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数值明显比勇...吧 关注:3,219贴子:422
  • 11回复贴,共1

十六到二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那个帖子太长了,换个帖子
机翻的,将就看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16 00:22
    第十六章
    “……”一切都是为了我生存下去。
    我这样说,萨兰的团长叹了一口气。
    那也是很深的。
    在身上摆出一副要发牢骚的姿势,一下子抬起头,微笑着。
    “我明白了。为了你生存,我也要尽全力。但是,把那个米诺塔斯打倒的话,即使我尽全力也还不够。请借我的力量。”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我还有很多想告诉我的事情。”
    “好吗?……”我也很想详细地问一下关于智能手机和希奇的事情。
    “我会告诉你的。如果能在这里生存下去。”
    我留下了这样的话,就发动了隐藏的气氛。
    虽然能看到有魔眼的萨兰团长,但从米诺塔洛斯看不见了。
    虽说如此,米诺塔洛斯也不会因为骑士团的人而去看这里的余地,但是慎重起见。
    “如果失败的话,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能平安地离开这里是很难的。请小心。
    “我知道”
    在暗杀者的职业中,最早成为外外的跳跃力说了一句话,越过了米诺德洛斯的头上,一口气向后仰了下来。
    对消失了气息的我,对提高了魔力的萨兰团长,察觉到米诺塔洛斯的止步的骑士团是做什么而一溜烟地逃跑了。
    非常努力的判断。
    在与萨兰团长的训练中做了这个联合技的时候,无法控制,险些消失了一个森林。
    我说米诺达洛斯是朝着后面的,但是在眼前,没关系就闭上眼睛。
    “我的主啊,把力量,把阻挡我们的敌人根拔起来的力量……《雷光》
    光的雷声向米诺瓦洛斯倾倒,烤出长发的皮肤,把眼睛弄碎了。
    “谢谢!!!!”
    对米诺塔斯第一次进行了正面的攻击。
    同学们欢呼。
    “……”啊!现在!!
    对于萨兰团长的话,我一直闭上了闭上的眼睛。
    把手插在前面。
    “……”《影魔法》启动
    影子爆炸了。
    当然,没有像字面那样破裂了。
    影子覆盖了周围的一片,在《雷光》中明亮的迷宫一瞬间染上了黑色。
    光线变强的话,影子就会更浓。
    但是,本来应该是黑暗的,却意外地让周围的人看到了。
    米诺塔斯也稍微有些不可思议,想袭击眼前的萨兰团长。
    “引领”
    但是,我的话突然停下了脚步。
    虽然被准确地阻止了,但是从旁边看的话,我好像把米诺塔斯拉出来了吧。
    “啊!?……”!!!!!?
    然后正如我的话一样,米诺塔斯被阴影吸引了。
    只留下那个头部。
    “……”
    咽下了米诺塔洛斯的影子,工作结束后就缩小了,最后是一个人的大小,也就是我的影子。
    同学们并不是欢呼,只是呆呆地凝视着米诺塔洛斯巨大的地方。
    骑士团的人们和萨兰团长成功了,松了一口气。
    “……”啊,回来了。
    我这样嘟哝,再次消失了。
    对同班同学所吸引的是对不起的人。
    而且,我也不喜欢用奇怪的眼睛看。
    察觉到这一点的萨兰先生苦笑着,拍了两次手。
    澄清的掌声让同学们的意识回到了我身上。
    “虽说最大的威胁已经过去了,但还是在迷宫中。我不知道有什么。今天就要回家了,回去的路上也千万不要着急。”
    米诺塔斯的头部是骑士团的人抱着,勇者背着朋友脱离了迷宫。
    我在这后面,一边考虑着今后的事情。
    我已经不能隐瞒自己的实力了。
    问题是多少能向王先生传达,会被报告多少的强度。
    ……在解除勇者的诅咒之后,可能会有点消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16 00:27
      第十七章
      中途的魔鬼全部交给了骑士团,我们以最短的速度回到了地上。
      天已经完全落下了,进入迷宫之前的很多人不在,稀疏的人散落在一起。
      好像没有人从这个时间开始进入迷宫。
      “进入森林。不要走散
      萨兰的声音非常的响亮。
      同学们已经疲惫不堪了,去的时候喋喋不休的说得很安静。
      这么说的我今天也累了。
      在上层,是一个很突出的同班同学的屁股。
      拖拉启动后,用暗器把袭击班级同学们的妖魔打倒,在米诺塔洛斯战中的影魔法,用现在能够完成的最大输出。
      比萨兰团长浪费的魔力几乎没有了,这是一种用魔力化妆恢复了一点的状态。
      虽然没有大的伤,但由于无奈的数量很多,所以不受伤。
      最厉害的是,现在也是疼痛的腋下刺伤。
