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古剑奇谭吧 关注:747,151贴子:31,432,339

【授权转载】北洛:为什么说这个角色写得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作者:@美人懒得解释
原文:见楼下




回复
1楼2019-01-15 12:03
    写篇超长文讲讲北洛,古剑奇谭三的男主角。
    北洛这个角色,属性非常复杂。不仅身份上同时卷入妖族和人族的种族利益,而且记忆层面也蕴含着两个不同个体(妖王北洛和战士缙云)的成分。但是,北洛通过一次次来自个体意志的选择,挣脱了各种身份属性乃至多重记忆对他的拘束,并忠实自我地面对了爱情和敌人。
    然而,不同的受众群体对北洛的看法分歧很大——这个角色到底是塑造得有深度,还是写崩了,仍然是这次古剑三剧情引起争论最多的其中一个问题。
    我的态度很鲜明——北洛这个角色写得很好,玩家对他乃至对剧情的大部分批评,在我这里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我认为,身份认同上十分复杂的北洛,其灵魂毫不受到身份约束的限制。他自由磊落的心性,成功撑起了古剑三“传承”主题的故事纵深。
    展开讲讲为什么。


    回复(1)
    2楼2019-01-15 12:03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5 12: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5 12:09
          一、北洛的个体同一性分析


          一个个体混入另一个陌生个体的记忆,这种难以有直接生活经验的特殊状态,必然会引发源自不同理解角度的争论。


          许多人抱怨,北洛在获得前世缙云的记忆后,越来越变得不像他自己。有人认为他已经变成部分“北洛”+部分“缙云”的东西,这让“北洛”这个角色褪色了,其爱情关系、敌我关系也变得暧昧模糊起来。尤其是玩RPG、喜欢找代入感的玩家会觉得,我当这个主角当得好好的,怎么中间就好像换了个人?


          尤其是,缙云的记忆客观上让北洛在感情和敌我关系里产生了“纯北洛”不具备的可能性,这甚至让部分玩家认为,之前自己在游戏里认识的那个北洛,已经被写崩为另一个角色。

          我观察了很多批评意见,发现有个比较大的共同点——这些意见倾向于只把固有个性和行为倾向当作理解一个角色的全部工具。


          这种倾向,在理解普通角色上没什么问题,但用来理解被设定了复杂个体同一性的北洛,就容易因为“不够走心”而出错。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5楼2019-01-15 12:10
            为什么只从个性、行为倾向这些层面来理解北洛是“不够走心”的?



            个性、行为倾向这些要素,本来只是从客观性知识的维度理解一个人的方式,这些要素之所以能作为客观性知识,是因为现实中它们都可以通过测量、实验等,客观定义一个人在某个时间段内的状态。


            我们当然可以用客观方式测量真实的人,但故事里面的角色并不可能真正被测量。所以,当玩家希望通过个性、行为倾向等客观状态理解一个角色时,其实已经不自觉做了预设——与这个角色相关的所有剧情,已经赋予他足够的稳定性,所以只要从剧情里归纳出角色的个性、行为倾向,就能完全理解角色的行为逻辑。


            但这个预设在理解北洛上对不对呢?


            确实,整体而言,北洛这个角色的言行并不深奥,人们能把自己的生活体验迁移到游戏的场景中,用自己把握陌生人个性的方式,理解“纯北洛”大致是什么性子。在北洛觉醒前世记忆前,把他想象为一个可被个性、行为倾向等客观要素把握的人,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不久之后,北洛身上觉醒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个性”“行为倾向”这些客观描述个体稳定心理现状的工具,能不能描述在故事后期,心理处于“薛定谔的猫”一般状态(不知道他是北洛还是缙云还是兼备)的北洛?


