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奇妙冒险吧 关注:286,679贴子:3,456,650

【自翻】《岸边露伴一声不吭》——くしゃがら 完整全文 V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那帖老是被系统折叠,看了下是因为我的某些遣词用句不规范......全部改了在这里再发一次

终于将整篇文煮熟了!不仅翻好了后半部分,还修正了之前翻的前半部分的一些不通顺的地方。
这种感觉就像长跑了二十公里之后喝上的第一口冰镇脉动一样,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挺牛的
在日亚入了这本书这么读下来之后,觉得写的还是挺有意思的。就算不是荒木创作的情节,也不觉得露伴ooc。露伴的奇妙冒险,名副其实
结论:这本书值得一读。等不及台版(如果有的话)可以先看我翻的这一篇
为了方便大家在楼中楼讨论,这个帖子的楼层数等于我在word文档里翻译好之后全篇的页数,一共是32页,也就是说理论上整篇文的结尾会在第33楼。
还是要说一句,个人非专业翻译,错漏不通顺在所难免,请见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1-06 17:12
    志士十五这个笔名,是个错误的九九乘法口诀。(注:志士十五的日语读法为“しし じゅうご”,音同“四四十五”,而正确的口诀为“四四十六”。)

    人生并不会和计算好的一样。

    这个笔名似乎是包含着这样的想法而取的。看到这个名字的文字时,岸边露伴觉得“交叉点多到好像在看京都的地图”。

    同样身为在集英社旗下工作的漫画家,在年末——虽然一点也不想参加——的一次派对第一次跟他说话时,即使十五他本人告诉了我自己笔名的由来,我也只是觉得“这样啊”而已。岸边露伴的记忆中是这么描述的。

    但是,打从心底里认真斟酌了这个名字所包含的含义的人,正是露伴。

    “……座位,不是还有空着的吗?”

    “是有空着的啊?”

    “那么,你为什么要特地和我坐在一起呢?”

    “因为啊,我一来到咖啡馆就看到工作上的伙伴也在嘛。打个招呼之后特地坐到离远点的座位,然后双方都不吭声地喝完茶之后就走人,总觉得这样反而不自然不是吗?该说是很见外吗?这种时候,才应该【坐在一起】才对。”

    在Deux Magots咖啡馆里一边喝着伯爵红茶,一边准备整理新作的点子的岸边露伴,突然被爽朗地搭话了。

    搭话的人,正是碰巧来到店里的志士十五。

    当露伴还在惊讶时,已经在露伴的对面就座的十五,麻利地点了一杯姜汁汽水之后,就这么在露伴的面前赖着不走了。

    从想要一个人静静地思考的露伴看来,这只是纯粹地给他带来困扰而已。

    “话说回来……【工作上的伙伴】是指?”

    “难道不是吗?我们都是在同一间出版社旗下工作的漫画家吧?”

    “我们是【同行】……想想我的水平,光凭同样是漫画家这一点就称呼你为【同行】也很让我不爽就是了……但并不称得上是伙伴吧。不如说我们是商业竞争对手还更合适一点。”


    收起回复
    2楼2019-01-06 17:13
      “别说这些见外的话啦,露伴老师。漫画家啊,不偶尔跟编辑以外的人说话会孤独的啊。遇到可以聊天的对象却不跟他聊天的话,不是会很容易连怎么说话都忘了不是吗?”

      “……”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露伴在心中这样暗骂道。

      的确,漫画家和作家这一类的职业,室内派的人还挺多的。

      过着像十五说的那样的生活的人,也是有很多的。

      只是……露伴虽然性格乖癖,但是他并不孤独(他有可以依靠的朋友),也挺常跟别人说话。最重要的是,就算真的孤独,也不会有什么感到不便的地方。

      不过这个叫志士十五的男人,作为一个漫画家而言……正如所见,该说是厚脸皮还是多嘴多舌呢,简直就像是从嘴巴里生出来的男人。

      对了。露伴想起来了。记得第一次和他面对面的时候也是,明明自己没问,他却连珠炮似的跟自己说了他笔名的由来。

      “那么,露伴老师你呢?是来构思【新作的点子】的吗?”

      “挺敏锐啊,值得夸奖。但是,既然你这么想,那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地思考呢?”

      “真是巧合啊!我也是来构思点子的。”

      “至少也该说些会话的话吧!自言自语的话就给我到别的座位去!”

      “在咖啡馆里一个人在那滔滔不绝地自说自话不太好啦。就算要自言自语,为了不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怪人,不是应该对面有个人在才好吗?”

      “那你去找个稻草人不就好了。或许你们会是对不错的组合。”

      “别说这种话啦,露伴老师。这里就由我请客……总行了吧?”

      “什么!?少开玩笑了!你以为我岸边露伴仅仅是被请了一杯红茶就会满脸春风地高兴吗!?”

      “都叫你冷静点啦!别大喊自己的名字啦……你可是个名人啊。你看,放学的小鬼们正看向这边呢。怎么办啊,要是被他们赖着要签名的话,可就没法构思情节了啦。”

      “……”

      “还是说,你喜欢小孩子吗?”


      回复
      3楼2019-01-06 17:13
        “我讨厌小孩子。”

        “那就好说了。本来啊,想在这种显眼的地方一个人呆着才叫胡来呢。怎么办?我和露伴老师,这两个互相认识的人,特地在咖啡馆里分开坐还面朝别处喝茶,这样才反而会被人觉得奇怪吧?”

        “……切。”

        露伴直截了当地发火了。

        这个叫十五的男人给人的那种叫人生气的感觉,怎么说呢……对,就跟那个混账仗助或者是呆子亿泰很相似。

        这种人明明很单纯,行动却无法预测到,所以他很不擅长应对。

        看着他就总会想着下一个瞬间会不会做出更加讨人厌的行为,光是这种预想就叫人沉不住气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拖着一双沾满泥巴的脚走到别人身旁,粘糊糊地乱摸一通别人架子上的收藏品,或者是用吃过薯片的手来看书,还把书倒着放回书架里。虽然这些惹人不快的地方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数起来的话简直多得可以拿去卖,但是到头来这种人的这些地方基本都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漫画家,一个表现者来说不该有的那种随随便便的态度和神经大条的地方,正是最容易激怒露伴的。所以说他不擅长应对那种人,总的来说一点也没错。

        只是,

        “哎呀哎呀哎呀,怎么说呢?我也是懂的。嗯……我懂我懂。坐在露天的座位上,吹着清爽的微风,一边听着小镇充满活力的声音一边构思点子,工作的进度就会前进得飞快呢。”

        “……或许吧。”

        “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能够集中精神是很不错啦,但光是这样是不行的。因为【表现】是需要能量的啊……要在【充满生机的能量】之中创作,这是很重要的。”

        “……”

