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92贴子:5,965
  • 10回复贴,共1

妳這種女主角簡直沒法忍!7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日本的中二生怎麼都這麼可怕(抖)


回复
1楼2019-01-19 23:48
    也許是心理作用吧,覺得晚飯前回到房間的千弦一副興奮的模樣,椿與蓮見面面相覷。

    坐在沙發上的蓮見站起來靠近了千弦。

    「您做了什麼嗎?」
    「不,只是血氣衝上頭了。沒事的」

    千弦用手制止了面前的蓮見,混雜著嘆息說著。

    「相當晚才回來啊。難道說是和立花桑有關係嗎?」

    雖然被蓮見問了的千弦的表情沒有變化,不過椿也看出了纏繞她周圍的空氣變化了的事。

    「……詢問了小松桑之後,因為她受到了太不講理的對待所以我無法忍耐了」

    千弦把臉從蓮見那移開了。

    是因為無法忍耐的自己感到羞恥呢、還是因為蓮見說了希望別亂來的緣故呢,千弦沒和她的視線對上。

    「這樣啊。那麼,您和小松桑兩個人談了些什麼呢?」
    「這是與小松桑的秘密,我不能告訴妳」
    「就算我們不對任何人說?」

    在意小松的話的椿插入了千弦和蓮見的對話。

    但是,千弦說約定就是約定,沒有告訴椿和蓮見談話的內容。

    「八組有美冬和結香在所以上課期間的事情能交給她們。休息時間和午休時間等都會到我這裡來,所以沒事了吧」
    「那麼小松桑的事情就交給千弦桑了」
    「妳想做什麼?」

    被千弦詢問的椿無畏地笑著。

    「我會做只有我才能做的事」

    像這樣回答了千弦「打算做些什麼」之後,椿慌慌張張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最後一天在酒店大廳舉行的交流會上,小松與千弦的集團一起行動。

    椿多次看向小松,看到她雖然生硬但依然微笑著而放心了。

    前一天對千弦說了只是去做自己以外的人無法做的事,那就是椿會盡可能與恭介在一起的事。

    到現在為止,因為想讓恭介將目光轉向其他的學生,椿不會過分地靠近恭介附近。

    但是,既然美緒的眼睛已經朝向接近恭介的女學生這邊了,椿就必須在恭介附近吸引她的視線。

    體育祭以後認為美緒變得老實了,所以椿一直控制著刺激她的積極行動,但是既然發生了小松的事情,就不能不理睬她了。

    和千弦分手後,向恭介說了今後一段時間會一起行動,但是不知道他是否因為擔心著椿的緣故臉色不太好。

    但是椿頑固地說明有那樣的必要性的事,最終恭介還是不情願的點頭了。

    因此在名為交流會的立食派對的會場,椿處於佔據恭介身旁的狀態。

    「等一下!為什麼妳會在水嶋大人身邊!」
    「這是只有我才能被允許的權利,有什麼問題嗎?」

    正如椿所預料的那樣,美緒不再理會小松衝向了椿。

    「才不是沒有問題啊!快離開水嶋大人!」
    「立花桑是這麼說的,恭介桑我在你身邊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
    「妳看吧」

    美緒不甘心地看瞪著意地笑著的椿的臉。

    美緒的親信們圍著她拼命地說著些什麼想說服她。

    「美緒大人!教師的眼睛正看著這裡,請忍耐下!」
    「不能讓水嶋大人看到那樣的臉哦。請回到平時可愛的美緒大人吧」
    「因為小松的事被教師盯上了,所以請別太顯眼……」

    美緒由於被親信們拼命地說服了,明白瞭如果停留在這個場合與椿口角的話就糟了,一邊凝視這邊一邊離開了。

    就這樣椿在交流會途中一直沒離開恭介的身邊,成功地吸引住了美緒的視線,自然學校也結束了。



    騷亂的自然學校結束了,二年級學生們開始進行文化祭的準備。

    椿的班級決定要做迷宮,擅長規劃的學生們成為討論中心商量著要變成怎樣的迷宮。

    根據學生們的設計圖,會讓業者去製作真正的東西。

    文化祭裡椿會在首日的上午擔任接待,與同樣擔任上午接待的鳴海一起坐在椅子上接待客人。

    看著正在商量的學生們,椿的腦海裡浮現出了一個方案,但自己一搭話對方就會害怕,於是就去問了坐在旁邊的鳴海。

    「雖然想提議說這樣的迷宮怎麼樣?但我一說話就會嚇到人吧?」
    「肯定會被嚇到。順便問一下是怎樣的迷宮呢?」

    一邊想說果然輕易地被鳴海給肯定了,椿告訴了她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像忍者屋那樣會旋轉的門怎麼樣?」
    「那個不錯啊。等會兒會跟別人說的」
    「謝謝」