            不能,因为不可能。


            如果你试图代入北洛这个角色,设想自己是个客观上的记忆混合体,是没有意义的——例如设想自己是80%北洛个性+20%缙云个性之类的混合体后,你实际上还是做不到想象自己如何像这个假设出来的怪物一样去思考,你想象不到这个怪物的一个念头里具体有什么内容。


            因为,你不知道这种客观上设定的混合记忆体是怎样在主观意识层面调度记忆的。




            回复
            6楼2019-01-15 12:11
              只从个性、行为倾向来想象角色的体验方式,不容易“走心”地理解非常规设定角色的心理——比如难以理解一个意识中混有几个人记忆的个体的思考模式。


              在这种“不走心”的客观视角下,你只可能根据北洛在对话中体现的不同个性、行为倾向,猜测在那个当下他是“缙云”还是“北洛”。



              但这样做的时候,你必然会陷入一种矛盾——你不知道北洛到底是作为一个统一的人格,调度两段不同来源的记忆,还是在两段不同来源的记忆驱使下,被两个不同的独立人格轮流“做主”。


              这两者分别很大。


              前者中,当北洛以缙云的口吻说话时,他实际上是主动调度缙云的记忆、模拟他会有的感情,把自己当成是缙云。后者的状态,就是北洛成为了一个精神分裂患者,一会儿觉得自己是北洛,一会儿觉得自己是缙云。


              “不走心”的视角,没有办法区分北洛是“演绎缙云”还是精神分裂。


              在这种自带思路混乱的认知下,许多以为自己“理解”北洛的人,自然容易认为北洛这个角色写得很乱,一时一个样,都搞不懂这个角色的心理状态是缙云个性还是北洛个性。


              这种理解困难,本质上是一部分作为观察者的玩家,意识不到自身那套知人论世的视角已经暗自预设了个体同一性的稳定,并且这种预设无法有效支持他们理解个体同一性本就比较复杂(多重记忆)的北洛到底怎样思考。



              要读懂设定上不走寻常路的北洛,就要“走心”——玩家不仅要看到角色的“个性”和“行为倾向”,更要学会把握角色的“选择”和“自由意志”。


              收起回复
              7楼2019-01-15 12:12
                我们构想一个角色的“选择”,要做的不是想象“他过去有什么样的思考惯性”,而是把自己当成这个人,把这个角色经历的一切当作自己的主观思想内容,以此理解角色在剧本中的每个“当下”是何思何想。



                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一个足够走心的玩家,你应当设想怎样把北洛的个人属性和几段复杂记忆转化为自己的主观意识内容。你需要在经历相关剧情后,想象自己既能像“纯北洛”一样思考,也能像“纯缙云”一样看问题。这样,你才可能和后期的北洛一样,同时有从北洛角度或缙云角度与其他角色进行交流的能力;这样,你才能理解北洛在不同场景下说每一句话时,对“自己是谁”进行了何种复杂的情感选择。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8楼2019-01-15 12:12
                  当然,“走心”也不是乱走——你仍然需要一些基本的规则,以避免逻辑上的混乱。而这些规则,实际上在北洛彻底觉醒缙云记忆后,很快就在剧情中给出了。


                  这正是北洛在鹿溪对姬轩辕说的:最好把他理解为北洛——他知道缙云的事,而缙云不知道他的事。
                  这句话其实已经将北洛的心智结构讲得很清楚。


                  尽管古剑三并没有交代清楚记忆、情绪、意识的关系,但这不妨碍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看清楚。



                  A.先设想,假如你的记忆被人洗了,替换为北洛的记忆,那么你的意识只可能认为自己是北洛,而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你是另一个人。
                  B.再设想,假如你的记忆被人洗了,被塞进去北洛早期的记忆(不含任何关于缙云的部分)和缙云的记忆(不含任何关于北洛的部分),那么你的意识会混乱,不知道自己是哪个人。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区分这两份记忆谁更具有自我认同的优先性。
                  C.再设想,假如你的记忆被人洗了,被塞进去北洛早期记忆和缙云记忆,以及“北洛如何获得缙云记忆”的记忆。那么你的意识就能清楚地辨别出——缙云的意识能锚定在北洛的连续记忆里,而北洛的记忆却无法锚定在缙云的连续记忆里。因为只有意识的连续性能够证明个体的同一性,所以此时,你的意识只有把自己看作北洛才是合理的。


                  这个思想实验是为了告诉你,即使是作为旁观者的玩家,也能从北洛的那句话里推断出他在觉醒缙云记忆后的心智状态。而且很显然,整个剧情向玩家展现的方式,一开始是A(拿到太岁前),然后是B(百神祭所觉醒前),后来是C(百神祭所觉醒后)。