        “所以这个小镇的气氛相当好……满溢而出的【生活气息】都能成为背景音乐了。真实感也好,新鲜感也好,这些东西不会从内部自己跑出来,也不会一下子就掉在房间里头的。不去捕捉到在外面充满各处的东西是不行的……正因如此,尽管这是一份可以让人闷在自己家里工作的职业,但是尽管麻烦也得剃个胡子出一趟门。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你多少也会说些像个漫画家会说的话啊。”

        事实上,以一个漫画家而言,露伴并不讨厌这个男人。


        回复
        4楼2019-01-06 17:14
          志士十五的作品,与作者那粗野的外表……那张长着染成红色,在侧边剃成花纹的头发和带着耳环的脸给人的印象相反,是幻想风的作品。

          虽然是描述架空的文明和架空的历史,但作品蕴含着经过反复琢磨过的非常细腻的真实感。

          即使不是现实,漫画世界里也有属于漫画世界的常识、物理,每一个登场人物都有其自己的人生。为了描绘那些东西,志士十五认为【经验】和【知识】是必需的,所以他平时就有进行对历史和风俗的学习研究。

          基于这样的考量而创作出来的志士十五的作品,经常给人一种【道理】明晰到骨子里去的印象。

          正因如此,露伴差一点就没能控制住不让自己以残酷无情的态度对待这个男人了。

          当然,这个男人是【比自己还要厉害的漫画家】,只有这一点是绝对丝毫不会这样想的。

          “……那么,说到露伴老师的新作,是怎么样的啊?”

          “我没有义务要对你透露这么多。要是点子被剽窃了我可是会很不爽的。”

          “那么啊,你来听听我想的点子吧。你想,就算是自己觉得很有趣的点子,也需要从【客观的角度】去审视一遍吧?”

          “为什么我非得要听那种东西?”

          “就是啊,我觉得偶尔也得挑战一下主打【恐怖】题材的东西啊。而且我想露伴老师对那种题材不也很有自信吗。”

          “……你啊,一直都是画惩恶扬善的少年漫画的不是吗?恐怖漫画什么的,你画得来吗?”

          “不过啊,我是完全不怕幽灵的那类人……这种的打个比方,就是会觉得身边的东西很恐怖。然后我就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害怕什么’……【不管补多少次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用空掉的厕纸】这样的,我就觉得挺给人一种逼近至身边的恐怖感啊。啊,【有点粘糊糊的厕纸】也很吓人呢!该咋办啊,真难选择呢。”

          “还真被你吓到了。我都要吓出冷汗了。太棒啦。”

          “好,这点子不行呢。你这么好懂真是帮大忙了。”

          露伴没有笑,十五笑了。

          “责编!对了,提起责编啊!我啊,有一件事想说。”

          “我可没话想说。”


          回复
          5楼2019-01-06 17:14
            理所当然地,想法没有达成一致,但十五还是毫不顾忌地将话题进行下去。

            尽管感受到他的厚颜无耻,露伴并没有当场发怒离开座位。

            “看看这个。”

            “……”

            十五从自己带着的包里,拿出了一个A4大小的信封给露伴看。【集英社综合出版】这个标志,露伴也早已见得多了。

            十五一边将已经拆封的信封中的东西拿出来,一边开始说话。

            前几天,我的【责任编辑】换了。之前的责编是个很能干的人。我和他都喜欢吃薯片……他喜欢的【小鬼当家】是第3部这点我也觉得很好。虽然他只听日本音乐,但一直都有听【The Michelle Gun Elephant】(注:于1991年成立的日本车库摇滚乐队,2003年解散)的歌我更是觉得最棒了……就算工作结束之后开大音量播歌,他也会跟着我一起嗨起来的呢。”

            “你们的关系很好呢。”

            “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他很有才华。正因为有才华,他才出人头地。”

            “也因此搞得跟老婆分开了吧。”

            “嘛,那样也好。在业界里是常见的事……先不提降职,升职是值得庆贺的事。话又说回来啊,这个新的责编……也不是说他是个不好的家伙啦。”

            “但也不是个好家伙?”

            “不,也没有这回事。应该说是个好家伙。他是个懂礼数,而且很机灵的人……只是,也有认真过头的一面。认真是个优点,在工作上做到认真可是很重要的。但是什么都【过头】的话就会有不好的地方了……没错吧?”

            “我不否定。”

            认真,说到底其实就是方向性的问题。

            露伴对待工作是认真的。不管他作为一个人的性子有多么扭曲,对待画漫画这件事可是没有半点【背叛之心】的。

            结果而言,即使露伴会欺骗人,他也绝不会欺骗漫画。

            “很懂嘛。为人认真……我可是相当中意的。但是,认真的时机不对啊。露伴老师你有没有,拿到过什么文件之类的吗?”


            回复
            6楼2019-01-06 17:14
              “没有呢。说到最近编辑拿来的东西,也就是【筋肉人】的贴纸罢了……那可是【咖喱厨子】啊。我不准你说不知道哦。”

              “真叫人羡慕呢,我也很憧憬啊。但是, 我的责编一边说着【只是些不值一提的东西】,一边就真的拿些不值一提的东西出来了……看看这个吧。”

              这么说完,十五从信封里拿出一本薄薄的册子。

              那是一本外表整洁得仅为工作所用的册子,是会让人想“用点质量更好的纸当封面吧”,一点色彩也感觉不到,仅仅是将复印纸扎成一堆的东西。

              这个乏味的纸堆的第一张纸上,用无机质感相当重的哥特式字体大大地印着几个字。

              “……禁止用语清单?”

              “对。很不值一提吧?这是不能使用在漫画和其他出版物中的词语的清单啊。”

              “还真是拿到了无聊的东西啊。”

              “就是说啊~。哎呀,光是看封面就觉得它碍眼了,但是内容就更加是这样了。你看。”

              这么说着,十五逐张逐张地翻着页。

              内容是按照五十音顺序……在出版物中并不常见的【限制用语】之类的东西无机质地分散在四处。

              原来如此,是挺会让人觉得烦的。

              这个限制是为了将漫画从【艺术】变为【商品】的一个规则,也是枷锁。这是为了将其从纯粹的艺术表现,转变为用于销售的东西。

              那种字眼密密麻麻排在一起的清单,怎么也不可能有趣。虽然不有趣,但也不能无视掉。

              “这个嘛……能够让人接受的内容还挺多的。比较显眼的,就是这个所谓的‘差别用语’吧……既然是作为【商品】出版,那么这就是我的漫画也要注意不去用的表现方式。”

              “嘛,毕竟你是个专业人士啊。”

              “不过……该怎么说?是有让人接受的部分……但不能让人接受的部分,是怎么回事?不觉得有点太过分了吗?”

              “你也这么觉得吧~~~!?【触电致死】啊,【高压电线】之类的,为啥非得被禁止使用啊?是会这么认为的吧。然后,我去问“为什么”之后,就说这是对于不久前发生的怪异死亡事件的【顾虑】啊!这关我啥事啊!呆瓜!虽然我没有真的说出口啦。我是大人了嘛,就装出一副接受了的样子过关了。”


              回复
              7楼2019-01-06 17:15
                “【地震】和【海啸】也不能用吗……该说是有点敏感吗,这也太严格了吧?”

