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魔王后的低调...吧 关注:1,687贴子:1,740

【渣机翻脑补流】第1話 醉鬼的男人与美丽的委托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各位好。因为看序章觉得满有趣的就来翻了..
另外,小弟我只是先占个坑..大概要花个几天时间翻译。


回复
1楼2018-12-23 14:41
    占个楼,哪都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23 15:50
      我跟过来了,閃電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23 17:14
        你去那裡我們就尾隨到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12-23 17:43
          尾隨在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12-23 17: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23 21:03
              站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23 22:11
                感謝開坑 坐等放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2-23 23:34
                  都是熟面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24 07:04
                    幸好,昨晚我只是下了生肉早上想开工就发现,以后可以伸手万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24 09:52
                      感謝大佬開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24 11:31
                        感谢dalao开坑为dalao献上祭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24 16:54
                          这流派 似曾相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24 17:13
                            艾克斯雷亚大陆北部位置的阿尔贝恩王国,自建国以来已有两千年的历史。


                            国民总数一千万人、王都阿尔贝那的人口就有五十万人。其中,包含贵族与地方领主在内有数百人,拥戴于顶点的国王。


                            成为骑士团长的科迪所拥有的发言权,等同于贵族中的公爵。尽管如此,他姑且也是位勇者,从冒险者跃升至与贵族相对等的他,从十三岁的时候就十分辛苦。


                            贵族们并不清楚SSS级的冒险者只要一人就足以将整个国家毁灭──然而科迪并没有毁灭,而是忍耐贵族们故意来找碴。


                            他一到十六岁的年纪,能够饮用酒类时,总会在无法忍受的时候来到我的公会,喝着平时几乎没喝过半口的酒,大吐着「处理贵族和军人间的协商真的好辛苦」的苦水。我每次都会这样说,有职务的人就是这样。


                            公会长也是出色的职务哦,科迪如此说道。对此,我只是笑了笑,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喝酒罢了。


                            但是,能像这样喝酒也是因为我所制作的系统漂亮的发挥作用。


                            我的公会──『银の水瓶亭』外,还有十一个公会在王都内。现在有七个顶级公会与『白の山羊亭』这个制作组合加盟,相互提供委托、安排冒险者间的合作体制。


                            我没有与那个组合加盟,保持秘密主义。为了这样的事前准备,我让原本全数都要加盟组合的公会,进行了些让一部分公会退出组合的工作。


                            这样的话,就只有我的公会独立,这一特异性就变得薄弱。


                            提高了自己公会的隐密性后,便开始流传了『十二号大街的公会,能够接受其他公会所无法接受的委托』的都市传说。

                            当然了,并非正面接受那个传闻。只要再更加详细调查,就能知道我所属的公会的情况,又或者提出委托的情况下所知悉的『暗号』。


                            具体来说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来介绍个例子吧。


                            收起回复
                            15楼2018-12-25 11:31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12-25 19:55
                                ◆◇◆


                                我十八岁后,大约过了三个月左右的时候。


                                某天的午后,我和往常一样在公会内并设的酒场柜台上,以中意的酒滋润喉咙。


                                「主人,您觉得如何。这是使用ボルゴーニュ地区所出产,本季最棒的白葡萄所制成的一级果实酒。」


                                在柜台内,身穿女仆装的女性精灵──不管客人在或是不在的时候,只要认为不会有谁听见就会立刻将我称为主人。即使我说了不要这样叫,她依然充耳不闻,每次要像这样订正也很麻烦。


                                顺带一提,目前没有客人。


                                早上十点开门后,虽然会有附近的居民过来用餐,但在下午的时间点开店也不会有光顾酒场的客人。


                                但是,做为公会而言,只是一昧地等待客人、志愿者。


                                只要喝了酒,她就会从那边过来,因此我也不会太无聊。


                                暂且不提那个。不严加注意这个精灵女仆可不行。


                                「不是主人,而是以那边的那位客人来称呼。不这样称呼是得不到响应的。」(译:那边的那位,对,就是你了,那位客人)


