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相簿2吧 关注:80,407贴子:1,834,804
  • 44回复贴,共1

同人:雪落冬至 第一部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嘛,开了个帖子,把自己散步时的一些灵感编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由于那个帖子里面还有一些吐槽和讨论,加上还有其他几条线,不太方便读文章,所以就整理了出来,新开一个贴,方便阅读。
至于为什么是第一部分......总共6条线,这第一条线当然是第一部分咯
原帖地址贴2楼
emmm解释完毕,下面正式进入剧情
提前说明,本同人文基于cc篇“去音乐会”的选项制作,一开始就是自己的文章,所以想要看下前因的自己可以去玩玩游戏跟上。


回复
1楼2019-01-13 11:27
    2楼贴原帖
    渣同人:去音乐会!
    https://tieba.baidu.com/p/5992025093?pn=1


    回复
    2楼2019-01-13 11:28
      (选项:1.去音乐会)
      “如果……去了的话……说不定,也可能会见到冬马和纱哦。”朦胧中,麻理的话语还在春希耳边响起。身边,桌子上的那张贵宾票,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
      如果……
      “喂?喂?春希?”另一边,武也的声音确确实实的回响在春希耳边。
      春希回过神来。
      “对不起,武也,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办”
      “那…..好吧”听得出武也的声音有些沉了下去,但随即,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那行,你忙你的吧,我正好和依绪两个人过二人世…..哎疼疼疼(武也你说什么!(依绪的声音))……”
      是激动?还是恐惧?还是兴奋?不知在何种心理的推波助澜下,春希拿起了票,随便披了件外衣整理了下衣装,离开了公寓。
      “如果…可能的话…”
      御宿艺术文化大厅内,人满为患,几乎所有的空位都被占满了——除了第一排贵宾席靠近中间位置的一个空位。已在后台准备完毕的冬马曜子从台幕的缝隙中看了看那唯一的空位,叹了口气。“看来你是不会来了……吉他君。”
      空位旁,一名黑发美女正在不爽的自言自语:“究竟是哪个家伙啊?居然有贵宾票都不来?真不把妈妈当回事!?“
      “呼……” 春希气喘吁吁的停下,看向马路对面的文化大厅。由于新年的缘故,街上没什么行人,也没有看到像出租车之类的代步工具。本来,他应该在两个小时前就到的。但不知为何,电车突然出了故障,电车内的众人则被堵在了隧道里。救援队赶到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等到春希跑到文化大厅门口时,时间已经快23:30了,音乐会已经开始很久很久了。
      “对不起先生,音乐会入场时间是8点,您来得太晚了…”警卫一脸狐疑的看着春希,毕竟,这么晚才来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没问题的样子。
      “对不起,路上因为电车出了故障耽误了…这是我收到的票。哦,对了,我是Ensemble的人”满头大汗的春希一边道歉,一边将票双手递上。担心警卫不让进,春希还提起了Ensemble的名字。
      还好,正如麻理所言,听见Ensemble的名字后,警卫懒散的目光瞬间恢复正常,他认真的看了看票——处于第一排的贵宾票,加上Ensemble的名字,警卫基本确认了这个人就是冬马曜子所提到的,那个特殊的来宾。
      “您好,先生,您的座位在第一排中间过道的右手第二个”警卫一边小心翼翼的推开大门,尽量不发出任何音响,一边给春希指出他的座位所在。春希一边道谢,一边顺着警卫的手看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座位旁边的那位黑发美女。
      春希的手下意识的抬起,脚步也迈了一步,目光已经呆滞的盯着唯一的一个目标。此时此刻,春希的眼中,除了黑发美女外,再无他物。他张嘴欲喊,但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慢慢放松了一瞬间绷紧的身子,将手放回身侧。他张开的嘴中,依然说出了些什么话。

      “对不起,我现在突然肚子有些不舒服,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回复
      3楼2019-01-13 11:29
        春希用略微颤抖的声音问向身边的警卫。在他得到一个略有疑惑的声音的答复后,他转身,几乎用逃跑一般的姿态迅速离开了大门。在他转身前,他仿佛感受到数道疑惑的目光望了过来。
        春希直直的冲进厕所,拧开水龙头抓起一把水就拍在脸上。他不敢看镜子中的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模样。盯着水槽,春希用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喃喃道:“和…纱…”
        (另一边)
        轻微的开门声响起,虽然在大部分人耳中,这点细小的声音,除非是紧紧挨着门的最后排,否则都淹没在钢琴的演奏声之中。但冬马靠着她优秀的听觉,听见了音乐中这点不和谐的声音。她暗暗皱眉:谁会来这么晚啊,真是……虽然有些不满,但她还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迎接下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几秒后,预想中的关门声没有响起,她带着不满又有些疑惑的回头,正好看见一个身影正在门口转身离开。那个身影是如此的熟悉,令冬马全身瞬间绷紧。她猛的站起,不顾四周疑惑
        和惊讶的目光,急匆匆的向外走,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冬马推开了大门,走了出去。舞台上,曜子的余光扫过,心中暗自发笑。“能让我那女儿如此不顾形象的,也就只有吉他君了。”没时间考虑,曜子又将注意力移回了乐曲上。但第一排的几个音乐评论家还是听出,她的音乐里首次带上了,一股欢快的情绪。

