妳到我家來的話不公平」
      「要去!我要去!」
      「等等啊!椿桑,這邊是走廊喲!」

      千弦慌慌張張的用手摀住了回復本性回答的椿的嘴。

      千弦怯生生地四處張望著,確認自己們沒被集中視線關注後從椿的嘴上鬆開了手。

      「真是的。想說那一位的事安定了,結果卻變得太鬆懈了」
      「啊哈哈。對不起。那麼幾點去拜訪比較好呢?」
      「……請十四點左右。恐怕無法招待太長的時間」
      「光是能夠邀請我去就足夠了。那麼星期六見」

      笑嘻嘻地回答了的椿,一邊想著星期六怎麼還不早點到一邊度過了剩下的日子。



      就這樣迎來了星期六。

      椿穿著淺粉色的領結襯衫和黑色的連衣裙,穿著高跟鞋搭上志信駕駛的車。

      中途順道去了銀座買了勃朗峰餡餅後才前去拜訪千弦家。

      到達藤堂家後,從車上下來的椿看到漂亮的門面稍微有些膽怯。

      白色的圍牆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地方,所以可以看出佔地面積也算不上零散。

      穿過大門,沿著石板路走到玄關。

      當椿正側目看著高雅的石燈籠時,注意到了傭人正開著門等著她。

      椿慌慌張張的走進玄關,在正面千弦與她母親站在一起。

      椿馬上點頭致意向兩人打了招呼。

      「感謝您今天的盛情招待」
      「哪裡的話。一直期待著椿桑的到來哦?今天請慢慢玩吧。那麼我先告辭了」

      確認(千弦)母親離去之後,椿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真是位端正的人啊。光是到這裡都會讓人很緊張」
      「是嗎?」

      看到千弦露出意外的表情,椿覺得大概是因為她從出生開始就每天接觸著所以不會有什麼緊張的感覺吧。

      「說了很奇怪的話吧」
      「不。比起那個,在玄關站著說話也不太好,到我的房間裡來吧」

      在千弦的引導下,椿走進了她的房間。

      椿想說千弦是大和撫子啦、尊重和式的內心之類的,但意外的不是榻榻米而是普通的地板。

      「千弦桑是在床上睡覺嗎」
      「我從小就很憧憬躺在床上。所以在升上中等部之前拜託改裝了」
      「原來如此」
      「來,請坐到沙發上吧?」

      在千弦的勸說下,椿坐在附近的沙發上。

      過了一會兒,有人拿著茶和點心來到千弦的房間,看到那個人物時椿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如果椿沒有看錯的話,現在在桌子上放置茶和點心的是蓮見綾子本人。

      將茶和點心放到桌子上之後,蓮見無視依然盯著的椿安靜地從房間出去了。

      「稍、稍微!稍微等一下!!」
      「椿桑?妳突然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不是那樣吧!為什麼蓮見桑會在千弦桑的家裡呢?而且還是服務員啊?」

      椿接連不斷地詢問著,而千弦則是納悶的歪著頭。

      或許是聽到了椿的聲音,從門那邊蓮見突然露出了臉。

      「啊,果然是蓮見桑啊!」
      「千弦大人」
      「綾子桑進來吧。」

      得到了千弦的許可後,蓮見進入房間在地板上正座。


      回复
      3楼2019-01-28 00:07
        「坐在沙發上不就行了嗎?」
        「沙發什麼的太狂妄了。我這種人能夠待在這片土地上就很足夠了。光是坐在地板上就覺得很抱歉……」
        「在學校裡和私人生活中的謙遜度未免差太多了吧!?」
        「我總是這樣的態度?」

        雖然看起來一副理所當然的臉,但是學校裡的蓮見卻不是這種態度。

        「……因此,休息日也和千弦桑在一起嗎?」
        「因為待在主人身邊是隨從的職責」
        「綾子桑啊……我認為妳是朋友才對」
        「千弦大人,有您這句話就足夠了」

        雖然千弦一臉為難的樣子,但蓮見似乎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的意思。

        「……暫且把綾子桑的事放在一邊吧。椿桑,我從綾子桑那邊聽說了那些事情了」
        「誒?為了說那個才叫我到妳家的嗎?」
        「理所當然吧!」

        對千弦那個還有其他的理由嗎的態度,以為只是純粹的好意才被叫來家裡的椿普通的失落著。

        看到失落的椿,千弦想說自己不小心說錯了話想要補救,但已經晚了。

        「才沒有在鬧彆扭」
        「嘟著嘴說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啊!」
        「明明我是除了杏奈和恭介以外第一次到朋友家玩的說」
        「那是妳自己的責任吧!所以去交個朋友怎麼樣?雖然想這麼說!」

        椿看到千弦對椿說的話非常有禮貌地吐槽之後,覺得再這樣胡鬧下去也沒什麼意義就開口進入正題。

        「……那麼,從蓮見桑那裡聽到之後,千弦桑是怎麼想的?」
        「因為不想繼續朋友的話題所以逃跑了啊。……嗯,算了。聽了那話後我覺得確實是有可能的。椿桑的耳朵裡很難得到立花桑的信息,只要考慮下彼此的情況就知道了,但即使如此情報也未免傳遞的太慢了。而且椿桑幾乎都沒看到過她在做什麼的現場吧?」