    坦率地向鳴海表達感謝的話,但她張著嘴巴直盯著椿。

    「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啊,不是」

    雖然慌忙搖頭否定,但椿被認為是一個連感謝的言語都無法表達的性格的人,所以鳴海會感到吃驚也不是沒有道理。

    「……最近,好像常與水嶋大人一起行動,是對立花桑的對策嗎?」

    為了轉移話題,鳴海甩出了其他的話題。

    正如鳴海所說,椿幾乎每天都會和恭介一起度過午休和放學後的時間。

    根據來自千弦的報告,因為椿在恭介身旁美緒變得只會在這裡,小松的受害狀況格外的減少了。

    聽了這個報告後椿打從心底里感到放心了。


    回复
    2楼2019-01-19 23:51
      「嘛,因為是堂妹。即使在身旁也沒有問題吧?畢竟從一開始就是青梅竹馬的緣故關係很好」
      「我知道,但是至今為止沒怎麼看過您在水嶋大人身邊,所以覺得不可思議」
      「和別人交流開闊視野也是必要的吧?而且我無時無刻都在身旁的話,各位不就要因為自重而不能靠近恭介桑了。但現在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了」

      說到底是因為小松的事才行動的。椿向鳴海這樣訴說著。

      「正如計劃一樣,立花桑和小松桑完全沒有關係了」
      「不能把我們的問題牽扯到無關的人身上」
      「那個人不會因為那樣就變得老實哦」

      對於鳴海的忠告,椿只留下了曖昧的笑容。

      實際上現在美緒的眼睛是朝向著椿的。

      說不定,在近期美緒就會不滿爆發跑來抱怨,不過椿一點也不認為會有在嘴上輸給她的可能。



      此後文化祭的準備也持續進行著,然後正式上場在即的某一天。

      放學後,椿在圖書委員的值班結束後正往玄關走去時,看到了橫穿跑過走廊的千弦的身影。

      千弦會在走廊奔跑很罕見,擔心發生了什麼事的椿在她後面追趕著。

      畢竟腳的速度是椿比較快,毫無困難地追上千弦,抓住她的手腕停住了腳步。

      因為手腕被抓住了,所以千弦回頭,這時椿發現了她的眼睛裡浮現出眼淚的事。

      「怎麼了!?」

      對千弦居然哭了這非同尋常的事態,椿不由自主地忘記了擬態的事直接向千弦搭話。

      「……什,什麼都沒有」

      聽了無力回答的千弦的聲音之後,椿更加察覺到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的話為什麼會哭呢」
      「沒有哭……。妳看錯了」
      「但是」
      「非常抱歉,家裡有事」

      千弦甩開了椿的手離開了那個地方。

      因為是自尊心強的千弦,能預想的到即使明天椿鄭重地詢問了也應該聽不到回答的吧。

      但是,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讓千弦哭了呢。

      如果是個人的情況,也就是說向喜歡的人告白被甩了的話不問才符合禮儀,但很難往這方面想。

      因為是千弦,如果表現出有喜歡的人的態度的話她的朋友應該會試圖協助,不過沒有那樣的事所以是不同的情況吧。

      雖然很擔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因為她本人不在所以無可奈何,椿也只能回家了。

      然後,在椿看到千弦哭泣的樣子的數日內,學校裡的氣氛一下子改變了。

      至今為止多次要美緒注意的千弦,不可思議地變得完全不理睬她。

      不介意了,或者說是在躲避。

      把那個消息告訴椿的是杏奈。她一邊歪著頭一邊問「發生了什麼?」,之後椿馬上想起了那天千弦的樣子。

      在學生之間也有千弦避開美緒的傳言開始流傳,不知不覺之間美緒戰勝了千弦成為學年的首位。

      誰都不會對美緒說些什麼,她一臉得意地走在校內,在餐廳裡也隨心所欲。

      從這件事椿察覺到了那天千弦被美緒說了些什麼,但既然不知道被說了什麼,她就無計可施了。

      加上,從那天開始千弦不到沙龍樓來了。

      椿詢問千弦不來沙龍樓的理由時,她說:「因為成為了弓道部的部長,所以忙得不可開交」。

      實際上到目前為止,千弦只是在社團活動休息的時候才到沙龍樓來,因為成為了部長所以變得很忙無法露面,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椿雖然想再詳細地詢問情況,但是千弦說有社團活動的事而逃走了。