                  收起回复
                  9楼2019-01-15 12:13
                    所以对于玩家来说,你在游戏扮演的角色,应当先后经历“纯北洛”阶段(拿到太岁前)——“迷惑我是谁”阶段(百神祭所觉醒前)——“自我认同为北洛”阶段(百神祭所觉醒后)。


                    想清楚这一层,根据剧情的不同阶段,再来审视每次北洛切换视角的语境、代入当时北洛的心态,自然不会有什么混乱感。


                    显然,B阶段的北洛是没办法搞清楚缙云记忆有何意味的,所以要在这个阶段“走心”,用体会“纯北洛”的方法体会这个阶段的北洛就行了。


                    但是,要对C阶段的北洛进行“走心”,你就应该时刻意识到,虽然你有自由根据语境来切换北洛/缙云的视角,但基于上述思想实验的推论(只有把自己看作北洛才是合理的),这种切换背后的理由,只能是北洛的,而不能是缙云的——这就是“走心”的规则。




                    回复
                    10楼2019-01-15 12:14
                      二、剧情场景具体分析


                      大致讲清楚北洛的个体同一性处境和玩家“走心”的规则后,下面举三个北洛觉醒缙云记忆后的场景性例子,就能明白北洛在对待缙云的相关记忆时,是如何站在“北洛”而非“缙云”立场的。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1楼2019-01-15 12:14
                        1.先讲“北洛—云无月”这段恋人关系。


                        场景为北洛和云无月在赤水互诉衷情。
                        这个时候,北洛已经知道,云无月听到司危称北洛为“缙云”,但她却没有上来问北洛到底是谁。


                        如果你是北洛,此时你应该怎么说话?
                        此刻,难道你要思考自己当下是缙云还是北洛吗?显然不是,云无月不问清事实是不合理的,所以这时你应该思考:为什么云无月一个这么在乎缙云的人,居然不来问清楚自己。


                        思考后你明白了,哦,这是因为云无月不知道“我”的意识是什么状态,无论她假设“我”是纯北洛(暗恋她的人)还是纯缙云(她暗恋的人)还是混合体,直接开口问,都有可能伤害到“我”的感受——一问出口,就证明她在乎“我”是谁,也就说明她其实对“我”是北洛还是缙云是有区别对待的,而“我”的意识无论是何种状态,都可能受到很深层的伤害。


                        这时候你应当先告诉她,躯体里的意识认为自己是谁,才不会让云无月难堪。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2楼2019-01-15 12:15
                          剧本正是这样操作的。


                          北洛先问云无月,有没有想问的。这是告诉云无月——别怕伤害我,怎么问我都没关系,这是北洛出于爱的情感才会有的表达。
                          云无月表示不问了,怕北洛受到伤害。云无月不是把皮球踢回给北洛,而是因为知道北洛在乎她是否在乎他,她不去过问,正是回应了北洛的这一份在乎。
                          在云无月给的这份安全感下,北洛才能向她表达一个可能让她伤感的态度——“对不起,我不是他。”然后再陈述一个事实——“可我又不能不是”——指拥有缙云的记忆。


                          这句话北洛讲得很强势也很有技巧。他不承认自己是缙云,是表明了要和“缙云—云无月”的关系做一个切割,还亮明自己希望建立“北洛—云无月”关系的意愿。与此同时,他也不否认自己有切换为缙云视角的能力,有洞悉云无月为何依赖缙云、而自己也怜惜她这份依赖的意愿和能力。


                          云无月回味了一段时间,然后幽幽地说:“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你”,然后又陷入短暂沉默。
                          这种沉默,正是云无月希望留出空间,让北洛用感觉来重新判断“原来你就是你”这个回应会不会给他的感情带来负担。
                          在这沉默的一刻,北洛的反应是焦躁的,因为此刻他的情感是害怕失去云无月。毕竟“原来你就是你”多少隐含了对北洛拒绝承认自己是缙云的失望。
                          觉察到北洛的焦躁,云无月立刻补上自己对北洛的感情,托住了北洛的情绪。北洛这才明白,自己对于云无月而言,不仅仅是“缙云记忆的传承者”。




                          回复
                          13楼2019-01-15 12:16
                            只有在确定云无月有依赖北洛而非依赖缙云的情感后,北洛才能安全地把自己代入缙云视角,讲述命魂如何转世的问题,并很快切换回北洛视角,表示这一世可以长久陪伴云无月。


