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桂吧 关注:28,979贴子:374,618
  • 13回复贴,共1

【原創】寒月之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18 22:59
    寒月之火

    假如,他不再做夢……

    [桂]

    我放下書,闔上眼,不出意外的會進入那個夢裏。

    夢中之夜,孤寂清冷,他叼著煙袋,迎著月而立,似朔風中一匹桀驁的孤狼。

    他看的是月,而我在看的是他。
    那件單薄的紫金浴衣,從春穿到冬,這個人,究竟在執著些什麼?
    [晉助,要吃烤紅薯嘛?]
    我踹了踹臥在榻上的天然卷,他翻了個身,無動於衷。很好,銀時睡得正香。就趁此時來烤紅薯最好,免得這家夥,又使出夜叉之力來搶。

    我想起白天,大家一起烤紅薯來吃的景象,也奇怪,明明每個人都有份,銀時總會和晉助打架。

    第六十一勝比六十勝。

    輸了的傢伙賭氣的扔下紅薯出走了。贏了的呢,賺到一半紅薯,得意洋洋,夢裏還在挑著嘴角,瞧他那样,我忍不住笑出聲——明天就算死在戰場,這家夥大概也會說[啊呀呀,銀桑我啊,肚子裏有紅薯撐腰,了無遺憾呢!]

    另一邊,鬼兵队的頭顱,棄了半個紅薯,早出晚不歸。你們信嗎?
    就是這個小東西引發的戰爭啊。說來,戰時嘛,飯都難吃到,甜食控迷戀紅薯發了狂,也能理解。

    那時我是這樣以為的。

    [咕嚕咕嚕……]
    我從地上拾起圓滾滾的一隻,挑個大的吧。用來對付銀時的話,我也想好了,[咳咳,嗯,給一群碩鼠們拖走了。]

    穿過隨地鋪設的草蓆,我興奮的幻想,倘若能看見大家的夢就好了。在這個擠滿人的狹小空間里,夢究竟是不是彩色的?

    閃身出門時,動作儘量輕快,一絲風拂過,屋裏的誰打了個噴嚏,對不住啦對不住,我默默唸叨,從剁好的柴火裏抽出幾根,在空曠的院落中心,月光中央蹲下身。

    當然,不食人間煙火的賞月人,先是被我奪了烟斗,很快又被我的人間煙火熏的咳嗽起來。

    我欣喜地看著火光灼灼的升了起來,從一團團乾草蔓延到一根根木頭,火苗亮晶晶的,紅彤彤的就像我喜歡的朝陽。

    賞月的人失了性味,罵道:[假髮,你腦袋讓屋裏的腳臭熏坏了吧?]

    [不是假髮、是桂。你錯了,晉助,腳臭和鼾聲比起來根本毫無殺傷力。]

    我低頭專心的撩撥著柴火。晉助的身體裏無窮無盡的寒氣,如果能化在這團火裏,就好了。我看不惯他的浴衣很久了。


    並且,這種夜裏,是不會有圓滿的月亮的。我想告訴他,卻忍住了,因為他一定也知道。
    這是顯而易見的。

    地瓜火上噼裏啪啦……

    拿這種寒酸的食物來招待貴族家的少爺,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种失禮呢。

    畢竟,從前,我可沒見他吃過。

    手中的火棍抖了一抖,被另一股力氣吸引到旁邊,我揉了揉眼睛。

    太晚了,我在想,有點犯困了吧。

    我執意的再去矯正棍子的方向,意外的發現,火光映照中,多了好多正在飛舞的蝴蝶,那是晉助浴衣的花案,他正在我身旁。

    [你當真想烤紅薯取暖嘛?假髮。裏面那渾蛋要是知道了……]

    他露著一臉獰笑,[會宰了你喲]

    媽耶……我抖个机灵,糟了……低頭去看火裏躺著的東西。圓滾滾的紅薯已經燒成漆黑的屍體了。

    忘……忘記了……這東西是要埋在灰裏烤的。。要……在非常時期,浪費糧食,等於浪費生命,是……是要遭到天誅的!

