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芒阿老师tv吧 关注:7,207贴子:38,011

回复:【翻译/搬运】第十一卷 妹妹们的睡衣派对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怎么说呢……即使和她一样是女孩子也会有点小后悔
「喂!大家不要插嘴!艾尔米酱的重要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明明就这样混过去就好了?」
「如果被你蒙混过去了我可不会原谅!好了!既然我猜错了的话,就老实交代吧!」
「本大爷喜欢的人是——」

「艾米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2-12 17: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02-12 17:45
      艾尔米酱斩钉截铁地说到。
      用恋爱中的少女的表情。
      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清楚的事情,但是对小惠来说似乎并不是这样。即使是目击了艾尔米酱对伊尔芙酱的告白,似乎也认为是在开玩笑。
      小惠对艾尔米酱所喜欢的人——这个回答惊住了的样子。
      「那个……艾米莉,是在说伊尔芙酱吧……?」
      「没—错」
      「伊尔芙酱是女孩子没错吧?艾尔米酱也是女孩子没错吧?」
      「啊啊。要是怀疑的话,来确认一下?」
      嘻嘻,艾尔米用捉弄人一般的笑容说道。小惠稍微愣了一下,
      「…………唉?真的吗?对艾尔米酱来说,伊尔芙酱……真的是有恋爱感情在里面的那种喜欢的对象吗?」
      「对艾梅莉亚·阿卢梅莉亚来说,艾米莉她—,是真的恋爱意义上的喜欢。是那种想和她结婚以及一起睡的对象」
      「呜……对不起。我误会了」
      「没事的,现在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
      「那就好」
      「唉——!原来是这样啊!艾尔米酱喜欢女孩子啊?」
      「与其说喜欢女孩子,不如说只是喜欢艾米莉这个人。跟性别无关。就算那家伙是男的,我也还是会喜欢她的——话说你真是不一般啊,在别人公开了自己是同性恋后,还这么追问的,你是我见到的头一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9-02-12 17:46
        「话都说到这里了,就顺便问一下吧……」
        小惠更加不客气的向艾尔米酱问道
        「艾尔米酱。如果伊尔芙酱有喜欢的人了的话……会怎么办?」
        「嗯—……会怎么办吗,那当然是……跟普通人一样咯。有时嫉妒,也会不甘心,还会生气,时而哭泣呗。捉弄一下那个男的之类的,测试一下他之类的,欺负一下他之类的。但绝不会为他加油」
        那是普通吗。
        「然后呢?那个……比如说……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是让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能够让伊尔芙酱幸福的人……两个,甚至……结婚了呢?」
        「不到那个时候的话我也不知道呢……不过最后还是会……祝福他们吧。当然我想用我来让伊尔芙幸福,那是当然再好不过……但如果有能让她更幸福的人,也没有办的吧。只能作为挚友注视着她了」
        「……是吗,真是难受呢」
        「嗯—哈哈,是这样吗?我自己倒是觉得并不悲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9-02-14 17:45
          「唉?是因为……同性的原因吗?」
          「不是很好说明啊,不过……也许那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吧?比如说,艾米莉的对象是男的话,还有横插一脚这个选项嘛?」
          「哎!?等……你在说什么呢!?」
          嘭地脸红得像要爆炸一般的小惠。
          看着小惠,艾尔米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和村正酱兴趣满满的向艾尔米凑了过去。
          京香酱咳嗽了一下,将H的话题岔开。
          「说道山田伊尔芙小姐的话……今天她没能来吗?因为是纱雾,我还想说就算是吵架,也肯定会叫她来的呢?」
          呜呜,被看透了……。
          我假装不知道地移开了目光,艾尔米酱代替我回答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9-02-14 17:46
            「艾米莉那家伙,现在感冒躺在床上休息呢」
            「啊—……因为总是果体,所以冻到了吗」
            小惠说道。
            嗯嗯。所以她是自作自受……。伊尔芙酱没能来什么的,我才没有觉得寂寞。
            「现在一定因为被排除在外,在不甘心地啃着手指头吧」
            艾尔米酱嘻嘻嘻地笑了起来。
            「嘿咻,全员拿起手机!拍一张集体照传给艾米莉!写上『大家非常开心的聊着恋爱话题』!」
            「艾尔米酱是那种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人的类型的人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9-02-14 17:47
              「艾米莉她,『哭脸』和『不甘心的脸』是最可爱的呢!」(圣:这张脸可以参照动画伊尔芙去征宗编辑部抢纱雾的时候被征宗的编辑不放在眼里时的那个表情)
              「真讨厌—,和你交往的话岂不是会很辛苦」
              小惠笑着抛出了话题,这时艾尔米酱突然说道。
              「——话说小惠啊,如果我认真的向你告白的话会和我交往吗?」
              「唉?我~~~~~我我……[语无伦次]」
              「小惠你是不是有点上钩了?」
              「纱、纱雾酱!那种事没有的啦~~~!」
              小惠用力摇着双手否定到。
              没关系吧她……?
              艾尔米酱现在大概是在拿小惠寻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9-02-14 17:51
                正当我为之感到担心之时,艾尔米酱不出我所料,说出了这样的话。
                「真是残念,被甩了呢。然后呢?小惠有喜欢的人吗?」
                「哈啊?」
                「听了别人的恋爱话题,可不能说不分享自己的恋爱话题哦?」
                「唔咕……」
                哟西,再多说说她。
                小惠她一直都只听别人的对话嘛。
                想着在这么好的机会里,把自己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也不错。
                况且……感觉很好玩。
                我默默注视着艾尔米酱那停不下来的攻势。
                然后——
                「知道了啦!——你们!都给我听我的恋爱话题!」
                小惠很快的停下了动摇,回到之前一副从容的态度。
                她是个聪明的人。要说的内容一定会事先想好。
                不过,内容绝对十分有气势,而且还很有意义呢……。
                因为是那个小惠嘛。
                嗯—,还是得想办法让她动摇。也想听小惠认真的谈恋爱话题。
                艾尔米酱要加油啊。
                「酱酱,神野惠的『想谈这样的恋爱』!」
                用洪亮的声音读着栏目名的小惠。
                看吧!果然一点儿都没有想讲「喜欢的人」的样子。
                「我啊,喜欢的,最好是比我大的草食系男生嘚——斯❤」
                「还真是意外的喜好呢」
                从正在写作的笔记本中,抬头瞥了一眼的村正酱说道。
                有同感呢。我对小惠也有一种更夸张的不良的印象……没错,比如说……
                就觉得会不会喜欢那种像草薙龙辉老师那样的人。
                「喜欢草食系的吗?」
                「嗯!」
                「不是强势系的?」
                「……嗯……跟那种人谈恋爱的话……会很可怕」
                啊,这个是真心的!说的也是呢!小惠这人,意外的会这样呢!
                「那个呢……身高不会太高会比较好呢……不会去染发……不是体育运动系的……成熟还很老实,好想跟这样的人谈一场温柔的恋爱啊」
                小惠像是在做梦一样,描述着自己『理想中的男性』。
                「想要调戏那些对女孩子没有什么免疫力~~的男生呢。然后呢,对他若远若近,想把朋友以上恋人未满这令人烦躁的关系久久的持续下去。想让他焦躁不安」
                「也就是说……想要成为调戏达人?」
                「没错!」
                小惠用力的甩下手臂指着我的脸。
                「那种在漫画中出现的男生,非常喜欢的!觉得他超可爱的!我也想成为调戏达人!老师什么的!」
                要求还真多。
                京香用劝解的口气说道。
                「总觉得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在现实当中,是非常难达成的条件呢」
                被抓住了吧。老师。
                「喂喂,惠,逃避到漫画的话题去还真是很狡猾呢。一个现实中存在的男生里,举一个喜欢的人为例吧」
                艾尔米酱说得。可不能让小惠有路可退。
                「诶—?……非常害羞的说…………不说不行吗?」(某神经病:联想『我是大哥大』里的早川京子【雾)
                「「不行」」
                大家的声音如合唱一般整齐。连京香酱也跟我们一起说了。
                「嗯……姆。……知、知道啦」
                「真过分」,小惠的喉咙里发出牢骚。
                「……是大家都知道的男生……」
                她将视线从大家身上移开,一边用微细的声音说——

