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恋上我的妹妹吧 关注:704贴子:1,347
  • 34回复贴,共1

七、卡利亚莱尔·伊格尼斯的永远。10(总50)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骂度受。没内容。推荐跳过。
***。**度受,***老吞。***,***,梁非凡。****!**!**!我这就要把全部***给试出来!
我突然觉得“真白萌web小镇”真的好呀……太好了吧……
我想把全部都搬过去了……顺便改改顺不胜数的错别字……
@SuppiYuu
@【这里一个雨滴的图片】雨點【这里另一个】
@小Mo【角度符号】【音乐符】
能不能把你们所翻的话数也搬运过去呢QAQ
……ID有图片两位我居然不懂怎么艾特?????有人帮忙吗
不行我再想想办法。
地址:masiro点moe


回复
1楼2019-01-18 17:59
    本话已赶上作者当前进度。
    如果作者有更新,可以随便找个地方戳我,我会出来的,应该。
    大家可以猜一下作者会什么时候更新。


    收起回复
    3楼2019-01-18 18:13
      七、卡利亚莱尔·伊格尼斯的永远。10(总50)

      “深刻眼帘”居然就是这么回事。
      闭上眼,没有必要去搜寻记忆。甚至不用去描绘出轮廓,便想起了她的相貌。没花多少工夫,就能理所当然般地,回想起她。
      这大概,就如字面所说的,这双眼将她的样子深深刻入了眼帘。

      ——那天,我全部事情都搞砸了。

      对伊莉雅说了残酷的话语后,我似乎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突然间回过神来。思绪混乱一片,我也不去掩饰,就这么离开了她的身旁。
      单纯地,只是觉得稍微留些时间会比较好。可以说,我只是这么想的。
      无论我还是她,都处于高度亢奋的状态,无法冷静地进行交谈。
      她也说道“想要一个人呆着”,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要说去搭话了,她可能都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所以最终,我留下一句“那我明天再来”,就离开了那里。没有得到回复。

      我实在过于肤浅了,没明白这会带来什么事态。

      虽有几分恋恋不舍,但我还是和来时一样,从窗口飞了出去。
      月亮和星星都没有出来,我以鸟的姿态飞翔于黑暗之中。
      大海翻滚着漆黑的波涛,我有一种自己被抛弃了的感觉。但是,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狂乱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了。
      我不知道我飞了多久。但是,等我终于回到了地面,便看到了朦胧的白光。
      仔细一看,小小的花朵正簇拥绽放。在那微高的山丘上。
      一瞬间,我以为是星屑洒落于地面了。
      我的这种想法很是滑稽,于是我便苦笑着降落,扬起了繁花飞舞。
      我甚至忘了眨眼,沉迷于这可称幻影的光景之中,这时我突然想起。

      她喜欢的,白花。

      不知晓的名字,朴素,却不知哪里惹人怜爱的花朵。不知怎地,与伊莉雅很像。
      这么想着,下意识地,折了几支脚边的花朵。虽觉得这些花朵有些可怜,但想象着,我将这些收集来的花朵递给伊莉雅时,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于是我自然地嘴角舒缓。

      好的。拿着这些花,明天早上,再去拜访。

      对说了残酷的话一事进行谢罪,再听她说一遍。
      数次改变过去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有可能误会了什么。
      更仔细听听她说的话,或许事实完全不同。
      例如说,她虽然拥有着前世的记忆,但并非回到了过去。
      毕竟,这么思考的话,可信度更高。
      更可况,或许这全部都只是幻想呢。


      回复
      4楼2019-01-18 18:14
        总之,必须再听她说一次。

        这么思考的同时,双手已摘来了众多花朵。
        只有野花显得寂寞了,所以等白天花店开门,我再去买足够多的花朵。
        她可能会生气了,但我真挚地低下头的话,她肯定会原谅我的。
        即便她不原谅我,那么,我就不管多少次都去道歉就行了。

        在朝阳开始升起的时候,我走向街中,买了甚至抱也抱不住的许多花儿。
        然后,随意地漫步街中。
        虽然时间尚早,但街道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众多商店开始经营。
        我时隔许久地,以人的姿态,在如此多人之中行走,有些微紧张。
        但擦身而过的人,只是时不时地会看几眼我的黑色长袍,而不会多说。
        看来我顺利地融进去了。

        今天的话,我不从窗口,而是从正面玄关进行拜访。
        我兴致勃勃,于是轻轻笑了。
        明明只是去见个人而已,却必须要给自己打打气。但是,我要拜访的是贵族的屋宇,所以也不能有所松懈。
        会指明拜访伊莉雅的人并不多,所以仆人们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但我带有伊莉雅所写的书信。