                “就是啊~~~!我们漫画家啊,是靠【画】来决胜负的。但是啊,没有【故事】就不成漫画了啊。言语一定是很重要的。虽然是有办法改用不会造成冒犯的语句,或者对情节作修改变动,但这样一来就失去真实感了不是吗?言语的使用被这么厉害地限制的话,作品就会变得假声假气了啊。”

                “说得也是……就连我也觉得这有点离谱了。”

                事实上,这个清单很明显是过于冗余了。

                虽然上面至少还有添上注释,说明为什么不能使用这些词,但注释内容完全不能叫人接受。

                到底是在害怕着谁,关于什么提出的意见或者不满呢?

                出版社有这么胆小吗?

                即使是没有收到这份清单的露伴,也不禁对此感到迷惑和愤懑。

                作为一个表现者,其表现方式遭到限制。这就好比呼吸被停止一样痛苦。

                但是……对于十五来说,似乎主题还不是那个。

                “嘛,我也是个专业人士。要是被人说不能用,那我就不用。就算是职棒大联盟选手,既然有钱收就得遵守比赛规则来打。不知道是谁这么说过……【漫画不是艺术,而是娱乐】。”

                “对于那句话,我个人是有很多想说的就是了……”

                “这个嘛,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被十五擅自这么下定论的露伴虽然略微感到生气,但十五连让露伴插嘴的余地也不给,继续把话题进行下去。这人很擅长带节奏。

                “我觉得露伴老师的话一定会懂的……重要的是,不是仅仅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就完事了。还要让人享受。毕竟这终究还是要让人看的商品。这样的话,首先就不能无视为了将它推出到世人眼前而定下的规则。轻易地将OOOO或者XXXX——这些在现在用了就会遭人忌惮的言词——放到作品里的话,就会有更多对此感到不悦的人,就连我也明白这点。”

                “也对。……【不让人看的话就没有意义】。又不是在笔记本画画涂鸦就会高兴的中学生了。为了将想法传达给期待着自己的连载而去买杂志的读者们,就不能只因为这一点就将工作抛之脑后。”


                回复
                8楼2019-01-06 17:15
                  “所以,我才说你很懂。虽然老师你不能接受,但你懂得这一点就很好。规则这东西啊……就跟足球的【越位】之类的一样,即使不能完全搞明白,也只得遵从。只不过……”

                  十五又哗啦啦地再次翻着页。

                  翻到了页数比较靠前的位置。他找到了か行的词语,并用手指着。


                  【くしゃがら】


                  看到这里……就连露伴也因为过于意外而愣住了。

                  “……【くしゃがら】?”

                  “这个词语,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对歪着头纳闷的露伴,十五这样问道。

                  ……くしゃがら。

                  露伴的人生里……不,是经历了至今为止的人生而得以累积储存在自己的脑袋里的知识、点子里,并没有这么发音的一个词语。

                  简直像是个拟声词,虽然有其意思但不可能想得到。

                  “不,完全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吗?”

                  这个词语实在是过于没有熟悉感,甚至让人觉得有点不舒服。

                  另一方面,对于这个新鲜的词语,露伴抱有不小的兴趣。于是他试着问了十五,

                  “这个嘛……”

                  而那个十五,也露出了一副困惑的表情。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十五摆出一副完全是【输给你了】的样子,干脆利落地这么说了。

                  由于鼓足了劲却又没有给出很出乎自己意料的回答,露伴自己有点灰心,但没有从态度中显露出来。

                  “我猜也是。虽然我觉得我不懂的东西,你也不可能懂就是了。”


                  回复
                  9楼2019-01-06 17:16
                    “嘛,正如你所说,我完全不懂呢。这个词光是它自己在那,没有写它的意思。而不能使用这个词的理由,也都是空白的。”

                    “即便如此,这真是个没有怎么听过的单词呢……你问过责编了吗?”

                    “我当然问过了。但是,他只跟我说了【不能使用它】。可是意思又搞不懂啊……辞典里没有记载,上谷歌搜索了也没用。”

                    “那这不是束手无策了吗?”

                    “就是这样啊。……但是啊,这可是那个认真的责编所说的。‘只是【不能使用】的话,就算不知道意思也没关系吧……’他这么说的啊。”

                    “态度真够恶劣的啊!”

                    “就~是说啊~~~!这可不是恶劣,是穷凶极恶啊!这就好像不知道为了什么而装上的按钮,在上面写上【切勿按下】就安全了的道理一样。的的确确,就是那样啊。只要预先有写上注意标语的话就没人会去按按钮。如果是善良的一般市民的话就是这样没错。道理我是明白的。”

                    “但就是觉得不顺眼。”

                    “你很懂嘛~~~!和你聊天真是畅快!跟我的责编完全不同啊。你就像个和我搭档多年的喜剧演员一样,会说我最想听的话呢!”

                    “你说谁是喜剧演员啊!”

                    “啊啊,但正如露伴老师所说,我就是觉得不顺眼啊!不能用的话,就给我好好说清楚为什么不能用啊,混账!”

                    “不使用那些词本身是很简单……但是,知道【为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不能用,【为什么】会有危险……知道了原因之后故意不去使用,和只是单纯地不使用,这两者的不同会使作品的【厚重感】也不同。”

                    “正是如此,你这么好说话真是帮大忙了啊,露伴老师~~。就好比【涂了蜡的拉门】一样舒畅呢。要问我的话,就是这种感觉啦。”

                    “从刚才开始你就很失礼啊!不要再打比方了!我就直说了,你打的比方真是烂透了!”

                    居然被比喻成涂了蜡的拉门,连露伴也实在是憋得一肚子火。不过,十五在露伴彻底止不住抱怨之前将话题继续下去。

                    “这还真是难以原谅的事呢……漫画家的武器可不光是画,言语也是。对于讲故事来说,活灵活现的对白台词是绝对不能马虎对待的。所以对在意的单词可不能一句【我不明白】就算了,因为【不去使用也算是一种使用方法】啊。无论如何也想要弄明白,就是这个道理了。”


                    回复
                    10楼2019-01-06 17:16
                      “这个嘛……我同意。”

                      “反正就是这样的啦……老实说,我是想着如果是岸边露伴的话没准会知道,才来向你搭话的。相反,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即使我去问其他同行大概也是白搭。”

                      “我觉得这是正确的认识。但是……很不巧,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蠢的单词,也想不到它是什么意思。”

                      “……我想也是啊。”

                      一看就知道,十五相当失望。

                      他抱着这么大的期望的吗?他的那副样子也可以说是他太夸张了。

                      “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标准语。”

                      “没错……我也想过从发音相近的词语去推测它的意思。想过这会不会是【荞麦皮(そばがら)】或者【喷嚏(くしゃみ)】之类的单词的变体。但是那样的话,把这个词列入禁止用语就说不通了。”

                      “如果是经常使用的词语的变体的话,应该本来就不会被禁止使用的。”

                      “对。既然不能使用,那重点就是它的【意思】。”

                      “我也思考过不是日语的可能性。如果真是那样,那应该会在字母表上有记载才对。这果然是一种方言也说不定。”

                      “果然如此啊……查一下方言词典之类的或许也不错。……【くしゃがら】……【くしゃがら】……重复读几次就觉得这像是个拟声词。就好像啊,把什么东西握住捏爆,挺像那种声音的吧?”