    我能想象我的臉色,此時此刻應該和紅薯差不多黑的。

    快……那就燒的徹底一點吧,嗯,連個渣都不剩才好,我手上去奪火棍準備加緊撩撥,嘴上打掩護道:[就是這個意思!用紅薯取來的暖,晉助你小子可要給我記住呀,這是從前寺里的僧人教我的,陰寒痼疾非此种火不能去!晉助,誰讓你寒氣這麽重呢。]

    他看著我,用很[折磨人]的眼光,原諒我實在不會形容,反正,在他移開眼睛前,我幾乎都無法擺弄燒火棍了。

    以前從沒有這樣過。不是平日看慣了的,高杉式、蔑視眾生的眼神。透過心靈的窗戶,好像要把我的CPU全部讀取了一樣的可怕眼神,可是那是好清澈的眸光喲,讓我幾乎為自己說謊萌生罪惡感。

    燒火棍……燒火棍……我覺得手上烫起来才條件反射的扔掉了火苗窜的老高的木棍。

    噗嗤?

    噗嗤!

    我聽到了很輕,很真切的笑聲。臉上煙熏火燎的燙起來……我想要起身,肩膀忽而沉了,很湊近,低沉的嗓音,將熱氣撩人的話語吹到我的耳邊:

    [蔓子,你的臉紅了]他說,臉上接著覆上的冰涼更令我震驚,[好燙哦。是被火烤的、煙熏的?還是,也是為我驅散寒氣準備的?]

    [原來蔓子你這樣記掛著。]

    [不是蔓子,是假髮呀。]當我發現糾錯都錯了時,一句小聲的[啊不,是桂。]已經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我被這個人,從火堆推向地獄三千業火之中。

    是遭到天誅了。我強硬的站了起來,想裝作若無其事的離開。他卻蹲下了。

    幹什麼呀。

    [火滅乾淨再走呀,一個火星也不能放過,就有劳晉助你了,我去睡了。]

    走了幾步,沒忍住,回頭看。

    月光下的小火堆旁,滿身蝴蝶的紫衣男人,在小心的翻弄著,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火慢慢滅了,如水的月光從漆黑的灰燼中涨上来,他從灰裏拿出另一团黑灰來,交換著雙手讓它冷卻。

    與其說那個是烤紅薯,不如說是某種毒藥了。
    [別吃了笨蛋,都說了是給你驅散寒氣的啦!]
    我已經嘗試阻止他服毒了,我已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18 22:59
      我已经尝试阻止他服毒了,我已经进到责任了!
      虽然心裏这样安慰自己,看到他撕去焦黑的外皮,将黑黄的乾枯放入口中时,我的心有点点异样。
      〔晋助……没必要这样的……〕

      最后的火星飞向遥远的星河,

      他抬起头,眼裏的碧色流淌,在那样的距离裏,我忽然忘了该怎样移动身体,远离,还是该等待。


      猛然袭来的温软唇瓣,和紧锁后脑的手指,我跌入梦中,接著,疯狂的侵略者,终於撬开我的牙齿——苦涩的毒物落进口腔。

      原来是这样……随著扯断的银丝,他满意的看我咽下了烤红薯。

      这小子真是个**……我愤愤的甩他个白眼,转身走人之际,意外的又被扯住。

      找揍嘛,举起的拳慢慢在他身后松开……

      带著一点甜一点苦的味道,晋助他再一次吻了上来。

      明天,我苦笑著闭上眼睛,已想到,明天,双眼充血的白卷毛满屋找红薯的血腥场景。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8 23:04
        临睡前来贴吧果然有惊喜!表白楼主!写的好好哦 有粮的日子太幸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9 00:41
          〔高杉〕
          我放下书,阖上眼,进入了意外的梦中。
          画面很遥远,我所熟悉的残月,依旧在高空发出微薄的光晕,但那模糊的银白,显然不是眼前炽烈色彩的来源。

