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orica吧 关注:64,671贴子:1,012,202
  • 43回复贴,共1
萌新第一次发同人文,希望各位能喜欢鸭(记录的是东方联盟的一些事,由于觉得东方联邦不是很好听,所以就改为了东方联盟)每天早上这样更新(写的太差了如果有奇怪的地方请各位多担待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1-11 18:24
    联盟春秋
    序章
    “殿下,庞那个家伙现在应该在哪里暴跳如雷吧”“才不会呢,我那个傻兄弟,应该是在哪里生我的闷气吧,说不定还在哭呢,嘿嘿。”尧抬头看了眼这轮明月,又看向了月光照耀下的东方联盟卫城,“傻瓜,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此生,怕是再难相见了”。痴,一处心情两道诗。人不寐,月影渺相思。月光下的卫城,没了白天的生气。紫色乌云隐去了月光,尧知道,他们来了。他抽出了刀,刀柄上庞缠上的布条已经磨损,他清楚地记得庞当时的样子“你这家伙,就知道偷懒,不好好练武,你等下……嗯,这样就好了,你什么时候把这布条给我练破了,什么时候你才能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毕竟,总会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尧笑了笑,眼眸中闪出金光,握紧了剑,就像庞还在自己身边时那样。
    身边的护卫一个个倒下,他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那个人,紫色的长袍,漫不经心地转着纸伞,脸上的面具隐去了一切表情。“真是可惜,本来不需要这么大动干戈的。但你发现了我们真正的目的。太可惜了……”伞面上的浮世绘图案随着转动似乎连成了一个故事。“最后看一眼你的东方联盟吧,我的殿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1-11 18:24
      火钳刘明另外点个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1-11 18:25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1 18:26
          剧情还没开始东方呢...楼主你这样很危险的鸭(:3_ヽ)_官方逼死同人了解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1-11 18:34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1 18:36
              来啦老么儿 占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1-11 18:37
                火钳刘明,顺便提醒楼主联盟和联邦指代的对象是不一样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1 18:50
                  氵贴成本极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1-11 18:53
                    直播插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1 18: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11 19:15
                        啊,狼狼小可爱暖贴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1-11 19: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1 20:12
                            哇塞,居然在这里看到写文的了,养肥了看,要继续写下去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1 23:15
                              记录一:东方联盟概况
                              东方联盟,有关它的记录寥寥无几,唯一可查到的便是一些诗词里的描写:蝉鸣黄叶汉时风,卷帘升暮钟。落花流水野芙蓉,秋江傍赤峰。那里盛产诗人,独特的格式,奇妙的意境。有关东方联盟的诗词,都是出自他们手笔。
                              我大概是第一个踏上东方联盟的谛视者。渴望探求这东方神秘国度的我,终于来到了它的边界。
                              东方联盟的城墙依山势而建,连绵千里,据传是先祖用巨龙斯多利卡的骨骸建成,千年不塌。联盟的人称之为“长城”。
                              作为谛视者的好处之一,便是能绕过检查颇严的哨岗。就这样,我进入了东方联盟。
                              东方联盟由主城区和卫城组成。主城区分为了不同的区域,里面住着不同的种族。看来“联盟”二字绝非只是说着玩玩。里面有商店,作坊,主城外是用于耕作的田地。他们的衣着举止,无一不让我有些好奇(此前从未在大陆的其他地方见过),长长的袍子,长长的袖子,缀以东方特有的图案(是动物?),袍子的质地也十分独特,大概也是东方联盟特有的原料和技艺吧。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刀,不同于太阳王国那种厚重的砍刀,也不同于沙漠王国的弯刀,这里的刀很长,不厚(我曾一度怀疑这刀能否造成伤害,但见识到一位虎兽人用这刀轻松劈断了一根厚木头,我便不再怀疑这把刀的威力了。)卫城里居住的是联盟的高层人物和领袖。无论是环境还是穿着,无不显示着他们的高贵。卫城和主城之间,是极高的城墙,守卫十分森严。似乎卫城的人刻意和外面划分了界限。
