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点转生吧 关注:3,300贴子:3,891

第三章 蜂蜜之月 第004話 另一個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eb 028)


回复
1楼2019-01-09 16:27
    「29又3分之1」
    「饶了我吧。这會變成赤字啊。也有马车的(馬的)糧食之類的開支。最少35。」
    「我從您的弟子那裡聽说了,您不是从阿斯洛姆采购的吗?批发价格大概比【泰舒巴尔】便宜两成左右吧,比較適當的價格是30。」
    「呃……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作为旅行商人要积累经验的话,谁都必定會通過的道路【誰都會有過的經歷】。
    这便是与强硬的协商人之间的交易。就是指现在。
    迪可可,深深感到已經很久沒遇到這麼艰难的商谈了。


    「太好了。和迪可可桑已经往来很久了,今后也想好好地進行交易。很高兴能顺利地达成协议。」


    對於對方口中說出的話,迪可可在心里發牢騷。實在很想抱怨说托你的福、我的如意算盘全都飞走了。好不容易进货的辛勞全都化为泡影了。


    「师傅,对不起。」
    「没关系,这也是经验。」


    不动声色地从闲谈中寻找做生意的機會是商人必备的技能。但是,经验尚浅的弟子,是很難發現自己被反而被盯上了吧。
    自己也是,如果沒有經歷过去的痛苦,也會認為眼前年幼的领主嫡子并不厉害。
    整體來說,预期的利益被夺走了,但没有出现赤字。
    可以看清其極限的確让人觉得不好對付,迪可可转换了心情。


    「話說回來,我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水道,而且一个月前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好不容易建了个村子。也想要功能性和效率性的吧?」


    「对我来说,能變成做生意的機會真是令人感激。说是要建森林吧。变得能顺利的话,希望务必让我分一杯羹。啊,差点忘了。佩伊斯殿下,有寄给您的信。」
    「信?」


    旅行商人,過著四處旅行的生活。
    一动不动的旅行商人,沒法賺到一分錢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那其中,在指定的场所來回的旅行商人,也会兼任运输业务。壓迫马车的貨物作为商人实在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有相应的谢礼,也會運送信件和礼物。有时还會運送遗物。


    「是的。我在莱特修巴鲁的コバトン先生那里收到的。」
    「不是父亲,而是寄给我的吗。而且,コバトン先生不就是伯爵家的待從长吗。无论如何,都只有討厭的预感。」


    即使是寄给父亲,那名父亲也不在現場。说了把生意(商談)交给儿子之后就回家了。总之,在长年以来的悬案都快要解决了的现在,作为领主的工作像是用枡從木桶中捞起水一樣滿滿的。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这些琐事都交给积极的儿子和部下。
    【解:枡,一種木制成的方形容量】


    在确认了封蜡和收信人姓名后,佩伊斯打开了信封。從看到高级的羊皮纸,就能看出伯爵家的富裕。
    少年看到信的瞬间。


    「誒 Σ(||゚Д゚)」


    不由得發出來了像是青蛙被壓扁的声音。


    ◆◆◆◆◆


    收起回复
    2楼2019-01-09 16:2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09 17:07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09 17:28
          感謝心豆。辛苦了。


          回复
          5楼2019-01-09 19:55
            竟然,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09 20:53
              翻译大大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09 20:54
                终于来了,辛苦了


                回复
                8楼2019-01-09 21:29
                  女主该发糖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09 21:54
                    感谢心豆sa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09 21:5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09 23:03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0 00:08
                          女主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0 01:28
                            真好看,不过女主存在感略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0 03:22
                              感恩大老的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1-10 07:53
                                谢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10 08:59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0 09:36
                                    在办公室里,两个男人正在挥着笔。


                                    「那么,这裡就是一年份的合計了。」
                                    「啊,那邊呢?」
                                    「这是品种的大分类。分类也多少細分了一些,所以有必要把這些分类進行總結。」
                                    「我会努力记住的。」


                                    一个人在羊皮纸上拼命写数字,旁边的男人依次发出指示教授写法。教授的人,是在莫爾特倫領担任了兵团团长兼侍從长的席茲。被教的人,是今年春天被新聘用为侍從的尼科洛‧诺诺(ニコロ=ノーノ)。
                                    说到兩人现在在做什么,就是正在收支账本上记账。