                「国光君,吧」


                回复
                84楼2019-02-17 15:41
                  嗯嗯……。
                  小惠说不定意外的是会拿出全力去交往的类型呢。
                  「嘛啊,撇开小惠对国光的拥护,他也并不是那种,会在现实中真的和小女孩交往的非常不妙的人吧」
                  「没错没错,我也看过他的小说了,那只不过是想被幼女撒娇系的轻小说。」
                  「在某漫展上那个被大量重版了呢。也就是说,日本大量的阿宅都有着和国光一样的性趣。那家伙的将来一定很安稳」
                  「你们两个根本没说好话啊!再、再说了……这说到底也只是在说认识的人中,合我口味的人的话题吧?又不是我真的喜欢上国光君……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只是想让他当我的家庭教师,在我的房间里开单独课程……找准间隙,像这样……捉弄他的话……会觉得不错啊……什么的……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不要逼的太紧啦~~~~~!
                  小惠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最终还是投降了。
                  我把这一珍贵的画面,牢牢地刻在了脑子里。
                  「呜……脸好烫啊……都有点晕了……」
                  小惠那羞耻的恋爱话题结束后,她本人变得摇摇晃晃的,根本站不稳。
                  呼呼呼……太棒了!大量的创作欲涌现出来了!
                  到现在,村正酱、艾尔米酱、小惠的恋爱话题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当然是,这个人的回合了。
                  「久等了,京香酱」
                  「唉?」
                  「京香酱的恋爱话题,可以说了哦?」
                  「我,我的吗?不用了吧,大家的话已经足够满足了啦……」
                  「是梦想不是吗?像这样大家一起聊恋爱话题。所以……你也要说哦?」
                  我带着毫无恶意的笑容向京香酱说道。
                  「………………唉,那个……是呢」
                  京香酱的可怕的无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
                  在此时艾尔米酱怂恿到,
                  「姐—姐,要再来一杯吗?」
                  「我干了」
                  从被窝里出来,接过艾尔米酱递过来的酒,一口闷了的京香酱。
                  嗯……为什么,她完全不拒绝别人的劝酒呢……?
                  喝了酒之后,自己就会变得不像往常的自己了。
                  我觉得这很可怕。
                  所以,对京香酱感到不可思议。
                  看了京香酱『醒酒后的困扰』的表情,她应该也有喝了酒会变得不好的自觉吧。
                  宛如是想回答满脸疑问的我一样,
                  「我喜欢的人,他也喜欢喝酒——」
                  京香酱突然就开始了话题。
                  「比我大好几岁,相遇的时候就比谁都像大人,但又很孩子气的人」
                  望着远方的眼睛,饱含着思念,非常的美丽。
                  「他在家里喝酒的时候,我在让他『差不多就行了』的时候,还把酒给洒出来过」