                                「怎、怎么这样……那么,用喝醉的话,就会散发出诱人气息、湿漉的双瞳有着十足魅力的客人来称呼就可以了吧。」


                                「到底是怎样才会认为全力夸奖我就可以攻略成功了啊……湿漉的双瞳能算是夸奖?算了。下次如果再用我所指定以外的称呼就要惩罚了哦。」


                                「是…..是、是的。对于卑贱的母狗,还请给予严格的教导…….」


                                以期待的目光看向这里的女仆,她的肉体即使保守的说,也只能以成熟的果实来形容。


                                裙子较短的女仆服在王都被认定为邪道,而她却为了吸引我的目光刻意穿上。

                                虽然体型和五年前完全没有变化,肤色却和我所熟悉的不同。白色的肌肤看起来就和普通的精灵一样。


                                回复
                                18楼2018-12-25 22:22
                                  黑暗精灵若是走在王都的街上会产生大骚动,这该说是她重视秩序的结果吗。至少在不久前再会的时候,她已经变得跟普通的精灵没两样了。


                                  「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了。所谓的男人,只要被人追赶就会逃走呢。既然没办法勉强的话,不如就放手如何?」


                                  「姆……」


                                  女仆有些不满。对于主人所说的话,以「姆」来响应,还真是傲慢的女仆。


                                  但是,这也没办法。她身上的女仆装只有外型,实际上她根本不是我的女仆。


                                  女仆装扮的精灵,哇嘶地深吸一口气。这是在她切换内在的仪式吧。


                                  「可不能这样说,我可是等了五年哦。正如主人所说,五年后会将护符还我。我才会像这样为了让主人归还护符给我,而表现出对主人的忠诚和态度。还有哪里不足啊。」(译:其实我翻到这里我才知道这家伙是魔王..)


                                  换气的同时口气跟着产生变化的女仆──没错,她是潜入王都的魔王。


                                  从一个月前就闯入了我做为隐居地的公会房屋中,不清楚是在那里得到了那些知识,擅自采购了女仆装,就这样开始在公会酒馆的吧台工作了。


                                  对于酒的混合、制作下酒菜的步骤都记的很快,现在已经散发出如同老手店员般的氛围。


                                  本该是紫发黑褐色肌肤的魔王,现在则是有着白色肌肤、亚麻色头发的精灵。若是不使用魔法伪装,就会恢复原来的发色与肌肤。


                                  「如果是我的国家的话不用担心,我已经交给弟弟了。弟弟可是会乖乖听我的话的好孩子呢。」


                                  「不,我不怎么担心。虽然有凶恶的魔物,统治的一方却意外的和平……」


                                  「如果是不●击人类就无法生存的存在,因为种族的关系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对他们进行品种改良──从基础、教育的结果,他们开始了农业和狩猎生活。不夸奖我吗?」


                                  「嗯,又不是我拜托你的。嘛,这不是怎样都好吗?」

                                  「既然是勇者的话,多少夸奖一下我的努力也没什么不好嘛。那样的反应,让人感觉没什么意义。我努力了一番,希望你至少能评价一下呢。」


                                  回复
                                  19楼2018-12-25 22:26
                                    与其说我是采取嘲讽的态度,不如说我罹患了一种若是表现出纯洁言行身躯就会发痒的毛病。


                                    「让魔物不●击人类什么的,还真是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呢」地,没办法老实夸奖。