                                    在莫爾特倫領,領内有四个村庄,因为与去年同期相比人口增加了四成,果然領内是需要财务管理的专职人员的話題已是去年年末的事。換句話說,需要雇用内务系的侍從,而有缘受雇的人正是尼科洛。
                                    年仅十七岁,是中央下级贵族的次男,早前老家的大哥夫妇生了个长子,便决定正式离开老家去。當然找工作並不容易,通过与亲戚的贵族商量的結果,在那里的派系领袖卡德烈切克公爵的介绍成為了莫爾特倫領的财务官职。这些职位的協商和介绍,是派系领袖的义务,也是权力。
                                    尼科洛非常勤奋,有作為历代内务贵族的家世的特点,因此立刻被录用,今天開始接手工作。
                                    【譯:貴族的次男一般是長子的備胎,如果長男沒生下兒子就死掉,次男便會變成繼承人,所以次男要等長子的兒子出生才能離家】


                                    「等那个结束了,我就教你如何管理麦子的库存」
                                    「我可能找错工作了。本以为我可以在乡下悠闲地工作……」
                                    「對此表示同情」


                                    在普通的贵族家庭,内务人员的工作量每年都沒有太大变化,工作稳定就最大的优点。父母教孩子的事情也是千篇一律的情况比較多。以现代来说,就像是定时上班的公务员或者事务职位。这在寻求官職的人当中是相当受欢迎的职位。
                                    工作内容方面,乡下地方的事務都很简单。支出的钱,收入的钱,因为數量是有限的,只要进行简单的加减計算,就足以完成工作。
                                    尼科洛等人,在知道要成為莫爾特倫領这个边远地区的財務官員和内务工作人员時,都想像着在宁静的乡村唱歌牧羊般平静的生活。


                                    但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本来,如果只有一般水平的工作量也就不需要增加人手了,他想到這一般常识時,是由于工作量过多而陷入头晕目眩的境地之后。


                                    例如,为了推算明年大概的预算,必须要预测农作物的收入。
                                    如果是普通的领地,去年的收获量加上丰收或歉收的预測,就能猜測出大概的程度。假设田地增加了工作也增加了,把田地增多的部分按同样的比例计算后加进去就行了。如果是习惯了的人,這種工作不用一个小时就能完成。


                                    但是莫爾特倫領不一样。
                                    首先,去年的数字是靠不住的。这并不代表数字是錯誤的,因为每年都在發展新的事業,所以只能作为参考。
                                    另外,收获量的增長很异常。畢竟在数年间确实翻了一倍,完全没法預測。后年会再翻倍吗。或者已經增長到极限了嗎。还是會减少呢。不會有兩倍的增長嗎。對这样的东西進行预测根本是荒唐。因此,不得不做出多个预测。
                                    由此可见,所有事情都是这种调调,工作量等已经是杀人等級的了。


                                    这是个奇怪的领地。
                                    尼科洛对新任職的领地的如此评价。


                                    收起回复
                                    19楼2019-01-10 15:39
                                      感謝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9-01-10 16:21
                                        感謝續翻譯~~期待


                                        回复
                                        21楼2019-01-10 20:02
                                          来的刚刚好(✪▽✪)好香的烤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10 21:06
                                            好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0 21:44
                                              给楼主别一朵小菊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10 23:21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0 23:58
                                                  感謝


                                                  回复
                                                  26楼2019-01-11 00:07
                                                    感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1-11 00:43

                                                      「我可以辞职吗?」
                                                      「别傻了,不可能从这里逃跑的吧。首先,你打算对特意给你介绍的公爵阁下如何解释呢?」

                                                      作为向贵族子弟、从士子弟等介绍职位的回报,接受金钱和要求日后的便利是司空见惯的行为。也是高位贵族的重要权利。正因如此,自己寻求职位,结果又以怨报德,往恩人脸上涂泥的贵族,全部高位贵族都会变成他的敌人。
                                                      尼科洛并不是不明事理的小孩,所以为了减少忙碌的工作而拼命地动笔。

                                                      「啊啊,为什么社会上的栅栏(制约)这么多呢?」
                                                      「因为这就是所谓的世界吧。不讲道理才是人之常情。」

                                                      对年轻侍从的抱怨,回答的人是下任领主的佩伊斯钦。不知什么时候进入房间的他,令两位大人大吃一惊。

                                                      「少爷,要敲门什么的吧。」
                                                      「我敲过了。但确定没有回应。话虽回来,总觉得你很忙啊」
                                                      「你认为谁是原因呢。这么忙大概都是少爷的错吧。你以为我至今为止吃了多少苦头?」

