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穗吧 关注:2,767贴子:28,246

【玉穗香残】画堂春(伪宅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非原著向
姓氏地名私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12 23:01
    “可配得上你家二郎?”沈如倩端起青州瓷杯吹了吹气,抿了一口茶,看着荼姚一脸深思的样子:“嫂嫂别忘了婷婴她当初嫁妆甚是丰厚,足足有九十六抬,比我们都多了三十二抬,倒真是十里红妆,还有那些良田铺子,庄子,恐怕只有我那簌离嫂嫂能比,她死后这些又不归婆家所有,都归穗禾所有,而且她又是在我家老太太身边长大,不知以后老太太还要给她添多少嫁妆。”
    荼姚听她提起太微先妻,有些不喜,想到谁稀罕那些嫁妆,当了那么多年官太太眼皮子还是那么浅,她把手中杯子放下后用手帕点了点嘴:“莫非你是因裴老太太之故来当说客?”
    “还是嫂嫂英明,什么也瞒不过,你家二郎是平洲第一人,谁人不喜。”
    荼姚忍不住细细想到,穗禾虽是孤女,但她是望族嫡女,何况裴家除了早死的裴三郎,其他三房中大房留在宜州,其他两房都在外当官,而沈家虽有功名,但无人出仕,若是两家亲上加亲,对旭凤将来仕途之路也有帮助,且平洲很难找到与沈家相当的世家了。
    想到这儿,她又抿了一口茶:“只是不知穗禾性子如何。”
    “那我就不说了,免得你说我王婆卖瓜,还是你自个瞧瞧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2 23:02
      此时在花园里赏花的穗禾假装不经意地看了一下四周,那些躲在暗处的身影想必已经把他们进府的消息告诉他们的主子,而那些主子也想必有猜到她们的目的。
      她虽不知道沈家的情况,但这些高门大户哪个不是表面光鲜亮丽。她自幼父母双亡,在祖母跟前长大,但裴家又不止她一个嫡女,她大伯就有三个女儿,且个个不是善茬,她祖母最喜爱的也是大伯的三女儿穗云,如今想和沈家结亲也只不过是听闻旭凤平洲才子的名声,想押宝押在他身上,若是以后飞黄腾达,那是最好不过,若是没有也不可惜,毕竟裴家推出去的是无父无母的穗禾。
      在不远处的沈府柳姨娘在小径上打量了穗禾一下,道:“真是个标致的人儿,以后沈府一定会更热闹。”
      随后她又转身:“走,去看看秋姨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2 23:02
        大户人家多妻妾,沈府也不例外,太微第一位夫人簌离难产死后,他除了续娶了荼姚外,还有四房姨娘,数不清的通房。但荼姚治理后宅手段非常,除了簌离和她所生的嫡子外,就只有一个在外头怀孕才抬进来的秋姨娘生的庶子。
        走到秋姨娘屋外就听到秋姨娘愤愤不平:“明明老爷已经许诺我平妻的位置,夫人居然压着不放。”
        “隔墙有耳。姐姐还是小点声。”柳姨娘拿着团扇笑意吟吟地走了进来。
        “妹妹是来看我的笑话吗?”秋姨娘没好气说道,然后吩咐丫鬟奉茶,而柳姨娘在她身边坐下:“姐姐为沈家生儿育女,劳苦功高,妹妹哪里敢笑话你。”
        “那你来是……”
        “自然是来帮你的,”柳姨娘扇了扇扇子,“眼下机会不就来了。”
        “你说姑太太进府?” “姑太太带的那个姑娘可是裴家千金,此来想必是想来跟二少爷相看。”
        秋姨娘嗤笑一声:“可惜我儿没他好命。”
        “ 那可不一定。”只见她凑到了秋姨娘耳边说了几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12 23:02
          很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2 23:2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2 23:21
              收藏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2 23:21
                在LOFTER也有看到这篇来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12 23:22
                  加油,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2 23:29
                    新粮 棒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13 09:0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3 09:01
                        2.

