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80贴子:9,732
  • 19回复贴,共1

129元最强 探索精灵之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1-19 20:47
    xxxxxx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19 22:05
      好吧 我來說一句 39得第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9 22:23
        IV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1-19 22:43
          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9 22:48
            (「・ω・)「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0 00:28
              男主快去砍了那個森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1-20 00:50


                回复
                8楼2019-01-20 09:34
                  九九八十一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20 13:51
                    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少女反射性地怀疑了自己的眼光。
                    本不应在那里的少年的身影,却出现在那里。

                    “为,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

                    躲在树的阴影中看着他,应该不是什么长得相似的人。
                    但是同时,明白了。

                    “从那里起到这里,相隔非常远不是……?嘛,如果抓紧一点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但是问题是,他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这才是,如果不是预先知道这次的事情的话——

                    “……不对,这更不可能了。从这个情况来看的话,应该只是偶然……就算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怎么说,时机都太过恰巧了。
                    阴影也好,身影也好,至今为止明明一个都没有,现在却在这个时候都出现了。

                    “……莫非是间谍吗?不,这样的话……”

                    老实说,很难想象有这种可能性。
                    单纯只是因为,这边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人才根本一个都没有。
                    很明显,作为一个组织,却落到了连形式都很难维持下去的的状况。

                    而且,原本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情。
                    也就根本没有间谍活动的空间。

                    这样的话,之后的事情只能说是运气了——

                    “到底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而且是在这个时候,到底是怎样的运气啊……?……不,或者是——”

                    ——因为自己的某处,是这么期望的吗?

                    考虑到这个可能性的一瞬间,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
                    没有这回事。
                    不应该是这样。

                    只是有些迷惑……原本,这里也不是能够考虑这些多余的事情的地方。

                    “……也有偶然迷路到这里,什么也不做就回去的可能性。总之,看情况……”

                    少女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自言自语着,追着向着森林深处前进的少年身后。





                    茂密的森林中,索马一个人走着。
                    接下来要做什么好呢,除了他本人的低语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
                    充其量也就是风吹过树木发出的嘈杂的声音。


                    回复
                    10楼2019-01-20 17:56
                      曾经那么吵闹的精灵们的声音现在一点儿也听不到了,嘛,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来真的是所有人都在家里。

                      虽然就这么说让人很难理解,太阳早就已经升起了,所以索马自然就离开了男精灵的家,现在索马在外面。
                      为什么还留在这里……留在精灵之森的理由非常单纯。
                      索马从一开始就丝毫没打算要离开。

                      因为昨天菲莉西亚的样子非常奇怪,就算是笨蛋都能明白了吧。
                      并不难推测出,她跟自己说的那些,没有完全说谎,但也不全是真的吧。

                      不,暂且不说菲莉西亚这边,至少约瑟夫确实是在说谎。
                      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索马曾经从希菈听说过一些。

                      精灵不说谎,只是戒律这么规定,并非不能说谎。

                      不能说谎和不可以说谎是有很大的不同的,那个约瑟夫的话不会弄错这一点。
                      在短短的对话中,这种程度的事情还是能够察觉得到的。

                      而且希菈也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戒律中的例外的存在
                      虽然没有仔细探究其内容……那个时候因为是有什么理由已经适应了。

                      “……嘛老实说,这种事情无所谓。”

                      重要的是,菲莉西亚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来让索马远远地离开这里。
                      戒律的存在,大概也是事实。

                      只是怎么想都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
                      只是这样的话,有好几处都无法说明。
                      关于这个,索马也无意中察觉到了。

                      对于令人感到恐怖而畏惧的存在,崇拜它的人们能够采取的手段并不多。
                      只是安抚的程度的话,通过祈祷请平息您的怒气吧之类的就能安静下来的话,没有必要举行这么夸张的仪式,那样也就没什么值得害怕的了。

                      所以对那样的存在能够采取的手段,粗略的划分的话只能是两个中的一个。
                      是抵抗?还是遵从?

                      不管选择哪一个,对方都是相当高位的存在。
                      什么代价都不需要就能做到的话,这么想就太过乐观了。



                      ————————————-
                      待续


                      回复
                      11楼2019-01-20 17:5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20 20:34
                          等下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21 02:57
                            谢谢大大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21 14:47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1-21 19:01
                                为此而用上被称为魔女的她,果然是因为那样的理由。
                                不……某种意义上,这样也没错。

                                虽然不知道举行仪式是要做什么,魔女用代价来换取些什么的话,恐怕是最合适的存在。
                                但问题是,代价是什么,要做什么。

                                只是在那个仪式上使用那些被贡献出来的东西倒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这样的话,更加没必要举行这么夸张的仪式了。
                                今天这一整天的祈祷也毫无意义了。

                                不……这么说来,昨天最后的那场仪式才是最为毫无意义的吧。
                                为了传达真心而对话?
                                无论怎么想这都只是个形式。