                      “不然或许就是个很明显的差别用语。是这样的话就能接受了。即使是禁止用语之中,也有最不得不顾虑的那部分吧。”

                      “这么想也可以有。但是,这样一来还是想知道原因啊。要顾虑的对象到底是谁,要是连那个都不知道,可就真的叫人接受不了啊。”

                      “到最后,向责编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就行了吗?”

                      “问题是啊,我找不到他人啊,那个责编。”

                      “……什么?”


                      回复
                      11楼2019-01-06 17:16
                        从这里开始,露伴第一次很清晰地感觉到违和感。

                        “不,电话他还是会接的。但是,问他关于这个单词的事他也给不出个结论来……直接去出版社找他,他也经常不在。最近这阵子,我都没有跟他碰过面和商量过事情了。就在这段期间,截稿日也快到了,所以我也没办法老是在意这档子事。”

                        “……这不是,有点奇怪吗?我这边还在向编辑部大发雷霆说‘给我换个责编’呢。”

                        “我也这么认为啊~~~。其实我啊,不太想向责任编辑发脾气呢。就是啊,能出书可不是单单靠自己的力量,对吧?正是因为有编辑啊,流通啊这些人在啊。所以我都尽可能不去抱怨什么的。”

                        “该说你是老好人吗,做到那种程度都已经算是愚蠢了。”

                        露伴嗤之以鼻,而十五则没有笑。

                        “总之,我就是很在意啊,很在意【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真的是啊,不是编辑也行,只要有人能告诉我它的意思就足够了啊。”

                        简直都成发牢骚了,露伴这么想。

                        不,实际上他就是在发牢骚吧。十五是真的很为难。以露伴至今为止对他的印象来看,他不是一个会示弱到这种地步的人。

                        “……那个啊,露伴老师。这是我一生的请求……关于【くしゃがら】这个词,如果你明白了什么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呢?真的,什么都可以……这个一生的请求真的是一辈子只能用一次的话,我就毫无迷茫地用在这里了。”

                        “你的【一生】还真是不值钱呢。”

                        再一次,露伴笑了,十五却没有笑。

                        看来,十五比露伴想象中的还要认真。尽管露伴并非是会在乎对方的情况有多严重的那种人……十五的这副模样,果然是相当少见,所以说自己不在意也是骗人的。

                        “……知道了,我知道了啦。如果我调查之后有什么搞明白了的,好歹会联络一下你……但是太过依赖我的话我也很头疼。而且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

                        “啊啊……真的是帮大忙了。这样就够了……真是太谢谢你了。”

                        这么说完,十五把不知道何时已经空了的杯子放下,并终于离开了座位。真是个任性地来,又任性地走的家伙,露伴这么想。

                        “心情一~~~下子就轻松许多了。果然和某个人说说话是很重要的呢。”


                        回复
                        12楼2019-01-06 17:17
                          “考虑一下被迫听他说话的人到底方不方便不是更加重要吗?”

                          “哎呀,别这么说吗,露伴老师你很适合当商谈对象哦。我是说真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别这么认为!不如说,以后别再这么向我求助了!”

                          “呵呵……哎呀,真的是得救了。再见啦。”

                          这么说着,十五甩着手臂,以独特的走姿走着回去了。

                          看着那种走路姿态,真的只会觉得他是个混混……那种粗野的言行举止,真的做得来画漫画这种细腻的工作吗?露伴忍不住这么想。……但说不定,会苦思冥想着区区一个词语的意思,他的这份纤细正好跟他的举止保持着平衡。

                          一边想着这种事……露伴的思考,一边一点一点地,转到了【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上面。

                          “……【くしゃがら】……【くしゃがら】啊。这发音真够奇怪的……虽然确实很在意,但拼命到把自己搞成他那副样子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呢。算了,有空的话就去调查一下,搞清楚意思之后就告诉他,然后沉浸在这种优越感之中也不坏嘛……而且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把‘都已经卖了你人情了,就别再烦人地纠缠着我了’这句话甩他脸上呢……”

                          说着,露伴想润一下因为谈话而干了的喉咙,拿起装满伯爵红茶的杯子并送到嘴边。

                          “呜!”

                          接触到嘴唇的,是伴随着令人不快的感觉的【温暖】。

                          陶瓷杯的保温并不能持续一段长谈那么久的时间……原本散发着芳香气味的伯爵红茶,已经完全冷掉了。

                          “……混账东西。”

                          将冷掉了的伯爵红茶一口气喝光之后,露伴拖着粗鲁的步伐踏上了归途。


                          回复
                          13楼2019-01-06 17:17
                            十五感到很焦躁。

                            打个比方,就像是【靠“为健康着想”这种轻率的想法而开始了戒烟,自开始之后第五天的早上】的那种焦躁。

                            不,是试着打了个比方,但是十五是成功戒了烟的(他同时获得了吸食烟草的经验和体验了戒烟时的焦躁感,但是比起焦躁感,作为漫画家的那份满足感更加大)。即使是食欲,或者睡眠欲他也能忍受。性欲更加是轻而易举。

                            但是,唯独【知识欲】是无法忍受的。

                            这种漫画家,或者该说是创作家的精神,是脱离了肉体而存在的东西,所以是可以胜过多多少少的疼痛、痛苦,以及肉体上的饥饿的。

                            也正因如此,精神上的饥饿就是煎熬。

                            知识无法被吸收满足。

                            这种煎熬,远比带着用盐腌制的肉干和装着海水的水壶在沙漠中行走更加艰苦难熬!是真的,真的很难熬!

                            自此之后,十五以反复翻阅家里的辞典,泡在图书馆里头,多次拜访集英社编辑部的方式过着日子,但还是一点也没有搞明白【くしゃがら】的意思。

                            因为他太常出现在编辑部,而开始被人称呼为麻烦人物,这也让他感到很不悦。甚至有编辑对他说“比起这种事,原稿的进展没问题吗”……

                            对于一次也没有逾期交稿过的十五来说,这根本就是屈辱,所以他渐渐地不再靠近编辑部了……


                            回复
                            14楼2019-01-06 17:18
                              岸边露伴与志士十五的下一次会面,是在差不多一个月后,小镇的一家旧书店里。

                              露伴是第一次造访那间店。

                              书本,是尽可能想在品相良好时买入的。新书的话自然是最好,即便是二手书也能在面向收藏爱好者的拍卖会上,起码也可以在大型连锁店内找到用塑料膜包好的书,这样就一直都能买到品相良好的书。

                              所以,造访一次也没有来过的私人经营的旧书店,也不一定是(这个嘛,或许能意外地淘到有价值的好东西,所以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半点期待……)因为想要买书。仅仅是想要品味一下【锈迹斑斑的旧书店的气氛】而已。

                              不过,像这样听任一时的心血来潮的时候,岸边露伴会遭遇到的事基本上……没错,就好像被那个执拗的猜拳小子恶意找茬一样,都是些始料不及的神展开。

                              而这一次,则是十五。

                              是和以往大相径庭的,十五。

                              “我都说了啊~~~~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辞典啊!不是什么百科全书。就是那种,像是方言啊,古文啊,有没有侧重于这方面的书啊?”