                  ——呐,等你长大的时候,我们一起喝吧。
                  ——事实上,只是梦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9-02-21 12:47
                    「就这样我长大了,长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其实,并不是很喜欢酒的味道……有点受不了呢。但是在这种场合(下着重号)下被劝酒的话,却无法拒绝」
                    京香酱正坐着,盯着双手持着的酒罐子。
                    然后,慢慢地环视了一圈客厅。
                    肯定是因为,这里是京香酱和喜欢的人的约定没能达成的地方。
                    「差不多就行了」我说到。
                    于是,京香酱害羞的苦笑道「我知道了」。
                    「什么时候,纱雾和正宗长大成人的时候,一起喝一杯吧」
                    事实上,只是梦而已。
                    京香酱像是在向我们的妈妈小声的嘀咕道——
                    「嗯,说好了」
                    我发誓一定会实现她的愿望。
                    「一码归一码,恋爱话题还是要继续的哦?」
                    「不,不是说了吗?」
                    「不能光说好的」
                    对毫不客气的我的话,大家发出了「就是就是!」的声援。
                    「呜……知道了啦。但是,别的还要说些什么……」
                    「那么,就让我们听一下作为成年女性的恋爱观或者建议。毕竟听了我们那么多恋爱话题,不是正好吗」
                    在这时提出意见的是艾尔米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9-02-21 12:48
                      明明是女孩子却喜欢伊尔芙酱,喜欢到想要和她结婚——
                      对有着这样特殊恋爱的艾尔米酱,京香酱以「这不是像我这样的外人能插嘴的」的理由拒绝掉后,这样说道。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你这样有着喜欢同性这不一般的恋爱的人,应该有着比别人更大的辛苦和烦恼才对。不管是否成功,对有着『不普通』的生活方式的人来说,这个社会是不友好的」
                      「那是当然了。不仅仅是自己,连对方和周围的人都会被这些缺点波及到。该怎么办才好,为什么没有能解决烦恼的人。而且,这是我自己(下注重号)的恋爱。只能自己思考、自己解决、自己去做些什么、还要让自己去接受的吧。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听一下你的意见呢——你怎么看?」
                      「我没有谈过这么不一般的恋爱(下着重号),所以也说不出什么好的意见」
                      刚才,好像听到了特别直白的台词啊。
                      「我觉得只要向着自己相信能够幸福的方向前进就行了。喜欢之人以外的意见没有听的必要。我说的话也可以无视。但是,我不会否定任何恋爱的形式。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会为你的恋情声援的哦」
                      「被真心的鼓励还真是开心呢。谢谢」
                      「不客气。我反而更羡慕能认真恋爱,还可以为之烦恼的你」
                      「不要说的像自己不会再恋爱一样嘛。你又不会懂嘛」
                      「自己已经不会再有恋爱的冲动了。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孝,和泉家的血脉就交给正宗君去传承了」
                      「说到征宗啊——如果没有纱雾的话,征宗会不会总是和你黏在一起啊?」
                      「咳、咳、咳!」
                      京香酱呛到了。
                      「说、说、说什么傻话呢!」
                      「是吗?我倒是觉得有那种if存在哦?那家伙也按着那家伙有着特殊的恋爱方式在恋爱呢——作为家族陪伴在他身边,比起谁都关心他,还可以随心所欲的撒娇,有爱着他的漂亮的监护人的姐姐,就算喜欢上了也不奇怪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9-02-22 13:56
                        那个时候——我·和泉征宗,正好是工作中小憩一下的时间。
                        上完厕所回来,走过走廊,把手伸过脑袋,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肩膀。
                        「好……的,再加把劲吧」
                        就在这个刚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声音。
                        「——呼呼呼,没有必要藏起来,我是猎人!放心吧——村子里潜藏着的邪恶的人狼,我必将用这双手将它狩猎!并且保护住大家!所以说……没有必要把我吊起来!这样的话绝对能够胜利的!在这之中没有比我更厉害的人了!」
                        「突然让你出局了真是不好意思,但这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游戏哦,村正老师」
                        「并不是真的要战斗哦?只是游戏而已?」
                        「什,什么……?笨蛋吗你……,这样下去我就要……?」
                        「大概今晚死了,村人方就大危机了」
                        「大家,听好了。刚才的出局是我的骗局」
                        「吵死了,傻瓜」
                        是在玩什么游戏吗,吵闹的声音传了出来。
                        「纱雾她,貌似挺开心的嘛」
                        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转过身背对客厅。
                        然后,背后传来了开门声。接着又传来了「征宗」的叫我的声音。
                        回过头去,在那里的是艾尔米,不,过……。
                        「……你」
                        我有一瞬间忘记了呼吸僵住了。
                        是谁在叫我,明明是预想中的人——却大吃一惊。她却「嘘—」的将手指放在嘴唇上比了个让我「轻点说话」手势。
                        然后,用手将门悄悄地关上。
                        「喂征宗,傻站在那干嘛」
                        艾尔米马上就察觉到我奇怪的举动的原因。
                        害羞地抱住自己的身体。
                        「看什么呢……」
                        恢复正常的我打量了一番这位『和平常不太一样的』红发少女,
                        「没什么……你穿的睡衣意外的可爱呢,只是这样」
                        没错。
                        总是穿着男孩子的衣服梳着男孩子气的发型的艾尔米。
                        但是,今晚她的氛围非常的不一样。
                        穿着有着摇摇摆摆的蕾丝边的白色睡衣,宛如公主一般。
                        真的就和变了个人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9-02-23 23:02
                          「……嘿~,嘿~,像小孩子一样真是不好意思呢。反正就是不很适合我啦」
                          艾尔米像是自暴自弃一般撅起了嘴唇,我摇了摇头说到。
                          「我觉得非常适合你,很可爱哦」
                          「是、是吗?」
                          「你一直都是男孩子的语气所以我没有注意到……艾尔米你把头发放下来后,真的是非常的美少女呢。哈哈……所以你穿着的大小姐睡衣非常合适哦。说不定还能拿来当我的写作素材」
                          「真是的,你这个迟钝的轻小说作家哟。这种时候应该停止分析老实的表扬我就行啊,说不定我还会心动一下——」
                          嘻嘻嘻的笑着。
                          「这样的话是不能和本大爷触发条件剧情的哦」
                          「但我并不想进艾尔米线」
                          「真的吗?这个世界游戏化的话,可是能在原作者亲手写的艾梅莉亚线里和我结婚也说不定哦?」
                          [你的线什么的不会有的啦]
                          「那可不一定呢。明明你都因为艾尔米酱的公主睡衣姿态而着迷了」
                          微笑着和我说着。
                          像男性朋友一般的这段对话,令我感到踏实。
                          「于是,找我有什么事吗?点心的话,厨房的柜子里有一堆哦」
                          「哎哟,是呢是呢。那个啥,本大爷有一个不错的提案要听一下吗」
                          「?提案?」
                          「是啊是啊。我就直接问了,征宗——」