        對千弦的話,椿慢慢地點了點頭。

        「我之所以幾乎沒有看到立花桑在做什麼的現場,是因為親信之間互相聯繫著不想讓我和她見面吧。但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並不覺得她的統率力有那麼高」
        「但傳達的線路確實有在好好的運作著」
        「這樣啊。基本上只要某人不說出口的話老實內向的學生就不會行動吧。絕對是有人從一開始就提議的」

        問題是那和給美緒提供信息的人是否是同一人。

        並且,給美緒提供信息的人是不是實際存在。

        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只能說有可能性而已。

        可疑的地方只是親信的行動的矛盾、和美緒一個人不可能想到的信息而已。

        「假設是那樣的話,那麼會是誰呢……」
        「好難啊。除了烏丸桑的團體以外,都是些老實不會自作主張的類型的人」
        「烏丸桑的話有可能嗎?」
        「雖然我也是有考慮過,但是讓立花桑認真的聽烏丸桑說話是不可能的呢」
        「那麼,烏丸桑那邊的學生從一開始就混入立花集團的可能性呢?」

        果然千弦也想到了這種可能性。

        「雖然蓮見桑也說過這件事,但是烏丸桑是對自己有絕對自信的類型吧?不是那種會使用小手段的類型,而且即使要將人送進立花桑的集團,對鳥丸桑那邊的學生來說立花桑的信用度不是很微妙嗎?」
        「說的也是啊。考慮到最初要對立花桑很熱情的對待的話,可能性很低」
        「這樣的話,就是立花桑的集團裡的中心人物們說的吧,但是全體都很老實、不是會自作主張的類型,所以不明白啊」

        無法判斷的椿只能抱頭苦惱。

        「……像椿桑那樣演戲的話呢」

        對嘟噥著的千弦說的話,椿用手托著下巴試著思考。

        「如果是事實的話,演技相當厲害呢」
        「請不要若無其事地誇獎自己。而且只是有可能性的話題。不是確定的東西」
        「說不定就是這麼回事哦」
        「我認為最好保持警惕,但她們的行動中即使有矛盾也只有一個一致的部分」

        對千弦的話,椿強而有力地點了點頭。

        「在避著我的這部分吧」
        「是啊。讓立花桑與椿桑發生爭執的話會感到不方便。反過來說就是害怕著椿桑這樣的事。因此,今後立花桑對椿桑會有危害的可能性很低。考慮到這一點的話暫且可以放心了吧」
        「但好像出現了其他的問題」

        椿引證了美緒的團體之間內鬨的事。

        「那是立花桑自作自受吧?我可不想插嘴那事。而且給了立花桑情報的那人總會有辦法的吧?」
        「不去說『鳳峰學園的品位該怎樣』了嗎」
        「如果只是停留在學園裡一個集團的程度的話就沒關係了吧?如果變得嚴重的話教師會出面的」

        千弦喝了一口變涼的紅茶後瞪視著椿。

        「即使如此,椿桑。妳竟敢利用了我呢」
        「什,什麼事情呢?」

        從千弦移開視線的椿佯裝不知的回答著。

        「什麼事情?這話是什麼意思呢。當時不是讓綾子桑叫我過去嗎,不是很好地利用了人嗎?」
        「那是必要的事情啊―—」
        「那麼,事前也可以先說妳要做什麼啊!」

        畢竟千弦在與美緒爭吵著的那個情況下什麼都不知道的進去了結果卻陷入了椿的手段之中,好像相當地感到懊悔。

        而且如果事前說了的話千弦絕對會阻止的吧。

        「如果我這樣說的話會被阻止的吧」
        「當然了!怎麼能讓朋友被塗上泥啊!」

        千弦強而有力地說出了『朋友』這個詞讓椿感到很高興,但是在那個場合那是必要的。


        回复
        4楼2019-01-28 00:10
          「……我只是以毒攻毒而已」

          理解了意思的千弦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椿。

          「即使這樣也沒有必要下降到同樣的水平」
          「因為需要所以就做了。作為結果效果十分出眾。如果真的就這樣老實了的話是很便宜的東西」
          「我不能理解妳自願被塗上泥的想法」

          千弦難以置信的搖著頭。

          但是,椿其實對他人的評價什麼的都無所謂。

          在那個場合想從恭介那拉開美緒也是事實。想幫助小松也是事實。

          但是大部分的原因是想幫助千弦,因為想讓千弦成為學年裡女子集團的頂端。

          「女王蜂不需要兩隻吧?」
          「……妳只想著別人的事,總有一天會幸福會逃走的」
          「現在就很幸福了,所以沒問題的」

          千弦對椿的回答吐出了大大的嘆息。




          -------------------------------------------------
          第七十六話完
          這話真的是......一開始千弦把興奮的椿帶到房間裡聊著床舖的事情還算是本子劇情(x)
          然後馬上蓮見出來救駕(x)......更正,鬧場

          但是本人還是想大吼下.......這作者筆下就沒有個正常人嗎?!啊!?


          回复
          5楼2019-01-28 00:15
            ‘总有一天幸福会逃走的’?没事,利昂在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8 07:31
              在你们都不知道的时候,女主已是人生赢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1-28 07:45
                我想看本子剧情,哪来个病娇女赶紧把椿推去百合


                回复
                8楼2019-01-28 14:3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30 0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