                              虎族在东方联盟有着很高的威望。重大的命令与决定都是由虎族下达的。虎族掌控着整个东方联盟的情报,而东方联盟的刺客和间谍遍布大陆,也就是说,虎族基本掌控着整个大陆的情报与信息。虎族内部也有不同的氏族,司不同的职责。
                              在我继续观察东方联盟的期间,我会牢记作为谛视者的原则:如非必要,永不介入历史。
                              记录人:浪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1-12 06:2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1-12 11:13
                                  写得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1-12 11:15
                                    记录二:东方联盟的美食
                                    “阁下醒啦。”我睁眼看到一个虎兽人的脸,差点跳起来。事实上我确实跳起来了,但那个虎兽人压在我身上(还挺沉),导致我只是上半身稍稍抬起了一点。“阁下不必惊慌”那虎兽人说到(还挺有礼貌的),“在下庞,受皇子尧之托,在此照顾阁下,在下保证,压在您身上只是为了给阁下取暖,并为对阁下做什么非分之事,毕竟阁下不像我们兽人,有厚厚的皮毛应对这里夜晚的寒冷。对,昨晚我们见过,就是尧请阁下吃的那顿饭,嗯……阁下昨晚喝的有点多,一时可能想不起来昨夜的觞觥往还,您慢慢想想。”
                                    他从我身上起来,下了床,站在一旁,我撑着身体坐起来,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对于各地饮食,虽说不是谛视者们必须记录在册的事件,但我却十分感兴趣。东方联盟的美食,我自然是要记录成册的。
                                    “居酒屋……”我看着布帘上的这三个字,读出了声,门口的红灯笼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确定这个餐厅的名字在大陆的其他地方是没有的。我换上普通的衣服,走了进去。坐在靠门边的几个兽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我,就又继续他们的聊天了。里面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似乎只能在东方联盟看到不同种族在一起聚餐的场景了(后来才知道,这所谓的和谐背后是利益的维系)。餐厅的中间是个大吧台,里面有做料理的师傅(似乎并没有什么油烟),吧台一圈都是有位子的,餐厅其他地方也有桌子,一般是两个人坐的。没有空着的桌子了,我在吧台这边坐了下来。望着菜单上闻所未闻的菜名,我一时慌了神,不知道该点什么。“如果我是你,我会点一份天妇罗,外加一份三文鱼手握,乌冬面加一个温泉蛋。”我抬头看向来人,正是我平日里观察的皇子尧,这里可是外城,他来这里做什么?。“记得点梅子酒”在他身边的庞说到。我点了他说的这些食物。我向尧道了谢。他笑着看着我,说:“你是来东方联盟旅游的游客吧,说实话,这里的菜有些你可能接受不了,刚才我建议的,是一些炸过的或者煮过的食物,至于联盟真正的美食,当属……庞,三文鱼给我留点!”庞在一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大口吃着还没烹饪过的肉。尧看我面露困惑之情,笑了出来“你放心,我们虎兽人并非茹毛饮血的野蛮人,只是这三文鱼刺身,就应当吃只是经过切片这一道工序的,换句话说,未经烹饪的三文鱼,才最是鲜美,当然,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你先尝尝刚点的手握?只有上面一小片是生的,你可以尝试一下。”我试着尝了一口,上面那一小片竟然是如此的鲜美嫩滑,我突然很想尝尝他俩正在吃的,那刚刚切片好的鱼肉。尧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把他面前那一盘淡红色的肉推到了我的面前,他的伙伴见状,拿起一个酒杯,给我斟满了酒“来尝尝梅子酒,味道不错”。尧接过酒杯,倒了一半在自己的杯子里,对他的伙伴说:“庞,他是第一次喝清酒”又转向我,对我说:“您别在意,主要是您似乎并不是经常喝酒的人,所以,您先小酌几口,如果感觉不错再继续倒上”。我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喝酒,我喝了一口,并没有梅子的问道呀,相反,酒精辣辣的味道倒是很浓。我吐了吐舌头,庞看我的样子,也笑了,他让我慢一点喝,这样才能品出梅子的味道。我泯了一小口,真如他所说,有淡淡的梅子的清香。“酱油还是芥末?”尧去给我们拿几瓶酒,望着他的背影庞笑着问我,“嗯……绿色的这个吧”。“好嘞!”庞笑着给我取了一份,“蘸三文鱼刺身的,试试”。我夹起一片刺身,将它在绿色调料里滚了一下,三文鱼沾满了绿色,庞好想在笑。我一口吃掉了这片刺身,等等,这味道,哦,不,我要死了……伴着被呛出来的眼泪,我看见庞捂着肚子在笑。尧回来后看见流泪不止疯狂喝水的我,一旁乐不可支的庞和桌上绿色的调料,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一拳打向庞“庞你怎么这样欺负人!”庞接下了这一拳,打在他结实的肌肉上,他似乎一点都不疼。“好啦好啦,我错了行了吧”庞还在笑着。“你!一会再找你算账”他看向我“对不起啊,我这兄弟就喜欢没事恶作剧,你别在意啊,其实他人挺好的。”我点点头,说了声没事。