      之後椿在休息時間和午休時去千弦的班上、或放學後打算抓住千弦,但不是本人不在就是被她的朋友們阻礙而見不到面。

      正在煩惱著該怎麼辦的椿,想到瞭如果是被稱作千弦右臂的蓮見的話也許會知道些什麼就趕緊去找她,結果反而被她叫到了空教室。

      正好有想向蓮見打聽的事,所以椿如同久旱甘露似地響應了呼喚。

      放學後椿去了指定的空教室,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蓮見坐在椅子上等著的身影。

      「讓妳久等了」
      「我也是剛到所以沒關係。因為話會有點長請坐在椅子上。還有請上鎖」

      椿坦率地把教室的門鎖上,坐到附近的椅子上。

      椿覺得蓮見周圍的氣氛很恐怖。

      「……朝比奈大人。您還記得初等部的修學旅行中我說過的話嗎?」
      「修學旅行……。啊,是讓千弦桑成為學年首位的事嗎?」
      「不是那邊!我說過『當千弦大人遇到不利的事情時就會不擇手段』對吧?」

      對聲音粗暴的蓮見感到吃驚,椿利索地回覆了「啊,是的」。

      蓮見十分地難以忍受吧,相當激動著。

      「……蓮見桑會生氣是與最近千弦桑的情況有關係吧?」
      「嗯。……前幾天,千弦大人被立花桑叫出去了。我也想跟著去,但說了一個人沒事被拒絕了」

      根據蓮見的解釋,美緒列舉了祖父經營的醫院是政治家們御用的醫院,好像說了會和千弦父親政敵的政治家合作,把媒體當作夥伴捏造了貪污、違法捐款、女性問題等讓千弦的父親陷入圈套的事情。

      既然有烏丸的前例存在,那麼美緒的祖父也許真的會付諸實踐,害怕會給父親添麻煩的千弦什麼都做不了。

      聽了這事的椿,一邊想著怎麼會有這麼愚蠢的事,一邊又覺得有些不協調。

      但是,現在不是介意那種事的時候。


      回复
      3楼2019-01-19 23:54
        即使立花綜合醫院是政治家們御用的醫院,讓千弦的父親陷入圈套的成功率未免也太低了。

        「不管怎麼說千弦桑是不是太慎重了?我不認為立花桑的祖父有那麼大的權力,如果向千弦桑的父親忠告的話總會有對策的吧?」

        聽說千弦的父親是個很有才能的人。

        椿想說如果事前預先聽見有危險性這樣的事不就能有對策了嗎,但蓮見只是無力地搖頭。

        「千弦大人的父親、藤堂議員是位直言不諱的人,所以在黨內也有很多敵人。而且問題是,如果想做的話。例如秘書被威脅的話也不能說不會背叛藤堂議員。如果只是在下次選舉中無法獲勝的話還好,但對於一直保持著清潔形象的藤堂議員來說這將是巨大的損失,根據醜聞的內容也有可能無法重啟。即便不會那樣,每當有事情發生時也會重新牽扯出那個問題」
        「儘管如此」
        「電視和報紙是選民判斷的標準。因此如果被惡意報導的話,即使藤堂議員是白的也會被變成黑的」

        椿是想說「儘管如此,捏造的事又沒有證據怎麼可能?」,不過被蓮見的發言掩蓋了過去。

        正因為是知道人的評價好壞會受到影響的千弦,所以變得對美緒什麼都不能說了,椿終於知道了理由。

        「不是沒有證據就好了。對於政治家來說醜聞是致命的。那麼,朝比奈大人。像這樣千弦大人遭到不利的事態發生了,會採取怎樣的對策呢?」

        椿對雖然嘴角掛著笑容、但眼睛卻絲毫沒有笑的蓮見流下了冷汗。

        平時表情沒有變化的人只是這樣笑就變得如此可怕嗎,椿滿懷著想要逃跑的心情。

        「朝比奈大人」
        「我會想辦法」

        椿很快的回答了。

        「具體是什麼呢?」
        「……我會想辦法」

        被逼問具體的策略等的現在的狀況完全無法思考,總之無論如何得向蓮見說些什麼,否則不明白會被做什麼吧。

        椿是打算想辦法。只是稍微想要有些思考的時間。

        「雖然說會想辦法解決,但不明白怎麼做呢」
        「我會在一個月內解決。總之請給我思考的時間」
        「……一個月以內啊。不能再等了」
        「是」

