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点转生吧 关注:3,275贴子:3,799

第二章 为婚约者献上烤点心 005话 巡访社交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2-26 23:38
    这话有大量贵族社交辞令用语,以及对贵族礼仪和阶级的详细介绍。我还没读过哪本小说介绍的这么清楚的,翻得我是万分痛苦,要翻出贵族交谈的立场和感觉杀了我不少脑细胞,所以速度相对较慢。


    回复
    2楼2018-12-26 23:4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26 23:51
        =͟͟͞͞ʕ•̫͡•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27 00:13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2-27 00:25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2-27 00:47
              為美好的翻譯獻上滑稽


              回复
              8楼2018-12-27 01:45
                细翻才有好享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27 01:50
                  以后和马云见面的社交用语和礼仪学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27 07:53
                    3楼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12-27 12:53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27 15:31
                        昨天发的被吞了,翻得还剩三分之一,为了方便编辑和阅读,明天翻完了再一起发出来。


                        回复
                        13楼2018-12-27 21:17
                          大老(的肝)辛苦啦,坐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2-28 21:28
                            XV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2-28 21:28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2-28 23:07
                                017話 巡访社交界




                                 「好久不见了。」




                                 打招呼的是一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绅士。




                                 「卡德烈切克公爵。久疏问候!」




                                回应着问候,在绅士面前行骑士之礼的是一位俊美的青年。


                                 挥舞过数万次剑的肉体,展现出久经锻炼所炼就而成的美,与细选定做的军礼服相配,给人一种洗炼感。


                                 这位俊美青年正是莫尔特伦骑士爵。




                                 「卿会前来这种场所还真是少见啊。这次卿专程前来,我想一定要来打声招呼。非常欢迎卿的到来。」


                                 这种场所,指的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卡德烈切克公爵位于王都的别邸。


                                 既然身在此处,目的自然显而易见。夜晚众人聚集于大厅之中,要么就是为了参加附带晚餐的社交集会,要么就是在突发状况发生时紧急召集而来。


                                 毫无疑问现在正在举行的是前者。




                                 「承蒙阁下招待,我感到非常荣幸。恭喜您的孙子成人了。」


                                 「感谢卿的祝福。因为有莱特修女伯爵的介绍,老夫才得以邀请到卿前来。老夫那不成器的孙子,也只有年龄上算是成人了。如今老夫年事已高,真想早点安心下来,但他还像个小孩一样。哇哈哈哈。」


                                 「您可别这么说,阁下还年轻着呢。中央军能够如此强大,都是因为有阁下在的原因。阁下在战场上的精妙指挥,我还想要多加学习呢。」


                                 「被王都决战的英雄说到这个份上,真是令老夫难为情。那么,旁边的这位就是卿的儿子吗?」


                                 「是的。难得的庆祝晚会,所以将他带了过来一同前来问候。佩伊斯,快打招呼。这位是担任中央军总指挥官的卡德烈切克公爵阁下。」


                                 在父亲的催促下,一名少年向前走了一步。


                                 银青色的头发,身着与发色相配的上等礼服。


                                 乍一看,他的举止和动作毫无违和感。然而正是这一点显得极为不自然,虽然主要是指好的评价方面。


                                 这个年纪的孩子,不习惯社交场所才是理所当然的。在长辈面前时,小孩子会表现出的态度,要么就是紧张,要么就是妄自尊大,又或是熟不拘礼显得过分亲昵。


                                 认生的孩子会感到畏惧而内心紧张,任性的孩子会表现出毫无根据的自傲。也有孩子不了解对方的尊贵,当做亲戚的伯父一样,打招呼显得过于随意。


                                 但是,这名少年的态度与这些都不相同。用着犹如常年经历交涉的成年人才会有的规范礼仪。




                                 佩伊斯单膝下跪,行礼之后开口介绍道。




                                 「初次见面。我是卡赛罗尔·米尔·莫尔特伦的儿子,名叫佩伊斯钦。很久以前就从父亲那里听说过阁下的大名。这次很幸运能够出席晚宴并与您见上一面,真是诚惶诚恐。」


                                 「你太客气了。老夫是艾利比利奥·哈撒布诺瓦·米尔·卡德烈切克。受陛下赐予卡德烈切克公爵之位。反正也只是个老爷爷,随便称呼老夫就好。但是像你这样礼仪端正的孩子还真少见。真想让老夫的孙子向你学一学。哇哈哈哈。」