                            即使是在这段交代里,北洛依然很清晰地首先表明自己是谁。


                            比如云无月问北洛:“你又是如何转世的?”北洛立刻接上的回答则是“缙云的命魂如何如何”而不是“我的命魂如何如何”——这是再次委婉提醒云无月,他并不希望完全被当成拥有北洛躯壳的缙云。尽管北洛随后也偶尔用“我”这个人称来对云无月讲缙云的事,但相关内容并不直接和北洛的个体同一性挂钩,不如说是由于用缙云的角度表达比较顺口罢了。


                            正因为北洛感情上不希望自己完全被云无月当成是缙云,所以在这一段段的你来我往里,北洛的意识在把握自己是用缙云视角还是北洛视角回应云无月时,从头到尾都有明确的底线——他只要有理由不让云无月误会自己是缙云(并让她投射对缙云独有的依赖),就一定会坚持用北洛的视角说话。而如果他要切换为缙云视角,背后的理由也不是“缙云希望如何如何”,而是“用缙云视角说这个内容没什么所谓”。


                            显然,北洛和云无月的关系里,北洛是不怎么屑于用缙云这个视角来占云无月便宜的,因为北洛嫉妒缙云享有云无月的深沉依恋。所以这两个人的关系里,北洛是不愿意随便把自己代入缙云视角的。


                            但这种情况,在北洛—岑缨、北洛—巫炤这两类互动中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在意识到对方有与缙云对话的潜在意愿而又没有必要嫉妒缙云时,北洛会毫不介意用缙云视角回应对方。


                            收起回复
                            14楼2019-01-15 12:17
                              2.接下来说说“北洛—岑缨”这段朋友关系。



                              场景为北洛和岑缨在星工辰仪社的石阶上讨论姬轩辕。
                              这一段对话中,“缙云”的视角和“北洛”的视角是出现了交织的。


                              作为姬轩辕同时代人的缙云,在谈论姬轩辕的时候,采用的人称自然是“我们”。而作为和姬轩辕分属两辈的北洛,不仅在谈到姬轩辕时会把他单独称为“姬轩辕”,还会把缙云当成一个第三者,从自己的视角分离出来,单独称其为“缙云”。
                              这段在星工辰仪社的对话,前半截是北洛用“我们”这个人称回溯缙云的个体体验,向岑缨讲述姬轩辕对于有熊的特殊意义。后半截是北洛抽离出前半截的视角,把姬轩辕和缙云都当作一个独立于自己意识以外的存在来描述。


                              可能很多人在看到这一段剧情时就会觉得,“北洛”有点精神分裂,因为这个角色有时会完全认为自己就是“缙云”,说一些只有缙云视角才会有的感受。粗心一点的玩家甚至会觉得,“北洛”的自我认知已经不清晰了,已经没办法维持稳定的自我边界,随时可能变成另一个人。

                              但即使是在这段剧情里,北洛的自我边界依然是很清晰的,并不像一些批评者所以为的“越来越像缙云”。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5楼2019-01-15 12:19
                                上一节之所以要先讲北洛和云无月的互动,是想让本文读者体会北洛尽管有能力选择自己何时用缙云的视角表达,但万一对方是个不适合用缙云视角对话的人,他就会选择只用北洛视角与之互动。
                                在“北洛—岑缨”这组关系里,绝大多数时候,北洛都不会很刻意地在乎自己用哪款视角和对方对话。只要抛开“北洛个性/缙云个性”之类无聊的标签,尽量代入主角主观心态分析语境,那么,北洛为何有时会用缙云视角对岑缨说话就很显而易见了。


                                在星工辰仪社,岑缨对先祖姬轩辕的感情上升到一种比较深沉的情感,却缺乏理解姬轩辕的能力。这个时候,如果你是北洛,你是希望像博物馆讲解员一样分析姬轩辕这好那好呢,还是直截了当地用“我们”这个亲切的称呼帮助岑缨体验平辈对姬轩辕的理解?
                                显然,洞察人事的北洛不会希望岑缨和姬轩辕的关系是岑缨单方向的憧憬。毕竟,理解只能发生在平等的个体间。所以让岑缨从缙云的角度看待姬轩辕,要比从北洛的角度更能体验到“对等”。