                          「你对纱雾的恋爱话题有兴趣吗?」
                          「请详细的和我说一下」

                          我非常激动的上钩了,这也是当然的事。


                          十分钟后——……
                          「嗨—,小惠有一个提案!由于村正老师的大活跃村人全灭了,所以差不多该进入主题了吧?」
                          「呼,惠啊……不要把我说的像战犯一样,村子的败因是所有的人哦」
                          此时艾尔米提议了举手表决。
                          「觉得战犯是村正老师的请举手——!」
                          「「我!」」
                          「咕奴奴……结束的胜负就先放一边吧,惠哟……不如说一下你说的那什么主菜吧?」
                          「为了规避露骨的话题,就有我首当其冲吧。当然,说到这个美少女睡衣的主菜——肯定就是纱雾酱的恋爱话题咯♪」
                          「嗯……我?」
                          纱雾指了指自己脸庞。
                          「是—的哟—。不是就剩你没有说了吗」
                          小惠戳了戳纱雾的鼻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9-02-25 22:59
                            「是吗……我也得说一说啊。呜……完全忘记这回事了。……嗯……怎么办好呢?」
                            纱雾害羞的闹着脸颊。
                            于是小惠为害羞的纱雾准备了一个容易说话的场面。
                            「普通地聊一下你和男朋友之间恩恩爱爱的对话啊,抱怨一下不满啊,请说些像这样的」
                            「但、但是……那种事不会显得我……很烦吗……」
                            「不会的!因为这里就是说那些事的地方吗?」
                            「就是嘛纱雾。我也想听一听『有了女朋友后的征宗君』是什么样的,请尽情的说吧」
                            「明明才刚刚被甩,村正老师的心理是怎么了?」
                            「私生活有纱雾支撑着就行了。我是要支撑政宗君的文章=灵魂的」
                            「说明了之后,反而更加不明白了」
                            「嘛啊,老实的说,最终他还是会被我征服的,所以现在和纱雾交往也没有任何问题」
                            「火大……姆……你要是那样说的话,我就要秀恩爱秀到村正酱说『已经够了』为止」
                            「好的,纱雾酱也提起兴致来了呢!就是要这样!」
                            「稍微等一下哦……先让我想想……」
                            女孩子们纷纷向纱雾靠拢,聚集在一起。
                            房间里充满着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味,变得更加的香了。
                            ——那么。
                            我·和泉正宗,现在——
                            正潜入在客厅开展的女子会当中。
                            这是靠艾尔米的手段得以实现的场景。
                            长话短说。
                            直到刚才,在这个房间里,还在进行着使用手机进行的简易『人狼杀』。
                            关于游戏的规则我就省略不讲了,在这个游戏的进行时,只有获得『人狼』这个角色的人可以自由行动,其他的人都会被限制听觉和视觉,存在着这么一段时间。
                            艾尔米就利用这个机会,将我这个异分子,带入了女孩子们的花园。
                            ——嗯?有关键的一点我没有说?
                            ——难道说是说『现在我是从哪里偷听着女孩子们的谈话吗』这件事吗?
                            告诉你们吧。
                            是在艾尔米的被窝里面哦。更确切的说,我现在是处于和艾尔米同一个被窝,在这个状态下听取女孩子们的谈话哦。
                            ——冷静地想一想,我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呢?
                            的确,『纱雾的恋爱话题』我非常想听!纱雾会怎样和大家说——什么的,到底会不会提到我——什么的,超~~~级在意的!
                            但是————
                            会变成这么危险的状况我可没有听说啊!
                            现在我的罪恶感和暴露的话该怎么办的不安感渐渐涌出来了啊,艾尔米!
                            咣!就算我想要用眼神逼问黑幕——在这个体位下也只能看到艾尔米的胸。
                            从公主殿下的有着裙摆的睡衣中,传来飘渺的香味。(kdyg:请你原地death)
                            奇怪的气氛。
                            这绝对不是我对艾尔米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9-02-26 22:10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艾尔米有一点男孩子气,明明是超级美少女,我却并不怎么动心。
                              近在眼前隆起的胸部这个冲击,对我来说非常的刺激。
                              这股无法平静的心情,我相信这绝不是出轨的心情。
                              「那个……大家……我想好该说什么了哦」
                              爱着的纱雾的声音令我马上恢复了神志。
                              「等你好久了!」艾尔米兴奋的说到。
                              「就那么想听吗?」
                              就是那么想听!
                              我为了抑制住内心的尖叫而花了很大的功夫。
                              在纱雾踌躇的时候,我从艾尔米的被窝的缝隙里偷偷的看向外面。然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9-02-26 22:11
                                「噗」
                                明明是在潜入任务中,我还是没能憋住喷出了出来。
                                「啊嘞?艾尔米酱,刚才你是不是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唉?啊——啊啊,咳咳……稍微呛到了一下……」
                                『搞什么啊征宗!不要出声啊!想被发现吗!』
                                艾尔米把这个想法用按我的头和拧我的手臂的方式传达过来。
                                ——对、对不起……!但是没有办法啊!?这可是十分震撼的光景啊!
                                没错!我向艾尔米抗议!
                                我目击到的那个是——
                                穿着工口到无法言语的姐姐,趴着睡的姿势。
                                这样的京香姑姑。
                                怎么回事?这个……透透的……内衣?睡衣?……连,连衣裙睡衣……?
                                老实说我对女性的服装不是很清楚,这个成人的H着装的正式名称完全不知道……[s**:这不是情趣内衣吗。。。]
                                这就是之前说的……决胜睡衣吗?
                                我的精神受到了预想外的巨大伤害。
                                集中意识,缩起僵硬的身体,移开视线尽量不去看。
                                于是——
                                「……那、那么,我就开始将我喜欢的人的事了」
                                外面刚好进入主题的样子。
                                纱雾的脸更加的发红。
                                「我喜欢的人是……正宗……和泉正宗」
                                对于这句台词大家都一副『我知道的啦』的反应,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激动。因为喜欢的女孩子,说喜欢我。
                                ——非……常的开心……。
                                不管是几次,就算知道,这份心情也仍然不会褪色。
                                将手放在高鸣的胸前。纱雾继续说到。
                                「正宗……他从两年前开始……就是我的哥哥……再更之前……也是我重要的伙伴……搭档……更久以前,还是给了我梦想的恩人」
                                这回,大家都没有说『知道的』。闭上嘴静静地听着。
                                「妈妈和爸爸再婚之后……第一次和正宗碰面的时候……觉得他是挺呆滞的孩子」
                                那是……当然……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啊。
                                此时,纱雾犹如回想起往事一般微笑起来。
                                「真的是这家伙吗?我这样想到。只是名字相同而已吧,应该是这样……。也没能鼓起勇气去问他……」
                                我和纱雾,在相遇之前就相识了。
                                通过网络小说网站——互相交流,互相说了自己的梦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2-27 22:58


