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芒阿老师tv吧 关注:7,217贴子:38,011

【翻译/搬运】第十一卷 妹妹们的睡衣派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御用翻译搞大事去了,所以这里由一位全新的翻译跟大家见面!
翻译:@kdyg圣
润色/校对:@是神经病的人
图源自购


仅代表个人兴趣,禁做商业用途。
我们会尽可能的在盗版出来之前翻译完成


回复
1楼2019-01-11 22:14





    回复
    2楼2019-01-11 22:16
      压着声音生气地说道。同时也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太好了……我没有做出那种事——
      ——才怪嘞!!
      现在安心还太早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处于和裸体的女孩子睡在同一个被窝里的状况!
      就算不冷静的思考也是非常糟糕的状况!
      「喂,喂……从我的被窝里出去!」
      「呜呼呼,把全裸的美少女赶出家门什么的……真是变态的想法呢?」
      「你啊!我会把身子转过去的,求你赶快把掉在那里的衣服穿起来。还有记住不要被纱雾发现得悄悄地出去。」
      「指示的内容那么具体!?」
      「就是那么被逼无奈地状况啊!」
      尽管我全力拒绝着伊尔芙,但除了像这样拜托她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有效的手段了。无论如何由于『无法直视』的状态下还『不能摸』的理由而毫无办法。
      全裸最强。
      伊尔芙也肯定明白——于是露出了让人火大的偷笑。
      「比起那个,征宗~?你的反应会不会太淡了一点?全裸的超美少女可是跟你一起睡在一个被窝里哦?请更加地表现出感动、动摇,或者干脆袭击过来也行啊!」
      「给我安静点……!」
      会被纱雾听到的吧!
      我用手把伊尔芙的嘴巴堵住,但是她抵抗的太厉害无法让她安静下来。
      「所以说我表面很冷静,内心慌的一批的说!」
      「不!我完全看不出来的说!和女主角一起睡觉什么的,不是轻小说约定俗成地激萌场景吗!应该超~~开心的吧!?」
      「你蠢吗!」
      说什么呢这家伙。
      我可是从一大早开始就受到强烈的诱惑,精神被一点点削减着的说!每次每次,这家伙的登场都危险过头了吧!
      我现在为了取回冷静有多么的努力你这家伙知道吗……!
      嘛,虽然被发现的话就完蛋了。
      「话说……你的这种……奇行?可能你觉得做的跟恋爱喜剧轻小说一样……老实说你真的觉得有那么有效?」
      「嗯呐!?」
      愕然睁大眼睛的伊尔芙。
      「咕嗯嗯……没,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被指出场景的不行…………总之先问一下,有什么不行的吗?」
      在这种异样的状况下,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首先呢?『早上起来发现有美少女睡在旁边』——这样的场景我也写过,读者们的反响也确实不错……但是在现实里发生的话,只会惊讶到蒙圈,而并不是什么恋爱喜剧般的展开」
      没错……因为就算对象是宇宙第一有魅力的美少女纱雾,比起心跳不止来说还是会先混乱起来的程度。
      绝对要把我的意见传给世界上所有的女孩——
      这种里番的场景是不能在现实发生的。
      如果不是对你有强烈爱意的男生,只会让他觉得恐怖和混乱。
      「唔唔……有那么点道理呢」
      伊尔芙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抚摸着下巴。
      看到她洁白的胸口,我慌乱的移开了视线。
      ……嘛。
      虽然伊尔芙这样,还是会让我心跳不止的说。


      回复
      4楼2019-01-12 08:59
        大佬加油啊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1-12 14:49
          虽然会有极少一部分的例外。
          明明比起这种方法应该有效果更好的方法。
          「还有一点。伊尔芙你啊,和自己的作品里的人物一样总是马上就脱的精光。之前我也说过了——全裸是世界上最不可爱的衣服了。」(插一句:各位观众老爷觉得征宗君说的对吗)
          「那种意见,我应该用我的作品销量爆棚这一事实来否定掉了!」
          「你的小说受欢迎是因为,山田伊尔芙描写的女主角的魅力,以及文章自身也非常好的传达了这一点。全果场景这一点,我想完全没有增加女主角的萌力。更加直白的说,如果是穿着衣服的工口的话会更受欢迎。」
          「没,没有那种事~~~!正因为是全果才会成为有破坏力的恋爱喜剧场景~!现在也由于我的全果,神圣的萌之波动毫无疑问地将征宗射的头晕眼花~~~!」(提示音:此处用动漫里伊尔芙反驳男主经常用的那种语气读更加真实)
          这家伙的讲话方式真让人火大啊。
          事实上确实跟她说的一样,但我绝对不会告诉她。
          「话说伊尔芙的全果什么的,早就厌烦了。」
          「厌烦了!?你刚才,是说对我山田伊尔芙的全果厌烦了!?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炮友了!」
          「不要用这种不要脸的词语!是因为你好几次好几次在我眼前脱光,导致我对你的果体产生耐性的原因!」
          「没你说的那么多吧!一开始的时候是你来偷窥我的吧,玩扭扭乐游戏的时候是被埃罗芒阿老师强迫的!合宿的时候也只是让你看了比基尼而已吧!不要把我说成『全果角色』!」
          就算是被此时此刻全果着睡觉的女人这么说,也毫无说服力。
          但是,发言本身倒是正确的。
          「嗯,嗯……被你这么一说……倒也没错」
          仔细想想的话,伊尔芙和村正前辈做我的助手的时候……动画版权的插画也是,村正前辈才是更加工口担当的角色。不知为何还进了我家的浴室。那是怎样的蜜汁设定啊A-1 Pictures。