                                回复
                                16楼2019-01-15 12:20
                                  至于为什么北洛从缙云视角说着说着又切换为北洛视角,这里的解释就很丰富了。这里固然可能是北洛一时兴起,但当时的语境是谈及嫘祖——那位缙云深深崇敬又感到不得不辜负的重要之人。所以我也觉得,不妨把此处的视角切换解释为“抽离回北洛视角”,多少可以回避缙云视角回忆嫘祖时的沉重感。如果这个解释真的猜中了编剧团队的心思,那真的要为他们的含蓄细腻一再点赞。



                                  反正无论何种解释,北洛对视角的切换都没有明显的混乱感,他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是谁、边界在哪里。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7楼2019-01-15 12:21
                                    能够说明北洛在面对岑缨时能够清醒地主导用哪一种视角交流的,还有巫之国中的剧情。
                                    当时,岑缨想问北洛,缙云、巫炤、姬轩辕、嫘祖是否一起长大,张口就用了“你”这个称呼,然后立刻改口,用回“缙云”这个第三人称。


                                    岑缨的改口很好理解——在自己先提问的语境下,她也不知道北洛喜不喜欢被当作缙云、会不会因为处于缙云视角而说不出一些过于沉重的话。
                                    如果你把自己代入北洛的主观视角,就能从岑缨的快速改口,理解她此时希望你把缙云当作他者的心情。于是接下来,你就能够理解,为何北洛会和星工辰仪社那时不同,这次会完全把缙云当作一个他者,抽离地讲述缙云的身世和缙云对爱的期待。


                                    这种在岑缨面前的对缙云的抽离分析,也顺路帮助北洛打开了自己的心——北洛早就从缙云的记忆里明白,缙云对云无月怀有口是心非的感情;同时,也因为这一层关系,北洛在和云无月的关系里多少有些言不由衷。正是因为此时站在抽离的角度,北洛才会向岑缨感叹心里的郁结:自己“没有资格批评缙云口是心非”。


                                    巫之国的这段剧情,北洛的视角和心理的远近切换十分微妙精致,是古剑三这次剧情编排里情感最细腻的其中一段,需要玩家用心体会。


                                    收起回复
                                    18楼2019-01-15 12:22
                                      3.最后重点分析“北洛—巫炤”这段宿敌关系及其意义。





                                      场景为决战,北洛和巫炤在西陵花海对峙。
                                      在对峙中,北洛公开放弃在二人决战中使用让巫炤“毁形灭性”的刑具,并劝说他在这一战后停止留下“后手”继续报复人界,但即使如此,北洛仍然下定决心杀死巫炤。


                                      这场决战是有争议的。


                                      一方面,那些认为北洛和缙云发生了人格混淆,或者认为北洛写崩的玩家对于这场决战的抱怨比较多,认为这里的北洛太过“缙云”,不够“北洛”。另一方面,对巫炤缺乏认同感、把他单纯看成一个“反社会疯子”的玩家,也抱怨这里的北洛缺乏他们内心“恶有恶报,天经地义”的正义感。


                                      这两种批评都不太有说服力。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9楼2019-01-15 12:23
                                        一方面,北洛有充分的基于“北洛”的个人理由,出于本心地选择用缙云视角与巫炤对话;另一方面,“北洛”的个人理由蕴含高贵的道德动机,远比廉价的复仇式正义更有价值,更能深度回应巫炤的仇恨。


                                        北洛的个人理由是什么?


                                        我们可以通过反推法,得出北洛在决战中对待巫炤的每种做法背后的理由。分解决战的对峙情节,北洛对这一场对战的期望,包含一个核心目标和两个次要目标。




                                        回复
                                        20楼2019-01-15 12:24
                                          (1)核心目标和它背后的理由。


                                          核心目标很单纯,正是杀死巫炤。
                                          正如巫炤所问:如果他罢手不再复仇,北洛是不是可以放下辟邪一族的仇恨。北洛的回答是“我们之间永远是不死不休之局”。也就是说,北洛是下决心杀死巫炤的,没有其他可能性。