          在这样的寒夜,除了我还会有谁光顾空旷的院落呢?就算鬼兵队的义士,也摆脱不了征战后的筋疲力竭,早早的睡下了。

          循著光源去看,燃起的小小篝火向著夜空雀跃,生动可爱。蹲在地上的人,此刻脸被映的红红的,是桂呀,我想递个镜子给他:〔呐,看看吧,假发,你要的江户的黎明已经出现在脸上了!〕

          我吸了口烟,尽管漫天的烟气并不都是我制造的。我抽的是真真正正的〔人间烟火〕,这家夥才是〔不食人间烟火〕,哪有用红薯来烧火的?就算是出身士族的我,也不曾见过这样奢侈的取暖方式。
          我忍不住骂道:〔假发,你当真要用红薯来烧火?小心裏面的**发现了宰了你哦!〕——凑过去,见他的长发竖了起来,算是放了心,不然,一会儿烧着烧着怕是要在空气中添几缕〔假发牌〕蛋白质的香味了……
          他一怔,像是意识到了什麼,加快了拨弄,恨不得要把焦黑的红薯尸体捣成灰,嘴上却说出了让我惊讶不已的话来,他说要为我驱散寒气!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某种谎言。
          不圆满的月、寒冬的蝴蝶,我喜欢不合时宜、略显绝望的东西。没想到竟与月光流转下男人的长发和取火用的焦黑红薯,意外的贴合。

          我於是凝望他,直到那双眼眸开始显露惬意,勾起我更深沉的意图,忍不住扬起嘴角,噗嗤。

          他似乎有所觉察,急急忙忙的起身,留下整座火堆与我接管。

          抢救一下可能有些来不及,尽管如此,我还是把红薯迈进下层的灰烬中,只是好奇罢了,能为我驱散寒气的味道究竟是什麼样的。
          从冷却红薯的指缝中,我看到了,那个人忧虑的眼,像是戳破秘密般火烧过的脸颊,要尝尝这样温暖的味道吗,假发?

          焦糊的苦涩蔓延整个口腔,我舍不得独享,还是给你吧?我以如此的理由,撬开他的唇齿。

          还不太够温暖的话,就再来一次吧?我以如此的理由,第二次撬开他的唇齿。

          明天,或许明天,双目充血的家伙扑上来时,我会甩个背影,安静的离开……没办法啊银时,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9 10:43
            [銀時]
            我翻了翻書,和平時一樣,順利的進入夢裏。

            白天和高杉那小子打架,雖然贏了,並不怎麼愉快。我該怎麼才能像守護住紅薯一樣,守護住重要的同伴呀。假髮那家夥,昨天做夢的時候,嘴裏意外的蹦出了[晉助!]

            還有高杉居然也恶心兮兮的翻了個身迴應道[我在,蔓子。]

            啊啊啊,這是個什麽鬼!就算是白夜叉的我,也沒有遇到過如此令人絕望的境地。

            他倆一個睡在我左邊,一個睡在我右邊,銀桑我的腦子都要炸裂了呀。

            夢裏大概也是糟糕的畫面,很悽慘的月光照著,能夠讓我覺得幸福的大概只有懷中熱氣騰騰的紅薯了,唉,搶到了半個,可是高杉的臭臉實在影響食慾,我強忍著不爽吃了下去。不够解气,我趁大家都睡了,撿起地上最大的那個,偷偷拿到院子裏,烤了起來,很快紅薯的甜香就飄在院子裏,就著寒風,吃著熱騰騰的紅薯,美好的甜味很快將我治癒,每一個細胞都心滿意足。

            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天呀。

            [次日]
            最大的紅薯丟失了。

            桂〔表情尷尬,目視前方〕:一定,一定是被碩鼠們扛走了!

            高杉〔蔑視眾生,不屑一顧〕:干我何事,我可不跟某人一樣離開甜味就會死,做不出偷紅薯這麽沒出息的事來!

            銀時〔雙目充血,忐忑不安〕:啊啊啊,紅薯怎麽沒了,被老鼠偷走了?不會是誰夜裏拿去干了什麼不良的勾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9 11: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9 11:05
                噗哈哈,笑死我了,可怜的银时宝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19 19:55
                  @神威de呆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9 20:52
                    我来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1-20 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