                              “请饶了我吧,客人。”

                              十五缠上了这位给人一种确实的【经营这家从父母继承下来的店是自己的兴趣】的感觉,体格良好并且刚刚步入老年的店主。

                              原本他就一副混混的样子,可现在客观地看的话,他真的就是个混混。但是,他应该不是那种会真的像个混混一样纠缠别人的人才对……尽管他的相貌很凶,他应该是个坦率直爽的人才对。所以,他现在的这副模样不禁让人产生违和感。

                              原本面相就很凶的他,别人看他会觉得他比外表更加凶,是因为他的脸颊消瘦了吗?

                              离之前和露伴说过话以来应该才过了不到一个月,他的相貌就变了这么多吗……?

                              虽然抱着好几个疑问,露伴的视线还是被吸引了过去。

                              但是十五没有注意到这股视线,顶着一副相当憔悴的面容,不停地纠缠着困惑不已的店主。

                              “求你啦~~~~~~有的话就拿出来啊,就算没放在店里也应该有库存的吧?什么都可以啦……你看我都这样子求你了!”

                              “你真的很烦啊!我都跟你说了没有啊!”


                              回复
                              15楼2019-01-06 17:18
                                “可恶——!那,那你又怎么样呢?”

                                “什,什么啊?”

                                “我问你知不知道关于【くしゃがら】的事啊,你个呆子!什么都可以,只是偶然间听到的事也可以啊!像是听过这个的传闻啊,邻居的小孩在聊这个啊,没有这一类的事吗!总有的吧?有的话就快说啊——,你这家伙!不说的话信不信我把你那没用的脖子折断掉啊!”

                                “呃!呜,呜,呜呜……”

                                不管怎么看,都是相当不寻常的气氛。

                                十五抓着店主的衣襟,双眼聚不成焦地逼问着店主。很明显这不是正常的对话方式。

                                露伴虽然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但绝对说不上自己不认识的这个人,现在正用着似乎一个不小心就能杀死人的力气死死地抓住店主……这可超出了视而不见的范围了。

                                露伴将拿在手中的《浮世绘体系,名所江户百景》放回书架,并用手抓住十五的肩膀,将他从店主身上扯开来。

                                “喔哦哦哦哦——!你小子,干什么……啊!岸,岸边露伴!”

                                “没错,是我。能认出来是我,看来你精神还算是正常的呢。”

                                应该说,十五一看到露伴的脸,看起来就似乎恢复了理智。

                                “打扰了。”

                                差一点就要被旧得发黑的书本的味道熏一身的店主,一边不知所措一边整理着衣襟,以相当不悦的视线盯着两人。露伴没有买书并拉着十五离开了书店。

                                从密不透风的店内走到有阳光的街道上,感觉身体好像被阳光熏着了一样。

                                阳光照着十五,把他好像晒干了的绒毛被子一样净化,露伴还有点期待这一幕。

                                “真是的,你在搞什么啊……你害得我连书都看不成了。我都还没看到《龟户梅屋铺》呢……”

                                “哦……哦哦。对不起了……”

                                实际上,十五似乎稍微冷静下来了。

                                他的表情就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样。但是,却忘不掉梦的内容。就是这样的表情。

                                气色很差的皮肤表面渗出了汗水,双眼底下有黑眼圈。头发看上去也油腻腻的,好像连像样的梳理也没有做过一样。


                                回复
                                16楼2019-01-06 17:19
                                  他明明是个把自己打扮得让人想不到是个漫画家,而且社交性好到会让人觉得很烦的男人,现在却寒碜得像个落伍者。

                                  才一个月,人的外貌就能变化得这么厉害吗……

                                  露伴认为,人的面容比起整容(如果有用到替身能力的话就是另一个话题了,这里暂且不讨论),更多是随着精神状态的不同而变化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十五的精神一定是衰弱得相当厉害。

                                  并且,原因也显而易见。

                                  “……你啊,自从那天起一直都在调查吗?调查那个【くしゃがら】……”

                                  “啊,啊,啊啊……对。对啊。我实在是在意得受不了啊。”

                                  “但是看你这幅样子,似乎是还没有弄明白呢。

                                  “……我查词典,查到都觉得这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这一次查得这么多了。连小说、图鉴、绘本我也读过了。我甚至还跑去闻警察了。果然没有啊……【答案】到处都没有。”

                                  “那天之后,我也挺在意,于是就去调查了一下……”

                                  “你知道了吗!?”

                                  “冷静点!”

                                  露伴被仿佛要扑上来咬人的十五吓了一大跳。

                                  正当露伴要阻止他的时候他就停下来了,而这都只能算是运气好了。听到了【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的十五的双眼,仿佛一只患了狂犬病的狗。

                                  “我也找过了。是找过了……但没有找到。完全没有。不管是书籍还是放映作品,都找不到这样的词语。”

                                  “我,我想也是呢……可恶……都是因为有【禁止用语】这玩意儿在,该死。果然不能使用的词语是不会有人乱用的啊……在书本里找,找到才有鬼了……我是明白这一点的,明白这点的……”

                                  “不管我调查多少旧文献也找不到。如果是因为被【禁止】了才无法使用的话,那这个词语一定有什么非常深层的理由才会被这么对待的吧。”


                                  回复
                                  17楼2019-01-06 17:19
                                    “那就真的毫无办法了啦!可恶!我接受不了啊!不能就这么放弃~~!如果这个词被这么严重地禁止使用的话,应该是有一系列【理由】才对啊!啊啊,对了。就算不是单词,为啥不能用【くしゃがら】啊!我明明就只是想知道这个而已!”

                                    “……那个啊,我现在,要说些不像是我会说的话了。”

                                    露伴这样开了个头。

                                    他在十五眼前,竖起食指之后,调整了一下呼吸。这些动作仿佛是要抚慰一头猛兽一般,其实也八九不离十了。

                                    “……不如【不要再去在意】了,如何?”