        總算保持住脖子上還連著一張皮的狀態,椿放心了。

        由於精神安定了下來而有了餘裕的椿,想起了剛才聽到的美緒的行動有不協調感的事。

        冷靜地思考的話,椿注意到了那個不協調感的原形而向蓮見提出了問題。

        「那個,蓮見桑。立花桑是不是說了要捏造貪污、違法捐款、女性問題的事?」
        「嗯」
        「是立花桑本人說的吧?」
        「所以,我是這麼說的」

        這樣的話就很奇怪了吧。

        很難想像美緒平時會看電視新聞或報紙。

        從至今為止的幼稚行為考慮的話,那個美緒不可能有那麼多的智慧。

        想到這裡,難道是誰告訴了美緒了嗎,這樣思考著的椿,也想說說不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或許是有給美緒情報的人物存在,這樣思考著的時候蓮見打了招呼。

        「朝比奈大人?妳怎麼沉默了?」
        「啊,不。什麼都……」

        椿本來打算回答什麼都沒有,不過又想到比起一個人考慮,聽一下蓮見的意見的話也能更客觀地考慮,就決定試著問她一些問題。

        「那個……蓮見桑覺得立花桑是會看新聞、報紙的類型嗎?」
        「完全不這麼想。我覺得她們喜歡庸俗的東西」
        「那麼,妳認為立花桑知道包括貪污、違法捐款、女性問題在內的內容嗎?」
        「……我不這麼認為」

        蓮見也和椿一樣發現了有給予美緒情報的人物的可能性。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是烏丸桑吧」
        「我不認為立花桑會坦率地傾聽呢。但如果是自己的朋友和親信的話就有可能」
        「但是,立花桑的親信中沒有和烏丸桑有深交的人吧?入學後就一直陪在身邊的是從白櫻女學院時代開始的親信」

        從蓮見的話判斷是烏丸的可能性很低,不過如果是從白櫻女學院時代開始就是美緒的親信的人的話就難說了,說到底美緒對外人的警戒過多了。

        除非最初就確實的跟隨美緒,但烏丸並不會特意做那樣的事,因此感到疑惑。

        「如果這樣的話就是立花小姐身邊的親信們?但是每個孩子都很老實,都是不會自做主張的性格」
        「也有立花桑通過談話得到了情報的可能性」

        如果只是閒聊延長的話不太可能,那麼中學生是否會談論政治呢?椿這樣想後就詢問了在政治家的女兒和秘書的女兒所屬的集團裡的蓮見本人。

        「閒聊……。那麼,蓮見桑妳們會和千弦桑談政治的話題嗎?」
        「不會啊。只會說哪個店的點心好吃或新衣服的話題,大部分也都是社團活動和委員會的事……如果不是故意成為話題的話是不會談論的」
        「一般都是這樣吧。基本上親信的孩子們的雙親大多都是醫生,政治家或有關的工作的也無關雙親的職務更難成為話題喲。而且千弦桑和我關係很好的呦?如果對千弦桑出手的話我可能會出來,還會有特意提到這事的理由嗎」

        特別是(美緒)親信的學生們,因為害怕椿出來後會牽連到自己,所以就更加的奇怪了。


        回复
        4楼2019-01-19 23:57
          「…如果目的不是讓千弦大人變老實,而是想讓立花桑下台的話會怎麼樣呢?那樣的話確實是想把能戰勝立花桑的朝比奈大人拉出來呢」
          「但是這樣的風險太高了吧。可能會連自己都被牽連,被逼到絕境的立花也有可能會牽扯其中。到現在為止都因為怕我而避開了,不覺得奇怪嗎?」
          「是朝比奈大人和鳴海桑在一起的時間增加的結果吧,如果覺得不是那麼可怕的人了的話我也能理解,但是在交流會上她們還是在拼命地阻止立花桑。這很難想像」