                                  呜……哇、哇、哇哇哇……。
                                  ……纱雾会对我生气的理由总算知道了。
                                  这样,会死的。
                                  「喜欢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说都说不完」
                                  看到最喜欢的恋人,那么喜欢自己,这谁忍得住啊。
                                  现在不马上停下来的话……我就要死了,害羞的死了。
                                  我紧紧地抓住被子,艰难的将眼睛闭上。
                                  即使如此,纱雾甜蜜的声音还是像麻药一般浸透进来。我还是忍不住瞄几眼。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对正宗说了很多任性的话。即使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家人听了,也会不管我的程度,也说了很多……过分的事。……我不好的地方,不行的地方,糟糕的表情,肮脏的地方,不管什么,正宗他全都知道。然而……然而……正宗他却对我说最喜欢我了什么的……。和我在一起就很幸福……用发自内心的的笑容对我说……」
                                  纱雾露出了今晚最灿烂的笑容,

                                  「他的那个样子……我最讨厌,也最喜欢了」

                                  「我想让正宗每天都开心。想给他买他喜欢的东西……只要是能让他高兴的事,都会为他做。为他做饭……为他赚钱……家务活也都想帮他做……像这样,养他一辈子。让正宗更加喜欢我……我也要变得更加喜欢正宗。要变得可以挺起胸膛说,我对正宗的爱比正宗对我的爱更加的大」
                                  对纱雾的深情诉说,我无路可逃。
                                  致命伤一直、一直在摧残着我。
                                  就连不是当事人的艾尔米都快腻到想吐的样子。
                                  然后纱雾像是阻止的一般。
                                  用充满自信的声音说到,
                                  「我才是最爱正宗的。所以我谁都不会给。我要变得幸福」
                                  我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


                                  收起回复
                                  104楼2019-03-01 12:50
                                    第三章


                                    回复
                                    105楼2019-03-01 12:51
                                      在和泉家召开的『恋爱话题女子会』过了一夜后。
                                      「我出发了」
                                      穿着制服的我与往常一样向二楼大声说到。
                                      然后纱雾从楼上下来了,
                                      「注意安全,哥哥」
                                      在玄关向我说到。
                                      「路上小心哦」
                                      「……哦,好的」
                                      「给,这是我试着做的……便当……」
                                      「唔哎?……3,3Q!」
                                      「嘿嘿……吓了一跳吧?虽然都是哥哥教我的料理……我也是下了不少功夫做的,可以期待一下哦」
                                      「哦哦……我超级开心的!……嗯,我会好好的吃掉的!」
                                      我如同获得奖杯一般,毕恭毕敬地接过了便当盒。
                                      然后纱雾害羞地说,
                                      「真是的……太夸张了」
                                      ——纱雾目送着我离开。
                                      刚才的是和泉家渐渐可看到的光景。
                                      要是一年前的我看到了,绝对会吃惊的仰天长啸,然后会开心的不得了吧。
                                      在旁人的眼里看来,可能只是让人暖心的画面吧。
                                      然而事实上,我们兄妹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哥哥……今天放学后也要去出版社工作吗?」
                                      「啊,啊啊……有一个临时的脚本会议。所以你可以先睡了」
                                      我抑制着内心的冲动说到,纱雾却摇了摇头。
                                      「不了……我等你。一起吃晚饭吧?」
                                      纱雾说着说着就幸福的害羞起来。
                                      「………………………………」
                                      我忍不住摇晃了起来。
                                      然后纱雾盯着我的脸说到。
                                      「?哥哥?」
                                      「嗯!?怎怎怎怎怎、怎么了?纱雾……?」
                                      把脸靠那么近的话!我会死的!
                                      我大声地叫出来后,纱雾歪着头说,
                                      「从早上开始哥哥的样子就有点奇怪?」
                                      「没——有——那——回事……」
                                      「嗯—……果然还是不对劲。脸也那么红……是感冒了嘛?有发烧吗?」
                                      唰的。
                                      纱雾白白的手向我的额头伸过来。
                                      纱雾想要摸我。
                                      「!」
                                      我激动的反应着,勉强躲开了纱雾的手。
                                      「唉?」
                                      大概是没想到会被恋人躲开——纱雾非常的疑惑。
                                      本来应该是要迎合她的场合。这我当然知道——
                                      「那、那么,我出发了!」
                                      我慌慌张张的向学校出发。
                                      从玄关飞奔出去,过了100米左右,才停下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9-03-02 22:38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9-03-04 12:10
                                          「……姆……哥哥的样子好奇怪」
                                          在没有人的走廊上,我小声的自言自语到。
                                          我,和泉纱雾有一个烦恼。
                                          虽然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说了,我和正宗是……那个………恋人关系。
                                          ……然而。
                                          「总感觉,正宗在躲着我」
                                          靠近他的话他就会动摇,想碰一下他的话他会躲开,一说完话他就会马上逃走。
                                          无论做什么,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的可疑。
                                          这很明显,非常的奇怪。
                                          「嗯……」
                                          正宗开始变得奇怪的是从……没错,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的。
                                          昨晚最后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还很正常,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应该是这样?但是,会发生什么呢?我做了什么会让正宗讨厌的事……吗?
                                          「完全没有线索」
                                          更何况到早上为止都没和他见过面……等等……我过去犯下的『恶行』在那个时候暴露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我对正宗所做的,『坏事』——
                                          「偷偷把正宗的大福吃掉那件事?还是说,无视小说的设定把女主的发色涂成粉色的那件事?难道是,难道是——」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因为刚才列举的事,正宗已经全都知道了。
                                          而且……我的男朋友才不会因为那种事生气。
                                          对我的工作有不满的地方,会及时的好好提出来。
                                          比如说,在埃罗芒阿老师的真实身份是和泉纱雾这件事,还没有暴露给正宗的时候的事——
                                          从和泉老师那里经由编辑,我收到过这样的商业邮件。
                                          『这个女主的欧派请务必要画的大一点』
                                          『请画的再大一点!拜托了!』
                                          『和我的想象完全不一样!附件里有我理想中的欧派的样子!请照那个感觉来!』
                                          『埃罗芒阿老师你,我只要一大意你就会画贫乳呢』

