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7吧 关注:63,468贴子:791,700

【原创】平行时空 珞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
九年后的沢田曾经以为,只要他不当彭格列十代目,是不是就会轻松很多?


切罗贝里告诉你:呵,天真!阴谋绑架事件走起!


Giotto曾经以为,只要他见到这张面孔,他就会害怕得浑身颤抖,甚至想杀了他。


然而事实:“不要~我害怕,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幸好你还在。”“嫁给我吧,好吗?”


香吗?Giotto?


早熟黏人爱甜食G×温和苦逼被算计270


“从过去到现在,直到未来,都不会出现比我更爱你的人。”


————————————————————
架空西方蒸汽时代,一个没手机,电脑的时代,且架空!(因为历史学的不好,我也不知道有些东西有没有233)
注意(排雷):
1.只有原著的人物(例如Giotto)的名字会用字母来写,原创人物的外文名在本篇同人文里全部汉化。
2.本篇同人文里的计谋或者是伪科学或者打架片段什么的不要当真,非常不靠谱!认真你就输了!!
3.这里的平行时空不是穿越到过去,而是彻底进入另一个世界,架空地球。
4.时间设定为未来战,被白兰的子弹打中的九年后的27。
5.本人文笔一般,且爱修整文章,所以后期可能会不定期更。
6.有事好好说,本人玻璃心。
7.我这会大纲写好了,弃文几率很低,就是时间会长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0 17:47
    天哪,我的格式啊_(:_」∠)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0 17:47
      前排@那些年等我的人,不知道你们都还在不在233
      @谪仙怨🌿 @高山灿烂 @龙柯超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0 17:49

        中弹后,沢田纲吉感觉自己呼吸一窒,身边的光慢慢变小,最后的光景,则是白兰一脸嘲讽的看着他。





        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周围一片漆黑。明明没有一点光,却能看清自己。






        这里是……什么地方?






        身后突然亮起一束强光,转过身,不适的眯了眯眼,看向两位樱色长发的黑衣女人。






        “醒过来了吗,彭格列十世。我们是来找您索取‘代价’的。”女人声音平稳得几乎没有波澜起伏。






        代价?






        生锈的大脑运作一会,给出了答案:是指自己暂时栖身之所的代价。







        由于他的坚持,正一的时空器里并没有青年的位置,而沢田所在的棺材可以说是一种启动空间跳跃的工具。他将自己未来的“暂居地”交给切罗贝里来决定。只不过要支付的报酬不是金钱,而是未知的“代价”。






        如果钱是万能的该有多好。







        可惜,高阶代价支付只能是所求兑未知,没有金钱来充当媒介。






        不过……“比起代价,我觉得未来的‘暂居地’是什么样的地方对我来讲更重要。”






        他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那么被扔在了自己所不知道的荒郊野岭,连反抗能力都没有。到时候别说是回去,连能不能活着都是个未知数。






        其中一名女子淡然地说:“就是这里,很安全。和您原来的地方差不多。”






        安全是安全,不过差不多是怎么看出来的……觉得“被坑了”的沢田无奈的叹口气,问道:“你们要索取的‘代价’是什么?”






        “机密。”






        沢田嘴角扯了一下,换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里是您暂居的世界。我们将您原本的时间线复制到这里,您的生命与时间,仅在这里真正的流逝。”






        沢田微微皱眉,仅在这里真正的流逝?那别的世界呢?等一等,我可以离开吗?








        感觉到头有些疼,沢田按按自己的太阳穴。大概是近年来的操心费神弄得他的脑细胞大片凋亡,并且逐渐开始讨厌思考,即使现在这是他自己的事。






        若是reborn看见了一定会打赏他一梭子弹。






        就这样,沢田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具体过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就这么一直待在这里也好无聊。突然怀念以前有文件的日子,至少有事可做。






        想到这,沢田纲吉狠狠的摇摇头,一脸后怕的表情:这是被reborn训练到自己找虐吗?






        这么长时间,他不仅没有疼痛,也没有觉得饥饿。







        像是在太空里一样,他“漂浮”在这个空间里。翻来覆去,他只有一个念头:






        怎样都好,就是不想再这么呆下去了!