          「咕……是我错了。我承认,你虽然嘴上一直全果全果的,却并没怎么果过呢」
          「知道就好——等等,话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毫无萌要素的对话啊!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样献出自己的身体却毫无效果什么的……我真的要哭了哦!」
          「这种时候用眼泪攻击是犯规的!可恶~~~~~我知道啦!我承认!我只是拼死强装镇定而已,其实被你诱惑得快要设了!心跳不止,差点就想袭击你了!」
          「诶……?」
          咬着嘴唇一脸不甘心的伊尔芙,咻地抬起抬起染红了的脸看向我。
          「真的吗?」
          「啊啊……那个,所以,你没有魅力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哼,哼~哼。是这样啊……」
          咻地一下,伊尔芙从被窝里钻出来用身子向我紧紧靠过来。
          逃不掉。
          如果是女性看到这种状态,或许会因为我为什么会逃不掉而感到奇怪。
          但是,男生的话就会明白。这是非常难以抵抗的场景。
          「————」
          我将全身力气注入四肢,试图让它们动起来。
          但是伊尔芙她丝毫不给我机会,将自己裸露的肌肤紧紧靠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2 22:47
            大佬加油大佬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3 09:34
              !!!!那么快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1-13 14:59
                大佬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1-13 15:00
                  大佬加油


                  回复
                  11楼2019-01-13 20:21
                    咕咕咕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14 12:45
                      目的地是荒川的堤坝。在咖啡店都还没开门的早上,我坐在堤坝上把笔记本架起来开始了上午分的工作。
                      「唔唔……好不容易学校放假的说……」
                      『和女朋友一边打打闹闹一边工作』这一崇高的计划,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幸好天气不错,工作环境非常好。
                      周围还可以看见做体操和晨跑的人。
                      「呦西,这样的话……比想象中的能够集中精神」
                      我马上就埋头开始了工作……
                      几小时后。
                      注意到的时候呢,笔电已经少了不少电。
                      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十点了。
                      「纱雾那家伙……还在生气吗……」
                      到了中午,纱雾也许会肚子饿。
                      就算她还没有原谅我应该也会让我进去做饭的吧。
                      ——12点的时候,买点纱雾喜欢的美味的甜点,先回家一次看看吧。
                      「那么」
                      我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背着工作包离开堤坝。
                      来到的地方是,高砂书店。
                      为了转换心情,去书店看一下新作小说吧。如果有发现什么中意的书,正好可以买。
                      顺便向智惠发一下牢骚。
                      是那么打算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4 12:48
                        马克,谢谢楼主,收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1-15 11:01
                          「——所以说,到了开门的时间点我就马上过来了」
                          「啊~~什么叫『所以说』。给我好好的说明啊,我会好好听你说的」
                          来到了高砂书店。向我这个今天开门第一个光顾的客人,给出一脸惊呆的笑容的人是,高砂智惠。
                          很适合围裙和运动鞋的,是我的同班同学。最近我一直会莫名强调一下——她并不是我的青梅竹马。
                          和她成为朋友是我刚出道的时候了。
                          即使是这样……..和这附近的青梅竹马比起来,我们的感情要更加要好。
                          「所以说——那个,和你讲到哪了?我家发生的事情」
                          「讲到和妹妹定下了婚约什么的,这种轻小说也很迷的场景为止哟」
                          智惠她,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差的翘起了嘴唇。
