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62贴子:1,696
  • 25回复贴,共1

第二章 冰牛奶与麒麟奶酒的千年桃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下午有事所以只翻了五分之一不到, 如果有人想要继续翻,请随意。因为纯手打,自己翻 ,所以特别特别慢。。。而且估计有很多翻译错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12-29 14:18






    回复
    2楼2018-12-29 14:22
      我眼睛盯着某图接近中间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29 16:09
        感謝翻譯 辛苦辛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2-29 19:04





          回复
          7楼2018-12-29 20:15


            回复
            10楼2018-12-29 20:41


              收起回复
              11楼2018-12-29 20:54
                一进吧内便看见大佬,感谢大佬


                回复
                14楼2018-12-30 09:01
                  从外套的袖子中露出来的只有身份高贵的人才能穿的衣服的袖子——那个来看的话完全能够明白她的身份,提供和外套一样庶民的衣服是做不到的吧。到这里来也应该相当的辛苦。
                  我假装把点单的纸递给魔王,传达了应该向自称是侍女询问的事项。魔王假装不知道地浏览了一遍,给我端出做好的下酒菜后,询问开始了。
                  「那么首先,マナリナ殿下希望废弃婚约具体的理由是什么?」
                  「……在王女不知道的时候陛下决定了婚约,然后嫁给只说过一次话的男性。虽然明白那是义务但那不是自身所希望的事情。」
                  「确实呢……我也,如果和以这种方式决定的对象再会的话,会尽量努力得多进行交流让双方互相理解呢。」
                  这是什么话!虽然想这么说,但这里先忍着不说话。魔王朝我眨了眨眼,但那个魅力带来的是反效果。
                  「……那是,无论何时都想与之交谈的对象才会这样不是吗?ヴィンスブルクト公爵是,会称赞女性的外貌,却对其内在毫无兴趣。而且,不是マナリナ殿下,在意着那一直受到父上的国王陛下的宠信。正因为是那样的人,跟他说话,内心也完全好不起来。因为他是那种会把与得手的其他女性的价值相比较的事毫无恶意地做出来的人……」
                  从王族和贵族来看的话那是王女的任性,会被这么说也说不定。
                  对最高权力者的国王的事情经常理解,却对身为女儿的王女个人视而不见——认为王女在痛苦这事,正是对国王的不敬。抱有这样想法的人被国王所中意,提升爵位的情况也是有的。
                  当时与我谈话的国王陛下正可谓是公明正大的人物,但就算是那样的人物也会因为谄媚而改变吗,还是说还未看清其有无「真正的忠诚」呢。若是为了国家,想要与ヴィンスブルクト公爵有牢固的关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
                  他那奔放的女性关系,总让我觉得后面会引发混乱,如果マナリナ殿下要废弃婚约的话,有能不崩坏的方法不是挺好吗这样想着。从工会来看,接受委托相应的需要没有异议这样一回事。
                  「殿下的心情我明白了。那么目前不管可能不可能,使用マナリナ殿下与协力者的力量,废弃婚约的方法存在吗?」
                  「存在是……有的。」
                  回答的声音,没有力量——虽然存在方法,却绝对做不到,正是明白才会这样的吧。
                  「王族的人是可以根据决斗拒绝其他人的要求的。也就是说,与ヴィンスブルクト公爵进行御前比试,只要赢了的话……王女就能废弃婚约了。」
                  那是在アルベイン王国从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风俗。根据决斗拒绝自身所不期望的要求,这个自由是所有的臣民都被允许的。
                  剥夺了通过决斗决定自身意志的自由的话,那就是违背掌管战斗与荣光的アルベイン主神意志的事情。违背半数国民为信者的アルベイン神教的事情,正是站在国家顶点的王族所不允许的。
                  公爵也不例外,不得不遵守这个规矩。就算说这是王女婚前的任性,只要考虑通过力量使他屈服的话,通过决斗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一般就算进行决斗,获得胜利也是做不到的。那是,看到自称侍女陷入沉思的脸就能明白的事情。
                  「ヴィンスブルクト公爵的实力用冒险者强度换算的话,光战斗方面的评价点数就听说是1200点。剑的评价是800点,魔法是400点。マナリナ殿下呢……」
                    「マナリナ殿下战斗方面的评价点数是700点。纯粹只有剑术方面。」
                     对于贵族来说冒险者强度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喜欢通过这种方式测试自己的实力,从工会招募测定官的人也很多。ヴィンスブルクト就在两周前测试的时候,显示出1231这一数值。鉴于公爵的立场的话,综合起来冒险者强度是6764。