        沢田发动火焰,原本想找纳兹玩,突然想到纳兹并不在身边,有些落寞的垂下眼睑。






        突然,沢田被火焰包围,消失在“虚无”里 。






        切罗贝里的两位美女出现在沢田消失的空间,看着被时空“交换”过来的尸体,轻声道:“祝你好运,彭格列第十代首领。”






        霍茨安。






        密室里,一个金发男孩站在地上,浑身颤抖着。粘着血液的银色烛台从手中滑落,脱力般的跌坐在地上。









        房间很黑,他不确定对面的人有没有死去,只知道那个人确实受到了攻击。






        耳朵里是心脏“嘭嘭”的跳动声,在安静的密室里格外清晰。那个男人的血液混合着他发泄物的味道刺激着男孩的胃,让他想吐。






        好不容易抓住机会,要趁现在,赶紧走。不然、就走不了了。男孩十分清楚,若男人没有死,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动了动麻木的双腿,慢慢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向密室的墙壁摸去,企图找到机关将门打开。







        可惜,忙了半天,他一无所获。






        靠着墙壁,男孩头晕眼花,不甘地闭上眼睛,双腿的力量像是被抽空,滑坐在地上。






        他不怕死,但他怕那个男人醒来后的盛怒让自己生不如死。






        男孩双目无神的蜷缩在角落里,等待死亡的降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0 17:56
          沢田纲吉侧躺在地上,被难闻的异味给刺激醒了,“唔……”头好疼,身体也难受。眯着眼看向四周,他不知道自己掉落到哪里了,手小幅度的动了动,结果碰到一摊血水,把沢田恶心得不行。

          脚步声引起他的警觉,看着前方,借着高处小窗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线,他看见一个人向他走来。

          抢劫?绑架?杀人?黑社会?沢田脑袋里瞬间跳出这几个词汇,当闻到一股腥气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难看。

          嗯……看来有必要再加一个强/奸了。

          “Signore(先生)。”那人声音很轻,是少年音,带着沙哑和颤抖,“Ti svegli(你……醒了吗)?”

          是意大利语。沢田有些发愣,这里是意大利吗?

          他刚想要问这个男孩,但男孩脱掉自己的上衣,然后跨坐在他身上,竟然开始脱他的衣服。

          这一举动把沢田吓了一跳,一把抓住男孩的手,将他扔出去,厉声道:“你要干什么!”

          有话好好说啊!扒人衣服算怎么回事!?

          男孩被丢在一旁,皮肤被蹭破,可他毫不在意,缩成一小团,小声道:“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不知为何,男孩有一种直觉,他觉得现在面对他的人,已经不是那个男人了。

          黑暗的环境让沢田略感不适,勉强能看见坐在地上的少年,眉头紧锁。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冷声问道:“我问你,这是哪?”

          男孩慢慢站起来: “霍茨安,莫拉公爵府邸。”

          没听说过的地方,沢田心道,看来他是被送到某个平行时空了。叹一口气,问:你是谁。”

          显然男孩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迟疑了片刻,男孩回答:“我是孽子。”

          “……名字。”

          “Giotto。”

          沢田紧抿着唇,超直感告诉他那人没有说谎。

          那么他遇到的,是平行世界里的Giotto?

          超直感再一次恭喜他,答对了。

          啊,真是令人开心不起来。

          面前这个还没有他高的小鬼实在让他无法联想到他那沉着冷静的曾了好几辈的祖父。

          沢田向Giotto走过去,看着有些发抖的男孩,什么也没说,捞起旁边的真丝衬衫随意地盖在男孩的身上:“穿上吧。知道怎么出去吗?”

          Giotto穿着衣服,听到问题后有一瞬间的僵硬,斟酌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只知道墙上有机关,但我没有找到。”

          “嗯……是吗。”听到沢田的回复,Giotto再一次感觉到违和。

          沢田摸索着墙壁,时不时用手推推敲敲,最后锁定一块很高的砖块,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

          也难怪Giotto找不到,以他现在的身高,这里又没有椅子,自然是碰不到的。

          左侧的墙体开始向外移动,挪出的空隙刚好够两个人并肩而行,暗道里的那些火炬像是有感应一般,一个接一个的亮起。

          他让Giotto走在前面,Giotto听话地向前走着。

          “咯吱——”Giotto似乎踩到了什么,声音在这狭小的暗道里格外刺耳。Giotto茫然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突然,他的衣领被沢田猛的一拽,力道大得让他眼花,强烈的惯性冲击让他的后脑一下子撞到了沢田的腹部。