                                          北洛要达成这个目标,背后的核心理由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为“公”——消灭巫炤这个为祸人间的灾难来源;一是为“私”——为天鹿城枉死的辟邪同胞报仇。
                                          北洛上一次用到“不死不休”这个提法,正是对阵大天魔赤厄阳侵犯天鹿城之时。“不死不休”意味着北洛将复仇视为等同于自己生命的大事。他对赤厄阳是以命相搏,对巫炤自然也一样。


                                          为什么要“不死不休”?
                                          正如霓商所说,北洛骨子里是个极其看重情义的人。他这一生虽然始于被遗弃,却在人间最终得到了师父师娘的关爱、师弟师妹的尊重、小镇乡民的爱戴。他的内心尽管难免有缺乏安全感的部分(在面对云无月时一览无余),却仍然有能力和别人结下深厚情谊。
                                          被遗弃的经历,会让北洛更加执着于保护已经结成的羁绊。所以当他回归天鹿城为王的时候,也有能力逐渐爱上族人,并逐渐和敬爱他的同胞如羽林、霓商等人建立情义、用自己的生命承担起王的义务。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1楼2019-01-15 12:25
                                            有的评论认为,在妖王北洛几百岁的生命里,被人间的师父师娘收养教育不过是很短的几十年,所以人类的伦理和情义不会对他造成很大影响。这种理解显然是错误的。
                                            错在哪里?
                                            在北洛的这几百岁生命里,实质上只有两个阶段:一个是到处被猎户追杀、心智混沌的幼兽阶段;一个是获得人形后被收养、心智逐渐启蒙的几十年。由于剧情已经提过,辟邪幼兽在人世单独长大,身心各方面的发育都会比正常辟邪迟缓,因此北洛在整个故事当中呈现的性情,不可能在颠沛流离的幼兽阶段获得,其来源只可能是师父师娘赋予他的“家”和“爱”。





                                            在度过以百年为单位的恐惧和孤独后,人间短短几十年赋予北洛的安定和温情,才会更加成为其心灵的柱石。这也使得北洛在做出众多重要决策时,其所凭依的核心私人理由,就是牢牢守护他已经结下的羁绊。
                                            这也是北洛下决心和巫炤“不死不休”的核心理由——不仅要为人间除去一个灾难来源,更要以自己的生命,回报那些等待他回天鹿城而拼到最后的辟邪战士。这里面,除了因为阵亡的子民和好友在北洛心中占有分量以外,更因为他们多少算是牺牲在他身陷巫炤的阴谋时选择“先救鄢陵”的抉择之下。


                                            所以,对巫炤的这个仇,北洛是有义务去报的。


                                            回复
                                            22楼2019-01-15 12:26
                                              值得一提的是,巫炤向黄帝后人复仇的理由,与北洛向巫炤复仇的理由有内在的共同点
                                              ——巫炤长期对缙云和姬轩辕的信任,也算是让他们代替自己做了放弃西陵的选择,因此在巫炤看来,自己并没有履行好忠于西陵同胞的义务。


                                              北洛和巫炤的“仇”,都有源于自己辜负了对他人的道德承诺的部分,加之两人都是情义深重、先人后己的类型,便使得这场决战从根本上不可避免,必然是“不死不休”。


                                              有批评者可能以为,决战中的北洛是把自己当成了缙云,甚至没有了自己的立场。这显然是误读。巫炤对缙云来说,并不存在任何需要“不死不休”的深仇,巫炤当年对缙云的说法是“除却生死以外都别见了”,而缙云本身根本就不想杀巫炤。


                                              “不死不休”,是北洛对巫炤的态度,它蕴含着北洛之所以是北洛的理由,蕴含着他的复仇有与生命同等重要的价值,和缙云没有关系。
                                              所以这场决战,其性质从根本上而言,是北洛与巫炤之战,而不是缙云和巫炤再战。




                                              回复
                                              23楼2019-01-15 12:27
                                                (2)讲完核心目标及其背后的理由,再来讲两个次要目标。


                                                次要目标1,让巫炤放弃留下的各种报复人类的“后手”。
                                                这正是北洛请求的:这一战如若巫炤败了,就此罢手。
                                                次要目标2,尽量让巫炤放下心中的执念和仇恨。
                                                北洛在交锋时叹息巫炤是个“执而不化的疯子”,其背后正是他希望巫炤心中的某些执念能够得到化解。