        我想起了,她曾苦笑地说:“你也偶尔地,从玄关进来好吗”。
        伊莉雅一边沙沙地写信,一边自言自语着“话说,别人能看得见乌鸦吗……?”
        我没有回答,她也没理会,微笑着说:“因为这上面落笔了我的名字,所以你拿着这个就可以放心了”。
        贵族这种生物,实际上,程序和惯例十分繁琐。
        我过去也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之中,所以能够明白。
        拜访贵族的屋宇时,若说是熟人就去敲门,那是不会放你进去的。
        正因如此,必须做过事前通知,十万火急之时则应当通过他人说情。

        “就让你,当我学院时代的友人吧”

        伊莉雅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她的神情过于天真浪漫,以致我清晰记得。
        这幅书信,如今就在这里。虽然我本以为,不会有使用它的机会。
        但是,唯有今天,我要作为她的“朋友”敲开屋子的大门。
        要显示给周围人看。伊莉雅是有同伴的。
        她不是孤独的,她有着能从心底里托付信赖的人,而且她也能够被其他人托付信赖。
        但是,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也拯救不了伊莉雅的话。
        干脆,就将她带出这条街吧。

        实际上,我这处于“人世常理”外的人不应该多管闲事,而且她的人生肯定有着过多的问题。并非被谁指责了,但多半如此。
        但是,我已经,不应该再视而不见了。


        回复
        5楼2019-01-18 18:17
          “……夫人的,朋友,吗……?”


          到访屋宇后首先来招待我的,是索勒鲁的专属执事。
          虽然我曾远远地看过他,但进行对话,在这么近的距离面对面,自然是第一次了。他比想象的要年轻。
          他明显露出了怀疑的神情,确认我递出的书信。
          然后,表情带上几分惊讶,让我在此稍作等候,消失在屋子深处。


          不清楚我到底被留在了玄关大厅多久。


          “您是,姐姐大人的朋友吗?”


          这次现身的,是伊莉雅的妹妹。
          内心想着“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但瞬间就回忆起伊莉雅所说过的话。
          对了。她怀了索勒鲁的孩子。所以,她不回自己的屋宇,而留在了这间屋内。
          怀孕并非虚言,比伊莉雅年轻些的小巧少女,正轻轻抚摸自己的腹部。
          这恐怕是无意识的动作吧,我不由地嗤之以鼻。
          虽然动作不是故意的,但我想着,若是让伊莉雅看到了会如何,于是我心情就糟糕起来。


          “有疑问吗?”


          我不由问,少女凝视起我的脸庞。
          虽然听说她从小时候起就经常躺在床上,但比起平均没有纤细多少,也并非细弱。
          不如说,在街道上贫困潦倒艰难度日的人们,他们才看起来更衰弱。


          “不是。刚才,我已经拜见了姐姐大人所写的书信了。那确实是姐姐的笔迹”


          她说,姐姐就在自己房间,所以由我来带路。她举止就像是这间屋宇的人一样。
          原本,由既不是客人也不是仆人的她来招呼我进去,这就让人纳闷地感到违和了。
          虽然她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份不自然。
          但向前行走的她,背部过于堂堂正正,并没有身处别人屋内的感觉。


          “……这些话,是准备给姐姐大人的?”


          为了次代侯爵所建造的房子,实在过于宽敞了。是我过去所住的房子所无法比拟的。只是拜访过一次的话,甚至无法记住哪里有着什么。
          边走边观察周围,这时前面传来了客气的声音。


          “是的。稍微……,怎么说。和她起了些争执”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直话直说了。但是,突然间就尽是把真相说了出来。也无法改口。似乎听了我的话后有了什么想法,走在前面的少女肩膀一颤。


          “……是,这样啊”


          回复
          6楼2019-01-18 18:21
            呻语般的声音,纤细没有依靠,颤抖着。

            “我,没有和姐姐大人,吵过架。姐姐大人一直以来,都对我很温柔——”

            我不禁地想要问她,你就是凭借着这份温柔,和你姐夫维持关系的吗。

            “……但是,那肯定……只是姐姐大人,忍耐着而已吧……”

            茜尔维亚说:姐姐大人一直,都是这样。她将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她侧颜青褪,即便如此,看不出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了。她怜悯地双手抱住腹部,似乎已经产生了作为母亲的自觉。
            她是不想将自己的孩子,当作了过错的结果生下来吧。

            但是。
            这样子,也过于擅自妄为了。而且,太残酷了。
            伊莉雅一直都是,好姐姐,好妻子,好人,明明她尽心尽力。却没有任何回报。没有任何事情,称心如意。

            这样的人生,实在过于。

            “可怜”

            ——明明,她如此渴望爱情。如此,希望被爱着。
            最希望的东西,却无法入手。

            “……刚才,您说什么了?”
            “……”
            “?”