          等Giotto缓过神回头看去,就在他刚刚所站地方,一根银色的长矛从机关里射出,立在地面上,尖刺在火焰的照耀下刺得眼睛发痛。

          若不是沢田,Giotto现在已经被刺穿了。

          即使如此危险,沢田依旧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命令道:“接着走。”

          他……还是原来的他吧。Giotto抿抿唇,继续走在前面。

          好在后面的路都没有陷阱,顺利地到达一扇石门前,一个烛台被斜歪地钉在墙壁上。

          沢田越过Giotto,伸手将烛台掰正,石门很快就打开了。

          外面的光线让原本适应昏暗的两人眯了眯眼。沢田原本以为会听到喧嚣声,然而却出乎意料的安静。

          是一间明亮宽敞的卧室,淡淡的花香被风带着从微微敞开的落地窗飘进来,给人温馨宁静的感觉。

          可惜,沢田一点都不觉得舒服。

          Giotto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便悄悄抬头看他。沢田的后背已被血水浸透,连后颈处的肌肤都未能幸免。

          果然打浅了吗。Giotto心脏跳动的厉害,后怕地看着他。

          怎么办,这个人会杀了他的,怎么办……

          沢田向前走几步,感身后有异样,微微偏过身看斜眼看向Giotto。

          他没有错过,男孩眼中的慌乱,但很快就被空洞填满。

          看来,只有死了。

          阳光就在Giotto的面前,但他瑟缩在密室的门口,迟迟不肯向前迈一步。

          对外面世界的恐惧,像是怕被灼伤一般。

          沢田沉默许久,最终转过身朝Giotto走过去。Giotto抬头茫然地看向他,如同一个等待命令的娃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20 17:58
            沢田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停下,微微弯下腰,额前的棕色碎发随着他的动作,离开了白皙的皮肤。伸出的右手,轻轻握住Giotto左手的手腕。

            Giotto身体轻颤一下,紧闭双眼,等待着伤痕的来临。

            沢田轻轻拉起Giotto,将他带出了密室的门口。

            最后一点属于密室的黑色也离开Giotto的身体。

            身后的石门发出一声闷响,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

            不过,那个曾被黑暗所雪藏的孩子,终于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站在阳光下了。

            甚至超越那些人,变得耀眼无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0 17:58
              序.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0 17:59
                前排强势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20 18:11
                  还在呦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21 00:17
                    1.
                    好亮。
                    .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从那个牢房里出来了?
                    .

                    Giotto有些恍惚。这样舒适的环境,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

                    沢田在充足的阳光下,才好好的看清Giotto现在的样子:目测八九岁的样子,金发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黏黏的贴在头上;小脸也惨兮兮的,白色的真丝衬衫已经变灰,大部分还被崩上了血液,也不知道他的裤子去哪了,腿上有着多到数不清的伤口,有新有旧。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加上受人虐待的惨样。
                    .

                    是娈童吗?
                    .

                    Giotto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不住金橙色眼瞳中的空洞,看得他一阵难过。
                    .

                    沢田找到浴室,将热水调好,对着Giotto道:“过来。”Giotto听话的走过去,但是慢慢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

                    看着迟迟不肯进去的Giotto,沢田起身翻出一个白色浴巾递给他:“把身上的污垢都洗下去,然后擦干净出来。”说完,转身离开去翻找药箱。
                    .

                    Giotto见他离开,才慢慢脱下衬衫,打开淋浴冲刷着身体。
                    .

                    胸前,背上,腿上,新旧不一的伤口有大有小。沾到水的伤口由于结痂的缘故,所以没有疼痛感,但水滴落在结痂上,却让他的神经十分清醒。Giotto看着身上的伤痕,像是被刺激到一样,拿起澡巾拼命搓洗其中一处,直到血痂被蹭掉,流出血液,变成新的伤口为止。
                    .

                    血腥味和疼痛感刺激着Giotto的神经。
                    .

                    Giotto垂着头,眼中满是倦怠之色。
                    .

                    洗去污垢?这些污垢难道不是那个男人留给他的吗?
                    .

                    或许……这是他的新玩法吧。
                    .