          聽到阻止美緒這樣的話後椿感到疑惑,決定詳細地詢問蓮見和千弦和美緒說話時的狀況。

          「那個,千弦桑被立花桑那樣說時,親信的孩子們就在她身邊嗎?」
          「嗯,聽說來了兩、三位左右」
          「立花桑對千弦桑說的時候她們有阻止立花桑嗎?」
          「……對不起。千弦大人沒有說到那些。千弦大人也動搖了所以不記得了吧」

          因為被說的事而受到衝擊讓千弦沒記住細微的地方,椿放棄打聽繼續沉思。

          「抓住了什麼東西了嗎?」

          因為蓮見的提問,也想聽聽第三者的意見的椿試著回問了。

          「不,如果對千弦桑出手的話我可能會出面,但是為什麼她們沒有阻止立花桑說出口呢?」
          「因為無法阻止?」
          「到現在為止對千弦桑也好對我也好,立花桑打算越過那條線的時候都阻止了吧?那才叫拼命。也就是說她們害怕我出來,但卻只有這一次沒有阻止,或者說無法阻止反而很奇怪吧?」

          因為椿的話,蓮見理解到發生了什麼而沉默了。

          「基本上在和千弦桑說話之前或者中途不讓立花桑停下來的話就很奇怪。如果攻擊千弦桑的話也應該知道詳細的內容有可能會傳到我的耳朵裡」
          「那麼,果然還是瞄準著立花桑的下台吧?」
          「那麼為了不讓自己捲入其中,有必要將罪責強加給立花桑一個人吧?但是卻沒辦法用『自己不知道』的藉口。所以在那個場合有親信會在身邊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這麼說來,我是第一次聽到從立花桑那邊叫千弦大人來呢。如果是相反的情況,因為事出突然所以可能只能跟著去,但是這次有可能事先聽立花桑說過,也有不跟著她去的選擇」

          攻擊千弦也好、想讓美緒下台也好,親信們的行動都有矛盾。

          在椿沉思的時候,蓮見想到了什麼開始慢慢地說著。

          「……只是假設即使千弦大人受害了朝比奈大人也不會出來的話,試著考慮立花桑在水嶋大人旁邊的時候朝比奈大人也沒特別動作喲。只是在遠處眺望而已。就算和水嶋大人的婚約者吵了架,(水嶋大人)他也沒對千弦大人說什麼,所以想說即使攻擊千弦大人也不會出現的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是瞄準立花桑下台的事了呢?」
          「這只是假設。為了靠近水嶋大人覺得千弦大人很礙事,考慮到這樣的話情節就通了」
          「嘛,沒什麼不協調感呢。雖然這麼說,但是從一開始就全部都是假設,在這裡說這些也沒有什麼意義就是了」

          也許是有給美緒情報的人物,但只是假設而已。

          現在首先要解決的是千弦的問題。

          「說的也是。暫時我先去立花桑附近探聽一下。還有,期限是一個月。請不要忘記」
          「……好的」

          椿無力地回答了淡然說著話的蓮見,目送完成事情之後緊忙離開了房間的她的背影後望著天花板不知該如何是好。


          回复
          5楼2019-01-20 00:00
            第七十三話完
            日本的校園生活到底是什麼鬼啦......
            不是常有人說現實比小說更離奇......真難想像


            回复
            6楼2019-01-20 00:03
              辛苦啦,这章很精彩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0 00:26
                感謝翻譯!!
                嗯,其實我覺得蓮見有點過分,雖然千弦是椿的朋友所以椿原本就不會不管她,但蓮見過去還不熟悉椿的時候就想利用她,認識了以後說什麼不擇手段其實還是在利用她啊,只是椿自己同意了而已。但是現在追隨的對象出了問題,說不擇手段實際上就是跑來叫椿想辦法,在求助以前,自己倒是做些什麼啊,為什麼一副威脅的模樣說等不及,椿除了貓皮自己摘下來讓她看以外也沒什麼把柄吧,她怎麼能這麼兇又這麼理直氣壯( ˇ0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20 00:54
                  因為是有很大權力的中二生呢~
                  美緒終於身體和心理年紀一樣了xd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9-01-20 05:24
                    現實真的有更誇張嗎想想就已經覺得很尷尬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1-20 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