                                    “什么?……我啊,自认为听力是很好的。就算是听着金属乐之类的音量很大的东西,也不会听不见硬币掉在地上的声音……但是,这一定是我听错了吧……刚刚,你叫我【不要再去在意】吗?怎么可能啊……”

                                    “从那天之后过了一个月。整整一个月啊。你这番折腾太过火了。如果你已经开始了新作的企划的话,就不该在其他事上面浪费时间了。”

                                    明明是自己这么说的,露伴也都觉得这真是太【不像他会说的】了。

                                    如果自己站在十五的立场上,一定会变得更加起劲然后继续调查下去的。

                                    事实上,他只是听说了有这么回事就已经花了这么一大番工夫调查了。倘若他没有自己的工作……或者他对那份工作没有“一定要干脆利落地在截稿日之前完成,送到读者手上”的份自尊心的话,也许就会更加潜心地投入当中吧。

                                    正因为自己不是当事人,才能够从客观的角度看清楚一件事。

                                    如果自己不这么对他说,恐怕他就会更加深陷于某种深渊一样的东西里去了……这么一件事。

                                    但是,

                                    “这怎么可能啊你这个XXXX东西————!”

                                    十五这么说道。

                                    没错,他斩钉截铁地这么说了。……他都说了些什么啊。由于那是太过难以入耳的话语,实在不能就这样直接记述下来。总之,那是相当难听的话语。

                                    于是,露伴在那一瞬间再也无法容忍,不由得揍了十五一拳。


                                    回复
                                    18楼2019-01-06 17:19
                                      “呜哇啊啊啊!”

                                      虽然露伴还残留着一点理性,没有用自己的【惯用手】这一谋生工具去揍,但十五还是一声响亮地倒在了路边。

                                      “……我可是亲切地叫过你【冷静点】了。你自己烦躁就拿别人出气是你自己的事……但被你搭话的我就会这样将你揍得脸趴在柏油路上。……幸好我手里没有拿着画笔呢,喂。拿着的话,我可就把你的手指给切碎了。”

                                      “呜,呜呜……对,对不起……”

                                      “现在我还可以凭【气势】原谅你。但是如果你敢再继续小瞧我岸边露伴,我可就真的把你丢下不管了。”

                                      “对,对不起啊。我也真的是搞不懂啊……但是我脑袋里净是【くしゃがら】啊……总觉得越来越搞不懂了啊……”

                                      一边按着太阳穴一边想要站起来的十五,很明显脚步还是摇摇晃晃的。

                                      露伴不觉得自己有这么用力地打过去了,所以他很惊讶。

                                      十五的这个样子,果然是他的心和身体都有明显的怪异之处。

                                      虽然还不算太严重,但他现在处于【沉迷一件事,而看不到周围】的状态。他是吸了些什么不好的东西吗……?这也难怪露伴会这么怀疑。

                                      不知道有没有明白露伴的这种想法,还是摇摇晃晃的十五按着头并突然一股劲地喃喃自语,好像在说梦话一样。

                                      “啊啊……可恶,我只是很在意【くしゃがら】而已啊。”以前,我这么被父母表扬过,‘你只要开始在意某个词语,不管是什么词都会去查。你这么喜欢查辞典的话,等你长大了一定会对你有帮助的’……而因为那个,我落得如此下场啊。”

                                      “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吧?”

                                      “……可恶,可恶,【くしゃがら】……【くしゃがら】……”

                                      好像被鬼附身了一样,十五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地唱着。

                                      那就像是咒语一样。

                                      那也像是疾病发作了一样。

                                      “【くしゃがら】!就只有这个!只要能搞懂【くしゃがら】的意思,现在的我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要!不管是【金块】还是【一亿円的支票】,我连看都不想看到啊!”


                                      回复
                                      19楼2019-01-06 17:20
                                        “不如回家好好构思一下点子如何?你自己也或多或少有工作要做的吧。”

                                        “不行啊……只要一在意起【くしゃがら】,我就什么都‘くしゃがら’不能专心做了啊……”

                                        “嗯?”

                                        违和感。

                                        那是一股很明显的违和感。从露伴看来,那一部分让他觉得很怪,怪到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而十五,却好像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干嘛啦?”

                                        “没什么……刚才,该怎么说呢……不觉得很奇怪吗?是用法吗……还是【用的时机】之类的呢?”

                                        “用的时机~~~?你在说些‘くしゃがら’什么让人听不懂的话啊?我这边可是真的对【くしゃがら】烦恼着呢。”

                                        “喂!你又说了!从刚刚开始就很奇怪啊!”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你是在说我是个【奇怪】的家伙吗啊!‘くしゃがら’我先说清楚,突然之间‘くしゃがら’发飙可不是你‘くしゃがら’的特权啊!”

                                        “问题不是这个!”

                                        很奇怪。明显地很奇怪。

                                        那简直就好像打喷嚏,或者打嗝一样,十五每次说话时,都像是要把句子割裂开来一样在不自然的时间点脱口而出。

                                        ——发作。

                                        没错,那就是发作。所谓发作,是指生病的时候身体自动作出的反应。

                                        露伴从这里清楚地认识到,十五【生病了】这一事实。并且,十五自己似乎对这一事实,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地没有自觉。

                                        十五现在的状态仿佛正在发烧一样。跟止不住的咳嗽一样,他的兴趣和热情现在也不断地喷涌而出。

                                        “精神左右疾病”,有这么一句话。


                                        回复
                                        20楼2019-01-06 17:20
                                          但是,在患病的人注意不到时悄然恶化的病,占了大多数。

                                          十五他没有注意到。

                                          没有注意到,在自己体内不断成长的【病灶】……

                                          另外,出乎意料的,病这种东西在别人眼里是更容易看出来的。比如脸色变差、出疹子,别人看到这些外表上的变化的话立刻就明白了。

                                          所以,首先注意到的是露伴。

                                          “……嗯?”

                                          “就算我想‘くしゃがら’忘了【くしゃがら】,可我一直都在想着【くしゃがら】,想到连睡觉也‘くしゃがら’睡不了啊……该死,我又‘くしゃがら’不是烦恼着恋爱的中学生啊~~。”

                                          “……”

                                          “你怎么‘くしゃがら’啦?怎么突然‘くしゃがら’不说话了?”

                                          “……喂。”

                                          “就连你,也把我‘くしゃがら’当傻子看吗!‘くしゃがら’你要是再小看我,我就给你点‘くしゃがら’颜色看看!”

                                          “不……等一下,那是什么啊?那个……你的【嘴巴里】……”

                                          “……啊?”

                                          十五不明所以。

                                          十五姑且算是威胁了一下,但是露伴却向后退了几步。他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在惧怕着。

                                          那是那个心高气傲又自信十足的岸边露伴,应该不可能会在别人面前露出的表情。

                                          并且他的视线,很明显是朝着十五的。

                                          “……我在问你,那是什么啊。从你的,嘴巴……不对,是【喉咙】吗?……跑出来的,是什么啊?那个……”

                                          “…………【くしゃがら】…………”

                                          那东西无法映入十五的眼帘也是难怪。


                                          回复
                                          21楼2019-01-06 17:21
                                            但是,露伴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了。究竟是谁在一直说那个【くしゃがら】的词语。露伴看得到。

                                            十五的喉咙深处,【奇怪的某个东西】露出了它的脸。


                                            “くしゃがら”


                                            “!”