            不行。这样不行。
            就算被那孩子讨厌,我也要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出这里。

            “……那个,就是这里了。姐姐大人的房间就是这里……”

            终于到达了门前,牢固的外锁散发着钝光。
            我第一次看到她房间的门,背部一颤。
            在门外加锁,其意图,就是将人锁在房间内。被锁的对象,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伊莉雅一个人。
            从窗户进出的我,马虎大意地,不知道这个锁的存在。
            话说回来,伊莉雅的老家或许也是同样的状况。
            看到我沉默了,茜尔维亚难为情地视线徘徊起来。

            “昨晚……,事情非常,乱七八糟……”


            回复
            7楼2019-01-18 18:23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8楼2019-01-18 18:25
                即便如此,却没有人跟在我后面帮忙。
                我迷惑着到底怎么了,回头,见坐着的茜尔维亚,她足尖扩散出一团红。仆人们围住了她,叫嚷着什么来回跑动。
                有的说,叫医生。有的说,去向索勒鲁大人传令。他们七嘴八舌,我听不清楚。
                他们,似乎没有看到其他的任何事物。
                另一方面,茜尔维亚脸色尽失,她抱着自己的肚子,缓缓倒向前方。
                由于疼痛,或者是精神方面的原因,她恐怕难以保持意识。


                她一次又一次地嗔语着“……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听上去哭了,但她的声音很快就消散在周围的吵杂声中。
                仆人们踩乱了的,白色的花朵的残骸,飞舞于虚无的天空中。


                在采摘那些花朵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呢。
                我期待着。她肯定会既迷惑又开心。
                而在这期间,伊莉雅已经准备勒紧脖子了吧。


                “茜尔维亚大人,请保持住意识!”


                她终究失去了意识,被几位仆人抱离了现场。
                其他侍女、侍从也都跟随其后,离开了。
                只留下了伊莉雅和我。


                沐浴在从宽敞的窗外射入的朝阳之中,她细小的肢体落影室内。
                谁也,不会在意伊莉雅吧。
                不,不可能不在意。……在意,却推迟了。
                正是茜尔维亚,怀有侯爵家长子索勒鲁的孩子。以她优先,可以说,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世间来看便是如此。


                但是,但是。


                “伊莉雅”


                她说自己重复了好几次相同的人生。她悲叹自己只摸索出了不幸的末路。我则对她说。这到底是怎样的地狱啊。伊莉雅却没有任何回答。


                事实上,这般地狱,是存在的。


                伸手,触碰到曾浮在空中的伊莉雅的双足。
                看来在我思考着怎么把她放下来的时候,正好,枝形吊灯的链条发出了巨响,断了。稳稳当当地,伴随着沉重感,落在我双腕之中的,伊莉雅。
                她,睁开着眼。她的样子,似乎在惊讶于什么,又似乎凝视着打算看穿什么。
                窥看着她的双瞳,里面映照出我的脸庞。
                混浊的双眼中,是沉着脸的我。


                回复
                9楼2019-01-18 18:26
                  “伊莉雅。……已经,谁也不在了。所以,已经,闭上眼,也可以了”

                  已经,可以什么都不去看了,我即便打算这么说,喉咙却颤抖起来,无法顺畅地发出声音。
                  伊莉雅,自然没有回答我,她即便确确实实看着我,实际上却什么也没看到。
                  无论谁看来,都会明白她已经咽气了。
                  即便如此,我仍期待着她或许会重新有呼吸。
                  继续呼唤她的名字的话,她终究会眨下眼睛,轻轻笑起来。
                  期待着。即便不这么呼唤,她也能听到。

                  但是,无论我呼唤她多少次,她都不回答。

                  所以我,就如最初的预定一样,将她带了出去。
                  用床单包裹纤细的身体,背着出屋。
                  明明我是堂堂正正地从正面玄关出去的,但谁也没出声,实在是让人可笑。
                  确实有几位佣人擦肩而过,但无论谁都很忙碌的样子,他们什么没有看向我。
                  倒下的茜尔维亚占据了他们的全部注意力了吧。

                  我,背负着伊莉雅继续前行,穿过我刚才通过的市街。
                  终于,进到山里,我一个劲地走着。
                  身体轻盈地甚至不觉得自己背着一名女性。步伐并不沉重,没有丝毫的疲劳感。
                  在这个期间,朝阳倾斜,黑暗吞没了全部。繁星闪耀,月光包裹着我们。
                  这时,我突然,想要哭了。
                  但是,怎么也哭不出来。
                  伴随着急不可待的思绪,吞没颤抖的气息。

                  “伊莉雅。看,快天明了”