                    在外面翻得满头大汗的沢田自然没空想那个小鬼的心路历程,翻遍了屋子,终于在各种华服的更衣室里找到了医药箱。打开看了看看了看生产日期,抬眼看了看日历,是新的,这才放下心来。
                    .

                    等沢田出来,Giotto已经洗好出来了,身上裹着沢田给他的浴巾,站在地上,茫然地看着沢田。
                    .

                    不得不说,Giotto的样貌和沢田是真的相像,说是亲生的儿子也不为过。只是沢田幼时的轮廓没有Giotto明显,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伤痕。
                    .

                    不过,Giotto看起来已经被驯化到,没有他的命令是不会自己主动去做事情的地步。见Giotto光着脚,他这个“主人”只得找了一双棉质拖鞋给他穿上。
                    .

                    简单的洗过手, 让Giotto坐在床边,又找了一条毛巾给他把滴水的头发包住,以防止他感冒。沢田坐在Giotto身边,将棉花粘上药水,对Giotto道:“把手伸过来。”
                    .

                    Giotto听话地伸出手,沢田拿着镊子夹了一块干净的棉花,沾了药水,开始处理伤口。Giotto很瘦很白,但,是病态的那种瘦弱,几乎没什么血色,皮肤也很干,用药水上几下,手上的伤就红得不行。
                    .

                    小心的包扎好手上的伤痕,接着开始涂抹胳膊上的伤。沢田轻轻拽着他的手腕,发现自己本来并不宽大的手几乎能攥成拳头。皱眉扫了一眼Giotto全身,根本没有几块好的皮肤,不仅有鞭痕,还有针扎,甚至连吻痕都有,除了脸,遍布全身。可以说给Giotto上药,无疑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

                    沢田看着看着,目光温度骤降。他也不是没见过娈童,但是伤得这么重的还是头一次见。
                    .

                    Giotto看着专心上药的沢田,紧绷着小脸。这是打算治愈他之后再折磨他吗?
                    .

                    沢田也不看他,自顾自地上着药,开口道:“你不用害怕,我以后不会再折磨你了。”
                    .

                    啧,给人背锅的感觉真不爽。
                    .

                    Giotto没什么表示,依旧沉默着,也没有放松。
                    .

                    终于做完这巨大的工程,Giotto几乎被他包成一个粽子。沢田细心地把Giotto的头发用吹毛巾擦干,然后扶着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休息,自己去浴室洗去一身的难闻的气味。
                    .

                    Giotto见他进了浴室,紧绷的小脸终于放松下来,缓缓舒一口气。因为伤,他现在动弹不得。
                    .

                    虽然沢田保证以后都不会伤他,但他并不相信。曾经这个人也这么说过,但却将自己对他的信任踏在脚下。
                    .

                    沢田站在浴室里,将脱下的西服放到衣架上,只听微弱的“嘭”的一声,衣服竟然化作一团超高纯度的大空炎在空中漂浮,慢慢形成了一枚戒指,掉落在伸出的左手手心里。
                    .

                    微微睁大眼,沢田带上戒指,想要点燃死气之火,在快要聚集起来的时候,却被一股能量化解了。
                    .

                    沢田又试了几次,终于点燃了死气之火,却比平常费力很多。
                    .

                    看来这个世界里不能经常使用死气之火呢。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1 21:33
                      Giotto是莫拉公爵的儿子,莫拉公爵姓Vongola,莫拉是他的封号。公爵的第一任妻子是Giotto的母亲,是公爵恩人的女儿。但是她却因为生Giotto时难产而逝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公爵厚葬她。
                      .

                      莫拉公爵不喜欢Giotto的母亲,所以她的死亡,无疑是公爵的解脱。
                      .

                      由于过世的公爵夫人除了婚礼那天露了面,之后就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所以她是生是死,外界都不知道,更别提她怀孕了。
                      .

                      而公爵也不喜欢Giotto,只是养着,从不去看他,对外界宣传夫人因病去世,并没有诞下孩子。并警告下人不许泄露出去。
                      .

                      Giotto七岁时,他的“不正经”表哥安德里知道了Giotto的存在后,提出将孩子过继给他。公爵并没有反对,低调的办完了手续。但安德里一直没有将他带回去。
                      .