        “对不起,请问,刚刚那个人往哪边走了?”顾不得警卫惊讶的目光,冬马询问道。对于她来说,找到那个人,是第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即使这件事情会上明早的日报,她也完全不在意。在了解到方位后,冬马就连忙赶了过去。只留下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警卫,在原地苦苦思索,之前那个迟到的Ensemble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用冷水清醒了火热的大脑的春希,正有些摇晃的走出大门。在走出大门的瞬间,后方好似有人从拐角里跑出,但春希没有在意,因为他的大脑,依然被各种情绪所占据着。即使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在看见冬马的一霎那,自己一切的准备统统被击碎,只留下无尽的情感在胸中翻涌。来到门口,腿脚有些发软的春希只得扶着把手慢慢下楼梯。正当他准备下第二段台阶时,背后一句略带颤抖的熟悉的声音,将他定在原地。
        “春希。。。。。。
        慢慢回头,春希的身子也在不住的颤抖。抬头一看,冬马和纱正在台阶顶上,双眼带泪的看着春希,眼中满是掩盖不住的惊喜和激动,但两人都没有说话。在两人相视无言之时,跨年的钟声,终于,响起了。


        回复
        4楼2019-01-13 11:29
          结束了音乐会表演的曜子并没有立刻下台。她看着门外,嘴角掩盖不住的笑意。
          “阿拉阿拉,虽然这么久没见了,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我女儿的感情真是火热啊
          “那个。。。冬马女士/社长?”台边和台后的社员和工作人员正疑惑的看向曜子,曜子最后看着笑了笑,回头吩咐:不用管我女儿了,我们先回去酒店吧。
          ......背后文化大厅内,人们正在津津乐道这场令人回味无穷的音乐会,以及最后一曲时突然出现的一点点小插曲。看着不远处逐渐靠近的人群,春希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这样无言下去了。
          “和…冬马,你…欸欸欸??小心啊!”春希正想说啥,不料和纱也正好想要走下来到他身旁。但是,由于太过激动,和纱居然一脚踩空,紧张之下身体一斜,另一只脚承受不住突然加大的重量向前滑去,和纱失去重心的身子也向后倒去,而她的脑后,是一级级的台阶。
          见势不妙的春希连忙向前冲去,在紧要关头拉住了和纱的手。


          然后他也被拉倒了下去”


          “嘶。。和纱,你还好吗?”春希慢慢的站了起来,膝盖和手肘的疼痛让他万分难受,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在意自己。由于他没有拉住和纱,所以和纱的头重重的撞在了台阶上。幸好,和纱并没有昏迷,但她现在也是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后脑勺,美丽的面容有一些扭曲,想来是疼痛所致。春希伸过来手想拉和纱起来,和纱用刚刚捂头的手握住春希的手,任由他用力将自己拉起。而春希,却在手掌接触的瞬间,面无血色。
          在接触的瞬间,他感受到的,除了手,还有粘稠的液体。
          是血。
          而拉起来的和纱,在站起的瞬间,双腿突然一软,似乎又要倒下。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只听见春希急切的呼喊声。


          回复(1)
          5楼2019-01-13 11:30
            深夜,医院的大门外
            春希满脸窘迫的和冬马站在一起,在寒风中一边听着耳边冬马不断的抱怨声,一边等待着深夜出租车,脑子正处于从极度紧张后突然放松后的胡思乱想状态。
            一小时前,春希抱着昏迷的冬马,不顾其他路人惊讶的目光,以几近疯狂的姿态冲向了一辆刚刚被其他人拦下的出租车。被“拦路抢劫”的人刚欲呵斥,就被春希疯狂的目光给吓得愣住,春希得以抱着冬马迅速进入车内,没有因纠纷拖延时间。出租车司机同样被吓了一大跳,但听见春希急促的命令,又看见春希手上的鲜血,司机还是紧张的以最快的速度开往最近的医院。
            幸好,冬马并无大碍,仅仅是一个不算大的伤口,也没有摔出什么毛病。事实上,冬马在他们到医院的同时就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春希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带着冬马进行了简单的治疗。结果,在医生护士古怪的目光下,春希才意识到,被情感冲昏头脑的自己,已经严重干扰了冬马的生活。虽然今天发生的这些劲爆新闻绝对会出现在明早的新闻上——春希以自己工作的经验为担保——但为了避免发生更多的事情,以及某种冥冥之中的情感,春希还是决定在简单治疗后,带着冬马离开医院。但是,他忘记一件事情:因为时间太晚,电车已经停运了。他们只好在寒风中等待着出租车的到来。恢复过来的冬马自然是对春希的举动进行了不少抱怨和吐槽,但实际上,冬马微微颤抖的手尖,说明她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
            毕竟,两个人的世界已经差太远了。
            本来,两个人之间世界差得如此之远,为了避免发生事情,理应尽量将彼此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大。但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缘故,两个人似乎都不是很能接受这种冷场的局面,所以两人都不时地扯一些没营养的对话和吵架,来避免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过尴尬。不过,两个人都明智的,没有谈任何沉重的话题,比如……