                                          喂,这家伙是想和我吵架吗?
                                          当时就是让我那么的火大。
                                          这位如此率直的叫做和泉征宗的轻小说作家。
                                          所以说正宗的样子很奇怪的原因,应该不是突然讨厌我了。
                                          更加直接的理由那就是……叫做和泉正宗的男孩子……
                                          「最,喜欢我了啊」
                                          啊——,脸一下子就红了。呜呜呜……被自己的台词弄到害羞了。
                                          总,总而言之,就是那么一回事啦。
                                          正宗奇怪的原因,肯定有别的理由!
                                          我一边扫地一边洗衣服一边呜姆姆的烦恼着。
                                          ……再怎么思考,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这样的话,
                                          「果然……只能找谁商量一下了」
                                          我把清扫工具整理好后,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飞扑到床上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打开浏览器,搜索想去的网页。
                                          找的的网站名叫做『小桐桐的恋爱❤人生相谈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3-06 22:13
                                            在网络刚兴起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的,红字黑底的有点“中二病”感觉,十分可疑的网页设计。主页画的是一位哥特萝莉的双马尾少女。
                                            内容有两种。管理人自言自语的流水账日记,和恋爱相谈板。
                                            只要将想相谈的恋爱输入,就会有自称『恋爱高手的女高中生』的管理员回复你。
                                            (非常自大)可以帮你解决问题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9-03-06 22:13
                                              能否当做参考先放一边,对一些麻烦的相谈,倒是非常爽快的给出了意见,我读了几篇也觉得挺有趣的。
                                              「……不管怎么看,网页设计都太杂乱了」
                                              也并不是觉得做的很烂,只是身为插画家,有一种想把画换成有『恋爱❤️人生相谈室』感觉的画的感觉涌出来。
                                              不过,在现在这个时代,这种设计反而引人注意吗。『小桐桐的恋爱❤️人生相谈室』意外的热闹呢。一周有2~5件的烦恼投稿。
                                              「嗯…………~~~~,好吧」
                                              逛了下网站稍微犹豫了一下的我,还是忍不住投稿了自己的烦恼。
                                              虽然的确是奇怪的网站,但我也的确是想和谁商量一下,和认识的人商量的话有太羞耻了……而且——
                                              ——能从年轻的女孩子那里得到意见什么的,很让人激动的吧!
                                              兴致高涨起来了。
                                              或许是装作女高中生的大叔也说不定?
                                              不去想那么没有梦想的事。
                                              这个,叫做小桐桐的管理人绝对是jk。
                                              文字的表达方式也很像!我相信她!
                                              那么,也已经骗过自己的内心了。
                                              我投稿的恋爱相谈如下。
                                              初次见面,我是13岁的女初中生。
                                              我有一个承诺将来的男朋友……但是最近,总觉得被他避开着。一靠近他他就会很动摇,想碰他的话他还会躲开,今天早上也是……为了量一下他的体温,只是想摸一下他的额头而已,他却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和人商量一下……
                                              就在这个网站投稿了。
                                              如果能给我一些意见,我会很感谢的。
                                              投稿成功后过了一会儿,管理人的回复就发过来了。
                                              你好,我是小桐桐。
                                              看到这么正经的相谈内容,惊的我手机都掉了。
                                              那—啥……虽然有很多想要吐槽的地方。
                                              但是我相信埃罗芒阿酱说的。
                                              肯定,都是真的,吧?
                                              嗯……最近的年轻人,真是早熟啊~~~~~~~~~!
                                              这样的话,在这里聊的话,会不会太那啥了?
                                              我这边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
                                              「呜……」
                                              我思考了数秒,删掉了同意的回复,直接打上了自己的邮件地址。
                                              之后,我们又稍微聊了一会儿——
                                              小桐桐:再一次打个招呼,你好。
                                              埃罗芒阿:你好。
                                              ——变成了邮件里交流。
                                              从小桐桐酱那里刷刷的传来了超长的回复。
                                              如果是用手机打字的话,可以比得上以前的和泉正宗的打字速度了。
                                              小桐桐:虽然有些突然,你的这个网名,难道是插画家的埃罗芒阿老师吗?
                                              埃罗芒阿:是的。绝对和h的漫画没有任何关系。
                                              小桐桐:果然是这样啊!我超喜欢你的!
                                              埃罗芒阿:唉,真的吗?
                                              小桐桐:真的真的!为什么老师你要感到意外啊?
                                              埃罗芒阿:毕竟我没什么知名度嘛。特别是在年轻的女孩子当中。
                                              小桐桐:没有那种事啦!
                                              不知道埃罗芒阿老师的女孩子什么的,在这个时代是不被允许的!
                                              埃罗芒阿:……是,是吗。