                                    不知道后来喝了多少酒,只记得好像听到尧说:“庞,他喝醉了……这样,你把他带去最近的客栈,照顾他一晚,也算是你之前恶作剧的惩罚。”“这可不行,身为您的贴身侍卫,我可不能离开您半步!”“庞,我没事的,你先去照顾好他,要不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好好好……我背他去客栈行了吧……”
                                    我最后的记忆是我靠上了一个结实宽厚的肩膀,手之所触,是温暖的厚厚的毛发。
                                    ……

                                    “原来是这样……”我从床上站了起来,庞见状说到:“看来阁下您已经想起事情的来龙去脉了,那在下就算是完成了皇……我兄弟的委托,那,在下告辞!”他对我抱了抱拳,离开了房间。
                                    “嗯……下次再去一次那个居酒屋吧,怕是回到教派里面就吃不到这种美食了呢”我自言自语道。
                                    记录人:浪某


                                    回复(3)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1-13 07:21
                                      看着庞背着那个醉酒的人类去了客栈,尧带上了斗笠,来到外城一个小巷。穿着紫色长袍的一个人在那里已经等了很久了。“怎么样,皇子,这次去外城的小旅行,让你知道高层是什么样的了吧?”“你说的对,联盟的高层确实太过腐朽,完全不管外城人民的生死”“所以?”“所以,我加入你们,为了人民的福祉。”“好,不愧是皇子,果真是有识之士,三天后我们龙神教会起兵帮助你,我的殿下。”紫色长袍提着伞,慢慢消失在了午夜的外城小巷。尧紧紧地握着自己的玉佩,玉佩的绿光在这无边黑暗里,显得是那么的微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1-13 07:21
                                        每日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1-13 08:58
                                          樓上兩位是不是有py


                                          收起回复
                                          21楼2019-01-13 09:13
                                            期待庞的文官皮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1-13 09:18
                                              记录三:东方联盟的通天塔
                                              这塔下的老翁,醉得厉害。
                                              这塔立于联盟外城,熙熙攘攘,利来利往,似乎并没有人愿意为这塔停下脚步,或许我是唯一一个花上半天时间来看这塔檐上的铃铛随风摆动的闲人了。
                                              直到今天我发现了老翁。
                                              他似乎喝醉了,一边吟着什么,一边摇摇晃晃地在塔周围走动。眼看着老翁一个趔趄,就要摔倒,我急忙跑过去,搀扶老翁到一旁的石椅上。
                                              “老爷子,您可要小心点啊,这来来往往人多车多,您喝醉了就在这休息一会吧。”
                                              老翁看了看我:“年轻人,你不是联盟本地的居民吧?”“嗯,我是来这里观光旅游的外地游客。”“也是……联盟居民对这塔已经没有多少兴趣了……以前有,但他们来了之后就都变了……”老翁断断续续地讲着。
                                              “也罢,年轻人,你在别处也没有机会能看到如此高的木塔,那,我来给你讲一讲这塔吧。”
                                              他指着塔,对我说:“这塔名为通天塔,是东方联盟的第一代高层们决定修建的。”
                                              “如你所见,这塔一共十六层,是联盟里最高的建筑,程八角,每隔一层的塔檐上都挂着一个宝铎,一共是六十四个。”
                                              “宝铎?那是什么?”
                                              “哦,对了,我忘了你不是联盟本地人。宝铎就是你们说的铃铛,‘旭日初开,则金盘晃朗;微风渐发,则宝铎和鸣’说的就是塔上的铃铛了。”
                                              “这塔,其实这塔还有个地下室,现在是他们的大本营了。整个联盟成为他们的手中之物,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是谁?”