            回复
            6楼2019-01-13 11:34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8楼2019-01-13 11:40
                二十分钟后
                “咝咝...”看着春希端过来的蛤蜊粥,冬马等不及它冷下来,就夺过勺子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然后被烫到。
                “嘛,看来她是真的饿坏了。也是,被我瞎折腾了这么久。”春希想。另一边,以风卷残云之势吃掉了三分之一粥的冬马,也仿佛缓过劲来,同时缓过来的还有她的抱怨。
                “这东西,果然很难吃啊。这根本不是给人吃的东西吧”
                明明嘴上这么说着,手里却仍然大勺大勺的往嘴里塞。
                春希露出无奈的表情“明明是你要求的...”
                “我只是想回忆一下这东西到底有多难吃!”
                两人就这样持续着没营养的斗嘴,而之前那些严肃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交流过;那令人想方设法逃离的寂静,也也仿佛从未发生过。
                但有些东西,还是在两人心里,埋了下来。
                饭后,由于时间问题,春希只得留冬马在家住一宿。由于没有预备女性的睡衣,冬马只能套上明显宽大了不少的春希的睡衣,这反而让她多了一丝别样的诱惑,春希进来拿被子时,看见冬马,直接带上门扭头就跑,连被子也不拿,留下冬马坐在床上大笑。不过春希看不到,冬马一边笑,一边流下泪来
                第二天一早,春希刚欲做早餐,门铃声就在耳边响起。看了看时间,才不到早上7点半。春希一边疑惑究竟是谁会来这么早,一边拉开门。当看见来人的一瞬间,春希就明白了,为何来者会来的如此之早。
                因为,她是里面那个家伙的母亲啊……

                曜子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原因自然是因为今早的新闻写了昨晚发生的事。“音乐家冬马和纱在神秘男子的陪同下入院治疗,后和男子迅速离开”“震惊!冬马和纱的地下情人!?”……诸如此类的新闻在今早的报纸上比比皆是,但曜子在意的并不是这些八卦新闻,而是新闻里透露出来的消息:冬马和纱受伤,且还需要到医院疗伤。这事完全出乎了曜子的意料。所以,她才在看见消息后立刻赶往“吉他君”的家。
                “北原君,和纱她没事吧?”没有寒暄,也没有调笑,冬马曜子直接用很认真的语气询问和纱现在的状态,连后来春希递上的咖啡都没有加糖。直到从春希的口中了解到和纱已经没有大碍后,曜子才松了一口气,拿起手中已经凉下来的咖啡喝了一口,随即皱着眉头放下。看着对面明显十分紧张的春希,再看看里间,不由得叹了口气,打发春希先去做早饭,让两人都先平静一下。
                春希很紧张,非常紧张。当他看见曜子的一霎那,他就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状态。毕竟,正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和纱受伤,且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下。在进行了一阵气氛压抑的谈话后,曜子让他去做饭,他才松了一口气,逃一般的离开了谈话的区域。但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接下来的谈话,会令人非常的不舒服。于是,本该在10分钟内解决的简单的早餐,硬生生被拖到了30分钟。但接下来的谈话,还是会继续的。
                曜子简单的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然后,以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了一句,令正在埋头吃饭以逃避目光对视的春希,浑身一颤的消息。
                “吉他君,和纱在几天后,就要和我离开日本回维也纳了。”


                回复
                9楼2019-01-13 11:43
                  春希低头不语。他早就想到了,曜子和和纱定不会在日本久待,也早就想到了和纱会很快离开。但当消息被曜子证实的那一刻,他还是僵住了。内心有种说不清的情感涌上来,是庆幸呢,还是恐惧呢,还是......更深的遗憾和悲伤呢?
                  曜子再次叹了口气,提起自己的挎包,走到门口后,才回头。“吉他君,告诉那个孩子,等她醒来了,就回酒店来找我
                  这个醒来,指的真的只是从睡梦中醒来吗?抑或,还有更深层的意义吗?没等春希想清楚,大门就已经再度关上。


                  曜子走出公寓,看着眼前,再看看身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究竟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不过,她已经无法挽回事态了。她只能心里默念:
                  “抱歉了,吉他君。接下来的事情,希望你能坚持下来吧......”