                  不知走了多久,紺色的天空缓缓发白。
                  参天大树似乎是山之主,我坐在它巨大的根治角落,让她躺下。
                  她的双瞳依旧茫然仰望着天空,映照出了微微露出脸庞的朝阳。
                  我睡在伊莉雅身边,握住冰冷的她的手,抱紧她的身体。
                  虽然我不知道,为何自己要这么做。
                  但,伊莉雅看起来似乎很冷。

                  但是,我的手没有体温,无法温暖她。

                  “伊莉雅”

                  再次,毫无意义地呼唤她的名字。稍微等了会儿。感觉听到了回答,我又喊了一次她的名字。重复着这些无意义的事情,她闭上了眼帘。
                  当我的指尖触碰到她那柔软的睫毛,一瞬间,她的脸颊上滑落一滴孤零零的水珠。
                  下雨了吗,我确认天空,但一如刚才的万里无云。
                  这时我才意识到是自己哭了。
                  就像是人类一样呢,这使得我发笑起来,然后,泪便止不住了。

                  大部分的人,一生总有一次左右,会体验到,想要覆盖住双眼不去理会,或者说,品尝到让人尖叫出来的极致痛苦。经历到,看不见明天,光芒沉沦的体验。
                  但是,明日如期,朝阳升起。

                  如果活着的话。

                  “……伊莉雅,很快就,早上了……,”

                  我是人偶,所以实际上没有呼吸。明明如此,却宛如窒息。

                  『莱尔。我的、黑鸟』

                  耳朵深处,响起了艾玛的声音。

                  『你给我,带来了幸福』

                  那个人以十分平静的神情结束了一生。
                  我认为,尽是处于痛苦之中的伊莉雅,她也肯定有朝一日如艾玛一样,笑着说“我很幸福”,把我丢下来。
                  我祈愿着,能变成那样。

                  有谁会期望着,这样子的结束呢。
                  伊莉雅的房间没有上锁。即便自行了断了,不论外头是否打开了锁,房间内侧的锁也没有锁上。
                  也就是说,那扇门,随时,任何人都可以打开。
                  明明,任何人都能救她。

                  任何人,都没能救她。

                  任何人,都没,救她。

                  『你、给我、带来了幸福―――――』


                  “骗人……,你骗人。艾玛……”

                  我能带来幸福,那只是区区戏言。
                  我果然,是占卜凶兆的鸟。唤来凶事,唯有不幸的鸟。

                  “毕竟,死了。……伊莉雅,死了……唔”

                  想要被谁痛骂一顿。骂我,都怪你害死了伊莉雅。骂我,你这个唤来不幸的鸟儿,快消失就好了。
                  但是,等群星开始闪烁,苍穹之下只有我和伊莉雅两个人,没有其他任何人。
                  若说有人看着,那便只会是神明了。

                  只会是,舍弃掉拼命生活的人类,的神明。

                  生活于,漫长人生中。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憎恨神明。

                  *

                  就这样子,她和我的故事完结了。
                  ——本应完结了的。


                  但是,实际上,这件事只不过是个开始。
                  【七、卡利亚莱尔·伊格尼斯的永远。10(总50)·完】


                  回复(1)
                  10楼2019-01-18 18:27
                    可以搬过去,我是否要注册?


                    收起回复
                    11楼2019-01-18 18:29
                      啊啊啊——————所以作家几时才继续?
                      不过果然就伊莉雅流浪在外、遇到的小男孩乌鸦不是这个乌鸦,毕竟这个乌鸦很了解伊莉雅的苦,不会让她回去那个家。


                      但可能“但是,实际上,这件事只不过是个开始。”
                      这表示着乌鸦过后有几次差点可以遇上对的伊莉雅但都错过
                      知道第六章结尾处,伊莉雅受伤快闭眼时,遇上乌鸦


                      所以乌鸦才说:
                      “终于、找到了。”
                      “我的、公主大人。”


                      回复
                      12楼2019-01-18 19:03
                        上年9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1-18 20:37
                          看着这篇我自己也觉得有点窒息了……无论怎样伊莉雅都在受苦……真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
                          没想到一开始乌鸦说的那句话只是出于自己的情绪说的,我以为他是知道些什么内情的,对这个无望的循环。但也不能等同于是乌鸦的话杀死了她,他的话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8 23:14
                            啊啊,連載沒了,感覺故事還沒結束啊!還有很多事沒有講清楚,所以伊莉雅不停輪迴的原因是什麼?只是因為想要幸福嗎!?太悲劇了吧(ㄒoㄒ)
                            然後,後面沒有連載我猜搞不好是之後只出書不連載?不論如何希望作者大大能補完這本書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20 00:28
                              感情这只破乌鸦什么都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个先知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20 22:40
                                当初看到这章真的哭爆了


                                回复
                                19楼2019-01-30 01:05
                                  作者快更新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1 07:56
                                    感觉翻译……又掉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08 02:27
                                      我这手癌……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8 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