                                能够这么断言,是因为精灵们同菲莉西亚对话的时候,他们对举行仪式的巫女……更何况,还是魔女,对话的态度太过亲密了。
                                同时,还流露出了一种悲壮感。
                                就连饮酒之后的热闹,都无法掩饰的程度。

                                突然索马想起来了,昨天在男精灵的家中住宿的时候,喝过酒之后反反复复被她叨念在嘴边的某个少女的事情。
                                在这个森林里居住着的,有着白色头发的少女。
                                与有着相同的发色的母亲分开,但是有身为族长的父亲和父亲相似的兄长和妹妹一起生活着,跟周围的人相处的都不错……之后就跟母亲一起生活了。

                                那之后只过了几年父亲和母亲都去世了,少女就这样变成了一个人,这样的故事。

                                准确地说,那之后跟兄长和妹妹,虽然只是偶尔,但好像也有交流……但是这种程度的话不足以作为安慰,他也说了这些。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没能说出来的事情,肯定还有很多。
                                但是没有必要说出来,大概是这么判断的。

                                话虽如此。

                                “结果,要做的事情没有变。”

                                正因此,他才来到了这里。
                                寻找菲莉西亚……然后——


                                回复
                                16楼2019-01-21 21:34
                                  “……总之,先到菲莉西亚身边去。”

                                  这么嘟囔着,环视周围,叹了口气。

                                  因为,索马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离开男精灵的家……虽然难以让人理解,现在已经差不多要中午了。
                                  这个森林非常的大,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走遍这座森林的每一个角落。
                                  话虽如此,索马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到一点菲莉西亚存在的痕迹。
                                  明明昨天确实到过那个广场的。

                                  会变成这样,可能性就很少。
                                  其中可能性最高的是,她在索马到不了的地方。
                                  例如,那个魔女之森。

                                  当然了,就算能够明白,也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
                                  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去找人打听……但是,即使问了也不会告诉自己吧。

                                  精灵们全员都独自留在家里,原本索马也应该已经离开这座森林了。
                                  这样的家伙想找什么去向他们打听,没可能获得回应。
                                  就算是之前的那名男精灵,也是如此。

                                  虽然也能强行逼问,不过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
                                  正式的仪式是在明天。
                                  在那之前,不能弄巧成拙。

                                  最终手段要到最后才会采用,现在的话姑且——

                                  “总之,先去吧那些看起来很可疑的地方依次斩斩看吧。目标有好几个……嘛,最坏的情况也就毁掉一半吧。虽然等明天大家都出来了之后可能会很惊讶,不过这种程度应该(还在)容许的范围——”
                                  “——不是这样吧!?你这家伙的优先顺序到底是什么样的!?”

                                  自言自语着这些话的时候,从后面突然传来了喊声。
                                  这个声音不太熟,回过头来确认,果然是不认识的少女。

                                  但是。

                                  “哦,漂亮的上钩了。”
                                  “啊……不,不知不觉就……嗯?上钩……?”
                                  “唔,因为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我。”
                                  “——什”


                                  回复
                                  17楼2019-01-21 21:35
                                    原本这里就不太适合跟踪。
                                    但是即使在这里,少女做的也非常好,一开始索马都没有发现。

                                    但是在森林里转一圈的话,就不可能一直藏着。
                                    即使如此,放任她不管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现在把她引出来,是想决定一下之后行动的方针。

                                    不过老实说,刚才没觉得这样就能上钩。

                                    “ku……没想到居然做出这等蠢事……我可不是笨蛋……!?”
                                    “嘛嘛,不用这么贬低自己吧?不过跟踪别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这种话只会让人更家难受,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
                                    “是吗?那么我就直接问了——你是什么人?”
                                    “――っ”

                                    对着问题少女倒吸了一口气,从外表看来,她并非是精灵。
                                    这点从发色上就很明显了,是一种偏黑的紫色。
                                    恐怕她是人类种。

                                    嘛,索马都在这里,多丽丝曾经来过这里,这里会有精灵族意外的人存在也不是不可能的。
                                    也不能断言说,肯定没有今天偶然到这里来的人。
                                    但是都对索马做出尾行这种事了,肯定不是偶然的。

                                    虽说索马对于自己的行动非常奇怪有着某种程度的自觉,如果对方是因为这个跟着自己的话,就让人很困扰了——

                                    “……哈。嘛,没办法了……”

                                    这么说着叹了口气,少女没有特地辩解什么。
                                    但是。

                                    “我的身份不能说,所以不会告诉你的。但是作为代价,告诉一件好事吧。”
                                    “好事?”

                                    然后,像是放弃了什么一样……同时以一脸清爽的表情——

                                    “大概是你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哦。我会告诉你明天举行仪式的地点。去那里的方法。”

                                    说出了这样的话。


                                    ——————————
                                    本章完


                                    回复
                                    18楼2019-01-21 21:35
                                      感谢翻译


                                      回复
                                      19楼2019-01-21 22:24
                                        感謝翻譯


                                        回复
                                        20楼2019-01-22 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