                  “(╬▼皿▼)啊啊啊,都怪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出门嘛!?”另一头,在曜子走后不久,和纱就醒转过来,然后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和春希抱怨自己究竟如何才能顶着个纱布出门。即使有黑发的掩护,但那若隐若现的白带,也还是极大的破坏了这件艺术品的美感。不过,春希对此也无能为力,他一边顺口回应,一边考虑着一些事情。
                  直到又一个电话,打破了寂静。
                  “诶,春希。”是武也的声音,但异常严肃。“我和依绪在你们家楼下,但是,现在情况很不妙。你小心点,别出门!不要露脸!听见没有!
                  ”春希一愣“为啥?”
                  “因为你家楼下,现在,全都是你的同行。”


                  回复
                  10楼2019-01-13 11:4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11楼2019-01-13 11:51
                      不知过了多久,春希才再次睁开眼睛。他略微有些茫然的掀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偏西了。再看看楼下,已经看不见记者的车辆,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全都离开了。
                      不过,春希很了解他的这些同行,他们一定是躲在暗处,架好了摄像机,密切监视着这栋公寓,等待着冬马和纱的出现。
                      一个沉重的撞击声响起,春希一惊,才闻到空气中弥漫的焦糊味。“难不成...是那家伙?”春希赶忙走过挂角望向厨房——
                      厨房里一片狼藉,刚刚那声沉重的撞击声是锅撞到灶台上发出的声音,垃圾桶里已经有好几块盘子的残骸倒在那里,桌上则放着一碟。。。煤炭? 而正在笨拙的穿着系歪了的围裙,在厨房劳作的,正是冬马。看得出,她正在努力的,用自己所了解的知识在试图做出一顿美食。
                      虽然她这架势感觉是要把厨房炸了。。。
                      “和纱!”春希可没时间去心疼他家的厨房。因为他看到,冬马的手上裹着一块湿毛巾,好像是被烫伤了,这让他很是心疼。所以,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在冬马惊讶且带有些慌乱的眼神中,冲了过来,夺走了她手上的锅,将其随意的放在灶台上,另一种手则握住冬马的手臂。
                      然后,春希以一种接近暴怒的状态,问冬马:“你在干什么!!“
                      言语中充满了怒火,但能听出其中满满的担忧,以及恐惧。
                      冬马明显有些慌乱,她眼睛不自然的飘向别处:“我。。我只是。。”
                      然后,仿佛突然找到了立足之处,冬马突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春希:“你。。你这个家伙!中午直接就睡过去了,也没有准备饭,想把我饿死吗??我我我我只是想做点东西吃。。。我。”虽然一开始很有气势,但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眼睛又开始不自然的转来转去。此时,春希已经忍不住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伤到自己怎么办啊!?你可以直接叫我起来啊!以后你就算是把我揍起来给你做饭,你也不要这样了!你的手。。。”春希又开始了他的说教环节,但当他的视线瞟到之前裹着毛巾的地方时,他突然卡住了。因为,那里没有被烫伤。
                      春希先是惊喜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了。尴尬的闭上了嘴,也不敢看向冬马,头偏向另一边。
                      手上传来了力道,是冬马将他的手甩开了。她背对着他,一边下着“啊你要给我做XX,XXX,XX”的命令,一边向餐桌走去。而春希则像是听见了赦令,连忙回应了冬马,转身收拾一片狼藉的厨房,准备做饭。
                      而此时,冬马正缓缓的坐下,将脸扭到另一边,以免被春希看见她略微颤抖的手脚,以及已经通红的面颊。
                      “以后。。吗?”


                      回复
                      13楼2019-01-13 11:55
                        深夜的小酒馆
                        这已经是雪菜喝的第3瓶酒了。虽然旁边武也依绪一直有心阻拦,但每一次听见雪菜“再让我喝点”的请求,却又无法拒绝,只得在旁边焦急的劝着雪菜,再看看门口,希望春希能尽快赶到。
                        在打电话之前,雪菜就已经和武也依绪说明了24号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如果放在平时,依绪怕是已经要指着雪菜骂一顿了。但今天,遇上这种压抑的氛围,加上雪菜已经哭成泪人,依绪也实在是不好再在她伤口上撒盐。攥紧的手数次欲举,又慢慢放下。直到武也的手握住了她的拳头,她才慢慢将身子放松下来。不过,手虽然已经放下,但嘴上却忍不住有些碎碎念“你们两个....你....这....唉.....”
                        不过,最终,她还是努力将暴躁的情绪压了下去,和武也一起,再安慰雪菜的同时,等待春希的到来