                                 「承蒙夸奖,我倍感荣幸。阁下的孙子其实不必向我学习,我也只是听说这是贵族的模板,依葫芦画瓢而已。我才是想向您孙子请教的一方啊。」


                                 「不错不错。哎呀,真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莫尔特伦卿能有个这么优秀的继承人真令老夫羡慕。」


                                收起回复
                                17楼2018-12-28 23:30
                                   卡德烈切克公爵拿起银杯,倒入葡萄酒。当然银杯的杯口并不是银质的,只是在杯子上有大量的银质装饰。用卡德烈切克公爵领内生产的葡萄酒润了润喉咙,公爵继续赞扬起眼前的少年。


                                   一般来说,这类话语多是社交辞令,但进入以笨蛋父母闻名的莫尔特伦骑士爵耳中,这些话就会真的听成是在表达赞赏之意。不如干脆直接实话实说进行赞扬还比较轻松。




                                   「哈哈哈,我也觉得我儿子的优秀值得夸耀。就像是蜥蜴生出龙一样,跟身为父亲的我一点都不像,真是感谢神明。」


                                   「哇哈哈哈,那前途还真是令人期待。哦,说起来还没让孙子过来打声招呼呢。让他向卿的儿子好好学习学习,一会让他来问候一声。」




                                   卡德烈切克公爵至今已经有数十年以上生活于社交和政治的世界之中。同样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够构筑起广阔的人脉。


                                   一方面是作为政治家对利害得失进行评估的结果,一方面是祖父对孙子的体贴之情,结合这两点,觉得与莫尔特伦家父子结缘比较妥当。简单的交谈之中,卡德烈切克公爵通过冷静的判断,认为比起损失,这么做能够获得的利益更大。


                                   因此他决定介绍一下他的孙子。




                                   一般在这种社交场合,挨个打招呼都只会短短问候一句。基本上主办者会向所有人都打一遍招呼,但是对于身处特殊职务或上位阶级的人,会更加小心应对。因此常识上来讲,公爵家的人专门前去问候的对象,最多也只有两~三人。


                                   而且,在难得的祝福之宴上,也不能随意打招呼,不是特别亲近的情况下,下属向上级打招呼是有失礼仪的。


                                   也就是说,身为主宾而且是上级贵族的卡德烈切克公爵之孙,向初次见面的对象打招呼的机会是非常有限的。


                                   而卡德烈切克公爵则会将这有限的次数当做手牌,使其变为利益和回报。




                                   被祖父传唤而来的,是一位面相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年轻人。成人一般来说是在十二~十五岁之间,他才十三岁因此也理所当然。


                                   这位年轻人看来受到了神的眷顾。他的相貌并不像祖父和父亲那么可怕,反倒和母亲颇为相似,这对他而言应该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年轻人眼角下垂,看起来文静而温和。


                                   「莫尔特伦卿,容老夫来介绍一下。这就是老夫的孙子,库斯阿雷·米尔·卡德烈切克。跟卿的儿子一样,也是个相当聪慧的孩子。在寄宿士官学校还拿到了首席的位置。」


                                   「那真是厉害!不过,没有将哈撒布诺瓦加入姓名里吗?」


                                   「这家伙的母亲是瓦伦纳伯爵家的人。因为瓦伦纳伯爵家正室所生的是个女儿,所以哈撒布诺瓦没有了继承人。反正早晚是要继承卡德烈切克家的,所以也不必太过拘泥。库斯阿雷,这位就是莫尔特伦骑士爵阁下。你也听说过吧,在陛下领军的王都防卫战时勇猛奋战大为活跃,随后又在弗巴雷克边境领解决了魔兽灾害,还击退了莱特修伯爵领的海贼,英勇事迹广为流传的正是眼前这位。」