                          「宗君你自己跟我报告的不是吗。和『被担当编辑要求分手』这种一般的恋爱商谈一起。由于这个导致我的san值一口气下降到负值在我的少女心中深深地刻下了阴影。」
                          在店里让你发狂的事我可没有忘记哦智,智惠。
                          「没错,没错,是这样的——话说说话方式不不会太严格了吗?」
                          「完全没有那种事哦。所以,那之后又怎么了?」
                          「一大早的吵完架后被赶了出来」
                          「哈哈!活该!」
                          全力摆出胜利手势的智惠。
                          「什么啊那个灿烂的笑容!」
                          「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把真心话——不是,让我辩解一下辩解一下。那个……是那么一回事哦。刚才的『活该』是『活该让我爽快多了你这个沙雕』的意思。」
                          「更加恶化了啊喂!」
                          哪里有在解释啊。
                          「不——,太厉害了呢。这可是比『被追放的原勇者开始向自己原来的队伍的人复仇』这种展开要来的更加有趣,简直最高」
                          心情变得非常好的智惠的大笑声完全止不住。
                          她用手敲敲自己的胸。
                          「在告诉我更加详细一点的事嘛。作为你的友好的青梅竹马,会好好听你抱怨的」
                          所以说你不是青梅竹马,想让我说几遍才懂啊。
                          「要分手吗?要取消婚约吗?要和非常温柔的胸很大的黑发女主角亲亲我我吗?」
                          智惠她指着自己的脸,很高兴的贴了过来。
                          「不会和你亲亲我我的也不会分手,又温柔又胸大的黑发女主角也不存在我的周围!」
                          我强行把话给修正过来。
                          「但是让我听一下你的抱怨吧…….一开始你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吧!」
                          「你也挺自我中心的啊……..虽然没什么关系」
                          我狠狠地指了她一下后,智惠的气势稍微弱了一点。
                          「那么,和泉政宗老师。请说出早上吵架的不满。」
                          「行吧。那么…….那天,我比一直以来睡的更加深………..」
                          我用轻小说的写法一般讲今天早上的故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智惠她,一边点头一边非常痴迷的听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5 22:20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15 23:26
                              感谢


                              回复
                              17楼2019-01-16 00:1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7 07:41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17 11:5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17 20:35
                                      「互相说着自己的感想,互相交换自己推荐的书……嘿嘿……这应该就是我理想的约会了吧……呐,如何呢?」
                                      「这让男性朋友来做不是更好吗?」
                                      「这哪里好哦!」
                                      不知道是不是对我的回答相当不满意,智惠伴随着凶恶的声音向我发动了攻击。
                                      相当熟练的锁喉术。没有战斗经验的我,毫无反抗之力。
                                      「投降投降我投降!没必要那么生气的吧!」
                                      「我一直妄想着的『理想约会计划』,就这样被不得了的回答了!绝对不原谅你!」
                                      「因为那个计划,比起恋人,还是3、4个同性朋友一起做更加好嘛!」
                                      「嘿~那么说你会和男性朋友一边亲亲我我,一边享受看轻小说啊!?嘿~~!蛮不错的兴趣嘛!」
                                      「添油加醋很狡猾哎!」
                                      即使进行着这样的对话,智惠也完全不放松她那紧固的锁喉。
                                      她对脖子被掐死有点缺血的我,居然又加大了力度。
                                      「和最喜欢的恋人一起享受兴趣,时不时碰到对方的肩膀什么的!双方也毫不在意,于是表现出更加无防备的姿势什么的!我会被那样的场景所吸引的!这跟男性朋友之间那种怠惰的闲聊有绝对性的不同!」