                        “呼......呼......”春希在路上一路狂奔。在观察了一下冬马的房间,估计冬马已经睡熟后,春希立刻出发赶往约定的小酒馆。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雪菜依然是他内心重要的人之一,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
                        “在冬马醒来之前,将和雪菜的事情解决吧......不能让她,承受和雪菜见面这种压力......”春希这么想着。
                        不过,虽然距离并不远,春希还是耗费了一些时间才赶到酒馆。等他进去时,只看见角落里焦急的两人,和已经瘫倒在桌上的一人。
                        “雪菜!”春希喊了一声,酒馆里其他人纷纷转头看来,不过很快就转头回去。毕竟,他人的生活,和自己,是无关的。深夜来这种地方的人,可大都不是什么有志之士啊。武也和依绪看见春希,面色上的焦虑依旧未消。挥挥手让春希快点过来,两人却都没有移动一步。待到春希急走过来,武也才抬头看向春希。
                        “春希,她已经喝了4瓶了,已经不能再喝了。”武也声音有些焦急。而依绪,更是在一旁不知所措。由于两人精神都有些恍惚,所以仅仅只在旁边劝,以及拿走雪菜手上的酒杯。可是,事情的变故还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当他们意识到事情不对时,他们已经拦不住整瓶灌酒的雪菜了。喝完这瓶酒,雪菜就直接倒在了桌上。
                        由于两人思维能力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都有些不在线,直到五分钟前,武也才想起让酒保帮忙给雪菜灌了点掺了醒酒药的苹果汁。不过,雪菜什么时候能醒来,依旧是个未知数。春希也只能和武也依绪一起,等待。


                        回复
                        15楼2019-01-13 12:01
                          冬马终于甩开了那几个记者,赶上了曜子派来接她的车,然后用依然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命令司机立刻开车离开。回头看看住了一天的公寓,冬马的眼泪依然止不住的流下,而她的心,正逐渐,失去了活力,仿佛已经死了。
                          “祝福....你们...两个...”冬马默念。
                          车子远去了。后方,记者们正在兴奋的整理,苦等了一天后所收获的,巨大回报。很快,这份报告,就摆上了不知多少家新闻媒体编辑部的台面上。


                          在等待了十几分钟后,雪菜终于晃悠悠的抬起头来。她有些迷糊的看着前方,武也依绪两人好像正在听谁在讲话。转头一看,她瞬间,就清醒了。
                          “春希君!”
                          正在给武也依绪简单解释24号发生的事情以及除夕那天发生的事情的春希,突然听见雪菜的声音,顾不得事情才讲到一半,立刻转头,有些惊喜的看向雪菜。
                          “雪菜,你醒了....”还没等说完,雪菜就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见到春希的惊喜也瞬间被伤感压了下去。但是,她还是说了出来
                          “春希君,你现在......是和冬马在一起了吗?”
                          春希瞬间语塞。
                          “啊,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雪菜苦涩的笑了笑。“因为我......可是那么样把一直在努力的春希君给踹出门了啊......因为我.....可是那样子,把春希君给甩了......”
                          “雪菜......”春希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在受到那样的伤害后,去找冬马,和冬马在一起,不也是很正常的吗......”雪菜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而对面,武也叹了口气,不想在继续听下去折磨自己,默默转过了身子。但依绪,却在忍耐许久后,彻底炸了。
                          猛然拍桌站起来,依绪怒冲冲的绕过桌子,看着被自己震到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春雪两人,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就给了雪菜两巴掌。然后,在武也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又探出身子,给春希脸上也赏了两下。
                          紧接着,她爆发了。


