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孤零零的她们吧 关注:224贴子:914
  • 0回复贴,共1

15.mitaki酱和老人之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整齐的排好......哟西,全员都在。那么出发了。高下,为什么不让mitaki酱突然冲出道路好好的监督哦]
学校的正门前确认好全员都在后,老实出发了。
我们组成2列,当然最好一排的是我,我的旁边是mitaki酱。
[在远足远足中,喘气喘气很辛苦~](日本远足时候唱的童谣)
mitaki酱唱着并不是很明白的歌。我们前面走着的,正好有个喘着气的少年明显很难受,虽然很对不起,请稍微允许一下。
这样,今日的远足。我们6年级生,之后去老人之家。
但是仅仅6年级生的远足也太长了。完全不是为了外出游玩而是兼顾训练,学校到老人之家足足走了3个小时。
8点从学校出发,11点到达老人指教。很快就要吃午饭了,2小时从老人之家出来回学校,移动的时间比停留的时间还长真是微妙的安排。
[到达了!老人之家!........不要紧吧?]
[不要紧哦.....之后就是老人之家呐]
花3个小时到达养老院的时候,像我这样的人已经很累。
[大家欢迎光临,这里的爷爷奶奶听说你们要来都很高兴]
老人之家的管理者40岁左右的男人出来迎接。但比起疲劳,肚子更饿。
[哟西,首先大家都很累,也空腹了,先吃便当吧]
老师这么说道,大家都很高兴,从书包里拿出便当打开,在老人之家前面铺开餐桌垫,和亲近的好友吃饭。
在老人之家的入口处吃着便当,真是一点迷惑都没有啊。
本来来老人之家不是应该和老人一起吃饭吗?不过这也是大人们为了都合吧。
[mitaki酱,这里坐下来]
我把餐桌垫在地上铺开,邀请mitaki酱过来。
更能照顾的是我准备了2个折叠椅。
[哎嘿嘿,我开动了]
把放在椅子上的便当打开,整齐的两手合上的mitaki酱。
[mitaki酱的便当看起来很好吃,是母亲做的吗?]
因为平时是供给食,所以便当很新鲜。遗憾的是,我的便当是昨天剩菜的味道并不新鲜,但mitaki酱的便当色调也很好,是很花时间动手制作的。
[这个啊,不知道为什么家里,有个不认识的男人制作的]
[ 这个一定是,mitaki酱的新爸爸了,是个很好的人真是太好了]
[?]
新的爸爸啊,这么说了mitaki酱疑惑的倾斜了脑袋。
不要紧,一定新的爸爸可以接受mitaki酱,mitaki酱也应该可以接受新的爸爸。
午饭吃完后,老人之家进人,和这里的爷爷奶奶接触。
率直地说吧,真是比mitaki酱更严重,这就是所谓的年级大了吗?
这就是所谓的痴呆吗,即使搭话,有只会说[啊,啊?]的人,还有一直眺望窗外的人。
『いざ桜 われも散りなむ ひとさかり ありなば人に 憂き目みえなむ』(译注:和歌俳句,我还是能力有限啊,大意就是樱花散落,我也散落,由盛转衰,丑陋的样子显现)
曾经读过的书上的和歌想起来了。
意味着,年老体衰丑陋的样子体现,痴呆之前死去。
这里人们的姿势见到了。这首歌的歌词吟咏的心情明白了。
痴呆了,这里深山处的老人之家被舍弃的可聊的人们姿势见到了。
这里就是现代的姥捨山。(译注:日本流传的一个说法,古代资源有限,大约70岁的老人以后,要上姥捨山等死,否则就会受到全村人耻笑看不起)
然后我就莫名的生气了,同班同学,对老人很亲切。
和mitaki酱没有关系的他们,却觉得mitaki酱肮脏。我被那些对老人热情的粪便一样的常识所震撼,他们成为老人的对话对象,也帮助他们走路。
[你好!精神吗?]
[哦~哦~,还好·我还精神哦~]
和老人精神的对话的mitaki酱是如此的温柔,把我的急躁给封锁了。
[啊!]
[呜哇!脏啊!]
往悲鸣的地方扛过去,看来有个老人在散步的途中漏了,那个帮助老人散步的同学叫了起来。
向这边走来的腿脚不便的老人,以及为了让他散步而支撑老人的两位同学。
但是他们沉迷于聊天,老人的事情没注意到。
这里的老人被绊倒了,往前倒下。
[危险!]
老人差点撞到硬邦邦的老人之家的地板上,被察觉到危险 mitaki酱支撑住了。
哈啊哈,什么啊。结果你们只是因为被老师强迫才不情愿地做着罢了。
是啊,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护理这样的老人呢。
啊,太好了。这些家伙因为垃圾而放心了。
我一边邪恶地笑着,一边帮刚才漏尿的负责的男女同学逃走的老人替换尿布,之后打扫周围。
之后我和mitaki酱也代替那些没用同班同学继续照顾老人。
班主任老师看到班级的惨状抱头苦恼。
哈哈,这不是老师播下的种子吗?无事mitaki酱的老师。
让班级的大家真挚地对待mitaki酱这不是小学老师应该所做教育吗?
放弃了这个,老人之家看护老人的学生们怎么可能做得好呢?真是笑死人了。
[呐,你为什么脸色那么可怕啊?不要紧吗?]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恩,我不要紧]
在远足的归途,mitaki酱看到我的脸色感到害怕。
我的脸上有悲伤经验愤怒等各种各种混杂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
今年开始这样的老人之家的远足,像今日的惨状的话,一定来年肯定不会再有有了吧。


回复
1楼2019-01-20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