                  是的,贵族的实力是,从冒险者的基准来看的话,就连强度1w的A级冒险者都达不到的程度。那是因为几乎所有的委托都是需要战斗实力的,冒险者把个人实力作为主要一项来评价了。
                  利用公爵的权力用于完成任务的评价分也很多,但是那只有6000点。比战斗评价和对于公爵的评价能达到的数值还低是因为他的女性关系使很多人记恨呢,还是因为使测定官不高兴了呢,详细的事情还不清楚。了解到这种地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回到战斗评价分的话题吧,就算只有100点差距也是巨大的,打倒的事情是做不到的。更何况有500点的差距,数值低的一方想要获胜的话,就只能通过组成队伍的方法。
                  根据剑术的战斗评价有700点来看的话,マナリナ殿下的剑术比外行的更有用,显示出她有着恰如其分的才能,但是对于光剑术就有800点的ヴィンスブルクト来说几乎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
                  但是那是マナリナ殿下没有获得任何帮助的情况下。
                  我默不作声,开始了咏唱的准备。
                  已经把握了达成这个委托所必要的事情了。后面只需要付诸行动了。
                  绝对不要让自称侍女——マナリナ殿下本人注意到我做了什么。
                  「店主,给我牛奶。」
                  「了解了。请您稍等一下。」
                  「……牛奶?是稍微考虑了一下我说的话,开始注意身体了是吗……?」
                  自称侍女做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接过装着下单的牛奶的玻璃杯,『若无其事的把手举过头顶晃了晃之后』——。
                  让牛奶在柜台上滑过,牛奶装得满满的玻璃杯一滴未洒地正好停在自称侍女的眼前。
                  「小姐,这是你的份。我请你的,喝吧。」
                  「っ、牛,牛奶是,暗号……不会是有那样的意图才说的……っ」
                  「看上去,好像还不是可以喝酒的年龄呢。这是坐在同一个柜台的缘分呐。」
                  「这,这种事情……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好吗!真令人不高兴!」
                  她会生气被当成小孩子——这个反应在意料之内,但是这样做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的,牛奶是最好的选择了。因为得喝一口才行。
                  「客人,关于委托的话题还没有说完。失礼了,虽然为了提供饮品而一时忘记了,坏了气氛也说不定,但是承蒙那边客人的厚意怎么样,也帮了我这边的忙。」
                  魔王毕恭毕敬地说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的自称侍女,脸红地看着我后……拿起了装着牛奶的玻璃杯。
                  「……真凉。说实话,刚好我也渴了。从座位上站起来真是对不起了,请继续委托的话题吧。」
                  她重新坐回椅子上,拿着玻璃杯靠近嘴唇——喝起了牛奶。
                  虽然是真的渴了,但是是因为王女的修养吗,只喝了两口就没再喝了。
                  但是,那也没关系。现在这个时间点,委托几乎已经达成了——如果她是如我所料的『マナリナ王女本人』的话。
                  「向客人您报告。关于您委托的内容已经充分了解了。我们的提案是,基于『与ヴィンスブルクト公爵决斗』废弃婚约的方法。」
                  「那,那是……っ,以她的能力,想要胜过那个男人是……っ」
                  「为了确保胜利,这边也有着自己的计划。王女殿下不需要担心,直接前往格斗场就好了请这样传达。
                  「……真的,这种事情……是给那个男人下毒那样吗?」
                  「『银之水瓶亭』是在达成委托后绝对不会留下隐患的。让客人保守秘密同样的,我们也不会流露出情报。是不会阻碍王女陛下今后的活跃的,这点请放心」
                  才作为接待员工作一个月而已,魔王的说明完全反映了我的意志,正所谓完美的事情。受雇的接待员还有一人,但她是我培养的优秀的冒险者,现在正在离店委托中。
                  「……我明白了。她的事情,然后,相信着这个『银之水瓶亭』。报酬是……」
                  关于这个我也向魔王传达了。她的身份是王女,明白了她抗拒着与公爵结婚后,已经考虑过这种事情了——稍微,想起了憔悴的コーディ脸。
                  贵族仗着国王的权威,把骑士团当成随从一样使唤——因此コーディ十分的辛苦。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在工会提出委托需要个人收费。清楚自己的领地的魔物什么的,本来是该靠自己的力量做的事,却找骑士团帮忙。不仅为为了消灭杂鱼而使用光剑的コーディ感到可怜,而且从贵族那里的委托减少了,对工会全体也不是什么好事。这是改变这个状况绝好的机会。
                  「为了不让贵族对骑士团有高压的干涉,对国王进言的事。那就是,这边提出的条件。因为贵族的各位把骑士团当作冒险者来使用,他们也疲劳了吧,王都里的冒险者的工作也减少了。」
                  「……骑士团……是呢,贵族们经常把应该保护国家的骑士团用于私人的事情上面。关于那个,王女也已经注意到了,我想可以得到两个回复。因为只有这些是不够的,所以请让我支付预付款。想到虽然只是小意思,请收下吧。」