                                                所谓的次要目标,就是在完成核心目标以外也要争取完成的目标。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完成次要目标2也就意味着很可能也完成了次要目标1,但这两件事在北洛这里不是一回事。因为两个次要目标背后的理由是不一样的。


                                                对于次要目标1,其背后的理由是理性的——北洛知道巫炤是个永远留有后手的人,所以单纯击败巫炤,不代表彻底解除他带来的危机。即使北洛从未彻底觉醒缙云记忆,这个次要目标对他来说也是存在的。


                                                但对于次要目标2,其背后的理由反推起来要复杂得多——这既包括北洛如何看待缙云,也包括北洛如何通过缙云看待巫炤,更包括北洛如何看待自身仇恨与整件事之间的关系。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4楼2019-01-15 12:28
                                                  北洛如何看待整个事件中的缙云?
                                                  他能够体会到缙云强烈的痛苦——缙云不想杀死作为好友的巫炤,却出于大义不得不下手。哪怕北洛可以抽离为缙云记忆的观察者,也仍旧能明白缙云在这件事上的挣扎、最后选择在乱羽山战死的觉悟是怎么来的。他向云无月、姬轩辕透露过这种痛苦带来的困扰,因为这两位多少都懂得缙云和巫炤的羁绊,也能够理解北洛为何两难于自身复仇与共情巫炤。


                                                  北洛如何透过缙云看待巫炤?
                                                  他知道巫炤为了解救身陷魔域的缙云,花了十年努力开辟人间到魔域的通道;他知道巫炤为了延续缙云的生命,使用了代价巨大的巫术;他知道巫炤的本性并非十恶不赦,他的复仇里包含着对西陵人的愧疚、对自己的惩罚欲、发现缙云没能像自己一样重视挚友后的被背叛感、对整个世界的幻灭感、甚至还可能有借灾难来让这个世界永远记得西陵的悲愿——就像之前设置“鄢陵—天鹿城”的阴谋让北洛体会缙云当年的痛苦一样。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楼2019-01-15 12:29
                                                    北洛如何看待自身仇恨和整件事的关系?
                                                    仇是要报的,这是北洛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但是,缙云和巫炤之间的羁绊,实际上也使得北洛在情感上能够和巫炤产生联系——不是单纯把他看作一个反社会反人类的疯子,而是把他看成某个很特别的“熟人”。


                                                    除了巫炤和缙云的这一层关系,北洛和巫炤内在也有主题旋律上的复调关系。在巨兽之影支线(这简直就应当是核心主线)里,北洛知道了自己当年的被遗弃,正是辟邪一族为了传承所做的选择。而巫炤和西陵,正是人类为了传承而产生的阴影。同为传承之“影”,北洛有运气从被遗弃的痛苦中走出,但巫炤从一开始就无法得到任何救赎——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以至于也没有什么可以再保护。


                                                    这些交织的视角,同北洛重视情义的精神内核发生了很深的共鸣,内化为他看待整件事的全新眼光。


                                                    这也是为什么,北洛有很核心的理由杀死巫炤,但也有充分理由使得巫炤的死不至成为一场单纯的杀戮。他有充分的个人理由,把一场置于合理性上的“灭邪之战”,改变为送给巫炤的“安息之战”。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楼2019-01-15 12:29
                                                      为什么北洛放弃用那把可以直接毁灭巫炤的刑具,转而改成和巫炤约定一场让他罢手的决斗?
                                                      因为刑具所代表的,就是否定巫炤的一切;而一场有承诺的决斗所代表的,是北洛希望给巫炤一个新的承诺(输了就罢手),以此平衡他心中对西陵的沉重负担,让他不再把自己看作失信于族人的罪人。


                                                      当然,巫炤并不接受北洛的请求。他问北洛,既然要杀他,用不同方法来杀有什么不一样?换一种死法就能让他放下一切,这不可笑吗?
                                                      北洛的回答站在了旁观者的立场:巫炤你觉得可笑的东西,却是缙云最为在乎的。