                          回复
                          16楼2019-01-13 12:02
                            “你们两个!”
                            依绪吼了出来,不顾其他桌的客人惊讶与好奇的目光,右手狠狠一砸桌子,显得有些凶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春雪两人。
                            “.....闹够了没有!天天都躲来躲去不见人!出来一问两个都说自己的问题!都不是小孩子了!有话就给我直接说出来!不要尽做那些只能安抚自己良心的东西!@#¥%……&*!”依绪对着春雪二人就是一阵咆哮,春雪两人被她的气势吓得脸上的疼痛都忘了。
                            “依绪......”武也刚回过神来,试图安抚依绪,却被依绪一掌推回座位上。而依绪,目光只是瞟了一眼武也,就又转回春雪两人。
                            “......@@#%^&*你们两个就知道天天找不自在!要和好就和好不要这样东扯西扯的!要分就快点分!@#@#¥!扭扭捏捏到底是想干!什!么!@#@#¥!”就像破了一个口的气球一样,依绪直接将长久以来的怨气和不满,配上今天的闷气,发泄了出来。而春雪两人,则是在承受住最开始的狂风骤雨般的指责后,恢复了些许神智,但是,两人依然在默默承担依绪的责骂......
                            “......#¥%……&你们每一次都在慢步前行,我们想帮助你们都没用!你们分手倒是自己快活了!我们呢!?我们之前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你们根本#¥%……&”
                            ......因为,他们的确让身边的好友,承受了太多来自他们两人的各种事情。如今,如果能让依绪痛快的发泄出来,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更何况......
                            他们两人都期望着指责...
                            “”!@#¥%……&*()(*&……%¥#@#¥%……&*(*&……%¥#@#¥%……&*&……%¥#@#¥%……&*""依绪依然没有停止,但是,很快,她就被武也和酒保合力制服住了。在付了一些罚款后,春希他们一边道歉,一边在其他人的目光下,将虽然被堵住嘴巴且被困住双手的依绪拖走。在她继续挣扎了几分钟后,武也再次按住了她。但是,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焦虑和挣扎。他看了看春希和雪菜,再看看手下依然在挣扎的依绪,思考了一下后,向春雪他们抬起头。
                            “春希,雪菜,你们两个先离开吧。依绪我会搞定她的。”


                            回复
                            17楼2019-01-13 12:05
                              在离开了武也和依绪后,春希和雪菜两人漫无边际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个小公园里。深夜的公园没有其他人,只有昏暗的灯光照着弯曲的小径。
                              “春希君”/“雪菜” 两人同时开口,又下意识的同时闭嘴,等待另一个人的后续谈话。在寂静了几秒后,还是雪菜先动了。
                              “欸!?等....雪菜你?!...”
                              春希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扭身抱住自己的雪菜,随即感受到了来自另一个躯体的颤抖。他下意识的张开手,回应了她。
                              “春希君....”隐隐传来啜泣声。“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能不能....”春希感受到怀中的娇躯一紧 “能不能....重新开始....”
                              雪菜将头埋在春希胸前,等待着他的回应。
                              “雪菜.....我.....”春希本想立刻答应她。但想到刚才依绪的怒吼和抱怨,他犹豫了。手,也慢慢从雪菜背后移开。
                              “...我...” {如果没有解决问题,我们依然只会是,让彼此受伤,并牵连到朋友的......}春希想
                              在最关键的关头,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住在他家的女生......那个身影,几乎在一瞬间,就占据了他思维的每一个角落......
                              双手彻底从拥抱的姿势离开,扶住了雪菜的肩膀,慢慢的,而又坚定的,将雪菜推开一段距离。
                              看着面色微微发白的雪菜,春希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
                              “......雪菜....我....拒绝。”

                              “春希....君?” 在听到春希的回答后,雪菜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瞬间呆滞了下来。眼看她双腿一软,就要倒在地上,春希连忙上前扶住她,将她慢慢的扶到椅子上坐下。直到这时,雪菜,才慢慢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仿佛还没有放弃,雪菜又向春希抬起了头,缓缓说道:“春希君...我.....”
                              “雪菜.....对不起.....”春希有点于心不忍,将头偏过去,不看雪菜的眼睛。但在责任的驱使下,他还是慢慢转回了头,和雪菜的目光对视。雪菜的脸又煞白了一分。她知道,她彻底,没有机会了。满眼的泪水,慢慢流到了地上。春希叹了口气,想送她回家。但在抬手的霎那,又放下了手。他拿起手机,拨打了武也的电话。
                              没人接,电话里只有无尽的忙音。看了看依然在哭泣的雪菜,春希还是硬不起心,没有继续联络其他人,而是走了上去,拉起雪菜,往她家走去。一路无言,只有雪菜的哭声,成为了寂静的大街上,唯一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雪菜已经停止了哭泣,但红肿的双眼和在路灯下也清晰可见的泪痕,还是可以让人看得出,她究竟有多难过。春希强行忍住自己,没有去进一步的安慰她。毕竟,他们已经,只是朋友了。终于,在前方,出现了小木曾家的房子。
                              在春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的手,突然被一双柔软的手,握住了。没等他转头,雪菜还带有哭腔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对不起...帮我和和纱说一声.....对不起....”春希再次感觉到,自己的心,被捏住了。
                              “也...祝你们幸福.....你一定,能和和纱.....幸福的...在一起..”雪菜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已经没了声音,手上的柔软,也离开了。接着,一道身影从春希的后方冲出,直奔小木曾家的家门。即使已经离春希有一定距离,他依然听到了,她的抽泣声。
                              强忍住自己冲上去抱住她的冲动,春希抬起头,看向自己公寓的方向。现在,只有和纱,能够治愈他了......
                              在他往回走的时候,远方的地平线,已经隐隐看得见一缕红光......