                                                      对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的少年,席兹瞪着白眼←_←回答。
                                                      实际上,穆尔特伦领之所以工作繁忙,大部分都是因为佩伊斯做的事情。那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那是误解。这里是穆尔特伦骑士爵领、领主是父亲。所有的责任都在于父亲,我没有任何责任。」
                                                      「那张嘴说着讨人厌的话呢?性格也太好了吧」
                                                      「你这样夸我,我也会不好意思」
                                                      「没人在夸你。到现在为止,知道我和老板抱头苦恼了多少次吗。尼科洛,你叹息的元凶就是他了。有意见就趁现在说。如果(烦恼)一直累积起来,马上就会变老的。」

                                                      突然被抛过话题的尼科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而很困扰。
                                                      在他看来,穆尔特伦领的施政都是领主的责任,这是常识。虽然偶尔会有后继作为代理大显身手的例子,但不管怎么说,都不适用于年纪上被称为少年的人。
                                                      有名的领主和名气大的人,带头指挥才取得的成果。并且,因为那个成果而忙碌。会这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还不明白身为常识人生活是多么的幸运。并且,在明白的时候那份幸运会消失的事也是。

                                                      「比起那个、席兹。父亲在哪里?我还以为他一定会回来了」
                                                      「大将的话,他回来后马上就飞到王都去了。说有事有办」
                                                      「这样啊。那么只能给席兹看吗。其实,莱特修伯爵给我寄来了这样的信」
                                                      「哪个……哦。是新茶试饮会的邀请吗。少爷也到了这样的年纪了吧」

                                                      南方的大领莱特修伯爵领,作为茶叶的产地非常有名。正在进行品种改良,香气丰富有深度的茶,既是当地的名产,也是主要的出口商品之一。
                                                      新茶的季节是早春。摘去嫩芽一样的茶叶,做成红茶。与夏天前的相比味道虽然稍差,不过,鲜嫩的独特风味的爱好者也很多。

                                                      新茶的制作对于以莱特修领为首的茶叶产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项。因此,有利害关系的人及其家属亲友人会共聚一堂披露。今年的茶叶质量如何,进行喧嚣的议论,以及商讨茶的权利分配的场所。
                                                      但这只是场面话。


                                                      收起回复
                                                      28楼2019-01-11 11:22
                                                        实际上,這是個规模很大的茶会,而且还是每年惯例的以萊特修伯爵为首的南部贵族子弟的联谊会。
                                                        虽然是非常重要的产品,但只為了去看一种产品,貴族当家幾乎没人會愿意花几天时间前往。利益分配等实际的事情在茶会之前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下来了,为了確認而委托代理人前往是惯例。這個代理人、大部分都是由成年的贵族子女担任。


                                                        「嘛,这个(茶会)的話乔茜菲涅小姐也可以……。既然收到了指名的信件那就不行吧」
                                                        「特意送到我手上能感到阴谋的味道呢。我也想和父亲商量一下」


                                                        下任领主和侍从首领同時露出困難的表情。
                                                        正因为两人都经历过相应的修罗场,对讨厌的气氛很敏感。正當两个人一起,在茶会的邀请中感觉到某种意图的时候。


                                                        「沒有那個必要」


                                                        對突然響起的聲音,房间里的两名侍從和一名孩子一起转移了视线。
                                                        他们的视线前方,有自己的主人和另一个人。
                                                        卡賽羅爾在不知不觉中用【瞬間移動】回到了自己的领地。並帶著某個人。


                                                        「那个新茶的试饮会的邀请目的是我知道的。刚才在王都听到了。在萊特修伯爵以外的某人口中」


                                                        不知道何意卡賽羅爾一脸苦惱的表情讓人很在意,但先把那个放在一边。因为还有比那更令人在意的事情。


                                                        「欸,那件事可以等一下再问。大将,那边的人應該是……」


                                                        說到穆尔特伦骑士爵一起的,是从王都来的人。并且,在那裡的是佩伊斯和席茲都有印象的人。特别是佩伊斯来说是一个非常眼熟的人。
                                                        也许是明白到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那个人向前走了一步。


                                                        「好久不见。因此,在这段时间要麻烦您了。」


                                                        文雅,而且规矩的行礼。
                                                        那名女性。不,少女的目光停留在房间里的一个少年身上,对他露出如花兒般的笑脸


                                                        「佩伊斯欽桑、好久不见了。一直很想见你。」
                                                        「莉可莉丝,我也很高兴见到妳。」


                                                        莉可莉絲・米尔・弗巴雷克。
                                                        她是弗巴雷克边境伯家的四女,也是佩伊斯欽的未婚妻。


                                                        收起回复
                                                        29楼2019-01-11 11:53
                                                          TXT 下載
                                                          https://mega.nz/#F!nnYUBSyB!iNCUtp2F32oz0tiy3RkVfw


                                                          收起回复
                                                          30楼2019-01-11 13:57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1-11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