                                    「我不是勇者。下次要是在这个公会会场内称呼我为勇者的话,一定会给你惩罚的。由艾琳。」


                                    「姆,那个鬼姑娘啊。过了五年,不光是在主人身边进出,还成为一同喝酒的朋友。真是的,竟然能让我的主人在喝醉的情况下做这个、那个的,真让人羡慕……不,太不像样了。」


                                    「这怎样都好。客人来的话就有点那个了,差不多该恢复语气了吧。」


                                    这才不是怎样都好的问题,如此开口的魔王「姆」了一声,顺从我的命令,咳了几声再次切换为女仆模式。


                                    说到艾琳,她在五年前来我的公会会场玩了几天后,回了趟老家。


                                    鬼族所居住的山岳地带是在阿尔贝恩王国的西部,在那里和身为鬼族首领的父亲报告了魔王退治的消息。


                                    然后,将一半的神酒孝敬给双亲和亲戚,之后便带着剩下的神酒回来了。


                                    自那之后,艾琳一直做着适当工作来赚取金钱,还在王都内买了自己的房子,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的酒馆喝酒。


                                    鬼族在10岁的时候外表就与大人无异,明明只要从那时候开始喝酒就行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遵守王国的法律忍耐到十六岁。


                                    虽然现在对酒已经有很强力的抗性了,但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却很正常的喝醉,说了些相当妖艳的话语,就搁在一边吧。


                                    反正也是以未遂告终,现在也没有什么进展。要将朋友作为异性看待也有点难,就这样交往了越来越长的时间──(译:并非男女的交往,而是单纯友谊交往)


                                    と,在思考的途中,客人似乎来了。(译:诠无きことを考えているうちに)


                                    我和魔王交换视线,切换为酒场店员和客人的举止。

                                    门响起了咯啷咯啷的声音,披着灰色外套,以头巾隐藏住脸部的人进入店内。


                                    从咯噔咯噔踩响木地板的脚步声来看──那是女性的靴子。


                                    回复
                                    20楼2018-12-25 22:28
                                      她坐在吧台的席位上。我是在最深处,大约是隔着四个席位。


                                      喝下白葡萄酒,享受酒的滋味。现在,这样就行了。


                                      穿着『灰色的外套』来到这个酒场就表示这是特别的客人。


                                      但是,还有『手续』没有完成。要是不能确实达成那个,就不打算听她的商量。


                                      进入接客模式的魔王,与身穿外套的女性搭话。我则是若无其事地竖起耳朵。


                                      「…….能给我『牛奶』吗。如果不行的话,请给我『只有这间店能够喝到,推荐的酒』。」


                                      「我明白了。『本店特制混合』吗?」


                                      「嗯,麻烦了。『只属于我的原创』。」


                                      她将全部的暗号说出口了。那个瞬间,这个公会将认定她为『委托者』。


                                      穿着与星期对应颜色的外套,现在更将暗号说出口。


                                      要知道那个条件,就需要『被其他公会拒绝委托,与我的公会成员接触』,又或者是『接触做为我的网络媒介的人物』的方法。


                                      是哪一个,则是只有委托人自己明白。


                                      但是,即使被认可为委托人,我终究也只是旁观者。


                                      该如何对应,则是以和做为接待役的魔王间的对话、假装做为客人偷听来判断了。


                                      一点一点地喝着酒,不让委托人感到可疑的情况下,将视线看向那边。


                                      「……已经,能说了吗?」


                                      「是的。您对于这个银の水瓶亭而言,已经被认定为重要的客人。」


                                      「呼……真的存在这里的公会,真的能够达成我的委托吗。虽然很担心,这也没办法呢。可不能拜托其他公会这种事呢。」


                                      女性一边开口,一边摘下头巾──对于那散落的头发,不由得出现反应。


                                      相当的──不,即使在这个王国内,也无法找出与之并列的极上美少女就出现在那里。


                                      年龄大约是和我差不多,稍微年长了些。有些强势,却又优雅的举止,让我想起了谁。

                                      (但是……好像在哪里有看过。这就是所谓的既视感吗……?)