                                              回复
                                              116楼2019-03-09 13: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3-11 12:59
                                                  「草薙前辈……不好意思啊……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没事,倒是你没关系吧?」
                                                  「虽然不是没什么事,但还是没问题。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意识集中在便当上。我身负着将女朋友做的角色便当好好品味的崇高使命」
                                                  「…………是、是吗。那,加油哦」
                                                  「好的!」
                                                  之后——
                                                  我几度做出了在休息室『发出奇怪的声音』『抱着头沉默』『仰头大叫』等等大幅度动作,快要过劳死了,总算是吃完了纱雾的便当。
                                                  顺便一提在吃的时候,我用手机拍了五六张照片。还拜托了路过的制作人赤坂透子,帮我拍了张与便当的合照。
                                                  注意到的时候,离脚本会议开始还有20分钟。时间过的太快了……。
                                                  「呼……我吃饱了」
                                                  「……冷静下来了吗?」
                                                  草薙前辈对恢复正常的我问道。
                                                  「是的,虽然是一场死斗……我勉强活下来了」
                                                  「今天人比较少倒是没什么关系,那个……以后可千万别那样了,好吗?」
                                                  「我、我知道了」
                                                  被轻浮的前辈以极其稀少的认真脸斥责的我,老实地反省了自己。
                                                  刚才如发了疯一般的我,不仅作为社会人,作为人类也确实失格了。就算是有过于喜爱宝物的理由,那样做也不太好。
                                                  「我,最近有些恋爱方面的烦恼,所以才——」
                                                  「失去了理智吗」
                                                  「啊,是的。最近女朋友对我的爱过于沉重。虽然很开心……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陷入各种各样的混乱中」
                                                  「谁理你啊。我可没有打算听你的恋爱烦恼」
                                                  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明显厌恶的草薙前辈。
                                                  既然他这么说了也没有办法,我只能终止我的话题了。
                                                  「话说草薙前辈为什么在这?」
                                                  「跟狮童约好一起吃饭。等那家伙开完会呢,我就边工作边等他了。从『世界妹』的制作人进了会议室来看,你之后有脚本会议吧?」
                                                  「是的。所以说,狮童君,差不多要出来了吧」
                                                  连推理都算不上,因为我和狮童的担当编辑是同一个人。
                                                  神乐坂编辑的预定是『狮童国光的会议』→『「世界妹」的脚本会议』这样的流程。也就是说,狮童君的会议应该就快结束了。
                                                  「那就差不多该收拾一下过去了呢」
                                                  草薙前辈把摊在桌子上的大学笔记收到了黑色的包里。
                                                  这是啥?我突然想问,就问道。
                                                  「要用笔记本?是什么工作?」
                                                  总不会跟村正前辈一样写原稿吧。
                                                  草薙前辈把收回去的笔记本又拿了出来,递给了我。
                                                  「『新作的企划书』的草稿而已。我一般都是在笔记本上打好草稿,再用Word整理出来」
                                                  「这样啊」顺便一提我从最开始就用电脑写的。「话说,企划书的写法我到现在都还不是很懂,可以的话稍微让我看一下好吗?」
                                                  「请随意」
                                                  「非常感谢」
                                                  我道过谢后,就毫不客气的看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3-15 12:29
                                                    与前辈轻浮的外表相反,上面的字体非常干净整齐。笔压略强,文字微微向右上方倾斜。
                                                    由于我的字写的很丑,所以看见字写得好的人就会无理由的尊敬起来。
                                                    上面写着的是故事最低限度的大纲,
                                                    『面向的读者是OO』『为了在OO里受欢迎加入了OO的要素』『与之相似的已有作品OO和OO』
                                                    『今后一年之间的流程预测与其理由』『女主角的魅力是——』『女配角的配置』
                                                    ——仅仅只是这些就花费了好几页纸。略去我的感想。
                                                    除了记载了本文内容之外,还有不少的箭头和注释,全部都是由铅笔写上去的。
                                                    「啊啊……是这种写法的话确实得用笔记本和铅笔呢」
                                                    「不像这样用铅笔写下去,突然出现灵光一闪的的点子的时候会比较麻烦。企划书的写法每个人都不一样,没有模仿我的必要」
                                                    「不,我觉得非常有参考价值」
                                                    能知道『别人的工作方法』的机会是少之又少的。
                                                    因为我周围的同行,都是些特殊的人啊。
                                                    比如说千寿村正老师,山田伊尔芙老师。
                                                    ……之前向山田伊尔芙老师问『企划书的写法』时,她太一根筋了什么都没能参考到。
                                                    「……草薙前辈的企划书,……分量挺大么」
                                                    「只是草稿而已。而且你仔细看看,企划的点子有三种」
                                                    「哦,真的哎。这不是干劲满满嘛」
                                                    「一考虑接下来要写什么样的书,就觉得很期待。于是把半年后感觉容易火的三种类型的写出来了」
                                                    「写企划书,很『开心』吗?」
                                                    「当然。就跟TCG(卡片游戏的一种)差不多吧。轻小说市场,就是在当下的环境中,流行着什么,然后来抢夺有限的读者。我们要注意流行的方向,将手中的牌组合出最适合的企划来开始游戏。企划做的好的话,就能获得更多的读者,然后获得真实的钱。失败的话就要分析原因,重组企划重新开始。像这样有趣的工作基本上没有多少吧」
                                                    举了很像阿宅会说的例子。
                                                    说起工作就像玩耍这件事,我就想起了那个人。
                                                    只不过那个人不是TCG。

                                                    ——这份工作是对战型的网络游戏哦!
                                                    ——恋爱喜剧是拼图游戏哦!