                                   在公爵的介绍下,卡赛罗尔和公爵的嫡孙今天第一次相互见了面。


                                   壮年的俊美青年和年少的貌美年轻人※,两人都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摆出了将右手抬至左肩下方,在胸前紧紧握住的姿势。
                                  (※库斯阿雷在文中是用青年来形容的,不过在日语里青年是年轻人的意思,介于中年和少年之间,而卡赛罗尔接近中年,以中文语意翻成了青年。)


                                   这是在酒宴等场合所进行的打招呼的简易礼仪。


                                   年轻人这边还不太熟练,与此相比骑士爵这边则能看出早已习以为常。




                                   「能、能见到您倍感光荣,莫尔特伦阁下。」


                                   「初次与您见面,库斯阿雷大人。您是艾利比利奥大人的亲孙子,而我则是骑士之身,您的立场在我之上。还请直接用卡赛罗尔称呼我即可。」


                                   「好的,不好意思。」




                                   社交场所贵族间相互问候时,孩子会被视作拥有比亲属低一位阶的立场来对待。如果父亲是王族,儿子会被视作公爵,父亲是伯爵的话,儿子就会被视作子爵。


                                   另外,现任当家的孙子则会被视作拥有低两位阶的爵位。


                                   库斯阿雷因为祖父拥有公爵爵位,因此会被视作低两位阶的边境伯,也就是伯爵来对待。


                                   因为并不是真的持有爵位,所以不会有年薪、领地或是相应的权限。仅仅是在今天这种需要明确上下立场进行应对时,才需要尽的一种形式上的礼仪。


                                   也就是说,需要用应对相应爵位的方式和语言,表达出与之相符合的谦逊态度。打比方来说,就像面对部长的儿子时,要用对待股长一样的态度来说话,这样应该比较好理解。


                                   然而,在与仅仅是骑士爵的人交谈时,年轻人表现得太过恭敬,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算是违反了礼仪。因为并不是失礼的行为,所以不是需要特别在意的大事,但也不值得褒奖。


                                   老人和骑士爵则对此露出苦笑。


                                   他们都非常明白年轻人为何会采取这种态度。


                                   毕竟这种状况在这十五天来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8-12-28 23:31
                                     「抱歉了,莫尔特伦卿。这家伙一直憧憬着卿,今天能够见上一面实在是高兴过头了。」


                                     「您真是太高抬在下了,诚惶诚恐。最近这种接洽可能会碰到很多次,习惯了之后就好了。」


                                     「可不可不,卿的活跃近来在吟游诗人的歌曲中流传甚广。最近的年轻人都憧憬着卿,这家伙也是其中之一。真是的......」


                                     「哈哈,年轻人真令人羡慕。这边也容我介绍一下。库斯阿雷大人,这边这位是我的长子,名叫佩伊斯钦。虽然还只有七岁,不过已经参加过本圣别之仪了。」


                                     佩伊斯随着介绍一步步向前走来。


                                     这种场合,佩伊斯的立场位于骑士爵之下。也就是说,和无位阶无官职同等,所以要从单膝下跪开始问候。




                                     世间有所谓直觉一说。


                                     它是一种脱离理论和依据的感觉,也被称作是毫无根据的确信。


                                     尤其是对于经历过漫长时间经验的人而言,瞬间的唐突感会立刻变为确信。


                                     卡德烈切克公爵一看到走上前来的少年就涌生出了这种感觉。


                                     那是一种类似于战斗的预感,以及无从得知其真面目的不安感。




                                     「初次见面。如同父亲所介绍的那样,我是卡赛罗尔的儿子,名叫佩伊斯钦。此次前来库斯阿雷·卡德烈切克大人处,旨为庆贺您的成人,并送上诚挚的问候。值此喜庆之日,谨向您表示由衷的祝贺。」


                                     「诶?啊,是、是。承蒙您的客气问候,真是令我承担不起。」




                                     完全输给他了,卡德烈切克这么想着的同时将叹气声隐藏了起来。


                                     才刚成人还只有十岁冒头,不习惯问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年轻的孙子还不如一个年龄只有他一半的孩子。


                                     大概是因为被比自己还小的孩子如此郑重的问候了,结果陷入了呆然状态。而且,或许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陷入了焦虑,导致更加紧张和混乱。