                      就这样,Giotto开始过起被安德里虐待的日子。公爵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安德里做的事,却无人替Giotto说话。因为安德里喜欢叫Giotto为“孽子”,所以时间久了,大家都叫他“孽子”。
                      .

                      期间Giotto曾逃出来找到公爵,希望他可以放过自己。可这只是徒劳,公爵根本不管Giotto的死活,只知道安德里喜欢Giotto,于是把Giotto像玩物一样赏给了安德里,让他成为了安德里的儿子。自己则徜徉在文件和会议里,任由Giotto让那个变态折磨。
                      .

                      这样的日子,Giotto过了三年。
                      .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刚醒过来的时候,Giotto为什么坐在他身上了。
                      .

                      大概“是反正也逃不出去,与其被人强迫,还不如顺从一些,少受点罪”吧。
                      .

                      真是……扭曲啊,不论是安德里,还是公爵。
                      .

                      沢田觉得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一些麻烦的事情中,而且还暂时没有能力脱身。
                      .

                      抓了抓头发,最后认命地看向Giotto:这个世界的Giotto虽然不是初代,但好歹也是平行世界的初代。虽然无法带他离开这个世界,但是离开这里他还是能做到的。
                      .

                      沢田不确定自己能让这个小鬼健康成长,但至少,不会再让他受到非人的折磨。
                      .

                      慢慢从黑暗中醒来,Giotto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不是熟悉的密室,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可当他看见沢田的时候,整个人忍不住轻颤起来。
                      .

                      沢田也不在意,见他醒了,便将手中的书放在书桌上:“Giotto,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

                      Giotto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向他,想了半天,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在叫自己。
                      .

                      印象中,这个人从来都没叫过他的名字,只称呼他为“孽子”。偶尔被这么一叫,他反而有些不习惯。
                      .

                      沢田想了想,道:“我打算回庄园,你跟着我一起回去吧。”
                      (第一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21 21:40
                        格式!保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21 21:40
                          目前周更!后期会不定期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21 21:4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超级新颖的文文啊啊啊!!楼主加油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22 00:07
                              期待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22 01:01
                                我一般一章是三千字到五千字。
                                下一章会分为上,下两个部分。
                                因为截止目前,不小心码了八千多字,不知道会不会更多,所以分开,方便大家阅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22 12:13
                                  楼楼加油( ̄y▽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2 22: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23 09:44
                                      楼主更新更新更新ヾ(@^▽^@)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24 11:53
                                        我从没想到自己真的会码上一万字并且超了,明天就发文,今天先让我睡个觉_(:_」∠)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25 23:01
                                          2.(上)
                                          .
                                          安德里有自己的庄园,在博里一个略微偏僻的位置,据说豪华程度仅次于公爵府。
                                          .

                                          Giotto十分诧异,他不是一直嫌他脏吗?怎么突然要带他回去。
                                          .

                                          沢田看着他说:“你是我的儿子,不是公爵的儿子,总住在这里并不方便。”
                                          .

                                          只是……就算是平行世界,让自己的先祖认自己为父亲,会不会折寿啊?
                                          .

                                          Giotto整个人都呆了。回过神的时候,沢田已经离开了。
                                          .

                                          安德里居然说自己是他的儿子?他没疯吧?这里住着不方便?不方便虐待他吗?
                                          .

                                          不不不,应该不会吧?他最近……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啊,不会吧……
                                          .

                                          沢田悄悄把Giotto带到一个远离公爵府的平民住宅里,拜托邻居去找了一名医生给Giotto看伤,谎称Giotto是走丢了刚找到,而且Giotto不喜欢医院,邻居才把怪异的目光从沢田身上移开。
                                          .

                                          医生详细检查一番,表示Giotto大部分只是皮肉伤,由于长时间饥饿导致营养不良,肠胃脆弱,没有损伤骨头,沢田这才放下心。
                                          .

                                          临走时,医生叮嘱沢田要好好照顾Giotto,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我从医到现在,还没见这么扛折磨的孩子,唉,你当家长的能不能对孩子上点心?”
                                          .

                                          沢田虚心接受批评教育,严肃地发誓:“我不会再让他受伤了。”
                                          .

                                          医生见他态度诚恳,也不好说过,本着点到为止的原则,转身离开。
                                          .

                                          避免公爵的人发现,沢田在医生离开后,立即将Giotto带回公爵府。
                                          .