                                      「好难受!很难受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18 17: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8 17:05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18 23:40
                                            「我想对在我的床上翻滚着读轻小说的男友的后背,『诶~❤』的充满爱意般飞扑上去啊,你懂不懂!?」
                                            被解放的我,哈……哈……地大口喘着粗气。
                                            好不容易憋出一句。
                                            「嘛,嘛啊……一点点」
                                            「给我懂啦!」
                                            「好的!明白了!」
                                            好恐怖……要变成智惠的男友的人,感觉会很辛苦啊。
                                            在读喜欢的书的时候被充满爱意的飞扑,就算是女友做出来的是也会生气的好吧。
                                            即便如此——
                                            「真是不错的约会计划呢」
                                            「是吗,认真的?」
                                            「啊啊,仔细听了你的话之后,意见改变了。和志同道合的男性朋友闲聊虽然是不错——可以和最喜欢的女友做最喜欢的事情,一起开心地聊天的话——我觉得这是最棒的了」
                                            「嘿~嘿~是吗?」
                                            智惠她,骄傲的卖弄自己的梦想。
                                            我揉着变红的脖子,
                                            「话是这么说,如果不是两个人相性相当好的话,感觉很难办到这种事啊」
                                            「就——是这样说啊。这就是我的梦想的唯一的难点」
                                            然而——
                                            智惠把脸凑了过来,抛了个媚眼。
                                            「如果是宗君的话,不就可以办到吗?」
                                            「——————」
                                            就算不是有心的。
                                            也不自禁地心动了一下。
                                            她说的如梦一般的光景,主角换成我们两个的话,会不自主的想象出来。
                                            我在桌子上工作着,她在床上滚来滚去,一边看着书。
                                            从窗帘的缝隙间透进来的阳光,照亮她洁白的大腿内侧。
                                            她断断续续的向我搭话,而我一边说着别烦我,却不禁和她聊起了轻小说的话题——
                                            那样每一天都会非常幸福。
                                            「这个可以有呢」我说道。
                                            「哦。那么,真的试着要和我交往吗?」她这样说。
                                            我摇了摇头。
                                            「不干」
                                            「好——顽固!!!」
                                            今天大声喊的次数太多了吧这家伙。智惠不停说着不敢相信。
                                            「毫不动摇什么的,骗人的吧?你是『孤独者』吗。这可是我为了不知何时能在告白的时候用上的练习了许多遍的决胜台词啊?」
                                            智惠“嘁”地咂了一下嘴。
                                            「小心翼翼地提升好感度,然后在双方感情变得不错的时候试着告白一下,如果感觉要失败的话就以玩笑糊弄过去,再继续降低对方心理防线,最后一定能告白成功的秘诀。怎么样,这个计划不错吧。」
                                            「不会太费时间了吗?」
                                            「我知道的啦!笨蛋!去死啦!」
                                            The·情绪不安定!