                                     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自己才陪在一旁,随时准备帮他解围。




                                     「哇哈哈哈哈,佩伊斯钦的问候真是比老夫的孙子强多了,就由老夫代孙子向你表示感谢之情吧。」


                                     「非常感谢。」




                                     索性祖父横插一脚,身为孙子的库斯阿雷才总算松了口气。


                                     如果继续下去,自己估计会被紧张和焦虑压垮吧,幸好得救了。


                                     如果对话的主导权还在佩伊斯钦手里,不知何时库斯阿雷就会自爆了。因此为了让作为宴会主角的年轻人出口更加谨慎,祖父出面切断了对话的进行。


                                     虽然略显强硬,不过必须将话题从自己的孙子身上转移开,公爵如此判断到。




                                     「孙子能平安成人,老夫也非常高兴。虽然很遗憾没有被授予魔法,不过能够健康成长下去,作为爷爷,老夫就倍感欣喜了。哦,说起来,刚才好像有说到佩伊斯钦已经成人了是吗?而且还接受的是本圣别。如何,有被授予魔法吗?」


                                     「是的。拜神的恩宠所赐,最后平安习得了魔法。」


                                     「嚯嚯?!」




                                     原本是想强行转移的话题,没想到引出了颇为令人在意的回答。


                                     大大勾起了公爵的兴趣。


                                     这正是关于魔法的话题。




                                     拥有能够使用魔法的魔力量的人,二十人中只有一人。而更进一步被授予了魔法的人,只有其中的千分之一。


                                     也就是说,平均两万人之中仅有一人会被授予魔法。


                                     所以公爵才会仿佛是在开奖时发现中了一等奖一样,大为惊讶。




                                     周围的人们突然听到一声惊呼,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


                                     所幸用孙子笨手笨脚没站稳为由蒙混了过去。




                                     然后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佩伊斯身上。




                                     「那可太厉害了。卡赛罗尔卿使用魔法的事被吟游诗人广为传唱,没想到他的儿子也会使用魔法。说不定莫尔特伦家是受到了神的加护啊。」


                                     「虽然也心怀感激之情,不过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偶然。我认为自己只是比较幸运而已。」


                                     「也许是这样吧,但神是不会掷骰子的。父子二人都能使用魔法真是令老夫羡慕。啊对了,机会难得,能够让老夫在此见识一番那个魔法吗?」


                                     「如果阁下同意的话,容我献丑了。那么,这块布借给我用一下可以吗?」




                                     作为装饰的一部分,在银杯的下方垫着防水用的垫布。佩伊斯所指的正是这块布。


                                     卡德烈切克公爵期待着能展现出怎样的魔法,将布递给了佩伊斯。


                                     有的人能发出火焰,有的人能生成水流,有的人能够移动物体,有的人能够健步如飞。对于不同的人,魔法拥有不同的个性。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之时,他们大多会刻意隐藏自己的魔法,因此能够在此见识到魔法不禁令公爵的好奇心高涨起来。


                                    收起回复
                                    19楼2018-12-28 23:32
                                       「那么接下来......【转写】!!」