                                          Giotto调养的这段日子里,凡事沢田都是亲力亲为,尽量不让佣人插手照顾Giotto的事。一来是讨厌佣人一口一个“孽子”的那么叫,二来也可以确保不会有人伤害到Giotto。
                                          .

                                          最开始,Giotto连吃饭都要依靠沢田喂他。
                                          .

                                          其实Giotto自己也不是不可以,但整个人被包的像个粽子,并且用力过大就会扯到伤口,十分疼痛。
                                          .

                                          但Giotto表现的十分抗拒,紧闭着嘴。沢田用餐勺舀一口汤递到Giotto的嘴边:“很好喝的。”
                                          .

                                          Giotto并不配合,等着沢田放弃。
                                          .

                                          沢田的举动对Giotto来说不是温柔,是惊悚。之前安德里也这么对待过自己,本以为他对自己的态度终于有好转,结果安德里邀功一般强制将Giotto吃干抹净。自那以后,Giotto宁可被安德里打一顿,也不想被他这么对待。
                                          .

                                          可是沢田的耐心简直超出他的想象,右手举着汤勺,大有一种“陪你到天荒地老”的架势,神情悠哉,根本没有Giotto熟悉的隐忍与暴怒。
                                          .

                                          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自己的肚子先举起了白旗。Giotto闭上眼,害怕地张开嘴喝下那口玉米奶油蛋花汤。
                                          .

                                          暖暖的,甜甜的,有效的缓解了一些恐惧。
                                          .

                                          用过餐,Giotto等待着“安德里式”的虐待,低着头,隐忍着尽量不让身体颤抖。只听餐车轱辘的滚动声越来越远,Giotto才悄悄抬头。
                                          .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Giotto一个人靠在床头,哪里还有沢田的影子。
                                          .

                                          Giotto暗自松口气。
                                          .

                                          微凉的风加上暖和的阳光,吃饱后的睡睡意一点点消磨着Giotto的精力。
                                          .

                                          正在他要睡着时,房门被人轻轻打开。
                                          .

                                          沢田将餐车送走后,在佣人们惊讶到诡异的神情中,面不改色的绕了好几个弯路才回到房间。刚进门,就感受到Giotto的视线,愣了片刻,确定自己衣着正常没有异样才向Giotto走过去。
                                          .

                                          这小鬼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沢田微微皱眉,伸手搭在了Giotto的额头上。
                                          .

                                          Giotto整个人都僵住了,头也不敢抬。只听沢田有些担忧的问他:“嗯?也没发烧啊,怎么虚汗这么重?身体不舒服吗?还是盖的毯子有点热了?要不要我去拿一个薄一点的过来?”
                                          .

                                          若说Giotto刚开始纯粹是被吓到了,那么现在应该是毛骨悚然了。这个人,对他越好,他越害怕这个人最后索要的“报酬”会有多高。
                                          .

                                          Giotto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他看到沢田明显松了口气:“是吗,没事就好好休养吧。我去书房里查点东西,晚点再过来。”虽然面上波澜不惊,但琥珀色的眼瞳里已然没有了担忧,多了一分温柔。
                                          .

                                          呆呆的目送沢田离开,Giotto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冲击有点大,所以心脏才会“噗通,噗通”地跳动的厉害。
                                          .

                                          他不傻,他知道安德里这次是真的在关心他,除非他演技超群。但熟悉安德里的Giotto知道,安德里最缺乏的,就是耐心。
                                          .

                                          能让安德里关心并纯粹的照顾自己,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
                                          .

                                          鬼使神差的,Giotto慢慢伸出右手,轻轻地贴在自己的额头上,似乎是在找沢田手指上遗留下来的温度。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26 09:58
                                            一个激灵,Giotto像是清醒过来,手似触电一般快速拿开,不顾身体的疼痛,将自己扔进毯子里,缩成小小的一团,似乎这样,就可以让人以为自己的脸只是因疼痛而红的。
                                            .

                                            沢田在送晚餐的时候,就看见Giotto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明显是没有休息好。
                                            .

                                            不过好在Giotto表现得没有白天那么不配合了,沢田也省了很多力气。
                                            .

                                            毕竟,一直举着勺子还是挺累的。
                                            .

                                            而且,公爵家的餐勺还有点重量。
                                            .