                        在一棵桃树旁站着一个穿着月牙色袍子的少年,清俊瘦高,身姿如竹如松,安安静静地看着枝头上的桃花。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润玉为何如此感伤?”一个俊美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此人是平洲大儒洛霖,也是白鹿书院的山长。

                        “山长。”润玉行了礼,笑道:“只不过是一个人无事在此处赏花。”

                        “正好我有事找你。”

                        “山长请讲。” “如今你才十九岁,年纪尚轻,一切不必太着急,不如过几年再去参加府试。”

                        洛霖所讲的也是这几日困扰润玉的问题,他原本也在犹豫参不参加今年的府试,只怕到时他参加了,拿了功名,又会让他继母不喜,多加为难,如今山长说了,不如就再过几年等旭凤考过了再说。

                        想到这儿他点头说道:“好。”

                        洛霖又道:“过几日你们兄弟回家为母亲祝寿,到时我就找不到人下棋,不如趁早多下几盘。”

                        润玉点头一笑:“甚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3 09:38
                          几日后兄弟俩回到家,见了太微,又到后宅向荼姚请安,刚走近就听到屋里欢声笑语,旭凤忍不住问丫鬟里面有谁。

                          “是夫人和姑太太,三夫人,表小姐几个在说笑。”这里的三夫人是指润玉和旭凤的三婶娘缘机。

                          丫鬟打起帘子,润玉和旭凤进去后向长辈行了礼,荼姚拉过一旁的穗禾对旭凤说:“这是你表妹,穗禾。”

                          穗禾今日穿了一件粉色水仙绣上襦,下身穿了一件月白百褶裙,梳着双丫鬓,笑意吟吟:“表哥。”

                          缘机看润玉被晾在一旁,荼姚也并无介绍之意,便指了指润玉道:“这也是你表哥。”

                          “表哥。”穗禾见过礼后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温文尔雅,此时笑得清清浅浅,婶娘告诉她润玉是太微先夫人所生,为荼姚所不喜,如今所见确实如此。

                          说了几句后旭凤便吵着要上街游玩,荼姚无奈地放他走了,原本这几日相处下来荼姚很满意穗禾性子,也跟太微说了寿辰过后去提亲,太微也答应了,只不过长子尚未成亲,哪能轮到幼弟,于是荼姚不得已帮润玉相看,只是要找到一个不能给他助力又不能辱没沈家的人选十分困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3 09:39
                            兄弟俩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庶弟柏渠,他也闹着要去。不过柏渠此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旭凤不屑与他为伍,一个人独自走在前头。

                            柏渠见旭凤不理他凑到润玉身边:“大哥,等会儿去听曲子吧?”

                            润玉笑道:“父亲刚说不要沉迷玩乐。” 无趣,柏渠撇撇嘴,正想开溜,突然一个人迎面撞过来。

                            “没长眼睛啊你。”柏渠抓住他。

                            “对不起对不起。”
                            “柏渠,算了吧。”润玉按住他的手,柏渠只好松开,走了几步后喊道:“不好,我钱没了。”

                            润玉也看向腰间,空无一物。

                            沈府柳姨娘屋内,丫鬟秋月走了进来,把两个荷包拿了出来:“姨娘,事情已经办好了,只是奴婢不知为何连三少爷的也要偷。”

                            柳姨娘笑道:“只偷一人,怕会让人生疑。”随后她就把柏渠的荷包扔进火炉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13 09:40
                              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1-13 09:57
                                楼楼更的好快呀 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3 10:21
                                  好看,有feel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1-13 15:28
                                    我写文很慢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先写纸质版,再打成电子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13 15:54
                                      不然就会没有思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13 15:58
                                        需要动脑子的地方才是玉穗的主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13 20:05
                                          3.
                                          很快到了荼姚寿辰那天,沈府张灯结彩,那些上等丫鬟仆人园子里进进出出领着客人,园子摆满了宴席,桌上皆是寿桃和佳肴,此时的穗禾隐隐有些不安,又疑是自己想太多了,丫鬟端来了新做的衣裳,穗禾穿戴以后又接过丫鬟递来的新荷包系在腰间便去贺寿。

                                          献上自己绣的绣品后穗禾便随荼姚和众女眷一起看戏,看着台上戏子咿咿呀呀地唱着儿女情长的戏文,穗禾不以为然,她自幼就不信什么“一生一代一双人”,难道那些男子屋内的侍妾都是摆设?