      这被两只手像刀的猴子相似的妖魔蜇了。
      想用那样的手去做怎样的生活呢,还有很多想吐槽的地方,总之很痛。
      总之,能发挥生命力,伤口被堵住。
      和流石没有完全阻塞的话,因为血不会回来,因为贫血有点散漫。
      因为周围的骑士团的人都很完美的保护,所以也不会做。
      这么说来,你的地位有多大呢。
      我认为是对米诺塔斯洛斯刺痛的原因,我认为升级是确实的。
      虽然有很多不同的世界,但这种状态是完全没有的。
      “状态”
      我确认了没有被任何人问,我打开了状态。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没有打开。
      ——————————————
      ・基拉-奥达
      种族/人
      ·职业/暗杀者Lv.15
      ・生命力/ 25 / 5400
      ・攻击力/ 3600
      防御力/ 2400
      ・魔力/ 12 / 2100
      ——————————————
      技能
      算术Lv.5
      ·谈判术Lv.5
      暗器术Lv.5
      ·暗杀术Lv.4
      曲刀技Lv.1
      ・短刀技Lv.5
      ・隐秘Lv.MAX
      ・气息察觉Lv.4
      ・危机察觉Lv.3
      威压Lv.1
      ・咆哮Lv.1
      ——————————————
      管弦技能
      ・理解语言
      世界目Lv.1
      ・影魔法Lv.3
      ——————————————
      “……”哦!
      “嗯?晶怎么了?
      “不好,什么都没有”
      不由得发出奇怪的声音。
      水平上升到一个五,不太惊讶。
      明显打倒了比自己强的米诺塔洛斯。
      一〇不涨就麻烦了。
      比起那个,不知不觉中各个技能的水平上升了,还记得新的“威压”和“咆哮”。
      获得这两种技能的肯定是因为他一直在受到米诺德洛斯的“威压”和“咆哮”。
      萨兰团长说,吃了的技能是能以高概率取得的。
      这样的话,勇者一定也取得了吧。
      因为我是庇护大家在米诺德洛斯面前的。
      状态也是初期状态的三倍。
      等级1五,三倍。
      在每一个水平上上升,到了清楚的数字就一下子上升,虽然不知道,但好像很高。
      如果其他的同学们也有这样的上升的话,就会出现大量的人。
      如果就这样相信第一天的执事的话的话,这个世界的人的最高攻击力是5〇〇
      现在的我具有七、二倍的攻击力。
      即使是这样的我,对米诺塔斯洛斯也没有进行攻击而苦战了,这个世界的人们会打倒那个米诺塔斯吗?
      ……就是说,魔鬼太强了吗??
      这个国家最后的堡垒的萨兰队的攻击,除了《雷光》以外还没有过。
      从武器库中借来的我的短剑,也没有裂开皮肤,粉碎了。
      如果是米诺塔洛斯的话,我觉得魔王只要靠近就感觉身体会消失。
      “是的,平安到达了。”每组取得点名之后,就解散了。”
      我想尝试一下还没有使用过的技能,今天早点睡,明天对萨兰的团长说很多。
      也不借新的武器。
      总之,今天很累。
      我想在房间的鱼钩床上早点睡。
      “啊,阿拉君请留下一点吧。”
      “……”
      第一次,我开始认真地想杀了萨兰团长。
      根据您的指出,改变了状态的生命力和魔力的值。
      谢谢你。
      其他还有错字脱字的话请随便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16 00:32
        第十八章
        “把这个给你吧”
        这样说着,萨兰的团长拿出了一把刀。
        ……等,现在从哪里出来的?
        在疑问出来之前,萨兰突然把刀插在我面前。
        在萨兰团长的微笑中输了,很勉强地接受了。
        黑色的花纹是黑色的,黑色的鞘,真是让我心中的厨学二年级生的刀。
        ……这个世界里有刀啊。
        我一直以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这是??”
        这是一个被称为“第一代勇士”自己亲手制作的形状的武器。确实,你和第一代勇者是从同一个世界来的吧?你知道阿塔纳吗?
        “……”不,嗯。话说,为什么不是勇人,而是给我这个?这样的话,我就这么说吧。”
        稍微拔一点,刀身也漂亮地黑了。
        ……你不是知道吗,第一代勇者。
        “当然,我也想过要给鹤萨君,但他没有带着曲刀的技能,就有一代勇者世世代代交给你的圣剑,所以和吉尔商量后给你做了。”
        “……”对国王?
