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邂吧 关注:2,118贴子:42,465

【光影重叠】【夜邂同人】北郭青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这里团七,中考前造作一把。前排提示此文可能是邂夜(给小受一点尊严好不好)所以OOC极其严重。设定是南北朝宋和北魏之间那些事儿,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与真实历史半毛钱关系没有。主要是第三人称视角,偶尔转第一人称。然后这里是电脑没有谢少图,所以用原恩图镇楼,谢少图之后再补,帖先开着,我要去上学


回复
1楼2019-01-19 21:09
    上学上的很辛苦啊,你还不更,咱贴密码找回来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3 12:02
      食用说明:
      1.本篇与王安石的《北陂杏花》(尽管名字很像)真的没有很大关系(我计划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万一哪天我心血来潮引用了也说不准)。文题取自李白《送友人》:“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其实我是在为文化作文做准备)引用不当处请指正。不喜勿喷。


      2.本篇所用历史与正史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借用国号、皇帝名(宋武帝刘裕、宋少帝刘义符、宋文帝刘义隆、献文帝拓跋弘、孝文帝拓跋宏)。不过那俩拓跋hong可能会写错,所以全文统一叫的谥号。


      3.结局未定,随时修改。热爱引用(主要是毛文锡的《甘州遍》),不喜勿喷。


      4.因为我要准备自主招生考试,所以更期暂定为三天一更。如果我考上了重点高中就不用参加中考了祝福一下我


      暂时只想到这几条,另外的再说吧(延续我一贯的草率作风


      收起回复
      3楼2019-01-25 20:13
        附:
        毛文锡 《甘州遍》


        其一
        春光好,公子爱闲游。足风流。金鞍白马,雕弓宝剑,
        红缨锦襜出长楸。
        花蔽膝,玉衔头。寻芳逐胜欢宴,丝竹不曾休。美人唱、
        揭调是甘州,醉红楼。尧年舜日,乐圣永无忧。


        其二
        秋风紧,平碛雁行低。阵云齐。萧萧飒飒,边声四起,
        愁闻戍角与征鼙。
        青冢北,黑山西。沙飞聚散无定,往往路人迷。铁衣冷、
        战马血沾蹄,破蕃奚。凤凰诏下,步步蹑丹梯。


        回复
        4楼2019-01-25 20:19
          安利一波《花间集》


          回复
          5楼2019-01-25 20:20
            [壹](本章与第二章都是谢邂视角)




            扬州城内熙熙攘攘,一派祥和之景。


            初秋的风萧飒地吹过,带起一阵寒意。


            我独自坐在扬州城中最大的酒楼内,沉默的自斟自饮,沉默的看着底下喧闹的人群。


            自从那宋武帝定都建康之后,这扬州城,似乎也热闹了起来。


            这又是一年初秋呢。第几年了?


            我饮下一杯,脑中又是这一句;“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仍然记得那个女孩赠诗诗满眼的笑,仿佛倒映着河中的一涧清辉。


            如今她却不知身在何方。


            我勾了勾唇角:“谢邂啊,你可真是可笑,巴图鲁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他出手,她还有活的可能?就算她还活着,今年也该十八了,早就出嫁了。你倒是好,心心念念别人家的妻子。”


            我又斟满一杯,却兀自盯着酒在杯中波动。


            远处的侍女又狗腿地凑过来:“谢大公子,这酒已经是本店最上乘的酒了,还是不合您口吗?”


            我盯着那酒,举起饮下:“不,很好。”


            那侍女见我回她话,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胆子也大了些,竟说;“谢大公子,东城的白二公子说什么“借酒浇愁”(这里单引号我打不出来)您要是不高兴,就学着他多喝一点吧,喝醉了就最好了。”说着还替我斟了一杯。


            我冷漠的盯着杯中酒,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还有,我不喜欢女人给我斟酒。”


            呵,若是能醉便好,可惜了,我倒是千杯不醉。


            侍女听了这话,露出一副委屈的神色,不着痕迹地拉低衣领,声音娇媚地道:“公子,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陪我玩玩嘛。”


            我嫌恶地别过头去,脑中却还是她。她骑在一匹高头黑马上,神采飞扬,英姿飒爽,一身傲骨,一如初见。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这种天生媚骨的女人,怎么能和她相比?