                              回复
                              18楼2019-01-13 12:06
                                彻夜未眠的春希,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向了家门口。一晚上经历的事情已经让他的神经不堪重负。内心依然在隐隐作痛,那是拒绝雪菜后留下的伤痕。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是,春希并不打算睡觉。
                                “把早餐做好,等那家伙起床后,如果她问起就把今晚的事情给糊弄过去” 春希心中划过一丝甜意。 “并且....”春希想,应该,能传达得到吧?不知为何,他有些紧张,仿佛又回到了那年暗恋同座女生时青涩的年龄。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了......
                                虽然......这些在下一分钟内就土崩瓦解了。
                                “和纱?”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不想吵醒他认为依然在熟睡的人。但在初升的太阳的阳光照耀下,他却看见了打开的卧室门。
                                和纱已经不在了
                                “和......纱??”仿佛还未从梦想世界中醒来,春希呆滞的站在门口,随后,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迅速起身,试图在房间内寻找和纱——虽然他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在寻找了一圈后,确认和纱已经离开,春希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飘走了......
                                失魂落魄的春希双目失神的走向沙发,也没看底下是否有东西,就直接瘫倒下去,慢慢合上了眼睛。
                                他太累了,再加上多重心理打击,他真的只想就这样昏睡过去,再也不起。
                                在他即将合上眼的前一刻,电视的声音将他的思绪从混沌中拉回。是他坐到了遥控器。而当他随手拿起身下的遥控器,准备关掉电视时,最后一丝清明,携着他最后一缕希望,随着电视的报时节目,勉强恢复了。
                                因为,他听到了电视节目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名字报台:“现在是上午七时,让我们将目光转向关于冬马和纱的最新报道!”
                                没时间考虑,春希直接蹦了起来,直接冲到电视机前,用依然迷离的双眼确认到了那个名字,大脑终于在这点希望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理智。他坐回沙发,紧张,而又激动的看着电视
                                “今晨1:21分,冬马和纱从之前冬马曜子离开的公寓门口离开。据近距离目击并采访的记者表示,冬马和纱的声音像是才哭过,而在门灯的照耀下,她的脸上也似乎有泪痕。......”春希僵住了。他略加思索,就明白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竟再一次,深深伤害到了和纱...."我...."春希痛苦的抱住头。
                                “.....和那位男子所发生的事情的猜测就告一段落。因为,据等在酒店的记者报告,冬马曜子已经带着冬马和纱和她的团队,前往机场了。她们,将会搭乘10点出发的航班,返回维也纳。我们将会为您跟踪报道冬马曜子和冬马和纱的离开......”
                                报道未完,春希也没心思看接下去的报道了。他只听见了两个词......
                                “机场.....10点离开.....”
                                事情不等人,没时间整理自己,春希随便套上鞋子,就冲出了门,连自家的门都没关。一直到他冲到门口,才想起这件事情。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看见路上一辆载了人的出租车驶来,他想都没想,就冲出去站在了路中央,伸出双臂,拦住了出租车的去路。
                                “欸欸欸欸!????”司机被这突然冲出来碰瓷的人吓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刹住了车,后排的乘客也吓得够呛。司机刚摇下窗,想痛骂一顿拦路人,却反被拦路人挡在窗前拉住了手。
                                “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没时间解释了。”春希没等对面发火,就已经一连串话蹦出。随手掏出钱包拿出一把钱,也没数,就直接一把塞给了被他一串连珠炮搞得一愣一愣的司机。 “对不起,能立刻带我去机场吗?”
                                在几秒钟的考虑后,司机看着手上的钞票,想了想,让春希上了车。而后排的乘客,虽然面色稍微阴沉了一些,但在春希递过来的钞票勉强,他还是默认了春希抢走了车,下车等待下一辆出租车。而这辆出租车,在春希的催促下,也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机场。


                                回复
                                19楼2019-01-13 12:06
                                  “就快要进海关了。只要进了海关,她就离开这个地方了。”曜子想。虽然一路上,被和纱故意拖慢了很久的时间,但她也知道女儿这么做是想干什么。她还是心存希望,希望能看见她的朋友
                                  还有吉他君......
                                  “唉......”曜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找借口跑去卫生间的和纱。
                                  “既然知道没机会了...都那样哭着跑回来了...为什么还放不下啊.....真是个傻孩子......”
                                  “让开!让开!”春希红着眼,一路喇叭不停,在惊慌的人群中杀出一条通道,急速冲向机场大门。松冈带着铃木,紧随其后。在到达门前停车区后,春希根本没有停车,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滚了半圈后立刻爬起,站都没站稳就一头冲进了机场。

                                  “......一名男子疯狂的穿过人群,他可能就是那位神秘男子。这位神秘男子能否赶上等在安检口的冬马和纱呢?他们之间将碰撞出什么火花呢?我们拭目以待......”

