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孤零零的她们吧 关注:225贴子:899
  • 1回复贴,共1

中学校1年 1.今日的赤石同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初次见面的各位初次见面,很久不久的各位好久不见。我是高下中。
作为初中生,已经一个月了。
总之就简单说一下我的情况吧。
[中君,昨天,被老实表演了哦]
[伟大哦,mitaki酱]
我每日都和一个女孩一直到途中为止都一起上下学。
这个女孩子就是一直以来的,智力障碍者mitaki酱。
由于小学校的时候开始作为mitaki酱的负责人照顾她喂契机,一直到她到养护学校为止一直陪着她。
那么,我的兴趣很简单,这么说来是『对孤零零的女孩子温柔』。
一遍享受着初中的生活,一遍等待着孤零零的女孩子。
小学的时候,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孤零零的,到了中学,开始和新朋友交往,感觉我的性格也变得活泼了一些。
于是经过了一个月,基本的所谓的小组已经形成。
我也老实地加入男子的小组厮混。
也有被说『与智障者交往着』等之类的话,不过大体上不太介意。
经过1个月,对班级不太熟练地孩子就浮现出来了。
赤石京子同学。怎么说呢,是个朴素的女孩子,说道特征就是仆娘。
黑色的辫子,戴着厚厚的眼镜,不知道长着什么样的眼睛,一直在看书。
无论是活泼的女子组合,还是老实的女子组合,还是腐女子组合,她都无法加入。
作为我来说,就不得不伸出手。
但是,孤零零的人有2种类型。
不能成群结队的人和没有必要成群的人。
从后者的角度来看,像我这样的人肯定很多管闲事吧。
嗯,先从对话的地方开始吧。
我午休时,和在教室角落的座位上默默吃着便当的赤石先生搭话。
[今日的赤石同学]
[?怎,么?]
[我只是和你同一个班级的高下中]
[我虽然知道]
表情完全没有变化像无感情地棒读一样的说着的赤石同学。
呜~嗯,会话无法继续,虽然我这边也有问题,但是那是相当强敌啊。
这样吧,确实她应该属于文艺部,那么就抓住这个线索吧。
[我对文艺部有兴趣哦]
[希望入部吗?]
[恩,是这样的]
[哈啊,我知道了,那么放学后请来部室吧]
赤石说完这些话就等于说完事情了似的又开始吃饭了。
放学后。打扫完教室后,我按照约定去了文艺部的活动室。
[打扰了]
打开门进入其中,就只有一个赤石同学。
坐在会议室常见的桌子上,用笔记本电脑做着什么工作。在写小说吗?
[欢迎,这个,入部申请书]
赤石同学给了我入部申请书的纸。
[这么说来,部员的其他人呢?]
[1人]
[?]
[就我一个]
喂喂,这不是叫社团吗?能作为正式社团被承认吗?
仔细一看,收到的入部报告的部长一栏里有赤石同学的名字。如果是1名社员的话,就算是1年级也会当部长吧。
[这里不是正式的社团吗?]
[嘛,谁也不会抱怨。我喜欢这个房间,很安心]
恩,从刚才的对话开始就在想,赤石同学好像是喜欢一个人呆的类型。
[啊!说不定我会碍事吧。对不起赤石同学,一个人的时间打扰了]
强迫后者类型的人交往是不好的。
我没有什么目标一定要是同班的孩子,那么去找其他班级孤零零的孩子吧,于是我绝对放弃了回家。
[等一下,你是不是对文艺感兴趣?]
被赤石同学抓住手腕挽留了。
[不,也不是不感兴趣,只是赤石同学好像喜欢一个人在这个房间进行社团活动,那么打扰你是不好的吧]
[那样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说过]
一直面无表情地像机器一样说话的赤石同学,不知是不是变得生气了,语气有点粗暴。
[那么,可以入部吗?]
[如果不想要的话,就不会给入部申请书了]
说的也是。于是我在入部申请书上签了字。
这样一来,文艺部的部员就两名了。
[那么,文艺部是干什么的呢?]
[你不知道就想入部?]
不,真正的理由是赤石同学。当然不能说那种话。
[我知道,但是不是有各种各样的嘛。只是看书、写书、讨论内容,就是这样的印象]
[……基本上是读书还是写。虽然也曾想和其他学校的文艺部进行过交流,但是只有2名社员是无可奈何的]
原来如此。总之,我也先读书吧。坐在赤石同学的对面,适当地抽出一本书在部室开始来读。
是『我家的家具屋公主』,家具屋的女儿贩卖家具的小说。
暂时是流逝着无言的时间。我无言地读书,赤石同学无言执笔工作。
也许赤石同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那么我在这里就很糟糕了。
[话说赤石同学,没有朋友吗?]
我苦恼着到底说了什么,最后决定问从一开始就深入的这件事情。
赤石同学关上笔记本电脑,无表情地注视着这边。生气了吗?
[没有]
[你不想交朋友吗?]
[无所谓]
好像说会话已经结束了,赤石同学再次打开笔记本电脑,啪嗒啪嗒地打字。
果然有我在的话会妨碍吗?
在糟糕的气氛中,我放弃了和赤石同学的交流,沉迷于读书。
[啊啊啊啊!]
看了一下装饰在部室的时钟发现已经5点半了。
于是我意识到自己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悲鸣了起来。
[嘻!]
赤石同学好像也动摇了一样,从椅子上滚下来。
[对,对不起,赤石同学,没有受伤吧?]
[嗯嗯,不要紧]
我一边扶起赤石同学一边多次道歉。
[真的很抱歉。今天稍微有点事情,必须回去了]
[这样啊]
[那么,明天见]
[等一下]
赤石同学再次抓住拿起书包想要从部室飞奔出去的我的手臂。
[基本上,我几乎每天放学后都在这里,但并不是每天都要参加社团活动,心情好的时候来就可以了]
[知道了]
她现在的说法,是想我不要再来了,还是希望再来呢,到底是哪个呢?
不,比起这个现在必须赶紧离开学校。
从学校出来,全力的奔跑在放学路上。
在途中的养护学校前面。
[mitaki酱,已经该回家了吧?]
[不行!不行!中君之后回来接的!]
mitaki酱对着养护学校的老师大哭大闹。
是啊,我总是初中放学后立刻去迎接同一时间段放学的mitaki酱回家。
由于今天开始社团活动并没有对mitaki酱说。
这个结果导致mitaki酱等了一个半小时以上的时间。
[真的对不起!mitaki酱]
[啊!中君!哎嘿嘿,那么老师再见了!]
看到我,mitaki酱瞬间露出笑容。
[那个,mitaki酱,我可能下次不能和mitaki酱一起回去了]
[为什么?]
为了和其他女孩子一起参加社团活动,这个我嘴巴裂开了也不能说。
[mitaki酱,今天一起睡觉,一起洗澡吧!]
[恩!]
我简直就像是外遇暴露后保持沉默的丈夫一样。啊哈哈。


回复
1楼2019-01-21 19:14
    外遇的丈夫,恩,形容的很贴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19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