                                              老翁察觉到自己失言,忙解释道:“没,没什么……”
                                              “塔里一开始是供奉虎族先祖的雕像的,毕竟虎族的先祖为联盟的成立,奉献了很多,可惜,这几年高层只想着享受,忘记了为联盟居民谋求幸福的初衷,致使联盟的居民不再来这塔祭拜,也就成了你现在看到的,这塔无人问津的模样。”
                                              “多热闹啊,当年……”老翁眯起了眼睛,陷入对往事的回忆里“新年到来时,人们排着队来到这里祭拜,和联盟高层站在一起聊天,整个联盟如同一家人……”
                                              “他们来了之后,这光景再也见不到了……他们收买腐化高层,又用武力监视和控制外城的百姓。他们也想要收买我,但我拒绝了……”
                                              老翁拿起一根小木棍,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图案“这,是他们的标志,年轻人,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遇到他们。”
                                              沙地上画着的的标志,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他站了起来,拄着拐杖向前走。
                                              “老爷子,您打算去哪?”
                                              “我?这里已经不欢迎我了,我只能离开,至于去哪,四处逛逛吧,总有安身之处可以寻得的。”
                                              “老爷子,其实我是……”
                                              “我知道,看到你衣服上那个图案,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谛视者。”他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着。
                                              “有缘再见,有缘再见啊年轻人……”
                                              他拄着拐杖,慢慢地走向了联盟的外城大门,耳畔传来的,是老翁吟唱的声音:梨花稍带晚,露色染冰心。木叶萧萧下,寒梅簌簌兴。
                                              秋思沾鬓影,春日尚心情。疑去惜别苦,长衿谢短亭……
                                              记录人:浪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1-14 07:07
                                                夜晚,通天塔地下室。
                                                穿着紫色长袍,戴着面具的人影,在蜡烛摇曳的光里,如同鬼魅。
                                                “确定他已经离开东方联盟了?”“是的,大人,我看着他离开的。”“那就好,接下来就是皇子了,这是最关键的一步,我可不想有像他这样的人出来捣乱。”说话的其中一人走了之后,另一个在地下室待了一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纸伞,打开地下室的暗门,吹灭了蜡烛,走了出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1-14 07:08
                                                  记录四:东方联盟的皇子和他的守护者
                                                  一个王国的皇室成员的行为往往能显示出这个王国目前的盛衰强弱。而皇子的成长则影响着整个王国未来的发展。
                                                  我用一天的时间来确认眼前这个小虎兽人就是皇子,说真的,除了他金色的眼眸(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虎族皇室的特征)他的穿着倒更像是主城区一个普通的小孩。他身旁有个形影不离的虎兽人,和他年纪相仿,应该是他的护卫?皇子身着白色长袍,上面的花纹十分简单,腰上佩剑。没有我想象的那般雍容华贵。他的护卫,拳头和手臂的连接处缠着布条,手臂上的肌肉随他握拳而绷得紧紧的,身材十分壮硕,他的洞察力也甚是敏锐,好几次他都朝我隐着的方向凝视着,仿佛看到了我一般。
                                                  他们每日下午都会到这片小树林里练武,皇子多是在树下偷懒小憩,那护卫却是每天认真练拳,出拳的拳风倒也有几分力道。这两只虎兽人的对话,甚是有趣,摘录几句,以供君一笑。
                                                  护卫:“尧(这是皇子的名字?),你又怠惰了,不好好练习剑法,又不肯跟我学拳法,万一哪天有人来暗杀你,你怎么办?”
                                                  皇子:“这不还有你嘛,庞(所以这是护卫的名字?),我相信你的实力,一定能把坏人一拳打趴下。”
                                                  庞:“我的实力,还没达到一拳把人打趴下的程度,而且,我总有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吧?”
                                                  (尧一把搂过庞,注视着他蓝色的眼眸,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不管我遇到什么事,你都会在我身边,都会站在我这边的,对吧?”庞笑了,一拳打在尧的胸口“你干嘛用这种怀疑的语气啊,我庞向你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无条件站在你这一边,行了吧。”尧也笑了,金色的眼眸发出的光芒仿佛比阳光还要耀眼。
                                                  我每日下午固定在此处观察他们,已经五年了。尧和庞已经长大,他们现在比我高出一个头。身材更是不用说,虎族兽人强壮的特性在他们身上完美的展现着,尤其是庞。手腕上的布条换了一次又一次,他的破风拳法也日渐精湛着(这个拳法的名字是我在另一处的观测中无意知道的)
                                                  今天的尧有些奇怪。在树林周围检查了很多遍,好像怕有人跟踪或是偷听。确定没有人跟踪后,尧看向庞,后者有些不知所措。
                                                  尧:“庞,你觉得联盟的高层如何?”