            那女人娇喘着坐在我旁边,我瞳孔骤然放大,一跃而起,摸出怀中一袋金子,想要砸到那女人身上,又马上止住了手。


            “离我远点。”话才出口我便蹙了蹙眉,往日我虽然高傲,但也不至于如此暴躁不近人情,今日究竟是怎么了?


            “抱歉,我不喜欢女人近身。”我将金袋放在桌上,打开酒楼的窗,从三楼飞身跃下,轻盈地落在地上,向北城走去。


            回复
            6楼2019-01-25 20:59


              回复
              7楼2019-01-26 08:21
                补镇楼图
                放一张眼睛特写
                因为是截屏的所以有别的东西混进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9-01-26 08:49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9-01-26 08:49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9-01-26 08:50
                      你竟然忘了我,真是伤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6 12:28
                        [贰]


                        远远便望见了家门口。


                        不,不是家,是谢老头子的宅邸,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谢老头说我是他儿子,全


                        城的人都信了呢?平白地就成了他的儿子。莫名其妙全城的人都开始叫我谢二公


                        子。


                        谢府门前的桂树上,落着一只青鸟。见我走近,扑棱着翅膀飞来,落在我的肩上





                        我从它脚下取下一卷纸,又唤道:“谢南。”我又看了看周南的棕发,和我一点


                        都不一样,也不知哪里像是兄弟。


                        府中一名少年笑着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袋鸟食。(话说古代应该没有这么个东


                        西)


                        他替我将鸟食撒在地上,又笑着看我:“你养的鸟,挺认主的啊,我要都不给我


                        ,就要等着你,足足等了近半个时辰——有什么消息吗?”


                        我展开那卷纸,凝眉看了起来。


                        “真是麻烦。”我甩了甩手,那纸便消散了。


                        “进去说。”我抬腿便跨进了门。


                        周南跟在我身后,道:“是巴图的消息吧。”


                        我点了点头,信纸上有一个狼头标记,是巴图氏的图腾。


                        我顿住脚:“周南,这扬州城,新来了个守城的将领?”


                        周南想了下:“是的,是刘裕的丞相叶明向刘裕引荐的,好像是叫原恩?挺厉害的。”


                        我挑了下眉,原恩?


                        我继续走去:“巴图鲁让我们去参军。”


                        “巴图鲁?你不是和那个老不死的有仇吗?你还要帮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眉间染上一抹狠戾。


                        “为什么要参军?”周南追问道。


                        我将眉间的狠戾尽数掩藏起来,道:“巴图族太**,连个扬州城都攻不下来,还抢不到粮草。让我们进去当内奸。”


                        这世间,真是不太平,可是太平,又与我有何相干?


                        我要的,不过是护她无恙。


                        收起回复
                        12楼2019-01-26 13: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26 13:54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26 17:56
                              lz要多更文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26 17: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27 19:46
                                  lz要补课(学校办的还是全天的),改成周更,可能三天一更。祝我自主招生考上


                                  回复
                                  17楼2019-01-27 20:06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9-01-27 21: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27 21:44
                                        [叁](本篇回归正常视角)


                                        参军的地方在北城门。


                                        虽然路很近,但是二人还是决定骑马。


                                        远远地谢邂便看见了那个将军。将军骑在高头黑马上,一身轻甲,正在检阅新兵。


                                        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惊动了正在登记新兵的军官。军官抬起头来,一见是我,惊得从座位上跳起,竟是连狼毫笔都碰到了地上。


                                        军官躬身行礼:“谢大公子,谢二公子,您们……”话才说道一半,便被打断。


                                        “不必。”将军出声打断了他。“你并不是他们的家仆,为何要行礼?把你的腰板挺直了。”


                                        军官听了这话,仍是有些惧怕,微微抬头望了二人的神色。


                                        谢邂听了这话,并不生气,只是思绪又飘到了很久的以前:


                                        少女声音清冷,道:“挺直腰板,不要总是这样一副奴才相,你并不天生就应该比别人地位低下。”


                                        真是一身傲骨的姑娘。


                                        周南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没事,你坐下吧,登记辛苦了。”


                                        军官又看了谢邂一眼,谢邂微微点了下头。军官才有些慌乱地从地上捡起狼毫笔,坐回位置上。


                                        谢邂细看了下这将军,眉间带着桀骜,只是生的有些阴柔了。将军也与他对视,分毫不让。


                                        那军官才坐回去,又似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谢……谢大公子、二公子,你们今日,是……是来干什么的呀?”


                                        周南一脸人畜无害的笑:“来这里,自然是参军。”并且报出了自己的职位。


                                        不用周南多说,那军官已经挥笔写下了他的名字。


                                        见谢邂一直看着那个将军,周南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他收回目光,启唇道:“副将。”


                                        一群将士都惊了,军官张大了嘴:“副……副将。”


                                        “让他来。”出奇的是,将军竟然答应了。


                                        将军勒转马头:“我叫原恩,请多指教。”


                                        回复
                                        20楼2019-01-30 20: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30 21:37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9-01-31 21:14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9-01-31 21:14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9-01-31 21:15
                                                  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31 21:20


                                                    收起回复
                                                    26楼2019-01-31 21:58
                                                      [肆]


                                                      是夜。


                                                      营垒上的军旗在秋风中猎猎作响。


                                                      谢邂站在城头,今日是他站岗。


                                                      谢邂皱了皱眉,什么丞相,搞了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政策。居然连将军都要站岗?!!


                                                      冷死了!!真真是,苦煞我也!(当然谢邂表面仍然是那个高贵冷艳的美男子,这些东西他是不会说出来的……某七:我就皮一下,就一下。)


                                                      夜色渐深,天气还是刺骨的冷,谢邂抖了抖胳膊,看着只有一轮明月挂着的夜空。


                                                      “还习惯吗?”身后,原恩的声音传入耳朵。


                                                      谢邂神经紧绷起来,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嗯。”


                                                      一件披风落在了他的身上,谢邂一怔,回眸便是她关切的眼神。


                                                      原恩与他并肩站着,“晚上风大,你要是不习惯的话就先回去吧,今天让我来。”


                                                      谢邂捏紧了披肩的一角,他有些怪异地看着原恩,“为什么要来?”


                                                      原恩侧头看了他一眼,“因为不放心你。”


                                                      默然一会后,谢邂刚准备开口,就听到了原恩的声音:“我一见你就觉得,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谢邂全身再次紧绷起来,“什么……故人。”声音竟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颤抖,眼神一瞬间燃起火光,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原恩并没有看他,仿佛完全沉入了自己的世界,自顾自地说道:“一个……很好看的人,和你一样,棕发、碧眼。”


                                                      谢邂面上仍是无波无澜,声音也有些镇定下来,“那他……现在……怎么样?”


                                                      原恩深色的眸子沉了沉,“他,死了。给人杀了。”


                                                      谢邂眼中的火光渐渐暗淡下去,他看向他(记住住住住住,原恩现在男装),“你不想给他报仇?”


                                                      原恩深色的眸子似乎更深了,“想,可是再想,也终究只是想。可就算报了仇,又不能让他回来,有什么用?”


                                                      谢邂心中摇头,若是他,就算报仇不能让她回来,他也会让巴图鲁给她陪葬。


                                                      他斟酌下,还是选择了开口,“那你,现在想做什么?”


                                                      原恩转过身,面对着扬州城内,扬州城内家家户户都点了灯,在夜色迷蒙中,看上去暖融融的样子。


                                                      他轻声道,“我想守护这万家灯火。”


                                                      谢邂一怔,记忆中,似乎有人和他说过一样的话。


                                                      那时他好像还对她承诺,如果她想要守护的是万家灯火,他想要的,便唯她一人。


                                                      收起回复
                                                      27楼2019-01-31 22:0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31 23:29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31 23:42


                                                            收起回复
                                                            30楼2019-02-01 09:0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