                                       变化瞬间发生。


                                       原本素白的布,眨眼之间被描绘上了一幅画。




                                       所描绘的内容是一副人物画。


                                       而且,所描绘出的是一位相当美丽的少女。她在花田之中展露笑容的身姿惟妙惟肖,只能以精妙绝伦来进行称赞。




                                       「这真是......太漂亮了。原来如此,是用来绘画的魔法吗?哎呀,真是精妙。」


                                       「献丑了。机会难得,想将此呈献给库斯阿雷·卡德烈切克大人。以我......和弗巴雷格边境伯的名义。」




                                       这是来自不在此处的第三者所赠之物。


                                       原来是这样,公爵察觉到了其中的意图。


                                       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才是他们所瞄准的真正目的。


                                       在周围伺机搭话的人们之中,不少人脸上露出了苦色。尤其是带着女儿一同前来的人表现得非常明显。


                                       「嗯......弗巴雷格边境伯是吗?今天他好像没有来啊,难道说这跟画上所描绘的这位千金有所关联吗?」


                                       「阁下慧眼真是令人钦佩。如您所想,这幅画上所描绘的丽人正是弗巴雷格边境伯的三女,佩特拉大人。早先前往弗巴雷格边境伯领时,有幸拜会到伯爵千金。」


                                       「哦吼。那是......对了,有你父亲的魔法在啊。」




                                       如果是要从南部边境的骑士爵领前往东部的边境伯领地办事,将距离与要花费的时间列入考量,公爵立刻就发觉是使用了莫尔特伦骑士爵的【瞬间移动】。


                                       「是的,我们是使用父亲的瞬间移动前往的。」




                                       这是谎言。而且是个弥天大谎※。
                                      (※色でいうなら真っ赤な大嘘。——如果谎话有颜色,那么这就是赤红色的大谎话。 真っ赤な大嘘,是弥天大谎的意思。)


                                       要转移到那么远的地方,以卡赛罗尔的魔力是很难办到的。实际上这是利用佩伊斯的魔力以及转写魔法所进行的犯规般的操作,为了隐藏情报,所以将其吹嘘成了是卡赛罗尔的魔法。




                                       「弗巴雷格边境伯领众所周知,是一片与邻国之间常有摩擦的土地。因为路途中充满危险,所以佩特拉大小姐无法离开领地外出。而且年龄相仿的朋友也很少。担忧这一点的弗巴雷格卿,在知道我会参加今日举办的宴会时委托我帮忙进行介绍,希望务必能与库斯阿雷·卡德烈切克卿结缔友谊。」


                                       「佩特拉大小姐吗?好可爱。啊啊,真漂亮啊......」




                                       要是现在还去问是否中意,就太不解风情了。


                                       这种事一看过去就明白了。


                                       库斯阿雷凝视着画有少女容貌的布,脸颊渐渐染上红色。显然是一见钟情了。


                                       事实上,所描绘出的少女的微笑,清纯而缥缈,纯朴而优雅,确实美丽的无以复加。只要是世间男子,不论谁都会对少女所独有的美貌产生好感吧。毕竟,为了转写出这个场景,直到边境伯说出OK为止整整用了两天时间,才完成这不可多得的力作。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非教会莫属,当初也是花费了大笔金钱才从那里调查到库斯阿雷的个人喜好,可怜年轻人的心就这样被网获了。


                                       顺带一提,作为中介的介绍费,当婚约成立之时会收到修汀银币两万枚的破格报酬。


                                       修汀银币二十到三十枚,大约能与王家发行的通货货币普拉乌金币一枚等值。也就是说,这是相当于千枚金币的庞大报酬。


                                       这正说明,弗巴雷格边境伯对结缔这段缘分有多么重视。




                                       「实际上下个月,也就是黑上月的月末,将会举行佩特拉大小姐的成人庆宴。所以事先让我们帮忙传达,希望库斯阿雷·卡德烈切克大人务必能够以“朋友”的身份前来参加。」


                                       「我非常乐意!!」




                                       那个笨蛋孙子!公爵差点喊了出来,不过泼出去的水是回不来的。


                                       表面上说是以朋友的身份参加,实际上这就是露骨的相亲啊,为什么这都看不出来呢?!


                                       原本谈到这类话题应当特别慎重。而孙子正是在这方面经验尤其不足,真是令人头痛。而且,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点的名叫佩伊斯钦的少年,看来不能单纯把他当个小孩来看待了。


                                       「喂,库斯阿雷,冷静一点。确实,如果是弗巴雷格卿的女儿的话,相互之间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也不错。但是你打算如何前往他的领地呢?那里现在可不太平哦。」


                                      弗巴雷格边境伯领与邻国的边境伯领接壤,仿佛例行惯例一般,时不时会引发一些纷争。水源、森林、矿山、关税、盗贼越境、取缔地下交易、天灾、发生过冲突的历史,这些都会成为纠纷的火种。国境线如同不存在一样,每年都在发生变化。