                                                  庞:“什么意思?”
                                                  尧:“换句话说,你觉得现在的高层是否真正关心居民而非自己生活的享乐?”
                                                  庞:“高层似乎的确有些不关心居民的生活。”
                                                  尧(点了点头):“所以我决定加入龙神教,推翻这些腐朽高层的统治。”
                                                  庞(捂住尧的嘴):“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是让人知道了,不仅会让你失去皇子的身份,虎族也会在联盟高层失去所有的威望!”(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庞对尧发脾气,之前就算尧将庞故意推倒在地上,庞也是笑着的)
                                                  尧:“正是因为我是皇子,正是因为我看重虎族的威望,才更要推翻他们。”
                                                  庞:“你就不能等等吗,也许高层已经准备关心人民了,也许,也许他们很快就要推出福祉了。”
                                                  尧(冷笑):“等?我已经等了三年了,如果他们真的有心,会不知道人民现在生活的多么凄惨?如果他们真的肯做事,又怎么,又怎么会三年来从未出卫城一步?或许他们很快会推出福祉,不过那也只是给他们自己的福祉!”
                                                  庞:“……是,高层是做的不好,但那个什么神龙教,你知道多少呢?”
                                                  尧:“是龙神教,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们是真正关心人民的!”
                                                  庞:“……”
                                                  尧:“庞,加入我吧,我们一起,做真正有意义的事。”
                                                  庞:“这……我,我要再想一想……”
                                                  尧(有些失望):“行吧,你再考虑考虑,明天晚上就是我们刺杀的时候,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来帮我。”
                                                  然而事情却在第二天中午败露了。尧被软禁在了他的房间,皇子的身份也被剥夺了,高层议论纷纷,虎族在高层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尧怎么样了?外城的居民们都在议论,有的说皇子被软禁起来,有的说皇子被严刑拷打,还有的说皇子已经被处死。但他们只能猜测,没人有那个本事闯进守卫森严的虎族皇宫。
                                                  但我可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1-15 09:35
                                                    皇宫内不见虎族皇室成员的影子,从路过的士兵们的交谈中我知道,高层出了些状况,他们忙着去开会。
                                                    我进入了尧的房间,尧在书桌上写着什么,我看他写了好一会。他停笔了,将那张纸叠了两下,装进一个信封里。看向了我
                                                    我看着他金色的眼眸,一时慌了神。
                                                    “我就知道你会来,谛视者。”尧说。
                                                    “五年前你第一次来看我和庞,我就看到你了,谛视者。你很惊讶?金色的瞳孔不仅是虎族皇室的象征,他也能让我们看到很多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你,谛视者。”
                                                    “我才知道我被骗了,龙神教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联盟的人民利益,他们想要夺取联盟的统治权,他们看中的是虎族掌控的复杂而又精密的情报网。”“我对他们来说,已经没用了,他们随时可以来取走我的性命,我的性命无所谓,但,谛视者,你能把庞带出这即将成为龙神教囊中之物的联盟吗?”
