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110贴子:900,077
  • 15回复贴,共1

【12.13】霸王别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2.13】霸王别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13 13: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13 13:53
        舞剑声持续不断地传来,他寻着声音走向竹林深处。只见一个身着素色白裳的女子手持一柄桃木剑翩然起舞。宽大的衣袖随着剑尖的起伏而上下翻飞,动作行云流水,似一只轻敏的白蝴蝶。微风拂过,青色的细长的竹叶纷纷扬扬地落下,却近不得她身。凌厉的剑气将竹叶不着痕迹地打开,飘落至几尺开外。整套剑法以一个漂亮的收式结尾。

        她转过身来,清亮的眸子笑得弯弯的,绝色倾城的小脸上是不染纤尘的笑。她安静地看着面前身材魁梧的男人。“敢问姑娘芳名?”她轻启朱唇,却不言语,只摇了摇头。“姑娘可是不曾有名? 那我唤姑娘‘虞姬’
      可好?”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看着他变得粉红的耳垂,唇边的笑意浓得化不开。她缓缓道:“好。”



        “籍!你可知你今天差点酿成大祸!”项梁在门外暴躁地吼道。

        “秦王又如何,彼可取而代也。”籍把虞姬护在身后道:“楚虽三户, 亡秦必楚。”

        “秦王?嬴政自封始皇帝,已非简单的秦王。”叔父大人一顿,继而道:
      “你……罢了罢了,只是这话以后万不得对外人道。”

        籍漠然无语。

        “罢了,你即及冠,可曾取字?”
      叔父大人叹了口气道。

        “字羽。”籍淡然道。

        “好,项籍,字羽,项羽,及冠后,便改口叫项羽。”叔父大人摸着胡子连道了几个好字。



        “籍,怎么还未及冠,就带了个美人儿回来。”叔父大人戏谑地眯起眸子打量着项羽身后的虞姬道:“怕是未等你及冠, 她便要唤我一声叔父了。” 叔父大人看着眼前红了脸的两人,不禁笑出声来。

        叔父大人总是抱怨项羽和虞姬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

        他们一起上课,一起习武,一起捉弄叔父大人……若是累了,便爬上屋顶,躺在冰凉的瓦上,将手背在脑袋后看着蓝天白云,再慢慢闭起眼,时光便在这时飞快地溜走。

      此时,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恰是岁月无忧的日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13 13:57
        首杀


        收起回复
        4楼2018-12-13 21:02
          二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14 19:52
            三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2-14 23:16
                公元前207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振臂一呼,揭竿而起。项羽随叔父项梁在吴刺杀太守殷通举兵响应。

                时年项羽刚满二十四岁。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于院中舞剑的虞姬知是项羽凯旋而归,自收了剑出门迎接。项羽翻身下马,逆着光大步流星地走来。他身材魁梧,相貌非凡,手持一柄八尺长剑,未干的血迹顺着剑身缓缓滴落,在尘土中晕染开来。阳光在乌金铠甲上折射出眩目的光芒,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勇猛无敌的铁血味道,让人看不大真切。

                可当他与虞姬四目相对时,坚毅的眼神霎时化作千丝万缕的温柔。他喊着她的名子安心地笑了起来,像个稚气的大男孩,就连刚毅也褪去了三分。

                炊烟阵阵,已是饭熟时,他看着院子里早已准备好的酒菜,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等我灭秦后,我们便回江东,回我们的家。”她嫣然一笑,抬头对上他温柔的眉眼,坚定无比地道:“好!”

                她陪他练剑,他累了,她便执剑起舞:他习兵法,她也彻夜执卷不眠:他锄草,她便浇花;他轻唱,她也调琴附和……

                一切都太过美好。

              美好的像一场梦。

              虞姬好想要沉溺其中,永远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15 12:53
                  公元前208年,定陶之战,项梁战死。

                  他一言不发,只抱着她,用尽力气。她吃痛,木木地伸手环抱住他。肩上的滚烫湿了衣裙,灼痛了她的皮肤,细细密密的痛立即传遍全身。那是她第一次见他哭,他伏在她的肩头抽泣,脆弱得像只濒死的困兽。

                  她深知叔父大人对项羽何其重要,十多年来,叔父大人又当严父又当慈母地把他拉扯大,在乱世中拼命护其周全。在项羽心里,即使是父亲与母亲,怕也是比不得叔父。

                  只是,那个被他们捉弄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老头,那个总爱拿她把项羽调侃得满脸通红的老头,那个在打了胜仗后高兴得把项羽拍吐血的老头,那个在项羽失意时会摸摸项羽的脑袋鼓励他的老头真的不在了吗?她哽咽,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