                                            到底是为什么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9 07:39
                                              没想到吧,我还活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22 08:27
                                                「呼呼呼……和男性挨得这么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呢。总觉得像在做一些奇怪的事,稍微有点心跳加速了呢」
                                                这个组合总是说一些下流的台词呢!
                                                绝对是故意的吧!绝对是在捉弄我吧!
                                                「…………………………」
                                                但是,我并不敢随便乱来。
                                                特别是惠,她只是个装作大人的实际上不输给纱雾的清纯女孩子,如果说我要是把她的胸碰到我的手臂这一点挑明的话,一定不只是把她弄哭那么简单了吧。所以没办法,只能老实的坐着。
                                                关于铃音的话……我也不是很清楚。
                                                虽然不会说什么,但也绝对不觉得是会输于纱雾的触感。
                                                当然不可能说的出口。
                                                「话说……虽然现在才提有点那啥,不换一家店吗?」
                                                「哎~~?不行啦?对吧,铃音酱?」
                                                「没错呢哥哥大人。换店什么的是不可能滴。好不容易才把你骗到这家适合逼供……不对是验证的地方。」
                                                「刚才你说了逼供吧!?刚才开始惠经历什么了啊!?」
                                                「不是恋爱话题吗?刚刚不是说了嘛?」
                                                「也会有逼供的吧!」
                                                「嘛啊是那样没错啦」
                                                「果然!被骗了啊!请让我回去!」
                                                「这边的墙壁好像挺薄的吗,现在我们如果哭出来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
                                                「…………………………」
                                                大概这家店,应该不会报警的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也没有尝试的勇气。
                                                「验证……逼供……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哥哥大人————为什么把花酱给甩了?」
                                                「!」
                                                被意外的问题惊到的我,一下子抬起了头。
                                                铃音她洁白美丽的脸庞就在面前。
                                                她口中的『花酱』说的是,我的同行千寿村正。
                                                我在前几天,受到村正前辈的邀请,来到她和铃音上学的『菜之花女子学院』参加了文化祭。对身为铃音的挚友所喜欢的人的我产生兴趣,在文化祭的期间给我添了好多麻烦。
                                                为了测试我是否适合村正前辈。
                                                为了传达我所不知道的村正前辈——我所不知道的梅园花的魅力。

                                                ——因为,这样做的话,我们的花酱是不可能输的。

                                                我在后夜祭,被村正前辈正式告白了,

                                                ——但是,我有更喜欢的人。
                                                ——所以,无法答应你。
                                                我这样回答了前辈。
                                                铃音妖艳的嘴唇,编织出了一下的话语。
                                                「无论如何我也无法认可。不得不找你在问一次。于是——」
                                                「所以说我就制造了这个可以听取哥哥大人的拒绝理由机会。」
                                                然后,小惠她。
                                                「唉嘿嘿~如果是这种场合的话,哥哥就无法糊弄过去了吧?」
                                                「真的太感谢你了,小惠。作为答谢就特别告诉你哥哥大人的手臂偷偷的碰着你的胸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2 14:02
                                                  「咦呀!哥、哥、哥、哥、哥哥!?」
                                                  「对不起!我也是刚刚被铃音说了才注意到的!」
                                                  「真,真的吗?真是的……哥哥这个色胚」
                                                  明明已经晚了,却还是硬装出一副大人样子的小惠。
                                                  脸变得很红的她用手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于是我确定了。比起惠来还是铃音更加的远远的超过了惠的内心恶毒的女人。
                                                  如果说惠是装作大人的小恶魔的话,铃音就是披着圣女外表的恶魔。
                                                  「所以——哥哥大人要怎么解释呢」
                                                  斜着眼看着我的恶魔说到。
                                                  「可以告诉我拒绝花酱的理由吗?」
                                                  「因为有最喜欢的女友在,所以无法和别人交往」
                                                  「就是那个今天早上刚吵过架的,传说中的女友吗?」
                                                  「没错」
                                                  「这种事,我早就听过了。只是,我果然还是不明白。即使是有多么棒的女友在,在那种情况下,实在是无法想象会拒绝花酱的告白」