        “……”这是秘密,这是从王城的宝库偷来的。今天在米诺塔斯战中你的武器好像坏了,真是太好了。”
        对说不出的话的萨兰团长,我有点失望了。
        你没有说现在从宝库偷来了吗?
        他说:“我说是从宝库里偷来的。而且,比起被吉拉吉拉的金块掩埋,使用的人也会很高兴吧。而且,你所使用的短剑也是偷来的吧。”
        ……是保险丝。
        还有,坏了的短剑的出处完全沉默。
        我已经坏了,希望你不要再挖了。
        我完全拔了刀。
        刀刃是所谓的小乌造的形状,峰的部分中也只有刀刃尖,是两刃的刀。
        这是一把“放心吧,出峰”的刀。
        “没有铭吗?”
        “听说有的是有的。看刀身的根部附近。我们看不懂。
        看了一看,确实是刻着文字的。
        用汉字。
        果然第一代勇者是日本人。
        久违地看到的汉字令人怀念。
        “那么,写了什么??”
        一脸兴奋的脸被萨兰团长催促,读了那个文字。
        铭是黑色的刀身上刻着白色,非常显眼。
        “铭是夜刀神”。确实是神的名字。”
        “可爱……”你的世界里有那样的神吗?
        “啊,是我们国家的。在我们出生的国家,在日本,有八百万神的思想,传说所有的东西都有神。那才是只有无限相等的神啊。
        “所有的东西都有神。……”原来如此,这样的想法没有做过呢。这个世界的神,只有创造主一柱”
        把目光闪耀在新的知识上,并没有请求却又向这个世界的神进行说明的萨兰团长放任不管,我把眼睛丢在了刀上。
        “……”嗯?”
        在铭的旁边有不显眼的,没有颜色的文字。
        在月光中反射出来,勉勉强强地读出来了。
        “希望将来会到来,祈祷我的后辈。”
        在那个稍微倾斜的文字中,不知不觉中露出了笑容。
        在心里感谢前辈。
        没错,这是我现在的心灵支柱。
        “……”我想见第一代勇者”
        “……”
        在日本看不到的,仰望着没有阴霾的星空,萨兰的团长也默默地仰望星空。
        虽然很遗憾没有知道的星座,但到了昨天,那些企图用愚蠢的勇士和企图的国王们所感受到的忧愁和愤怒,没有踪迹,完全消失了。
        “真是萨兰的团长,我啊!”
        我向萨兰团长拜托了一件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16 00:39
          第二十章
          解开公主的诅咒后,我就这样抱着水晶偷偷潜入了萨兰团长的房间。
          “咦,阿拉,太快了。”
          完全消失了,应该是死角了,却被人察觉到,作为暗杀者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用轻盈的表情钻进桌子前,把水晶放在桌子上,萨兰的团长终于抬起头看了我。
          “不要那样的脸啊。”今天对吉尔说了休息,来的是你左右的东西。
          “不是那样的。对被察觉的事无法释然。
          “那不是你和我的关系吗?”
          “恶心”
          一刀两断,萨兰团长趴在桌子上。
          但是,恢复也很快,马上就拿到了眼前的水晶。
          然后,使眼睛变得险峻。
          “这是……”
          “嗯?诅咒还没有消失吗?
          “诅咒已经消失了。只是,这颗水晶有一种感觉……”
          在眉间贴着皱纹盯着水晶盯着的萨兰团长的眼睛,看起来有着强烈的愤怒和憎恨。
          一直笑着的萨兰团长很少见,第一次看,是萨兰团长的表情。
          “……”你可以问我在哪里看的吗?
          我一说,萨兰团长扑灭了险峻的脸,回到了往常的微笑。
          但是,那个表情有点歪斜。
          好像硬是笑着。
          “不,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明天会说的。”
          “……”我知道了。”
          “那么像往常一样,回答你的问题吧”
          一直这么说,总是冷静沉着的萨兰团长的眼睛一直在摇晃。
          “不,好。今天太累了,早点休息吧。
          “是吗?……”那么,晚安。
          “晚安”
          我无所谓,从窗户出去了。
          也许已经是习惯了。
          “……”听了吉尔副团长的话……不,最好不要索取吗?
          团长的那张脸,好像不想被索取了。
          在人际关系上没有什么烦恼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睡吧!”
          从现实中逃出来的我,第二天就要去看地狱了。
          那时,国王和公主还是应该杀的。
          “晶!”晶起来!!
          在激烈的摇晃下醒来,有一个久违的勇士。
          “什么啊,……”嗯,为什么知道这个房间?
          “我问了吉尔先生。比起那个,萨兰先生很辛苦啊!快点准备吧!