                                                    是这样说来着吧。
                                                    「我还挺意外的」
                                                    「啊?什么?」
                                                    「我第一次听草薙前辈说工作是一件『快乐』的事」
                                                    「是吗?嘛啊,或许是呢」
                                                    以前一直都尽说钱的事了(虽然刚才稍微提到了钱),我还以为草薙前辈觉得轻小说的工作很枯燥呢。
                                                    现在我对前辈的想法改观了,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稍微,刮目相看了一点。
                                                    「因为我,并不是很喜欢写轻小说」
                                                    喂。
                                                    才刚对你刮目相看啊,嘿!是怎样啊,刚才的轻小说作家说了些什么不该的发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3-17 12:30
                                                      明天开始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9-04-09 22:32
                                                        「再说得更清楚些,我本来也没想创作有趣的作品」
                                                        「真是的,又这样说些竟是让读者听了会幻灭的话」
                                                        「客观的理解自己,是很重要的事哦。自我分析,你应该在就职讲座上做过吧?」
                                                        「我才高二欸,并没有工作的可能」
                                                        「是嘛,年轻真好啊。『通过自我分析,来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当时我觉得这种事很无聊,但是现在觉得非常有必要。无论是工作还是别的,只有好好理解了自己的喜恶才能够长久地持续下去」
                                                        自己在什么时候,会感到开心。
                                                        自己在什么时候,会感到幸福。
                                                        自己在什么时候,会感到难受。
                                                        自己受到什么会愤怒,得到了什么会高兴。
                                                        自己喜欢着什么,讨厌着什么,希望着什么。
                                                        好好理解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前辈这么说到。
                                                        「『只是想创作出有趣的作品』,『跟作品无关只是想被别人称赞』,『想从同行那里获得好评』,『想轻松地赚钱』,『想给讨厌的某人一点颜色看看』,『想被别人一眼就当作阿宅』,『想在社交软件上火起来』——像这样即使是做同样工作的人,真正想做的,每个人都不相同。要创作的东西也是不同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如果不好好弄清楚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做什么的不会成功的。但是好好面对那些困难,在此之上还能前进的人事不会输给那些不是这样人的。因为你能够勇往直前。」
                                                        「前辈有好好认清自己吗?」
                                                        「当然」
                                                        草薙前辈嘿嘿的笑着。
                                                        「我呢,并不喜欢写轻小说。也并不『想要创作有趣的轻小说』。我喜欢的是『被别人说自己的东西很有趣』。喜欢为此而努力做计划。然后在这之上还可以赚钱这点我也喜欢。所以才选择做轻小说作家的」
                                                        ……那不就是。
                                                        「也就是说……只要有很多的读者说前辈的小说很有趣,能赚到很多钱的话——就算自己不觉得作品有趣也没有关系吗。只要读者觉得有趣,自己觉不觉得有趣这件事并没有必要吗……?」
                                                        「是的哟」
                                                        「哎哎~?」
                                                        「如果说我随便写写的作品,能让大家『觉得有趣』的话,我会很开心地继续随便写下去。然后用双倍的分量,赚到双倍的钱」
                                                        「这样损坏轻小说作家的名声,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怎么可能。因为我可是向着自己信仰的目标全力的在工作着啊,只会觉得很骄傲好吗」
                                                        「完~~~~~~~~~~~~~全没有同感!」
                                                        「因为你不是我嘛。想法能一致反而稀奇」
                                                        「是这样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9-04-10 07:26
                                                          我半眯着眼盯着前辈,他耸了耸肩。
                                                          「为了不被误解我就说一下吧,现在的作品我并不是随便写写的。不管是失败的,还是在卖的,全都是我用全力写出来的。不这样做的话,我的读者大人们完全不会说『有趣』这两个字的」
                                                          嘛啊,随便写写的东西能被评价为『有趣』——
                                                          这世间也没那么温柔呢。
                                                          草薙前辈这样说到。
                                                          「所以说我啊,虽然不是那么喜欢写轻小说,可以的话真想罢工……但是为了让那些家伙感到有趣为了赚钱!没得办法!只能拿出实力!认真的写恋爱喜剧了!懂了吗!」
                                                          虽然听起来像傲娇的台词——不过这一定是前辈的真心话吧。
                                                          草薙前辈的想法是……虽然要借用一下他的台词……也许根本不是真心想当『真正的作家』。只是有着轻小说作家这一名号的冒牌作家。
                                                          虽然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同感。
                                                          但草薙龙辉老师努力写出来的恋爱喜剧,我以后也会很喜欢看的吧。
                                                          因为这个人会顺从自己欲望,就算没有办法,也会认真地创作出来的作品,一定可以一直的有趣下去吧。
                                                          他挠着自己的后颈,把话题转回到了几分钟前。
                                                          「嘛啊,就是这种感觉吧……能搞清楚自己的话,既可以不为无聊的事烦恼,也不会搞错自己前进的方向,还可以放开自己的视野来增加选择哦。对我来说……如果能达成目标的话,也不一定纠结在轻小说上,的吧」
                                                          只要是自己的作品能被夸赞又可以赚钱的环境就行了。
                                                          应该是这样的的意思吧。
                                                          原来如此,如果不是很了解自己的话,还真是不怎么能想到。
                                                          「我——又该如何呢。去了解……自己吗」
                                                          自我分析什么的,根本没有意识过。
                                                          「和泉你不是应该比我了解自己更加了解你自己吗?」
                                                          「是这样吗?」
                                                          「那么我就问问你,你想干什么呢?」
                                                          「想让喜欢的人幸福。为此要实现我们『两个人的梦想』」
                                                          「看吧,这不是马上就回答出来了。明明只是个小孩,却没有任何迷茫地走最短的距离。这样的我当然是比不上」
                                                          「………………」
                                                          「但是自己以外的事反而会搞不懂,因为总是注视着前方」
                                                          「哎?」
                                                          「为了重要的某个人『想让她觉得有趣』『想让她开心』『想让她笑』『想让她幸福』——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是我们工作的时候总是做的事。是每天每天,都开开心心地做着的事。所以说——你喜欢的人不也是和你一样的吗?」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9-04-10 07:26
                                                            我一瞬间失去了话语,在心中把前辈的话好好思考整理了一下后,说到。
                                                            「纱雾她也……想让我幸福吗……?」
                                                            「我不了解你们的事所以不能下定论,但是你不是听到了这样的话吗?」

                                                            ————我来让他幸福。

                                                            确实呢。
                                                            真厉害啊……。不愧是恋爱喜剧的老手……该这么说吗?
                                                            「你啊,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让对方幸福』这种超级快乐的事,凭什么只有你自己可以做?而且这两年里都是你一个人独占了这些快乐,现在到了对方想做了,你反而混乱起来……这说不通的吧」
                                                            这不是很狡猾吗,恋爱喜剧作家这么说。
                                                            「………………」
                                                            我的眼睛瞪地好像要蹦出来似的。
                                                            「草薙前辈」
                                                            「干嘛啦」
                                                            刚才,毫无中心的超长对话……
                                                            「难道说……你在帮我解决烦恼吗?」
                                                            「哈?……你该去开会了吧嘿,赶快给我过去」
                                                            就好像自己写的小说里的傲娇女主角一样,草薙前辈咂了咂舌。

                                                            到了18点,临时脚本会议开始了。这是由于上周真希奈小姐把原稿弄丢了而重新召开的会议。
                                                            而且和之前弄丢的不一样,这回丢的是完成度非常高的原稿。
                                                            弄丢原稿的当日,真希奈小姐这样说到。
                                                            之后,她还是好好的完成了原稿提交上去了。
                                                            今天的脚本会议就是关于原稿的。
                                                            「怎么样哟征宗。非常不错的排版吧?这可是被制作人逼着,在叫苦连天的情况下写出来的哦?」
                                                            唰……坐在椅子上的真希奈小姐转向我。
                                                            穿着服务员服装,带着圆圆的眼睛的如同大姐姐一般。
                                                            光看外表只会觉得她年纪比我小,不过姑且是成年人。本来有点微胖的她,最近沉迷工作,渐渐瘦下来了。
                                                            对于这样的她,我非常直接的说出了感想。
                                                            「啊,是的。我觉得非常有趣」
                                                            「是吧?虽然在第五话的部分放入了第二卷的内容,但是想想之后的发展,这部分我实~~~~~~~~~~~~在是不得不把它压缩些。但是重要的台词又很多,伏笔也很多,又不能把这些全部删掉。超级烦恼的」
                                                            事实上却很开心的大幅摆动着身体向我说明。
                                                            现在的我,有了『新的烦恼』,没办法集中精神在会议上——
                                                            「完全没有临时抱佛脚的感觉,原作重要的部分全部留了下来……完成的非常好」
                                                            「真的吗!再多表扬我一点也行哦!」
                                                            「作为原作者,我很满足」
                                                            「唔姆唔姆,毕竟我可辛苦了呢」
                                                            ——如同被她的干劲感染了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9-04-10 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