                                                  好像真的觉得不可思议一般的,铃音歪了一下头。
                                                  怕不是三年一组的女孩子们全员的意见吧。
                                                  她们和村正前辈——梅园花酱有着长久的交往,所以非常明白她的魅力。那个人有多么的可爱,被她喜欢上的人会有多么的幸福,她们是非常了解的。
                                                  假如说——我和纱雾不是男女朋友的话,然后纱雾有喜欢的人的话。
                                                  『纱雾被那家伙甩了』被我知道的话。
                                                  我也一样会那么想吧。
                                                  『不可能的吧』『会把这么可爱的纱雾甩了的男人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样。
                                                  「嘛啊……从你的角度来看,或许是没错」
                                                  「是的,不如说从花酱的父亲大人那里听来的事情的始末,在本人不在的时候,班级里的大家都讨论过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说是我们少看了什么致命的东西。」
                                                  「你们啊……村正前辈被甩的原因,你们就不觉得是『我说的话原原本本的』的意思吗?」
                                                  「直接说的话是那样没错。于是……经过很长很长的班级会议的结果,觉得会不会是这样呢?带着这样的猜想来见哥哥了」
                                                  班级全体举办了告白的反省会什么的,被村正前辈知道的话她会羞耻的想死的吧。虽然说也证明了她有多么被大家喜爱。
                                                  对稍微有点害怕的我,铃音说到。
                                                  「哥哥大人,来对一下答案吧?」
                                                  「说吧」
                                                  「也就是说,花酱在告白的时候,拿出了刀之类的物品吧?」
                                                  「你们把常年的亲友当成什么了!?」
                                                  「当成那种程度的奇行的话有可能做得出来的孩子。如果说花酱一边拿着刀一边高白的话……说出『有女朋友了』『有更加喜欢的人』这样的哥哥大人的理由,我们倒是可以勉强同意。班级的大家也『拿出刀的话就没有办法了啊』的点头同意了。——如何?这个预想猜中了吗?」
                                                  「猜的中就怪了吧」
                                                  再怎么说,这也对村正前辈太失礼了吧。
                                                  在我为重要的前辈被说成这样而生气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铃音好像在盯着我看。
                                                  「姆……好像不太像在说谎呢。这么说……是真的?现在的女友,比花酱更加喜欢吗?所以才拒绝了告白?」
                                                  「嗯嗯…………是这样没错……」
                                                  铃音她陷入了一脸愁眉苦脸的思考。
                                                  另一边,惠一边听着我们的话,一边玩着手机。
                                                  不知道有什么脸开心的事,偷偷的笑着。
                                                  「有什么好笑的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纱雾酱真是被珍爱这么呢」
                                                  「这不是废话吗。你觉得我有多喜欢那家伙啊」
                                                  「嗯呼呼,说的是呢—」
                                                  用灿烂的笑容,如同在和手机聊天一般地向手机说道。
                                                  然后我转向铃音对她说。
                                                  「铃音酱,还是没有认可吗?」
                                                  「姆……是的」
                                                  「那么,为了验证我们继续恋爱话题吧!毕竟约定好了要告诉你我们的恋爱话题呢!」
                                                  小惠向我抛了个媚眼。
                                                  「那就?」
                                                  「就用我对恋爱的想法,来验证一下哥哥的铜墙铁壁吧❤」
                                                  小惠精神饱满地说到,然后坐到了我的大腿上。
                                                  「喂,喂……」
                                                  强烈的即、既视感。让我想起了刚和惠见面的那天。
                                                  那天也像这样,像是要捉弄我一般的紧紧贴着我来着。
                                                  「呼呼~哥哥的身体好温——暖」
                                                  明明因为胸部被我手臂碰到脸变得红彤彤的,现在还自己来了个这样的肌肤之亲这家伙……。真是不明白她的感性啊。
                                                  然后小惠又把嘴靠近我的耳朵,
                                                  「呐……征宗君」
                                                  让我打了个冷颤。
                                                  「什么啊,那个叫法」
                                                  「唉嘿嘿……对喜欢的男孩子不是会用名字叫他吗?」
                                                  「喜——」
                                                  「我啊,喜欢……征宗君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23 18:33
                                                    gk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24 17:06
                                                      「……想要攻略这样的哥哥大人的话——提示一下比现在更加美好的未来蓝图才是王道呢。虽然那是怎样的东西也完全没有着落……不过如果是我的话」
                                                      「如果是我的话」
                                                      「我会准备让女朋友那边花心」(kdyg圣:放着我来 校:纱雾我的)