                  “叔父的愿望是什么?”她拼命忍住心中的苦涩与不舍,问道。

                  “灭秦!”项羽紧握拳头,森然道。

                  “那我们完成叔父的愿望吧。”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项羽黯然,只瞪着血红的双眼,拳头不自觉地紧握了几分,末了抓得太狠手掌开始渗出丝丝血迹,时间长了就汇聚在一起往下坠,一滴,两滴,虞姬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开始一滴滴往下落,两人就在血迹斑斑的战场边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战场,会让你想到什么?是马革裹尸的悲壮?还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亦或者是萧瑟,鲜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22 22:06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1-07 23:53
                    dd没变坟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2-01 16:05
                        那一晚,项羽彻底成长,褪去一身稚气,真正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西楚霸王。


                        公元前207年,项羽率兵救赵,破釜沉舟,大破秦军。

                        同年十二月,巨鹿之战,项羽一战成名,威震天下。

                        项羽越发勤奋习武,打仗的时候总是勇猛非常,一马当先冲入敌阵,一柄虎头磐龙戟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无人能敌。虞姬一柄天子剑舞起来与项羽也有八分神似,随在他身后为他斩尽无数小人。

                        他愈来愈沉默寡言,望向她的眼神也多了三分苍茫。

                        后来,他率军进驻咸阳,烧了阿房宫。她发了疯似的寻他,可他却似故意躲起来一般,令她如何都寻不到。

                        阿房宫一把大火烧了七天七夜,他终于出现,带着满身风尘,隔着一臂的距离,他望向她,道:“大仇已报,我们回家吧。”话未说完,他分明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陌生的恐惧。那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他疲惫地抱住轻颤的她,耳边尽是凄迷的哭声,像是从远方飘来的一样,不再言语。

                        虞姬想起他很久以前曾对她说过他的愿望。很简单,他只想回到故乡,能有块良田,自给自足,能有个小院子,养花种草。与她过完余下的岁月。

                        但是,这几年他变了许多,越来越多的人说他残暴,将士们也开始不满,而当初从江东带来的八千子弟兵也所剩无几。

                        他的手杀过人,纵过火,从开始的恐惧不安到现在的麻木不仁。而他的愿望却只是拿着锄头养花种草。

                        他自知,他绝不可能轻易从战争中独自抽身出来,想让他死的人,实在太多。

                        公元前202年,垓下之战,袅雄末路。

                        韩信率三十万大军与项羽十万兵马交战。掩护刘邦向后撤退。孔熙,陈贺率兵击溃项羽侧翼军队。

                        项羽战败了,头一次败了。

                        四面楚歌,十面埋伏。项羽坐在军帐中,一杯接一杯地闷头喝酒。良久,他抬头望向身旁的虞姬,她今天穿了一袭红衣,脸上仍是不施粉黛,清丽脱俗。他对上她迷恋的目光,炽热得像是要把他吸进去一般。

                        她起身,持着那柄他赠与的天子剑翩然起舞。没有霓裳羽衣,没有歌姬与琴声,还是他们初见时的那支舞,她火红的身影映在他的眸中,似一簇火焰,勾起他深埋于心的儿女情长。

                        他望着虞姬,嘴里大声的念着垓下歌,良久苍凉一笑。

                        叔父大人走了,从江东带来的八千子弟兵也所剩无几,故乡被杀戮荼毒,就是虞姬的明天,自己也无法保障。一路走来,自己还剩下什么?虞姬,对了,他还有虞姬!他像抱住救命稻草般看向虞姬。
                        
                        虞姬跟随项羽戎马一生,那时候的项羽英雄气概,天下尽在手中。如今奈何英雄落幕,实在让人伤感。看到他深深蹙起的眉,多想伸手替他扶平,他现在被痛苦包围,自己却无能为力,或许只有那样才能换取他的一线生机。想到此处,她悲从中来,忍泪唱起《和垓下歌》:“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她见他抬头看着自己,便潸然一笑,轻启朱唇,无限柔情道:“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说完,便横剑自刎。鲜红的血喷涌而出,为银白色的天子剑蒙上一层血纱。项羽跪在地上,横抱着她她温柔地笑道:“项羽,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她是用鲜血,赌项羽之生机。
                        她是用生命,赌项羽往日之英气。
                        她是用灵魂,成全项羽之荣耀。
                        她甚至有些庆幸,能用自己的性命换他一线生机,这样,便足矣。

                        他抱着她逐渐冰冷的身子,仰天大哭。她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安心地笑。鲜红的血液划过唇边,是别样的美。乌黑的发四下散开,火红的裙摆更是衬得她绝色娆娆。

                        当晚,项羽便挑了八百精兵,突围至南下,乌江岸边,是他的归宿,是他日思夜想的故乡,乌江亭长把船停在岸边等他,对他说:“乌江虽小,地方也有千里,亦足以称王。”
                      项羽笑道:“天之忘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老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亡?”

                        况且,一辈子太长,他等不了。没有虞姬的地方,怎能称之为家?下辈子,他定会与她定居江东,种田养花,自给自足,牵着她的手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他被汉军包围,他轻笑,横剑自刎。天子剑上,他与她的血深深地融在一起。

                        公元202年,项羽自刎于乌江。

                        

                        他从不后悔,他活的太累了,生于乱世,便注定要抛弃儿女情长,只是这次换他追随她。

                        
                      -全文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2 15:49