                  那样说着,マナリナ王女把银色的项链放在了柜台上——那是アルベイン王家代代相传的『王家的象征』。
                  我不由得凝视着那个项链。这次的工作和王族有联系就已经很好了,本来并没有期待什么报酬,突然一下拿出国宝级的物品什么的。
                  アルベイン王国旧时代留下来的古代遗迹有五个地方。『王家的象征』是进入其中所必要的,是追求稀有物品的冒险者所垂涎的物品——全部一共有三个,就算是要入手也太早了以前是这样着的。
                  古代遗迹的内部有着大量的连熟练的冒险者都能阻挡的陷阱和魔物,所以王国放弃了管理。我的工会去调查也相当的辛苦就暂且没去调查。
                  「这样真的好吗?把这个交给我们……」
                  「欸欸,没关系。我的人生就指望着你们改变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得不拿出与生命相等的东西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不平衡了。」
                  极度渴望得到的物品——但是。
                  把那个在这个场合拿出来。我在废弃婚约后,更想再询问王女一次了。
                  我对魔王下单。现在与她相称的东西已经不是牛奶了。
                  是给这一生一次决定人生的战斗的加油。
                  「……这个是……真的好吗?客人」
                  「啊啊,没关系。刚刚拜托了牛奶什么的,就像把你当小孩一样真的不好意思啊。」
                  「没,没有。那个是,我没有大人气概呢。」
                  王女在对我道歉的时候,魔王遵从了我的下单,为了取得表里没有的材料而去了厨房。
                  然后,标上牌子回来后,把玻璃杯放到了王女面前。
                  「这个是……?」
                  「那边的客人给你下的单。这个是,就算是酒量不行的人也能喝的,请不要客气地喝吧。」
                  玻璃杯里盛满的是,白色与粉红色分开的酒。然后在那之上有着象征着热情与胜利的红色小花装饰着。那个花语言对于『自称侍女』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对于『王女』来说的话就不一样了。
                  「是『只有在这家店才能喝到的特别的酒』。让麒麟奶发酵后混合少量酒精,称作千年桃的果实切片,让国花的花瓣呈现出散开的样子做成的。」
                  「……真漂亮……这个,真的让我喝……?」
                  看到魔王点头,マナリナ王女把装着酒的玻璃杯靠近嘴唇。然后,赞叹似地凝视着玻璃杯。
                  「真好喝……虽然想着你是个庸俗的人。没想到竟然知道如此细腻味道的酒呢。
                  我并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喝着有着庸俗味道的淡啤酒。
                  她还未注意到我为了达成委托做了什么——所以,她没有感谢我到那种地步的理由。
                  虽然是这样想着的,但「麒麟奶酒的千年桃片」好像在我想象之上动摇了她的心。
                  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王女来到我这里,把玻璃杯递过来。做到这种地步装作没注意到是做不到的——我苦笑着,把与小玻璃杯相对的大啤酒杯发出叮的一声碰在一起。
                  「刚刚的牛奶虽然也很好喝,但是如果先把这个就拿出来的话,会让我更心动哦。」
                  「っ,不,不是,小姐。我并不是在勾搭你。只是,在同一个柜台坐着的缘分而已。」
                  「欸欸,我明白的呢。这只是我单方面说的而已,醉鬼先生。」
                  到那时我仅仅只看到侧脸还未看过正面,但从正面看王女的笑脸,那是有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魅力。


                  回复
                  17楼2018-12-30 17:12


                    收起回复
                    18楼2018-12-30 17:16
                      谢谢大佬


                      回复
                      19楼2018-12-30 23:55
                        等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31 00: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31 16:48
                            看这彩插,科迪越看越像女的,难不成是男装后宫


                            收起回复
                            22楼2019-01-02 14:17
                              感謝翻譯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1-06 09:4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1-19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