                                                      「没有被你喜欢上,我倒是打从心底安心下来了」
                                                      穷凶极恶呢。
                                                      当然我不觉得纱雾会花心,但是不想和恶魔为敌啊。
                                                      「呐……那个,征宗君?」
                                                      「惠……那个叫法能不能别用了」
                                                      会小鹿乱撞的。
                                                      「那么,哥—哥」
                                                      「怎么了?」
                                                      「现在马上回家比较好哦」
                                                      「我现在被赶出家门中哦?纱雾她貌似也还在生气……等到中午了,买点纱雾喜欢吃的东西再——」
                                                      「不是说真的,不骗你啦!赶快回家比较好!」
                                                      不知道为什么惠的脸非常的红。
                                                      好像无法忍耐一般的急忙的样子,把手机关机,然后用手扶着快融化的脸。
                                                      「呜哈~……连我都快羞耻的不行了。纱雾酱……因为哥哥的错,变得超不得了了哦」
                                                      在说啥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24 23:01
                                                        一脸懵逼的我从卡啦OK包厢走了出来,遵从惠的指示向家里赶去。
                                                        为了纱雾快点回去。不明白什么意思也没关系,总之赶紧给我回去。
                                                        像这样无数次的催促我,也只能照她所说的做了。
                                                        但在我脑子里的只有被看到出轨现场(虽然是误解)而面无表情的纱雾的生气脸。
                                                        我忐忑不安的打开了家门。
                                                        「……我,我回来了—」
                                                        刚说到一半,腰部就受到了冲击。
                                                        「哇哦,纱雾?」
                                                        看来是在玄关等着我回来的样子。
                                                        因为她把脸紧紧埋在我的怀里,所以看不见,双手也紧紧的环住我的腰,
                                                        「……」
                                                        渐渐用力地抱住我。
                                                        「怎,怎么了」
                                                        在我回家的时候,纱雾出来迎接我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今天好像不太对劲。
                                                        「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了吗?」
                                                        「……」
                                                        纱雾嘭嘭地摇了摇头。
                                                        然后,
                                                        「哥哥这个笨蛋!说那……那么令人害羞的话。!」
                                                        「哎哎……?」
                                                        「……呜呜~~」
                                                        不断的将头靠到我的胸上来。
                                                        是……真的呢?
                                                        跟惠说的一样。虽然不是很懂——纱雾确实变得不得了了。
                                                        不过并不是受伤或者生病呢,我只能不知所措的任她随心所欲。
                                                        埋着纱雾脸的我的怀里,渐渐变得热起来。
                                                        说不定会被她听见我心中的鼓动。
                                                        「那个……今天真是对不起。肚子饿了吧?我去做午饭吧」
                                                        「……嗯」
                                                        「那个……那之后……伊尔芙怎么样了?」
                                                        「把她弄哭了」
                                                        「是,是吗」
                                                        就不问详细内容了。
                                                        「哥,哥哥」
                                                        之后——
                                                        纱雾终于抬起了头。就这样抱着我说到,
                                                        「要一直在一起哦」
                                                        她向我露出了能使我幸福的笑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1-25 17:08
                                                          谢谢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01-26 01:03
                                                            第二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1-26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