                                                    “这,恐怕不行,身为谛视者的我,已经立下誓言,绝不会介入历史。”“谛视者……”尧双膝跪地,“我从来没求过任何人,除了这次……整个东方联盟都被龙神教给腐化了,我除了庞也只能信任你了,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庞。”“他只是你的一个护卫吧,值得你拼了命也要去保护吗?”“谛视者,庞不仅是我的护卫,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一直把他视为亲人。你,谛视者,难道没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拼命吗?”“没有。”我回答的很坚决,闭上了眼睛。我说了慌。他的眼神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欠那个人一条命。“不过我答应你,我会保护好庞,无论是在东方联盟还是太阳王国。”“这是我贴身的玉佩,庞看到这个就会相信你是我派去的(玉佩是一只阴阳鱼的形状,是组成东方联盟里阴阳标志的两部分之一),照着这个读,这是东方联盟传达谕令的格式,”尧顿了顿,“这封信,一年后再给他,带他去太阳王国,那里有我的一个朋友……即使是高层,也曾有有胆识,真正关心人民的人,他现在要是还在这就好了……”尧在自言自语。在我即将离开时,尧似乎想到了什么,问我“谛视者,你可曾听过蓝色鬼魅?”“从未听过。”“之前在和龙神教联系时,似乎听到他们成自己的领袖为‘蓝色鬼魅’,今后如果遇到,一定要万分小心。”他盯着我看了好久,金色的眼眸里好像有故事,但他没有说。“不论如何,谛视者,珍重。”
                                                    “ 酗酒与杯君且醉,人间不若残霞。无关风月映双颊。无由添一曲,独自赏琵琶……”尧在房间里吟着东方联盟独有的诗词,我听不懂,但我感觉到了他的心情。

                                                    “阁下有何贵干?”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庞看着我,眼里有一丝警觉。“虎族皇室有令,太子少傅庞和太子尧及其党羽相互勾结,妄图刺杀联盟高层,以夺取政权,今太子已被赐死,念少傅庞尽为从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犯人庞放逐出东方联盟,永不可再回。”我从口袋里拿出了尧的玉佩“太子已死,我将押你去太阳王国。”
                                                    庞低下了头,我听到了他攒拳的声音。他牙关紧咬,闭着眼睛。“我想最后见他一面,他还没有下葬吧。”“他恨你。”“你说什么!”庞抬起了头,眼里有火。“他说他恨你,是你向皇族举报,才让他落得个如此下场。”“我,没,有,背,叛,尧!”庞一拳打在我身旁的墙上,喘着气,胸肌随着他的喘气而起伏着。
                                                    “尧!”他怒吼着,啸声震天,久久地徘徊在联盟上空,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我真的很想抱住他,给他一个拥抱,让他哭出来,就像当年那个人一样。但我不能这么做。我低下头,任由庞的喊声盘旋着,一直升到了天空。

                                                    我如约将庞带去了太阳王国,并告诉他,他已被东方联盟放逐,永世不可再回。

                                                    所以不论你是谁,看到这本日志的人也好,兽人也好,抑或是神秘的羽族,我只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尧当时交给我一封信,让我一年后交给庞。尧给庞的信我可能没有办法交给他了,信和日志一并放在盒子里。恳请你,善良的读者,去往太阳王国,找到一位手上缠着黑色布条,腰间围着蓝色腰带的虎族兽人,将这封信交给他。
                                                    记录人:浪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1-15 09:35
                                                      太阳王国边境
                                                      平日里人烟就稀少,只有一些往来于大陆各处的商人和吟游诗人路过此地。如今王国内战,更是少旅人过客。
                                                      他压了压头上的斗笠,灰色的衣服带着长摆,腰上佩着剑,剑柄处绕着布条,已经磨损的不成样子了。
                                                      兽人的爪子并不适合挖掘,更何况在这里挖了这么久。但他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意思。终于,泥土里出现了蓝色的一角,他继续挖着,一个包装并不精美的蓝色盒子完全显现在他的面前。他小心翼翼地把盒子取出来,把盒子放在一旁的草地上,轻轻地打开。盒子里是一个本子,一个信封,一张纸。他打开信封,展开,再展开,他看向信的最后一句:生死朦胧一刹那,玉树开遍金花。铜仙铅泪洗蒹葭。闲情犹细雨,草色卧天涯。熟悉的字迹。他笑了笑,把信叠好,放进自己贴身的口袋中。他拿起了本子,本子应该是作者自己做的,粗糙的装订,纸的质地、大小也略有不同,像是将作者在不同时间写的东西整理在一起。他拿起本子才发现在下面有枚玉佩,纯净的绿色,隐隐发着光,他用左爪拿起玉佩,右手拿出另一枚,两枚玉佩合在了一起。他拿起了那张纸,纸上写着:枫湖畔。他把玉佩收好,本子放在身后的行囊中,盒子放回原处,将土埋好。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向这小小的土堆鞠了三个躬。他抬起头时,金色的瞳孔让阳光在这一刹失了色。
                                                      此刻正是日落之时。

                                                      正道是: 风冷巢虎皆倦,枯松琐碎寒霜。万月生来云俱暗,千点孤星佯作狂。春秋花独香。
                                                      流水频行左右,离多最是愁肠。人意可怜薄燕子,联盟盛衰两不常。无言听故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1-15 09:36
                                                        完结撒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1-15 09:46
                                                          故事完结了,时间仓促,难免很多地方都禁不起细细推敲。寒假会写新故事,希望可以写的更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1-15 11: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5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