                                            就是【这个东西】。

                                            不是十五,而是【这个东西】在说着。这个不是人的什么东西。这个既奇怪,又令人生理上感到厌恶的东西。

                                            它正准备从喉咙深处爬出来。

                                            认识到这一点的一瞬间,露伴大喊一声。

                                            “【天堂之门】!”

                                            在空中显现出身姿,带着帽子的少年的【形象】。

                                            仿佛在一瞬间被闪光包围着,十五失去了意识。

                                            获得成长的露伴的【天堂之门】……到了现在虽然已经拥有可以二话不说立刻将人击倒的能力,但并没有超越“【波长】要吻合”这一前提。在这一点上,对同样是漫画家的十五使用这个能力,效果超群。

                                            十五刹那间变成了【书】,并当场重重地倒下了。

                                            就连维持住意识也做不到……凭这一点,露伴再次确认了,十五本人是个没有任何奇特之处的普通人类。

                                            同时,嘴巴在他失去意识时闭上,喉咙深处的那个东西也消失了。

                                            说句实话,露伴如释重负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怕那时候【相当危险】。但愿立刻使用了【天堂之门】是正确的吧……”

                                            露伴在变成了【书】的十五的身旁蹲下,并翻开了书页。


                                            回复
                                            22楼2019-01-06 17:21
                                              那个奇怪的生物到底是什么。

                                              看十五的样子,他自己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如果是能够将对方变成【书】并阅读的【天堂之门】的话,也许能解读出答案来。

                                              露伴抱着这样的期待,和愿望。

                                              “……志士十五。本名,西桂太郎……挺普通的。父亲喜欢漫画。在上高中时投稿的作品获奖,以此为契机出道……有一个从那时开始交往的恋人,在两年前和她分手,而在今年年初被邀请参加了她的婚礼……不,我现在感兴趣的不是这些……”

                                              将人变为书,并阅读那个人的人生。

                                              这个行为不论何时,都比单纯地阅读小说或者传记,更加刺激到自己的好奇心。经由【天堂之门】之手的阅览,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有力的【窥视】。

                                              那个人的人生、经验、情结……无论是黄金一般的体验,还是令人作呕的过去,都会被暴露出来。

                                              没有【天堂之门】无法阅读的东西。

                                              除了自己遥远的记忆,和命运之外。

                                              ……理应是,这样的。

                                              “…………什么啊?这是…………”

                                              在翻着十五的书页时,露伴看到的是…………对至今为止读过的任何人都不适用的,奇异的东西。

                                              “……竟然是……【包背页】?”(注:原文为“袋とじ”,一种起源自中国古代的书籍装订方式,用这种方式装订会使两张书页连在一起,需要手动裁开来呈现里面的内容,现在常见于日本的杂志、小说等书籍。)

                                              没错——。

                                              翻了几十页之后,突然出现的,这个不自然的部位。

                                              两张书页的边缘粘在一起,看不到内侧的内容……应该在周刊杂志之类的书里见得到的【包背页】,在那里存在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意思是说……有【天堂之门】无法阅读的范围吗?……的确,【天堂之门】制造出来的书,在极少数情况下会根据对方的状态而产生奇怪的现象,但是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回复
                                              23楼2019-01-06 17:21
                                                包背页的外侧,则密密麻麻地写着什么花纹一样的东西。

                                                那些被胡乱地写成一团糟的花纹,有着让人看到就会本能地觉得【很不妙】的某种力量……而仔细看了一下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那才不是什么花纹!

                                                那是无数个刻印在上面,甚至连书页都变得黑漆漆的,手印!

                                                “……总算搞清楚了,这东西很不妙!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言语】了。这东西,拥有足以抗衡【天堂之门】的力量!”

                                                究竟该拿这个包背页怎么办呢?

                                                将书页整张撕下来的话,露伴就能夺取对方的记忆。但是,这么做就能解决掉问题然后万事大吉了吗?

                                                如果这是一本漫画,真的可能会有这么【简单的好结局】吗?

                                                但是,发生在眼前的现实……如同一本等着被翻页的漫画,不给露伴做出判断的时间。

                                                “くしゃがら”

                                                “啊!”

                                                又发出声音了。

                                                也是从【包背页】里面发出的。

                                                “くしゃがら”

                                                每发出一次声音,【包背页】就会蠕动一下。

                                                杂志的话应该会写着“请从这里整齐地将封口割开”的,封起来的那一部分,从内侧像是蠕动着也一样被什么给拉扯着。

                                                “……这,这个【包背页】的里面,有什么东西!它被关在了里面……不,难道说,这东西
                                                正准备从这里面跑出来吗!”

                                                像是在对露伴提出的问题回答“没错,正是如此”一样,【包背页】的边缘发出了‘咔嚓’的一声,破掉了。

                                                ——糟了。


                                                回复
                                                24楼2019-01-06 17:22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再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很不妙。必须迅速地做出对应才行。
                                                  恐怕……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正是【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

                                                  那个对十五造成了影响的词语。对它使用这样的应对手段到底合适与否,虽然还不清楚……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在一切都【为时已晚】之前。

                                                  露伴从口袋里拿出做笔记用的钢笔,并将手伸向十五的【书页】的空白处。

                                                  “让他忘记所有关于【くしゃがら】的事!只能这样了!”

                                                  钢笔的笔尖,被压在了空白处上。

                                                  然后,在这上面写下【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这是现在,能立刻办到的唯一应对方法。

                                                  可是……现实总是会越来越与预想和期待背道而驰。

                                                  “……什么?”

                                                  露伴好几次,好几次地挥动了钢笔。

                                                  但是,【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在被写下来的一瞬间……宛如墨水蒸发掉一样,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不管写了多少次,多少次,墨水就是无法固定在上面。不仅如此,即使只是沙沙地在书页上面描字,也都连一个笔划也写不上去。

                                                  “怎么可能!竟然写不上去!?这可是我刚买来不久的笔啊……应该也不是没有墨水!……难道,难道,是被【禁止】了吗!?这个词语不能使用……因为它是【禁止用语】,所以才写不上去吗!?”

                                                  能理解了。

                                                  不管查找什么文献,都是找不到这个单词的。

                                                  【因为它被禁止使用了所以不能使用】。这实在是很不讲理的……却过分单纯,又强而有力的道理。

                                                  “くしゃがら”

                                                  “……!这家伙,要跑出来了!它现在正要把【包背页】弄破,跑到外面来!……记得【寄生虫】之中,有一种是会在宿主体内发育完成后,将宿主的身体啃食殆尽的……倘若这家伙属于【那一种】的话!”


                                                  回复
                                                  25楼2019-01-06 17:22
                                                    一刻也容不得犹豫。

                                                    “くしゃがら”

                                                    这个词语,宛如宣告着时限一样响起了声音。咔嚓、咔嚓地,它正要将十五从内部切开,出现在眼前。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露伴大喊。

                                                    已经连思考的闲暇也没有了。他握紧钢笔,将画漫画时的超乎常人的执笔速度以全力发挥出来…………在十五身上,【写下了】……


                                                    回复
                                                    26楼2019-01-06 17:23
                                                      “……咦?”