                                                      北洛想传达的意思是,缙云从未否定巫炤内心所执着的东西——对西陵的热爱、对友人的忠诚、以及这些深情所扭曲成的仇恨。当年缙云杀死巫炤,从不是对他的彻底否定,但杀戮这种“表达”,注定没办法让巫炤谅解。


                                                      北洛明白,如果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至少要让巫炤领会,不同的决战形态背后承载的意义是不同的——一种只有冷冰冰的大义,而另一种,则是和巫炤共同分担作为人类传承阴影的牺牲者之苦,这种痛苦不仅缙云能体会到,同为传承之影的北洛也能体会到。在北洛眼里,尽管巫炤不可能得到宽恕,但不意味着不应得到理解。


                                                      但巫炤最终也没有接受北洛传达的这份感情,他宁愿至死都是一个“执而不化的疯子”。这种执着,正是他作为人类传承阴暗面的沉重分量。


                                                      收起回复
                                                      27楼2019-01-15 12:30
                                                        通过(1)(2)两部分的描述,北洛在决战中一系列复杂抉择背后的个人理由应当得到了梳理。让巫炤死去而又希望他得到灵魂上的安息,这份曲折的表达,并不来自一个把自己视为“缙云”的人,而来自那个内心极为重视情义、旁观了“缙云”一生爱恨后为其震撼,遂向一位既陌生又熟悉、既仇恨又同情的宿敌送上庄严终局的“北洛”。




                                                        回复
                                                        28楼2019-01-15 12:31
                                                          三、故事立意


                                                          无疑,北洛自身是个高贵的人——对决战形态的选择,已经体现他有一颗磊落重情的高贵心灵,但这并不完全是北洛的个人理由为何高贵的原因。


                                                          古剑三探索的主题,是“传承”。
                                                          什么是“传承”?用姬轩辕的话说——“有形之物,终将腐朽”。会腐朽的,就是不能被传承的东西。别说具体的器物,甚至个人的生命、情感,都有腐朽的一天。“传承”所指的,从来都是那些超越于有形众生的精神性事物。


                                                          姬轩辕眼中的龙渊、巫之国、有熊乃至当世所延续的人类追梦精神(其线索是从龙渊被神仙所灭、到有熊造出可以弑神的百神祭所、到当世造出可以反制恶魔的灵火铳),是传承作为宏大叙事的一面;岑缨从年少到垂暮不懈探索人类可能性的学者一生(其复调是葛先生的龙宫梦境),是传承作为个体叙事的一面。这样一组旋律气势恢宏、动人心魄,是古剑三故事里延绵不绝的一股元气。


                                                          但古剑三的主角,不是姬轩辕也不是岑缨,而是北洛。
                                                          一个曾因辟邪族传承所需而遭到遗弃、又不得不肩负起维系辟邪族未来传承的矛盾者。
                                                          与他的核心矛盾产生强烈共鸣的,还有把他卷进去的故事——缙云、姬轩辕和巫炤的故事。
                                                          所有的矛盾,让北洛成为一个非常复杂的存在——复杂到其本身的个体同一性都不能用一般人的生活体验来感受。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9楼2019-01-15 12:32
                                                            但是,复杂性也带来另一样非常深刻的哲学内涵——自由。





                                                            过于简单的东西,是不存在选择的。比如草履虫,它所拥有的只是对环境的应激性。是环境更多决定了它,而不是它自己决定自己。
                                                            有灵智者例如人类之所以复杂,是因为有能力赋予外界带来的不同事物以不同价值,通过权衡这些价值,得出做什么、不做什么的理由,虽然仍受限于环境带来的因果律,但灵智者能够根据个体内在的理由,决定自己服从哪一条因果链。


                                                            越是复杂的状况,可选择的东西越多,自由在当中发挥的作用也越大。复杂如北洛,他有过的自由选项太多了——不做辟邪王、不救鄢陵直接救天鹿城、直接用刑具捅死巫炤……但是他都没有选。


                                                            当我们看清一个人有过哪些自由选项后,才能看懂他选择过什么、放弃过什么——从而知道他看重什么、看轻什么,这样才能明白一种价值有多重。而对于没有自由选项的人来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外力作用,里头的价值得不到衡量。
                                                            得到衡量的价值才有高贵低贱之分,对个体而言才具备传承的意义。


                                                            收起回复
                                                            30楼2019-01-15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