                                          荼姚看了她一眼,笑道:“小姑娘家就不要在这里陪我们了。”

                                          “谢姨母。”

                                          随后她就往花园里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4 11:13
                                            而在另一边润玉看到柏渠在宴上早早溜了,心中起疑,也跟了出去,接着就看到他换上了丫鬟的衣服鬼鬼祟祟往蒹葭园那边去了,润玉心想蒹葭园那边都是女客,难道他这不成器的弟弟要去做什么坏事?可碍于他是男子,不能再跟去,他唤来路过的丫鬟道:“我刚才看到一小贼混入了蒹葭园,你快去叫几个巡逻婆子抓贼去。”

                                            “是,大少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14 11:13
                                              柏渠混了进来后很快就找到了穗禾,他娘告诉他只要毁了穗禾的清白,父亲为了让他们身份相当,必定会让他当上平嫡子,而裴家三房只剩穗禾一人,到时他自请入赘,裴家一定会答应,而荼姚为了不让他继承沈家家产也会答应的,到时裴家家大业大,必能让他一世无忧。

                                              看着眼前少女肌肤胜雪,玉颊樱唇,说不出的柔媚,又说不出的空灵,似笑非笑地站在花丛中,柏渠不禁色心大起,他偷偷绕到穗禾身后,抓住她,捂着她的嘴硬把她拖去假石堆后,要对她行不轨之事。

                                              谁知刚扑到穗禾身上,她便手疾眼快地从头上拔下一支钗子狠狠地刺到柏渠的肩膀上,柏渠痛到放手,结果下一刻穗禾已经把钗子架在他脖子上,冷冷道:“你再动一下,我就把它刺进你脖子。”

                                              这时候听到他们动静的几个巡逻婆子也走了过来:“什么人?”

                                              穗禾收起钗子:“来得正好,抓到一个小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4 11:13
                                                本来听着戏的众人听了秋姨娘的花言巧语,来到花园里看她所说的百蝶飞舞之景,结果就看到婆子压着一个被五花大绑,鼻青脸肿的粗壮丫鬟在小径上走。

                                                荼姚问道:“此为何人?”

                                                “姨母,这个丫鬟企图抢我镯子,抓伤了我的手。”穗禾走到沈如倩身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荼姚大怒:“给我打断她的腿,然后卖掉。”

                                                柏渠一听急忙挣扎开来,跪在地上:“母亲饶命,母亲饶命。”

                                                “柏渠?”荼姚定睛一看,又看了一旁吓得脸色苍白的秋姨娘,联想到穗禾的话,哪里不知道他们的意图,还故意挑在平洲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之时,她揉揉眼角:“先押到柴房。”

                                                “母亲饶命。”柏渠拼命挣扎,无意间看到穗禾腰间的荷包,原来也是一个假清高的。于是他计上心头:“母亲,孩儿今日来此处事出有因。”

                                                “还敢狡辩。”

                                                “孩儿今日看到大哥鬼鬼祟祟往蒹葭园这边来,但由于孩儿是男子,不能来蒹葭园,所以才做如此打扮,结果看到他和表妹竟然在……”

                                                “谁是你表妹,一个小小庶子竟然胡言乱语。”沈如倩打断了他,一脸怒色,荼姚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言语。

                                                “禀夫人,正是大少爷让奴婢带人抓贼的,而且大少爷说完后二少爷便来找他了,根本没时间进蒹葭园。”一个丫鬟跳了出来。

                                                柏渠急了:“表小姐和大哥的确有私情,不信你们看她身上还带着大哥的荷包。”

                                                穗禾心中一惊,扯下荷包,仔细一看,上面果然绣着润玉两字形的昙花,早上心绪不宁,根本没细看,而沈如倩的脸色变了又变,还好今日的脂粉涂得厚,看不出来。

                                                穗禾偷偷拉了沈如倩,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穗禾脸上慢慢起了一层羞人的粉,她轻声道:“婶娘~”似娇似嗔。

                                                沈如倩明白如今之计只能这样了,目前裴家还有四个姑娘未嫁,若今日穗禾名声毁了,也是毁了整个裴家的名声,于是她厉声道:“我还未听闻要订亲的人家不能互赠信物。”然后便定定看着荼姚。

                                                听到这里荼姚心中一怔,但事到如今也只好咬咬牙认了,毕竟结亲不成结仇就不好了。她一脸愧意:“都怪我教子无方,委屈穗禾了。”然后使了一下眼色,那些婆子立即堵住柏渠的嘴,拖了下去。