                                      回复
                                      21楼2018-12-25 22:31
                                        「我就直接说了。我希望能让第一王女玛娜莉娜和维森布鲁特公爵的婚约废弃。」


                                        「将婚约,废弃……您是处于怎样的立场上如此希望?」


                                        说到第一王女的玛娜莉娜,御年是十五岁,今年则是十六岁。达到王国成人年龄十六岁的同时,做为父亲的王将会选择公主的伴侣。


                                        这是从过去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王室风俗,结合有力贵族和王族,也有巩固●力、地盘的想法。


                                        说到维森布鲁特的话,则是由处于辅佐王政立场的贵族所构成的元老院中排在第一位的贵族。


                                        这样身份的意义上可以说是具有充分迎娶公主的资格──记得已经是四十多岁了,与王女间的年龄差距很大。


                                        「我是……是公主的侍女。玛丽安娜殿下,不希望结婚。虽说是国王陛下的决定,要是就这样顺从的话,很让人在意是否会因此自杀。」


                                        「那是……」


                                        公主原本就会嫁给支撑王国的●力者,这是从一出生就拥有的义务。


                                        ──但是,魔王并不可能会有这样常识性的反应。


                                        「如果是如此不期望的婚姻,应该要坚定拒绝才对。只要废弃婚约不就行了吗。」


                                        「っ……能、能做到!?我……い,不,玛娜莉娜殿下,能取消和那讨人厌的中年男子结婚对吧!?」


                                        突然间逼问,自称『公主的侍女』。大多的事情都理清了──不如说,我的网络都延伸到王族了啊,真不愧是我。


                                        虽然不太想和王室与贵族接触,但在完全不清楚他们的状况下,生活在王都实在是让人静不下心来,只能经常收集情报。


                                        ジャン˙维森布鲁特是如同画中所描绘的美型中年人,至今为止都贯彻未婚。但实际上却是,随处对女性出手,也会对其他贵族的妻子和子嗣出手,使其诞下孩子的凶恶男性。


                                        但是,在贵族中的颜面是好用的,对王则是表示忠诚。

                                        考虑到将来迎娶王女,就能将自身所拥有的●力变得更加全面,大致上也就明白了。


                                        回复
                                        22楼2018-12-25 22:34
                                          ──虽然明白,但这一点都不有趣。我向魔王点了「往常」的东西,收下了冰镇啤酒和杯子。


                                          「……那里的男人,从刚才开始就在做什么?明明再说很认真的话,却一直かぱかぱ地喝着酒。」


                                          「小姐,不用在意我。我只是喝醉罢了。」


                                          「从白天就喝酒什么的……真可悲。要是弄坏身躯,你最重要的人可是会担心的。」


                                          「っ……げほっ。别操多余的心,我才没有那样的对象。独自一人喝酒多棒,多自由啊。」


                                          突然被人亲切搭话,还被人趁虚而入。


                                          这样子就会觉得「其实很温柔呢」,如果我也渴望温柔的话也是如此。和魔王的「温柔」稍微不同。


                                          「呼……嘛,毕竟是自己的身躯,照自己喜欢的去做才是最好的。话说回来。能够废弃婚约对吧?如果是这个公会。」


                                          「是的,我们的公会没有不可能。只是接受委托时,需要回答几个问题。」


                                          「什么都可以问,只要能接受委托的话,不管是什么问题都会回答。」


                                          一开始,满脸僵硬的自称侍女对于是否能够接受委托,感到非常紧张吧。

                                          本来会是这样子吧,自从接受委托后,氛围也跟着变得柔和。


                                          收起回复
                                          23楼2018-12-25 22:35
                                            感谢翻译大佬入住,圣蛋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25 23:22
                                              感謝翻譯 辛苦了 聖誕快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12-25 23:23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26 00:53
                                                  确实比较长啊,一章……感谢楼主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26 02:11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26 09:25
                                                      感謝翻譯,話說他就是王女本人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12-26 10:54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26 13:38
                                                          又看到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2-27 02:50
                                                            感謝翻譯


                                                            回复
                                                            32楼2018-12-28 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