                                            一段时间后,慢慢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的Giotto不再那么抗拒沢田,而沢田对Giotto的脸色也不再那么冰冷。
                                            .

                                            等Giotto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七月的艳阳天饶是把最爱演奏的螽斯也热到无力挥动翅翼。
                                            .

                                            这三个月里,他避免见到公爵,多和佣人们来往,是为了多获取有关安德里和公爵的情报。
                                            .

                                            当他觉得自己已经有把握扮演好安德里的时候,沢田找到公爵,表明要带走Giotto。
                                            .

                                            公爵坐在桌前,手上的蘸水笔一顿,笔尖的墨在雪白的纸上晕开。
                                            .

                                            将笔放在玻璃笔托上,和沢田同样琥珀色的眸中盛满了疑惑:“表哥,你怎么忽然打算接手港口了?”
                                            .

                                            港口?沢田愣在原地,他怎么没听说这码事啊。
                                            .

                                            而且,你不关心一下你儿子吗?
                                            .

                                            见沢田没有任何表示,沉默不语,安戈洛轻笑道:“怎么,忘记这件事了?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想干,我可以帮你继续管理他们。”
                                            .

                                            带走Giotto就要接手港口?安德里为什么不答应?嫌麻烦?
                                            .

                                            沢田犹豫片刻,微微一笑:“那时候只想偷个懒,如今,表弟每天都在处理家族的大事小情,我也不好让表弟过于劳累啊。”
                                            .

                                            无论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毕竟这里不是安德里的地盘,他做什么都会被公爵的眼线盯着。
                                            .

                                            至于港口……船到桥头自然直。
                                            .

                                            沢田的话很完美,安戈洛慢慢转过身,觉得自己好像被小小地电流激过,浑身发苏。
                                            .

                                            刻意避开我,打听我的消息,原来是在关心我吗?他知道关心我了!啊,老天,他的目光终于转到我身上了!看看那张笑脸!真想现在就拥有他!
                                            .

                                            安戈洛无声地笑了,眼角的泪痣竟让这张精致得有些女气的俊脸变得妖娆。
                                            .

                                            有句话怎么说的?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不高,可以轻易在喜欢的人面前卸下防备。不过安德里目前处于单恋状态。
                                            .

                                            两人寒暄几句,沢田就离开了。安戈洛看着被关上的门,眼中渐渐浮现出些许疯狂。
                                            .

                                            得不到你没关系,我会守着你一辈子的。但不要想着可以离开我,我亲爱的表哥。
                                            .

                                            在客厅里,沢田一直在想着一件他想不通的事。
                                            .

                                            其实说起来,安德里和安戈洛明明是表兄弟,却都冠有“Vongola”姓氏。而且安戈洛并没有改过名字。
                                            .

                                            安德里是上一任公爵的儿子,而安戈洛是上任公爵妹妹的儿子,安戈洛不是应该随安德里的姑父的姓氏吗?怎么会姓Vongola?
                                            .

                                            或许,只是单纯的随母姓而已?
                                            .

                                            一位女仆见Giotto坐在沢田身边,便笑着走过去说:“孽子怎么可以和安德里先生坐在一起。”伸手便要将Giotto拽下来。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26 10:01
                                              Giotto觉得那伸来的手,就像安德里那个魔鬼一样令人恐惧,本能地小幅度向后靠。
                                              .

                                              在名为“恐惧”的野兽就要挣出理智的牢笼,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环住,一下子就远离了那个女人。
                                              .

                                              慌乱地回头,沢田正微笑地看着自己,用他能听见的音量安慰他:“放松,别害怕。”
                                              .

                                              沢田的声音像是甜滋滋的糖分,让Giotto慢慢镇定下来。真是奇怪,像被施了魔法一样,他好像,真的不那么害怕了。
                                              .

                                              沢田看似随意,实则用力地挥开女仆的手,快速瞥了一眼女仆的样貌,便不再多看。
                                              .

                                              年轻的女仆被吓到了,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

                                              没有去搭理脸色变得尴尬的女仆,沢田兀自喝一口微凉的茶水,冲淡心头抑制不住的怒气。
                                              .

                                              想想时间还早,为了摆正Giotto的地位,他不介意浪费些时间。
                                              .