                                                这时候一个与荼姚交好的夫人跳出来打圆场:“看来沈府要有喜事了。”

                                                荼姚从容地握住穗禾的手,笑了起来:“穗禾聪明伶俐,安静贤淑,我儿润玉也算一表人才,可还配得上我这可人的外甥女。”

                                                女眷们听了纷纷道喜,而穗禾心中一片悲凉,倘若今日不是她急中生智,可能这辈子都毁了。她不过就是一件送人的礼品,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14 11:14
                                                  4.
                                                  在寿宴结束后润玉和旭凤都被叫到太微的抱月居,一进屋就看到被五花大绑的柏渠和秋姨娘跪在地上,而太微和荼姚则是一脸平静地喝着香茗。润玉想着莫非柏渠真的做下了什么事。

                                                  “父亲,母亲。”两人行了礼。

                                                  荼姚起身笑道:“润玉年纪大了,是时候娶亲了。”

                                                  润玉脸上闪过一丝讶异,他忙低下头:“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

                                                  荼姚死死盯着他,试探道:“你觉得穗禾怎么样?”

                                                  穗禾?他脑海里浮现了一张笑意吟吟的脸,轻声细语地唤他表哥。可又怎么轮到他呢?

                                                  而旭凤一听心中大喜,原本他就心仪山长之女锦觅,可母亲却偏偏要他和穗禾在一起,如今看来真是太好了。

                                                  润玉还是说道:“全凭父亲,母亲做主。”

                                                  刚说完一盅滚烫的茶水便朝他砸来,他没有躲,任由茶水烫疼他,耳边响起荼姚的声音:“我素知你心机深沉,但竟没想到你连你表妹都要算计。”

                                                  “孩儿不明白。”

                                                  “呵,不明白?秋姨娘,你说说怎么回事。”

                                                  “是,夫人。”

                                                  秋姨娘称那日听到大少爷的贴身丫鬟在她经常路过的地方故意说道只要谁娶了表小姐就能一世无忧,所以才一时鬼迷心窍,哪知原来他们都做了润玉的棋子。

                                                  “孩儿冤枉。”

                                                  “冤枉?若大哥冤枉,怎么那天不见的荷包在表小姐身上,难道还是表小姐让人偷的?”柏渠自知他和秋姨娘都逃不过惩罚,倒不如讨荼姚欢心,一口咬定都是润玉做的。

                                                  “够了,”沉默已久的太微开口道:“如今客人还在,不宜闹得太大,你们两个杖责三十,罚跪祠堂一夜,而秋姨娘,念你为沈家育有一子的份上,去林雪庵修行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14 11:15
                                                    当润玉忍痛跪在祠堂,看着列祖列宗的牌位,他笑了,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了,当年他生母也被人设计与他父亲成亲,而父亲一直以为一切都是母亲做的,害得他无法和心上人梓芬在一起,所以痛恨母亲,痛恨自己,如今在太微眼里今天这一切都是润玉所做的,毕竟有其母必有其子。

                                                    只是到底是谁设计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14 11:15
                                                      到底是谁设计她?穗禾摸着手中的荷包,沈如倩为了裴家名声已经不让荼姚查下去了,在与整个裴家相比,她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尘埃,她摸摸被沈如倩打了一巴掌的脸,默默擦掉眼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14 11:15
                                                        柳姨娘坐在榻上,一边玩着团扇,一边听着心腹说着打听来的消息,她得意地笑了起来,秋姨娘那个**当年害她流产,以后就在尼姑庵度过下半生吧。至于润玉,她帮他找了裴家这样的助力,若以后沈家由他当家,希望能好好承她的情,让她在沈府好好安度晚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4 11:15
                                                          离开沈府那天,太微带着一家人出来送别,穗禾戴着幕离,隔着一层纱,她扫视了这一圈人,最后目光落在那个单薄的身影上,两人对视了一眼,润玉一副无悲无喜的样子,她很快就把目光移走,她又看了一眼在沈府牌匾,下一次来她必定会把在这里所受委屈一一讨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14 11:16
                                                            今晚应该还有一更,如果大家有玩lofter,也帮我在那里点个赞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14 11:1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