                                       所以,除了商人以外,很少有人来往当地,更何况是一国重镇的孙子。跟去附近的朋友家玩可大为不同。




                                       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来说。




                                       「请不必担心。我的父亲愿尽微薄之力予以协助。」


                                       「哈哈哈,能够帮助年轻人们好好相处,也算是大人的义务,能够出手相助,我义不容辞。请交给我吧。」


                                       「是啊。爷爷,有莫尔特伦卿在的话就没问题了!」




                                       正所谓恋爱是盲目的。


                                       依赖其他贵族的力量究竟意味着什么,真该早点教教他,公爵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摇着头的老人发出叹息声时,少年在他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而年轻人这边,则由少年的父亲以少女的话题当做诱饵,自然而然将其注意力引开。




                                       「弗巴雷格卿好像有什么意图的样子。他领地的军备以及精锐程度非同一般。」


                                       「嚯嚯,这可真是有趣的话题。你是怎么看的呢?」




                                       掌握着中央军,与中央政界和王家都有着强力联系的公爵。想要与其结缘的,是东方拥有屈指可数军事和经济实力的大领主。中央军跟东方领地,如果联手在一起,甚至拥有能够引发政变的实力。


                                       边境伯领增强军备的举动,有不少人都察觉到了细微的气息。


                                       这等涉及国家的大事,政治造诣极深的公爵也不可能没有获悉。


                                       边境伯增强军备究竟有何意图,他的目的和所处的立场尚不知晓。但是万一边境伯有谋反之意,很有可能会由公爵前去讨伐。


                                       「恐怕是对常年来的小打小闹感到厌烦了。想借用阁下中央军的背景,一次性削弱邻国战力,将这些纠纷彻底根除吧。所以我推测想要谋求和阁下联系的理由,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女儿的姻缘。」


                                       「嗯,原来如此。确实有可能。不,是很有参考价值,非常感谢。」


                                       「哪里,这也只是我的个人观点而已。」


                                      收起回复
                                      20楼2018-12-28 23:33
                                        说到国王军,有着作为东方直辖领军的东方军。他们是在东方王家直辖领地所配置的精强军※队。


                                         但是,与其说这是针对邻国所配置的军备,它更具有预防国内叛※乱的意义。


                                         所以,边境伯想要借助中央军的力量,这么就说得通了。


                                        收起回复
                                        24楼2018-12-28 23:37
                                           正因为跟邻国领地的军※事实力不分伯仲所以才会常有纠纷发生。这些都令人倍感焦躁。而王家的东方军又不可信任,所以才会想要联合中央军,将这些纠纷彻底根治。为此才决定将女儿嫁出。


                                           原因虽然如此,但是边境伯在发生纠纷时无法离开领地。原本压制邻国就是边境伯领的职责,而与中央联系的渠道又非常有限。这就是促成今天这种情况的原因。


                                           公爵烦恼着是否应该参与到这件事中。不久之后终于做出了决断。


                                           他故意用周围的人们都能听到的音量,向佩伊斯回答道。


                                          收起回复
                                          25楼2018-12-28 23:38
                                             「哦,这真是令人感兴趣的话题啊。难得的邀请,老夫就带上孙子一同前往,参加弗巴雷格卿女儿的祝贺庆宴吧。哎呀呀,如果孙子的春天来临的话,也能将这趟旅行的趣闻当做送给国王陛下的伴手礼吧。哇哈哈哈。」


                                             「嗯,希望如此。」




                                             这段话的真伪和影响还无法判断。或许是预测到了将来的动向,看到了将会面临的麻烦,而表明自己的决意。这里面当然也包含有为孙子谈亲的含义。也就是说表达出了会积极列入考量的意思。