                                              沢田靠在软枕堆上,翘着二郎腿,温柔地抚摸着Giotto的头,声音温润依旧:“Giotto,你是彭格列家族的少爷,是公爵的表侄,我的儿子。这个女仆对你不敬,我教过你,对于这种人,应该怎么处置?”
                                              .

                                              啊?Giotto傻傻地看着沢田。
                                              .

                                              他教过吗?Giotto在脑中翻了翻自己的记忆,确定他没有教过,可又不敢不回答。按照安德里处置他的方法,怯懦的问:“打……打四十下沾了辣椒水的鞭子?”
                                              .

                                              周围的听众都暗自倒吸一口凉气。
                                              .

                                              四十下,还沾辣椒水,这还不得把人活活抽死?
                                              .

                                              安德里大人怎么能教小孩子这种东西?定是孽子心肠歹毒,借此机会报复这些人。
                                              .

                                              况且安德里大人就喜欢开玩笑,不能当真的。
                                              .

                                              一个佣人打趣说:“放松啦,安德里大人这是在逗你而已,不能当真的。”
                                              .

                                              “就是啦,这孽子心肠歹毒,还想让安德里大人背锅?”
                                              .

                                              佣人嘲笑着Giotto,活跃着气氛。
                                              .

                                              Giotto的脸被他们说得通红,低着头不敢再说一个字。
                                              .

                                              “哦?不能当真?你确定?”沢田依旧是开完笑的语气,轻声对管家道:“这两个人说话没有规矩,把他们的嘴扇烂了。”
                                              .

                                              管家诧异地盯着沢田,一时间不知道是玩笑还是……
                                              .

                                              可当他见沢田神色认真,才确定他是真的生气了。
                                              .

                                              管家恭敬地向他行礼,从外面叫其他佣人,按住那两个人。
                                              .

                                              众人还没有缓过神,一记耳光就招呼上来,把两人打蒙了。
                                              .

                                              沢田又挂起了“职业假笑”,对管家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
                                              .

                                              那两人惊恐的看着沢田,终于知道沢田是动了真格,嘴里不断求饶。
                                              .

                                              沢田冷哼一声,并未收回成命。
                                              .

                                              啪!一下。
                                              .

                                              啪!两下。
                                              .

                                              众人的心都跟着这巴掌声打颤,好像这巴掌也扇在了他们身上。
                                              .

                                              有人悄悄抬眼看看沢田的反应,结果就看他跟没事人一样,吃着点心瓜果,给孽子顺毛,相当快乐。
                                              .

                                              直到那两个人满嘴是血,连话都说不出,任由人打,沢田这才挥手,大发慈悲的放了他们。
                                              .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血腥气,沢田让一个佣人把窗户打开,异味和闷热顺着出口离开,换来的草木清新味道让佣人们清醒许多。
                                              .

                                              沢田再怎么亲和,他也是公爵最惯着的表哥。
                                              .

                                              沢田瞟了一眼刚才的女仆,嘴角微微上勾。
                                              .

                                              女仆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身体止不住的轻颤。
                                              .

                                              她平日里和安德里说说笑笑惯了,忘了他是公爵最惯着的表哥,忘了安德里在公爵府也有处置他们的权力,更没想到安德里会帮助这个孽子!
                                              .

                                              难道……她也会和那两个人一样,脸被打肿!?
                                              .

                                              女仆不敢继续想了,脸色惨白,连忙弯下腰对Giotto道歉:“刚刚是我逾越了,非常抱歉,Giotto少爷,非常抱歉,请你原谅我……”
                                              .

                                              原本看Giotto的戏的佣人都默不作声,谁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死,不过看向Giotto的眼神多少带着怨怼。
                                              .

                                              Giotto金橙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无措,可怜地望着沢田。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26 10:0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26 10:11
                                                  沙发!!楼主的文太棒了!!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26 12:08
                                                    板凳!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26 12:37
                                                      说一下,是四十鞭,不是三十鞭。
                                                      错字没看见没改抱歉各位(っ╥╯﹏╰╥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6 13:06
                                                        2(下)会下周发,让我看看还有没有错字或是需要修改的地方_(:_」∠)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26 19:49
                                                          我想问问,大家打算我更新的时候@各位吗?如果有这个需要的话,就回复我,最近要不定期更新了(因为存货快没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26 21:06
                                                            要要要要要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26 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