          在焦急的表情中,我看到了不可忽视的颜色。
          换上黑色服装,脖子上卷上黑布,将“夜刀神”装在腰部周围。
          一走出走廊,在换衣服的时候,在房间里出来的勇士,早早地迅速地催促着。
          到昨天为止睡得这么好吗?
          随着勇者的急急奔向中庭,同学们都聚集在一起。
          还有国王和公主。
          ……只有萨兰团长。
          “吉尔副团长,萨兰团长?”
          一问吉尔副团长,吉尔副团长悲伤地伏下了眼睛。
          萨兰团长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要说谎啊”
          从后面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
          朝着后面,从原来的世界的时候就开始向我吐槽的同班同学用充满恶意的眼神盯着我。
          “啊?”
          “萨兰在那里。”
          不由得把杂鱼挂在一起,陷入了无聊的因缘。
          萨兰团长在那里。
          躺在国王脚下。
          胸口被染成黑色的颜色,从这个中心长出了银色的短剑。
          明显,死了。
          “那是你所用的短剑吧?”是你杀了我。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16 00:49
            同学们盯着我。
            只有勇士,面向着我的视线。
            “……”原来如此,是被卷入圈套吗?
            这样嘟哝着国王和公主。
            两人在表面上有着悲伤的表情,但那眼眸却充满了喜悦。
            “啊,晶,如果不一样的话,我就说不一样。”
            勇者这么说了看我,但我却没有看到过萨兰团长,就没看见勇者。
            老实说,包括勇者在内的同学们都是怎么想的,怎么看都看不到。
            只是,虽然是在日本努力学习的学生,但我觉得记忆力很遗憾。
            他们没有看到我在把米诺塔斩了的时候短剑粉碎了吗?
            “想办法告诉你吧!”
            正义的同班同学怒斥着我。
            我只是叹气。
            “在迷宫里救了你,这是这个吗?”觉得,你们毫无留恋。”
            “好啊!”在来这个世界之前,我就不喜欢你了。而且,迷路的时候也一定会打喷嘴的。
            我如果不小心说话的时间,我就接近了萨兰的遗体。
            国王和公主不会停止,只注视着我的言行。
            萨兰团长的脸是苦闷而扭曲的。
            内心深处扎起来。
            这种感情会生气吗?
            我默哀了一点,从他的遗体里拔了一把刀。
            红色的液体从身体里溢出。
            那个身体已经变冷了。
            同班同学们发出悲鸣。
            我站起来瞪了国王。
            “我会妨碍我的吧?”马上就出来了,放心吧。”
            “你在说什么?”我不打算错过你。”
            “我不会跑的。”杀了我国最后的堡垒的大罪,即使是勇者的一行也要赔偿。
            那句话是信号。
            不是骑士团,城的卫兵围着我。
            同学们也加入那个圈。
            只有吉尔副团长,从远远的地方向我诉说着什么。
            “捉住”
            随着国王的号令,圈越来越小了。
            “……”杂鱼无论聚集多少,都会适可而止。
            我这样自言自语地发动了隐藏。
            一瞬间,我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了,每个人都发出困惑的声音。
            是的,也许是第一次在人前堂堂正正地消除气氛。
            越过他们的头顶,接近吉尔副团长。
            吉尔副团长是知道我要来这里的吗,我一边迷惑着视线,一边小声地说了想说的话。
            “杀害萨兰团长的是国王的暗杀部队,“夜总会”。你也被狙击了。小心点。还有,在萨兰团长的房间里有给你的信。从城堡的宝库里偷走了萨兰团长,旅行所需要的东西也是一样的。请快点从城堡里逃出去。”
            “……”我明白了。吉尔副团长也很好。
            吉尔副团长看到薄薄的微笑,我就这样消失了,飞到了城堡的屋顶上。
            在院子里,卫兵在寻找着我。
            同学们为了让我逃跑而感到悔恨的表情,勇者也为了不被大家所迷惑而松了一口气。
            我潜入萨兰团长的房间里,把必要的东西从一个角落里抓住,从城堡里出来了。
            萨兰团长去世已经算是计算之外了,但到现在为止都是计算的。
            给萨兰团长拜托了我要从城堡里出来。
            我没有杀过萨兰团长。
            不管同学说什么,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萨兰团长的仇敌一定要报仇。
            但是,在那之前必须要做的事。
            想起萨兰团长温柔的笑容,粗暴地擦拭着扭曲的视野,我全力奔跑在迷宫远征的道路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16 00:52
              非常感谢,谢谢


              回复
              8楼2018-12-16 20:49
                从哪里开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16 23:15
                  大佬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17 01:40


                    回复
                    11楼2019-01-01 15:58
                      感谢楼主的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1 00:5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