                                                      十五醒过来时,头脑清醒了不少。

                                                      怎么说呢……过了一个月久违地,换了一身衣服和内裤,洗了个热水澡,剃了胡子,在全新的床单上饱饱地睡了一觉之后起床……像是那样的心情。

                                                      “……我,在这干什么呢?”

                                                      “……”

                                                      “哦,这不是露伴老师吗?真是巧呢~~~!不,说是巧,其实我连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都不知道呢。明明不知道却还是偶尔碰见了,就更加巧了啊。对吧?”

                                                      “……先当作是这样吧。”

                                                      “啊?”

                                                      十五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就算想要思考,他觉得也没有足够的材料来让他思考。可是露伴难得这么坦率,而且晒着午后的太阳也挺舒服的,就想“算啦”。

                                                      “嘛,虽然总觉得不太懂是怎么回事,我先回去了。我现在头脑十分舒畅,感觉就像是泡了个桑拿浴,将攒着的汗水全部流掉了一样啊。现在来构思新作的点子的话,我觉得可以想到很不错的点子哦。”

                                                      “……啊,是吗。加油吧。”

                                                      “【加油吧】?你刚刚说了【加油吧】?哇————超难得!我要是说我被岸边露伴打气了的话,业界的人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我可以说吗?这是值得我炫耀的吗?”

                                                      “……这个嘛,随你喜欢吧”

                                                      十五越来越纳闷了。

                                                      这么温顺老实……不对,总感觉他也不是那种聒噪的人,总而言之就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露伴。

                                                      志士十五,很喜欢岸边露伴这个人,和他的漫画。

                                                      虽然是个性情别扭的怪人,作为漫画家的他可是充满了值得尊敬的地方。明明执笔画画的时候一脸冷静,画出来的漫画却每一部都满溢着充沛的生命能量,不管什么时候读都会让人钦佩地感叹连连。


                                                      回复
                                                      27楼2019-01-06 17:23
                                                        十五很想对露伴使用【同行】这个称谓。

                                                        和他从事着同样的职业。想到这一点他就感到【相当自豪】。

                                                        正因如此,即使自己差点被露伴残酷无情地对待(老实说,他也认为露伴对待人的态度有点挺那个的),但光是能够同样以漫画家的视角和他说话就很满足了。

                                                        而现在的露伴,很奇怪地,对待他的态度很柔和。

                                                        这一事实,很好地推了十五一把,让他能够以【积极愉快又干劲十足的心情】开始工作。现在的他,一定能画出相当棒的漫画。

                                                        “呵呵,那就再见啦,露伴老师。我好像有种预感,下一次我们或许会在集英社举办的派对上见面哦……”

                                                        “是啊……如果我有参加的话。”

                                                        “你的这种地方,还是一如往常呢。”

                                                        十五笑了,露伴没有笑,就这样两人分别了。

                                                        开始稍稍西斜的太阳,在露伴的表情上留下了影子。


                                                        回复
                                                        28楼2019-01-06 17:24
                                                          岸边露伴当时,心情相当不痛快。

                                                          要救十五,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虽说如此,因为对他写下了【忘记这一个月里的所有记忆】,他的私生活应该真的出现了不少摩擦。

                                                          ……不过老实说,这无所谓。反正露伴没有义务关心十五到那个程度,而且某种程度上也正好省了他的事。

                                                          露伴在意的是……到最后,只能够用那样的方法来平息事态。

                                                          还有就是,将十五变成【书】的话,那个【包背页】,依然会存在的吧。

                                                          到最后……关于【くしゃがら】什么也没有弄清楚。

                                                          几天后,去向编辑部打听了之后,志士十五的责任编辑的确是换了,但是十五好像一次也没有去跟他做过商谈。

                                                          虽然到这个时候他还是觉得很费解,还有一件事。

                                                          “将关于出版禁止用语的清单派给漫画家们,有过类似这样的事吗?”

                                                          这么问了之后,

                                                          “怎么可能啊~~~!那种东西才不会交给老师们呢。反正如果有些不太好的描写的话,在检查原稿时能立马让老师们修改掉的话就没问题。啊,不过如果老师们自己能发现这些地方,对我们编辑就算是帮了大忙,这也是事实呢。”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说真的,和十五见过面的那个所谓的【新编辑】,究竟是什么人?

                                                          所谓的禁止用语清单又是什么?

                                                          ……真相,仍然在黑暗之中。

                                                          但是,露伴提出了一个【假设】。

                                                          那个读作【くしゃがら】的词语……很有可能,本来就没有什么意思。

                                                          刺激人的好奇心,像病原菌或者寄生虫一样【传播】开来。这种行为本身就是目的……很有可能正是一种【繁殖】方式。


                                                          回复
                                                          30楼2019-01-06 17:24
                                                            想到这里,露伴的后背微微发凉。

                                                            “啊,欢迎光临。”

                                                            被这么一搭话,露伴将意识从思考世界带回到现实里。

                                                            露伴再一次踏足了,几天前去过的旧书店。在他的眼前,是那个被十五纠缠过的店主。

                                                            “客人,您之前也来过店里吧?就是,那个,感觉很恐怖的另外一位客人,你阻止了他……没错吧?”

                                                            “……”

                                                            “哎呀,那个时候真的是吓死了。总觉得啊,被那样子拼命地问的话我也在意起来了。我查过了……但果然是没有呢,那个叫【くしゃがら】的单词。客人您知道——”

                                                            在店主把话说完之前,露伴的【天堂之门】猛然现身。

                                                            翻开被变成了【书】并倒下了的店主的书页一看……果不其然,形成了那个东西。

                                                            “……虽然很小,而且很薄……是【包背页】啊,这一页”

                                                            露伴在他身上加了笔,让他完全忘掉这几天发生过的事,然后离开了店里。

                                                            从一股发霉味的店内走到太阳底下,也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

                                                            …………正所谓,人言可畏。(注:原文为“人の口には戸が立てられない”,日本谚语,意思是:谣言、评论、闲话等人们说的话语是无法被阻止的)

                                                            言语的【传播】,不是细菌和病毒之类的东西可比的。

                                                            志士十五在这一个月之内,到底去了多少地方四处调查呢?并且,让多少人听到了【くしゃがら】这个词语呢?

                                                            无法被书和纸记载下来的【くしゃがら】,借着十五的声音,扩散到多远的地方呢……?

                                                            ……归根到底,想一想【くしゃがら的传播】这点,不就连露伴,也不是例外了吗?究竟,在露伴的体内,有没有形成【包背页】呢?

                                                            假如形成了,又是为什么,露伴没有像十五那样失去理性呢?

                                                            是他那“比起好奇心更要优先工作”,这样的【自尊心】胜过了吗?

                                                            还是说,他可以使用【天堂之门】,这使得他有办法对抗那些不可思议的力量吗……?


                                                            回复
                                                            31楼2019-01-06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