                                  “欸,那不是北原君吗?”“前辈?”一家餐馆内,服务员们惊讶的抬起头。

                                  “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将会如何结束吧。“某个舞台剧的后台,一个身影,站在闪闪发光的电视机前

                                  “春希......你既然选择了你的路,那就走下去吧。”大洋彼端,从曾经的同僚那里得知消息后,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听着电话。

                                  ”春希....你小子,要是不成功,小心被打死......“
                                  ”春希....加油吧......“
                                  ”春希君......一定要把和纱追回来啊......“

                                  无数双关注着这里的眼睛,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但他们,都在盯着电视机荧幕。


                                  ”和纱...“这是曜子不知道第几次叫和纱了,但她依然一步一回头,不肯离开。曜子刚想继续劝说,却发现附近的记者,陷入了骚乱。和纱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下意识的抬头,看见了那个身影,听见了,他的呼唤。
                                  ”和纱!!!“
                                  春希喘着粗气,看着远处被记者围在中间的人。后方,安放好摩托车的松冈和铃木二人也赶了上来。松冈刚想发问,却被铃木制止了。铃木直接扛起了摄像机。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直接把我摩托给抢了,北原君。“她将镜头对准二人。此时,她正好处在一个绝佳的位置上。”就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


                                  ”真是傻瓜......两个人都是......“曜子无奈的看向两人。此时,围在四周的记者们也发觉到了春希的到来,默契的给他让了一条直通和纱的道路。
                                  和纱几欲松开曜子的手,却在最后一瞬又抓住了曜子的手。她扫了下春希背后,没有看见雪菜。
                                  ”也许......她还在路上吧.....他怎么可能......“和纱根本不敢想象,他拒绝了雪菜。在她的脑海中,春希定是和雪菜一起赶来,为她送行的。
                                  但是,春希没有给她更多的犹豫时间了。他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感,直接冲了过去。在摄像机的闪光中,他直接抱住了和纱。
                                  ”春....希...?“和纱还没反应过来——不,倒不如说她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她的手,依然拉着曜子的手。
                                  ”和纱!!和纱!!“好不容易追上和纱的春希,此时已是热泪盈眶。他死死的抱住和纱,仿佛只要他松开手,和纱就会离他而去。
                                  终于,和纱的手松开了曜子的手,环上了春希的背。此刻,她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感了。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打湿了春希的肩膀。
                                  在感受到和纱的回应后,春希终于勉强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稍微站离一点和纱,但手没有松开。
                                  ”春希?“被他的举动惊了一下的和纱,刚想是不是雪菜来了,却听见春希开口了。
                                  ”和纱。“春希以无比认真的态度看着和纱的眼睛。 ”对不起......“”有什......“和纱有点不太自在,刚想转开眼睛”我爱你。“”嗯!????“
                                  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四周密密麻麻的摄像机面前,春希向和纱表达了,自己那已经掩藏不住的情感”我真的......不想再离开你了。我想和你,一起生活下去,以后,照顾你。“似乎找到了一丝勇气,春希有些急不可耐的,将自己的情感,全部都表达了出来。”我需要你....和纱。“他直视着和纱的眼睛。而和纱,在楞了半秒后,泪水再度涌了出来。
                                  ”你这个傻瓜.....“她哭的几乎讲不出话。”我也不想...再和你分开了....呜呜呜呜呜呜“
                                  紧接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在自身情感的推动下,不顾旁边一众粉丝和摄影机,吻在了一起。四周,无数的摄像机,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铃木和松冈看着这一切,也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而松冈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哽咽 ”恭喜你啊....北原君....“
                                  曜子欣慰的看着这一幕。
                                  ”和纱.....吉他君....祝你们幸福“


                                  回复
                                  21楼2019-01-13 12:09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22楼2019-01-13 12:09
                                      整理完了


                                      回复
                                      23楼2019-01-13 12:10
                                        @越后土猫 @散架的骨头 @ksina69 @凛冬君
                                        来帮忙捧下场,顺便帮忙安利一下好不好


                                        回复
                                        24楼2019-01-13 12:11
                                          顶就完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3 12:29
                                            结局发糖吗?为什么不贯彻虐的路线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1-13 13:21
                                              来暖场!写得不错哦!要是更虐些就好了 那一摔让和纱失忆一下?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1-13 13:25
                                                很好很完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13 13:35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1-13 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