                                             而且说到会将其传达给国王陛下,也就是传达出会以国※家※方※针为前提行动的决心。


                                             小心隐蔽的行动,也是为了不让其他公爵起疑所做出的牵制吧。




                                             「莫尔特伦卿,到时候可能就要麻烦你将老夫和孙子送过去了,可以吗?当然老夫会予以答谢。」


                                             「当然可以阁下。如果能为阁下效劳,我乐意之至。」


                                             「嗯,谢谢。啊对了对了,还有让老夫欣赏到佩特拉小姐画像的谢礼,也会一并包含在内。明天和后天也请尽情享受这场宴会。」


                                             「阁下的关怀,在下愧不敢当。届时必将排除万难前来迎候。」


                                             「那么,接下来老夫还要去和其他人打招呼,告辞了。库斯阿雷,你再跟莫尔特伦卿和佩伊斯钦聊一聊吧。如果听到了有趣的话题,之后再让老夫也听听。」


                                             「好的,爷爷。」


                                            收起回复
                                            26楼2018-12-28 23:39
                                               忙碌的公爵向卡赛罗尔微微行礼后,从此处离开,前去与其他招待而来的客人打招呼去了。


                                               离去之际,向原本不需要行礼的佩伊斯也表示了礼仪。这可能是这个社交场所的象征之类的吧。(※直译,意义不明。)




                                               卡赛罗尔还有作为骑士爵家当家的任务在身。目送着对方离开后,便开始与其他人搭起话来。话题大概是关于刚才公爵所说的话。社交场所的内侧,充斥着政治色彩。


                                               结果,留在当场的只剩下最为年轻的二人。




                                               「话说回来佩伊斯钦·莫尔特伦卿。」


                                               「有何贵干,库斯阿雷·卡德烈切克卿。」


                                               「难得与你相识,今后还请务必多多关照。如果可以的话,能用库斯阿雷称呼我吗?我还是不太擅长这么郑重其事的说话方式。」


                                               「我知道了。也请用佩伊斯钦称呼我。不擅长这种会令肩膀僵硬的对话,其实我也一样。」




                                               果然年轻人之间有着能够相互理解的部分。没过多久,两人就熟络了起来。


                                               稍微松懈下来之后,说话也不会变得那么拘谨了。库斯阿雷果然还是不太习惯继续使用那么庄重的说话方式。




                                               「诶?那么佩伊斯钦很会做点心是吗?」


                                               「嗯,这是我的兴趣。我也送了之前说到过的佩特拉大小姐亲手制作的点心作为礼物。虽然只是烤点心,不过好像相当中意。她好像很喜欢甜的东西。」


                                               「真不错。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务必教给我制作的方法。在下次见到佩特拉小姐之前,我想要磨炼自己的技术。」


                                               「当然没问题。如果带上亲手制作的点心,她一定会很高兴吧。」




                                               两人相互投以温和的微笑。


                                               要说预料之中,还是果不其然。凡是年轻男性之间的对话内容,都八九不离十。无非是男女关系之类的话题,毕竟都身处思春期之中。


                                               即使是成年的男性,脑子里一半也想的是如何能受女性欢迎。而剩下的一半,则是妄想。




                                               然后在对话进行到高潮之时,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


                                               正确来说是将声音压低,变为了以悄悄话交谈的秘密对话。


                                               在旁人看来,要么就是说着什么低俗的话题,要么就是有需要遮掩的事进行商谈。这种情在这种场合是很常见的,所以两人的模样并没有让周围的人们太过在意。




                                               「那个......佩伊斯,我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事?」




                                               如同小声嘟囔般的对话,声音小到这种级别,除了两人之外已经不可能会有其他人听到了。


                                               库斯阿雷摆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显得非常严肃。是有什么烦恼吗?




                                               「佩特拉小姐的画。能多画几张吗?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更妩媚一点......」




                                               所谓男人,无论何时都是一种无聊的生物。


                                               佩伊斯默默又给了他三张美少女的画像。






                                              收起回复
                                              32楼2018-12-29 00:04
                                                ヴァッレンナ伯爵家 瓦伦纳伯爵家
                                                シュティン银币 修汀银币,弗巴雷格边境伯领流通的货币,20~30枚约等于1普拉乌金币


                                                ——————————————————


                                                回复
                                                33楼2018-12-29 00:04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2-29 01:16
                                                    超級感動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12-29 03:50
                                                      又没问我要A碟,只要你出声我会乖乖献出几张A碟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12-29 14:02
                                                        感想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12-29 15:37
                                                          2333怕是结婚后也是妻管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12-29 15:53
                                                            對13歲少女相片要求嫵媚,那孫子要求真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8-12-30 1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